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稅收超徵的搜尋結果,共139

  • 2019稅收 超徵621億元

     財政部10日公布我國2019年暨12月稅收統計,以預算數與實際稅收來看,我國2019年稅收超徵621億元。2019年稅收達2兆4,497億元,較2018年增加627億元。

  • 10月稅收大進帳 年增26.4% 國庫全年可望超徵500億元

     財政部11日公布我國10月稅收統計,實徵淨額為2,466億元,較去年增加514億元,年增26.4%、為高度正成長。隨著暫繳季節落幕,財部也上修今年超徵稅額,預計多出300~500億元。 \n 財政部在10月初預估全年稅收超徵金額約130億元,但如今暫繳稅款入袋,全年稅收概況大致底定,不確定因素的大宗稅額只剩最後一期營業稅,預計為持平,因此財政部轉為樂觀態勢。 \n 財政部統計處副處長陳玉豐指出,10月稅收成長主因營所稅收年增373億元,關鍵在於今年企業暫繳期限因颱風順延到10月1日,部分暫繳稅款遞延入帳。 \n 今年前十月稅收共2兆1,159億元,年增3%,目前五大稅目創歷史新高,包括總稅收、營所稅(6,326億元)、關稅(995億元)、房屋稅(804億元)、牌照稅(645億元)。 \n 至於前十月其他稅目如綜所稅、營業稅、證交稅,實徵淨額分別為4,602億元、3,334億元、733億元。 \n 陳玉豐分析,營業稅雖有國內消費增溫、適用外銷零稅率退稅案減少兩大正面因素,但今年因國際礦產品、基本金屬價格走弱,其進口價格明顯降低、稅額也因此下降。 \n 證交稅因去年基期過高,加上今年交易量較去年明顯下滑,已確定為負成長。今年10月我國平均交易量為1,574億元,但前十月平均成交量為1,380億元、較去年同期1,591億元下滑14%左右。 \n 綜所稅則涉及稅改扣除額提高、申報稅額減少、退稅金額增加,還有扣繳稅款提高等四大因素交互影響下,較去年微幅減少。 \n 陳玉豐預估,去年初所得稅改,營所稅稅率從17%提高到20%,稅收也大幅增加,暫繳數年增300億元以上。 \n 另在稅改因素下,原本財政部是保守看待綜所稅收,但目前看來今年前十月綜所稅因稅基擴大,只比去年同期減少54億元,陳玉豐認為明顯優於預期,因此提高稅收預估。 \n

  • 全年稅收超徵百餘億 6年新低

    全年稅收超徵百餘億 6年新低

     財政部昨日公布前9月稅收達1.87兆,創歷史新高,但囿於今年綜所稅推動稅制優化措施、貨物稅減免,加上前9月證交稅累計稅收較去年同期大減145億,創近7年最大減幅,預估全年稅收僅超徵百餘億,創下近6年超徵幅度新低。 \n 財政部公布今年9月全國賦稅收入統計 ,實徵淨額2,333億元,年減4.3%,累計1至9月實徵淨額1.87兆,年增0.6%,前9月實徵淨額占全年預算數78.3%。 \n 不過,累計前9月全國稅收實徵淨額占預算數僅78.3%,遠低於2014年至2018年的80.9%至82.7%。進一步分析,過去10年前9月占比低於80%的計有2009年及2012年、2013等三年,其中2009年受金融海嘯影響,2012年則受歐債危機波及,使得實徵數占預算數比例掉到67.2%至77.7%,當年全年實徵淨額也分別較預算數短收258億至2538億元。 \n 財政部統計處副處長陳玉豐表示,今年營所稅率由17%拉升至20%,累計前9月營所稅實徵淨額年增363億,但綜所稅調高4大扣除額,以致前9月實徵淨額年減142億,另台股今年上沖下洗下,很不穩定,致前9月稅收實徵淨額年減145億,減幅分析,則創下2013年以來最高。 \n 反觀與房地產相關的土增稅、契稅則有不錯表現。財部統計,今年前9月透過買賣交易、土增稅逾百萬元以上案件共708件,六都中以台中、高雄較去年同期成長最多,年增14億,並列增幅第一,其次依序為桃園6億、新北2億、台南1億、北市持平。

  • 營所稅大減 9月稅收衰退4.3%

     財政部9日公布我國9月稅收概況,今年9月實徵淨額為2,333億元,較去年減少106億元、年減4.3%,其中以營所稅收較去年減少99億元、年減率12.5%為主因。財政部預估,今年稅收超徵金額僅百億元左右,規模明顯縮水,為近六年以來超徵幅度最小。 \n 官員表示,9月因暫繳申報期限9月30日受颱風假影響而延到10月1日,因此部分稅款延後入帳,導致營所稅收大幅下滑。另外,9月綜所稅收因盈餘分配扣繳稅款減少,較去年短少30億元、年減7.8%。而貨物稅因油氣類消費減少,較去年短收5億元、年減3.7%。 \n 但若以今年前9月稅收觀察,總稅收為1兆8,692億元,續創歷年同期新高,較去年增111億元,但增幅較前幾月明顯收斂。此係今年股市交易不若去年熱絡,累積前9月證交稅僅646億元、較去年減少145億元、年減率18.3%。 \n 財政部統計處副處長陳玉豐指出,2018年1~9月股市日均交易量為1,623億元,但今年同期僅1,357億元。由於證交稅賣出時課稅,只要交易量下降、自然影響證交稅收,前9月證交稅收預算達成率僅53.7%(預算數為1,129億元),今年確定不可能達標。 \n 今年1~9月除總稅收外,營所稅(4,731億元)、房屋稅(801億元)、使用牌照稅(638億元)三項目稅額續創歷年同期新高。其中房屋稅是因部分縣市調高房屋公告現值,而牌照稅是車輛掛牌數自然成長,兩者增幅都在3%以下。 \n 營所稅是受惠於2018所得稅改、營所稅率從17%提高到20%,今年累積前9月營所稅收較去年同期增加363億元、年增率為8.3%。 \n 展望全年稅收,陳玉豐認為,今年總稅收預計是持平到微幅增加態勢,若以去年10~12月稅收預估,今年超徵金額僅100億元左右,為近六年以來超徵幅度最小。

