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移防的搜尋結果,共17

  • 德若拒增北約軍費 美駐軍或移防波蘭

    美國駐德國大使格雷內爾(Richard Grenell)9日指出,若德國總理梅克爾不願提高軍費支出,達到北約(NATO)的標準,駐德美軍將移防波蘭。同時,美國總統川普形容波蘭一直是美國非常要好的朋友,他稱將親訪該國,但未透露更多詳情。 \n \n格雷內爾表示,川普對梅克爾未能按照北約(NATO)軍事同盟要求,將國防開支提高至GDP的2%,已感到不耐。他還說,這是因為美國納稅人繼續為5萬多名駐德美軍支付開銷,德國人卻將其預算盈餘投入國內計畫。 \n \n在另個場合,川普被問及是否會考慮將美軍由德國調往波蘭,他沒正面回答,僅稱波蘭主動提出願花費數十億美元興建軍事基地,並向美軍提供資金等。川普曾於6月宣布,未來會將1000名駐德美軍移防波蘭,為已駐守波蘭的千名軍人提供協助。 \n \n自俄羅斯於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後,波蘭和拉脫維亞等東歐國家紛紛將軍事支出提高至GDP的2%。美國目前約有3.4萬名軍人駐守德國30多個陸軍和空軍基地,另有1.7萬名後勤人員在該國待命。

  • MLB》紅襪玩哪招?金手套外野手準備移防二壘

    MLB》紅襪玩哪招?金手套外野手準備移防二壘

    今年季後賽屢屢在牆邊「旱地拔蔥」沒收全壘打,紅襪貝茲(Mookie Betts)被認為是當今最強的右外野手之一。然而在世界大賽開打前夕,這位兩屆外野金手套得主卻連3天練習二壘守備,紅襪教頭柯拉(Alex Cora)在玩哪招呢? \n \n答案很簡單,世界大賽第3至5戰移師道奇的洛杉磯主場,因應國聯主場沒有DH(投手指定打擊)制,紅襪準備讓強打傑迪馬丁尼茲(J.D. Martinez)擔任外野手,身手全能的貝茲成為調度活棋。 \n \n「只要確保能夠搞定一切,我什麼事情都願意幹。」貝茲說:「目前我還不擔心,先守好右外野,球來就接,還有進攻上多得幾分就好了。狀況要來自然會來,如果不來,我就更不用擔心了。」 \n \n貝茲於2014年的菜鳥球季,曾經守過14場二壘,此後3季就沒守過。過去兩年他都守右外野,連續贏得兩屆美聯金手套。今年貝茲只擔任過6局的二壘手,那是因為8月3日對洋基之戰,金斯勒(Ian Kinsler)中途傷退,才由貝茲客串。 \n \n在世界大賽將球員放在他不熟悉的守備位置相當罕見,但也不是沒有前例。2016年印地安人就有過類似情況,把當年職司DH的C.桑塔納(Carlos Santana)擔任兩場先發左外野手。那也是從1931年以來,首次有球隊敢在世界大賽中,把球員放在一個他從未守過的位置先發。 \n \n對了,2016年世界大賽最終由小熊奪冠,破了百年無冕的「山羊魔咒」。 \n \n貝茲對二壘不是「完全」陌生,但始終是個風險,尤其他是防守最頂尖的外野手。另外,包括季後賽在內,紅襪今年外野以貝寧坦迪(Andrew Benintendi)、小布萊德利(Jackie Bradley Jr.)、貝茲先發時,戰績是72勝25敗、勝率74%,要否冒險拆散這組「鐵三角」,也考驗柯拉的判斷。

