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空中輻射的搜尋結果,共12

  • 核安演習實兵演練 無人機上陣

    核安演習實兵演練 無人機上陣

    核安第24號演習實兵演練,今(15)日利用假日繼續辦理民眾防護行動演練、輻射偵檢作業及防護站演練。模擬核子事故自緊急戒備事故惡化至廠區緊急事故,新北市災害應變中心、輻射監測中心,以及國軍支援中心等單位的應變作業。  上午9時30分由新北市災害應變中心於白沙灣海水浴場實施海灘關閉、遊客勸離,以及無人機疏散情形勘查示範演練,10時30分左右續於核能一廠緊急應變計畫區,辦理核子事故警報發放、手機簡訊(LBS)發送及電話通知。  原能會同步於新北市全區進行災防告警細胞廣播訊息服務(CBS),同時新北市於石門區公所周邊進行居家掩蔽、防災志工協助物資發放及民眾自主性疏散演練等科目。  接續則轉由核子事故輻射監測中心與核子事故支援中心,分別於老梅國小、富基漁港辦理空中輻射偵測及無人機輻射偵測示範演練、海水及漁產採樣等演練,同日下午由新北市災害應變中心於淺水灣停車場辦理防護站開設演練。  另於演練地點轉換期間,依據昨晚勾選的抽演科目及演練地點,下達給國軍支援中心、新北市災害應變中心及輻射監測中心,包含履帶機動橋設置、交通路障管制疏導、陸域輻射偵測數據即時回傳及環境檢測作業等,各演練單位均順利完成任務。  原能會主委謝曉星也到演習現場關心演練情形,副主委邱賜聰於視導演練後,對於新北市災害應變中心、國軍支援中心、輻射監測中心等單位,以及參與民眾的各項演練成果給予肯定。

  • 美研究發現:空服員罹癌機率高於一般人 原因找到了

    哈佛大學針對五千多名美國空服員進行研究發現,空服員罹患某些癌症,如乳癌、黑色素瘤皮膚癌和非黑色素瘤皮膚癌高於平均一般人,超過15%表示曾確診罹患癌症。研究人員認為,這可能是晝夜節律紊亂、睡眠被剝奪,以及居家vs工作時間不規律等因素所導致。 而且,「由於這個職業族群體重超標和吸菸的比例很低,這項結果令人震驚,」研究人員莫朵柯維琪(Irina Mordukhovich)表示。在飛機上工作經常接觸已知和可能的致癌物,包括太空的宇宙輻射、晝夜節律紊亂和可能的化學汙染物。 《美國空服員罹癌率高於一般人》 國人自1990年代起為求企業與個人的生存發展,比過往更頻繁當空中飛行族;更且自從全國改變作息為週休二日後,一般人熱衷出國旅行,國際機場已擴充到兩座航廈還是不敷所需,都是例證。 如何做個健康自保的空中頻繁旅行族,成為現代人必備的保健常識。 1.高空輻射很難避開,但至少你可以做防曬 坐在中央排或走道旁比坐靠窗好,皮膚科醫師指出。如果劃位劃坐到窗邊,要多多關上窗簾。 如果你還是很擔心,防曬乳、防曬噴霧少不了,以評比全球景點出名的大型旅遊資訊網站Shermans Travel建議,上機前在臉、脖子和頸部兩側塗SPF15或以上的防曬霜,並且每隔2小時就補抹一次。 2.你一定要睡夠 如果預算可以,買貴一點、空間大一點的艙位,若荷包不允許,就要在買票與劃位時,找飛機上比較安靜的角落。最完美的位置是七排F座位,因為可以避開第一排的吵鬧嬰兒,又不至於與後面喧鬧的位置太近。 3.少吃與少喝點 吃太飽絕對睡不好,要節制口慾;另外,絕對不要喝含有咖啡因與酒精的飲料,會影響入睡。 4.多喝水 很多人以為我的機票裡已付了餐點與飲料,不喝白不喝,就在飛機上猛點各種酒類「喝回本」。資深座艙長沈處長指出,這樣其實很不聰明,機上的酒沒有品質好到非喝不可的程度。 他透露,空服員之所以要在機上來來回回奉杯水給旅客,是一種不著痕跡的提醒; 多喝水,補充機上空氣太乾燥的缺失,並且間接促進旅客喝了水之後,會起身走動上廁所,不致於一直坐在位子上,不利健康。 5.多在機上走動 有些人在地面時,瘋狂爭取時間忙碌,想說上機後可以大睡到目的地,下機時卻發現雙腳下肢水腫,連鞋子都穿不上了。甚而有人得了經濟艙症候群,深靜脈栓塞與肺血栓,嚴重發作是會致命的。 因為機艙座位狹窄,不方便活動,加上機艙內的壓力變化大,若喝水量不足,下肢血流易黏稠、且循環不良,容易造成血液凝結、出現血栓。尤其是有靜脈曲張問題或三高慢性病人要記得常起身在機艙走動。王品創辦人戴勝益更且一找到空間就做伸展操,在飛機上也活跳跳。 ※本文由《康健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轟六增掛架 專家:共軍關鍵機種青黃不接

