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科舉制度的搜尋結果,共27

  • 史上第一位女狀元 成名後竟慘淪男人玩物

    史上第一位女狀元 成名後竟慘淪男人玩物

    科舉是古代一項重要的政治制度,由隋文帝在西元587年設立,一直持續到清朝末年,將近1300年的歷史中,誕生了500多名壯元。神奇的是,在封建禮教和父權思想橫行的世代,竟然在清末破天荒出了一名女狀元,雖然一舉成名,下場卻十分淒慘,她就是傅善祥。 \n傅善祥出生於南京一戶書香世家,從小聰明伶俐,8歲就可以吟誦《千家詩》。7歲那年父母雙亡,只能依靠哥哥嫂嫂過生活。嫁人後,18歲那年又遇到丈夫病逝,狠心婆婆本想將她賣掉,她趁機逃出,投靠當時的太平軍。 \n太平天國打進南京後,洪秀全打破常規在科舉考試增設了女科,希望能網羅人才,傅善祥也因此成為歷史上唯一一位女狀元,並受到東王楊秀清的青睞,被召進東王府擔任「女侍史」,負責府內文獻的整理。 \n傅善祥精明能幹,連洪秀全也經常有事務委託她打理,當時她也做出許多卓越政績,例如廢除女館,強調男女平等,禁止毀壞前朝文物,保護歷史古蹟等等,出色的表現讓傅善祥在民間和朝廷累積大量聲望,還和洪秀全的結拜妹妹洪宣嬌並稱「武有洪宣嬌,文有傅善祥」之說。 \n但楊秀清等民間領袖卻在此時開始墮落,只在乎享樂和盛大排場,不但在天京建造華麗王府,還有成千上百的侍從和數十名妻妾。據說楊秀清本擁妻妾66人還不知滿足,一職不斷物色更漂亮的女子。面容姣好的傅善祥本來就讓楊秀清垂涎已久,之後透過權勢成功將她變成自己玩物,從此,才女變成了「寶貝」,玉人變成了尤物。 \n直到天京事變爆發,東王府遭到血洗,傅善祥也從此下落不明,有一說是她在亂軍中也被殺害。一說則是她被關入獄後遭到洪宣嬌營救,嫁給太平天國慕王譚紹光,之後聽聞譚在蘇州被手下加害的消息,因憂鬱而死。另一說則是傅善祥在東王府時和當時也在府裡工作的何震川萌生愛意,天京事變後2人隱姓埋名,默默生活在上海。

  • 廢考試院 憲政悲劇

    廢考試院 憲政悲劇

     6年前我來到考試院,這個由國父孫中山先生命名的機關,展開人生意外之旅。6年來,獲益前所未有,因此感恩滿懷。考試院的門牌「試院路一號」,和南京時期相同,說明了歷史的傳承。國父有生之年,心心念念,在實行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我造訪過的新加坡晚晴園,就是他正式提出考試院的地方,時為1906年。前一年,清朝廢除科舉,士子一時走投無路,人心惶惶。國父雖是革命家,但為了建國後的長治久安,特別推崇中國固有的考試制度,可謂高瞻遠矚。 \n 中國的考試制度始於漢代,「考試」一詞則出自董仲舒。他在《春秋繁露》中,提到「考試之法,合其爵祿」,有考選試用之意,接近《禮記》所說的「選賢與能」。考試院大門的出口,高懸後面這4個字,是有道理的。 \n 國父推崇固有的考試制度,也是有道理的。他指出,科舉考試是中國良好的舊法,「往年罷廢科舉,未免因噎廢食。其實考試之法極良,不過當日考試之材料不良也」。他甚至表示,舊法雖所試科目不合時用,「制度則昭若日月」。中國的考試制度,最大的優點即公平,這是無可取代的,革命派和改良派對此的看法不約而同。 \n 國父昔日的政敵梁啟超先生,談到這個舊法,也是推崇備至:「自此法行,我國貴族寒門之階級永消失;自此法行,我國民不待勸而競於學,此法之造於我國也大矣。」科舉雖成為歷史名詞,公平的考試制度卻未過時,國父乃提倡五權憲法,中華民國也就有了考試院。 \n 國父主張考試權獨立,既可「濟選舉制度之窮」,又可「矯委任制度之弊」,免蹈分贓政治的覆轍。考試院自1930年成立,至今90年,早已與時俱進,推陳出新,累積了公信力,達成了國父的理想。如廢考試院,改設「行政院考試委員會」之類,則不但行政權過大,且助長政黨的分贓,無異開歷史的倒車,近年諸多違憲的實例即為明證。 \n 如廢考試院,必為中華民國憲政的悲劇。行政院現有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名為獨立機關,實則淪為執政黨肅整異己的附隨組織,為有識之士所公認。國父說得好:「考選權如果屬於行政部,那權限未免太廣,流弊反多,所以必須成了獨立機關,才能妥當。」考試院成立至今,經過90年的事上磨鍊,果然避免了流弊,造就了人才,在五院中穩居民調第一名,卻也承受懷璧之罪了。 \n 考試院一如中華民國,得來不易,失之必定後悔莫及。考試院及各部會,現有一千餘位同仁,守法盡責,為我所親見,因此深佩。任期將屆之際,感激受惠之餘,誠盼大家不改愛國愛院的本色,共為護國護院努力。(作者為考試委員)

