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租界的搜尋結果,共38

  • 兩岸史話-叛軍離去 九江從殘瓦中掙脫

    兩岸史話-叛軍離去 九江從殘瓦中掙脫

     當初與李鴻章、戈登上校並肩作戰,敉平太平天國之亂的中國名將曾國藩,剛剛在他南京的府邸過世了。在場有不少人說他是自殺身亡,也有人說他是吞了過多金箔而死,後來我才知道,他其實是因為二度中風去世的。

  • 廣州沙面見證百年歷史 百餘座洋房成最新網紅名勝

    位於廣東省廣州市市區西南部的沙面,南瀕珠江白鵝潭,北隔沙基湧,過去是國內外通商要津,於1861年成為英、法租界後,百年來建起十多個國家的領事館、9家外國銀行、40多家洋行,如今百年過去,留下眾多歐陸風情建築,成為當今網紅最著名的「打卡」景點之一。 \n \n沙面作為廣州重要商埠,在宋、元、明、清時期就是中國國內外通商港口與遊覽地。沙面於清道光年間曾設有砲台,並經歷過第一、二次鴉片戰爭,但在中國戰敗後,淪為英、法租界。 \n \n英國政府1859年向清朝交涉,強迫廣州政府在沙面北面,用人工挖一條寬40公尺、長1200公尺的小湧(即現沙基湧),並在沙基湧北面開闢道路,定名「沙基」,俗稱「鬼基」(現六二三路),並建東、西二橋來往沙面。 \n \n英國政府又迫令清政府拆除沙面沿岸砲台,將防城炮及砲台基石投江中,並修築堤岸,從此沙面作為外國人的居住與經商之地。據了解,這一工程耗費達白銀20多萬兩,全部由清政府撥款開支。 \n \n最終,英、法國於1861年與清政府簽訂《沙面租借條約》,規定沿沙面河湧寬90英尺,貼近沙面的45英尺範圍屬於沙面租界,中國船隻不能停泊,從此沙面租界正式成為一個獨立於廣州城的外國城區。 \n \n廣州的幾萬工人、學生和各界人士於1925年舉行反帝國主義示威,西橋轉入內街時,遭到帝國主義國家的機槍掃射,當場造成50人中彈死亡、170多人受傷,史稱「沙基慘案」,又叫「六二三慘案」。 \n \n歷經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於1941年至1945年這4年多時間,實際掌控沙面。於1945年日本投降後,沙面表面上回歸國民政府,但仍是美、英、法等外國人的勢力範圍。直到1949年解放軍解放廣州後,才將沙面收回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 \n \n沙面過去作為外國人的主要居住地,留下150多座歐洲風格建築,例如:露德天主教聖母堂、廣東外事博物館、粵海關俱樂部以及英國雪廠等著名建築。其中,沙面大街 2號-6號的樓房,俗稱「紅樓」,原是海關洋員華員俱樂部,仿19世紀英國浪漫主義建築風格;沙面大街54號的建築,原是匯豐銀行,仿西方古典復興建築風格,在西南面樓頂建有穹窿頂的亭子。 \n \n沙面歷經百年,面積0.3平方公里的小島上見證了中國歷史的變遷,留下了孫中山先生、周恩來總理等偉人的足跡,已成為中國近代史與租界史的縮影,更被譽為是獨特的露天建築「博物館」。沙面近年來已被開發成大陸國家5A級景區,作為殖民、帝國主義的見證,永垂於世。