    據大陸《鳳凰網》17日鳳凰軍事評論,中共南海艦隊航空兵轟炸機團以接裝新型轟炸機,推測為轟6KH。該型機比轟6K在機翼下增加一對派龍,用於掛載電戰莢艙,但鳳凰軍評指出這實際上暴露了中共空軍的一項重大弱點,即電戰機青黃不接。 評論員劉暢指出,轟6KH新增的派龍接近翼尖,掛載能力相當有限,著眼於轟炸機無需掛載空對空飛彈的必要,因此這組派龍很可能用來掛載電戰莢艙。此前中共就曾設想為轟6K轟炸機配備國產KG600/800電戰莢艙,使轟炸機在進行遠航作戰時,能壓制敵方的預警機(如E-2C)。轟6KH在2014年首飛,中共為轟炸機配備電戰莢艙的技術探索可能始於更早。 假設中共自初始就計畫配備電戰莢艙予轟6KH,則研發年代相當尷尬。因為在2007年,以殲轟7飛豹戰轟機為基礎研發的飛豹電戰型(大陸軍事迷命名為飛豹電戰型)就已曝光,而大陸官媒在2016年高調曝光了飛豹電戰型的訓練畫面。 但是中共海空軍戰機在遠航訓練中,飛豹電戰型並未參與。因此,轟6KH掛載電戰莢艙或許可推測出,專用型電戰機尚未通過測評因此並未量產。 更為尷尬的是,飛豹電戰型在官媒反復曝光的次年,製造商西安飛機工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於2017年3月表示,飛豹戰轟機已正式停產。這無疑令中共專用型電戰機的研發雪上加霜。顯然不會在已停產戰機的基礎上,繼續研發電戰型。 目前最可行的方案是以國產的重型戰機殲16為基礎研發專用型電戰機,但在飛豹電戰型與殲16電戰型(大陸軍事迷命名為咆哮16)之間卻明顯的青黃不接。 儘管先前飛豹電戰型已掛載電戰莢艙與鷹擊91反輻射飛彈進行訓練,但對於空中電子對抗這個對中共空軍相對陌生的領域,在形成戰力初期就面臨裝備斷貨是相當不利的。恰在此時,中共的轟炸機編隊開始頻繁遠航。但面對敵方由預警機指揮的戰鬥機機群的空中打擊時依舊脆弱。因此轟6KH不得不通過與戰機一起配備電戰莢艙這種無奈的作法,提升自身的戰場生存率。 綜合目前多方資訊,殲16可能已服役40架(空3師全部換裝)。按照中共「裝備一代、研發一代、論證一代」的裝備研發模式,很可能早已開始研發殲16電戰型,新型電戰機除具備更強的電子對抗能力外,配套彈藥也將由先前源於攻船飛彈的鷹擊91,升級為源於空對空飛彈的雷電10(LD-10),雷電10將讓殲16電戰型具有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打擊範圍(80公里,比美軍AGM-88飛彈遠30公里)。 在現有空中對抗模式中,缺乏專用電戰機是中共空軍的弱點。美軍經驗顯示,電戰不僅能在空戰中有效壓制、擊落第五代戰機,更能有效壓制預警機、電偵機,實現戰場對己方的單向透明。 場景換成中國大陸,專用電戰機不僅關乎日後空戰的勝敗,更關乎由轟炸機主導的空中對海、對陸打擊體系是否有效。面對中共在專用電戰機的青黃不接,殲16電戰型將成為中共空中戰力由量轉為質提升的關鍵。 在可預見的時期,周邊國家的電子偵查、空中預警等手段將面臨來自中共的廣泛壓制,這其中的戰術、戰略價值不言而喻。此外海軍可能也會同步發展殲15電戰型,這兩款機型值得密切關注。

