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種族階級的搜尋結果,共13

  • 賤民娶富家女「真愛變悲劇」 遭娘家人買兇慘死街頭

    印度存在種族階級的問題,導致出生在賤民家庭的人大多數難以翻身,更時常被瞧不起。最近當地發生一起悲痛慘案,一名24歲男子庫馬(Pranay Kumar)是賤民,但娶了富家女瓦席妮(Amrutha Varshini),日前陪老婆到醫院產檢,卻在路上遭遇行刺;經警方調查,懷疑是瓦席妮的家人不滿兩人結婚才買兇收害庫馬。 \n \n綜合外媒報導,今年24歲的庫馬和23歲的瓦席妮是在讀書時相識,雖然庫馬出身賤民家庭,而瓦席妮是富家千金,但兩人不在意種族階級,迅速陷入熱戀,更在今年1月結為連理;不過,他們的愛卻受到瓦席妮一家人強烈反對,無法接受兩人階級的差距,更多次要求兩人分手。 \n \n儘管家人不支持他們的愛,瓦席妮仍堅持要跟庫馬結婚在一起一輩子,在宴請親朋好友時,當地警方還派員警到婚宴地點,好讓婚禮能順利進行。兩人以夫妻身分過了一段時間,瓦席妮也懷上小孩,日前庫馬陪著她到醫院產檢,在路上卻出現一名男子持刀刺殺庫馬,送醫後仍宣告不治。 \n \n瓦席妮對於庫馬遭到刺殺,強烈懷疑是父親和叔叔買兇殺人,因為先前父親就曾多次阻止兩人在一起,甚至要她墮胎;而警方也在調查背後主使者,更表明從3月就已盯上瓦席妮的父親,但對方卻否認曾用暴力拆散女兒和庫馬。

  • 川普熱消退 留下爛攤子

    川普熱消退 留下爛攤子

    川普日前大動作更換幕僚,希望拉抬7月黨代表大會後直直落的民調。美國許多媒體分析,在這個時間點更換競選幕僚的動作,或多或少代表著川普開始病急亂投醫。但外媒表示,雖然如此,如果現在共和黨強行將川普換下的話,肯定會引起黨民對黨的不滿。同時間民主黨方面,雖然桑德斯的競選結束了,但其多數支持者仍不願表態支持希拉蕊。《華盛頓郵報》就表示,自競選開始,媒體們都把大部分的焦點放在候選人和他們相互的謾罵上,卻忘了將焦點放在選民們對美國政府和體制的不滿上。 \n《華盛頓郵報》表示,桑德斯和川普代表著美國制度缺陷和政治菁英自私的反噬。川普和桑德斯的崛起代表美國大眾對經濟、對菁英階級自私行為、對日益嚴重的種族衝突的不滿。雖然桑德斯的競選活動已結束,但來自於底層的政治改革仍未結束。這場席捲全美的政治改革表面上桑德斯憨川普雖是捉刀人,但背後卻挾帶著一股深深的民怨。因為這些不滿並非發生在競選期間的關係,所以大眾的憤怒無法被美國主流媒體注意到。面對這樣的現狀,美國人權鬥士約翰‧路易斯(John Lewis)對這樣的社會現狀給出「必要的麻煩」(nesseccary troubles)的結語。 \n這樣的憤怒從2008年金融危機開始算起,美國中產階級不滿為何將他們財產掏空的罪魁禍首不用負責任,那些讓他們失去畢生積蓄,必須面對晚年危機的人沒有出來解決問題。而金融危機帶來了居高不下的失業率,許多工作消失了,百萬人因此無家可歸。除此之外,美國日益升溫的種族衝突也是造成民眾不相信傳統政治菁英的主因之一,美國民眾對於警察對待黑人的方式非常生氣。他們不滿為何射殺黑人的白人警察只要簡單交個罰金就可安心過日,而將整個過程拍下來的民眾卻必須鋃鐺入獄。還有,社會大眾還對美國利益集團的自私感到憤怒。他們認為,那些應該在制度中為民喉舌的利益集團,為了自己的利益把民眾福祉擺一旁,將美國的協商制度破壞殆盡。 \n文中指出,如果政治菁英或是主流媒體再不將關心的焦點放在那些讓大眾不滿的議題上的話,那麼下一波的政治改革會讓美國政治更混亂、失控。

  • 亞洲人對「白」的癡迷 老外很!驚!訝!

    亞洲人對「白」的癡迷 老外很!驚!訝!