  • 兩岸史話-上海租界 迎來第一次房產牛市

    兩岸史話-上海租界 迎來第一次房產牛市

     編者按「郊區的房價比市中心高,地下室的房租比樓上還貴」,你知道的房市鐵則,在民國初年統統不管用!善於挖掘史料的李開周以風趣的文筆、扎實的考證,一窺戰爭年代的「房事」全貌,為讀者展開民國房地產市場的神奇畫卷。 \n 一九三七年八月,日軍攻占上海,在今日上海浦東新區的黃沙村和顧家宅村修建機場,同樣向農民徵用土地。這回日軍吸取「教訓」,乾脆不給任何補償,也不和農民談任何條件,直接殺人奪地。黃沙村縱橫七、八十里,定居三、四百人,不分男女老幼,全數被日本人屠殺殆盡,無一倖免。 \n 逃命的地方還是有的。自封「大明國招討大元帥」的小刀會首領劉麗川是個「洋務派」,講難聽點叫做「二鬼子」,他早年在新加坡工作過,後來又在英國洋行做買辦,深知中西武力相差甚遠,得罪洋人後患無窮。為了使「大明國」這個新政權獲得洋人的支持,劉麗川攻占上海當天就去了租界,並向各國領事承諾:小刀會只針對清政府,不針對洋人,外面殺聲震天,租界安如泰山,決不讓一兵一卒進租界搗蛋。這個承諾使洋人暫時保持了中立,也讓租界成了戰爭中僅存的和平孤島。哪裡才是上海人逃難的最佳選擇?租界。 \n 和平了 房產秒變熊市 \n 按照清政府和英、法、美等國簽訂的條約,華洋應該分居,租界裡只能住外國人,不能住中國人。可是此時戰火燒身,凡和洋人有點關係的中國人都往租界裡逃,和洋人沒有關係的中國人也想方設法買通關係往租界裡鑽,哪還顧得上什麼條約不條約?光是小刀會和政府軍交火的第一天,英租界就湧進了兩萬名中國人,讓小小的租界擁擠不堪。 \n 洋人起初抗議華人破壞「華洋分居」條約,卻很快就發現這些扶老攜幼奔來逃難的華人都攜帶著金銀細軟,腰包裡都有點積蓄(窮人逃不進租界,只能在外面等死)。難民不像蝸牛能夠背著房子走路,這時已入深秋,無法露宿街頭,勢必得向洋房東租屋落腳。房子供不應求,難民不惜千金,一時人如潮湧,房租陡漲,家有大屋的洋人都發了。頭腦精明的洋人趁機搭建簡易小屋,再高價租給華人,從中獲取高額利潤。很快地,在英租界西北部和分隔英法租界的洋涇濱兩岸,一排又一排小木屋拔地而起,妓院、賭館和鴉片館也在附近遍地開花,上海租界迎來了有史以來第一次房產牛市。 \n 也就是說,小刀會燃起了戰火,戰火逼著華人逃進租界,華人為租界的房市帶來了需求,暴漲的需求讓歐美開發商賺到了第一桶金。過去我們說起「發戰爭財」,多是指買賣軍火,現在看來還有另一條發戰爭財的管道,那就是做房產。 \n 戰爭財利潤雖大,卻只能在戰爭時候發,和平一降臨,生意就歇業。小刀會占領上海不到兩年,滿清政府遊說洋人一同「剿匪」,在洋槍洋炮的支持下,清軍打跑了小刀會,「大明國」就此覆滅,上海恢復和平,在租界避難的人們紛紛回返家園,洋涇濱兩岸的小木屋開始空置下來。小刀會起義之前,租界裡有幾家洋行以販賣鴉片為業,如老沙遜,戰爭時期都改行做起房地產,現在和平了,難民走了,房產牛市變成熊市了,洋行又都販賣鴉片去了。 \n 至於民國初年,日軍在中國怎樣徵地,請允許我舉兩個活生生的例子。 \n 一九三七年七月,日軍攻占北京,打算在今天的豐台區造甲村(位於北京西站西南)修建機場,為此徵用了一批土地。徵地需要付給補償,當時日軍付了多少補償,或到底有沒有付補償,史料上沒記載,我們只知道農民不答應(也許是出於愛國精神,也許是因為補償太低),不願意在協議書上簽字。日軍就採取強制手段,用刺刀逼迫農民簽字。最後他們得逞了,成功徵地近二百畝。 \n 我猜想,日軍用刺刀威逼農民的時候,決不只是恐嚇那麼簡單,被徵地的一方免不了流點血,說不定還死了人。不過史料上沒寫,我不敢妄言。 \n 四歲孤兒 被劈成兩截 \n 下面這起徵地事件則是貨真價實的血流滿地。一九三七年八月,日軍攻占上海,在今日上海浦東新區的黃沙村和顧家宅村修建機場,同樣向農民徵用土地。這回日軍吸取「教訓」,乾脆不給任何補償,也不和農民談任何條件,直接殺人奪地。黃沙村縱橫七、八十里,定居三、四百人,不分男女老幼,全數被日本人屠殺殆盡,無一倖免。顧家宅村倒沒遭受滅村之禍,但日軍為了殺人立威,一刀下去,把一個剛滿四歲的孤兒劈成了兩截。人都死了,自然不會再有什麼釘子戶,自然不需要再給什麼補償。 \n 順便講一個發生在現代的故事。 \n 二○○六年,中國某縣城興建國宅,在城郊徵地六百畝,每畝只付給農民人民幣三萬元補償費(後來國宅專案流產,縣政府把這六百畝地賣給江蘇丹陽某開發商,每畝出讓價是人民幣一百七十萬元),而且必須在一個月內交地,不然不給青苗補償。農民感覺太虧,先是抗議,無效;後來又圍堵縣政府,無效;最後幾千位農民扛著鋪蓋在省道上安了家,和荷槍實彈的防暴員警對峙了兩天一夜,也把省道堵了兩天一夜,地方官員束手無策,才答應把補償調高到四.五萬元一畝。四.五萬元一畝的補償仍然很低,但被徵地的農民已經心滿意足,認為總算取得了成功。 \n 在負責徵地的官員們看來,這次徵地賠了血本─比預算多花了七百二十萬。換言之,他們少賺了七百二十萬,本來徵地結束後,能讓局長和主管們出國旅遊來著,能給各單位公務員發獎金來著,少了這七百二十萬,出國旅遊吹燈拔蠟,獎金不翼而飛,誰不生氣?追根溯源,罪魁禍首自然是那些堵路的農民。(待續)

