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種族隔離政策的搜尋結果,共10

  • 美名校學院改名!批前總統種族歧視 讓歷史倒退

    美名校學院改名!批前總統種族歧視 讓歷史倒退

    由於美國前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支持種族隔離政策,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已經投票通過,讓「威爾遜」的名字從該校聞名全球的公共政策學院以及一間住宿學院上移除,重新為這兩間學院命名,普大校長更批評威爾遜的政策讓美國歷史倒退。

  • 南非反種族隔離鬥士卡特拉達逝世 享壽87歲

    \n南非反種族隔離制度鬥士卡特拉達(Ahmed Kathrada),這個月初因為腦部血栓住進醫院,在今天上午於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過世,享壽87歲。他一生致力於對抗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也因反對政府和南非前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一起被捕,在獄中度過大半人生才被釋放,而他出獄之後曾擔任國會議員及總統顧問。 \n \n據《美聯社》報導,卡特拉達基金會證實了這項消息,基金會的執行長巴頓(Neeshan Balton)表示:「卡特拉達激勵了全世界各地的數百萬人,這是非洲民族會議、解放運動以及整個南非的一大損失」。 \n \n卡特拉特1929年生於南非西北邊的小鎮,而他的父母是一對印度籍的穆斯林移民。他在12歲時受到啟發,便致力對抗當時南非政府的種族歧視政策。之後他和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ANC)一起策劃了一場反種族隔離活動,和ANC的領導階層逐漸熟識。而他也在1956年12月5和曼德拉與大部分ANC的領導階層一起被指控「嚴重叛國罪」而被捕,在歷經四年的審判之後,全部被告共156人都被判無罪。 \n \n但之後南非政府禁止了反種族隔離制度的組織,卡特拉特等反種族革命人士都被迫轉往地下活動。而於1963年7月他和曼德拉一起在約翰尼斯堡的郊區利弗尼亞(Rivonia)被捕,他們和其他七名被告被指控意圖暴力推翻政府,並在當地進行了審判,最終他與曼德拉皆被判終身監禁,也從那時開始和曼德拉當起了26年的獄友。 \n \n卡特拉特在1989年10月被釋放,而1990年2月南非政府也解除了政黨的禁令,他同時擔任了ANC和南非共產黨領導委員會的成員,直到隔年他被選上ANC的全國執行委員會後,才辭去南非共產黨委員會一職。而他也在1994年南非第一次普選時,代表ANC被選為國會議員,之後更被剛選上總統的曼德拉指為總統顧問。 \n \n卡特拉特的妻子芭芭拉(Barbara Hogan)也是反種族隔離人士,她在1982年被指控叛國而入獄服刑長達10年,出獄之後也在政治圈活躍,在2008年到2010年之間擔任莫特蘭蒂(Kgalema Motlanthe)總統的內閣。 \n \n而去年高齡86歲的卡特拉特仍在政壇發揮自己的影響力,他出面呼籲現任南非總統祖馬(Jacob Zuma)應該辭職下台,當時祖馬被控公款私用於裝修自己的住宅,並且遲遲未歸還公款而被法院判決違法了憲法,卡特拉特發表公開信表示,祖馬在面對國內廣大的批評、譴責的聲浪,他希望祖馬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辭去總統職務。

