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私接工作的搜尋結果,共13

  • 獨/爆私接工作林秀琴夫婦違約挨告 律師曝「還有1筆錢沒還」

    獨/爆私接工作林秀琴夫婦違約挨告 律師曝「還有1筆錢沒還」

    去年爆出財務危機的陳致遠、林秀琴夫妻檔,陳致遠日前還被車行指控歉2萬元多元,原訂月還5000元,只還2期就消失,兩人也傳出因私接工作,被經紀公司鴻凱娛樂求償200萬元,此外鴻凱娛樂委任律師劉韋廷透露,經紀人閃亮亮先前曾先支付林秀琴1萬元通告費,至今尚未歸還。 林秀琴日前指出從今年2月至今只有3個通告,收入相較過去少很多,近期轉戰宅經濟,在臉書粉專成立社團賣起「珍餃琴」水餃做副業。劉韋廷指出經紀公司期間一直努力幫2人接通告,「不過2人常遲到,且本身有債務問題,欠債被扣押財產,只要上節目有通告收入,就會被強制執行扣款付給債權人,礙於2人形象不佳,許多廠商、公司不敢用他們,怕被法院通知。」 劉韋廷表示,林秀琴與經紀公司合約在2021年6月10日到期,經紀人閃亮亮2019年12月16日有支付給林秀琴一筆春酒活動訂金10000元,但因疫情活動延到今年6月底,沒想到5月15日林秀琴寄終止合約書給公司,單方要求終止合約,本來22日還有一通告,經紀公司直接通知林秀琴不用去。 劉韋廷指出,林秀琴種種行徑讓閃亮亮忍無可忍,經紀公司5月20日也發3點聲明,表示下週將正式對2人提民事訴訟求償200萬元,閃亮亮也要求林秀琴21日前歸還1萬元訂金,不過至今尚未歸還,公司不排除在訴訟中追加這筆費用。對此林秀琴未接電話未回訊息,無法取得回應。

  • 經紀公司指控私接工作提告求償200萬 林秀琴鬆口關鍵原因

    經紀公司指控私接工作提告求償200萬 林秀琴鬆口關鍵原因

    林秀琴、陳致遠夫妻歷經欠債低潮,近日開始賣水餃,沒想到20日又與經紀公司鴻凱娛樂傳出糾紛!經紀公司發出聲明,指責林秀琴、陳致遠夫妻私接工作,喊話將提告求償200萬。對此,林秀琴先是表示不知道原因,後才鬆口,「我們本來簽了3年合約,要到2021年6月才到期,但考慮後上周寄出解約書。」 林秀琴坦言這半年因為疫情,工作全暫停,她甚至開始賣水餃維生,而且解約書寄出後,經紀人沒有任何回應,不了解為何現在會發聲明,「好聚好散可以嗎?這個圈子就這麼大,我實在不了解為何要這樣。」經紀公司委託律師劉韋廷也證實上周接到解約書。 陳致遠則對外表示:「近日回到學校教球。」對於經紀公司指控夫妻兩人違反合約私接工作並求償一事,他相當無奈,「這件事交由老婆處理,細節部分等回家再跟老婆討論。」