  • 民初「房事」之戰──上海租界 迎來第一次房產牛市(一)

    逃命的地方還是有的。自封「大明國招討大元帥」的小刀會首領劉麗川是個「洋務派」,講難聽點叫做「二鬼子」,他早年在新加坡工作過,後來又在英國洋行做買辦,深知中西武力相差甚遠,得罪洋人後患無窮。為了使「大明國」這個新政權獲得洋人的支持,劉麗川攻占上海當天就去了租界,並向各國領事承諾:小刀會只針對清政府,不針對洋人,外面殺聲震天,租界安如泰山,決不讓一兵一卒進租界搗蛋。這個承諾使洋人暫時保持了中立,也讓租界成了戰爭中僅存的和平孤島。哪裡才是上海人逃難的最佳選擇?租界。 \n \n \n和平了 房產秒變熊市 \n \n按照清政府和英、法、美等國簽訂的條約,華洋應該分居,租界裡只能住外國人,不能住中國人。可是此時戰火燒身,凡和洋人有點關係的中國人都往租界裡逃,和洋人沒有關係的中國人也想方設法買通關係往租界裡鑽,哪還顧得上什麼條約不條約?光是小刀會和政府軍交火的第一天,英租界就湧進了兩萬名中國人,讓小小的租界擁擠不堪。 \n洋人起初抗議華人破壞「華洋分居」條約,卻很快就發現這些扶老攜幼奔來逃難的華人都攜帶著金銀細軟,腰包裡都有點積蓄(窮人逃不進租界,只能在外面等死)。難民不像蝸牛能夠背著房子走路,這時已入深秋,無法露宿街頭,勢必得向洋房東租屋落腳。房子供不應求,難民不惜千金,一時人如潮湧,房租陡漲,家有大屋的洋人都發了。頭腦精明的洋人趁機搭建簡易小屋,再高價租給華人,從中獲取高額利潤。很快地,在英租界西北部和分隔英法租界的洋涇濱兩岸,一排又一排小木屋拔地而起,妓院、賭館和鴉片館也在附近遍地開花,上海租界迎來了有史以來第一次房產牛市。 \n也就是說,小刀會燃起了戰火,戰火逼著華人逃進租界,華人為租界的房市帶來了需求,暴漲的需求讓歐美開發商賺到了第一桶金。過去我們說起「發戰爭財」,多是指買賣軍火,現在看來還有另一條發戰爭財的管道,那就是做房產。 \n戰爭財利潤雖大,卻只能在戰爭時候發,和平一降臨,生意就歇業。小刀會占領上海不到兩年,滿清政府遊說洋人一同「剿匪」,在洋槍洋炮的支持下,清軍打跑了小刀會,「大明國」就此覆滅,上海恢復和平,在租界避難的人們紛紛回返家園,洋涇濱兩岸的小木屋開始空置下來。小刀會起義之前,租界裡有幾家洋行以販賣鴉片為業,如老沙遜,戰爭時期都改行做起房地產,現在和平了,難民走了,房產牛市變成熊市了,洋行又都販賣鴉片去了。 \n至於民國初年,日軍在中國怎樣徵地,請允許我舉兩個活生生的例子。 \n一九三七年七月,日軍攻占北京,打算在今天的豐台區造甲村(位於北京西站西南)修建機場,為此徵用了一批土地。徵地需要付給補償,當時日軍付了多少補償,或到底有沒有付補償,史料上沒記載,我們只知道農民不答應(也許是出於愛國精神,也許是因為補償太低),不願意在協議書上簽字。日軍就採取強制手段,用刺刀逼迫農民簽字。最後他們得逞了,成功徵地近二百畝。 \n我猜想,日軍用刺刀威逼農民的時候,決不只是恐嚇那麼簡單,被徵地的一方免不了流點血,說不定還死了人。不過史料上沒寫,我不敢妄言。 \n \n四歲孤兒 被劈成兩截 \n \n \n下面這起徵地事件則是貨真價實的血流滿地。一九三七年八月,日軍攻占上海,在今日上海浦東新區的黃沙村和顧家宅村修建機場,同樣向農民徵用土地。這回日軍吸取「教訓」,乾脆不給任何補償,也不和農民談任何條件,直接殺人奪地。黃沙村縱橫七、八十里,定居三、四百人,不分男女老幼,全數被日本人屠殺殆盡,無一倖免。顧家宅村倒沒遭受滅村之禍,但日軍為了殺人立威,一刀下去,把一個剛滿四歲的孤兒劈成了兩截。人都死了,自然不會再有什麼釘子戶,自然不需要再給什麼補償。 \n順便講一個發生在現代的故事。 \n二○○六年,中國某縣城興建國宅,在城郊徵地六百畝,每畝只付給農民人民幣三萬元補償費(後來國宅專案流產,縣政府把這六百畝地賣給江蘇丹陽某開發商,每畝出讓價是人民幣一百七十萬元),而且必須在一個月內交地,不然不給青苗補償。農民感覺太虧,先是抗議,無效;後來又圍堵縣政府,無效;最後幾千位農民扛著鋪蓋在省道上安了家,和荷槍實彈的防暴員警對峙了兩天一夜,也把省道堵了兩天一夜,地方官員束手無策,才答應把補償調高到四.五萬元一畝。四.五萬元一畝的補償仍然很低,但被徵地的農民已經心滿意足,認為總算取得了成功。 \n在負責徵地的官員們看來,這次徵地賠了血本─比預算多花了七百二十萬。換言之,他們少賺了七百二十萬,本來徵地結束後,能讓局長和主管們出國旅遊來著,能給各單位公務員發獎金來著,少了這七百二十萬,出國旅遊吹燈拔蠟,獎金不翼而飛,誰不生氣?追根溯源,罪魁禍首自然是那些堵路的農民。(待續) \n