  • 綜所稅稅制優化加證交稅短收  全年稅收超徵幅度創近6年新低

    綜所稅稅制優化加證交稅短收 全年稅收超徵幅度創近6年新低

    財政部公布前9月稅收達1.87兆,創歷史新高,但囿於今年綜所稅推動稅制優化措施、貨物稅減免,加上前9月證交稅累計稅收較去年同期大減145億、年減18.3%、創近7年最大減幅,預估全年稅收僅較預算數持平或微增,超徵幅度創下近6年新低。 \n \n 財政部公布今年 9 月全國賦稅收入統計 ,實徵淨額 2,333 億元,較上年同月減少 106 億元、年減4.3%, 累計 1 至 9 月實徵淨額 1 兆 8,693 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 111 億元,年增0.6%,前 9 月實徵淨額占累計分配預算數 100.8%,占全年預算數 78.3%。 \n \n 不過,根據財政部資料顯示,累計前9月全國稅收實徵淨額占預算數達成率,僅78.3 %,遠低於2014年至2018年的80.9%至82.7%,進一步分析,過去10年前9月達成率低於80%計有2009年及2012年、2013等,其中2009年受金融海嘯影響,2012年等則是受歐債危機影響,使得實徵數占預算數大減,掉到67.2%至77.7%,而當年全年實徵淨額也分別較預算數短徴258億至2538億元。 \n \n 財政部官員對此表示,今年雖因營所稅率由17%拉升至20%,累計前9月營所稅實徵淨額4731億,較去年同期成長363億,但綜所稅實施所得稅制優化方案調高4大扣除額等措施,以致累計前9月實徵淨額4,289億元,年減142億,另累計前9 月上市櫃股票平均每日成交值僅 1,357 億元,較上年同期1,623 億元縮減,致累計前 9 月實徵淨額 647 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 145 億元、年減達18.3%,一來一往,預估全年稅收較預算數應會持平或微幅超徵。 \n \n 官員指出,證交稅今年在台股上沖下洗下,很不穩定,前9月稅收雖創近五年第2高,但因去年同期基期高,所以就減幅分析,仍創下2013年以來最高。

  • 稅收連年超徵 學者:國安危機

     自2014年以來,我國賦稅收入實徵淨額已連續五年高於預算編列數。換言之,我國連續超徵五年,且金額都高達897億元以上。不具名的學者認為,台灣經濟規模小、每年稅收預測卻失準,錯失政策施行良機,超徵已是國安問題。 \n 學者受訪時指出,美國稅收預測失準是因為其經濟體規模龐大,但台灣在預估稅收上,立法院預算中心往往只仰賴財政部賦稅署,但奇怪的是,賦稅署掌握了納稅人的金流、所得、財產等資料,卻屢屢預測失準5%以上,原本可以多編列預算做的擴張性經濟政策因此泡湯,對我國將是負面影響。 \n 財長蘇建榮針對超徵議題回應,自2005年以來,所得稅約占賦稅收入40.91%~50.67%,消費稅為34.94%~40.91%,財產稅則為13.53%~17.54%,顯見我國稅收結構因為有半數是所得稅,會與景氣變化高度連動。 \n 蘇建榮表示,未來財政部將透過稅制政策逐步改善賦稅結構,只要所得稅比重減少,稅收失準問題也有望迎刃而解。 \n 若觀察我國稅收近十年概況,除了2009年(短徵2,538億元)受金融海嘯與2012年(短徵258億元)、2013年(短徵296億元)受歐債危機等因素導致稅收不如預期,其餘各年度皆為正數。 \n 從誤差規模來說,財政部統計通報顯示,我國所得稅差異數近十年大多占稅收誤差金額四成以上,等於稅收預估誤差值最大主因是所得稅。 \n 賦稅署官員認為,以證交稅而言,在2011年至2013年間先後受到歐洲債信危機引發全球股災,與證券交易所得稅復甦,導致連三年短少200億元,營業稅也有類似狀況。 \n 官員表示,稅收深受無法預知的國內外經濟因素影響,顯見精準預測稅收仍不易。他指出,不管是稅收預估或是支出,到立院都可能做調整,在無法預測支出提高幅度、台灣每年仍舉債還債情況下,對於稅收理應傾向保守評估,以維持國家財政穩健。

