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穆爾西總統的搜尋結果,共81

  • 埃及首位民選總統穆爾西出庭時昏倒身亡 終年67歲

    埃及首位民選總統穆爾西出庭時昏倒身亡 終年67歲

    埃及前總統穆爾西(Mohamed Mursi)17日出庭後突然昏迷,隨後身亡,終年67歲,其死因尚不得而知。 \n \n國謍電視台報導了上述消息。穆爾西是埃及首位民選總統,也是穆斯林兄弟會的重要人物。他在統治埃及30年的前總統穆巴拉克被推翻後,繼任總統。2013年穆爾西只當了1年總統,就被軍方發動政變推翻。 \n \n穆爾西被控通敵、洩露國家機密以及謀殺示威者等多項罪名,一度被判處死刑,其後埃及最高法院撤銷判決並下令重審。

  • 埃及前總統穆爾西 被判終身監禁

    據新華社報導,埃及最高上訴法院16日就前總統穆爾西向卡達洩露國家機密案,對其作出終身監禁判決。 \n 另據中新網報導,和穆爾西相關聯的間諜案已經審理多年。早在2013年12月,埃及檢方就將穆爾西涉嫌間諜罪一案移交法院審理。檢方最初指控穆爾西和多名「穆斯林兄弟會」高官從事間諜活動,將埃及軍事機密洩露給「哈瑪斯」等境外組織並資助恐怖活動。檢方後來還指控穆爾西將機密洩露給卡達「半島電視台」等機構。 \n 2013年6月穆爾西執政一周年之際,埃及各地爆發大規模示威遊行並引發暴力衝突。埃及軍方以未能控制局面為由宣布解除穆爾西的總統職務。穆爾西隨後被拘押,並面臨包括間諜罪、越獄、襲警、煽動暴力等多項指控。

  • 埃及前總統判死刑 3法官遇襲身亡

    埃及前總統判死刑 3法官遇襲身亡

    埃及前總統穆爾西因涉嫌於2011年陰謀越獄及攻擊警察致死,16日被法院判處死刑,本案定於6月2日進行最後宣判。穆爾西死刑宣判後,隨即埃及3名法官遇襲身亡。 \n穆爾西16日穿著藍色囚服出庭,在宣判死刑時高舉拳頭以示不服,法庭外支持穆爾西的群眾也大聲鼓譟,高喊「軍事政權下台」。 \n根據檢方起訴書,2011年初前總統穆巴拉克遭推翻的暴動期間,巴勒斯坦迦薩走廊軍政組織「哈瑪斯」成員趁情勢大亂,從邊界地下隧道進入埃及並突襲3所監獄、綁架多名警察,導致50多名警察和囚犯死亡、超過2萬名囚犯逃走並造成大量財產損失。穆爾西在內的30餘名穆兄會高層分子等人在此事件中越獄重獲自由。 \n本案被告被判死刑者共106人,除穆爾西外還有穆兄會最高領袖貝迪和其副手阿夏特,但多數被告因依然在逃而接受缺席審判,其中70人係哈瑪斯成員。 \n穆爾西的死刑宣判僅兩個多小時後,埃及北西奈省首府阿里什市即發生法官遇襲事件。一輛搭乘多名阿里什市法院法官的汽車遭遇武裝分子槍擊,司機和3名法官身亡,另有1名法官受傷。分析人士認為,這很可能是穆兄會組織針的報復行動。

  • 涉參與越獄 埃及前總統穆爾西遭判死刑

    涉參與越獄 埃及前總統穆爾西遭判死刑

    (18:00更新 美聯社更正指穆爾西參與越獄才判死刑) \n美聯社快訊指出,埃及前總統穆爾西(Mohammed Morsi)因洩露國家機密,今天遭埃及法院判處死刑。美聯社更正報導指穆爾西是因2011年參與越獄才被判死刑。 \n \n穆爾西還面臨另2項指控,包括煽動針對示威者的暴力行為,勾結外國勢力破壞埃及穩定。但穆爾西稱這些指控都是出自於政治目的。 \n \n埃及檢方去年9月6日對穆爾西及其他10人提起訴訟,指控他們向卡達情報機構和半島電視台洩露埃及的安全和軍事機密。 \n \n據法新社報導,埃及2011年爆發茉莉花革命,推翻萬年總統穆巴拉克(Mohammed Hosni Mubarak),2012年選出了第一位民選總統穆爾西。2013年,埃及軍方以穆爾西未能解決國家危機為由,解除他的總統職務。 \n \n \n