  • 中職》移防外野優化打擊 陳品捷笑:沒關係啦

    中職》移防外野優化打擊 陳品捷笑:沒關係啦

    8月開始移防外野,陳品捷的打擊率也隨著節節高升,至今天賽前已經連3戰有單場雙安的表現,不過陳品捷笑著否認打擊變好與移防外野有關,但他透露:「剛開始守外野的前2天有點緊張。」 \n \n陳品捷在旅美期間內外野守備兼修,不過2017年回到台灣後,在富邦教練團的安排下專職守二壘,8月初陳連宏接掌富邦兵符後,幾乎安排陳品捷擔任先發外野手。 \n \n陳品捷坦言,外野守備還需要再多適應,「前2天還蠻緊張的,還好都沒有不好接的球。」陳品捷在今天賽前連10戰敲安,近3戰都有單場雙安的紀錄,「其實下半季開始就有感覺自己打擊漸漸有進步,這跟守外野沒有關係啦!」他笑說。 \n \n陳品捷還透露:「教練叫我不要緊張,去外野『玩一玩』,現在內野、外野都要練習。」陳連宏則表示:「我覺得他外野手守得不錯啊!目前主要會讓他守外野,有機會也會讓他守二壘。」 \n

  • 螺絲鬆了!八軍團裝甲旅移防清點 赫然驚見40榴彈短少

    軍紀渙散又添一樁!陸軍八軍團裝甲564旅上月才剛結束漢光演習,未料上周執行清點械彈時,赫然發現彈藥庫40公厘榴彈槍音效練習彈短少,彈藥箱內的數量與登載清冊不符;由於近期裝甲部隊陸續執行基地訓練、漢光演習等任務,究竟是領取或繳回彈藥庫時清點不確實、抑或不慎遺失,八軍團已組專案小組徹查,但迄今調查仍無結果。 \n \n據了解,裝甲564旅上周移防時清查彈藥數量,發現有數個放置40榴彈槍的彈藥箱都出現彈藥短少情形,為了確認是否演習時遺失的練習彈,部隊官兵顧不得連日下起豪大雨,重回恆春等演習地點搜找,由於天氣溼答答,加上樹林蚊子又多,增加搜尋難度。 \n \n一位不具名軍事專家說,40榴彈槍練習彈尺寸約莫是啤酒鋁罐大小,跟步槍或機槍所使用的小口徑子彈不一樣,倘若不慎掉了,應該立即有所察覺,竟然要到清點時才驚覺短少或遺失,顯見軍紀螺絲真的是鬆了。 \n \n該位軍事專家並指出,40榴彈槍練習彈有兩種,一種是俗稱「假彈」、未裝填火藥的練習彈,一般做為學員練習上下彈或故障排除的訓練,另一種是可實際擊發練習瞄準的「閃光訓練彈」,倘若是後者外流,被有心人拾獲,恐仍會造成一定殺傷力。 \n \n不過,八軍團稍晚發出新聞稿證實是後者、亦即閃光訓練彈,但該類軍品擊中目標後會發出閃光,以確認彈著點的訓練彈,係屬練習用彈不具有殺傷力,目前內部已成立專案小組清查核對中,惟結果尚未出爐,強調為端正後勤紀律,將追查到底並檢討疏失,以防止類似狀況再發生。 \n \n此次事件發生後,八軍團也同步要求其他下轄單位全面清查彈藥庫,並要求執行領取、歸還彈藥時,務必落實數量清點及登錄作業。

  • MLB》移防左外野 鈴木一朗在馬林魚曾「跑錯路」

    MLB》移防左外野 鈴木一朗在馬林魚曾「跑錯路」

    鈴木一朗相隔六年,重回水手懷抱,今(12日)水手與紅人熱身賽首度亮相,值得注意是,一朗並沒有守過往熟悉的右外野,而是擔綱左外野手,他在受訪時,還笑著分享有趣的「跑錯路」小故事,「在馬林魚時,有一次我是守左外野,卻往右外野跑去。」 \n \n一朗重披水手戰袍,僅投入大聯盟春訓3天,今就在熱身賽先發上場。回到昔日老東家水手,一朗直呼感覺很特別,也直言這次回鍋,跟2001年剛加盟水手時的心境,感覺有些不同,「第一次春訓時,我相當緊張,過得有些辛苦。那時被很多壓力纏身,跟現在肯定有天壤之別。」 \n \n除了心境轉變,一朗的守位也跟過往不同;他鎮守左外野,右外野則交給二年級生哈尼傑(Mitch Haniger)。守左外野跟右外野,雖都是守外野,但跑動方向、球的飛行軌跡,幾乎都相反;一朗向來習慣守右外野,他笑說,之前在馬林魚時,還曾不小心跑錯位,「我得時時提醒自己。」 \n \n一朗已經44歲,身手跟過去多少有落差,照水手目前陣容,他可能也不會是主力外野。不過,總教練瑟維斯(Scott Servais)相信,一朗能用不同方式幫助球隊贏球,「我告訴他,不必打出4成打擊率,展現好守備、盡所能幫助我們,這樣就夠了,我們明白他有本事打安打。」

  • 漢光33號演習!愛三移防、金門「水鬼」突擊!