  • 譴責北韓氫彈 日本調查空中輻射物質

    北韓今(3)日揚言已成功進行氫彈試驗,日本政府隨即通過外交管道向北韓提出抗議並強烈譴責。防衛省為調查空中的輻射物質,日本航空自衛隊3日派出搭載集塵器的T4練習機升空蒐集情報。 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下午在防衛省表示,為調查因北韓核試引起的空中輻射物質,日本航空自衛隊已派出搭載集塵器的T4練習機,陸續從青森縣的三澤基地、石川縣的小松基地和福岡縣的築城基地起飛,負責蒐集最新情報。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針對北韓的暴舉則強調,「這是絕對不容允許的,已指示相關省廳密切注意北韓今後的動向,進行情報蒐集和分析,以確保國民的安全和安心。」 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3日在首相官邸出席國家安保會議後向媒體表示,「日本政府已斷定北韓進行核試,並透過北京大使館強烈譴責其違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 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3日在記者會上表示,將要求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緊急會議。

  • 美軍在這裡進行多達67次核試 如今70年過去了

    位於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Bikini Atoll)是世界文化遺產地區之一,該地從前卻是美軍的核試地點。從1946年至1958年期間,美軍於比基尼環礁的核試多達67次,包括1952年的氫彈測試。多次核試令比基尼環礁積聚了大量輻射,至今仍是不宜人類居住。70年過後,美國軍方解密更多核試檔案,披露不為人知的內幕。 為了了解核武器對戰艦的破壞,美軍於1946年7月展開「十字路口行動」(Operation Crossroads),先後於比基尼環礁核試兩次,繳獲自戰敗國日本及德國的96艘軍艦正好可以大派用場。美軍先把環礁上的167名居民撤走,以免造成平民傷亡。此後,該批居民便再也沒有回到故居。 準備就緒後,一枚2.3萬噸的裂變彈於7月16日在比堅尼環礁160米上空引爆。雖然,該枚裂變彈跟摧毀長崎的原子彈威力相若,但因偏離目標650米而削弱了破壞力,最終只是炸沉了5艘軍艦,並使其餘軍艦受輻射污染及出現不同程度的焚燒。 其後,核試從空中引爆改為水下引爆,一枚2.3萬噸的裂變彈於7月25日在水下27公尺處引爆。爆炸破壞力驚人,靠近原爆點的軍艦立即沉沒,而其餘艦隻亦損毀嚴重及陷入一片火海。爆炸同時亦釋出大量放射物質,污染了鄰近的水、土壤及空氣。美軍專家亦發現,即使有船艙甲板的保護,但用作動物測試的部分山羊及200隻豬,亦相繼於1個月因輻射而死。由於殘留的軍艦留有大量輻射,因此決定把它們鑿沉,並取消第三次核試。 解密文件亦披露,有兩名前蘇聯的專家受邀見證了核試。替發展核計劃採購鈾的亞歷山德羅夫(Semyon Aleksandrov)向美國同儕表示,比基尼環礁核試是為了震懾蘇聯。然而,他相信,蘇聯是不會被核試嚇到,其一流的空軍,具備了轟炸華盛頓的能力。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70年不能居住的廣島 以4年神速重建?