  • 天才自古有之 童子科選拔神童

    天才自古有之 童子科選拔神童

     現代各國對於天才兒童,都設有菁英教育課程,以蒐羅培養天才為人類發展效力,如大陸現就設有「少年班」蒐羅天才。但實際上,開設「少年班」的作法自古就有,可追溯自漢代。 \n 中國古代主要通過「童子科」來選拔神童,童子科萌芽於漢代,但漢代尚未形成正式科舉考試制度,選拔方式以薦舉為主。而兒童一旦被舉為童子郎,即可為官,品德孝悌、成績優異的還可任尚書、御史等官職。當時在漢朝的太學中有不少風雲一時的神童、奇童、聖童。 \n 而到了唐代,由於科舉制已經發展、完備,要入選童子科需得考試,規定入選者年齡必須在十歲以下,考試內容要求能自能書寫,並能通一《經》,及《孝經》、《論語》卷誦文十,通者就可以入科、給予身分。但由於年少不經事,這些神童雖有功名,卻不能去治民。且為防範幼兒憑小聰明獲官,童子科制度在唐代也經過幾復幾罷。 \n 宋代的童子科也似唐代,經過幾復幾罷,在復罷過程中,童子科逐步完善。宋代童子科有幾個特點,一是對奇異童子皇帝往往親試之;二是到宋代後期,將童子科分為上、中、下三等,並有不同的考試內容和不同的待遇。因為宋代皇帝對神童選拔比較重視,所以所選神童大都名實相符,童子科舉中者,許多都成為國家重臣。如楊億、宋授、晏殊、李淑都成為宋代著名的賢宰相;宋朝的童子科還錄取過女孩,宋孝宗淳熙元年,有個叫林幻玉的女孩,在中書省應試,主考官挑試詩書43件,全部通過,當時孝宗皇帝特地封她為「孺人」。 \n 元代承宋代前制,設童子科,無常員,凡童子科中試者,一律到元代最高學府國子學加以重點培養;明代在科舉考試也專設童子科,若有以神童薦者,天子都召至親試。並對所舉幼童,實行「課業廩給之制」,即各處所舉幼童,奉旨送院讀書。習字者,月給食米,內閣稽考課業。俟有成效,奉請擢用。

  • 周玉山》廢考試院 憲政悲劇

    周玉山》廢考試院 憲政悲劇

    6年前,我來到考試院,這個由國父孫中山先生命名的機關,展開人生意外之旅。6年來,獲益前所未有,因此感恩滿懷。考試院的門牌「試院路一號」,和南京時期相同,說明了歷史的傳承。國父有生之年,心心念念,在實行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我造訪過的新加坡晚晴園,就是他正式提出考試院的地方,時為1906年。前一年,清朝廢除科舉,士子一時走投無路,人心惶惶。國父雖是革命家,但為了建國後的長治久安,特別推崇中國固有的考試制度,可謂高瞻遠矚。 \n 中國的考試制度始於漢代,「考試」一詞則出自董仲舒。他在《春秋繁露》中,提到「考試之法,合其爵祿」,有考選試用之意,接近《禮記》所說的「選賢與能」。考試院大門的出口,高懸後面這4個字,是有道理的。 \n 國父推崇固有的考試制度,也是有道理的。他指出,科舉考試是中國良好的舊法,「往年罷廢科舉,未免因噎廢食。其實考試之法極良,不過當日考試之材料不良也」。他甚至表示,舊法雖所試科目不合時用,「制度則昭若日月」。中國的考試制度,最大的優點即公平,這是無可取代的,革命派和改良派對此的看法不約而同。 \n 國父昔日的政敵梁啟超先生,談到這個舊法,也是推崇備至:「自此法行,我國貴族寒門之階級永消失;自此法行,我國民不待勸而競於學,此法之造於我國也大矣。」科舉雖成為歷史名詞,公平的考試制度卻未過時,國父乃提倡五權憲法,中華民國也就有了考試院。 \n 國父主張考試權獨立,既可「濟選舉制度之窮」,又可「矯委任制度之弊」,免蹈分贓政治的覆轍。考試院自1930年成立,至今90年,早已與時俱進,推陳出新,累積了公信力,達成了國父的理想。如廢考試院,改設「行政院考試委員會」之類,則不但行政權過大,且助長政黨的分贓,無異開歷史的倒車,近年諸多違憲的實例即為明證。 \n 如廢考試院,必為中華民國憲政的悲劇。行政院現有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名為獨立機關,實則淪為執政黨肅整異己的附隨組織,為有識之士所公認。國父說得好:「考選權如果屬於行政部,那權限未免太廣,流弊反多,所以必須成了獨立機關,才能妥當。」考試院成立至今,經過90年的事上磨鍊,果然避免了流弊,造就了人才,在五院中穩居民調第一名,卻也承受懷璧之罪了。 \n 考試院一如中華民國,得來不易,失之必定後悔莫及。考試院及各部會,現有一千餘位同仁,守法盡責,為我所親見,因此深佩。任期將屆之際,感激受惠之餘,誠盼大家不改愛國愛院的本色,共為護國護院而努力。 \n(作者為考試委員)