    漢光33號演習!愛三移防、金門「水鬼」突擊!

    漢光33號演習,俗稱「水鬼」的陸軍海龍蛙兵,前一天同時進行水上和地面的聯合反挾持操演,解救人質。而愛國者三型飛彈,也趁著夜色移防,演練接戰前的前置作業。

  • 移防用塑膠袋 藍委:逃難嗎?

    移防用塑膠袋 藍委:逃難嗎?

     國軍有士官在網路貼文說,須帶縫紉機進營區補破軍服,還要用快乾膠補防破片背心,國民黨立委盧秀燕昨質詢國防部長高廣圻說,有官兵投訴領不到黃埔大背包,連跑兩單位都缺貨,部隊移防還用黑色塑膠袋自己裝,「像話嗎?是逃難還是打敗仗?」 \n 盧秀燕指出,軍品自購新聞報出後,她個人辦公室接到近百通民眾投訴,民眾反映軍品常常要自購,她列舉,最常買的就是皮鞋跟迷彩服,皮鞋容易破損,半年就得自費換一雙,迷彩服有人發兩套,已很難換洗了,有人還只領一套,不得已只好再花錢買一件,「是要人家怎麼換洗?」 \n 盧秀燕說,部隊長官常以「退伍也可用到」為由,要官兵自費購裝,比如憲兵202指揮部,平時負責保護總統府,但執行勤務時要穿白襯衫黑西裝褲的「制式便服」,竟要官兵自己花錢購買;野戰部隊野外訓練時,有時需露營,連睡袋也要官兵自己花錢購買。 \n 盧秀燕痛批,國防部一年編約三千億預算,占政府總預算七分之一,「竟讓阿兵哥自己準備軍備品。」 \n 高廣圻回應,陸軍目前正從傳統野戰服過渡到數位迷彩服,陸續都在更換,這兩年就有減少出貨,至於其他軍品,則會回去了解在哪個執行層面上出問題。

  • 北韓調動核心攻擊部隊 移防逾20艘氣墊船

    北韓調動核心攻擊部隊 移防逾20艘氣墊船

    北韓20日宣布進入「準戰時狀態」後,將核心攻擊部隊接連調遣到兩韓邊界地區。外媒報導,北韓軍隊已開始按照「準戰時狀態」行動指南部署陸、海、空、導彈部隊和火力。 \n \n南韓聯合新聞通訊社報導,北韓這些動作也讓南韓方面有了機會,得以掌握北韓「準戰時狀態」下的兵力調動。 \n \n南韓軍方人士24日透露,北韓宣布進入「準戰時狀態」後,將平安北道鐵山郡某基地的20餘艘氣墊船調遣到平安南道南浦市近海,其中部分氣墊船被發現有前往半島西部海域北方界線(NLL)以北60多公里處的古岩浦基地的跡象。 \n \n古岩浦基地於2012年完工,是一座氣墊船備用基地,可容納70餘艘氣墊船。前進部署在古岩浦的北韓氣墊船,有35噸級的攻防Ⅱ型,長21公尺、最高時速達74至96公里,還有20噸級的攻防Ⅲ型,長18公尺、最高時速達96公里。

  • 警官:政院警力移防 群眾趁機攻佔

    據某高階警官透露,行政院遭反服貿群眾輕易攻佔的原因,係23日原有200名新北市警力駐守行政院,下午7時部隊依指示移防,接防行政院的僅有40名南港分局警力,形同空城。該情資被計畫佔領行政院的群眾獲悉,隨即發起佔領行動,才讓行政院在短時間內被攻佔。