  • 為愛棄王位 南非酋長護英籍妻故事將上映

    在上個世紀的非洲大陸,種族隔離與歧視政策仍壟罩著,一名來自南部非洲波扎那(Botswana)的繼承人,在英國倫敦(London)求學期間於舞會上邂逅一名美麗的白人女性,陷入熱戀的兩人卻不知單純的愛情,竟會引來各方面的反對與阻擾,最後被迫放棄王位繼承權並流放海外,這個歷經艱辛的愛情故事,如今將被搬上大螢幕。 \n \n據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緊鄰南非(South Africa)的工業鑽石產地波扎那共和國首任總統塞雷茨·卡馬(Seretse Khama),與他英國籍妻子露絲(Ruth Williams)的愛情故事,將被搬上大螢幕與世人分享。塞雷茨是波扎那共和國前身- 貝專納保護國(Bechuanaland Protectorate)的王位繼承人,前往英國求學期間透過一次舞會,結識了在勞埃德保險社(Lloyds of London)任職的露絲,快速地陷入熱戀並於一年後結婚。哪知道本應被祝福的婚姻,卻引來英國政府、殖民部(Colonial Office)、貝專納國內輿論以及實行「種族隔離政策」鄰居南非的阻擾。 \n \n戰後英國的工黨(Labor Party)政府有鑑於欠下大筆債務,必須仰賴南非這塊金雞母的挹注,最後在迫於南非威脅將以武力解決「問題」的壓力之下,於1951年宣布中止塞雷茨的繼承權,並將當時已返鄉定居的他與妻子放逐海外。原先英國政府為安撫塞雷茨夫婦,安排兩人前往中美洲加勒比海地區(Caribbean Sea)的牙買加(Jamaica)任職與定居,但遭到拒絕;最後兩人選擇定居於英格蘭東南部的薩里郡(Surrey),以便照顧2名年幼的孩子。 \n \n被流放的塞雷茨並未因此放棄希望,在結束五年的流放生涯後,他選擇創立波扎那民主黨(Botswana Democratic Party),1965年議會大選中贏得多數,被推選為總理,持續致力於獨立運動。終於在一年後,家鄉貝專納保護國於1966年正式宣布,脫離英國獨立為如今的波扎那共和國後,在首次總統大選中被選為共和國首任總統。他一直擔任總統至1980年7月因癌症病逝為止,28年後他兒子伊恩(Ian Khama)亦被推為第四屆總統,妻子露絲則於2002年病逝於波扎那。 \n \n該電影名為「聯合王國」(A United Kingdom,暫譯),由英國影星大衛·歐洛沃(David Oyelowo)與曾出演龐德女郎的裴淳華(Rosamund Pike)聯袂主演,導演阿散提(Amma Asante)表示這部電影將混雜親情、愛情、人性、現實政治與當時的種族隔離環境,將讓觀眾看見愛情與親情的偉大。目前台灣尚未確認是否會引入上映,英國當地則在下個月25日上映。 \n

  •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屠圖大主教 85歲生日

    1984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南非屠圖大主教(Desmond Tutu)今天歡度85歲壽誕,全國民眾祝福老人家身體更健康。 \n 屠圖大主教擁有平易近人的特質,受到民眾愛戴,是人民的精神支柱。他的信念、勇氣與所說過的話,長在人們心中。他常說:「不以善小而不為。累積小善可以影響全世界。」 \n 1955年屠圖與教師李亞結婚,婚後育有4名子女。1980年代他開始奔走各方積極推動廢除種族隔離政策。 \n 南非媒體「旅遊者24」(traveller24)今天報導,作為南非典範,屠圖大主教有幾件生活小事最為人們津津樂道。 \n 他熱愛舞蹈,經常勸導世人舞蹈讓人不老,也曾教過好友達賴喇嘛幾招舞步;創建南非另一個稱號「彩虹國度」,彰顯族群融合特色;永遠面帶笑容、充滿生活幽默感,有他在的場合,笑聲不斷;熱愛寫作,分享許多生活智慧,即便兒童書籍也傳遞寬恕與和平理念。 \n 2012年獲頒「莫.伊布拉欣基金會」(Mo IbrahimFoundation)百萬美元獎金,用以表彰他終生追求真理所帶來的力量。 \n 他的誠實與直言不諱的勇氣也令人佩服。他曾就貪腐、犯罪猖獗以及違反人權等議題,公開質疑英國前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南非現任總統朱瑪(Jocob Zuma)與辛巴威現任總統穆加比(Robert Mugabe)。2011年更高分貝批評南非政府不願意給達賴喇嘛簽證。 \n 1994年南非取消種族隔離政策,隔年,他開始領導「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TRC),藉由實際參與種族隔離時代侵犯人權人士所吐露的真相,帶來種族間的和解,進而給予後代子孫和平。1051007 \n