  • 科舉制度在台灣

    科舉制度在台灣

     鄭成功收復台灣後,將科舉制度移植到台灣;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台灣科舉制度得到了進一步完善,與大陸的教育和科舉制度完全一致,之後陸續有台灣士子度海到福州參加鄉試、到京城參加會試。在1890年前後,為方便台灣省舉人來京趕考,由當年台灣官員和在京台灣鄉紳出資購建台灣會館,台灣會館自此開始發揮台灣鄉親聯誼交往作用。 \n 基於台灣會館的特殊地位,北京市台聯彙集兩岸專家、學者的研究成果,遍訪兩岸台灣進士遺跡,搜集兩岸鮮活史料,傾力打造文化交流品牌項目「科舉制度在台灣──台灣進士專題展」,2013年至2019年先後在兩岸巡迴展出15次。適值北京台灣會館重張十周年,特此推出「科舉制度在台灣──台灣進士專題展」線上展覽,共同探究台灣科舉的歷史,領略台灣文化精英的風采。 \n 台灣進士作為一個地域歷史人群,其成員總數曾有種種說法。經兩岸學者對現存史料多方考證,自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陳夢球蟾宮折桂,至光緒二十九年(1903)汪春源金榜題名,210年間台灣共考中33名文科進士。 \n 小靈通 科舉制度 \n 科舉制度是古代中國的一項重要政治制度,對中國社會和文化產生了巨大影響,直接催生了不論門第、以考試產生的「士大夫」階層。 \n 公元587年,隋文帝正式設立科舉制度,在唐朝發展成型,並一直延續到清朝末年(1905年),持續了1300多年。(文轉A13)

  • 清朝滅亡後 最後一位狀元去哪兒?

    清朝滅亡後 最後一位狀元去哪兒?

    清朝是中國帝制時代的最後一個朝代,隨著清朝覆滅,舊制度底下的人們,生活各方面也受到難以想像的衝擊。以讀書人來說,過去考科舉、求功名是出人頭地的最主要出路,但清朝滅亡後,讀書人頓時失去門路。那有人知道清朝的最後一位狀元是誰呢?他又去了哪兒嗎? \n \n中國最後一位狀元叫劉春霖,1872年出生在直隸省河間府肅寧縣,自幼家境貧寒,母親是知府女僕,父親是衙役官差,不過他天資聰明,學業長進很快,因此,便在公元1904年7月,清朝舉行了最後一次的科舉考試,劉春霖自然也參加了。 \n \n不過關於他高中狀元,實屬偶然。當時慈禧正在準備70大壽,想從科舉當中討一點吉兆,慈禧就翻看中榜的試卷,慈禧發現第一名字跡流利清秀、文詞華麗,這讓慈禧很開心,但是一看到試卷上的考生名字,心中肝火頓時冒了上來。 \n \n原來,這名試卷的主人名叫朱汝珍,一看到「珍」字,慈禧就想起了珍妃,加上他又是廣東人,又讓慈禧想起了天平天國之亂,因此慈禧越看越生氣,就翻開了第二名的試卷,此人就是劉春霖, 「春霖」兩字含有春風化雨,甘霖普降之意,這一年又是大旱,急需一場雨。 \n \n慈禧心中歡喜,就將他圈定,劉春霖就成了第一名,朱汝珍的名字雖然沒有抹去,但只能居於第二,可惜第二年科舉制就廢除了,劉春霖也成了中國歷史上最後一位狀元。就在辛亥革命後,袁世凱為了實現復辟,多方招攬清朝遺老,劉春霖也在其中。 \n \n劉春霖擔任總統內史,每天為袁世凱編錄一篇歷代黃帝的言行錄供他賞讀,袁世凱去世後,他就辭職閒置在家,雖然是舊時代的狀元,但他對百姓極為關心。1933年,黃河水氾濫時,劉春霖就組織募捐讓河北百姓移民;1934年,偽滿洲國鄭孝胥邀請劉春霖出任要職,但被他嚴詞拒絕。 \n \n劉春霖在古文學、史學、金石學都有很深的造詣,書法更是自成一家,晚年也是靠著賣文生活,他的書法法圓勻平正,為典型的館閣體,其中,小楷最為出名,民國時期,因此也有「大楷學顏(真卿),小楷學劉(春霖)」的說法。 \n \n劉春霖也出版了一些小楷字帖《大唐三藏聖教序》、《文昌帝君陰騭文》、《閑邪公家傳》、《蘭亭序》等,從傳世的作品看,他隸、真、行、楷書都有著獨特的風格,美國利爾美術館中就收藏了多件作品。

  • 殿試寫8字感動光緒帝 他成清傳奇狀元

    殿試寫8字感動光緒帝 他成清傳奇狀元

    古代通常都會透過科舉制度來選拔人才,讓他們擔任官員,這也可以說是窮人家唯一能夠翻轉人生的機會,如果好好把握住,就能擺脫窮困的生活,而那些考取好成績的人在之後基本上都過得還不錯,然而卻有一個人被稱為「最窮狀元」,儘管當官了還是過著清貧的日子。 \n駱成驤原姓李,母親自幼身亡,只有父子兩人相依為命,但因為不善管理財務導致家境清寒,父親只好將他過繼給駱姓夫婦,所幸他天資聰穎又熱愛讀書,9歲就隨養父到四川成都的書院學習,14歲應州試受到許多官人的讚賞,長大後更成為四川省舉人,但在赴京考試時落選,沒錢返家的他經過朋友介紹找到了教書的工作,並於一年後考中進士。 \n最後一關殿試中,駱成驤原本成績只排在第六名,但他在考卷上寫下了「主憂臣辱,主辱臣死」,讓光緒帝深受感動,直接將他選為狀元,而駱成驤也成為了四川省唯一且最後一位的狀元。 \n然而當官後的駱成驤維持著勤政清廉的精神,過著節儉又平凡的生活,因此也被別人稱為「布衣狀元」,曾經有人贈送給他4千元,沒想到他卻隨即將之全數捐獻給當時擔任校長的四川高等學校,他也在教育上擁有許多的付出與貢獻。