    《富比士》雜誌16日專欄報導,亞洲人對白皮膚的狂熱,和美白自拍器在亞太受歡迎的程度,讓西方人對東方的審美觀滿頭霧水、無法理解。 \n美國旅遊資訊網《Matador Network》指出,在西方社會,如果一個人過分強調膚色的話,他會被視為種族歧視者。但在亞洲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亞洲人對白晰皮膚的狂熱,並非出自於種族歧視,而是淨白皮膚代表一個人的社會地位,說明他不用忍受高溫在大太陽底下工作,意味著他必定來自貴族階級;而非勞工階級。 \n文中直言道:「在西方,從電視明星到模特兒,個個都在追求黝黑健康小麥色的肌膚。但在亞洲則剛好相反,電視上的演藝人員每個人的皮膚都恨不得白得跟鬼一樣。」 \n而亞洲這樣的追求,讓作者反思了西方社會因膚色而被過度強調的種族歧視。文中轉述一位泰國人的言論表示,在亞洲人們不太在意種族,因此膚色的深淺差別,只衍伸出階級歧視,而非種族歧視。因為亞洲人不在意,所以像是「黑肉底」「白、富、美」等詞都是人們經常用的詞語。 \n哈佛日本文化藝術館館長安娜‧羅絲‧北川(Anne Rose Kitagawa)還說:「在中國,白皮膚的流行從漢代說起,圓圓的臉加上烏黑亮麗的長髮,是社會階級的象徵和流行的代表。這種審美概念,明顯地被完整地流傳下來。直至今日,亞洲地區都認為白皮膚是美麗的象徵之一。

  • 美選舉見階級種族對立 經濟難題縮影

     美國華府政界菁英與共和黨主流派聯手反總統參選人川普,雙方將在另一個超級星期二初選決戰;到底是誰創造了非典型政治巨獸川普,答案是全球化經濟。 \n 經濟全球化裂解已開發國家的中產階級,美國也不例外。美國家庭平均收入自2006年開始下滑,過去沒有大學學歷,從事製造業,也可成為中產階級,如今美國夢變得遙不可及。 \n 歐巴馬政府上台後扭轉頹勢,經濟成長與失業率均有改善,不過數字背後卻是放棄找工作的長期失業者被剔除,住宅自有率降低,高等教育學費高漲,以及貧富差距持續擴大,造就出支持川普(Donald Trump)的「憤怒的白人」。 \n 川普的崛起充滿種族與階級對立的陰影,多起造勢活動衝突,多為白人與黑人動手,對立氣氛終於在11日的芝加哥造勢活動爆發,川普因學生於社群媒體串連行動取消行程,但他表示,不會再屈服,之後零星的抗議如影隨形。 \n 共和黨前總統參選人路易斯安那州長金德爾(Bobby Jindal)在「華爾街日報」(WSJ)指出,如果沒有總統歐巴馬,川普就不會主導美國政壇;有了耍酷、脆弱卻又無止盡玩弄政治語言的歐巴馬,也難怪選民要個直言不諱的強勢領袖。 \n 歐巴馬反駁指共和黨自作自受,怪不了別人。 \n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提格里茲(Joseph Stiglitz)早已預言,收入不平等遲早將毀了美國。他指出,要瞭解美國選舉得先看經濟,多數民眾感受不到經濟復甦,美國經濟仍是個失敗。 \n 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努南(Peggy Noonan)認為,華府政界菁英許多人腦袋靈光,卻搞不懂共和黨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但一般民眾早已活在已發生的和正在發生的經濟困境裡。 \n 華府外交與國安人士聯手譴責與反對川普,表明拒絕加入他的政府團隊,共和黨前總統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也為體制內參選者助選,但都無助於扭轉局勢,反而凸顯華府菁英與共和黨基層的差異,這些人也是造就川普現象的始作俑者。1050315 \n

  • 階級與偏見 美種族問題難解

     美國黑人青年遭白人警員執行勤務射殺,再度挑起深層敏感的種族議題;美國黑白族裔間偏見與歧視仍深,社經階級未見改善,使得不安情緒快速蔓延。 \n 密蘇里州佛格森鎮(Ferguson)18歲非洲裔青年布朗(Michael Brown)遭白人警察擊斃,警方公布相關資訊後暴亂升高,全案再度凸顯美國多元族裔背後難以說出口的種族歧視問題。民權運動領袖金恩博士發表「我有一個夢」演說後半個世紀,黑人和白人間的鴻溝仍難跨越。 \n 雖然黑人和其他少數族裔政治領袖叱吒政壇,美國總統歐巴馬、國家安全顧問萊斯(Susan Rice)和司法部長霍德(Eric Holder)都是驕傲的非裔人士,但不同種族間根深柢固的刻板印象與負面看法仍不易抹去。 \n 皮尤(Pew)研究中心18日發表的民調顯示,80%的黑人受訪者認為布朗事件引起重要的種族議題,但只有37%的白人持相同看法;65%的黑人認為警察執法太過,白人為33%。 \n 不過白人受訪者對布朗案看法分歧,33%認為警察執法太過,但32%認為恰當,35%沒有意見。 \n 美國的種族隔離雖已成歷史,但許多地區仍黑白分明,各族裔間的經濟能力與教育資源差距,深化階級問題。以佛格森與附近的聖路易市地區為例,是典型的黑人移入,白人移出,房價難以維持,導致部分地區在中產眼中猶如貧民窟,另一個國度。 \n 許多社會學研究者指出,美國過去的房屋、社福政策,以及經濟機制,例如與白人相較,黑人難向銀行取得房貸購屋,無法透過房地產累積財富,都是今日美國種族始終「隔離」的主因。 \n 來自聖路易的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專欄作家葛森(Michael Gerson)指出,在聖路易的白種中產家庭成長,20分鐘距離的佛格森就像外國,當年各族裔被懷疑和階級自行分離,但美國數十年來繁榮昌盛,某些社區的社經隔離卻日漸嚴重。 \n 美國少數族裔比例提高,但非裔和拉丁裔青年的教育程度仍落後於白人,網路雖普及,但族裔歧見日深;葛森認為,美國領導者須在建立法治與機會平等的社會上多加把勁。1030819 \n