    你是否會驚訝於當年廣島在核爆4年後,就完成了重建,而2011年的福島核電廠核泄漏事件,至今還沒處理完畢,該相關區域被規定,30年內禁止有人居住。從物理學的角度分析,美軍在廣島投下原子彈後,這片區域應該70年不能居住,也就是在今年之前,都不能有人進入,現在的廣島應該是剛剛開始重建的狀態。但我們所知道的並不是這樣。現在的廣島,已經成為日本的大都市之一。 據廣島市歷史資料館的記載,廣島在被投下原子彈後的2個月,即1945年10月,廣島市政府就開始商討居民住宅的重建計劃;同月,市內地上公共電車開通運行。同年11月,人們在惠比壽神社,舉行廣島重建復興的祈福儀式,大家似乎心中都充滿了期待與希望。 1946年1月,日本設立廣島復興局,同時處理廣島的日常政務,日本正式開始很認真地執行廣島重建計劃。這僅僅是原子彈投下後的第5個月。1946年4月,廣島市恢復瓦斯供應,城市建設以強勁的勢頭在奮力復原。城市中被毀的水管已經修復7成,截至1946年底,生活在廣島的人口還有15萬人。1947年初,人類歷史上最殘忍的核武器攻擊,僅僅才過去一年半,廣島已經完成基本重建,就這樣復蘇了,當時,廣島人和日本人都在傻傻地慶祝他們戰勝了世界上最殘酷的核武器。 【美國人封鎖廣島,沒消息不等於好消息】 現在的廣島和平紀念公園附近(當年的核爆地點附近),已經建起了很多高樓,根本就沒有說好的70年禁區。當時的廣島人,也一心忙著重建家園,麻木地接受核輻射帶來的後遺症。在現存的很多記錄中,沒有多少清楚地記錄了廣島在核爆後,究竟慘到什麼程度,只是偶爾聽那些幸存的老人說,當時的情況是很可怕的。 曾經親身經歷核爆的日本作家橋爪文,在她的作品中寫到,原子彈爆炸後,大多數人開始莫名地皮下出血,皮膚潰爛,但現今的史料中,這樣的事實記錄並不多,甚至也很少出現核輻射影響下誕生的畸形兒的記錄。因為,1945年,美國核爆傷害調查委員會(簡稱ABCC,現為美國與日本共同參與的核輻射後續影響調查機構)在核爆後即刻進駐廣島,並封鎖控制廣島。 當時,人們身上發生任何異狀,都必須向ABCC報告,ABCC對傷者的傷口進行拍照記錄,採集傷者的血樣,記錄當地人的成長狀況。但日本政府卻得不到這些數據。從橋爪文的筆下,我們知道廣島人並不願意讓美國人知道這些。他們強忍痛苦隱瞞傷害,誰家生了畸形兒,活不了多久就被偷偷帶到墳場埋了。現今,還在世的幸存者,也有人依然在受著白血病的折磨,這也是廣島人在核爆很多年後才發現的。 【核爆給廣島留下了什麼?】 原子彈爆炸會產生大量熱能、衝擊波與核輻射,而核輻射分為前期輻射和殘留輻射兩種。原子彈爆炸會在一億分之一秒的極短時間內,完成大量核裂變,前期輻射指的就是原子彈爆炸瞬間,從鈾235的裂變物質中,會產生伽馬射線與促成核裂變的中子產生中子射線。這兩種放射線,都擁有強大的能量,在距離爆炸地點半徑一公里以內的人們,會因為直接受到大量輻射而死亡。 前期輻射從爆炸地點向空中各個方向四散而去,距離爆炸地點越遠的人,受到的前期輻射就越小。前期輻射在遇到障礙物後,也會削減威力。所以,距離爆炸地點越遠的人,只要躲在有遮蔽的地方,可以大幅減少受到前期輻射的影響。 殘留輻射則是由原子彈爆炸後,留下的核裂變物質產生的長期輻射。美軍投向廣島的原子彈「小男孩」,據說承載著50千克的鈾235,其中800克鈾235發生了核裂變,800克的鈾235構成了原子彈的10的24次方個內核,也就是1兆的平方這樣的巨大數量。此外,還有未分裂的49千克鈾235,也屬於放射性物質,會產生長期輻射。這其中,當然也存在著銫、碘、鍶等約200種其他放射性物質,這些放射性物質在幾百年,甚至幾億年時間裡,會持續產生輻射,這樣大量的放射性物質落在廣島的土地上,使廣島成了半永久無法居住的廢城。 【平流層的氣流才是廣島的救世主】 廣島的土地被核輻射污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污染程度不至於永久性無法居住。我們知道原子彈爆炸後,還會產生巨大的熱能,在超高溫的情況下,鈾235被燃燒,發生核裂變產生的物質也一同被燃燒,包括炸彈容器在內的大部分物質,一同在瞬間化為灰燼。高溫一度造成爆炸點附近的空氣成真空狀態,之後更遠處的空氣向真空區逆流,形成了強烈的上升氣流。 粉塵、炸彈的殘骸、被炸物體的殘骸等,隨著氣化的放射性物質上升到平流層附近,然後,這些粉塵殘骸隨著不同的氣流飄散到各處。有一部分殘骸和放射性物質,形成了黑雨落在廣島市的西北部地區,但是因為大量帶有放射性物質的殘骸、粉塵隨著氣流上升到平流層附近,氣流又向著其他地方飄散而去,所以實際落在廣島市內的核污染,相對而言減少很多。