  • 南非屠圖大主教 再度入院接受治療

    南非屠圖大主教(Desmond Tutu)7日在開普敦醫院接受手術,日前出院回家,疑似傷口感染,今天早晨再度入院接受治療。 \n 南非媒體「新聞24」(news24)今天引述屠圖妻子李亞(Leah)的聲明稿表示,屠圖大主教日前出院回家後,發現傷口有感染跡象,今天立即再度入院。 \n 屠圖大主教7日經歷1項外科手術,以便解決過去因為治療前列腺癌所造成的感染。 \n 即將於下個月度過85歲生日的屠圖大主教,是南非聖公會首位非裔大主教。一生致力和平運動,獲獎無數。 \n 1955年屠圖與李亞結婚,婚後育有4名子女。1980年代他開始奔走各方積極推動廢除種族隔離政策。1984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n 1994年南非取消種族隔離政策,隔年,他開始領導「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TRC),藉由實際參與種族隔離時代侵犯人權人士所吐露的真相,帶來種族間的和解,進而給予後代子孫和平。在南非邁向自由民主的進程中,TRC儘管有些瑕疵,但功不可沒。1050917 \n

  • 失人心 南非選舉執政黨首都慘敗

    南非選委會今天說,執政非洲民族議會(ANC)在地方選舉遭遇歷史性慘敗,於首都之戰敗給在野民主聯盟。 \n 據最終選舉結果,在包含普勒托利亞(Pretoria)的茨瓦尼(Tshwane)都會區,民主聯盟(Democratic Alliance, DA)的得票率43%,打敗非洲民族議會的41%,凸顯帶領南非終結種族隔離政策的ANC支持率直直落。 \n ANC昨天才坦承,在伊麗莎白港((Port Elizabeth))輸給在野黨DA。伊麗莎白港是這場選舉的主戰場。 \n 搞丟伊麗莎白港對ANC是一記恥辱性的痛擊,因當地曾孕育反種族隔離行動,又被稱為「曼德拉灣」(Nelson Mandela Bay)。 \n ANC在全國層級仍拔頭籌,但得票率顯著下滑至不到54%,較之2011年下滑8個百分點。1050806 \n