  • 《劈董新聞》法界是綠色租界

    《劈董新聞》法界是綠色租界

    7月7日是對日抗戰80周年的日子,沒多少人記得盧溝橋的曉風殘月,或民族存亡保衛聖戰。那天,最風光的是阿扁,高院要傳他應訊,但……那是假動作。 \n \n阿扁被押後,醫界友人柯文哲、陳順勝、郭正典、陳昭姿、郭長豐、陳喬琪、張葉森等常去探視,更組織「陳前總統民間醫療小組」,不時放出阿扁命危病重訊息。柯文哲說:「阿扁已是廢人。」「阿扁快起犭肖了。」 \n \n 阿扁的律師再三以此向法庭要求不出庭。為昭公信,台北地院請長庚醫院榮譽副院長陳順勝評估;陳醫師說:阿扁病情嚴重,甚至有自殺可能,出庭恐出意外。北院順勢同意免再出庭。陳是醫療小組成員,他醫術再好,但有公信力嗎?別人不能評估嗎?法官在放水。 \n \n 3年前的馬王之爭尤為綠色奇蹟。國民黨考紀會在9月11日中午通過撤銷王金平黨籍,下午5時行文中選會撤銷其不分區立委資格,依選罷法73條規定,中選會接到公文即生效;中選會立刻行文立院,不料立院收發處以不代收為由拒接,中選會乃於當晚6時32分用電子公文傳給立院,確定送達;次日,台北地院審理王遞狀的假處分,同意王的聲請,王找的律師是民進黨的邱太三。後來的法官一路判王金平贏,更罵國民黨考紀會沒民意基礎。 \n \n 立委沒上級單位,被撤銷黨籍後,中選會收文即生效。民國91年,不分區立委邱彰因拒絕立院院長投票時亮票,被民進黨開除黨籍(民進黨84年也開除過不分區立委侯海熊黨籍)。邱彰提訴訟卻被判輸,理由是:政黨政治,司法不介入立法院。而說考紀會沒民意基礎,那林全有民意基礎?有的,林的基礎來自民選總統蔡英文;考紀會的基礎來自黨員直選的黨主席。沒民意基礎的法官可判人死刑,現在竟自創法律要求政黨考紀會須民意基礎。那被李登輝撤銷黨籍的郝柏村也曾告過國民黨,意圖保留黨籍,他的理由和王金平一樣,為何敗訴?只因他是深藍嗎? \n \n 9月12日審理王金平的假處分是違法的,這是常識,因王已喪失立委資格,也失去院長身分,假處分審理未成定局的事務、使其處於凝結狀態,此為保全措施,但王人頭已砍,無法恢復,假處分便不存在,只是此時全國挺王反馬,綠色法界尤其炮聲隆隆,不管程序正義,馬英九、金溥聰、國民黨代表特權,攻擊打垮他們就是正義,其實說穿了,法界就是綠色租界。 \n \n 所以當法官自創「公民不服從」的法律,判占領立法院的林飛帆等無罪、判領導進占行政院的魏揚等無罪、判搶走警盾的蔡丁貴等無罪、判打警察的林岱樺無罪、判用油漆塗抹景福門古蹟的莊瑞雄等無罪、判撕毀國旗的陳儀庭等無罪時,不要覺得奇怪,法界是綠租界。 \n \n 對了,法界是指法官、檢察官、律師及法律學者及他們的孝子賢孫。 \n \n(本專欄隔周刊登) \n \n \n董智森 \n \n49年次,淡江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任《中國時報》、《聯合報》記者,主跑台北市市政新聞,後轉型為新聞名嘴;曾主持過TVBS政論節目《2100全民開講》、《2100週末開講》,現為飛碟電台《飛碟午餐》主持人。 \n \n \n \n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051期《時報周刊》,一套雙本特價69元。夏季防蚊大作戰!預告「好禮相送」第2波活動即將展開,於7-11購買《時周》下一期(6/16上市的2052期)雜誌,隨書附贈檸檬草精油製、歐洲原裝進口「長效型防蚊手環或貼片」,敬請期待。 \n \n本刊與樂扣樂扣Lock Lock合作,推出「Life 樂生活」贈獎活動,凡訂閱雜誌1年期(新訂戶2,997元、續訂戶2,830元),即享以下好禮6擇1免費送。(A)全聯福利中心禮券500元。(B)樂扣樂扣英雄不鏽鋼保溫杯2件組(市價1,490元)。(C)樂扣樂扣HARD&LIGHT彩色好潔輕鬆煮炒鍋(市價1,349元)。(D)樂扣樂扣大容量真空不鏽鋼保溫瓶(市價1,399元)。(E)《愛女生》雜誌一年。(F)《時報周刊》雜誌8期。 \n \n \n時周「新官網」粉墨登場,更貼近社會時事脈動,給您不一樣的感受。 \n \n \n訂《時報周刊》24期,送「海自慢」一夜干組合(共12片),限量優惠中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00-000-668。 \n