  • 「稅收還財於民」公投案 中選會駁回判合理

    「稅收還財於民」公投案 中選會駁回判合理

    真理大學副教授、「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人吳景欽,去年4月向中選會提出「國家把超徵的稅收還財於民」公投提案,被認定不符規定決議駁回,吳不服提出行政訴訟,請求准許提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認為,提案內容需中立、客觀沒有誘導性及疑義情形,中選會駁回公投提案有理由,今(27)日判他敗訴。本案可上訴。 \n \n吳景欽主張,去年4月10日向中選會提案:「你是否同意,國家於2014至2017年所超徵之稅收5000多億元,立法還財於所有國民?」公投性質是重大政策之創制。中選會經舉行聽證、兩次要求補正後,委員會仍決議駁回公投提案。 \n \n吳不服提告,請求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撤銷原處分,作成准許公投案的行政處分。北高行審理後,認為不能作為公投的提案事項,包括預算、租稅、薪俸及人事事項,這些涉及人事與金錢,與人民利益有直接關聯,較易受自利心態所左右,為求民主政治穩定性及公共政策一貫性,避免人性道德風險,交由代議政治處理較妥適,不宜由人民公投。 \n \n合議庭認為,中選會委員討論後認定該公投提案,屬公投法的預算事項;且「超徵」一詞未有明確定義,一般社會通念「超」有超過、逾越正常課稅的意思,再搭配提案理由書提及「政府濫用公帑、違法濫權徵收、財政日益惡化」等,讓「超徵」帶有「不正常課徵、不應該課徵」等負面聯想,一旦交付公投,易讓人「當然贊成」。 \n \n如此會有暗示、誤導情事而無法呈現公投案的中立性、真意性,一旦成案讓公民投票,未經廣泛討論、涵義不明、有誤導之虞的公投,反形成不當立法原則或重大政策,徒增社會紛擾,中選會駁回提案並無不當。

  • 近十年稅收超徵 累計3,741億

     財政部統計處21日發布統計通報,我國近10年有7年實際稅收高出預算,3年較預估數短少,累計超出3,741億元,其中中央、地方超出數各為1,115億、2,052億元。 \n 我國自2009年在國際金融海嘯肆虐下,全國稅收短少2,538億元,但近十年其餘年度受惠於景氣回溫與財政健全方案效應顯現,因此除了2009、2012、2013年共短徵3,092億元以外,剩下7年總共超徵約6,833億元,總計近十年超徵額度為3,741億元。 \n 統計處官員表示,由於稅收預算編列橫跨三個年度,包括所得當年度、隔年報稅季統計加上退稅時程等,易受外在經濟情勢變化影響,導致稅收與預算數有所差異,才會有稅收連續五年大於預算數的情況。 \n 官員指出,景氣好的時候,稅收超出預算數項目多半為所得稅與營業稅,這兩大稅目在近5年受惠於全球景氣回溫,從2014年兩大稅目合計約843億元、在超出金額合計占比約63.8%,可說是表現亮眼。 \n 2015年所得稅與營業稅累計共1,586億元,在超出金額合計占比約86.1%、為近十年新高點,主因所得稅將設算扣抵額度減半,因此大量稅額入帳,加上2014年GDP成長率高達4.02%為2011至2018年之冠、所得提升也挹注綜所稅收。 \n 在2016年後,所得稅與營業稅在超出金額占比逐年下滑到54.6%,官員認為,關鍵還是在GDP成長率於2015年大幅下滑到0.81%,影響到當年度我國國民所得概況,連帶波及隔年5月報稅情況,而2015~2018年GDP成長率也未能達到3.1%以上。 \n 在2019年受到我國調高四大扣除額,加上主計處評估2018年我國GDP成長率為2.63%,經濟成長熱度有限等負面影響都將影響稅收。

  • 稅收超徵 政府還債只達低標

    稅收超徵 政府還債只達低標

     稅收連年超徵,近5年超徵6092億元,立院預算中心指出,政府稅收大幅超徵,但卻吝於還債,還債比一直處於法定要求上下,2019年度總預算案編列的債務還本預算835億元,占當年度稅課收入比率5.09%,僅較法定規範多出14.55億元,相較於近年稅收超徵情形,根本偏低,要求改善。立委曾銘宗等也要求應將償債比拉升至7.5%。 \n 不應該打腫臉充胖子 \n 蔡英文總統在農曆年前提出因應連年稅收超徵,歲計賸餘可謂經濟紅利,要讓全民共享,令外界一片譁然,史上最大賄選等負面抨擊聲浪高漲,最後不了了之,但截至去年底,中央政府一年以上非自償債務高達5.3兆,經濟紅利一說,根本是打腫臉充胖子,立委曾銘宗便直言,這些累計債務不利財政健全。 \n 曾銘宗強調,稅收連年超徵,近5年超徵金額高達6092億,正代表著稅課收入預估嚴重失準,須加改善;另外中央政府債台高築、逾5.3兆,要健全財政,除應減少舉債外,更應將償債比拉升至7.5%,不能一味停留在符合法定的低標標準。 \n 立委指應拉升至7.5% \n 立院預算中心資料顯示,2009年度至2013年度債務還本預算占稅課收入預算比率介於5.13%至7.52%間,超逾《公共債務法》規範的5%;然2013年度修法後,近年所編債務還本比率僅略高於法定比率5%,其中2017年度債務還本比率因立院審議增列稅課收入預算,未達法定比率;如再觀察歷年債務還本決算數占稅課收入實徵數比率,自2014年度起均未達5%,有違《公債法》規定意旨。 \n 財政部官員則強調,近年來幾乎每一年的歲出金額仍大於歲入金額,雖然償債金額占當年稅課收入比只有5%左右,但新增舉債已比預算數減少,像去年編的舉借債務預算達1267億,但實際並未舉債。對於未來是否提高償債比,還是要看主計總處如何編列預算而定。

  • 我國1月稅收達1,543億元

    財政部今(18)日公布1月實徵淨額為1,543億元,較2018年同月增加69億元、年增4.7%,以綜合所得稅增加50億元、營利事業所得稅增加36億元、菸酒稅增加9億元較多,惟證券交易稅減少33億元、貨物稅減少12億元。 \n \n財政部也上修2018年全年實徵淨額為2兆3,869億元,較前一年增加1,357億元、年增6.0%;總計2018年稅收超出預算數897億元,其中中央政府超徵617億元,地方政府超徵189億元。