  • 羅琳新書《臨時空缺》照樣賣翻

    羅琳新書《臨時空缺》照樣賣翻

     從一九九七年到二○○七年,J.K.羅琳(J.K. Rowling)以《哈利波特》系列創造了超越英國女皇的財富,從一個教書兼差的單親媽媽,變成全球排名第一的富豪作家。沉潛五年,羅琳終於踏出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首度將筆投向了成人現實,新書《臨時空缺》(The Casual Vacancy)描寫英國小鎮風雲,九月在英國出版,中文版一月底在台上市,轟動全球。 \n 《臨時空缺》雖然是羅琳的第一部「寫給成人看的小說」,但仍可見到她對青少年心理的細膩著墨,並觸及現代社會中的家庭關係、階級、種族與性向等問題,充滿現實感,美國《時代雜誌》點評:「書中不停轉換的視角編織出階級、種族和性向的問題,作者交出的是一只萬花筒,讓人將渺小及宏大的複雜戲碼盡收眼底,而每位角色同時是英雄也是惡棍。」 \n 出版短短三周,《臨時空缺》就在全球售出一百萬冊銷量,成功以羅琳的名號席捲各國,英美評論界多給予好評,也確定將由BBC改編為電視影集,預計二○一四年上映。 \n 儘管成名多年「妳怎麼看待自己一夕致富」的問題仍不時從記者口中丟出,彷彿這是對出身平淡的羅琳,最尖銳的發問。但羅琳顯然已嫻熟於此,在德國《明鏡》周刊專訪中她說:「人們常以為,成功能讓人抹滅過去,連價值觀都能改,這種想法真令人擔憂。」 \n 換句話說,她從來沒有將當今的成功是為理所當然,也沒有被瞬間躍上枝頭的幸運沖昏頭,從此習於名流奢華生活。至今她仍記得大學後開始認識比較有錢的朋友,才見識到他們待人的偏見,但她的成長背景讓她「特別留意人們在有錢以後,行為舉止的改變。」 \n 《臨時空缺》書名指的是議會席次因成員過世而留下的空位,小說從某個小鎮的一場選舉展開,而她筆下的這個小鎮,正脫胎自她所熟悉的記憶。羅琳表示,這個有著鵝卵石街道、居民比鄰而居、對彼此一舉一動瞭若指掌的小鎮,就如同她成長的地方。 \n 小說從小鎮裡緊密的人際網絡出發,描寫表象背後的人性荒謬,以寫實筆調刻劃她對當今社會、特別對中產階級偽善一面的犀利觀察,也是她轉換經紀公司、寫作生涯重新出發的大膽轉型之作。

  • 鐵人夢語-小心!那一條最敏感的筋

     人性裡有一些意識容易被挑動,是非常敏感的一條筋,例如:種族意識、地方意識、宗教意識、權利意識和階級意識,當這些意識被挑起的時候,往往就會失去理性,成為意識形態的奴役,造成社會的仇恨和對立。歷史上所有的戰爭動亂,大概都不會離開這些意識形態的影子。 \n 在企業裡,通常有一個不成文的默契,那就是不去談論薪資,也不可以去探知別人的薪資,每一個同仁之間的薪資是一個秘密。因為,如果放任同事之間互相比較薪資的高低,就很容易觸動階級意識,引發內部的不公平感,點起嫉妒、鬥爭的火種,一發不可收拾。 \n 最近,新聞熱衷於討論各個職業群落之間的薪資所得、退休替代率、立委的9A津貼,這些「薪薪」之火,真的可以燎原,果然說得人人不平,氣憤填膺。這些議題本來就很容易著火,加上藍綠對立的政治人物不忘添柴,媒體報導不斷煽風點火,好像非引爆一場階級鬥爭不可似的,真的看的令人膽顫心驚。 \n 最近,宏碁創辦人施振榮先生常常提及台灣的「半盲文化」,提醒國人不要「對我有利,才是有利」,「只看到自己的利益,看不到國家利益」,如果每一個人只堅持個人利益,企業與國家將無法創造出最大利益,也就無所謂個人利益了。如今,大家都在比較階級之間的利益,弄得人人都有被剝削之感,真的不是社會之福。 \n 台灣社會的理性空間,應該不至於太脆弱,該改就改,坐下來好好討論,不是跳起來口誅筆伐。天下沒有絕對的公平,企業界不能跟公教界比,文教業不能跟科技界比。「人比人,氣死人」,好好在自己的崗位上各盡其力,討一碗飯吃,畢竟「比來比去靠努力」。 \n (作者為康軒文教集團董事長)

