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突厥的搜尋結果,共11

  • 維吾爾特展移師高雄 集中營影像曝光

    維吾爾特展移師高雄 集中營影像曝光

    響應國際人權日,由台灣圖博之友會、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與高雄市議員黃捷辦公室主辦,國立中山大學學生會協辦的《沒有圍牆的監獄:維吾爾人的今天》特展10日上午在克朗德美術館盛大開展。透過特殊管道搜羅的集中營影像及文件,讓國人進一步認識東突厥斯坦的議題與文化,了解維吾爾民族面臨的危機及人權侵犯議題。

  • 陸黨媒批疆獨維吾爾非突厥後裔

    陸黨媒批疆獨維吾爾非突厥後裔

     新疆問題是近來中共重中之重,而關於新疆歷史問題,「疆獨」亦有完全不同於北京當局的解讀。中共黨媒28日就新疆問題發表了題為《正確認識新疆歷史問題》的評論文章。對「疆獨」進行了逐條批駁。文稱,必須要正確認識新疆歷史問題,堅決反對新疆「去中國化」;新疆不是「東突厥斯坦」,維吾爾民族也不是突厥後裔,伊斯蘭教更非新疆唯一的宗教。 \n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刊文稱,長期以來,民族分裂勢力「大肆歪曲、編造、篡改新疆歷史」,因此必須正確認識新疆歷史是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增強中華民族凝聚力。歷史問題是重大政治原則問題,對歷史問題的不同看法和解讀,直接影響各族幹部群眾對國家和文化的認同。 \n 該文表示,新疆現實中存在的歷史、民族、文化、宗教等領域問題,大都有著深刻的歷史根源。民族分裂勢力宣揚「我們的民族是突厥,我們的祖國是東突厥斯坦,我們的宗教是伊斯蘭」,以建立「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為目的,以「新疆獨立論」「民族優越論」「宗教至上論」「反漢排漢論」「泛突厥共同體論」等為主要內容,編織了一套「錯誤的、反動的思想體系」。 \n 文章指出,新疆不是「東突厥斯坦」,更不存在「東突厥斯坦國」;維吾爾族是經過長期遷徙、民族融合形成的,不是突厥人的後裔;新疆地區各民族是中華民族血脈相連的家庭成員;新疆歷來是多民族聚居和多種宗教信仰並存地區,伊斯蘭教既非維吾爾族等各民族天生信仰的宗教,也不是唯一信仰的宗教;宗教極端思想完全違背了宗教教義,是民族分裂主義和暴力恐怖主義的思想基礎;帶有宗教色彩的民族風俗習慣不能等同於宗教本身。 \n 文章稱,直到今天,民族分裂思想依然存在,「泛突厥主義」民族觀影響深遠,對「泛伊斯蘭主義」的認同較為突出,宗教極端思想流毒遠未肅清,這些都嚴重虛化、消解人們的國家認同感。不剷除民族分裂思想流毒,維護社會穩定與實現長治久安就無從談起。

  • 絲路、遊牧民與唐帝國──宮妓 隨時被當禮物贈與(九)