  • 鎮壓抗爭 埃及前總統穆爾西判20年

     埃及第一位民選總統穆爾西因涉及抗議民眾死亡案件,20日與同案12名被告同遭法官判處20年有期徒刑,穆爾西和其他被告在聆判後,擺出4指敬禮手勢以示抗議,並高唱「真主至大」。 \n 這起審判在國立警察學校進行,全程電視實況播出,法官判決穆爾西等被告被指控的暴力、綁架和刑求等罪名成立,但謀殺罪名則判決無罪,否則穆爾西等人可能面對死刑。被告律師說,所有被告都將上訴。 \n 埃及在前強人總統穆巴拉克垮台後陷入亂局,2012年6月,穆爾西在「穆斯林兄弟會」全力支持下當選總統,但上任後擴張總統權力,俗世派因而發起大規模抗議。2013年7月,以國防部長席希為首的軍方發動政變罷黜穆爾西,並逮捕穆兄會大批高層,後來法院並判決該會為非法組織。席希2014年5月當選總統,上任後啟動對穆爾西和其他穆兄會高層的審判。 \n 流亡到土耳其伊斯坦堡的穆兄會高層達拉格,在得知上述判決後表示,審判穆爾西是歪曲的司法正義,整個過程都由政府編排和控制,完全缺乏證據支持,「這個判決是埃及歷史上可悲又淒慘的一天,當局企圖把埃及民主判處無期徒刑」。 \n 穆爾西還有其他罪名等待審判,包括與外國團體共謀破壞國家安全,以及策劃安排越獄等等。去年以來,已有數百名穆兄會分子遭到集體審判,並被處以死刑,引發國際社會嚴厲譴責。

  • 埃及總統選舉投票展延到第3天

    埃及總統選舉投票展延到第3天

    埃及媒體27日報導,選舉委員會今天再將總統選舉投票展延1天,已進入第3天,唯恐去年推翻民選總統、伊斯蘭教義派穆爾西之後,選民意興闌珊,總投票率不好看。 \n推翻穆爾西的前國防部長席西本次選舉獲勝的態勢十分清楚,也早在意料當中。 \n但席西的支持者希望投票率很高,顯示他當選廣獲支持,實至名歸。

  • 逾500名埃及穆爾西支持者 判死

    據外媒24日報道,超過500名埃及前總統穆爾西支持者被埃及法院判處死刑。 \n美聯社援引埃及電視臺報道稱,埃及法庭在庭審中判處528名前總統穆爾西支持者死刑。 \n法新社援引埃及司法官員的話稱,有529名穆爾西支持者被判死刑。 \n自去年7月3日穆爾西被解除埃及總統職務以來,穆爾西支持者及穆兄會不斷發起抗議示威活動,埃及政局持續動蕩,造成大量人員傷亡

  • 辯護律師退庭 穆爾西受審再延期

    辯護律師退庭 穆爾西受審再延期

    開羅當地時間16日上午,埃及法院首次開庭審理前總統穆爾西涉嫌間諜案。庭審因穆爾西辯護律師團集體退庭而被迫中斷,法官宣布庭審推遲至本月26日進行。 \n據中新社援引埃及國家電視台報導,出庭的穆爾西和其他被告,在金屬網纏繞的玻璃牢籠中受審。庭審過程中,穆爾西辯護律師團要求法庭撤去被告席的玻璃罩,理由是被告無法聽清庭審內容。在此要求遭到法庭拒絕後,穆爾西辯護律師團與法官發生口角並集體退庭,庭審被迫中斷。法官隨後宣布,將庭審推遲至26日進行。 \n穆爾西和多名穆兄會高官被控從事間諜活動,將埃及軍事機密洩露給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瑪斯)等境外組織並資助恐怖活動。2013年12月18日,穆爾西涉嫌間諜罪一案被移交至法院審理。 \n另據半島電視台報導,除被指犯下間諜罪外,穆爾西還被指涉嫌在2012年埃及總統府示威中,煽動暴力和謀殺示威者,以及涉嫌在2011年實施越獄,針對這兩項罪名的審理此前已經進行。埃及司法部門近日又宣布,穆爾西即將因「侮辱司法系統」罪名而面臨法庭審判,但未宣布該案的開庭時間。