  • 日租界度童年 林文月中日文翻譯天成

     林文月翻譯日本4部古典文學經典《源氏物語》、《枕草子》、《和泉式部日記》、《伊勢物語》與《十三夜:樋口一葉小說選》等作,她在《文字的魅力》中提到,翻譯不該只讓讀者看到作品「講什麼」,也看到是「怎麼講」的,個人和那人的文學,各不相同,譯者的筆調也應該要隨不同作者「千變萬化」。 \n 作為備受尊崇的翻譯家,林文月說:「我還不認識『翻譯』時,這件事就是我從小在進行的。」林文月1933年出生於上海的日本租界,爸媽都是台灣人,爸爸在日本時代前往上海留學、工作,她和兄弟姊妹都在當地上日本小學,她回憶,1945年日本戰敗時,她和日本同學聽著天皇的廣播還一起哭了,過幾天才知道自己從戰敗的「日本人」變成戰勝的「中國人」。 \n 隔年全家返台,她從小學六年級重新學中文,「一開始我常在腦中把中文翻成日文理解、把日文翻成中文講出來。」這樣特殊的經歷、混亂的時局,「造成我學語言的過程很不一樣。」 \n 第一本散文集《京都一年》是她1969年代表台大中文系前往京都研究一年期間,受純文學出版社創辦人林海音的邀稿而寫成,回想起當年與鄰居、學院助理、甚至飯館老闆娘等日本友人的交誼,她笑說,也許因為日文流利,對方忘了她是外國人,「他們帶我看很多當地人的生活,我很幸運。」這部散文也是在出國不易的年代,引介日本文化的重要著作。 \n 林文月當年放棄師大美術系,但對藝術的愛沒變,她與五月畫會的成員、畫家郭豫倫結縭,婚後育有一子一女,生活美滿。1993年退休後她與先生移居美國,每年往返台、美,先生過世後,她在美獨居,每日讀書、寫作、下廚,10多年不變。