  • 漢和:福島核輻射不影響中港台

     《漢和防務評論》月刊總編輯平可夫指出,日本福島核電廠事故產生的空中輻射飄到台灣、香港時,早已稀釋,而且是瞬間的,因此絕對不會構成影響。  福島核電廠與香港的直線距離為3000公里,與台灣相距2500公里,因此平可夫在漢和的網站上表示,「不致產生任何影響」。他說,目前即使處在地震中心的日本各縣,所測得的空中輻射濃度也不超過每小時1至4個毫西弗,所以「中、港、台就更不必擔心了」。  他表示,通常空中輻射超過100毫西弗,才有害人體健康。他並指出,50萬噸當量的核彈頭爆炸時,在爆炸中心30公里內的空氣輻射濃度,每小時超過1000毫西弗,持續吸入半小時就會致命。  平可夫說,目前真正危險的是海水核汙染,因為核電廠外側水槽內已發現超過1000毫西弗的汙染水源,這些汙染水距離海洋只有50公尺。他表示,此時首先應該想到的是「爭分奪秒,以直升機空中投放沙袋的方式,把汙染水源與海岸線嚴密隔離」。他說,可是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目前沒有採取任何必要措施,令人十分憂心。他說日本政府應該「拿出更大的國際責任感來處理海洋核汙染問題」。