  • 科舉制度在台灣 南投舉辦台灣進士專題展

    科舉制度在台灣 南投舉辦台灣進士專題展

     由北京市台聯與中華文化永續發展基金會、中華文經交流協會、中興大學藝術中心、螺陽文教基金會共同主辦的「科舉制度在台灣—台灣進士專題展」,即日起至10/2在南投縣藝術家資料館開展。 \n 1662年儒學文化在台落地生根,科舉制度也傳至台灣全面推行。1905年清廷下詔宣布自次年起,科舉制度廢止,前後共實施200餘年,不僅為台灣社會培養大批知識精英,也奠定儒學文化在台灣的教育基礎。赴京趕考是科舉制度的最重要環節,北京台灣會館正是當年為方便台灣士子進京趕考而設立,後成為在京台胞的重要活動場所。 \n 本次的展覽由大量圖文、拓片組成,內容包括科舉制度在台灣的設立和發展,北京孔廟明清進士題名碑林中,清代33位台灣文進士的部分拓片、大小金榜、進士齒錄等史料,知名台灣進士介紹以及科舉制度對台灣社會所產生的深遠影響,再現台灣進士的風采和成就。

  • 為什麼古代窮書生有錢進京趕考?

    為什麼古代窮書生有錢進京趕考?

    古代社會貧窮人家想擺脫苦日子,除了當武將外就是考取狀元當官,只是窮書生哪有錢能夠進京趕考?原來從隋朝開始有科舉制度後,歷代王朝避免出生寒門的書生沒有盤纏而棄考,會給予或多或少的補助跟福利。 \n在古時候有「世間萬般皆下品,思量唯有讀書高」的名言,從隋朝開始又有了文官考試制度「科舉」,讓窮苦人家有翻身的機會,減少「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的社會現象;而科舉制度分為童試、鄉試、會試和殿試,越艱難的考試考試地點也會在大城市,因此就會有進京趕考的狀況,但住在偏遠地區的窮書生該怎麼辦? \n通常要到北京參加的考試至少已經是「會試」等級,所以朝廷為了避免有才華的人因為沒有錢就不參加考試,所以會依照考生居住的地點給補助,像是清朝時期,離北京較近的省份能拿到4兩銀,遠的就可以拿到20兩甚至30兩,而且最令人稱羨的是,獲得會試資格的考生,考試途中幾乎不需要花錢,因為朝廷會把他們的食宿安排妥當。 \n在古代考生的福利和好處多,如果又一舉通過考試,出身寒門的人就能改變一家子的命運,所以當時的人民都恨不得生一個會讀書的孩子;不過,有統計清朝童試通過率也才2%,更何況是更難的其他階級。

  • 狀元非最優秀?探花才是珍貴學霸

    狀元非最優秀?探花才是珍貴學霸

    隋朝出現科舉制度後,古人不論哪個階層,都有機會成為官員,不過科舉制度至清朝便被廢除,歷史長達1300年,而許多人也知道,科舉中狀元就代表第一名,第二名為榜眼,但三名則是探花,不過這些稱呼究竟從何而來,科舉制度到了北宋後,探花甚至比狀元更加珍貴。 \n古人為了獲取功名而參加科舉考試,期間要通過童試、院試、鄉試、會試及殿試,可說是非常不容易,而殿試更是由欽差大臣主持,皇上也會到場觀看,唐朝時科舉結束後,主考官會將錄取檔案「投狀」交到門下省,最後再由皇上批閱,狀子的第一名就是狀頭,日後覺得不雅,又因「元」有頭的意思,狀元一詞才出現。 \n而第二名「榜眼」意旨「表列取士次第之狀」,最早出現在北宋年間,由於宣布榜單時,第二與三名都於狀元兩側,宛如狀元的眼睛因此得名,而第三名探花一詞則出自於唐代李淖《秦中歲時記》,當時中進士者按照慣例,會舉辦期集慶祝,稱之「杏園宴」,並從進士中挑選外型貌美且年紀小者為「探花使」,至遊園中採摘鮮花迎接狀元。 \n而這習俗沿用至宋代,但由於「探花使」有戲稱的意味,因此直到北宋神宗熙宋六年,狀元余中上書請求停止此作法,挑選探花的習俗才因此消失,而日後也成為進士第三名的稱呼,不過沒有確切的時間,也由於受到前朝的影響,皇帝評定探花時,也是會從外型去挑選。