  • 溥儀、婉容 與天津那段西餐情緣

    溥儀、婉容 與天津那段西餐情緣

     末代皇帝溥儀被趕出北京紫禁城後,選了個吉日,即於1925年2月23日、農曆「二月二,龍抬頭」這一天,喬裝打扮,坐火車來到天津,住進了日租界宮島街的張園(現鞍山道與山西路口)。 \n 張園原名「露香園」,是清末湖北提督張彪在津寓居的花園別墅。溥儀到津那年是19歲,離津赴東北是26歲,這是他人生的重要成長時期。這7年的「寓公」生活,他心中隨時夢想有朝一日實現復辟,恢復其失掉的皇位。溥儀和婉容經常出入於各種社交場所,但僅限於天津的日本、英國、法國和德國租界,這都是天津租界中心的繁華地區,顯示了他生活的豪華和奢侈。 \n 專設一個「西膳房」 \n 由於婉容熟悉天津,而天津的生活又遠比紫禁城裡新潮和舒適自在。溥儀覺得,天津洋房裡的抽水馬桶和暖氣的生活遠比清宮裡好。溥儀在天津,追求西化,穿西裝、吃西餐、買洋貨、看賽馬、打網球和高爾夫球,還開摩托車和汽車。從他在天津的一些活動地點,可以窺見一些他生命的軌跡。溥儀居津,其在外吃西餐的地點有利順德大飯店、皇宮飯店、西湖飯店、起士林西餐廳、正昌點心鋪等。 \n 溥儀吃西餐,與他的英國老師莊士敦有關,是莊士敦把歐洲的生活方式介紹給溥儀的。1921年,紫禁城設立了「野意膳房」,做中餐;設立了「番菜房」,做西餐。溥儀曾吟西餐怪詩一首:明日為我做西菜,牛肉扒來燉白菜;小肉卷來烤黃麥,葡萄美酒不要壞。在天津,他的「行在」設有中西膳房,中膳房有十幾個廚師,西膳房有六個廚師,還有一個專做日本料理的廚師。 \n 在張園,溥儀在家吃西餐的次數不多,每月也就一、二次,多數是到租界的大飯店去吃。他在張園、靜園的西餐專職廚師是王豐年和於清和。後來到了長春,他專設了一個「西膳房」,從天津來的王豐年和於清和,繼續給溥儀做西餐,直到偽滿垮台。溥儀吃西餐,一般是兩個菜、一個湯、一個點心,再加上麵包、水果。順序是先上前菜、小吃,有時是一杯雞尾酒,然後是一道湯、兩道菜。一般是牛肉配一些菜,最後再上一道甜點、咖啡、水果。溥儀吃西餐有時喝一點法國葡萄酒或是英國白蘭地。 \n 利順德 正宗英式下午茶 \n 婉容對天津是熟悉的,因此溥儀和婉容經常出入於各種社交場所。利順德大飯店位於現解放北路199號,建於1886年。是中國近代首家外商開辦的大飯店,由英國聖道堂牧帥約翰·殷森德創建,許多名人,如孫中山、黃興、宋教仁、溥儀、袁世凱、段祺瑞、蔡鍔、梁啟超、張學良等都曾在此下榻。美國前總統胡佛亦曾長期住在這裡。這是溥儀和婉容去的最多的地方。 \n 主要菜品以英式為主,有煮雪魚、清雞湯、油酥盒子、炸比目魚排、牛裡脊肉扒素菜、煮菜花蛋黃汁、烤火雞、生菜沙拉、奶油栗子粉、美國蜜桃冰淇淋、英式小點心、咖啡,還有德國白酒、法國紅酒、香檳酒、白蘭地酒和甜酒等配餐酒。