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穆勒咖啡館的搜尋結果,共04

  • 舞者跳躍斷垣殘壁 高喊愛與希望

    舞者跳躍斷垣殘壁 高喊愛與希望

     水泥混凝土牆聳立舞台,封堵住鏡框舞台的開口,窒息著全場觀眾的視覺。寧靜中,轟然一聲,灰土漫天,牆塌了,碎石滿台。將於3月6度來台的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要帶來《巴勒摩、巴勒摩》,在絕望破敗、細語叨叨的現實中,帶著觀眾呼喊愛與希望。 \n 《巴勒摩、巴勒摩》是德國舞蹈家鮑許創作於1989年的舞作,也是她80年代開始的「世界城市舞作系列」第2部作品,以義大利西西里首都巴勒摩為題。總是透過作品揭開人活著的核心的鮑許,同樣在這部舞作傳達了愛與被愛的想望、絕望世界中的微光與各種生命狀態下的能與不能。 \n 鮑許舞作的可看之處,除了舞作本身觸及的生命共感,還有她的舞台。1997年曾來台演出的《康乃馨》,在台上盛開了8千朵康乃馨,任舞者踏踩輾壓;2013年來台的《春之祭》,以6大車的土澆覆滿台,讓土與舞者狂野共舞;還有《舞蹈之夜Ⅱ》的十噸鉀鹽、《與我共舞》的巨型溜滑梯、《穆勒咖啡館》散落全場的各式椅子、《悲劇》中的水與浮冰。 \n 這一回來台的《巴勒摩、巴勒摩》則以特製空心磚築了一道高牆,舞作就在牆倒後的土灰碎石與斷垣殘壁中開始。28位舞者在快速變換的場景中穿梭來去,自在跳走於滿地碎石之間,他們叫囂著渴望,也彼此拖行,牽手並肩。接連出現6位鋼琴手彈奏起柴可夫斯基的鋼琴曲;女人塗了滿唇的糖,晃著身體尋吻;男人靜坐角落戴上香煙做成的皇冠裝扮自己;還有女人大聲指使男人,要求擁抱,最後還要大家將蕃茄砸自己。舞作動作與畫面都極具戲劇性,沒有明顯敘事線,卻在每一幕的暴烈張狂或絕美殘酷後直指人性的渴求。 \n 《巴勒摩、巴勒摩》將於3月5日至8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碧娜‧鮑許的春之祭 來台演出

    碧娜‧鮑許的春之祭 來台演出

     今年是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春之祭》誕生一百年,相關演出全球延燒,其中由已逝德國舞蹈家碧娜‧鮑許改編的舞作《春之祭》,巡演連連。碧娜‧鮑許創立的烏帕塔舞蹈劇場,本周來台演出,演出《春之祭》與鮑許另一經典作《穆勒咖啡館》。 \n 一九一三年俄羅斯芭蕾舞團委託史特拉汶斯基創作《春之祭》,同年由舞蹈家尼金斯基編成舞作,內容描述宗教儀式中獻祭女子過程。曲子充滿不規則的節拍,段落之間布滿衝突,時而狂亂挑釁,時而荒涼寧靜。當年尼金斯基與史特拉汶斯基也因這作品互有不滿。 \n 鮑許一九七五年編創了《春之祭》。她擅長透過舞作表現人性、傳遞豐富感受,在《春之祭》裡呈現人的疏離恐懼,以及兩性之間的暴力。特別是最後一幕,紅衣女子被獻祭,狂舞至死,旁邊卻是漠視的人群。這個場面狂烈懾人,極富戲劇性,是眾多改編版本中的經典。 \n 這一次是烏帕塔舞蹈劇場第五度來台。二○○九年鮑許過世後,烏帕塔舞蹈劇場轉由梅西(Dominique Mercy)、史登(Robert Sturm)兩位藝術總監共同領導,目前每年仍有百場演出。今年《春之祭》就在法、俄、義演出了廿多場。 \n 《春之祭》與《穆勒咖啡館》都是鮑許早期的舞作,分別完成於一九七五、一九七八年。過去由鮑許親自主演的《穆勒咖啡館》,這次將由資深舞者碧肯(Helena Pikon)擔綱。這支舞的靈感源自鮑許童年父親開設咖啡館的記憶,舞作充滿豐富情感與觀察,呈現咖啡館裡的人生百態。 \n 《穆勒咖啡館》與《春之祭》三月廿八日至卅一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四場,四月四日、五日在高雄文化中心之德堂演出兩場。