  • 台生重走科舉路 尋文化根源

    台生重走科舉路 尋文化根源

     結營式這天,狀元怯凱晴、榜眼邱健智、探花馬超身著紅袍禮服,上台領受高中金榜的「捷報」。在喜悅的音樂聲中,第二屆「台灣學子重走科舉路研習營」活動圓滿落幕。 \n 由北京市台聯、福建省台聯和福州市台聯三方聯合舉辦的第二屆「台灣學子重走科舉路研習營」分享會暨結營式日前在北京台灣會館舉辦,全國台聯前會長、全國台灣研究會副會長汪毅夫、北京市台聯黨組書記王蘭棟、全國台聯文宣部部長、北京市台聯副會長陳小豔,台盟北京市委祕書長、北京市台聯副會長陳偉、福州市台聯副會長楊軍、台南大學人文學院前院長林登順教授等嘉賓出席,活動由北京市台聯副會長王慧主持。 \n 台籍進士汪春源的曾孫、全國台灣研究會副會長汪毅夫,特別為兩岸學子分享清代台灣士子要坐轎子、乘木船經歷55站進京趕考的歷史故事,而現在科舉研習營的學子趕考是乘坐飛機,兩相對比,古代士子的辛酸、現代學生的優勢盡顯,希望大家共同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努力學習本領為兩岸同胞謀福祉。 \n 探尋科舉 連繫兩岸 \n 北京市台聯黨組書記王蘭棟表示,通過學習科舉知識、參與民俗活動、體驗非遺文化,在展示科舉歷史文化內涵的同時,傳播弘揚了中華傳統文化,促進了兩岸同根文化的交流交融。期盼學子通過參加此次活動,學思結合,爭當傳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使者。今後將繼續發揮好研習營這個平台,讓兩岸青年人進一步拉近彼此間距離,讓科舉文化探尋成為連繫兩岸的新載體。 \n 研習營成員主要由第一次到大陸的台灣學生組成,從台灣出發,抵達福州參加「鄉試」,再進京「趕考」。開營式後,兩岸學子共讀《朱子家訓》,並請閩台科舉考試研究專家、福建省教育考試院副教授劉一彬,為學員講授有關台灣科舉制度的歷史知識並互動交流。 \n 活動新穎 備受歡迎 \n 研習營的學員大都是第一次聽聞自己的先輩士子如何「進京趕考」的故事,既欽佩33名台籍進士努力學習的精神,也體悟到清代先賢士子跨海赴閩、再舟車勞頓進京趕考的不易,對中華傳統文化的認知更為深刻。 \n 據悉,首屆「台灣學子重走科舉路研習營」 由北京市台聯發起,會同相關省市台聯會在去年成功舉辦,因活動題材新穎,內容充實有意義,非常受兩岸大學生歡迎。

  • 科舉制度在台灣 進士專題第十站世新大學開展

    科舉制度在台灣 進士專題第十站世新大學開展

     本活動由北京市台聯與世新大學共同主辦,是在台灣巡展的第十站,世新大學人文社會學院院長李功勤、圖書資訊長邱孟佑、人文社會學院文學系主任張雪媃、英語系主任王毓芝等師生共100多人出席見證展出盛況,北京市台聯副會長王慧一行8人專程赴台開展與調研。 \n 科舉制度開始於隋唐,完善於宋朝,鼎盛於明清,在中華歷史長河中存在了1300多年,在台灣也實施了200餘年,不僅培養大批知識精英,也奠定儒學文化在台灣的教育基礎,北京台灣會館正是為當年台灣士子進京趕考而設立,後成為在京台胞的重要活動場所。 \n 世新大學創立於1956年,創辦人成舍我是中國近代著名報人,從事新聞業近77年,參與創辦媒體、刊物近20家,直接創辦12家,也是頗有影響力的新聞教育家,其子成思危,是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n 本展由大量圖文、拓片史料等組成,包括科舉制度在台灣的設立和發展、北京孔廟明清進士題名碑林中清代33位台灣進士的部分拓片、大小金榜、進士齒錄等史料,以及知名台灣進士介紹和科舉制度對台灣社會所產生的深遠影響,再現「台灣進士」這一群體的風采和成就。

