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移動卡車的搜尋結果,共04

  • 卸任後 李應元:讀書看電影 恢復社會運動角色

    卸任後 李應元:讀書看電影 恢復社會運動角色

    環保署長李應元今(3)日卸任,歡送茶會上他還不忘宣導防治空汙政策,期勉署內同仁繼續努力。談到卸任後的打算他表示:「我喜歡看書、看電影,也會恢復社會運動角色。」他開玩笑說,「以後若有抗爭,大家可能會在環保署前看到我,如果還尊重我,記得請我進來坐坐、喝杯咖啡。」引起台下一片掌聲、笑聲。 \n \n 個性幽默的李應元回顧這兩年半以來的施政說,眾神、卡車上凱道抗爭都是史上首次,但為了改善空汙,有些措施即使得罪人也必須推動。像去年推動的減香少金少炮成果相當不錯,很感謝埔里一群媽媽的努力,現在當地紅害已減少很多。為了顧到業者生計,李應元說:「我每天早上都燒一炷香,少量就好。」 \n \n 卡車上凱道主要是《空汙法》修法後有關移動汙染源的整治,引起老舊汽機車主不滿。李應元說,記得修法完成後小英總統的臉書馬上被灌爆,環保署也是,許多車主都來留言批判。其實政府並非刻意淘汰十年以上舊車,而是加嚴檢驗標準,即使是汰換老舊柴油車也都有優惠配套措施。 \n \n 李應元說:「卸任後仍會全力協助爭取進口關稅減低等措施,盡量幫車主減輕負擔。這些車輛是生產工具,會影響大家的生計,這一點我很清楚,但為了改善空汙必須執行,如今我要離開了,特別要向卡車司機說聲抱歉!真不好意思。」 \n \n 談到減輕PM2.5紅害,李應元欣慰地說,民國104年的紅害佔日數是997天,接下來逐年減低,今年到12月2日是273天,比去年降低68%,「報告總統、院長,空汙是國安問題,但目前已經在改善中。」李應元開心地說。 \n \n 以核養綠公投通過後,2025年非核家園期限往後延,李應元強調:「非核是我的信念,前總統馬英九主張恢復核四,有機會我願意和他面對面辯論。」 \n \n 今天的歡送會中,環保署所屬機構紛紛送上紀念品、獻花、合照留念,李應元相當窩心!最後他與同仁一齊高喊:「山綠、水青、土地要永續。」期勉大家繼續努力,做好環保工作。

  • 台灣鄉村卡車藝術工程 15日開跑

    台灣鄉村卡車藝術工程 15日開跑

    文化部結合民間企業襄助「台灣鄉村卡車藝術工程」15日開跑,新竹貨運贊助ㄧ輛6.5頓貨運卡車改運成移動式舞台,由紙風車基金會帶著國內10個表演團體,深入鄉間小徑至廟埕表演。 \n今日由紙風車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文化部部長龍應台及贊助商新竹貨運董事長許育瑞共同主持起跑儀式。