  • 張亞中:稅收超額隔年需同額減稅

    已宣布參與國民黨內總統初選的台大政治系教授、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1日召開記者會發布他的財稅政策,主張政府稅收若有超額,隔年必須同額減稅。 \n \n張亞中表示,有關財稅政策,他邀請了幾位具有豐富財金經驗背景的專家擔任總顧問,包括前行政院主計長韋伯韜、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有二十年經驗的前立委蔡正元、本身是經濟資深學者的前立委邱毅,以及國民黨智庫財經召集人林定芃。經討論後提出以下六點方案。 \n \n首先,納稅是國民應盡的義務,但是國家也應該視需要而徵稅,不可任意提高不需要的徵稅。我國總稅收額總是年年超徵,依據財政部統計資料,民國103年(2014年)到107年(2018年)政府超徵稅收約6000多億元。政府不應任意徵稅,稅收若有超額,隔年必須同額減稅。 \n \n其次,稅務訴願、訴訟,現行需先付全額的稅額,增加當事者的成本。我主張政府應合情合理處理稅款爭議事,當事在交付訴訟時,僅需繳納稅款的十分之一。 \n \n第三,稅務的訴訟、訴願時間往往非常冗長,有時法院發回原機構要求另外核定,可是原機構的再次核定,約有九成以上仍然是原有的金額或稍微調整一點的金額,老百姓那敢再花幾年功夫去打稅務官司。因此應由專業人士組成「NGO仲裁機制」,協助法官判案,由法院認定判決,而非再交付原機關再核定。 \n \n第四,目前的稅單是可以無止盡追討的,這種「萬年稅單」可以毀了一家人,毀了一個公司。稅單爭訟爭議應該以六年為期,政府應有效率,不可再有萬年爭訟或爭議的情形。 \n \n第五,台商海外資金既為已繳納當地稅金,不宜再重複課稅或加諸許多運用限制,藉以促進投資。 \n \n最後,稅收成本須由目前的1.0%,大幅降低至國際標準的0.5%以下,現在收到兩兆的稅款,要花費兩百多億元,就因為有超高成本的惡稅。稅目應由目前的19種之多,大幅整併簡化。 \n \n此外,張亞中表示,農曆新年後,他將從2月16日起在全台各地辦政策分享會。 \n \n蔡正元則指出,如今不管誰說要選總統,發表的言論幾乎從不談政策,尤其不談財稅政策,因為談這塊好像就會得罪人,但如果不談政策,選這個人做甚麼?這也是台灣政治低俗化的現像,所以應該呼籲候選人都要談政策,且在關鍵政策不可以模糊化,不要讓大家選出空心菜。 \n \n蔡正元還說,104年起的稅收超徵,有一說是因為經濟好,但過去幾年經濟好嗎?不過與其爭論原因,不如解決問題,才不會讓民眾辛苦賺的錢,因為稅收超徵,被某些政客亂花,拿去綁樁腳。

  • 工商社論》遵循財政紀律 歲計賸餘不宜炒作短線

     蔡英文總統於今年的元旦演說中指出,由於過去兩年政府稅收都超出預期,他已經請行政院盡快提出具體方案,讓收入較少的民眾,能夠優先分享經濟成長的紅利。她並強調:「這就像公司有盈餘,就應該優先給員工來分享,一個國家也應該如此。」 \n 蔡總統的這席話,本意或許是要示好民眾,挽回去年底九合一選舉執政黨潰敗的低迷民意支持度。但始料未及的是,除了在野黨派第一時間反射性的質疑此舉形同執政當局又在公然進行政策買票之外,網路上更出現批評少數人繳納大多數的稅,而政府卻將這些超徵的稅款給予特定族群,對於繳稅的人並不公平的聲浪。而即使是被指名應盡快提出具體方案的行政院,擔任閣揆已經進入倒數計時的賴清德或許考量到發紅包師出無名,對此倡議自始就顯得態度保留。而財政部長蘇建榮則低調的表示,目前初估過去兩年的歲計賸餘約386億元,但未來到底要採取特別預算,或追加預算,或在109年度預算中規劃,目前尚未拍板。 \n 蔡總統讓低收民眾分享歲計賸餘紅利既然引發各方反彈與質疑,在賴揆無意捲入的狀態下,只好由副閣揆施俊吉於8日出面說明,表示將秉持促進經濟發展、照顧弱勢扶老攜幼,以及為非洲豬瘟防疫工作預留經費等三大方向,規劃此筆歲計賸餘的分配運用。 \n 於此,姑且不論目前看守內閣所擬具的三大方向,是否再一次重蹈蔡總統主政以來,因為求好心切,在草率提出政策構想後卻因缺乏配套以致只好一再出現政策髮夾彎的覆轍。純就實質內涵來看,施副閣揆所歸納的這三大方向之必要性與正當性,也還是大有商榷的空間。 \n 以促進經濟發展而言,這本來就是執政者份內的職責,並早已編列在年度預算以及特別預算中。除非有特別緊急、突發的方案,否則根本沒有動支歲計賸餘的正當性。同樣的,照顧弱勢本來也就應循正常程序編列在政府的年度預算中,而不是另外巧立名目額外加碼,反而會引發更多的爭議與後遺症。至於預留豬瘟防疫經費,這本來就應屬農委會的法定職責,即使疫情失控,超出農委會正常預算經費的額度,面對特殊情況,現行預算法制還有可緊急申請動支第二預備金的彈性。因此,把豬瘟防疫工作也納入動支歲計賸餘的規劃,不止必要性與正當性兩缺,更易引發假借名義亂花錢的聯想。 \n 在檢討動支歲計賸餘於執政團隊所規劃三大方向的必要性與正當性之餘,許多財經專業人士更指出,在政府每年編製年度預算時,由於歲出需求向來均大於歲入預估,因而歷年來均需靠舉債來支應,以致光是中央政府就已累積了可觀的債務。是則,既然難得出現稅收超徵的狀況,則理當以償債為優先考量。蔡總統所言,公司有盈餘,應優先給員工分享的說法雖然沒錯,但前提是公司並未負債。而一個國家如果早已債台高築,偶然因稅收超徵而出現歲計賸餘,自然應優先用來償債,而不是巧立名目把歲計賸餘花光,結果卻落得債留子孫。此不止有違執政者應遵循財政紀律的職責,更可能衍生與惡化世代不正義的爭議。 \n 從另一個角度來檢視,蔡總統之所以起心動念想要發放歲計賸餘的經濟紅利,或許是因為看到自2014年起,稅收超徵的現象即已浮現,於是突發奇想,把她執政以來累積的賸餘款拿來當紅利發放,以佐證她的治國績效。但是近年之所以一再出現稅收超徵現象,與其歸功於當國者的績效,更深層的其實是反射出在變動難測的經濟景氣浮動下,財主部門在編製年度預算時,自然只能在歲入部分採取保守方式估列。而由於政府預算從前一年編製到經立法院審議通過,要到第二年結束才能知道一年前的歲入估測數到底是高估或低估。而以實際情況來看,這幾年的稅收超出預算的歲入金額,充其量只能反射出財主部門當初的估列相對保守。是則因而產生的歲計賸餘用來償債以減輕國債比重,才是天經地義當為應為之舉。衷心期待蔡總統能夠迷途知返,不要炒作短線,以免自貽伊戚,求榮反辱!