  • 經紀人指責私接工作喊提告 林秀琴:好聚好散不行嗎

    經紀人指責私接工作喊提告 林秀琴:好聚好散不行嗎

    林秀琴、陳致遠夫妻歷經欠債低潮,近日以直播事業重新出發,沒想到20日又與經紀公司鴻凱娛樂傳出糾紛!經紀公司發出聲明,指責林秀琴、陳致遠夫妻私接工作,喊話將提告。對此,林秀琴受訪表示:「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怎麼最後會這樣?!好聚好散不行嗎?」語氣聽起來相當無奈。 林秀琴強調,「前陣子直播工作,經紀人都知情,他也很支持,不了解為何會發生這種事?」她表示會先與經紀公司了解事情原委,再處理後續,對於經紀公司提告一舉,她完全不知道原因是什麼。 聲明書如下: 自鴻凱娛樂與林秀琴、陳致遠簽約以來,鴻凱娛樂不遺餘力建立起二人良好演藝形象,盡心盡責為其二人接洽、安排諸多活動工作。惟近日竟發現林秀琴、陳致遠二人逕自私下接洽、從事演藝活動,完全無視雙方合約約定所應承擔之法律責任與義務,更漠視鴻凱娛樂長 久以來之支持與陪伴,該等行為已嚴重損害鴻凱娛樂之合法權益,實 令本公司深感遺憾,為捍衛鴻凱娛樂合法之權利,在不得已之情況下 特鄭重澄清如下,以正視聽: 一、 林秀琴、陳致遠二人於合約存續期間,未經本公司同意即擅自 在外私下與相關品牌及商業機構合作,從事演出、表演及代言 等活動,已嚴重違反雙方間之經紀合約。 二、 此外,林秀琴、陳致遠二人單終止經紀合約,已經違反經紀合 約之約定,對於林秀琴、陳致遠二人之違約行為,本公司絕不寬貸。 三、 為避免社會大眾對於本件事情有所誤會或混淆,並維護演藝娛 樂界之合理運作,本公司必依法主張權益,後續將正式對林秀 琴、陳致遠二人相關違約行為提告求償,以維護本公司之權益。 聲明人:鴻凱娛樂有限公司 2020年5月20日

  • 董至成想分產一半離婚卡關 私接工作經紀公司曝下一步

    董至成想分產一半離婚卡關 私接工作經紀公司曝下一步

    董至成赴陸發展再拚事業第二春,無奈遇到新冠肺炎來攪局,所以只能返台,但時運不佳的他隨即又爆出離婚風波,與結縭21年的羅若云發表共同聲明坦言正在處理離婚後續事項,他日前錄民視《綜藝大集合》就表示:「過去購買內湖住家,還有1間房地產,與1間在板橋的店面都登記在她名下,希望對方能將財產分一半給我。」他提及內湖住家賣出4000萬,被羅若云用在其他投資,其他2處不動產總價值近億。 董至成前陣子在節目《單身行不行》曾說:「你也留一點給我,讓我能夠生活下去,我們兩個共同擁有的不動產或是積蓄,也是結婚之後,我拚了老命賺的,我為什麼這麼肯定?因為她嫁給我21年,她上班是這一年的事情,也就是說20年都沒有上班,那個錢是天上掉下來?還是隔壁老王拿給你的?是老子的血汗錢!」但根據《鏡週刊》報導,知情人士透露羅若云家境不錯,又曾是上市公司董事的祕書,年收近百萬,與董至成認知大相逕庭。 兩人矛盾不只這樁,羅若云傳出與兒子的女教練過從甚密,對此董至成態度反覆,有時疑心此事真偽,有時又為羅若云澄清,令人霧裡看花。而對於私接工作造成經紀公司及老婆困擾一事,他也強調自己是幫朋友忙,經紀人1日則回應:「已跟董哥開過會,他說以為只是單純幫忙朋友,再有下一次會按照合約走。」至於離婚進度,經紀人回應:「現在兩方延請律師,會由當事人直接發言,我們也不清楚。」董至成則不接電話。