  • 英暴亂逮千人 教師、富家女入列

     英國連續六天暴動,上千名人士遭到拘捕,法院必需通宵達旦加班審案。令人詫異的是,這些涉及參與暴亂掠奪者從教師、富家女、文化工作者到廚師,各式種族背景人士,不一而足。 \n 數日來,警方在倫敦拘捕了八百八十八人,其中三百七十一人遭到起訴;在中英格蘭西部則有三百人遭到拘捕;曼徹斯特和雪爾佛德也有一百人被捕。 \n 因應突然而至的大批起訴案,英國各級法院也和警方一樣取消休假,連夜審案。一名法官透露,從未見過法庭有這麼多被告人、這麼混亂,「有的被告人已坐在那裡等了,相關起訴文件卻還未送到。」 \n 更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參與暴亂掠奪遭起訴者中,除了原本一般認為的貧窮、失業青少年和黑人外,還有救生員、廚師、幼稚園和小學助理教師,慈善機構工作者,大學生,及把洗劫來的物品藏放在轎車後車廂內的富家女。 \n 面對這些種族、年齡、社會階級和背景不一的被訴者,詫異之餘,「到底誰是暴民?」成為英國社會和輿論的一大問號。《衛報》認為,這個問題「恐怕沒有簡單的答案。」 \n 一項民調顯示,僅八%的受訪者認為暴亂與英國政府削減開支有關。四二%的人認為,發生暴亂是因為犯罪分子參與;二六%的人表示,此次暴亂是幫派文化在英國日益嚴重的結果。 \n 認為這次暴亂是失業造成的人只有五%;同樣也僅有五%的人說暴動與族群對立有關。 \n 調查顯示,多受訪者多對警察表示同情,並支持警方在鎮壓中使用催淚彈、電擊槍和橡膠子彈。三分之一的人甚至支持警方使用實彈。

  • 戶籍數位化 日據謄本成珍寶

    戶籍數位化 日據謄本成珍寶

     隨著戶籍全部數位化,今年七月起全國戶政網路連線,用電腦就能找祖先,但嘉義市東區戶政事務所,至今仍保存七萬一千多戶日據時代建立的戶籍謄本,這批勾勒嘉義地區先民族群輪廓的泛黃扉頁,如今已成珍貴文獻史料。 \n 戶政所主任柳明宏指出,日據時期戶籍謄本最早自明治卅九年(民國前六年)開始,距今已逾一百年,沿用清代的漢文,混雜日文、台語,可追溯到三、四代以前的資料。 \n 戶政人員因不懂日文及許多老祖先的特定用詞,常常被前來要求「溯本追源」的民眾或學生考倒,幸好,九十年台中縣政府彙編出版一本「日治時期戶籍登記法律及用語編譯」,成為全國戶政人員「解惑」的葵花寶典。 \n 柳明宏說,現代實施一夫一妻制,只有元配能入戶籍,但以前偏房可以入戶籍,但僅有元配稱妻子,其餘稱妾、婢。 \n 曾有年輕戶籍人員對謄本裡記載「查某間」(台語)既困惑又吃驚,以為祖先好開放,連妓女戶都登記入戶籍,後來拿出「葵花寶典」求證,才發現原來是「婢女」之意。 \n 東區戶政所課員張清輝說,日據時代的戶籍記載鉅細靡遺,除戶長及戶籍內的親屬人口、關係稱謂之外,族稱欄還有階級記載,包括華族(即日本貴族階級)、士族(日本武士或讀書人階級)、平民等。 \n 此外,還有種族欄、種別欄,曾受刑者及治安顧慮人口也都列管,甚至纏足、吸食鴉片、種痘接種、聾啞盲痴瘋等身心障礙情形,也都全部記註。翻看戶籍謄本,就可以窺測這戶人家的概況,體現統治者的用心及手段。 \n 歷經縣市分家,部分古早戶籍資料遺失,現在仍保存七萬一千七百四十五戶,有八百一十八冊,是全國單一戶政所保管數量第二多,僅次於台南市中西區戶政所。