  • 埃及前總統穆爾西 再出庭受審

    據DW報導,埃及司法界人士稱,對被罷黜前總統穆爾西的第二次庭審於28日開庭。 \n報導說,穆爾西和其他130名被告,於2011年爆發反對時任總統穆巴拉克的民衆起義期間越獄,因而被檢察院起訴。與官方此前所宣佈不同的是,庭審情況未作現場電視轉播。 \n2013年春季,被推翻的穆爾西因另一起訴訟案受審。檢察院方面指控他要對殺害反伊斯蘭政府的示威者的行爲負責。 \n此外,穆爾西還受到其他指控,其中包括從事間諜和恐怖主義活動。一些法學專家稱,大多數指控缺乏證據,具有政治動機。

  • 埃及軍事強人席希 參選總統

    埃及「武裝部隊最高委員會」27日集會,並授權其主席兼國防部長席希參選總統。根據本月通過公投的埃及新憲法中的時間表,總統大選可能在4月中旬舉行。 \n埃及臨時總統曼蘇爾稍早宣布,去年領導軍方罷黜伊斯蘭主義派總統穆爾西的軍事強人席希上將已獲晉升為陸軍元帥,這是埃及最高軍銜,也為席希卸下軍職參選總統鋪路。 \n埃及臨時總統曼蘇爾26日表示,埃及今年將先舉行總統大選,再選舉國會。

  • 埃及宣布穆斯林兄弟會為恐怖組織

    埃及軍方撐腰的政府25日宣布,支持遭罷黜總統穆爾西的「穆斯林兄弟會」為恐怖組織,禁止穆兄會一切活動,包括示威在內。穆兄會在伊及境內勢力頗大,此舉恐增埃及局勢動蕩。 \n \n在舉行內閣會議後,副總理艾沙宣布穆兄會為恐怖組織;社會團結部長阿波來伊也表示,政府將查禁該組織一切活動,示威抗議等全部包括在內。

  • 埃及前總理 康迪爾被捕

    埃及警方24日逮捕被黜前總統穆爾西任內的總理康迪爾(Hisham Qandil)。內政部表示,康迪爾試圖逃往鄰國蘇丹途中,於開羅市郊的沙漠中落網。內政部指出,康迪爾2年前因未切實執行將一家私有企業收歸國有的法院判決而挨告,並被判刑1年。 \n2011年,埃及行政法院做出裁決,諭令將一家1996年民營化的公司重新收歸國有,並恢復被辭退員工的工作。時任灌溉與水利資源部長的康迪爾拒絕執行這一判決,被公司員工告上法庭。2012年4月,法院宣判康迪爾1年徒刑,今年9月維持原判。 \n埃及政局這幾天再度趨緊。一警察24日遭汽車炸彈攻擊,造成15人死亡,其中12人是警察。這是穆爾西7月被黜以來死傷最多的攻擊案。