  • 時論─不怕死的笨蛋

     台灣近日瀰漫著一股「笨蛋說」的氛圍,話題圍繞著馬總統次第推展的系列政策,推究其因,不外乎政策推動的時機不當,導致不同團體與不同利害關係人反彈,而有馬總統笨蛋之說。除去這些情緒上的用詞與氛圍,若從政策、推動時機與馬總統個人背景與特質來看,真的,我們的總統不但是笨蛋,而且還是一個不怕死的笨蛋。 \n 首先從政策的角度來看,無論電費調整、奢侈稅、證交稅、軍公教十八趴、公債法等,都是政府長期未決,有其歷史發展的因素,牽一髮而動全局,如刀之兩刃。一般以為政策走向是對的,但是目前國內外環境太差,推動時機不對,宜漸緩漸進。換言之,這些政策確實是應該推動的,對台灣長期來說是有利,但是短期利害關係人的受傷,成為馬總統笨蛋說濫觴之緣由。 \n 其次,從推動時機來說,從「勞保基金民國一二○年破產」,以及「國民年金民國一二六年破產」的時間點來看,此時,馬總統以調整電費、奢侈與證交稅等戰術性的政策,試圖解決政府長期體制與策略運作機制上,所造成的國家財政破產危機,您說他不笨誰笨?馬總統一○五年下任,關他屁事! \n 再來,從個人背景來說,馬總統擁有台大與哈佛的學歷,如果他笨,那不是說台大、哈佛都是笨蛋訓練班。從個人特質來看,觀察馬總統雖千萬人吾往矣,頂著鋼盔往前衝的決心,我也覺得他笨,當炮灰的人,不笨嗎?搞得組織內雞犬不寧的人,不笨嗎? \n 無獨有偶的是,回溯美國一九六○年代的第三十五任總統甘迺迪上任之初,斯時,二戰甫結束,美元的兩次危機、一個勢力強大到可左右美國國家政策的軍工複合體的大怪獸、一個私營的國家銀行系統(聯邦準備系統)與黑白種族隔離政策等背景,在在使得當時的美國,正面臨著如何解決不公義的社會與財政稅收危機的難題。 \n 這位迄今為後人所景仰的哈佛校友-甘迺迪總統,毅然任用美國史上第一個以民間企業領袖作為文人部長,確立美國戰略規劃與資源分配的計畫預算制度(PPBS);以強大的政府力量,動用檢察官與警察,護送黑人學生進入大學校園,確立今日美國自由民主的精神;同時甚至企圖廢除聯邦準備系統,掃除受少數私人銀行控制國家財政之權的弊端。 \n 細索這位哈佛訓練出來的總統的作為,他得罪了軍事領袖、軍火工業團體、銀行財團、當然還有那些白人優越主義者,我不敢揣測甘迺迪遇刺的原因為何,但是他確立美國長治久安的基礎為事實,但是卻賠上了自己的生命。 \n 其實,組織中的結構性問題,以領導者高度來看,有其最利於他個人的決策與判斷,甘迺迪總統的前任艾森豪總統,貴為聯軍統帥與五星上將,他都沒解決與軍人獨佔資源的軍工複合體制大怪獸!原來哈佛早在一九六○年代也訓練出過一個笨蛋。一個不怕死的笨蛋! \n 所以,理性地來說,若以一個台大、哈佛訓練出來的領導者來看,他們應該很清楚他們在做甚麼,他們都是試圖從組織長期策略性的角度,來思考長治久安的問題,甘迺迪如此,馬英九也如此,但唯一不同的是,台灣的哈佛笨蛋堅信台灣人民是成熟的,因為在台灣不會有李‧奧斯瓦爾德。 \n 觀諸台灣近期的輿論、媒體,若能情緒的話少出,多些理性批判的素養,應該更好,而馬政府的誠懇面對與說明更該強化,讓大家知道你圖的是甚麼。 \n (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企管系副教授)