  • 危機處理 日自衛隊不如蘇聯軍隊

     針對日本福島核電廠危機,《漢和防務評論月刊》總編輯平可夫26日嚴厲批抨日本防衛省,稱防衛省「行動遲緩,延誤時機,導致災難性後果」,且日本自衛隊的勇敢、犧牲精神,完全比不上車諾比事故時的蘇聯軍隊。這可能是福島核電廠發生事故迄今,西方最嚴厲的批評之一。  平可夫表示,任何核電事故,首要任務是降低爐心溫度,「必須爭分奪秒」。可是日本防衛省卻整整延遲了3天才行動。他指出,福島核電3號機發生氫氣爆炸是在3月14日上午,當時保護頂被掀開,「這種情況一旦出現,首先應該即刻想到的,就是從空中投放冷卻水。能夠完成這一使命的,當然是自衛隊」。然而直到3月17日上午9時54分,自衛隊的2架CH-47運輸直升機才開始動作,從空中向第3、4號反應爐降水,這是明顯的、十分遺憾的延誤。  平可夫表示,令人震驚的是:CH47在幾乎100公尺以上的高度,「慌慌張張以慢速飛行的方式實施降水,明顯大大偏離了目標」,而且沒有持續進行。他說,這樣的工作屬十萬火急,自衛隊卻任由時間一分一秒的浪費掉。他說,「如果當時就採取24小時不間斷地空中灑水、降溫措施,福島核電事故也許不至於發展到目前這樣的災難性結局」。  平可夫表示,1995至1998年,他三度採訪車諾比核電事故的空中總指揮、事故時的基輔軍區空軍參謀長尼古拉‧安東什金(Nikolai Antochkin)將軍。平可夫說,日本自衛隊在這次事故中的表現,「與當年蘇軍的大無畏英雄氣概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  平可夫指出,福島核電事故期間,自衛隊的各直升機駕駛員「在空中灑水不超過一次」;可是當年蘇軍「有些飛行員,一天飛越反應爐33次」。自衛隊的飛行高度在100公尺以上;可是當年蘇軍的飛行高度「有時低於20公尺」。  他說,安東什金告訴他,車諾比事故發生後第3天,安東什金率領80架直升機趕到現場,「所有的直升機飛行員都深知自己的危險和義務,他們完全知道核輻射的危害性,但是蘇軍飛行員沒有一人退卻」。安東什金說,最後直升機以空中停留方式,把一袋袋水泥往下投放,以「石棺」方式封住反應爐,完成了任務,卻也有「27位空軍人員為此付出了生命」。  平可夫表示,在車諾比事件中,蘇軍動員了10萬以上的部隊,包括最精銳的防核輻射部隊;可是福島核電事故期間,「幾乎沒有看到自衛隊防核部隊的身影」。他的結論是:福島核電事故演變至今天的災難性後果,「自衛隊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 輻射恐慌 民眾逃難 機場塞爆

     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輻射外洩危機愈演愈烈,東京空中輻射濃度一度測出超量20倍。連日來,不僅旅日外籍人士千方百計想離開,日本民眾也陷入恐慌紛紛出走,東京已出現「逃難潮」,飛機票價一路飛漲,班機班班客滿。  核電廠瀕臨失控,距離250公里以外的東京人心惶惶,許多富商與經濟能力許可的民眾攜家帶眷出城,甚至出國;加上大陸、法、德國等展開撤僑,山形、成田、羽田機場天天大爆滿。  專家警告 還有強震  東京民眾也設法投奔日本各地,前往西部和南部。位於日本關西、相對安全的大阪,正是他們逃亡的第一站。東京往大阪的新幹線火車,擠滿出走的東京人;大阪旅館人滿為患。此外,受核輻射直接影響的福島居民,除了進駐周遭避難所,外逃的車潮更導致往東京的國道與鄰近高速公路大塞車。  除了輻射,專家警告東京近期可能再遭逢7級強震。在日外國人17日紛紛湧至東京出入境管理局,辦理再入境許可手續,截至中午12時,已排了2500多人長龍。準備搭機回國的美國遊客尼文表示,他受夠了,準備離開。她的10歲女兒更說:「我很害怕,我寧願置身在龍捲風眼裡,我想離開。」  票價飛漲 飛陸滿班  搭機旅客暴增,機位吃緊,最近3天飛往大陸的機票早已售罄,札幌到上海的機票10天內都買不到。東京成田機場候機大廳地上滿是睡袋和毛毯,上千名旅客只能席地而睡。  成田機場飛往北京的單程機票價格隨之上漲,地震後從3千人民幣漲至1萬4千元;飛往上海、成都等城市的票價也有不同程度的漲幅。還有謠傳指出,一張機票已經喊到40萬日圓。  網路上開始出現呼籲日本民眾趕快收拾行李,舉家避難的留言。有網友在推特(Twitter)寫道:「請趕快帶著家人,收拾重要文件離開,看是要往南逃到台灣,可以的話,逃到澳洲最好。如果買不起出國的機票,就往西南方逃,離福島越遠越好。」  有報導指出,有數以百計經濟實力雄厚的日本商人,已前往上海避難。