  • 穆爾西受審:我是埃及合法總統

    穆爾西受審:我是埃及合法總統

     遭軍方罷黜的埃及前總統穆爾西,被控執政期間涉嫌唆使暴力、謀害示威民眾,4日起在首都開羅東區戒備森嚴的法庭接受審判。但穆爾西一再以藐視姿態干擾庭審,除堅稱自己仍是「合法的總統」,並怒斥法庭對他「沒有司法審判權」,最後迫使承審法官宣布休庭。 \n 這是穆爾西7月3日被黜下台4個月以來首度公開露臉,他先前一直被關押在軍方一處祕密地點。他是由直升機載送,來到設於開羅警察學院的法庭,與其他14名共同被告一起接受庭審。 \n 穆爾西等15人被控涉嫌於2012年12月,煽動暴力、謀害在總統府前示威的民眾。假如被判有罪,穆爾西可能遭判處死刑或無期徒刑。這些被告均隸屬於「穆斯林兄弟會」,該組織已遭查禁。 \n 拒換囚服 干擾庭審 \n 據蒞庭的埃及官員向媒體指出,因穆爾西不承認法庭的正當性、堅拒換上被告出庭時依例要穿的白色囚服,使得庭審延遲了約2小時才開始。 \n 當穆爾西進入法庭時,兩名同案的穆兄會領袖齊呼「打倒軍事統治!」並向穆爾西鼓掌致意。庭審展開後,身著藍色套裝、被押在牢籠裡的穆爾西,就一再以挑戰語氣反駁稱他為「被告」的承審法官,並堅定地說:「我是穆罕默德.穆爾西博士,共和國的總統。我是埃及惟一具有正當性的總統。」 \n 他忿怒地表示:「這場審判沒有正當性,我拒絕接受這個法庭審判。發動政變的人犯了叛國罪行,才應當受審。」此時其他被告又高呼:「打倒軍事統治!」 \n 他們的干擾舉動最後迫使承審法官尤塞夫下令休庭到明年1月8日再審。所有被告隨後被轉送到開羅南郊惡名昭彰的托拉監獄。 \n 這次當局是在審前最後關頭臨時將庭審地點變換到警察學院,還在此架設大批蛇籠鐵絲網,更部署2萬警力高度戒備,並嚴厲警告絕不容許暴力挑釁。但仍有100多名穆爾西支持者聚集示威,某些民眾甚至攻擊他們認為報導不實的電視台記者。群眾也譴責軍方扶植的政府羅織罪名迫害穆爾西,並號召更多民眾上街反抗軍方。 \n 國際呼籲 公平審判 \n 埃及軍方扶植的政府上任以來,一再強勢壓制堅定擁護穆爾西的穆斯林反對陣營,甚至出動戰車對付沒有武裝的示威群眾,迄今已奪走1000多人的生命,並且陸續逮捕了數千名異議人士。這些高壓手段招致國際嚴詞抨擊。 \n 關注全球人權的「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埃及當局公平審判穆爾西。而埃及政情觀察家則認為,這主要就是一場「政治審判」。

  • 埃及召回駐突尼西亞大使

    由於不滿突尼西亞總統在聯合國大會中的發言,埃及政府召回駐突尼西亞大使。 \n突尼西亞總統(馬爾祖基)日前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的聯大發言,呼籲埃及當局釋放被罷免的前總統(穆爾西)及所有政治犯。埃及外交部隨後發表聲明,譴責(馬爾祖基)的言論與事實不符,也違背埃及人民的意志。