  • 兩岸史話-在北韓古拉格的歲月

    兩岸史話-在北韓古拉格的歲月

     一個被送到集中營的孩子,捧著水族箱,為了肚子翻白的進口魚屍低聲飲泣。 \n 她向祖母致謝,緊繃的神經稍稍舒緩了些。她帶了20顆水煮蛋在路上充飢,現在正把蛋分給車上的每個乘客,包括警衛在內。我撥開水煮蛋,壓碎蛋黃打算用來餵魚。可我還來不及把蛋黃屑灑到水族箱裡,祖母一巴掌用力打到我臉上,命令我把蛋黃吃掉──這是祖母第一次動手教訓我。 \n 我大受打擊,但還是乖乖聽祖母的話,吃掉原本要拿來餵魚的碎蛋黃。時間過得很慢。為了打發時間,我爬上木條箱子,透過半透明窗戶往車外瞧。不過,大部分時間我都坐著,震懾於祖母給我的那一巴掌,因為我的魚死了好幾隻而悲從中來。我好想放聲大哭,但還是努力不讓淚水流下。我再度用木板蓋上水族箱,緊緊抱在懷裡,眼睛直視前方,強迫自己放空腦袋。卡車繼續在滿是泥濘的小路左彎右拐。這條戰略道路是之前日本人為連貫北朝鮮東西部所建的,路況是出了名的危險。一路上不斷顛簸,九彎十八拐,連我也忍不住吐了。 \n 單位二九一五 \n 終於在接近中午時分,到了位於林線以上9百多公尺的「越王嶺」(位於咸鏡南道耀德郡的一座山嶺),北韓人慣稱「淚之山嶺」,因為它是進入耀德的最後一段路。下午兩點,我們抵達營區邊界。卡車停下的那一刻,沒有一個大人願意向外看。長達幾小時的漫漫路程,他們多的是機會熟悉車外景色,但天知道現在往外看到的會是什麼。大人坐著不動,我也有樣學樣,於是我們全坐在那等待進一步指示。 \n 兩名警衛跳下車。從卡車裡,我聽到他們和別人低聲交談。過了一會,一名警衛回到卡車上,向大人索討護照和孩童的出生證明。他收齊證件又消失無蹤。20分鐘過去了,眾人靜默不語。等兩名警衛回到車上時,卡車再次緩慢前進。我愈來愈好奇,起身透過篷子的小洞往外瞧,警衛並未阻止我。 \n 卡車前方,警衛推開營區大門,拱形門楣寫著「朝鮮邊界巡邏站,單位二九一五」。當時我並未察覺其中蹊蹺,現在回想起來,才驚覺這又是連篇謊言的一部分。當局試圖把集中營掩飾成軍營,藉此轉移外界的注意力。此瞞騙手法粗糙至極,因為耀德距離邊境甚遠。營區大門與水泥長牆相連,是營區唯一的進出通道,旁邊有兩個監視塔。長牆一直延伸到遠處,牆外緊鄰陡坡還圍著帶刺鐵絲網。這一幕景讓我想起以前在學校看的電影,內容講述日本人占領期間所蓋的囚營。 \n 大門不遠處設有一崗哨,配置多門大炮。就在我四處張望時,卡車再度停下來。營區大門在我們身後關上,一群警衛往卡車方向走了過來。他們的制服讓人聯想到人民軍的穿著,只不過卡其色較淺,有4個口袋的外套長度及膝。卡車上的警衛把每個人的名字告知營區警衛後,車子又向前移動,過了一刻鐘才停下。此時車外傳來騷動聲,我聽到竊竊私語,似乎是前來歡迎我們的群眾。一個警衛跳下卡車,對著他們劈頭就罵,滿口髒話,窮凶惡極!他怎能如此出言不遜?他一邊下達命令也不忘叫囂罵人,我嚇得全身顫抖。父親見狀,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試圖安撫我。 \n 警衛將罩在卡車上的帆布篷扯掉,所有人都起身。我懷裡還抱著我的水族箱,隱約覺得這將是關鍵時刻。扯掉的帆布彷彿提早拉開的劇場布幕。全新的布景,一場新戲碼已經上演,而身為演員的我們卻還手忙腳亂,尚未入戲。如果時光倒轉,我真希望有機會搞清楚該扮演的角色。但我還來不及詢問,圍繞在卡車四周的男人女人已湊向前就近觀察。他們全都汙穢得不堪入目,一身乞丐裝扮,打結的頭髮裡藏著土塊。恐懼又一次攫住我。這些人是誰?是剛剛引起騷動的同一群人嗎?剛才警衛粗言粗語咒罵的就是這些人嗎?我驚訝地發現,這些人當中有幾個竟和祖母相識,走上前來和她打招呼。才剛下車,一位應該是祖母舊識的老太太便跑來和她相擁。她們倆握著對方的手久久不放,長聲嘆息的同時眼淚也落下。 \n 「妳不見了,我好擔心。」祖母說。 \n 「沒人跟妳說?」 \n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n 「現在妳也到這兒來了,跟我一樣!我們為黨付出這麼多!」 \n 我站在一旁看她們談話,有兩個男孩朝我走來。我以為他們和我年紀相仿,其實他們比我大兩歲。 \n 其中一個男孩說:「集中營不是讓人長高長壯的地方,很多小孩來到這裡以後就不再長了。」 \n 水族箱的命運 \n 大人繼續交頭接耳互換訊息,盡可能忍住不掉淚。衣衫襤褸、蓬頭垢面、邋遢汙穢的一群人,卻以和外表格格不入的有禮態度歡迎新人,好個強烈對比。要不是警衛打斷,這場歡迎會還能持續好一會兒。沒多久,警衛重整秩序,命令眾人返回營區,繼續工作。我也開始回神,注意力回到現實,以及懷裡無比重要的水族箱。唉,半數的魚已經死掉。不知所措的我,開始計算死了多少魚。仍逗留的幾個人挨近我,安靜地盯著這幕奇景:一個被送到集中營的孩子,捧著水族箱,為了肚子翻白的進口魚屍低聲飲泣。(待續)

  • 來談吧!紙風車要為恐龍找一個「家」

     兩年前,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帶著五十隻原尺寸大小、穿著創意彩衣的恐龍朋友們,打造出一座可移動又寓教於樂的「恐龍藝術探索館」,龐大的規模和特殊的展出形式,轟動一時。現在,恐龍需要一個「家」,一個讓恐龍能更開放地與孩子互動的場地。 \n 這群以玻璃纖維、PVC氣球材質製作成的恐龍,或穿著客家花布、青花瓷圖樣的衣服,或穿上畢卡索、馬諦斯畫作的漂亮衣裳,搭配始祖鳥劇場的創意演出,走過台中、苗栗、台北、桃園等地,有超過百萬名觀眾與他們相見歡。 \n 但由於遷徙困難,每一次移動都需要廿台吊卡車、百位工作人員、以及將近兩個月的規畫布展,加上缺少固定的展出場所,最後恐龍們只能一直住在不見天日的桃園倉庫裡,無法再和小朋友們互動。 \n 打造恐龍是李永豐的瘋狂美意,他想透過大小朋友們都感興趣的恐龍、藉由恐龍身上的創意美術彩繪,帶給孩子們更多想像可能,同時恐龍滅絕的故事也提醒孩子環境保育的重要性。 \n 為此,李永豐希望能替恐龍們找一個固定的家,希望能和更多孩子分享創意。同時,他也期待這樣特殊的展覽模式能帶起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打造出一座台灣專屬的創意樂園:「Come on!來合作、來談吧,替恐龍找個家,也替孩子們、替我們打造一座很特別又有創意的樂園。」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