  • 私接工作拿紅包 董至成恐挨告

    私接工作拿紅包 董至成恐挨告

     董至成剛傳出婚變沒多久,離婚程序都還沒走完,又背著經紀公司私接工作,還是接連2場購物直播,可說證據確鑿,傳出可能會以此被提告違約,對此經紀人表示:「董哥這部分我們還在協商中,他其實不太懂直播的東西,人家找了就去,但這其實已經違反合約內容,所以已經找了董哥要來公司談這件事情。」  經紀人表示,公司看到直播訊息詢問董至成,他整個人嚇到,本來只是認為去上朋友的直播,沒想到對方是賣東西的,「希望不要走到法律這步,基本上他對廠商權益不是很清楚,我跟他講,這個事情蠻嚴重的,他才知道可能會違約。」  過去靠老婆處理  董至成在經紀公司詢問下,坦承朋友直播完有給紅包,而這個紅包在經紀公司看來,即為有償的商業行為,雙方將在會議上釐清彼此認知。  據了解,這似乎不是董至成第1次陷入這種局面,有「董答應」之稱的他不擅拒絕,過去靠老婆羅若云出面處理,無奈正在走離婚程序的他目前只能靠自己。談到董至成目前工作安排,經紀人回應這幾天他已開始上通告,昨(3日)還錄《單身行不行》談感情及婚姻經驗。

  • 董至成傳私接工作被經紀公司提告 經紀人曝最新進度

    董至成傳私接工作被經紀公司提告 經紀人曝最新進度

    董至成剛傳出婚變沒多久,離婚程序都還沒走完,又背著經紀公司私接工作,還是接連兩場購物直播,可說證據確鑿,傳出可能會以此被提告違約,對此經紀人表示:「董哥這部分我們還在協商中,他其實不太懂直播的東西,人家找了就去,但這其實已經違反合約內容,所以已經找了董哥要來公司談這件事情,那會怎麼樣?其實還不太知道。」 經紀人表示,公司看到直播訊息詢問董至成,他整個人嚇到,本來只是認為去上朋友的直播,沒想到對方是賣東西的,「希望不要走到法律這步,基本上他對廠商權益不是很清楚,我跟他講,這個事情蠻嚴重的,你可能要來一下,他才知道這個可能會違約。」董至成在經紀公司詢問之下,坦承朋友直播完有給紅包,而這個紅包在經紀公司看來,即為有償的商業行為,雙方將在會議上釐清彼此認知。 據了解,這似乎不是董至成第一次陷入這種局面,有「董答應」之稱的他不擅拒絕,過去靠老婆羅若云出面處理,無奈正在走離婚程序的他目前只能靠自己。談到董至成目前工作安排,經紀人回應這幾天他已開始上通告,今天(3日)還會上《單身行不行》談感情及婚姻經驗。

  • 文淇遭經紀公司指控違約 私接工作

    少女明星文淇(本名陳文淇)今天(20日)驚傳經紀合約糾紛,其所屬經紀公司:北京金色池塘傳媒透過官方微博「GPM金色傳媒」發表聲明,指控文淇多次以個人名義私接工作,侵犯公司權益,如果查證屬實,將採法律途徑維權。 文淇在台灣出生,2007年、4歲時隨父母前往江蘇省蘇州市定居;2017年因主演電影《嘉年華》的打工少女「小文」、電影《血觀音》的「棠真」,分別入圍第54屆金馬獎提名最佳女主角與最佳女配角獎等2項大獎,並以《血觀音》獲頒最佳女配角獎,一時之間,風光無限。 北京金色池塘傳媒在聲明中指出,與文淇的經紀合約從2016年至2021年3月,包括演出、品牌代言及宣傳推廣等商業與非商業商的一切演藝行為,都屬於該公司處理,但文淇卻以個人名義,多次與相關品牌、雜誌社及其它商業機構合作,已損及該公司權益。

  • 檢察官說法》藝人吳亞馨私接工作遭告 為何免賠800萬?

    檢察官說法》藝人吳亞馨私接工作遭告 為何免賠800萬?