  • 水攻奪命3號機 陸空全失敗

     日本自衛隊昨陸空並進,採「水」攻方式,企圖讓福島第1核電廠3、4號機的廢燃料池降溫,以防致命的輻射外洩釀成巨災。陸上自衛隊出動2架大型直升機,進行空中灑水。東電表示,由於3號機反應爐燃料參雜鈽元素,一旦進入人體血液,恐引發癌症,是優先搶救目標;4號機廢燃料池若無法降溫,將有爆發類似車諾比核災的風險。《紐約時報》評估認為,17日是一次失敗作業。  日本防衛大臣北澤俊美17日在記者會上表示,2架CH47直升機於上午10點前(日本時間,下同)展開作業,10點15分結束。2架直升機下腹皆吊掛7.5噸的盛水容器,在外海裝滿水後,飛到離3號及4號機廠房約300英呎上空放水,總共進行4次。  無處理核事故經驗  作業開始前,一架陸上自衛隊UH60直升機在核電廠上方盤旋,監測輻射量。北澤俊美說,16日因測得核電廠附近的輻射量過高而取消空灑任務,但對策統合總部17日裁定依照計畫進行不再延期。他補充說,這項決定是經過核電廠人員與自衛隊評估輻射量程度後決定的,行前也詢問過自衛隊員的意願。  自衛隊統合幕僚長(相當於參謀總長)折木良一表示,自衛隊員健康不受影響。他還指出,自衛隊從無處理核電廠事故經驗,才會在空灑作業上小心謹慎。  空灑100次才有效  空灑作業結束後,東京電力公司表示,並未取得預期效果,據測得的數值顯示,投水前為每小時3782微西弗,投水後為每小時3752微西弗,輻射量未顯著降低。據日本放送協會(NHK)評論員表示,空灑作業估計需進行100次才有效。  東京電力公司指出,福島1號核電廠目前優先搶救目標,是唯一在燃料中參雜鈽元素的3號反應爐。鈽元素一旦進入人體血液,會在骨髓中潛伏數年之久,恐引發癌症。日本官房長官枝野幸男也同意,3號機是優先目標。此外,東京電力公司宣布,17日下午要外接高壓電纜來恢復3號機的冷卻系統。冷卻系統如果恢復,將可對反應爐及廢燃料池注入冷水,原先高溫將可望降低。  地面噴水30分鐘  另外,日本防衛大臣北澤俊美表示,已指派自衛隊11部高壓消防車,會同東京警視廳的高壓噴水車,在福島第1核電廠附近待命。北澤透露,自衛隊還會運送美軍提供的幫浦車一同執行任務。17日晚7點30分,消防車與噴水車在離3號機反應爐50公尺處開始噴水,經過30多分鐘,於8點9分結束,過程中曾測得輻射量飆高,一度將消防車輛撤到安全區。NHK說,噴水結果未能冷卻3號機。對策統合總部擇期對陸空的水攻方式進行檢討。