  • 狂飆六○ 風騷年代

     六○年代不是一個只有破壞、抗爭、暗殺與盲撞的階段,它也是一個求變、更新、突破與開創的過程。人類歷史上很少像六○年代那樣在短短十年內匯聚了戰爭、革命、造反、暴亂、鬥爭、鎮壓、爭民權、反越戰、征服太空、婦女運動及環保覺醒等創造時代、改變歷史的大洪流。這些凸顯時代精神與特色的景觀,殆為六○年代巍然不朽的原因。 \n 六○年代是個波瀾壯闊的年代,它的脈動和步調迥異於別的年代。 \n 二十世紀每一個年代皆有其時代特色:二○年代號稱是興旺的(roaring)年代;三○年代以大蕭條著稱;四○年代爆發了二戰,大英帝國從此沒落,美國開始稱霸;五○年代雖有地區性武裝衝突(韓戰、越南奠邊府之役、金門砲戰)、古巴卡斯楚革命以及白色恐怖,但全球在冷戰中維持侷促和平與沉悶氣氛。 \n 六○年代就完全不一樣了。美國詩人政治家、一九六八年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失敗的明尼蘇達州參議員尤金.麥卡錫(Eugene McCarthy)嘗言,六○年代好像是個突如其來的年代,既不是銜接五○年代的餘緒,又非追溯過去。六○年代是一個獨特的年代,與眾不同的年代,它涵蓋了智慧和愚蠢、樂觀與悲觀、和平與暴力;它也是一個充滿矛盾、混淆和動亂的年代。 \n 艾森豪在五○年代主政八年,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許多寶貴時間花在高爾夫球場上。威斯康辛州共和黨參議員佐.麥卡錫(Joe McCarthy)掀起的反共與恐共浪潮,不僅窒息了文學與藝術的創作,並扼殺了思想與言論自由。美國人渴望轉變之際,年輕的甘迺迪取代了老邁的艾森豪。 \n 六○年代到來的時候,美國人滿懷興奮之情。至少風度翩翩的甘迺迪帶給大家以希望、樂觀和信心。甘迺迪在就職演說中向全世界宣告:「火炬已傳遞給新一代的美國人」,他的上台象徵了一個新時代的開端,一個與過去截然不同的時代即將快樂出航! \n 六○年代的脈搏開始劇烈跳動! \n 動亂與衝突的年代 \n 然而,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德州達拉斯的槍聲卻過早地結束了甘迺迪的生命,無情地斬斷了政治才子向「新疆界」(New Frontier)的探索,並使六○年代的進程驟然改道。有些史家認為六○年代的動亂與衝突,乃源於甘迺迪的遇刺。但也有些史家表示,六○年代的擾攘和對抗,並非始於甘迺迪之死,因這只是一場孤立的政治暗殺事件,它意外地熄滅了甘家最明亮的一把火炬。 \n 這些史家強調,美國社會的騷動其實肇始於一九六五年八月加州洛杉磯瓦茨(Watts)地區的黑人暴動。這場因白人警察逮捕一名酗酒駕車黑人而引發的種族暴亂,持續了六天,導致三十四人死亡、二千多人受傷、三千九百多人被捕,財物損失達四千萬美元。史家強調,瓦茨暴動摧毀了美國社會的秩序、法律與良知,並點燃了六○年代的種族衝突、階級對抗和社會不靖的火種。 \n 無疑地,甘迺迪在燦爛年華的猝逝,不僅戛然葬送了美國人民的夢想以及對未來的憧憬,更奪走了美國的純真與無辜。甘迺迪的噩運未嘗不是日後一連串悲劇與動亂的導火線,這些悲劇與動亂在一九六八年臻於沸點:越戰加劇、美軍死亡人數激增以及民權鬥士金恩牧師和羅伯特.甘迺迪先後遇刺,為六○年代留下永恆的創痛。 \n 突破與開創的年代 \n 但六○年代不是一個只有破壞、抗爭、暗殺與盲撞的階段,它也是一個求變、更新、突破與開創的過程。人類歷史上很少像六○年代那樣在短短十年內匯聚了戰爭、革命、造反、暴亂、鬥爭、鎮壓、爭民權、反越戰、征服太空、婦女運動及環保覺醒等創造時代、改變歷史的大洪流。這些凸顯時代精神與特色的景觀,殆為六○年代巍然不朽的原因。 \n 尤其是六○年代的三大運動:學生運動、反戰運動和民權運動,不僅在美國國內產生史無前例的衝擊,亦在海外各地造成強烈震撼與回應。 \n 林肯的〈解放黑奴宣言〉和死傷驚人的南北戰爭,並未提升黑人的地位,更遑論民權與人權。內戰結束後的重建(Reconstruction)時期,南方黑人的處境不但沒有改善,且遜於戰前。南方諸州甚至通過一系列所謂吉姆.克勞法(Jim Crow Laws),實施種族隔離、種族歧視、禁止黑人享有憲法賦予的權利。直至五○及六○年代一批又一批民權鬥士不顧生命危險的抗爭、最高法院的裁決和國會於六○年代中陸續通過〈民權法案〉和〈投票權利法案〉,黑人始獲得憲法保障的平等地位。 \n 一群黑人民權鬥士於一九六五年春天在阿拉巴馬州塞馬(Selma)一連舉行三次與白人州警對峙的遊行示威,尤為壯觀。他們的目的就是要走過一座艾德蒙.