  • 時論-重建也不易:埃及的悲劇

     8月14日,對聚集在開羅達維耶清真寺外和復興廣場的穆爾西支持者,埃及員警和安全部隊,終於實施了「屠殺」式的清場行動,這個伊斯蘭世界最不願看到的結局,還是如期上演了。 \n 至17日,清場造成的死亡已近800人、傷者5000多人;其中還不包括散布在全國各地的傷亡。20─22日,穆斯林兄弟會最高決策機構主席穆罕默德.巴迪及其他3位高級領導人先後在開羅被捕;各地區也有124名該會骨幹被警方拘禁。就在兄弟會和埃及當局尖銳衝突的時刻,25日卻傳來釋放前總統穆巴拉克的消息。 \n 對照去年此時此刻,「人民力量」使穆爾西勝選,經由選舉推翻穆巴拉克,開出不流血革命的美麗花朵。開羅廣場上埃及民眾歡聲宣告:我們終於在「阿拉伯世界算是個咖了」。如今,同樣的地點、一樣的埃及人,面對的是關押穆爾西這位民選總統、軍方的鐵腕鎮壓、釋放身負900多項罪名的穆巴拉克,埃及的民主走到這一步田地,夫復何言,又何其諷刺? \n 關鍵在7月3日下午5時,剛就職屆滿1周年的總統穆爾西,遭以國防部長為首的軍方罷黜並軟禁;形同「政變」,當然引發支持者抗議,持續且大規模的示威,為這次「屠殺」式清場行動埋下必然的結局。 \n 軍方這次行動相當程度地獲得自由派政黨團體、司法界、新聞界、員警系統、部分宗教人士和城市中產階級為主的民眾支持,他們以穆爾西執政1年來將「伊斯蘭教法原則」寫入憲法的努力視為「獨裁」。 \n 埃及是個具有悠久文化傳統的國家,自19世紀中葉以來面對西方殖民帝國主義與物質文化的入侵,作為伊斯蘭宗教世界的一員,就成為伊斯蘭宗教思想信仰反省、回歸、創造、融合的基地;泛伊斯蘭主義運動與泛阿拉伯主義運動,都以埃及為中心生根、茁壯、涵化與發展。在宗教思想與律法整合上,是整個伊斯蘭世界的導師;其中穆斯林兄弟會正是一個介於信仰與實踐間的整合性組織。 \n 西方媒體與反對派指責兄弟會,在這一年當中急於將國家引入伊斯蘭道路,例如要求國家電視台主播、埃及航空空姐戴頭巾,象徵伊斯蘭統治降臨,讓人難以接收。在這裡沒有是非可言,對一個文化傳統而言,戴不戴頭巾是一個選擇性命題,象徵意義或許更大。但作為鬥爭議題並凸顯文化衝突,卻是雞毛拿來當令箭。 \n 穆斯林兄弟會成立時的主要目標,在結束西方藉由傀儡政權對埃及的控制,並在回歸傳統伊斯蘭教法的基礎上,結合現代體制,去蕪存菁,重建伊斯蘭文化昔日的光榮與主體性。該會歷代先賢對自己的文化神髓始終不離不棄,秉持「世界的改革始於足下」的信念,堅信可自傳統中吸取教益,以實踐社會正義的強大使命感,投身不同階段的政治運動。 \n 他們將個人精神的信仰,轉化成伊斯蘭奉獻真誠的行動,作為旁觀者的我們,則少有真正的瞭解與同情,甚至在美國與西方媒體宣傳下,以極端或恐怖主義一詞概括之。事實上,無論是穆斯林兄弟會或穆斯林原教旨主義者,在整個阿拉伯世界中,屬於激進極端分子的個人都是少數。 \n 兄弟會是個深耕下層民眾的組織,1928年成立以來歷經納瑟、沙達特與穆巴拉克等歷任統治者的迫害。如今,面對臨時政府和軍方重擊,會灰飛煙滅抑或轉入地下,隱匿實力?因對立情緒激化,會不會迫使埃及也像伊拉克那樣,走向每天都有自殺炸彈攻擊、呈現弱者的「爆炸式民主」的道路?任誰也不敢說。 \n 世俗派代表、過渡政府副總統穆罕默德‧巴拉迪在清場行動當天遞交辭呈,抗議政府武力驅散穆爾西支持者的靜坐示威,並對當前局勢會帶來的後果表示憂慮,認為事態正向「錯誤的方向發展」。局勢的不樂觀已然可見端倪;軍方已掌握實權,埃及將退到強人政治局面。 \n 埃及是個典型遜尼派國家,境內沒有嚴重的宗派衝突。若一旦穆斯林兄弟會遭重創,整個伊斯蘭世界宗教改革的話語權、主導權就將落入以什葉派為首的伊朗手中。 \n (作者為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教授)

  • 穆巴拉克 送軍醫院軟禁

     埃及檢方22日下令首都開羅的托拉(Tora)監獄,釋放在2011年革命遭罷黜的前總統穆巴拉克,並把他送往開羅郊區馬阿迪(Maadi)的軍醫院軟禁。臨時政府有意藉此表明不會寬待穆巴拉克,以免激怒2年前發動大規模抗爭,推翻其獨裁統治的民眾。 \n 臨時政府總理布拉威21日晚間宣布,根據緊急狀態法,高齡85歲的穆氏獲釋後將遭居家軟禁。據埃及國營電視台報導,一架配備醫療設施的直升機,22日下午停在開羅南郊的托拉監獄,原本在救護車內的穆巴拉克被轉送上直升機,移往同在開羅南郊馬阿迪的軍醫院。 \n 此後,這位曾職掌政權逾30載的前強人,將在新落腳處受到嚴格監視。馬阿迪也是埃及最高憲法法院的所在地。 \n 在托拉監獄外,數十位穆巴拉克的死忠支持者集結,等著迎接他出獄。他們揮舞旗幟,有的婦女甚至激動哭喊。支持者穆斯塔法說,他是來向穆氏道賀,並祝福他一切安好。穆斯塔法說,沒有了穆巴拉克,「這個國家完全迷失了。」 \n 近來掀起反前總統穆爾西運動的草根組織「反抗」(Tamarod)警告,穆巴拉克獲釋,將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今天放穆巴拉克,明天就會放穆爾西,我們不會坐視殺害埃及人民的凶手獲得自由。」 \n 穆巴拉克2011年4月即遭拘押,去年6月他因共謀以武力鎮壓2011年初的反政府示威,導致多人喪生、加上涉嫌貪腐,被判處終身監禁;但另一個法庭又推翻判決,導致全案重審。穆巴拉克預定25日再度出庭應訊。

  • 專家傳真-新版「出埃及記」給台灣帶來甚麼啟示?