    新聞:藝人吳亞馨遭前經紀人周彥彤認定私接通告,提告求償違約金800萬元,2017年10月,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吳亞馨勝訴,免賠800萬元,可上訴。 法律評析: 演藝經紀契約中「競業禁止」可說是一項金箍咒,在這項金箍咒之下,藝人在經紀契約存續期間,就不得私自接演任何演藝活動,即使有業主開出頗高的待遇,也只能望塵莫及、失之交臂。另外如藝人遇有被經紀公司冷凍的狀況,藝人的經濟狀況又剛好不佳的情形,即會影響藝人的生存權、工作權,而有雪上加霜之感。 競業禁止條款有可能是以「在契約存續期間內,非經OO經紀公司(即甲方)之書面同意,OO藝人(即乙方)不得自行從事演藝活動或成立契約,亦不得自行或由第三人代理與其他經紀公司或任何第三人就其演藝活動成立任何形式之契約書或為任何承諾」這樣的方式呈現(如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上字第200號民事判決中所述)。 因此在這種約定方式下,必須注意,如果藝人在經紀契約快期滿前,就擅自與廠商或業者簽訂演出契約或代言契約,但雙方約定在原經紀契約期滿後才演出,因為上述競業禁止的條款有包含「成立契約」這樣的禁止行為,如此一來藝人仍可能有違反上述競業禁止條款的問題,此須格外注意,切莫誤以為只要演出是在原經紀契約期滿後,就不會有違約的問題。 再者,更特別的是,有些經紀契約的競業禁止約定,不僅約定在經紀契約存續期間有效力,於經紀契約期滿後也有效力,例如約定「於契約有效期間或契約期間屆滿或契約終止之翌日起2年內,非經甲方(指經紀公司)書面同意,乙方(指藝人)不得主持或參與電視購物節目相同或類似性質之節目或廣告演出,由乙方自營或協助該節目或廣告者,亦同」(見臺灣高等法院96年度勞上字第79號民事判決所述),像這種條款對於藝人的工作權及生存權影響更鉅。 畢竟1至2年的演藝環境可能已物換星移、人事已非。因此在簽訂演藝經紀契約時,如果看到競業禁止條款中有延長期間的約定,藝人朋友如有談判磋商的空間,不妨建議經紀公司刪除競業禁止條款中關於期滿效力延續的契約文字,或是請求增加彌補措施或金額的約定,以保障競業禁止期間的收入經濟來源。 在競業禁止的條款中,遇有涉訟時,往往是由經紀公司為原告,而對藝人提告,原告於訴訟中主張因為被告有違反競業禁止條款,並因此對被告主張懲罰性違約金或一般違約金損害賠償。 而被告方面(指藝人)往往會主張經紀契約早已解除或終止,至於解除、終止的原因不外乎因經紀公司未善盡照顧責任、未積極幫藝人媒介尋找演出工作,另一方面被告並會在訴訟中主張競業禁止條款有民法第247條之1第2、4款顯失公平及違反憲法第15條生存權、工作權保障之情形而無效。 不過,此項主張要成立頗有難度,特別是最高法院也曾認為「憲法第十五條固規定: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但人民之工作權並非絕對之權利,此觀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自明。 演藝人員之經紀人鑑於藝人須長期培訓及投資,因而於演藝人員經紀契約約定演藝人員在一定期間內不得從事與其經紀範圍相衝突之表演活動之限制,倘未逾越合理之範圍,既出於契約當事人之同意,自與憲法保障人民工作權之精神不相違背,亦難謂違反其他強制規定,且與公共秩序無關,自非無效。」(見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43號判決),而認定競業禁止條款並沒有違反憲法第15條生存權、工作權保障的問題。 所以,整個訴訟的主軸往往會落在究竟演藝經紀契約是否已解除或終止這個問題上。因此,建議在簽約時一定要慎重思考,才會有彩色的藝界人生喔。(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關心您!!!)? (本文由協會會員橋頭地檢署檢察官陳志銘提供)