皮特斯橋(Edmund Pettus Bridge)。經過多次流血衝突,他們終於成功了。一九六一年出生、自稱為「六○年代之子」的歐巴馬,踏著民權鬥士前賢的足跡與血跡前進而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個黑人總統(當年興建白宮的工人大部分是黑奴、小部分是已獲自由身的黑人)。一九六五年參加塞馬示威而被警棍打得頭破血流的約翰.路易斯(John Lewis,已連任多年喬治亞州聯邦眾議員)在歐巴馬選上總統後說了一句很有意義的話,他說:「歐巴馬就等於在塞馬橋的另一端出現。」 \n 風起雲湧的年代 \n 甘迺迪總統上台後成立和平工作團(Peace Corps),號召美國男女青年志願到發展中國家服務,以傳播美國的善意。但在新時代到來的時候,一批不滿現實的年輕人亦希望美國能夠作「自我改變」;他們發現號稱世界第一強國的美國,卻有太多的缺點與弊病。當初就讀安娜堡(Ann Arbor)密西根大學的二十一歲學生湯姆.海頓(Tom Hayden,後娶影星珍芳達為妻,已離異)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輕人組成一個名叫「學生爭取民主社會」(SDS)的激進組織,試圖改造美國社會。海頓於一九六二年代表這個「新左派」團體起草了著名的〈休倫港聲明〉(The Port Huron Statement,休倫港位於密西根州),這份聲明痛批美國的種族不平等、核戰的危險、未能發展原子能和平用途、冷戰的持續、財富分配不公、學生對政治的冷漠以及自由思想的枯竭等。這份聲明對六○和七○年代的學生運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n 一個激進組織的內部總會出現更激進的聲音,不久部分成員脫離「學生爭取民主社會」而成立「氣象人」(Weatherman),一些「氣象人」又建立了更偏激的「氣象地下組織」(Weather Underground),他們主張暴力並使用暴力以對抗當道與制度。無數學生在各大學校園發動抗議,挑戰學校當局,他們霸占辦公室和校舍,全面進行反戰示威,公開焚燒徵兵卡。反越戰、反文化、反威權、和反現實構成六○年代學運的主流。從東岸的哈佛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到西岸的柏克萊加大,從安娜堡和麥迪遜威斯康辛大學到奧斯汀德州大學,星火燎原的學生運動與反戰運動結合,拖垮了詹森總統的「大社會」計畫和他的政治前途。學生運動與反戰運動不僅在美國激起社會波濤,亦在歐洲、拉丁美洲和日本等地風起雲湧,其勢銳不可當。巴黎發生了「五月暴動」,戴高樂總統如強弩之末;捷克出現了「布拉格之春」。竹幕內的中國大陸則爆發了大傷民族元氣的文化大革命。唯有在蔣家父子掌控下的台灣,不但未受全球性的學生運動與反戰運動的衝擊,島內且瀰漫低氣壓;《自由中國》與《文星》兩大政論與文化刊物相繼停刊,雷震、殷海光、彭明敏、李敖等許多異議人士成為強人政權下的受害者。六○年代的台灣經濟仍未起飛,文化與思想沒有生機,政治充滿了肅殺之氣。對大學畢業生而言,出國留學比什麼都重要。 \n 獨領風騷的年代 \n 歷史常充斥無奈、諷刺與逆轉。甘迺迪總統於一九六二年九月十二日在休士頓萊斯(Rice)大學發表:〈我們選擇到月球去〉演說,充滿信心地宣示美國將在六○年代結束前完成登月使命。他的預言和展望在一九六九年夏天實現了。遺憾的是,為六○年代注入希望、樂觀與願景的政治家,卻未能親睹阿波羅十一號太空船登月的壯舉。一九六○年美國大選時遭甘迺迪擊敗的尼克森,卻在一九六八年重振雄風,從分裂的民主黨手中奪取政權,但因個人人格與政治品德的缺陷而未能善終。甘、尼二人的無常命運與政治浮沉,何嘗不是六○年代一個令人噓唏的側面。 \n 六○年代充滿了叛逆與變革的動力,對後世產生無遠弗屆的衝擊。七○年代的水門事件搞垮了一個總統,烽火連年的越戰終告結束;八○年代末至九○年代初一連串的政治海嘯:天安門事件、柏林圍牆倒塌、東歐與蘇聯共黨集團崩潰以及冷戰時代的落幕,為二十世紀最後年代製造了地動山搖的巨變。無庸置疑,大陸民運人士和推倒柏林圍牆的民主鬥士身上,充分展現了六○年代的銳氣、衝勁與理想,他們都是不折不扣的「六○年代之子」。 \n 時代腳步有時停滯、有時緩慢、有時飛快;但大部分時間是在群山萬壑中打轉,摸索前進。在歲月的流程中,六○年代是個令人難以忘懷的年代;它的傲然獨步,絕非偶然,而是歷史的必然。二十世紀人類社會的變化與動蕩,輻輳於六○年代,而形成怒濤狂掀、獨領風騷的年代。 \n (本文摘刊自時報文化出版作者新書《悸動的六○年代》)