  • 去年超徵888億 營所稅占3成

     稅收超徵引發宅神朱學恆、財政部「大腦」論戰,戰火持續延燒,不過,昨日財政部公布最新數據,2018年全國總稅收2兆3672億元,超徵698億,若加計粗估海關代徵等遞延金額190億,超徵總額高達888億,貢獻最多前三名分別為營所稅、營業稅及貨物稅,其中營所稅超徵數便占超徵總額逾3成。 \n 財政部統計處副陳玉豐表示,受惠2017年經濟成長率3.08%,與經濟有關的營所稅、營業稅、綜所稅、證交稅等都大幅成長,統計2018年全年稅收來到2兆3672億元,續創歷史新高,較預算數超徵698億。 \n 陳玉豐指出,去年稅收刷新歷史紀錄的稅目高達7項,包括營業稅、營所稅、綜所稅、使用牌照稅、房屋稅、菸酒稅與關稅,其中以配合長照政策調增稅額的菸酒稅增幅最大,年增37.6%。 \n 增幅名列亞軍的為營所稅與證交稅,增幅都在12.3%,去年台股創下史上最長萬點行情,10月前表現不錯,成交量明顯增加,也帶動去年證交稅突破千億元,創8年來新高,但因11、12月台股連年重挫,稅收並未寫下歷史紀錄。

  • 去年稅收2.36兆 超收698億元

    去年稅收2.36兆 超收698億元

     財政部10日公布去(2018)年稅收概況。我國2018年實徵淨額達2兆3,672億元,創下歷年新高,較2017年同期增加1,159億元,年增率為5.1%。2018年稅收大於預算數額度約698億元,已是連續第5年有稅收超收狀況。 \n 其中,2018全年稅收,以營所稅增加621億元最多、綜所稅收年增220億元,而營業稅也年增201億元。 \n 2018年12月稅收實徵淨額達1,073億元、較2017年同月減少193億元,年減15.2%,其中營業稅衰退112億元最多。財部統計處副處長陳玉豐指出,營業稅衰退主因部分適用零稅率營業人申請退稅及部分稅款尚未入帳。 \n 陳玉豐強調,企業2017年獲利增長,挹注2018年5月營所稅收還有暫繳稅款,綜所稅收也因企業發放股利增加而成長,因此造就全年稅收大成長,超出預算數約698億元,其中中央政府超徵約481億元、地方政府超徵約144億元,粗估中央有200億元列入歲計賸餘,若加計非稅課收入部分,經濟紅利政策的財源有望達386億元。 \n 2018年我國在營所稅(5,654億元)、營業稅(4,050億元)、綜所稅(5,051億元)、菸酒稅(691億元)、房屋稅(785億元)、使用牌照稅(648億元)、關稅(1,194億元)等部分,皆創歷史新高,也帶動整體總稅收創歷史同期新高。 \n 營所稅、營業稅主要受惠於2017年國際景氣良好、企業收入增加,挹注到2018年申報稅收。另綜所稅也雷同,陳玉豐分析,在2017年企業獲利高成長下,股利發放額度也增加,加上稅改後外資股東獲配股利、盈餘扣繳率從20%提高到21%,進而拉抬綜所稅收。 \n 展望2019年稅收,陳玉豐分析,2019年稅收預算只比2018年多65億元,評估較為保守,主因還要考慮到四大扣除額提高、基本生活費公式修正,都會影響到綜所稅收,因此估2019年綜所稅預算數比2018年減少369億元,而營所稅則是考量企業2018年表現亮眼,2019年預算數年增576億元。

