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稅務司的搜尋結果,共09

  • 陸首季稅收增 稅務總局:經濟好轉

    據大陸稅務總局20日公布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大陸全國各稅務部門組織,稅收總額達3.3317兆元人民幣,較去年同期增加11.8%,對此稅務總局解讀,主要是因經濟發展良好所致。 \n \n 稅務總局收入規劃核算司副司長鄭小英指出,稅收收入增長較快,主要是因為與稅收關聯度較大的經濟指標表現積極,特別是PPI上漲速度較快帶動,這也反映了宏觀經濟呈現穩定成長的發展態勢。 \n \n鄭小英並表示,以稅務結構來看,來自第三產業的稅收占比達55.7%,較第二產業多出11.6個百分點,同時第三產業中,現代服務業稅收收入增長強勁,互聯網服務、訊息技術服務等產業,稅收收入分別增長61.4%和42.1%,顯示轉型升級政策逐漸出現成效,產業結構正在優化。

  • 大陸「簡政放權」 鎖定所得稅優惠

    大陸提升政府行政效率,推動「簡政放權」,近日大陸國家稅務總局搭上此風潮,發布最新的企業申請所得稅優惠辦法,特別取消相關事項的事前審批,改為事後備案管理;業界人士指出,企業減少行政成本就是增加競爭力,也呼應領導高層推動的「供給側改革」,政府會推出更多攸關民生的「簡政放權」措施。 \n \n鳳凰財經網報導,大陸國家稅務總局近日公佈《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事項辦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對於企業所得稅優惠事項,將全部取消審批,一律改採事後備案管理制度,也進一步規範納稅人、稅務機關處理減免稅的具體要求和工作流程。 \n \n大陸稅務總局所得稅司指出,《辦法》的重要核心內容,是統一優惠事項的管理方式,將所有的企業所得稅優惠事項,按優惠方式進行整合,歸納出55個項目,統一採取備案管理。 \n \n為加速作業速度與減少民眾重複申請相關文件,當稅務機關已掌握或透過企業申報表,就可獲取的資料,企業無需再次提供;據統計,這55項稅收優惠中,其中3項無需備案,28項更簡化到只需填寫1張備案表就好。