  • 不爽晨翔私接工作 可米硬起來反擊

    不爽晨翔私接工作 可米硬起來反擊

    男團SpeXial團員晨翔今年1月自行宣布退團,與經紀公司可米對簿公堂。沈寂6個月,他6月底在臉書PO出新戲《以妳為名的青春》開鏡照,向粉絲喊話:「和小飛俠的約定,說好的出口見。」照片裡,他穿制服扮高中生,雖開心宣告正式復工,可米卻指出晨翔私接新戲,公司未被告知,已屬違約行為。 可米當時表示:「『解約』是他個人的片面說詞,雙方合約仍有效存在合法有效。 身為公眾人物更應為公眾和粉絲表率,注重合約精神,不該混淆視聽,造成合作單位的困擾,我們嚴厲抨擊此不當做法,堅決抵制和反對此沒有契約精神,沒有法律約束,沒有道德誠信的行為。」並重申:「晨翔至今還算是可米的藝人。」 今(2日)可米對外二度發聲明表示,晨翔與可米還有3年合約,卻違約擅自接演藝工作,造成可米損失,因晨翔參與「最佳娛樂」負責的戲劇拍攝,可米並發存證信函給「最佳娛樂」,至今未有改善及回應。此次聲明中,可米強硬要求晨翔負起相關賠償責任,並呼籲業界及個人不得從事晨翔的專屬經紀代理人,以維護各方權益。 可米表示,與晨翔已開過3次庭,官司還在進行中,細節不便透露,姚鳳群身為資深經紀人,應懂得業內規則和倫理,只聽藝人片面之詞,為何不問經紀公司可米。姚鳳群則說「不予回應」,據知晨翔告知姚與可米無合約,如有違約,晨翔願負法律責任。 可米聲明 茲就可米國際影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稱本公司)旗下藝人 SpeXial-晨翔(連晨翔)違約擅自接洽演藝活動,造成本公司損失一事,嚴正聲明如下: 本公司於民國102年5月25日與連晨翔簽訂「演藝事業合約書」,對其演藝事業事務擁有專屬經紀代理權至109年5月31日止,惟近日,本公司發現:連晨翔於個人Facebook、微博、Instagram等社群網站謊稱與本公司合約終止,企圖誤導媒體,甚至據此未經本公司同意,擅自參與【最佳娛樂經紀股份有限公司】戲劇拍攝,雖此舉已嚴重侵害本公司權益,但為維護藝人形象與業界友好關係,本公司並未於第一時間訴諸公眾,而以寄發存證信函方式,善意提醒其違約事實,迄今仍未獲重視及改善。 本公司於民國106年7月25日去函【最佳娛樂經紀股份有限公司】關於連晨翔出演《以你為名的青春》網劇一事,聲明連晨翔係本公司藝人,卻得到該司以「據報導,貴公司與連晨翔之演藝事業合約業務經連晨翔於民國105年11月間依法、依約終止,貴公司已非有權得為連晨翔先生處理演藝事業之人」回覆,基於上述事由,避免混淆公眾視聽,造成社會誤解,本公司負有義務正式聲明如下: 連晨翔應繼續履行與本公司簽訂之「演藝事業合約書」,並停止所有違約、侵權行為,就其虛構指摘事實向公眾及本公司道歉,負起相關賠償責任。 敬告業界公司、企業及個人,不得從事前述侵害本公司對連晨翔演藝事務的專屬經紀代理權;對已發生之侵權行為,應立即停止合作、播出,並主動與本公司聯繫後續事宜,以維護各方權益。 本公司保留對所有違約方及侵權作品追究法律責任之權利。 特此聲明。 可米國際影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中華民國106年8月2日