  • 阻止核裂變 今空灑硼酸降溫

     日本福島第1核電廠危機再升高!3號機及4號機昨晨冒煙與失火,為防止關鍵的燃料棒熔毀進而造成輻射外洩,日本防衛省昨緊急出動直升機進行空中灑水,但因3號機的輻射值過高,危及自衛隊員而作罷。4號機則有核裂變之虞,東京電力公司預計今明兩天以直升機噴灑硼酸因應。  日本官房長官枝野幸男昨召開記者會指出,當地時間16日上午8時30分從3號機傳出的白煙,可能是核爐容器釋出、含有輻射的水蒸氣。枝野說,「這個可能性最高。」他指出,核能電廠正門附近,15日晚約1000微西弗,16日早上降至600至800微西弗,但10時過後急速攀升,11時左右又下降。  直升機無功而返  3號機反應爐爆炸後冒出白煙,現場的核能專家與工作人員緊急避難,無法立即滅火。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昨日下午坦承,不知起火原因為何。由於反應爐燃料棒部分熔毀,若繼續升溫,恐釀成重大核災。  3號機的白煙驚動日本防衛省,日本放送協會(NHK)報導,防衛大臣北澤俊美昨日上午透露,考慮派遣自衛隊直升機,對3號機進行空中灑水,以降低3號機內的溫度。  當日下午陸上自衛隊一架奇努克CH47運輸直升機,從仙台的霞目陸上自衛隊基地起飛,準備進行空中灑水作業,然而3號機不斷竄出白煙,且輻射值超過飛行員所能承受的數值,北澤俊美不得已下令取消任務。  此前,陸上自衛隊一架偵察直升機在福島核電廠上空盤旋,監控輻射量,以防止高輻射危害自衛隊員健康。原先退出3號機的工作人員又回到廠內,進行內部情勢監控。  徵召預備自衛官  日本內閣會議16日決定,為強化在災區的陸上自衛隊部隊救災能量,預計徵召1萬名預備自衛隊官與快速反應預備自衛隊官,投入救災行列,主要從事日用品分發及擔任翻譯等事務性工作。北澤俊美當天已下達召集令。這是自衛隊1954年成立以來,首次召集預備自衛官執行任務。  福島第1核電廠4號機,當地時間16日清晨5時45分再度發生火災,火勢旋即被控制。  這是15日以來的第2次,起火地點都在4樓的西北方儲存燃料棒的位置,並引發輻射外洩的恐慌。  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16日緊急召開記者會表示,4號機的核廢料儲存池的冷卻系統失靈,導致水溫過高蒸發,水位因而下降,如不盡快注水冷卻,一旦池水乾涸,核燃料棒可能溶解,將釋放輻射物質。另外,日本政府要求警察廳出動鎮暴水槍進入福島第1核電廠,向核廢料儲存池注水,以降低水溫。  專家擔心,4號反應爐輻射外洩的危險性最高。東京電力公司表示,今明兩天將出動直升機從空中灑硼酸以減緩核裂變。  韓緊急援助硼酸  日本共同社報導,韓國知識經濟部負責人16日透露,應日方請求,首爾緊急援助53噸硼酸,用以吸收福島第1核電廠發生核裂變時所產生的中子。

  • 專家:爐心如全熔 輻射直至美國

     華府的核子安全專家13日指出,日本核電廠的反應爐爐心如果完全熔毀,輻射可能跨過太平洋,直到美國。但也有專家表示未必可怕。在此同時,美國政府表示,美國的核電廠設施充分考慮到地震等天災,所以安全無虞。  美國13日的電視訪談節目紛紛由日本核電廠危機切入。主要的反核武擴散組織「犁頭基金會」(Ploughshares Fund)總裁瑟忍辛(Joseph Cirincione)在福斯電視台說,日本核電廠一座反應爐的爐心熔了一半,各方正盡全力避免全熔;如果努力失敗,「最糟糕的情況」是輻射物質「進入地下、進入空中、進入水裡,遠遠超越日本;在大氣層裡的,可能一直飄到美國西岸。」  日本駐美大使藤崎一郎則在NBC的「面對新聞界」節目中說,他每小時都接獲日本傳來的最新消息,據他了解,燃料棒有些變形或熔毀,這是事實,但「沒有到反應爐爐心─也就是反應爐的實質部分─完全熔毀的地步」。  一道出席「面對新聞界」節目的美國核能研究所所長福特爾(Marvin Furtel)表示,從三哩島事件可以看出,反應爐熔毀未必導致輻射大量外洩。這位在能源界工作已35年的專家說,1979年的美國賓州三哩島電廠事件是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核子事故,反應爐爐心熔了差不多一半,但是外洩的輻射沒有造成威脅。他表示,如果燃料棒熔化,但是如果其他的安全系統、攔截機制有效,管理人員又能成功的控制反應爐,則「對公眾健康和安全之影響,的確是微乎其微」。  小靈通  爐心熔毀  反應爐爐心熔毀(meltdown)係指核反應爐失去冷卻水後,燃料中放射性物質產生的熱量無法去除,高溫會令燃料棒熔毀,是核電事故中最嚴重的事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