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空軍副總長的搜尋結果,共06

  • 國防部太誇張 紀念空軍名將竟寫錯名字

    國防部太誇張 紀念空軍名將竟寫錯名字

    【愛傳媒獨家/特約記者賴御文報導】要紀念空軍名將,竟搞錯空軍名將的名字,這會不會太誇張?

  • 軍機大臣獨缺空軍 陳以信:國安當兒戲

    軍機大臣獨缺空軍 陳以信:國安當兒戲

     國軍上將人事大風吹,陸軍司令陳寶餘接任參謀總長,國民黨立委陳以信批評,三軍統帥身邊九位軍機大臣,沒有一位是空軍,「代表蔡英文總統未把台灣空防放在心裡,根本是把國家安全當兒戲」。  參謀總長黃曙光六月底屆齡退休,牽動這波國軍上將人事大風吹。蔡總統前天核定,參謀總長職缺由陸軍司令陳寶餘上將調任,空軍出身的張哲平上將則調任國防大學校長,張遺留的國防部軍政副部長職缺,前天並未公布,因此引起文人副部長的臆測。  國防部長之下分軍令、軍政、軍備三大範疇,參謀總長即等於軍令副部長,過去都會盡量與國防部長來自不同兵種,並讓「四巨頭」保持軍種平衡,至少陸、海、空軍都能有一人在位。  綜觀這波人事調動,部長邱國正、參謀總長陳寶餘、軍備副部長王信龍都是陸軍出身,不論尚未公布的軍政副部長會否由文人出任,已可確定海空軍至少有一軍種在這次人事異動中「掛蛋」。  陳以信說,看到蔡總統最新國軍高層布局,又玩人事大風吹也就罷了,但竟不按軍種平衡配置,導致「陸軍獨強,空軍獨缺」的畸形布局。國防部五位高層中,部長、總長、軍備副部長是陸軍、副總長執行官是海軍、軍政副部長空缺;國安會四位高層中,祕書長與兩位副祕書長都是文人,一位副祕書長空缺。  陳以信指出,台海空中情勢如此緊張,大陸軍機隨時可能繞台,總統身邊決策核心,竟然沒有一位空軍將領可提供即時空防戰略思考。國防人事不是蔡總統的權力遊戲,如此失衡的國軍高層布局,代表未把台灣空防放在心裡,根本是把國家安全當兒戲。  國防部表示,國軍將領的職務調整,均考量適才適所,並綜合評估各項任務的需要;完整的職務歷練,也對國軍整體戰力提升有所助益。

  • 嘉裕啖軍服大單 拚今年轉盈

    嘉裕啖軍服大單 拚今年轉盈

     嘉裕(1417)搶下國軍海空制服市場,總經理張祖蕙15日表示,將以此做為轉型引擎,進行異業結盟,深耕內銷供應鏈,建立食、衣、住、行各類產品供應鏈的電商平台,增加多元化營項,提升營運成長動能,預期今年軍服市場將占營收的五成以上,今年目標是由虧轉盈。  嘉裕在去年9月拿下國防部海、空軍服裝供售站21億元標案,15日在國軍服裝供售站大直門市舉行開幕典禮。  張祖蕙指出,嘉裕拿下海、空軍服裝供售站標案,除有國防部編列21億元的軍服部品採購預算穩定收益外,嘉裕營運服裝供售站還將有銷售各式軍服、用品的收益。  嘉裕負責營運海空軍原有的實體據點外,嘉裕的全台通路門市也會納入服裝供售站的範圍,另將開設網路商城銷售供應國軍服裝用品等,預期全台共會有300多個服務據點。  據了解,嘉裕這些標案的項目將從今年第二季開始陸續交貨,營運期間至少三年,並可延長二年,預估未來每年至少可為嘉裕帶來7億元以上的營收認列。  嘉裕表示,此標案是嘉裕攜手機能環保織品領導廠興采實業的子公司神采時尚、機能毛紡一貫化標竿企業佳和實業,及專營軍用電子商城的數博整合共同得標,海軍則為神采、數博與嘉裕共同投標。  張祖蕙指出,為此案嘉裕已逐一拜訪超過30、40家紡織、製鞋、物聯網、倉儲、消費品業者,當中不乏知名上市櫃公司,目的就是整合供售品項與供應鏈,並逐步推升新世代國軍補給模式與軍用紡織品規格,整合形成一個供應鏈。  嘉裕副總暨財務長陳俊宏強調,取得海、空軍服裝供售站標案,已射出嘉裕轉型改革的第一箭,轉型是以「輕資產」為營運方向,並掌握通路優勢、發展核心品牌,重塑數位系統的供應鏈管理中心,讓嘉裕脫胎換骨、華麗轉身。