  • 鮑許雙經典舞作 高雄看得見

    鮑許雙經典舞作 高雄看得見

     德國舞蹈家碧娜‧鮑許雖已逝,留下的作品依然鮮明雋永。第五度來台的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三月底將帶來鮑許最經典的《穆勒咖啡館》與《春之祭》,兩支舞作除了都是首度在台演出,更將參與高雄春天藝術節,第一次舞進港都高雄。 \n 七○年代起開始推展「舞蹈劇場」概念的鮑許,讓舞蹈作品不再僅有純粹的肢體線條,還添進戲劇元素,重視舞台設計和音樂、燈光,讓舞者的一舉一動,乃至臉部的表情,都像在述說一段故事。 \n 鮑許的舞作裡,可以歡笑溫暖、悲傷暴烈,也可以神祕妖魅或甜美動人,她談環保也談女性主義,表現人性也擁抱生命,獨到魅力影響世界舞壇。 \n 鮑許逝世後,烏帕塔舞蹈劇場由梅西(Dominique Mercy)與史登(Robert Sturm)兩位藝術總監領導,各地邀演不斷。 \n 來台演出的《穆勒咖啡館》源自鮑許兒時對父親開設咖啡館的記憶,是奠定她在舞蹈劇場風格的代表作,也是她在世時少數親自演出的作品。阿莫多瓦的電影《悄悄告訴他》片頭舞蹈便來自《穆勒咖啡館》。 \n 舞作以一座咖啡館為主場景,有舞者在入口張開雙手如夢遊般不斷撞牆,另有女舞者在桌椅堆中遊走。還有雙人舞親密相擁,第三位舞者試圖拉開、擺弄他們。沒有強烈敘事感,卻呈現鮑許在咖啡桌下窺看的人生百態。 \n 作曲家史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有不規則的節拍、飄忽的調性,難有編舞者能駕馭,鮑許的版本堪稱經典。舞台上滿佈土泥,隨著舞動撲飛,舞者的舞動混著泥土的氣味,絕美有力。被獻祭給大地之神的紅衣少女,在眾人的注視下狂舞至死,長達七分鐘的獨舞,狂烈懾人。 \n 第一位加入烏帕塔舞蹈劇場的台灣舞者余采芩,這次也將隨團回台演出,另有福克旺舞蹈工作室的三位台灣舞者錡靜萸、徐彰玟與田采薇,也參與《春之祭》演出。 \n 《穆勒咖啡館》與《春之祭》三月廿八日至卅一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四月四日、五日巡迴到高雄文化中心至德堂。

  • 溫德斯3D紀錄片 細看碧娜‧鮑許舞作

     「二○一二新北市電影藝術節」選映的另一部向大師致敬電影,是德國新浪潮導演溫德斯向德國現代舞大師碧娜‧鮑許(Pina Bausch)致敬的3D紀錄片《碧娜鮑許》(Pina)。溫德斯將影片場景拉至鮑許創立的烏帕塔劇場外,重現《春之祭》、《月圓》、《穆勒咖啡館》、《交際場》等名作。 \n 一九四○年出生的鮑許以舞蹈劇場形式、美麗視覺加上深刻的人生思考聞名。二○○九年六月她罹癌過世。溫德斯在她過世前便已開始記錄烏帕塔舞蹈劇場的演出,後來只好選擇以年輕舞者重現舞作的拍攝方式,取代原來公路電影的紀綠片拍攝手法。 \n 他將舞者帶到游泳池、體育館、溪邊、地鐵站等,回到激發鮑許靈感之地。在鏡頭的近視下,觀眾得以一窺舞者的身體線條、臉部表情、細微動作,並讓觀眾重新從不同的角度回味碧娜舞作的細節。 \n 溫德斯也放入鮑許親自演出《穆勒咖啡館》段落,及她說話的片段,但這些片段占電影的極小部分。溫德斯刻意放大的是舞者訪談、烏帕塔景觀、舞作,強調她的作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