  • 部隊移防 裝甲車不慎擦撞民車

    部隊移防 裝甲車不慎擦撞民車

    隸屬269旅戰車連的裝甲油罐車 10日上午由龍岡移防至林口台地,途經內壢興仁路平交道移變換車道不慎,擦撞前方自小客車。警方據報到場排除事故,協助交通疏導。該部隊連長隨後也至派出所與自小客駕駛和解,雙方酒測都未飲酒。

  • 五將八星「移防」台北監獄

    五將八星「移防」台北監獄

    台灣司法史上最大規模移監行動15日清晨拂曉執行,在歷經四個小時後順利分別送抵全台11監所,其中最受矚目的是被安置在台北監獄的五位將軍共八顆星星,北監在依程序完成人別訊問及脫衣檢身等程序後,也對移監安置的五位前將軍分別進行名籍編號,程士瑜0627、何雍堅0928、陳友武1923、張晉德2151、以及羅賢哲0092,這五位將軍在下午三時左右完成新收講習,換上北監的收容服裝,戴著口罩步出新收中心,和一般新入監受刑人一樣安置在新收房進行為期兩周的考核,再進行舍房收容分配作業。(陳麒全攝) \n

  • 陸調王牌師 移防中朝邊境戒備

    陸調王牌師 移防中朝邊境戒備

     根據美方情報,為因應朝鮮半島緊張局勢,中國大陸已經調派部隊前往中朝邊境警戒,目前處於最高級的一級戰備。解放軍陸軍出動了從遼寧移防吉林的王牌師第190機械化步兵旅;另外戰機在邊境升空,與此同時,在黃海舉行艦艇實彈演習。 \n 福斯新聞(Fox News)1日報導引述美國情報官員消息,透露中國大陸對朝鮮半島局勢的軍力因應及部署。報導說,平壤當局威脅要對美國和韓國發動飛彈攻擊後,解放軍的動作也相當頻繁。根據美方得自東北亞情報,來自3月19日的報告顯示,中朝邊境附近的解放軍當時就奉命進入一級戰備警戒狀態。 \n 陸海空一級戰備 \n 美方官員表示,解放軍在3月中旬起增加在中朝邊境的軍事調動,除了部隊移防外,軍機的活動也比以往更頻繁。 \n 解放軍海軍數艘艦艇也在黃海演習,該海域的實彈射擊演習在4月1日結束。由於演習區域靠近朝鮮半島,顯然是支持北韓,就美國與韓國舉行聯合軍演表達不滿;大陸方面未提這次黃海演習,只公布最近南海艦隊在進行艦艇實彈演習。 \n 美方情報指出,3月中旬以來,解放軍已加大在中朝邊境的軍事活動,其中包括加派部隊和出動軍機。解放軍主要集結地點是中朝邊的吉林省。在吉林省吉安市的街道上,可以看到大批解放軍部隊,這些部隊都進入備戰狀態。在中朝分界線的鴨綠江附近,解放軍部隊還裝備重裝甲車、坦克、裝甲運兵車等。 \n 機械化暴風雨師出動 \n 調往中朝邊境的部隊包括第190機械化步兵旅(見圖,取自新華網)部分兵力,該旅原駐防遼寧本溪,隸屬39軍,原機步190師,為解放軍的首支機械化師,有王牌師之稱,號稱「暴風雨師」。另外,在吉林省的白山附近3月21日也出現重裝解放軍部隊。此外,在吉林省延吉市及延邊和遼寧省丹東市以及河北寬城等地,還出現了低飛的解放軍戰機,這些戰機隨時準備戰鬥。在3月21日,解放軍戰機為因應不明突發事件,一度出現在北韓新義州附近上空。 \n 美方認為,解放軍加強在中朝邊境的軍事活動,表明中國大陸對北韓、韓國、美國之間的新一輪衝突感到擔憂。因為北韓共產政權一旦垮台,將會有大批北韓難民逃往中國,導致後患無窮。