  • 被傳情人、事業全丟了 林采緹又爆私接工作「不合法」

    因扮演知名動漫角色「蛇姬」而爆紅的女星林采緹,去年9月與男團「Under Lover」成員胡睿兒在家呼麻被捕,原堅稱沒沾毒的她也改口道歉,同時兩人戀情也隨此案浮出檯面,最後呼麻事件以緩起訴落幕,然近日林采緹被傳與胡睿兒分手,又半年來沒工作零收入,意欲與經紀公司解約,沒想到被抖出私接工作。 據《蘋果日報》報導,針對林采緹與胡睿兒被爆分手一事,男方經紀人陳珮莉接受電訪表示兩人未曾承認在一起,何來分手之說?並強調:「從出道前到現在,一直以來都是好朋友」,對於分手傳聞不知說什麼才好。 而林采緹的經紀人阿哲則針對工作的部份做出回應,表示跟她的經紀約到今年12月31日,透露林采緹有寄mail要求解約,而他已請律師予以回應,接著竟抖出:「其實她有請朋友私接工作,這當然是不合法的,哪來的半年沒工作呢」,而是否針對她私接工作提告?經紀人則表示要再看看,至於林采緹與胡睿兒被傳分手一事,他則以「不關我的事」做為回應。

  • 神曲歌手龐麥郎 私接工作被告

    神曲歌手龐麥郎 私接工作被告

     洗腦程度不輸《小蘋果》的大陸神曲《我的滑板鞋》,出自網路歌手約瑟翰·龐麥郎之手。自稱1990年出生台灣基隆的龐麥郎,後被多位老家網友指證,1979年生,是陝西漢中一名農民,壓根和台灣沒關係。  目前,龐麥郎的經紀公司對於龐麥郎違約一事提出告訴,經紀公司稱龐麥郎私接工作,不履行合約內容,讓公司承受莫大損失;據了解,經紀公司被龐麥郎的原生唱法、貼近生活的歌詞、矛盾氣質所吸引,遂定位為「追夢青年」,大手筆幫他拍攝MV、接表演,結果去年7月龐麥郎竟突然音訊全無,公司找不到人。  龐麥郎的《我的滑板鞋》歌詞重複出現「摩擦 摩擦」、「似魔鬼的步伐」。網友稱第一次聽沒感覺,第二次聽竟然跟得上,最後還會「很感動」,就連藝人田亮、郭采潔也曾在微博上唱起《我的滑板鞋》。卻沒想到龐麥郎最後演了這麼一齣。

  • 領完年終 陸6成白領準備跳槽

    領完年終 陸6成白領準備跳槽

     鄰近歲末年終,「薪情」如何將成為大陸民眾最關心的話題。日前任仕達和翰德都發布了相關報告,有高達6至7成的白領階級準備領了年終獎金就跳槽走人,除了希望薪資調漲外,也有員工對新媒體社群工具融入職場後,得24小時待命的情況不滿,雙雙成為年後跳槽主因。  任仕達發布的報告據顯示,有62%的白領在未來12個月內有離職計畫。而翰德公布的報告中也顯示,有73%的人表示正在尋找新的工作機會,並有54%的受訪者計畫在未來半年內計畫跳槽。  其中,提高薪資及追求職涯發展機會是員工跳槽的關鍵因素,根據翰德調查,20%的白領希望在2014年獲得高於10%的調薪,然而在受訪雇主中,僅有9.5%的企業漲薪幅度達到這一水準,導致年後將有更多員工有意「掛冠求去」。  此外,任仕達的報告顯示,因為高負荷工作量選擇跳槽的白領占調查人數的1/3。其中,高達8成的白領「公事私辦」,在非辦公時間接聽工作電話、收郵件或看微信工作群;20%「私辦公事」的白領認為其老闆期望他們24小時待命。  有大陸員工認為,他每天要用微信、微博等社群工具,與其他員工交流工作,讓他感覺「下班仍像上班」,工時過長也成為人才外流的幫凶。

  • 都會掃描-私接樓梯間插座 涉竊盜罪送辦

    台中:卅九歲陳姓女子,因為繳不出電費,遭台電公司拆除電錶,陳女沒電過活,竟然以延長線私接樓梯間公共照明用插座,被社區管委會發現報警;陳女坦承工作不穩定,又要養活四子女,最後被依竊盜罪嫌函送偵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