  • 打破階級 各黨倡「為公平而戰」

     英國社會階級分野長期以來涇渭分明,二○一○年國會大選競爭激烈,「公平」(fair)卻是朝野政黨一致的訴求。執政工黨許諾「每個人都有一個公平的未來」;保守黨主張「小政府大社會,讓人民擁有更多權力」;自民黨呼籲建立一個「公平的英國」;綠黨也倡言「值得為公平而戰」。 \n 為什麼「公平」成為各黨共同焦點?因為長久以來,英國一直是個「階級分明」的社會,出身家庭和教育背景,是社交和職場重要指標。雖然多數人寧可相信,只要有才能肯努力,最後一定會出頭,但事實是,英國的階級問題比種族問題還要嚴重。 \n 精英勢力龐大 藩籬亟待拆除 \n 這明顯反應在精英化的統治系統中。英國接受私校教育者只有七%,卻有高達七五%的法官、七○%的金融企業主管、四五%的高層公務員,是來自這七%。保守黨黨魁卡麥隆和自民黨黨魁克萊格,都是這個特權體系下的一員。 \n 卡麥隆就讀的「伊頓公學」更是精英中的精英貴族學校,有機會接受伊頓教育的人口不及一%,而該校已培育出十八位首相,如果卡麥隆勝出,他將是第十九位「伊頓首相」。保守黨的影子內閣中,有十五位閣員是「伊頓人」。精英體制勢力之龐大,超乎局外人想像。 \n 卡麥隆和克萊格的背景,也再次提醒大眾,英國社會公平嗎?涇渭分明的社會階級籓籬是否已到了必須拆除的時刻。而這點,顯然是對工黨及現任首相布朗較為有利。 \n 社福稅制不公 百姓渴求改善 \n 社會正義、社福及稅制也是「公平」的訴求重點。英國社會傳統上比其他西歐國家具包容力,也多有弱勢族群應受照顧的觀念,但隨著社會結構改變,社福制度往往為投機者利用,形成資源浪費與不公。近年來尤其反映在房舍、健康和老年照顧上。 \n 許多辛勤工作依法納稅的人,年老時的待遇反而不如一輩子不工作仰賴社福者,以致退休後得賣房養老。護士和教師等收入偏低者,等待國民住宅比登天還難,因為國宅優先分配給外國難民或單親移民家庭。 \n 凡此種種,都讓英國社會渴求回到「公平」。像悶了很久的老人家,巴不得一吐為快。一場廿一世紀的社會階級和社會公平戰爭,在這次大選中蓄勢待發。

  • 觀念平台-時代變遷 野百合安靜了

    上個月在野百合學生運動步入二十周年之際,南部的校園發生了三起學生抗爭事件,包括高師大的抗議宿舍門禁、台南女中的要求衣著自主權及中山大學的反對校方強制推行無肉日。乍看之下,台灣的學生似乎不再心繫國家大事,而只關切瑣碎的生活議題;救國濟世的理想主義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爭取自身權益的利己主義。三月學運悄然地度過了二十歲生日,在校園裡與媒體上激不起一絲漣漪,似乎一點也不足為奇了。 \n這樣道德的指控其實是不公允的,它忽略了晚近以來台灣社會種種的鉅大變遷。 \n首先,在野百合時代,多數大學生不需擔憂未來的出路問題,當今的大學生卻面臨畢業後只有二十二K的夢魘。聯考窄門的開放固然使原先被排除在外的弱勢家庭子女獲得教育機會,但是隨之高漲的學雜費卻讓他們唸起大學來備加艱辛。在嚴峻的生存壓力下,大學生的關切自然會有所轉向。 \n其次,現在的大學生也不再揹負起社會良心的角色,無論這樣的期待是來自於社會公眾,亦或是他們所自我加諸的。愈是處於不合理的體制,學生的社會任務往往就愈具有神聖性。國賊與強權雙重壓迫激發出五四學生運動;同樣地,如果沒有殖民地的歧視,蔣渭水所帶領醫學院學生就不會投入民族運動。 \n廿年前的野百合學運也是相似情境下的產物。在當時,受夠了國民黨主流派與非主流鬥爭的社會大眾,在學生們身上看到了一股清流,苦悶而無處發洩的輿論因而找到了心理投射的對象。事實上,當初滿腔熱情的學生也是跌跌撞撞地扮演起公眾所期待的角色。在中正廟廣場上,那條區隔學生與市民的糾察線即具有這樣的曖昧性,學運的「純潔性」一方面是帶有階級區分的意味,排除工農大眾的參與,另一方面也是被保護的對象,避免情治單位的滲透與瓦解。 \n誠如社會學家Giddens所指出的,解放政治的年代已經一去不復返,取而代之的是生活政治。在以往,我們期待普遍階級的出現,無論是勞工、第三世界農民、或是六○年代新左派學生。這些革命主體被認為能徹底改變社會的不公義,使政經資源重新分配。但是在晚近,一方面極端的階級與種族壓迫已經獲得改善,另一方面,威脅個人自由的新科技、環境汙染、性別歧視、官僚獨斷越來越難以被忍受,因此捍衛生活風格的自主性與多元性成為當前進步性運動的主軸。從這個角度來看,學運的生活化與日常化也就理所當然的。 \n在揚棄了被施加的魔咒之後,學生就不再被迫要扮演他們勉強不來的角色。做為校園生活的成員、年輕的公民、未來的生產者、社區的居民,他們還是有很多可以實踐自己青春理想的管道。不需全國性媒體注意,而又能遍地開花的學生運動,或許是一種安安靜靜地紀念野百合最好的方式。 \n(作者為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 倫敦傳真-一場蓄勢待發的階級戰