  • 鵝鑾鼻燈塔之三

     1883年4月1日鵝鑾鼻燈塔正式發出光芒。在一百三十年後的今天,去讀當時岑劉二人就鵝鑾鼻燈塔事而來往的公文,有數事值得注意…… \n 鵝鑾鼻燈塔不是一天造成的。 \n 經過六個月的準備,六個月的施工,1882年6月,位於台灣最南端,外國人稱為南岬燈塔,清人文獻稱之為鵝鑾鼻燈樓的第一期工程完工。而僅僅只是十間房;西邊三間供洋人居,東邊七間供華人住。工程因雨季來臨而暫停。九月復工,次年1883年4月1日鵝鑾鼻燈塔正式發出光芒。 \n 完工後的燈塔規模龐大。根據「恆春縣志」的記載,五層樓的燈塔主建築,供洋人居住的二樓設置了格林砲及開花砲;整個基地周邊設有圍牆;東南及西北兩隅各有小砲台一座,亦裝備了格林砲。洋人的海關文獻對此記載得更詳細:燈室迴廊上有來福槍射孔,配有五管格林機關槍;塔樓底部周圍為以熟鐵打造的要塞;人員居住之磚造平房每一房間均透過防彈通道與要塞相連接;院落由配有射孔的磚牆保護,牆外有20呎深的壕溝;堡壘外設有帶刺的金屬線柵欄;在歐洲籍槍手之下僱有一組八人的防衛隊;整個駐地配備了兩支格林機關槍、一座迫擊砲及一座十八磅的加農砲。 \n 把燈塔當堡壘來建,從未有之,頗引起主管的福建當局高度關切。巡撫岑毓英再三令台灣道劉璈去問清楚。生性多疑的劉璈自始即大有疑慮,認為洋人居心叵測,思借建燈樓之名而在台灣厚植勢力。度之十九世紀中葉之後的中外形勢,岑劉二人確有理由懷疑;但在鵝鑾鼻燈塔一事上,他們倒真是多慮了。把燈塔當堡壘蓋,原因無他,全為的是「防番害」。施工期間固重派兵力防護人員工程,燈樓建成後更設專汛,配兵駐防 \n 洋人因曾順利自原住民手中購得燈塔用地而對原住民持樂觀審慎的期待,甚至建議僱用原住民,「以利結番」。但熟悉番情,與原住民有實際交手經驗的台灣官吏卻戒慎恐懼,認為「鄰番眾多不能盡用,工銀有限不能常給」「利盡則仍嫉而不喜,害則隨之」。陳述其弊後,深諳為官之道的劉璈機鋒一轉,謂其所統各營中已「就近挑選生番二十歲內壯丁各二十名編入隊伍」,在所派保護燈樓營工內他也已「新編生番二十餘名」;只要稅務司備具工價皆可「代為酌僱」「試以工作」。 \n 在一百三十年後的今天,去讀當時岑劉二人就鵝鑾鼻燈塔事而來往的公文,有數事值得注意:其一,築燈塔的工匠不止華匠,尚有一百多名洋匠自閩來台協建。其二,所有木石磚瓦材料皆自閩購置來台。其三,匠人材料皆由輪船渡海直送鵝鑾鼻碼頭,碼頭至今猶存北京當局重視鵝鑾鼻燈塔之建造,可由一事觀之。僅為十間房的第一期工程甫於6月19日完工,6月21日清早便有外國商輪阿禮拜號載來廈門韓稅務司及幫辦營造司二人同至鵝鑾鼻,踏看燈樓住房。歷來公文總是一板一眼者居多,劉璈對此事的描寫,可能是他所有有關鵝鑾鼻燈塔樓公文裡最軟調的一幕:「彼此往來會晤,韓稅務司言語謙和。並云『有勞眾勇』!竭口稱謝。」好一句「有勞眾勇」!我的太爺爺陳九如便在眾勇之列。 \n 韓稅務司卯刻到,午時即登輪內渡。帶走了起造燈樓的外國工程師並大小洋匠人等,留下了留守燈樓之洋員太羅白喇二人,常住燈樓,看管一切事務。 \n 太羅,即後來寫了一系列關於台灣原住民報告及記錄的喬治.泰勒。

  • 十二五期間 全面改課增值稅

    十二五期間 全面改課增值稅

     大陸財政部稅政司副司長鄭建新指出,為消弭重複課稅弊病,正在推動營業稅改徵增值稅的試辦計畫,先從上海開始,將逐步擴大範圍,北京等地也準備進行試點,希望十二五期間全面推廣營業稅改成增值稅。 \n 中國政府網在線訪談節目日前邀鄭建新和稅務總局貨物勞務稅司副司長龍岳輝,就部分地區和行業營業稅改徵增值稅試辦工作進行民眾答詢。 \n 鄭建新說,現有營業稅有重複課稅弊端,亟待改革,隨產業多元化發展,尤其是現代服務業正扮演推動經濟成長的雙引擎之一,營業稅改課徵增值稅有助調整經濟結構。 \n 他強調,營業稅改徵增值稅涉及層面很廣,為順利推動稅改,這次先由上海運輸與服務業試點,作為未來全面推動的重要參考。 \n 他說,目前全球課徵增值稅有170多個國家和地區,稅率結構既有單一稅率,也有多檔稅率。這次大陸試辦增值稅改革,將稅率級距由2個改為4個,這是過度時期作法,未來會進一步簡化稅率級距。 \n 他強調,這次先在上海試辦,目前北京等地區也準備加入試辦,未來將密切跟蹤上海市試辦的進度與狀況,逐步擴大試辦範圍,力爭在十二五期間將營業稅改徵增值稅制度逐步推廣到全國範圍。