皇宮飯店位於英租界維多利亞路,現解放北路179號,建成於1921年。原屬英商傲祿士公司,由英僑婁利司於1905年創辦。溥儀和婉容到這裡吃正宗的英式西餐、下午茶和奶油咖啡雙色冰淇淋。 \n 西湖飯店位於馬場道169號、建於清末民初,義大利風格。德商買辦雍劍秋1920年改建成「西湖飯店」。張學良、張學銘、傅作義、溥儀、商震、閻錫山曾到此。1942年改為天和醫院,名醫方先之任院長。因位於賽馬場附近,這也是溥儀和婉容偶爾去的地方。這裡有住宿、餐飲、娛樂和舞廳,現房屋已拆除。 \n 西湖飯店在20世紀20、30年代最為興盛,主要是住宿,一樓有大型宴會廳,西餐為主,主廚是馬師傅,主營法式西餐。這裡還經常舉辦大戶人家的西式婚禮。西湖飯店的西餐特色是天津本土化,符合天津市民的餐飲特點。 \n 德式起士林 受青睞 \n 起士林大飯店初為德國廚師起士林開辦。據傳他曾是德皇威廉二世的宮廷廚師,曾任袁克定(袁世凱長子)的西餐廚師。1907年在法租界大法國路辦起士林點心鋪,後遷到德租界威廉街光陸影院對過。現址位於小白樓,摩登風格,鋼混結構4層樓房,原為「維格多利西餐廳」。解放後改為起士林大飯店。 \n 溥儀和婉容經常去這裡購買正宗的德式點心和糖果。起士林由於有冷熱飲,溥儀和婉容非常喜歡,奶油冰淇淋、果料刨冰和奶油栗子粉他們最愛吃的。起士林菜品主要是德國風格,有德式香煎小土豆餅、土豆沙拉、酸包菜、酸黃瓜、煎牛排、炸豬排、黃油煎桂魚、德式軟炸魚、奶油酸牛柳、肝泥醬、紅酒凍、冰咖啡、奶油雞茸湯、紅菜湯,肉雜拌湯等。溥儀和婉容是這裡的貴客,餐廳領班也都認識他們。每次到了餐廳,領班都會向他們推薦新的特色菜品。 \n 正昌點心鋪位於法租界大法國路與狄總領事路口,即現在解放北路與哈爾濱道交口處,這是一幢騎樓式的樓房。經理為希臘人達拉茅斯,該店進口各類咖啡豆,現磨現賣,味道純正,很受在津的外國人歡迎。 \n 此外,還經營法式西餐和西點。有簡單套餐和冷熱飲,外賣有正宗的法式麵包、點心、糖果和法國產的葡萄酒。由法國來華廚師和麵包師主理。法式麵包的大眾品種主要是法式棍麵包,因外型象一根長棍子,俗稱「法棍」,這是一種法國特產的硬式麵包。其實法式麵包的種類相當多,形成一個大的麵包家族,有法國軟式麵包、法式圓麵包、香奶油麵包、古羅斯布魯麵包、風提麵包、黑麥麵包、全麥麵包、鳳梨麵包、果料麵包、小茅屋麵包、小餐包、牛角包和麵包心等,還有各式吐司、布丁和奶油蛋糕。溥儀和婉容經常去正昌點心鋪,檔次很高,品質優良,溥儀家裡大部分麵包和西點購自這裡。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 法租界歷史風華