  • 我見我思:呂昭隆》空軍家大業大

    我見我思:呂昭隆》空軍家大業大

    空軍現在是國防部勢力最大的軍種。參謀總長沈一鳴是空軍,國防部副部長張哲平是空軍,如果政戰局長也給了空軍,更是如虎添翼,再加上曾任國防部長的馮世寬在退輔會與國安院當側應,空軍在「朝中」不曾有過這麼大的影響力。 解嚴後,空軍出過5位國防部長,包括唐飛、李天羽、陳肇敏、嚴明與馮世寬,儘管部長權力大,但他們都做的不是很久,而且都是「單幹戶」,勢單力孤。這回空軍很團結,雖沒人做部長,但力量很大。再者,空軍新買F-16V戰機,還編特別預算,軍種風光,走起路來都有風。 當然,軍中最有實權的仍是國防部長嚴德發,很多事,得嚴德發說了算。陸軍出的5位部長中,嚴德發個性算是溫和的,不像郝柏村、湯曜明或高華柱般霸氣,蔣仲苓則介於之間。 以政戰局長人事來說,現在是由副局長于親文代理,于是空軍出身。如果是湯曜明當部長,應是會選陸軍的人來做,也不怕其他軍種說什麼閒話;嚴德發會讓于代理,就表示他有顧慮空軍的感受。空軍從沒有出過政戰局長,這次是個難得機會,嚴德發想做三軍的國防部長,所以未必特別照顧陸軍。 不過嚴德發在朝中並不是單打獨鬥。軍中說法,除了嚴德發,蔡總統還有位軍事顧問湯曜明。軍方有人說,軍中重大人事或國防政策,蔡總統經常會徵詢湯曜明意見,或是禮貌性的知會一聲,而湯曜明當然也是護著陸軍的利益。所謂重大人事,當然是指國防部長或參謀總長這等軍事首長異動。 軍中傳言,嚴德發在當國安會秘書長時,蔡總統如有事徵詢湯曜明,常是透過嚴德發聯繫。果若如此,很可能是蔡總統在扁政府當陸委會主委時,湯曜明擔任總長與部長,兩人多有互動,因而有淵源。話說回來,嚴德發愈做愈穩,治軍節奏快慢有序,和國安會也相處融洽,蔡總統與湯曜明互動應該有減少。 海軍現在是朝中最弱勢的軍種。前總長李喜明交棒,海軍在國防部只剩副總長執行官劉志斌一人,但劉剛升上將,資歷只比空軍司令熊厚基早幾個月;海軍在國防部的影響力自是不能和空軍與陸軍相比。所謂朝中有人好辦事,國防部現正進行兵力結構調整,海軍一定會吃大虧。 至於錯失升總長的海軍司令黃曙光,久任現職,反而更能做他想要做的事。黃曙光全力做國造潛艦案,也得到蔡總統充分授權,黃還叫他的辦公室主任退役,去台船任職,與台船的潛艦顧問楊易共事,老少配,一起盯著潛艦案子。 先不考量政治因素,黃曙光以後未必非要在軍中發展,可以去台船當董事長,繼續執行與建造直到首艘潛艦造出來,這比上將職位交互蹲跳,換來換去,有意義多了。