  • 老官邸拉皮 變身觀光古蹟

    老官邸拉皮 變身觀光古蹟

     曾經是前基隆市長林番王、謝貫一官邸的「基隆關稅務司官舍」,毀損嚴重,市府獲得文建會補助將進行修復及再利用工程,回復日治時代原貌,期使市長官邸風華再現。 \n 位在基隆市中正路上有一處破舊的日式建築,年久失修,已經無法窺見原始建築風貌。市府指出,這處被列為市定古蹟的市長官邸,興建於西元一九三二年,迄今已逾七十八年,原是基隆關稅務司官舍,因前市長林番王、謝貫一作為官邸,去年三月經基隆市古蹟審議委員會更名為「市長官邸」。 \n 市府指出,這處古蹟為日治初期松浦社宅,二戰後作為市長和市府員工宿舍,也反應基隆大沙灣一帶郊區住宅典型的建築和環境特徵。 \n 市府獲得文資總處九百七十四萬元補助,市府也將編列近三千萬元進行市長官邸整修再利用,以期回復日治時代原貌,未來修護後將對外開放,結合居民、地方文史工作者和社區文化性資產守護員等在地民間力量進行導覽參訪,歷史空間也將作為山海願景館,配合都計和歷史保存區古蹟群規畫。

  • 資誠觀點 中國稅局反避稅水準提升

     據事後了解,大連市國稅局在轉讓訂價調查中,運用「資產訂價模型」計算追繳稅款的案例,得到國家稅務總局國際稅務司的肯定,並評價此案是完整運用「收益法」進行股權轉讓調整的第一案。國家稅務總局也鼓勵各稅務機關,在處理企業重組的反避稅問題時,積極採用評估方法、提高技術水平。因此,我們不能將此案解讀為單一地區稅局個別行為,而應將本案視為中國稅局轉讓訂價反避稅查核的一個里程碑。 \n 嚴查轉讓定價已擴大至企業重組 \n 從本案可以更確定的是,中國稅務機關已經將轉讓定價的反避稅工作,從關聯企業一般的銷售、服務等交易行為,拓展到企業重組的轉讓定價問題,這與國稅函[2010]84號文(國家稅務總局關於2009年反避稅工作情況的通報)所說:「2010年將轉讓訂價監管重點移轉到股權轉讓問題」,不謀而合。 \n 此外,資誠也發現目前很多地區國稅局正在清查2008年以後的股權轉讓行為,並要求企業就不符合特殊稅務處理的股權轉讓,進行補稅,這些明確顯現中國稅局反避稅查核重點已逐漸轉移。因此,企業在進行組織重組前,要做好事前規劃,一旦不能適用特殊稅務處理將所得稅遞延,就應考量如何減輕稅負。 \n 企業應考量收益法的查稅模式 \n 資誠也看到中國稅務機關在解決股權轉讓的轉讓訂價問題時,採取了十分積極的態度,在過往涉及企業價值評估問題時,中國稅務機關通常借助評估機構所出具的評估報告,在重組各方協商時,稅務機關時常處於被動狀態。不過,從大連案件中,我們可以看到大連開發區國稅局因具備獨立分析評估能力,而重新掌握主動權,也由於收益法是國際上通行的評估資產價值方法,這種評估方法容易被跨國公司接受。且如果企業對稅局提出的收益法假設無法認同,也可按照轉讓企業過往的歷史財務數據,提出更符合邏輯的假設與稅局進行協商。 \n 過往很多企業在進行股權移轉前,均會先進行自我評估以推算可能稅負,但常常只考量人民幣與土地升值對公司增值影響。大連案件之後,被轉讓公司(尤其是沒有廠房土地的商貿公司)未來的收益報酬率,可能會是中國稅局評估企業公允價值的另一種選擇,企業在進行自我評估時,應注意在收益法下自身的價值,以免一旦被稅局要求按收益法評價時措手不及。