  • 觀念平台-稅收超徵是預算數不準確 宜理性面對

     蔡總統於2019元旦談話提出「稅收超徵、還稅於民」的想法,行政院藉此迅速擬定四大方案,許多民眾也期待能在農曆春節前領到大紅包,但財政部顯然面有難色,並說明稅收超徵應優先還債,為何有此差異? \n 截至2017年的資料顯示,政府稅收已連續四年超徵,合計達5,204億元。分別是2014年超徵1,088億元,2015年超徵1,878億元, 2016年超徵1,278億元,2017年960億。若加上2018年預估可能超收600億元,五年政府稅收超徵約5,800億元。超徵規模「頗鉅」。因此民間「還稅於民」的聲浪也就不斷,總統及行政院才會做出相關的反應。 \n 其實所謂超徵是指實際稅收金額大於預算數。兩者有時間差,可能達兩年多,不容易算準。因為從預算數的編列後還要審議,再開始執行。但經濟情勢隨時在變,最後得到實際徵收數,當然會有不少差異。例如2008年起的全球金融海嘯、2012年開始的歐債危機,那時不但沒有超徵,反而造成稅收嚴重短徵的情況。 \n 再以2017年度的資料為例,超徵主要來自營利事業所得稅、贈與稅、營業稅、遺產稅等,綜合所得稅反而短徵。因為該年度國內經濟穩定成長,因此普遍稅收增加。當年又修正遺產及贈與稅稅率,更讓相關稅收大幅增加。而開始要求境外電商繳稅,也讓營業稅及營利事業所得稅都增加。但還有一些非預期的因素造成綜合所得稅有短徵的落差。 \n 另外,有人認為超徵是稅捐稽徵機關嚴格稽查造成一堆人補稅,因而責難稅捐稽徵處。但以2017年度臺北市綜合所得稅為例,自繳稅款與扣繳稅款約占該稅目實徵數的99%,另各稅目(營利事業所得稅、綜合所得稅、營業稅、貨物稅、遺產稅、贈與稅等10種稅目)的自繳、暫繳與扣繳稅款實徵數亦占各稅目之實徵數96%以上。稅捐稽徵機關開單補徵的稅額不及4%,顯見稅收超徵並非有濫開稅單的情形。 \n 政府歲入主要由「稅收」、「其他收入」及「債務舉借」組成。當然稅收是佔了歲入的大部份。值得注意的是,稅收超徵並不等於國家財政盈餘。當財政紀律不佳,支出浮濫或因不可抗力因素政府必須透支,就有可能會出現稅收超徵但政府赤字惡化的情況。 \n 準此,稅收超徵不等於國家會賺錢,只是因為預算數不準確所造成落差,宜以理性態度面對,實在不適宜回饋民眾或發紅包。稅收超徵基本上應用於償還債務或減少舉債規模,健全財政才是對的。我國雖離舉債上限40%還有一些距離,但財政情況近年來卻是逐步惡化,且未來經濟前景不明朗,也必須預留空間因應未來可能發生的危機。 \n 不過站在國家發展的角度來看,現今國內消費低迷是當前經濟面臨的最大挑戰。近年薪資停滯、超額儲蓄增加,凸顯民眾消費意願愈來愈保守,如能重新點燃消費的正向循環,將有助於經濟成長。因此總統提出的「經濟紅利方案」政策並非不可行,只是應該從刺激消費、推動經濟成長為著眼點,審慎評估相關措施能帶來的效益,甚至可以考慮與其他促進經濟成長的政策合併施行,讓經濟動起來。 \n 回想2008年面對金融海嘯來襲,為讓全民渡過寒冬,馬政府透過特別預算方式編列858億元發放消費券,雖然事後有專家評估的認為對於實質經濟帶來的擴張效果有限,但不能否認當時不但避免一連串的倒閉風暴,也讓民間消費的氣氛明顯改善,迎來了近年少見「年味」濃厚的春節。現在如果要再做,錢更要花在刀口上,設計排富條款,讓弱勢能受益,是該走的方向。 \n 最後,現在是數位經濟之時代,新型商業模式與國際經濟情況變動劇烈,於是稅收預算的編製單靠政府機關實在很難準確。財政部宜邀請專家學者或請智庫研究,另外幫忙做稅收的預測,來形成一份更有參考價值的預算。如此才不會一再的發生稅收超徵,引起社會的議論。