  • 移防三壘 鄧志偉自喻洋炮

    移防三壘 鄧志偉自喻洋炮

     統一獅「小鄧鄧」鄧志偉今年要移防三壘,春訓勤練守備,由於教練團有意請三壘手洋炮,鄧志偉說:「我就是洋炮,球團不用再請外籍野手了。」 \n 獅隊今年打算讓高國慶回來守一壘,鄧志偉的一壘先發位置不保,教練團於是讓他改練三壘,與林志祥、藍少文競爭三壘先發,若本土投手可以扛3場先發,便會找洋炮來補強三壘防線,鄧志偉的先發機會變得更少。 \n 鄧志偉表示,在業餘城市隊桃園航空城時常去守三壘,對三壘並不陌生,只是重新適應,守一壘只要把球接好即可,但三壘除了接球還要傳球,難度更高,尤其是還要傳球。 \n 「守三壘比一壘更要有敏捷性。」鄧志偉說,因為打向三壘的球都很強,還會有突襲短打,尤需機動性,最重要是接到球後,必須準確傳向一壘。 \n 鄧志偉每天除三壘防區特訓,還要接受總教練中島輝士個別指導打擊,他說:「我一定可以守好三壘,打擊也會更好,洋炮就是我了。」

  • 他帶六百萬蜂軍 移防台東

    他帶六百萬蜂軍 移防台東

     「現代遊牧民族!」台南南化養蜂產銷班長陳俊男(見圖,黃力勉攝),為尋找更好的花粉及花蜜,不惜跨越中央山脈到台東落腳,直到春暖花開又帶著六百萬蜜蜂大軍回到台南採龍眼蜜;他笑著說,台東天然環境好,已打算將來長住下來。 \n 他表示,台東天然無汙染,山區的羅氏鹽膚木花粉品質優異,屬於鹼性,因此在廿年前舉家將兩百箱蜂箱,在十月羅氏鹽膚木盛開時搬到台東,每年重複搬遷過著游牧生活。 \n 陳俊男最近準備將蜂箱全部搬回台南,以便蒐集即將到來的龍眼花蜜,五月時將首度嘗試將蜜蜂大軍搬回台東蒐集百花蜜;他說,台東天然環境好,他與太太兩人已習慣台東環境,因此今年準備在此長居。

  • 14萬軍民移防撤離 保衛大台灣

     登步島戰役結束,中共整整半年未敢侵犯舟山,暗地則在積極準備。一九五○年五月,共軍調集兩個兵團,加上海空優勢,計畫分南北兩路大舉登陸舟山。形勢所迫,舟山守軍也準備撤離。 \n 經過通盤考慮,蔣介石四月底在日記裡寫下他的決定,「決心放棄舟山群島,集中全力在台澎,以確保國家微弱之命根。」 \n 撤退行動極為保密,因國軍獨立撤離,沒有外援掩護,隨時可能遭遇共軍阻擊。連長朱有華說,當時「保密到家」,他毫不知情。撤退前部隊天天戰備行軍,帶著口糧,凡唱軍歌,必唱「保衛大台灣」。 \n 朱有華表示,當時士氣高昂,他以為國軍準備反攻,共軍似乎也判斷國軍可能打上海,沒料到居然是要撤退。 \n 五月十六日當晚,朱接到「移防」命令。部隊上船,全部留在船艙,不准上甲板,行動隱密,他才確信要撤退。 \n 由於守軍分散四處,司令部需發電報到各島駐軍指揮官手上,電文密碼只有兩個字,即上船時間。撤退當天,電台報務量大增,一些發報基層已經嗅到「移防」味道,猜想要去台灣了。 \n 撤退時,駐守舟山的王亞光說,老天幫忙,接連三、四天大霧,船隻走動,都看不清楚。 \n 五月十九日,從舟山撤退約十四萬軍民,前後多批,乘八十多艘船艦,分別駛入基隆港和高雄港。 \n 事後,共軍高層覺得奇怪,「舟山之敵突然全部撤退。」原想要六月底至七月初,力求全殲舟山國軍,沒想到坐失時機。 \n 據共軍華東軍區參謀長張震回憶,他們當時分析國軍撤守原因有三:一、舟山距台較遠,補給困難。二、共軍準備多時,具海空優勢。三、蔣擔心兵力分散,恐遭共軍趁台島兵力空虛而越島直取台灣。 \n 這些分析基本接近實情,尤其到一九五○年初,舟山駐軍已增至五個軍,台島確有空虛隱患。同時,共軍初具空中優勢,登陸船隻不足的問題基本解決,國軍堅守無益。 \n 環視全局,共軍高層說了一句,「蔣介石做了一個不失為明智的抉擇。」