    法租界歷史風華

    思南路一帶是另個法租界洋房街區,老屋或多或少已拆修改建,幸好朱門大院的「周公館」保留了下來。周公館是棟三層樓的西式建築,正式全名為「中國共產黨代表團駐滬辦事處紀念館」,名氣來源得歸功周恩來,是少數能走進、親近的花園洋樓。逛累了,可就近移駕到思南公館露天咖啡座,喝個貴婦下午茶,才不辜負優閒的午後時光。

  • 自經區像化外租界? 環團批不設防

    針對立法院即將審議的《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對區內環評規定大幅鬆綁,地球公民基金會等多個環保團體今天召開記者會,痛批此法一旦通過,自經區將形同化外租界,成為國土管制體制的「太上皇」,要求立院將草案退回國家發展委員會重擬,否則環團不排除有進一步的抗爭行動。 \n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詹順貴律師表示,自經區內至少涉及43部法律的鬆綁,已到了「自由自在、諸法皆空」的地步。此外,自經區用地取得方便、租稅免除的大利多,對區外同場競爭的中小企業來說,更是極度不公平。 \n台灣農村陣線理事長、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也說,依現行草案自經區將由行政院核定後,再交由內政部審查,連環評都可由都市計劃主管機關召集的「聯席會議」自行審決,這種視現行法令、正規環評如無物的制度,勢將造成台灣國土及公有土地計劃管制的大崩解,「我可以大膽預言,未來連軍營碉堡、學校用地,都有可能被輕易讓售、賤賣。」 \n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政大公行系副教授杜文苓強調,自經區沒有總量管制,也就等於對區內因為開發行為衍生的環境汙染毫無管控;更何況自經區內無論就開發前的環評,或是開發後的環保稽查,相關遊戲規則都較區外寬鬆,如此一來,台灣環境生態將永無寧日。 \n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長賴偉傑說,馬政府把自經區當成拯救台灣經濟的一帖猛藥,但在現行草案中,完全看不到輔導產業創新的精神,有的只是無止盡的法令鬆綁,未來更將造成台灣「一國兩區」的錯亂情況。

  • 上海自貿區網路 無政治租界

    上海自貿區網路 無政治租界

     上海自由貿易區將於29日掛牌。海外媒體報導,大陸將解除上海自由貿易區的網禁,取消網路防火牆限制。但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海外版27日即發表署名文章,強調「言論特區」極可能帶來「政治動盪」,大陸不會在網路上設立「政治租界」。 \n 文章由大陸商務部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發表。網路言論的開放,造成阿拉伯國家發生政變,梅新育表示,上海自貿區是「經濟特區」而非「政治特區」,因此,在網路上針對此特定地域另設一套新標準的可能性很低。 \n 網路資訊戰具殺傷性 \n 文章認為,因網路傳播自由,造成阿拉伯國家「茉莉花革命」血腥衝突、敘利亞內戰,以及美國「棱鏡門」風波等,都顯示了網路資訊戰的殺傷性無遠弗屆,梅新育認為,網路世界並非一個可以拿來爭取「自由」之地。 \n 梅新育認為,如果有人聲稱網路不受西方霸權國家控制,不是美國霸權手中足以攻城滅國的利器,實在是太傻太天真。 \n 梅新育也強調,13億中國人民得以繼續享受和平生活,而不至於如同蘇聯一樣土崩瓦解,如同利比亞、敘利亞人民一樣下場,政府對網路控管能力功不可沒。 \n 勿淪為政爭犧牲品 \n 即使未來有朝一日自貿區真的不設防火牆,也必然是因應全大陸共同發展步伐而採取的統一措施。梅新育指出,「中國是經歷了許多血與火的洗禮,又經過60餘年的努力才躍居世界第2大經濟體,因此,不會在國勢蒸蒸日上之時主動在境內設計新的『政治租界』」。 \n 不過,梅新育在文章最後表示,「不否認有朝一日防火牆作用可能逐漸弱化,直至最終淡出網路管理,但那只能是基於綜合國力增強的社會發展和國家政治自信上升的結果,是中國與美國的國力對比更加平衡的結果」。他呼籲,不希望上海自貿區淪為各路政治勢力角逐的角鬥場,淪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