  • 經濟變好沒唬爛? 蔡政府撒400億來源就是這2種稅

    經濟變好沒唬爛? 蔡政府撒400億來源就是這2種稅

    總統蔡英文日前新年談話提到,過去2年國家稅收超出預期,政府將採取「分享經濟紅利」具體方案,傳出將編列400億元預算案補助月薪3萬元以下民眾,然而消息一出遭到各界懷疑執政黨用政策買票,中央隨即在8日急踩煞車,表示停止以發放現金紅利的方向,歲計賸餘必須合法合理的使用。 \n \n蔡政府撒400億元要補助弱勢族群,消息一出,卻引來民眾批評拿納稅錢討好特定族群。不過,稅收超徵的部分到底是從哪裡來的?以近2年稅收超徵稅目來看,主要是從營利事業所得稅、遺產及贈與稅這2個項目挹注。 \n \n受到近年台灣稅制改革影響,加上景氣的確逐步復甦,使得近2年實徵稅收大於年度編列預算。政府拋出利用歲計賸餘(政府執行年度預算年底辦理決算,當收入大於支出,就會有歲計剩餘)補助弱勢族群,由於外界「還稅於民」訴求聲浪不斷提高,才會有打算將超徵稅收補助弱勢群的議題。 \n \n據《鉅亨網》報導,營所稅部分,受惠於景氣回溫、企業獲利成長,104年超徵685億元,105年度超徵685億元,106年575億元。至於贈與稅,是因為稅制從單一稅率改為累進稅率,讓許多民眾提早作財務規劃,進而帶動贈與稅連續2年超徵,105年超徵206億元,106年超徵234億元。財政部將在10日宣布2018年稅收概況。 \n \n稅收超徵其實是行政體制上很難避免的問題,除了受稅收改革影響,還要檢討政府評估辦法是否出錯,行政院主計長朱澤民表示,2018年評估誤差其實僅有3%,沒必要與經濟景氣掛勾。 \n \n據《科技新報》報導,2018年的經濟狀況相對來說較差,若要說超徵稅收與經濟狀況有關,對民眾來說就有相對直覺,但蔡政府以「分享經濟紅利」處理稅計賸餘,遭批以此創造選舉利多,才會引來外界批評,財政學上不鼓勵完全還清國債,但也不認為挪作其他用途合理,至於要還稅於民,則是政府有非法課稅行為才會發生。

  • 《泰公開講》劉泰英:500億稅金發紅包 太短視

    《泰公開講》劉泰英:500億稅金發紅包 太短視

    \n  為了擺脫選後困局,蔡英文總統在新年談話祭出利多,將以編列特別預算的方式,分派給全民500億元大紅包!預計這500億元,是以稅收超收的部分作為基礎,並將此「經濟紅利」優先用來照顧年輕人與經濟弱勢者。另外,包括小商家營業稅減免、擴大國旅補助等,也可能受惠,詳細的規劃,相關部會將在農曆年前提出。 \n \n 民眾對於這個消息,想當然爾,一定是鼓掌叫好,尤其現在經濟又不景氣,大家當然會想要「落袋為安」。不過,當我看到政府將超徵稅收當作紅包,不禁勾起我過去擔任公職的回憶。 \n \n 記得70年代我還在財政部工作時,第一次負責編列稅務預算,就把稅收收入的目標提高百分之三十,當時的財政部長是李國鼎,他知道後相當驚訝,馬上把我叫進辦公室,很緊張地問我:「把稅收目標編得這麼高,又沒有前例,真的有把握達成嗎?」我向他報告說,這是仔細查過資料後編列的數字,達標沒問題,如果做不到,自願接受懲處。 \n \n低估稅收 過去歪風 \n \n 不得不說,李國鼎真是一位令人敬重的好長官,除了一向奉公守法,也很照顧下屬。我其實心裡明白,他是出於善意的關心,怕稅收目標編列太高,可能得罪同事,或者無法達標會受到懲處。好在隔年我順利達標,沒有讓長官漏氣。 \n \n 我也知道,當時在部會裡,的確有些人為了偷懶,會用「低估稅收目標、寬列支出預算」方式偷吃步。因為稅收目標低,自然容易達標,還能領到績效獎金;寬列支出則不怕立院砍預算,因為怎麼砍也用不完。我猜身為部長的李國鼎,未必瞭解稅收目標編列是否確實,但我是第一線的稅官,自然清楚這些歪風。 \n \n總統高度 處理超徵 \n \n 回到這次稅收超徵的原因,是不是和我當年看到的陋習一樣,我無法斷言,不過,從媒體報導和各界的評論來看,可以確定的是,超徵的稅收並非是從天上掉來的,而是來自人民的口袋,因此我認為,既然是人民的錢,使用上就應該更加謹慎。 \n \n 如今蔡英文政府,想用超徵稅收發放「經濟紅利」,除了外界質疑她是為了拚連任,我個人也持反對的立場,畢竟發紅包一次就發完了,不會帶來什麼長期的效益。從過去馬政府發放消費券,即可證明並非是拚經濟的良藥。 \n \n  我建議蔡總統別只顧選舉,應該用總統的高度處理,除了看看哪些人是真正需要被照顧,不妨朝「擴大公共建設」等方向來運用這筆錢,唯有不斷靠「錢滾錢」,才是真正造福全民。 \n \n口述/劉泰英 \n \n1936年生,美國康乃爾大學經濟學博士。在李登輝總統時期,以中華開發董事長頭銜,出任國民黨投管會主委,與李前總統關係密切,外界當時也以財經國師、國民黨大掌櫃等稱號稱之。 \n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48期《周刊王》& 2134期《時報周刊》。《時報周刊》與《周刊王》聯姻,一套雙雜誌「旺透價39元」,4大超商、全省全聯及美廉社均售。《周刊王》最新247期隨刊附贈「展場甜心 茉莉」跨頁性感海報,值得珍藏。雜誌內還附超商折價券,幫您激省886元,粉絲切勿錯過。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花全民的錢做小英的公關