    公妓,是犯了叛亂罪或殺人等重罪的官吏與一般良民的妻子或女兒,或者是因為債務而被父親或丈夫賣掉的女性成為供給源。甚至,也有國外的王公貴族或國內的大臣富豪進獻的女性。另一方面,作為樂伎服侍的私妓是民間的賤民和奴隸,其供給源有因為債務而被賣掉的人、自願賣身的女性、遭到人蛇集團等非法綁架或賣掉的良家子女、從窮人或乞丐那裡領養的小孩、以及有時候是透過合法的贈與而獲得的人等等。 \n \n安祿山假借名目 \n \n這些歌妓即使是身穿錦繡衣裳或毛皮,帶著閃閃發亮的寶石飾品,頂著青黛、花鈿的妝容,在外表上精心打扮,可是大部分終究是奴隸身分。換言之,對主人來講不過是一個可以任意贈與或買賣的財產或物品。即使是公妓裡面也有在宮中服侍的宮妓,她們的主人是唐朝皇帝,而私妓的主人多是王公貴族個人或富豪等,雖然有這樣的差異,可是兩者都沒有移動或外出的自由,還不時會成為被贈與的禮物,這一點是完全相同的。 \n然而,教坊、梨園的宮妓是隨侍在皇帝身邊,受到與宮女相同的待遇,其中也有很多人因為容貌出眾且精通樂技而受到寵愛,不能與私妓等同並論。而且,宮妓的出身背景平均也比私妓高,裡面甚至混雜著出自貴族、達官顯貴、大將軍等級的家世背景的女性。即使是這樣的大人物,一旦犯了叛亂罪等的重罪,還是難逃整個家族被國家沒收、成為奴隸的命運,這是古代與近代社會的差異。接下來要介紹的土耳其系九姓鐵勒的首領阿布思之妻的情況,即為一例。 \n阿布思是在天寶元年即七四二年,從即將滅亡的突厥第二帝國帶領著王族主要的女性和王子們投奔唐朝的遊牧民集團的重要人物。突厥第二帝國是被九姓鐵勒之一的回鶻與其他土耳其系的拔悉蜜、葛邏祿部三者聯手所滅;這三者在那之前是被包含在突厥帝國以內,卻對王族阿史那氏舉旗造反。可是,同屬於九姓鐵勒的其他部落,即使到了最後仍有集團依然效忠於突厥,這一點也不奇怪。 \n阿布思投降時,擁有突厥的西部葉護或者是希利發(部族長)的高級稱號。降唐之後,被賜漢名為李獻忠,授予奉信王的爵位,最後甚至被任命為朔方節度副使,也就是說他身為蕃將相當受到禮遇。不只如此,天寶八年(七四九年),隴右節度使哥舒翰率領隴右、河西以及朔方、河東的士兵,大約六萬人,西征長年的強敵吐蕃,攻取石堡城(今青海西寧市西南)時,阿布思的騎兵軍團也參與其中。但是,他像這樣子作為支撐唐帝國的蕃將屢屢建功,可是不知為何,阿布思就是與同樣身為蕃將且爬升到最高位子的粟特系突厥人安祿山不和。 \n安祿山當時身為北京方面的節度使擁有巨大勢力,假借名目,表示想要與阿布思軍團一起征討在東北邊界作亂的奚、契丹,向玄宗請求同意阿布思軍隊往北京方面移動。可是,阿布思懷疑如果真的到了安祿山那裡,自己肯定會遭到謀殺,所以他率領部眾叛唐逃往蒙古高原。時為天寶十一年(七五二年),安史之亂爆發的三年前。 \n然而,當時的蒙古高原已經是回鶻汗國(東回鶻)的領土,先前與拔悉蜜、葛邏祿聯手顛覆突厥的回鶻,也依序滅了拔悉蜜和葛邏祿,掌握完全的支配權。當然,突厥也好,回鶻也好,遊牧國家是由多數遊牧民集團依附而成,所以聚散離合是很自由的,因此蒙古高原應該有阿布思率領的部族集團的容身之地。然而,回鶻恐怕是顧及阿布思部的過往經歷,所以拒絕收留,所以阿布思不得已往西投靠阿爾泰地區的葛邏祿。 \n \n首領妻降為賤民 \n \n在這期間,唐朝方面依然窮追不捨,對葛邏祿展現強硬態度要求引渡阿布思,結果天寶十二年(七五三年)九月,阿布思與其妻淪為階下囚,經由北庭都護程千里之手,從葛邏祿被護送到長安。天寶十三年(七五四年)在朱雀街執行了丈夫的公開處決,而妻子方面則成為隸屬於唐朝宮廷的賤民。 \n成為寡婦的阿布思之妻,之後僅有一次出現在史料裡,那是在平定安史之亂之後的肅宗宮廷內。記載一些瑣事的《因話錄》裡,她一開始是被分配到掖庭即後宮,因為擅長歌舞音樂而隸屬於樂工,意思就是成為教坊的妓女。於是,在某次宴會的席間,肅宗半開玩笑地讓她披上綠色衣裳,以現在來說就是要讓她像演員一樣模仿的時候,肅宗之女──政和公主向父親提出了以下的諫言: \n宮中侍女無數,為什麼要指名這個人呢?如果阿布思真的是叛亂分子,那麼其妻也同罪,就不應該接近父皇身邊;假如阿布思是無罪的,那麼高的身分,為何其妻要像倡優般,不得不忍受和其他賤民一樣成為笑柄呢?或許我愚蠢至極,但是我由衷認為這是不對的。 \n於是,皇帝也憐憫起阿布思之妻,解放她賤民的身分。為了慎重起見,我再補充一下,這是演員還被視為卑賤者從事的職業時所發生的故事。 \n(待續) \n