    曾經有一度,英國人明瞭自己是誰。英國作家傑瑞米帕克斯曼(Jeremy Paxman)在《所謂英國人》(The English , A Portrait of a People)中以一長串形容詞描述英國人,「彬彬有禮、冷靜自持、保守內斂。」;「階級分明、心胸狹隘、拙於情感表達。」 \n現在,英國人當然還是知道自己是誰。只是,這個話題變的愈來愈敏感、沈重,尤其是英國社會長久以來存在的「階級」問題,從政客到輿論,大多不願意談論這個議題。 \n英國大眾也多寧可相信,這不是一個受到階級約束的社會。上百萬的人守候在電視機前觀賞「The X Factor」,參與票選英國明日之星的節目,深信有才能,肯努力的人,最後一定會出頭。畢竟,現在已是廿一世紀,何況英國一直是現代民主先進國家。 \n可是,英國人心知肚明,預期在今年五月舉行的全國大選,卡麥隆領導的保守黨若一如預期獲得勝利。卡麥隆將是廿一世紀,英國貴族學校伊頓公校(Eton)教育的第一個英國首相。而在此之前,伊頓公校已產生過十八個英國首相。 \n卡麥隆組閣,代表的不僅是右派保守黨重掌執政權,更是英國上層社會菁英重返政治領袖地位的表徵。二戰後,英國保守黨執政歷史中,除了麥克米利恩和道格拉斯赫姆是伊頓背景外,接著的幾位首相希斯、柴契爾夫人和梅杰都非權貴階級出身。柴契爾夫人致力矯正口形,練就一口上流社會的女王式英語,仍擺脫不了「雜貨店女兒」的出身;梅杰努力進修成為會計金融專家,大家卻仍記得他是「馬戲團班主之子」。相較之下,縱使是保守黨重新執政,權貴階級出身的卡麥隆出任首相,對英國政治和社會,自然存有某種顯而不見的微妙意義。 \n來自蘇格蘭卡迪市(Kirkcaldy)牧師家庭的現任英國首相布朗是工黨執政十二年來,第一位企圖戳破英國階級與特權的政客。布朗藉著國會首相質詢時間,指稱保守黨的遺產稅制跟卡麥隆伊頓出身,與富人權貴為善的背景相連結。 \n布朗雖以嘲諷方式批評卡麥隆,但英國媒體不全然認同;英國國會議員,包括工黨政客們,也都不喜歡布朗如此赤裸裸的陳述英國的社會階級問題。可憐的布朗,反成了國王的新衣中,高喊國王沒有穿衣服的人。 \n英國社會階級分隔與差距,其實比種族問題嚴重。出身家庭和教育背景,依然是社交和職場上的重要指標。深入英國社會,會發現這是一個極其封閉的社會,私立學校教育體系仍扮演中心角色。英國上層和中上階級,傳統上是菁英私立教育的把持者,這些家族,數個世代來,均就讀同一學校,如卡麥隆,他的父親和祖父也都是伊頓畢業生。從某個角度而言,這是一種社會階級的保護主義和機會壟斷。 \n去年底出爐的一項調查顯示,儘管英國接受私立學校教育的比例只有七%,卻有高達七五%的法官、七○%的金融業主管、四五%的高層公務員,以及三二%的國會議員,從這百分之七的私立教育體系中產生。而在這百分之七的特權者中,進入像伊頓這種貴族學校的比例則不到一%。這種精英體制的聯絡網和影響力,超乎局外人想像。英國社會公平嗎?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英國下一世代的專業人士,將全部由目前僅佔社會三○%比例的中產階層和中上階層家庭中產生。 \n卡麥隆打從開始就了解,自己的權貴背景,也頗能以此自嘲,說歐洲媒體指他是「皇室混蛋」,因為他與英國皇室有遠親關係。他清楚自己無法擺脫社會特權階級出身的事實,索性承認自己幸運外,更呼籲大家,「不要看我從那裡來,看我將往那裡走。」 \n觀察一名政治領袖,不看他從那裡來,只看他要往那裡走,在任何一個社會中都不是件容易的事。畢竟,鑑往知來,放諸四海皆準則。老英國涇渭分明的社會階級意識,在這次大選中,勢將挑起一場新大戰。 \n([email protected]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