     蔡總統在新年談話中表示,政府將發放部分超徵的稅收,讓人民分享經濟紅利。外傳可能的方案是將發給低收入戶和月薪3萬元以下的低薪族每人1萬多元。但消息傳出後,這個針對特定對象所發放的「小英紅包」,卻引發不少爭議。 \n 九合一選舉大敗後,蔡英文一直苦於民調拉不起來,現在總算找到了一個可以討好人民的機會。然而,這項所謂「還稅於民」的措施卻存在不少盲點,最重要的是,稅收超徵只是實際徵稅的金額超過年度預算,是歲計剩餘,不是盈餘,是否可直接發給人民,政府應再斟酌。 \n 一般企業即使多賺了錢,也得先彌補虧損,以及依《公司法》規定提出法定盈餘公積金之後,才可分派股息與紅利。政府雖不是營利機構,但債台高築是不爭的事實,截至107年底,中央政府債務未償餘額達5兆3421億元,平均每位國人負擔債務22.7萬元。連財政部高層都認為超徵的稅收應優先用來償還債務。明明政府還欠一屁股債,手上有兩個小錢就急著花掉,可說是敗家子的行為。 \n 其次是發放對象的問題。蔡政府這次以稅收超徵名義所發放的錢,來自納稅人的貢獻,如果真要回饋,自然應以全體納稅人為對象才公平。新加坡政府和澳門政府都曾因財政出現盈餘,而多次實施現金分紅措施,對象也都是全民,因為經濟成果既然是由全民共同打拚,紅利當然也應全民共享。 \n 但由於民進黨政府多次抨擊2008年馬政府時期發放消費券的效果不彰,因此蔡政府這次決定不採取雨露均霑的消費券模式,而只限於所謂的社會弱勢族群。然而,低薪一族是否是合適的發放對象,卻有待商榷。因為收入少的人並不一定都是弱勢者,也有可能是家庭環境不錯的年輕工作者,這樣的人顯然不該是補助的對象。此外,蔡政府先前以「政府財政不佳」為由,鴨霸硬砍軍公教人員年金,既然政府現在手上有多餘的錢了,自然應先彌補這群人才合乎公平正義吧! \n 另一方面,蔡政府發放這筆錢的目的及預期效果是什麼,也值得探究。馬政府時期發放消費券很清楚是為了刺激消費,當時不少業者也配合推出了各種消費組合,許多消費者最終實際購買的金額大於消費券面額。 \n 但蔡政府這次發的紅包既是鎖定弱勢族群,且很可能是以現金發放,性質上較接近社會福利,拿到錢的民眾是否會用於消費、能否創造更多效益,不無疑問。如果政府400億元發出去只是被民眾收進口袋存著,那蔡政府又何必急著編特別預算發錢,直接多編點社福預算不就結了? \n 從對象、目的與效益來看,蔡英文的這個新春紅包大放送根本就是多餘之舉。(作者為作家)

  • 騙很大!小英稱因經濟成長讓稅收超徵 謝寒冰8字曝真相

    騙很大!小英稱因經濟成長讓稅收超徵 謝寒冰8字曝真相

    蔡英文總統元旦談話提及過去兩年經濟有成長,稅收也都超出預期,指示行政院提具體方案,讓收入較少民眾,分享經濟成長紅利。對此,名嘴謝寒冰直呼「騙很大」,並直言是「故意編低預估稅收」所致。 \n \n蔡總統日前指出,期許2019年要全力衝刺民生,更妥善照顧年輕人和經濟弱勢者,指示行政團隊研擬具體方案,稅收超徵部分讓收入少的民眾分享經濟成長紅利。 \n \n然而,有財政官員及學者質疑,中央政府公共債務仍有5兆3千億,現在還不是「還稅於民」政策執行的時機;財政部高層也指出,財政盈餘應優先用來還債。 \n \n對此,謝寒冰在臉書發文指出,蔡總統說過去兩年因為經濟成長,造成稅收超徵,準備用來照顧弱勢。他直呼「這真的騙很大」。 \n \n他說過去14年超徵11年,跟經濟成長一點關係都沒有,而是故意編低預算稅收所致。「講白了,就是用這些本該去還債的錢買票罷了」。

  • 財部表示 稅收超徵應優先還債

    財部表示 稅收超徵應優先還債

     總統蔡英文於新年談話中,提到要將「超徵稅收」,還稅於民,引起財政官員及學者質疑,直指中央政府公共債務仍有5兆3千億,現在還不是「還稅於民」政策執行的時機;財政部高層也指出,財政盈餘應優先用來還債。 \n 前行政院長、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指出,政府「稅收超徵」,僅是表達實際徵稅金額超出年度預算,並不表示國庫有盈餘;年度實際稅收超過實際支出,同時國庫無負債,才能稱為是「財政盈餘」。 \n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表示,如要拿公司賺錢,應發紅利來比喻,依據《公司法》第232條,「公司非彌補虧損及依本法規定提出法定盈餘公積後,不得分派股息及紅利」,也就是說,公司沒有盈餘時,不得分派股息及紅利。且中央政府的年度稅收雖然超出預期,但2018年11月底止,中央政府公共債務仍有5兆3千億,現在還不是「還稅於民」的時機。 \n 外界質疑,就算是公司賺錢,也應是把紅利優先分給有貢獻的員工;新世代金融基金會則認為,提撥一定金額照顧弱勢族群,在精神上沒有問題,但必須建立制度、設定實施連動條件,例如稅收超徵多少金額並達幾年、提撥多少比例等,並審慎定義「收入較少」的民眾。 \n 財政部昨日晚間澄清,由於近年財政有改善,運用部分資源照顧經濟弱勢,並非「還稅於民」。財政部並解釋,近年因景氣回溫,稅課收入優於預期,2014年度至2017年度中央政府稅收較預算數合計增加3,652億元,用於減少債務舉借,這4年度合計減少舉債4,627億元,有助健全財政。另外,因歲入執行良好,今年沒有新增債務,所以,執行預算所編債務還本792億元,將可達實質減債效果,預估107年度歲入歲出將有一筆餘款可供運用,不過這要決算編定才能確定。 \n 財政部高層指出,財政盈餘應該優先用來還債,或是做為歲計剩餘,不過歲計剩餘的運用是主計總處的權責。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