  • 觀念平台-違制破例的因緣果報

     近兩年來,政府在許多事務上,從駐外人員、大學校長、到部會首長的任用等,屢屢出現重大違制破例,在個別事件上,當然都有可自圓其說的說詞,然而破壞制度的影響相當深遠,主事者更需要辨明其中緣由及後果。 \n 制度的設立,是為了讓人與事的安排有所依循,在消極面解決問題、排除紛爭,在積極面厚植能量、開創願景。當既有制度已經衰耗至無法處理問題紛爭、或是因應新的前景規劃時,破壞現制、重建新制是最激烈的作法。努爾哈齊為了將分散的各女真部落團結起來,形成滿族一體,創建了八旗制度,成立後金汗國,由八旗旗主輪流掌理國政,初具國家規模。努爾哈齊死後,八旗在妥協衝突中共推皇太極接任大汗,皇太極也立下「敬兄長、愛子弟」的盟誓,但接位之後,他為了集中力量、擴大版圖,一一打倒具有實力的其他兄弟旗主,建立了集權政府體制、取代八旗共議,奠定入關問鼎中原的基礎。皇太極破壞現制是為了更輝煌的前景,也確實做到了。 \n 評價兩極的武則天,在人才進用制度的調整相對和緩。當時進用人才是以始於隋朝的科舉制度為主,當年隋文帝廢除以門第為主的九品中正制,令各州每年向中央選舉三人參加考試。武則天認為試卷亮名,吏部依此選人還是不實,故創立密封糊名制度,讓科舉更公平;另外她更親自策問,開創了「殿試」制度;首創武舉,選拔軍事人才;實行不定期舉行的制舉,遴選非常人才。武則天讓科舉制度更完善,但她也知道科舉無法盡選人才,還派「存撫使」專門到各地挑選人才,親自引見,不經考試,「無問賢愚,悉加擢用」,但對所用之人,不稱職者,便即罷黜、甚至刑誅。可以看出,武則天知道一項制度的價值、會設法完善它;她也看得出這項制度在解決問題上的侷限,故而會破例作為,同時對破例而生的人與事,施加嚴格控管。 \n 宋朝推動熙寧變法的王安石也常破例,他在擔任地方官時,相當苦悶,遇到頗具文采、因父親為國捐軀而進身武官的的劉季孫,劉季孫也因並非進士出身、難以升遷而苦悶,在壁上留下抒發心情的詩句,王安石看到後彷彿找到知音,將當時還是低階武官的劉季孫拔擢為文職的地方學官。宋朝文武區分極嚴格,此一拔擢違反了官場規則慣例,也引發當地士子的不滿,儘管劉的才學足以勝任,但能勝任者亦不是非劉不可。王安石中央掌權後,在更大範圍內打破慣例提拔資歷不足的官員,激起更強的阻力,加上用人不當,最終影響到變革。王安石有高遠志向,為達目的破例任用,但其破例過於寫意、又未能緊密監察破例任用者,這些破例任用終於招致變革失敗。 \n 如果違制破例並不是為了處理問題、開創願景,僅是基於權力私慾,更可能造成重大危害。明太祖朱元璋鑑於前朝教訓,在宮門立下「內臣不得干預政事」的三尺鐵碑,到第六代皇帝明英宗,宦官王振極獲寵信、又自比為輔佐周成王的周公,欲進一步掌權,就盜走鐵碑,頗具掩耳盜鈴意味,王振見無人追究,便更肆無忌憚干預各類政事。瓦剌入侵,王振不懂軍事、強要指揮大軍,還鼓動明英宗親征,釀成「土木堡之變」:明英宗被擒、伴駕出征的內閣輔臣及六部大臣幾乎全部陣亡;出於自利的違制,造成慘烈的果報。 \n 以上事例表明,若是為開創願景,違制破例很難避免,惟需如武則天般對破例謹慎查實、不可似王安石訴諸情思;若現有制度已然衰耗,如皇太極般全盤捨棄亦無須戀惜。掌權者違制破例調派人事,若全無理想、僅是源於派系私利,獲破例拔擢者將如犬狗般只效忠掌權者;而掌權者得逞並食髓知味後、亦將如王振般肆無忌憚,終至毀滅,違制破例的因緣果報自在其中。

  • 陝西西安展出台灣科舉制度史料

    陝西西安展出台灣科舉制度史料

     北京市台聯大力推行的「科舉制度在台灣,台灣進士專題展」日前赴陝西西安開辦特展,該展圍繞科舉制度與台灣進士的關係,描述儒學教育與科舉制度移入台灣的歷程,對台灣推動文教起了重要作用,成為兩岸重要的文化紐帶。 \n 北京市台聯副會長王慧在開幕致詞指出:「科舉制度在台灣交流活動是北京市台聯積極踐行習近平總書記兩岸一家親理念,堅定不移擴大深化兩岸交流合作,樹立文化自信,講好中國故事的重要舉措。」 \n 臺北市台澎金馬各縣市同鄉會總幹事聯誼會會長王麗美說:「此次參訪團到西安開幕式現場,能夠更加深入瞭解科舉制度在台灣的傳入及發展,促進了中華傳統文化在台灣的傳播與普及。」 \n 本活動由北京市台聯、陝西省台聯、西安建築科技大學主辦,西安建築科技大學賈平凹文學藝術館、北京市台胞交流服務中心承辦,展覽在賈平凹文學藝術館開展。開幕式由北京市台聯副會長莊文靜主持,出席嘉賓包括北京市台聯名譽會長盧咸池、顧問鄭大、陝西省台聯名譽會長吳慶洲、副會長吳玲英、臺北市台澎金馬各縣市同鄉會總幹事聯誼會參訪團等上百人與會。

  • 科舉制度在台灣 北京市台聯赴高雄開展

    科舉制度在台灣 北京市台聯赴高雄開展

     北京市台聯與高雄樹德科技大學共同主辦「科舉制度在台灣-台灣進士專題展」。樹德科大副校長王昭雄、通識學院院長曾宗德、圖書館長蘇怡仁等師生出席幕式,北京市台聯副會長王慧一行也專程赴台灣開展文化參訪與調研。 \n 本次校園巡展由圖文、拓片史料組成,內容包括科舉制度在台灣的設立和發展、北京孔廟清代33位台灣進士的提名碑拓片史料、台灣進士介紹以及科舉制度對台灣社會的影響,再現「台灣進士」的成就。 \n 北京市台聯經營的「台灣會館」是清代台灣學子趕考居住地,現改建為兩岸交流基地,本次展覽是北京市台聯立足於台灣會館歷史淵源,特意搜羅台灣進士遺跡與兩岸史料,傾力打造的文化交流項目,本次展覽在高雄樹德科技大學即日起展覽到10月20日。