     受到「阿拉伯之春」運動洗禮的北非大國埃及,原本寄望在強人穆巴拉克鐵腕統治結束後,能像當年柏林圍牆倒塌一樣,邁向民主、自由新天地,奈何最近因首位民選總統穆爾西遭軍方罷黜而導致延續動亂,迄今已造成了700多人喪生,悲劇還持續在上演中。此情景,讓人想到聖經出埃及記的歷史,當時埃及奴役又殘殺以色列人,因此上帝通過摩西救他們出埃及,如今卻是埃及軍人在屠殺自己的人民,但又等不到埃及的摩西出現。 \n 多年前埃及曾被世界最大的投資銀行高盛集團納入「金鑽11國」(NEXT 11)行列,認為她將成為世界經濟新勢力,後來埃及也被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讚譽為「新的新興市場」,深具有市場商機。高盛和JETRO主要都是看到古老文明的埃及,是阿拉伯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近9,000萬人),其石油、天然氣、棉花、小麥、水稻、玉米等天然資源豐富,加上紡織工業產業鏈完整,汽車產業也很發達,以及地跨亞、非兩洲,又隔地中海與歐洲相望,擁有市場輻射非洲、中東、歐洲的地理區位優勢,其中蘇伊士運河更是國際石油運輸、物流和旅遊大通道。 \n 如今,埃及人民好不容易終結穆巴拉克專權統治,歡欣鼓舞迎來民選總統穆爾西政權,但他上台後卻遲遲無法落實自己在競選時承諾人民的「消除貧窮」和「保障社會公正」等政見,也因此,當埃及的30歲以下年輕人失業率高達50%,全國還有40%的人民生活在貧困中,以及外匯存底縮減大半(剩不到200億美元),而占國內生產總值(GDP)10%的觀光業又一蹶不振,再加上食品價格飆漲,買油品必須排隊,治安日益惡化,終於爆發出反穆爾西政權的群眾上街遊行,要求他下台的聲浪四起。 \n 軍方實權派人物塞西之所以要解除穆爾西總統職務,除了在積極回應廣大群眾上街遊行要求穆爾西總統下台的聲浪外,另外一個原因,就是要提前瓦解穆爾西總統及其支持者穆斯林兄弟會激進派企圖建立一個「宗教帝國」之政治野心。事實上,這次軍方以武力流血鎮壓支持穆爾西總統的穆斯林兄弟會激進派群眾,也贏得眾多反穆爾西政權民眾的支持,甚至連周邊阿拉伯世界許多國家也都因宗教影響力之爭,而默認埃及軍方的鎮壓行徑。至於美國則因考慮到在埃及的戰略利益,也投鼠忌器,不敢公開向埃及軍方施壓或中斷軍事援助。 \n 總的看來,埃及人宛如跑馬燈般的悲劇委實令人不禁唏噓,從「阿拉伯之春」運動開始,終結穆巴拉克強人政權,並首度民選出穆爾西總統,最後又輪回到軍方罷黜民選總統,其間夾雜著複雜的人民內部不同政治立場和宗教派系的矛盾和糾葛,遂衍生出流血示威、暴動,以及軍事武力屠殺群眾的一連串悲劇。其最主要的根源,應是埃及政府和人民並不清楚自己的國家究竟應走哪一條道路,也不知道一手抓「改革」、一手抓「穩定」的平衡道理,終於因沒有處理好民主開放和經濟成長的關係,導致外資、觀光客、甚至本國人民的紛紛走出埃及。 \n 看到埃及政局的惡性循環,原本資源條件優越的國家到頭來卻落到政治動亂、經濟衰敗的地步,台灣似乎也可從中得到一些甚麼啟示吧?