  • 補票、移防...戰地春夢40年

     「八三一」在金門走過四十個年頭,官兵與小姐扮演前線鴛鴦,共織戰地春夢。往事如煙逐漸散去,但一頁頁塵封歷史,依然長留昔日國軍當地民眾的心中,小徑展示館的開幕,喚起許多人的回憶。 \n 早年,金門多數人家還在看黑白電視時,軍中樂園已配置彩色電視,讓小姐打發客人離開的漫漫長夜;貼心的伙房還會替交情好的小姐們準備貢丸湯、肉圓、筒仔米糕當消夜吃。 \n 不管寒暑,早上七時左右就要起床,準備梳洗接客的小姐們,當紅的一天最多可賣卅幾張票,姿色差一點的也有十來張。但未必賣幾張就做幾個人,有些是老相好的多買幾張捧場,通常七時卅分左右,就有人拿各種東西排隊,星期日放假的官兵多,生意也特別忙碌。 \n 傳說有小姐要進門官兵自選一首歌,歌播完就停止動作,要繼續還得「補票」,因此惹惱阿兵哥,火大在提「槍」上陣前,先偷偷塗抹綠油精,結果被管理員轟出去,還找來憲兵登記「違紀」。 \n 小姐和部隊一樣要「移防」,在總室和分室之間輪調服務,以增加官兵新鮮感。不少大頭兵出操時,始終搞不清楚左、右腳,卻記得小姐移防的時間和地點,讓長官氣得半死。 \n 每周四「公休」一天,小姐早上看莒光教學,接受政治教育,也吸收一些可與官兵聊天的話題,下午則上醫院接受身體檢查。 \n 偶爾,金城、山外街上可以看到小姐和老士官長同行,出手大方又不用找錢,讓商家賺得笑呵呵;也曾傳說年輕戰士上軍中茶室尋歡,卻發現對方竟是自己的姐妹,兩人當場抱頭痛哭,但這種淒慘的遭遇,也止於傳聞而已。 \n 當然,小姐與阿兵哥也有露水姻緣。有人動了真感情,時間一到就打包行李,返台共組小家庭,絕口不提那一段往事;但也有人碰到騙子,落得人財兩空,連姐妹們也看笑話。 \n 對洗盡鉛華回台的小姐來說,在金門「戰地」的「春夢」,只是不堪回首的一場夢,就讓它消失在愈來愈模糊的過去吧!

  • 移防適應不良? 憲兵跳樓重傷

    桃園憲兵隊一名才換防兩天的憲兵隊三三三營第二連二兵施至安,廿一日清晨從四樓寢室墜樓,當場雙腿骨折,臉部大量出血,送醫急救仍呈現昏迷。由於男子沒留遺書、也無感情糾紛,墜樓原因還在調查。 \n憲兵二○五指揮部政戰主任莊惠安表示,施至安(廿二歲)原隸屬於中壢龍騰營區,去年十二月廿二日才下部隊,兩天前換防到桃園憲兵隊,為先遣部隊。清晨五時許,同寢室弟兄還與他聊天,沒想到六時側門哨一兵簡銘寬發現他意外墜樓。 \n施男雙腳著地,臉部正面撞擊地面,傷勢非常嚴重,呈現昏迷狀態,憲兵隊發現後,立即封鎖現場並通知救護車將他送聖保祿醫院急救,隨後轉送林口長庚醫院。據了解,新兵家庭背景相當好,且才剛調來憲兵隊兩天,與同袍認識不深。憲令部表示,經查該名新兵曾在新訓問卷時,即曾表達不想服役,同時加上個性內向,可能因適應不良而跳樓,單位發現後隨即送往林口長庚醫院急救,目前昏迷指數七,還未恢復意識,需繼續觀察。 \n憲令部官員說,憲令部昨天前往二○五指揮部三三三營了解後,確定施姓新兵是自己從四樓跳下,沒有被推下的可能,部隊也沒有不當管教的狀況。經查施姓新兵最近情緒也沒有異常,休假也完全正常,初判應是適應不良想不開才跳樓自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