  • 科舉制度在台灣 華梵大學巡展成功

    科舉制度在台灣 華梵大學巡展成功

     日前,由北京市台聯與華梵大學共同主辦的「科舉制度在台灣—台灣進士專題展」開幕式在華梵大學舉行。華梵大學校長高柏園、副校長簡江儒、相關院系領導、部分師生,北京市台聯顧問鄭大一行人出席了開幕式。 \n 科舉制度是中國古代人才培養和官員選拔的制度,開始于隋唐,完善于宋朝,鼎盛於明清,在中華歷史長河中存在了一千三百多年,對中華文明和中國社會歷史的發展影響深遠和深刻。 \n 本次校園巡展由大量圖文、拓片史料等組成,內容包括科舉制度在台灣的設立和發展、北京孔廟明清進士題名碑碑林中清代33位元台灣進士的部分拓片、大小金榜、進士齒錄等史料,知名台灣進士介紹以及科舉制度對台灣社會所產生的深遠影響等,再現「台灣進士」這一群體的風采和成就。 \n 北京市台聯顧問鄭大在致辭中對華梵大學創辦人曉雲法師表示對於能夠和華梵大學共同主辦此次展覽表示了感謝,相信也期許北京市台聯通過“科舉制度在台灣”專題展能夠更好搭建海峽兩岸文化交流的平台。

  • 末代狀元字跡猶如印刷體 書法界「小楷學劉」是真的

    書法界有「大楷學顏(真卿)、小楷學劉(春霖)」之說,顏真卿的楷書是與歐陽詢、柳公權、趙孟頫並稱「楷書四大家」,他的有名是眾所皆知的,但「小楷學劉」的那位就不一定大家都認識。不過,他可是清朝最後一個狀元,來自直隸省肅寧的劉春霖,他的字跡工整到連現今不少書法家都望塵莫及。 \n \n劉春霖是清光緒30年(1904年)甲辰科狀元,也是大中華歷史上最後一名狀元,他在詩書畫都有良好的造詣,而他的小楷書法更獲得「楷法冠當世,後學宗之」美譽。有人找出在1904年劉春霖考中狀元的答卷,字跡工整到說是印刷體都有人相信,讓眾人開始討論他的書法作品,甚至有書法家認為,他的小楷根本可以拿來當後人的範本。 \n \n中國科舉制度在1905年廢除,而劉春霖就成為末代狀元,不過,他在考上狀元後並沒有當官,而是直接到日本留學,3年後回國創辦學校。劉春霖從小就開始讀書,1887年考中秀才,1902年考中舉人,到了科舉廢除前一年終於考上狀元,也成了大中華歷史上最後一名狀元。 \n

  • 展進士文物 金門擬打造進士大道

    很難想像小小的金門,光是宋明清三代就出了50名進士。這些先賢的題名碑帖、金榜等文獻今天起在朱子祠展出,文化局盼鄉親了解祖先「猴塞雷」,並透露將打造「進士大道」。 \n 這項「金門歷代進士文物展」是「科舉制度在金門」研討會活動之一,由金門縣文化局聯合北京市台灣同胞聯誼會共同策劃;並在北京國子監協助下,把金門籍的進士榜單全部複印回來,期盼透過展出,讓這些金門先賢的事蹟重新點亮起來。 \n 進士文物展下午4時開幕,金門縣文化局長呂坤和、前文化部次長陳永豐、北京孔廟和國子監博物館長吳志友、大陸全國台聯會會長汪毅夫和北京台灣同胞聯誼會副會長鄭大等人共同剪綵。 \n 隨後與會者在燕南書院院長楊樹清導覽下參觀,了解金門歷代進士的榜單(大小金榜)、試卷、掛圖等文物。其中,「五桂聯芳」題名碑帖可以看到光是明萬曆年17年,金門就出了陳基虞、蔡懋賢、蔡孟育、蔡獻臣和黃華秀5位進士,有「五桂聯芳」之美稱。北京台灣同胞聯誼會今天也特別將這幅拓片送給文化局收藏。 \n 「科舉制度在金門」研討會原訂28日在金門大學圖資大樓召開,受到颱風梅姬影響,順延到今天,「金門歷代進士文物展」如期在下午開展。 \n 鄭大表示,金門這個不大的地方能產生這麼多的文武進士,顯示金門重視文化教育,也讓他來到這裡有回歸故里的感覺;他說,當年的進士勤走兩岸,他們的子孫更是遍布中華大地,舉辦進士文物展非常有意義。 \n 吳志友表示,經過颱風的磨難,兩岸共同打造文化交流絢爛的彩虹。汪毅夫說,這些進士對金門有很大的貢獻,是全體金門人共同的驕傲,。 \n 金門歷代進士文物展展期到10月30日。呂坤和期盼民眾來朱子祠進行一趟知性之旅,尤其要帶著孩子一同來參觀,讓後代子孫了解金門的祖先是「這麼厲害」。 \n 「科舉在金門」最早構想來自金門縣長陳福海。但陳福海因忙於颱風善後無法出席相關活動。陳福海之前表示,金門自古一直是個資源短缺、生活貧困之地,先輩能在這種艱辛的環境中脫穎而出,必然要比別人付出更多代價、更需要加倍努力才能出人頭地。 \n 陳福海說,他曾到宜蘭參觀「進士第」,很羨慕宜蘭非常寶貝這唯一的進士,但金門進士高達50位,反而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為了讓更多鄉親認識金門的歷史與人物,陳福海指示文化局將這些先賢的生平、科舉、宦蹟及相關文物等,作一整體性的介紹展出,也才有了科舉在金門的系列活動。目的就是希望後輩孫分享榮耀之餘,能效法前人,共同為金門再創更美好的未來。 \n 文化局同時透露,金門即將有一條「進士大道」,依陳福海的構想,陽翟過去曾出過8、9位進士,他計劃要把高陽路打造成一條「進士大道」,供大家來金門朝聖。1050929 \n

  • 古代離奇科考 為何1歲嬰兒能奪狀元?