  • 另一種凝視-大國默許埃及的槍桿子出政權

    另一種凝視-大國默許埃及的槍桿子出政權

     2011年2月,埃及人花了18天時間,靠群眾運動和最後的軍方介入,推翻了統治30年的獨裁者穆巴拉克。開羅的街道上充滿鮮花、鞭炮和煙火,迎接一個民主新時代的來臨。 \n 推翻容易重建難。埃及在軍政府的領導下,花了一年多時間,才完成推翻後的首度選舉,穆斯林兄弟會以51.7%選票贏得選舉,選出他們的總統─穆爾西。可是1年後,反對穆爾西的群眾只用了4天,就再度推翻了他們選出來的總統。關鍵性的力量還是軍方。他們出動軍隊把穆爾西抓起來,再找來各界人士,站在軍方頭頭的後面,宣告推舉大法官來推動一個新選舉辦法,然後,上次的民主選舉結果就再度被推翻了。 \n 其後的結果不必再多說了。穆斯林兄弟會出來抗議示威,他們的群眾沒有更少,可是反對派也找人出來「群眾集結」,兩方要在街頭對抗,於是軍方就以安定為由,出來鎮壓。死傷多少人,已經難以計算了。死傷者的數目,永遠是一個權力遊戲的籌碼,不會有真相了。 \n 這中間有幾個關鍵:統治30年的穆巴拉克未曾實施民主,所以埃及缺乏民主與法治的基礎,這是源頭。但另一個關鍵是軍方,一旦動盪發生,就需要武裝力量出來做最後的壓制,軍隊必然出動,很少例外。中南美洲不必說了,連文化大革命最後也是由軍隊出來收拾。「槍桿子出政權」,這一點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都深有體認。但問題是一旦掌過政權,嘗到了甜頭,軍隊出身的軍頭都不會願意放手,這一點古今中外也沒兩樣。 \n 埃及於是不可免的,從穆巴拉克的獨裁,走上了另一條軍事獨裁之路了。現在的死傷幾千人只是一個開端,未來街頭的殺伐會到什麼程度,實在不敢想像。2011年的鮮花與鞭炮,變成鮮血與槍炮。求食得石,悲哀之至! \n 這樣的埃及,和茉莉花革命剛發生時的樂觀,是何等的天差地別。但問題是:當初的茉莉花革命期待民主、自由、繁榮,卻顯現為宗教教派的鬥爭,這難道不是民主選舉必然的結果?美國有南北差距、族裔切割、貧富切割;台灣也有地方派系、南北差距、政黨對立;埃及難道不會如此? \n 差別是:美國有較佳的法治基礎,不會淪為群眾衝突,但埃及卻是各種不同的公民群體,擁護自己認同的政團派系,誰也不服誰,誰也不相信法治,最後就是街頭對幹,混戰以終。 \n 另一個問題是:公民運動都號稱有正當性,但誰能代表普遍民意?以埃及為例,兩邊都是公民。穆斯林兄弟會有民選總統51.7%的支持率,屬於民意多數一方;「反叛運動」(Tamarod)則號稱有兩千兩百萬人簽名要下台重選總統,代表多數新民意。兩邊誰都不服誰,唯有街頭來比拚。然而當雙方在街頭相持不下,衝突升高,最後就變成軍方出來仲裁,聲稱雙方必須達成妥協,否則要干預。這其實已經為政變埋下種子。 \n 這種歷史我們看很多次了。美國不滿智利阿葉德政權的社會主義政策,就叫右派軍人出來搞街頭示威,升高衝突,等到社會混亂,就由軍人以「安定國家」為名,出來搞政變,把阿葉德殺了,智利進入戒嚴時代。此事發生於1976年9月11日,史稱「智利911事件」。 \n 埃及的故事很眼熟。現在美國政府一樣支持搞政變的軍事政權。明明埃及軍方已經把民選總統穆爾西都抓起來,還當街鎮壓殺害穆斯林兄弟會成員,美國政府仍然不敢稱其為「政變」,沒有任何制裁。回顧歷史,想想穆爾西所代表的穆斯林傳統力量,而反叛運動代表著世俗的親西方勢力,軍方則一直與美國密切合作,看看今天這種結果,誰會相信美國政府是清白的? \n 埃及的現實也讓我們了解到被譽為實現「普世價值」的茉莉花革命,一場西方定義下的公民運動,最後竟導致中東地區的混戰,死傷更為慘烈。中東這些伊斯蘭教國家的分裂內戰,得利的究竟是誰,難道還不夠清楚嗎? \n 這一場運動,應該要重新定位了。 \n 這個故事說明了一件事:從事公民運動的人,要有足夠的世界觀,才不會變成大國的政治玩具。(作者為作家)