  • 壓制內鬥 總長林鎮夷延任機率大增

     馬英九總統昨天火速將空軍司令雷玉其降調副參謀總長,不僅使雷角逐參謀總長寶座的機會確定落空,還創下國軍近年來上將遭降職首例,而國軍將領因喜慶宴客風波遭調查甚至調職處分,雷玉其也成史上第一人。  副參謀總長職務雖與空軍司令都是上將缺,但因副總長並非主官職,以往通常是出任司令前的歷練職務,位階比司令要低,因此雷玉其從空軍司令降調副總長人事,就形同降職。這類降調人事安排,過去在軍中,僅有中將官員因涉貪汙案而有過紀錄,已晉身上將卻遭降職者,這是頭一遭。  軍中近年有幾次高階將領因涉案遭調職或降職的前例,如前六軍團指揮官程士瑜因涉貪遭調主官職、前憲兵司令何雍堅也因案在調查期間被降調後備副司令,其他多數中將、少將,若涉案也多調離主官職轉任國防部參事、軍種戰計委員等待退或靜候調查。另外,還有像是前國安局長許惠祐因是文人,當初是自願降格轉任駐歐盟特派員。  至於雷玉其從空軍司令降調副參謀總長的安排,則是前所未見,特別是在國防部廉政小組還未調查出結果前,握有上將人事權的三軍統帥就主動開鍘,同樣是史無前例。  不過,雷玉其降調副參謀總長,而非要求報退或轉任總統府戰略顧問,加上馬總統擇定的新空軍司令是由副總長嚴明出任,並非期別最高的金乃傑,顯示馬總統可能也部分接受了軍中傳出的參謀總長人事鬥爭之說。為避免鬥爭者得利,馬總統可能也會對其他總長人選「留校察看」,暫不動總長職務,以壓制這波內鬥擴大。如此一來,讓林鎮夷在二月任滿後再延任一年的可能性將大增。

  • 爆料轟「雷」 總長卡位戰開打

    爆料轟「雷」 總長卡位戰開打

     近來空軍內部醜聞爆料不斷,甚至傳出要求空軍司令雷玉其下台的聲音。據透露,照軍種輪替慣例,雷玉其本是下任參謀總長首選,儘管參謀總長一職最快要明年二月才可能異動,但最近關於空軍內部軍紀醜聞的爆料動作升溫,顯示下任總長卡位戰已提前開打。  高層人士指出,空軍出身的前國防部長陳肇敏下台後,陸海空三軍在軍方高層的比例隨之失衡,目前國防部三長(部長、總長、軍備副部長)分別是陸軍、海軍、陸軍將領出身,空軍最高階的只有空軍司令雷玉其,原本空軍在國防部的發言權就已式微,最近軍紀風波不斷,已讓空軍更「抬不起頭」來。  同時,在馬英九總統順勢裁減後備司令、聯勤司令和總政戰局長三名上將職缺後,現有九名上將中,陸海空三軍各佔三名,包括陸軍的軍備副部長趙世璋、司令楊天嘯、副總長吳達澎,海軍的參謀總長林鎮夷、司令高廣圻、副總長陳永康,空軍雖也佔了三名,但無人出任部長、總長和副部長等特任官,只有司令雷玉其、副總長嚴明和國防大學校長金乃傑,勢力相對薄弱。  高層人士說,依照馬總統尊重軍中體制的用人態度,除非涉及不法,否則出任重要軍職的將領任期一定至少兩年,現任海軍出身的總長林鎮夷是去年二月才從陸軍的霍守業手中交棒,因此就算要進行調整,最快也要明年二月,慢則再延一年,而依照軍種輪替慣例,原本就是輪到空軍的雷玉其接任參謀總長。  不過高層人士說,軍種輪替慣例也可能因軍種沒有適當人選而被打破,假若雷玉其在接任總長前「中箭落馬」,就算改由與雷玉其同為空軍官校六十二年班的副總長嚴明、或六十年班的金乃傑出任,但到明年二月甚至再多一年,到職一樣不滿兩年,空軍就變成沒有人夠資格出任參謀總長職務,可能被迫跳過由其他軍種接替。  對空軍內部來說,也隱藏了自己派系的問題,若拉下雷玉其,至少多了一名空軍上將缺,軍中一個蘿蔔一個坑,下面的人順勢可以頂替,不要說高階將領還有機會往上爬,連原本可能沒望的上校都因而有機會升將軍。因為升遷制度固定,高階軍官都可算出自己有無希望升遷。  高層人士認為,若從近來軍中對空軍的爆料情況來看,如果雷玉其未能趕快止血,恐怕還沒摸到總長寶座,就已先成眾矢之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