  • 世足熱賽 南非蛻變

     在索維托慘案三十四周年前夕,全球聚焦下,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正在南非登場,自終結種族隔離政策後,南非已成功地完成「族群平等民主化」。南非在「族群平等民主化」十六年後,歷經曼德拉、姆貝基及現任的祖瑪三任總統主政下,政治與經濟穩健發展。這屆世界杯足球賽對於南非而言,可以說是意義深遠。南非正在向世人告知她正以非洲大國之姿,在國際舞台上,述說著自己從「黑白衝突」的悲慘世界,蛻變為「彩虹之國」非洲大國的成功故事。 \n 南非拜盛產黃金與鑽石之賜,一九六○至七○年代其經濟欣欣向榮,曾與西德、日本的經濟奇蹟相提並論。而實際上卻是在種族隔離政策(Arpartheid)下,把持黃金與鑽石工礦業至富的荷裔阿非利卡(Afrikner)白人經濟與黑人原住民貧無立錐之地的貧富極度對立的雙重經濟。這種「白富黑窮」的雙重經濟到一九八○年代,當時佔全南非一四%的白人族群在南非內需市場消費能力到達極限。 \n 而受種族隔離政策為害甚深的黑人原住民薄弱的消費能力無法擴大內需,黑人原住民抗爭加劇導致國內政局不安,企業家出走海外導致資本外流;加上分別由雷根與戈巴契夫主政下的美國與蘇聯主導了國際局勢走向和解,更弱化了南非做為在南部非洲圍堵莫三比克及安哥拉共產政權的角色。美國、歐體與日本皆對南非實施經濟制裁,內外交迫的政經局勢皆迫使當時主政的南非荷裔白人政權註定將消失在歷史的潮流中。 \n 一九九○年代初期為南非邁向族群平等改革的關鍵年代,荷裔白人政權的末代總統戴克拉克,順應時勢進行改革,宣佈終結種族隔離政策,釋放了歷經二十七載牢獄之災的斐國大黨(ANC,非洲民族議會)領袖曼德拉,始為南非「族群平等民主化」的政治改革展開了歷史性的一頁。 \n 曼德拉於一九九四年獲選為南非普選後首任總統。在內政方面,以寬容態度促進黑人原住民與以荷裔阿非利卡人為首的白人族群之間的和諧;並以務實態度看待英荷白人族群對南非經濟發展的作用;在憲政方面,成功地完成《九三憲草》到《九六新憲》的憲政改革。在為南非的國家發展打下基礎後,曼德拉堅決只任一屆總統,急流勇退,贏得了「南非華盛頓」的美名。 \n 曼德拉急流勇退後,南非歷經了以外交見長的姆貝基及草根色彩較強烈的現任祖瑪兩任總統主政,南非共和國在斐國大黨之主政下政治安定,經濟尚稱穩健發展,在內戰頻仍、天災不斷的非洲足為楷模,且為G20的成員。 \n 南非經濟發展進步顯著,但是也存在著諸多問題如:黑人扶植政策(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導致M型社會、高達二五%的失業率、HIV人類免疫缺陷病毒與愛滋病氾濫、治安惡化不利外國投資。但總的來說,今年適逢南非建國百年,因種族隔離政策導致的沙普維爾慘案五十周年,儘管內部問題仍在,在舉世矚目的世界盃熱鬧開賽下,南非顯然已經走出了黑白悲情,走向彩虹之國。而南非的經驗,相信更能給予長期無法跳脫統獨紛爭導致「藍綠對立」的台灣更多啟示。(作者為明道大學產業經營與創新系助理教授,法國巴黎大學聖德尼分校經濟學博士)