  • 埃及軍方誓言鐵腕鎮壓

    埃及軍方誓言鐵腕鎮壓

     埃及臨時政府18日召開內閣會議,研商是否查禁最大伊斯蘭政治組織「穆斯林兄弟會」。扶持臨時政府的「武裝部隊最高委員會」主席兼國防部長席希,更誓言繼續鐵腕鎮壓穆斯林的示威抗議。 \n 穆兄會結合其他伊斯蘭團體新成立的「反政變聯盟」,原號召徒眾在18日午禱結束後,再度於首都開羅集會示威,並朝南郊埃及最高憲法法院進發,但臨時以「安全堪虞」為由取消。陸軍先前已在法院外部署坦克。 \n 席希18日召集軍警高階指揮官會商,言明:「以為暴力會讓國家和全民屈膝的人須三思,在國家存亡之際,我們絕不靜默。」 當局擬查禁穆兄會 \n 穆兄會支持7月初遭軍方罷黜的首位民選總統穆爾西,連月來發動示威抗議,力挺穆爾西復職。近日軍警大舉鎮壓,雙方流血衝突迄已造成逾800人喪生、5000人受傷。 \n 臨時政府總理布拉威以穆兄會從事恐怖活動為由,提議明令解散。他強調,穆兄會「雙手沾滿血腥,與國家和建制武力相向」。外長法米18日也展示穆兄會武裝分子,在開羅向軍警開火影像。但自由派副總理丁恩,在內閣會議中提案撤銷緊急狀態令,保障人權,並允許所有黨派參政。 \n 2011年穆巴拉克獨裁政權垮台前,穆兄會在埃及長期遭執政當局打壓,後來宣示棄絕暴力,註冊為「非政府組織」,旗下「自由正義黨」由穆爾西領軍,贏得首次總統直選與國會自由選舉。 \n 穆兄會若遭查禁,臨時政府可依法阻斷金源,瓦解其綿密網絡。而穆兄會淪為地下組織,勢將重拾暴力抗爭路線。 \n 歐盟急商因應之道 \n 埃及內政部轄下警力繼大舉搜捕穆兄會高幹後,16日以「反恐」為名,又在全境展開突檢,逮捕逾千名穆兄會成員,也查獲若干炸彈、槍枝與彈藥。穆兄會領袖貝塔吉之女與最高決策機構「指導局」主席巴迪之子更先後死於軍警鎮壓。 \n 針對埃及動盪,歐盟18日表示,將在數天內「緊急檢討」與埃關係,並採取相應舉措。歐盟是埃及主要貿易夥伴,2012年批准提供埃方50億歐元財政援助計畫。歐盟28國代表預定19日會商因應之道,財援是否生變,外界普遍關注。

  • 埃及動亂 古文物遭劫掠

     埃及動亂擴大,文化寶藏跟著遭殃。埃及古文物部表示,該國中部明亞市的「馬拉威國家博物館」15日傍晚遭暴民破門而入,一些珍貴古物慘遭破壞和劫掠。 \n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埃及古文物部16日下午發布聲明,指控穆斯林兄弟會的支持者們闖入馬拉威博物館,又打、又砸、又搶,該部並發布博物館被洗劫後滿目瘡痍的照片。目前還不清楚有哪些館藏遺失,當局正在彙整清單,以防古文物被偷運出境。 \n 為避免古蹟遭到破壞,埃及臨時政府14日即下令關閉開羅近郊的吉薩金字塔群、開羅解放廣場旁的國家博物館,以及第二大城亞歷山卓的博物館。 \n 埃及動亂禍延古文物,在國際間引起關注。專門嘲諷時事的英國小報《Daily Squib》15日胡謅道:埃及政府為保障金字塔不受內戰戰火摧殘,已和美國賭場大亨達成協議,將把著名的人面獅身像和金字塔遷往賭城拉斯維加斯。 \n 另外,自埃及軍警動用武力,驅逐盤踞開羅的穆兄會及前總統穆爾西的支持者以來,衝突四處蔓延,首當其衝的是街頭林立的商店。 \n 埃及保險聯盟管委會成員祖海瑞表示,該國保險公司的客戶僅3%有投保暴動及政治動亂險,而最近的暴亂情勢被歸類為政治動亂,因此遭劫掠和破壞的商家,只有極少數可以得到理賠。 \n 不過祖海瑞說,此次動亂造成的財物損失,比不上2011年1月、反前總統穆巴拉克浪潮時所釀成的損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