  • 3部委撐腰 陸企大步走出去

     為鼓勵企業走出去,大陸包括國家發改委、國家稅務總局和外匯管理局多個部委將在「十二五」期間「共同發力」,打出一系列「政策組合拳」,提供企業金融、稅務等支援。 \n 「第5屆中國企業跨國投資研討會」27日在北京舉行。與會者有大陸國家發改委外貿司司長孔令龍、外匯管理局資本管理司司長孫魯軍,以及國家稅務總局總經濟師張志勇等官員。 \n 非洲 成投資熱點地區 \n 中國貿促會並於會場發布《中國企業對外投資現狀及意向調查報告(2008-2010)》,報告顯示,大陸已對外投資企業中,約有三分之二企業表示現有對外投資規模小於500萬美元。從境外投資項目的地區分布來看,亞洲、歐洲和北美是吸引大陸投資較集中地區。 \n 孔令龍指出,大陸對外開放戰略已由「引進來」轉為和「走出去」相結合。大陸企業投資的地區和國家已達177個,在境外設立1.3萬家企業,目前年度投資規模接近600億美元,居全球前5名,在發展中國家排名第一。 \n 不過,中國貿促會經濟信息部部長徐偉坦言,大陸企業目前對外投資規模小,只有少數企業進行大規模海外投資。但值得注意的是,非洲已經成為吸引中國投資的熱點地區。 \n 報告還顯示,大陸企業對外投資最多的是製造業,其次為批發零售業、農林牧副漁業、建築業等,投資於交通運輸業、房地產業、住宿餐飲和軟件業的企業較少。 \n 加大金融支持力度 \n 徐偉說,從近3年對外投資行業結構來看,製造業比重有所降低,同時投資於農業、採礦業和能源業比重有所成長,反映出大陸日益重視原物料和自然資源開發等領域。 \n 但徐偉也提醒說,目前企業「走出去」最大的困難之一就是「融資難」,以及缺乏國際經營管理人才。 \n 對此,孔令龍在會中表示,要加大金融支持力度,鼓勵大陸商業銀行及其境外分支機構為境外投資項目提供融資便利和良好的金融服務,並支持有條件的企業在境外利用混合貸款、銀團貸款、資產證券化等手段,採用境內外發行股票、債券以及項目融資等多種方式籌集資金。 \n 在稅收方面,張志勇表示,「十二五」期間要建立完善的企業境外投資稅收服務指南,國稅總局並將積極參與國際稅收協調與合作,為「走出去」企業創造良好的國際稅收環境。 \n 孫魯軍則表示,下一步要重點推進資本帳改革,進一步推進外匯管理體制改革,促進貿易和投資便利化,推進「走出去」發展戰略的實施。

  • 財部:立院修法才算數

    財政部賦稅署副署長許春安昨天表示,我方將會在12月舉行的第四次江陳會中,與中國大陸簽訂兩岸租稅協議,但不能立即生效,必須等立法院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增訂第25條之2之後,得到立法院的授權,協議內容才能生效。 \n許春安表示,中國大陸的對口單位並不是財政部,而是稅務總局,他先前已經與大陸稅務總局國際司副司長談好「原則」,雙方要採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OECD)架構,我國已經和16個國家簽約,中國已與90多國簽有租稅協定,架構很固定,但雙方的課稅主權分配的內容,要等到雙方正式談判之後才能夠確定。 \n我國過去和其他國家簽租稅協定,法律上都採用稅捐稽徵法第5條,簽訂之後立即生效;這次是引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必須得到立法院的授權之後才能生效。 \n依照慣例,等租稅協議生效後,兩岸可交換所得課稅資訊,共同打擊利用第三地逃漏稅的租稅規劃,對雙方稅局都有很大的幫助。 \n未來雙方確定租稅主權分配之後,大陸台商在被二邊稅局查稅、執行「移轉訂價」時,可避免被重複課稅,有利於台商確定租稅成本,專心於經營。 \n許春安說,大陸有70萬個稅務人員,相對台灣的1萬名,真是多得驚人。大陸的稅務總局在揚州有一個稅務人員訓練中心,我方希望未來可以派人至揚州參加受訓,了解大陸如何查緝移轉訂價,大陸在這方面比台灣有成效。 \n此外,雙方企業可以互享租稅優惠,台商匯回股利、給付權利金、給付利息給台灣母公司的扣繳率會降低。而我國一般的扣繳率為20%,與其他國家簽租稅協定之後都降為10%,未來對中國大陸是否也會降為10%?許春安說,要等協商之後才能知道。

