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稻米期貨的搜尋結果,共03

  • 美自產及進口稻米均增長 摜壓糙米期貨價

    美國稻米庫存料於明年收成前呈膨脹26%,而明年收成量預料大增,再加上印度、泰國等產米國近期對美外銷稻米噸數增加,顯示稻米供應充足,芝加哥糙米期貨價受此摜壓,連跌3日,1月期價格周三滑落至每百磅12.235美元,較前日收盤下挫近0.6%。

  • 睽違72年 日稻米期貨復活

     日本的稻米期貨交易睽違七十二年首度復活,受到市場惟恐新米遭輻射汙染而使十一年產稻米缺貨的影響,稻米期貨一推出就大受矚目。東京穀物商品交易所(東穀)第一天開盤便湧進大批訂單,出現漲停板無法交易的情形,創下罕見的特例。 \n 東穀及日本關西商品交易所八日上午開始進行實驗性的稻米期貨交易,一開盤訂單便接個不停,原本關東產的越光米基準價訂為每六十公斤一萬三千五百日圓(約台幣五千元),但開盤後一路飆漲且超過價格變動的限制,東穀只好臨時交易喊停,因此首日並沒有收盤價。 \n 關西商品交易所去年產的米,則一度創下一萬九千二百一十萬日圓(約台幣七千二百元)的高價。 \n 日本全國農業協同組合中央會擔心稻米價格不穩定,要求農林水產省對稻米期貨交易嚴格監督,東穀於是將交易限制設在基準值的上下三百日圓左右。 \n 日本江戶時代在大阪堂島便有稻米期貨交易,但在一九三九年中止。今後若稻米期貨市場活絡的話,期貨價格將成為新的米價指標。兩家交易所也期待稻米期貨能成為新投資商品。

  • 三少四壯集-稻米與鮭魚

    一碗日本白米飯、一片加拿大野生鮭魚,想來,未必永遠都能爽快的「麻煩再添一份」。 \n去大阪,當然不是為了進美術館,逛一圈中國前衛藝術回顧展。今年春天,我站在風中,只多瞧了幾眼「中之島」上那棟分不清是鋼管雕塑還是冷冽建築的「國際美術館」,肚子一餓,就穿越馬路,到對街的小食堂,提早用餐。 \n掀開門帘,玻璃櫥裡小碗小碟盛裝,專門配飯吃的昆布青豆、山藥山葵、豆腐甜薑、醋拌大根……,外加一張蘋果臉、紮一條咖啡色布頭巾,一句話也不用多說,她就為你端上一杯熱綠茶,挪過一張椅子,讓你舒服坐下,把背包放在一旁,好好吃一頓大米飯。 \n我早該知道,一成不變的觀光術語,總把大阪說成「天下廚房」,讓人誤以為,說的是大阪的食物,那種讓人非常餓或者不太餓,都能「麻煩再添一碗飯」的興高采烈。 \n事實上,所謂天下廚房,說的是中之島上另一端,往南過河那一棟半圓形、帶點羅馬競技場風味的「大阪證券交易所」,大門前站立的雕像,是日本最早一代歐洲留學生,經商、從政,創辦大阪商會與證券交易所的五代友厚。 \n通常沒事,很少人會把這棟樓當成旅遊景點,但跟我喜歡的日本米飯很有淵源,證券交易所的前身是穀物交易所,是世界最早的期貨市場:「大阪堂島米會」,極盛時期,附近整條街都是稻米批發行。 \n期貨,輸贏很大。包括大家以為幼年家境窮困,從小學徒幹起,奮發向上的松下幸之助,都在這裡,被扭轉了命運。 \n三、四歲前,幸之助還是個被保姆背在身上,養尊處優的富農家小少爺,都是因為父親下注稻米期貨,賠光了家當,才淪落到甚至需要鄰居送飯糰救濟的困境。 \n幕府時期,全日本稻米都集中在大阪中之島上的米倉,除了進行集散與交易,連明年尚未收割的米價,都開始被大手筆豪賭,米價決定了每個廚房下鍋的多寡。 \n氣候變遷,讓全球稻米庫存急速下降,糧食期貨買賣又開始熱絡。 \n上星期,我在溫哥華漁港小鎮一家日本小料亭,站在吧台另一邊的生魚片師傅,雖說唇角隱隱有一絲笑意,但基本上就是面無表情,但是切出來的鮭魚、鮪魚,驚人的柔軟、綿密、入口即化。 \n當天早晨才讀的本地報紙,十一月應當回游的紅鱒三文魚(chinook salmon),九○%不見蹤影。幾乎同時,時代雜誌亞洲版又急唬唬的報導,全世界八成以上被日本人消費掉的黑鮪魚(bluefin tuna),到了2012年可能全面消失,澳洲海域的黑鮪魚貨量與五十年代相比,少了近九成,而且還持續下降中。 \n一碗日本白米飯、一片加拿大野生鮭魚,想來,未必永遠都能爽快的「麻煩再添一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