  • 吉祥物札庫米 綠髮黃身獵豹

     南非世足賽吉祥物「札庫米」(Zakumi)是一頭可愛的獵豹,「ZA」是南非的縮寫,「kumi」則是數字「10」,代表南非的10種官方語言,綠髮和黃皮膚則是南非國家隊的顏色。 \n 札庫米出生於1994年6月16日,1994年是南非結束種族隔離政策、展開總統普選的年份,所以札庫米的年紀就跟南非的民主一樣大。 \n 札庫米的生日6月6日,則是南非為了紀念「索維托起義」所訂的青年節。1976年在黑人城鎮索維托的黑人青年因為反對種族隔離政策而起義,最後被白人軍警開槍鎮壓,造成500人死亡。 \n 札庫米是南非自由、平等、民主等理念的綜合體,他的座右銘為:「札庫米的球賽就是公平競爭。」(Zakumi’s game is Fair Play.)則闡述了國際足總力倡的「公平競爭」精神。

  • 世│界│書│房-後種族隔離的南非文學

    種族隔離政策廢除後,南非文學大量噴發,暴力、性別、愛滋、失業、仇外等議題傾巢而出,然而,看似無解的族群問題,仍舊是南非文學源源不絕的靈感和動力。 \n南非自1994年廢除種族隔離政策之後,一路走來,只能說是跌跌撞撞。儘管社會流動造就了一批黑色中上階級,但居高不下的失業率、失勢白人的新貧族群,再加上貪污、愛滋病、治安敗壞、員警濫射、鄰國移民種種問題,社會衝突一觸即發。去年5月,約翰尼斯堡近郊的亞歷山大城爆發排外攻擊事件,仇外情緒迅速延燒全境。即便到了今天,不少人仍不敢夜間獨行。 \n文化熔爐,語境複雜 \n其實南非的族群問題並不只限於黑白衝突,這點從當地複雜的語境便可見一斑。南非目前的官方語言有11種之多,除了來自歐洲的英語和斐語(Africaans,南非荷蘭語)之外,還有包括祖魯語和柯薩(Xhosa)語在內的其他9種非洲語言。 \n雖然葛蒂瑪和柯慈這兩位為南非文學搏得巨大聲譽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都是英語作家,但斐語文學的成就也極其可觀,甚至足以和歐美分庭抗禮。譬如1989年過世的勒胡(Etienne Leroux),在作品中大玩心理分析和祕術理論,頗富實驗性,影響了日後像溫特巴赫(Ingrid Winterbach)、凡‧黑爾登(Etienne van Heerden)這些魔幻寫實後生。不過英語幾乎是南非作家的基本配備,像曾因反對政府而入獄7年的斐語詩壇祭酒貝登巴赫(Breyten Breytenbach),以及與他齊名、多次問鼎諾貝爾文學獎的小說家布林克(Andre Brink),都以雙語進行創作。 \n後種族隔離時代 \n在1994之前,種族隔離政策幾乎吞噬了所有議題,然而政策一旦廢止,民族平等的大論述也逐漸被更精細的議題所取代。 \n曼德拉上台之後,文壇的確經歷了一段蜜月期,不少人都對多元族群的「彩虹國度」寄以厚望。即將上映的電影《打不倒的勇者》也許最能掌握當時的空氣。卡林(John Carlin)的同名原著(Invictus;中文版遠流出版),記述曼德拉如何運用世界盃橄欖球賽來消弭族群對立,進而重塑國家形象。對南非乃至於全世界而言,這一幕堪稱90年代最動人的一刻。 \n然而實際狀況卻沒有這麼彩虹。作家姆達(Zakes Mda)滯外30年,返鄉之後,看到的卻是光明表象下的勾心鬥角。小說《死法》(Ways of Dying)揭露兩大黑人政黨──非洲民族議會黨(ANC)與印卡塔自由黨(IFP)之間的權力鬥爭,下筆毫不留情,一舉戳破了黑白對立的刻板印象。 \n當然,建立國家認同的努力也不容忽視。以《變色龍失去的顏色》贏得今年大英國協作家獎的朗伽(Mandla Langa),一向積極提倡取材自神話和傳說的新美學。姆達2000年出版的《紅色之心》(The Heart of Redness),也以真人真事來審視南非的殖民史:19世紀的女先知農卡無色(Nongqawuse)告知柯薩族人,只要他們毀榖殺牛,神靈便會將英國佬趕入海中。她的預言不但引發大規模的屠牛行動,也造成信眾和不信者之間的齟齬。 \n千禧年之後 \n到了世紀之交,族群融合的美夢落空;貧富不均所導致的階級劃分,以及來自莫三比克、辛巴威等鄰邦的移民,在在讓原先的族群問題雪上加霜。 \n在這樣的情勢之下,南非突然出現了一批爆炸性的文學作品,舉凡暴力、犯罪、性別、愛滋、失業、仇外、環保各種議題傾巢而出,氣勢驚人。其中最典型的創作手法,就是將這些外在的張力,代入最私密的性愛之中。於是我們看到了柯慈的《屈辱》(天下文化),不論是前殖民者或政治新貴,都只能以互殘的方式來捍衛一己的尊嚴。又如葛蒂瑪的《偶遇者》(九歌),白人富家千金愛上了非法阿拉伯移民,甚至追隨情人回到沙漠故鄉,但他卻千方百計只想再次移民…。 \n而兩位頗被看好的年輕寫手相繼早夭,更增添了一股不祥之氣。死於2004年底的姆佩(Phaswane Mpe,死因極可能是HIV),得年只有34歲。他曾明白表示,種族隔離政策的廢除,受益的只是那些來自其他非洲國家的知識分子。處女作《歡迎光臨希爾布勞》(Welcome to Our Hillbrow),以約翰尼斯堡為背景,大談年輕一代的劈腿、愛滋病、仇外、暴力等現象,首開風氣之先,令人大開眼界。 \n姆佩死後一個月,才氣縱橫的德伊科(K. Sello Duiker)自殺身亡,享年不過30。德伊科奪下大英國協作家獎的處女作《十三分》(Thireen Cents),從一個男童妓的觀點,冷眼旁觀開普敦的街頭暴力及性交易。一年後的《夢境的安靜暴力》,主角換成徬徨的大學畢業生,被性侵的童年、被姦殺的母親、曖昧的性向都讓他不知所措,最後反而在同志的身上看到了跨越膚色障礙的可能性。 \n看似無解的族群問題,其實也正是南非文學源源不絕的靈感和動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