  • 增稅、查稅未來不可避免

    未來幾年,不論大陸或台灣,查稅、加稅的情形都會持續發生,且對象除了有錢人,外資企業更是政府緊盯的目標,為求自保,除了守規矩、利潤合理分配、誠實納稅外,做任何投資都要先精算損益平衡點,才不會偷雞不著蝕把米。 \n最近珠江三角洲有些台商傳出大陸方面查稅愈查愈嚴的消息。其實未來幾年,可以預期,不論是中國大陸或台灣,查稅、加稅的情形都會持續發生。不會因為經濟不好,就有查稅空窗期。 \n為什麼呢?因為金融海嘯發生後,各國政府為了救經濟,都編列許多預算,企圖把局面穩住,讓企業能生存,人民也能就業。 \n赤字有賴加稅彌補 \n但是,政府投入很多錢,發生了嚴重的財政赤字,赤字要如何彌補?只有增加稅收、賣祖產,要不然就是借錢。借錢要還呀!祖產也不能一直賣,那要怎麼增加稅收呢?不是查稅就是加稅。 \n去年底到今年初,我在大陸拜會很多台商朋友。他們都說最近大陸稅務機關都不查稅了,因為經濟不景氣,大家苦哈哈,也沒賺到什麼錢,未來幾年應該也會放鬆的。 \n那時我就跟他們說,情況剛好相反,未來幾年各國政府查稅、加稅都是一定會做的事,只是有遞延效果。當時政府急著滅火,今年你財務困難沒關係,我到明年再來查也可以! \n至於加稅,應該要加誰的稅呢?美國總統選舉時,常常提到要加稅,第一個是加有錢人的稅,第二個是加外國人的稅。因為對外國人加稅不影響選票,而且還能增加本國國民的票。 \n在大陸來講,最可能被加稅的對象,就是有錢人和外資。中國大陸的企業大概也跑不掉,外資企業就可能透過各種稅務安排,盡量不繳稅。所以從這邊挖稅是最容易的,而且也不會引起什麼民怨。你說要撤資,也沒那麼簡單,而且大陸市場規模這麼大,外資也捨不得走。 \n小心繳稅紀錄露馬腳 \n如果查稅是未來不可避免的事,台商最佳的策略,就是守規矩。事業獲利要合理的分配在中國大陸,不要全部都移往海外,否則很容易被當地稅務機關盯上。 \n例如有位台商,在大陸的財務報表一直都是呈現虧損,可是工廠卻一直在擴建。這樣當地的政府當然不高興了,你買地擴廠,賺我土地的錢,又不繳稅。可能還對大陸勞工苛刻薪資,專找外省的便宜勞工,這樣對地方有什麼貢獻呢?這種企業很容易就被列為優先查稅的對象。 \n去年元月,大陸將高新技術適用的稅率降為15%之後,許多台商爭著去申請,後來陸續發生多件申請的台商被查稅,或是多繳稅的案例。 \n第一種情形是台商為了少繳一點稅,明明經營的不是高新技術事業,卻想盡辦法去適用高新技術的優惠稅率,中間做了很多動作。 \n結果去申請後,主管機關在審核申請案時,查閱以前的企業經營紀錄,發現這家企業以前都沒繳稅,而且經營的項目和申請高新技術的項目不同,資料兜不攏,就會被注意帳務可能有問題了,變成偷雞不著蝕把米。 \n增加投資要精算損益點 \n第二種情形,是真的為了符合高新技術的適用條件,增加投資,結果稅率較低也沒有用,要繳的稅還更多。 \n例如有家在江蘇設廠的台商,本來是從事代工業務,適用的營利事業所得稅稅率是33%,後來為了適用高新技術的優惠稅率,就想增加研發功能,在大陸成立研發中心,結果公司的利潤率發生變化,最後算出來要繳的稅還更多。 \n所以申請高新技術產業划得來、划不來,還是要仔細估算損益平衡點,不要一味看到低稅率,就去申請。 \n成立大企業司 監管大企業 \n另外最近大陸還有一項稅務相關的新政策,台商們也要多注意。 \n今年初大陸稅務總局成立「大企業司」,要求符合條件的大企業建立稅務管理制度,共規定了200多個檢查項目,還要求配置相關的專業人員。這套制度等於是內部控管制度,目的是讓稅務管理上軌道,不讓大企業採取一些過度偏激的避稅作法。 \n目前台商符合大企業條件的,只有一家富士康。如果這套制度推行得不錯的話,我認為未來大陸官方有可能進一步再推廣,延伸到其他比較中型的企業。 \n其實大陸的稅務制度比台灣進步,因為他們都是直接引進先進國家的制度,只是在執行上各地可能參差不齊。台商在稅務處理上最好能符合法規,未來回台上市也較方便。 \n(記者林美姿採訪、萬年生整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