    古代的人才選拔機構,名為科舉。科舉通過考試選拔出色的人才為官,其常採用分科取士的辦法。科舉制從隋朝就開始實行了,一直到清朝光緒31年結束。在長達1300年的科舉制度中,曾出現了一些離奇的事件。 \n一、「零錄取」的考試 \n公元746年,杜甫初到長安求官,但是「外朝」由李林甫管理。第2年,杜甫等當時傑出才子,參加選拔人才而設的「制舉」考試。當時當朝宰相李林甫擔任主考官,但他嫉賢妒能,尤其嫉恨因為文學才能,而得到封賞進官的士人,結果參加「制舉」考試的人,沒有一個被錄取。 \n二、1歲小娃娃被錄取 \n秦檜由於在紹興議和賣國有功,先後把持朝政19年之久,他自立門戶,收攬奸佞,排除異己,陷害忠良,架空宋高宗趙構,獨掌朝綱。不但如此,在紹興24年(1154)的一次科舉考試中,秦檜還為其年齡不到1歲(只有9個月)的孫子秦塤謀奪狀元。 \n他利用手中權力,任命其親信為考試官。這些考官對秦檜的意圖心領神會。於是,他們就串通作弊,準備錄取秦塤為狀元。後經人揭發,狀元沒有當成,但也高中榜眼。更有甚者,在這次科舉考試中,由於秦檜的營私舞弊,其侄子秦焞、秦焴、姻親沈興傑、朋黨週夤等人,都得到了進士的頭銜。 \n三、被全部推翻重考的會試 \n洪武30年(1397年)的會試原先進行得很順利,但發榜當天卻發生騷亂。黃榜一開,人群大嘩。原來金榜上的所有高中舉子都是南方人,連一個北方人都沒有,這在科舉考試中是非常罕見的。 \n朱元璋得知消息後,一邊馬上派人前去安撫鬧事的北方舉子,一邊調查其原由。經過查實,本次考試並沒有作弊,舉子們的考試成績都是屬實的。但為了平息北方士子的憤怒情緒,朱元璋要求劉三吾從北方的舉子中挑選幾個來一併上榜。 \n沒想到劉三吾這次真是倔過了頭,他拒絕更改考試成績。朱元璋聽了大發雷霆,氣得將劉三吾趕出京城,還把其他幾位考官都撤了職,重新組織考試。 \n【本篇文章非正式史實觀點,如有不同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為何李白沒資格參加科舉考試?

    科舉制度是中國古代政治文明的一大創舉,甚至對全世界都產生了巨大影響。法國大革命前夕,那些啟蒙思想家對中國的科舉推崇備至,因為它打破了貴族對政府的壟斷,使所有人都獲得了參加政治活動的權利。而且,從某種程度上講科舉制也是現代文官制度的基礎。 \n科舉制源自於隋朝,大行於唐,尤其是武則天和唐玄宗時期,參加科舉已經日漸成為知識份子重要的仕途門徑,全天下的知識份子無不以考上進士為榮耀。唐代進士科科舉考試主要是考經學和雜文。雜文即文學作品,李白文采甚高,這對於他來說應該是優勢。而且唐代科舉不實行糊名,也就是說考卷上考生名字是不用遮掩的,考官對考生的資訊一目了然。也正因為如此,考生在科舉前有沒有社會名望是很重要的。所以當時的很多考生考試前常常去考官家呈送自己得意的文章,期待留個好印象,這也就是所謂的「行卷」。李白詩名遠揚,社會名望大,朝中很多人都知道他,這對於李白來說也是個優勢,那麼為什麼李白不參加科舉呢? \n這不是李白不願意,而是他沒資格。關於李白的家世,目前歷史學界還沒有定論。李白家族的身份,其家族為何流落到西域碎葉,李白是不是出生在碎葉,甚至他是不是有外族血統,都是眾說紛紜的。這些問題暫且不去追究,單說李白家以何為業這一點。在李白小時候甚或是出生前,李白家就已經從西域碎葉遷居到了四川江油。西域農業不發達,最發達的是商業。而且古時重農抑商,商人往往被視為遊手好閒者,被士大夫們瞧不起,加之李白對自己的家世諱莫如深,只說父親督促其讀書云云,因此學者們認為李家是以商為業。另外,李白很有錢,那時有錢人要不是官,不然就是商人,李家肯定不是官,那麼是商人的可能性就極大了。李白終生不參加科舉,估計就是受到這個家世的影響。 \n《唐六典》規定:「凡官人身及同居大功已上親,自執工商,家專其業,皆不得入仕。」《舊唐書》卷四三《職官志》也說:「工商之家,不得預於士。」意思是商人家的孩子和商人近親,皆不得入仕。這樣李白便沒有資格參加科舉考試了。他最後當了翰林待詔,還是皇帝特批的。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