  • IS首次對大陸恫嚇 揚言新疆會血流成河

    IS首次對大陸恫嚇 揚言新疆會血流成河

    IS武裝集團再次發出戰鬥號召,這一次訴求對象是中國大陸的維吾爾族,他們希望維吾爾武裝分子要回國發動戰鬥,並且還要「血流成河」。專家稱,這是中國大陸第一次接到IS的威脅。 \n \n法新社(AFP)報導,這個威脅來自一部長達一個半小時的網路視頻,該視頻是由IS集團在伊拉克西部所發布,影片角色包括來自新疆的維吾爾族武裝分子,美國恐怖團體情搜集團(SITE)分析了這部影片。 \n \n中國大陸安全部門多年來,一直指責維吾爾分離勢力(疆獨份子)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西部發動一系列暴力攻擊,並且警告說,這些疆獨分子有可能與全球恐怖組織聯繫並合作。 \n \n在視頻中,先是有大陸鎮暴警察守衛清真寺、巡邏維族市場以及逮捕維族男子的畫面,然後看到五星旗被火焰吞沒。接著一名維族民兵在處決一名告密者,並且對著鏡頭向大陸發出威脅:「你們中國一直聽不懂我們的話!我告訴你們:我們是哈里發的戰士,看來發動武裝暴力你們才聽懂。 你們必將血流成河,我們是為被壓迫者在報仇。」 \n \n新疆的維吾爾人多數屬於穆斯林,許多維吾爾人抱怨大陸政府一直對他們有的文化和宗教的壓迫和歧視,漢人與維人在此地有極深的矛盾。大陸當經禁止或嚴格控制某些穆斯林習俗,例如不許留鬍子、戴頭巾和在齋月期間禁食,大陸政府的理由是,這些習俗、儀式和節日都會加重激進份子號召力,是「伊斯蘭極端主義」的象徵。但是美國一家智庫認在2016年7月的分析則表示,這種對穆斯林的強烈宗教限制,反而可能驅使這些不滿的人們加入IS。 \n \n澳洲國立大學國安學院新疆專家邁可.克拉克博士(Dr. Michael Clarke)說:「這似乎是IS集團對中國大陸的第一次發起直接威脅,也是維族激進團體首次宣稱效忠IS。 」 \n \n克拉克說,維族分裂勢力可能利用IS與基地組織的能力來壯大自己,以發動更頻繁的活動。但是克拉克也說,這也可能表明維吾爾武裝團體可能面臨分裂,因為原先的維族勢力與東突厥斯坦較為接近,而東突組織與敘利亞基地原先並不相容。 \n中國大陸安保部門一直對新疆保持嚴密監控,但是造成死傷的動亂卻一直發生,上個月出現3名持刀攻擊者砍傷人事件,造成8人死亡,也包括3個攻擊者。 \n \n在視頻發布的同日,大陸官方也在新疆舉行的一系列軍事遊行,以顯示大陸政府有強大的實力解決安全威脅。並且在本週,,1萬多名官員將在烏魯木齊召開民族會議,這是今年新疆舉行的第四次會議。 \n

  • 一夜殺敵上千卻絲毫無傷 這支王牌軍堪比千軍萬馬

    一夜殺敵上千卻絲毫無傷 這支王牌軍堪比千軍萬馬

    在中國的歷史上,是有著很多的特種部隊的存在,好比秦國的鐵鷹銳士,唐代玄甲軍,岳飛的背嵬軍等等。他們雖然人數不多,在正面大規模的戰場上面所起到的作用有限,但是往往在長途奔襲,千鈞一髮之際能起到非同尋常的作用,甚至能夠起到以一敵百的作用。但是在這些部隊裡面,最讓敵人也是最殺人不眨眼的卻是隋代的燕雲十八騎。 \n \n《新唐書》裡面是對他們這樣記載的,對其描述是快如風烈如火,能夠做到以一敵百。他們是羅成的父親靖邊侯羅藝率領的精銳騎兵,一共有著18人,分別是王陽、夔安、支雄、冀保、吳豫、劉膺、桃豹、逯明、郭敖、劉徵、劉寶、張曀僕、呼延莫、郭黑略、張越、孔豚、趙鹿、支屈六,他們只聽從羅藝一人的調遣。 \n \n相傳他們個個都是身著寒衣,腰佩彎刀,臉帶面罩,頭蒙黑巾,只露雙眼,外身還披著黑色長披風,同時個個腳踏胡人馬靴,馬靴上面配有匕首,眾人都是背負大弓,每人負箭十八隻,同時都配有清一色的圓月彎刀。一般都是在大漠活動,很少進入中原。並且他們每人都帶著面罩,沒有人見過他們的真面目。 \n \n據《新唐書》記載,一次突厥大舉入侵羅藝統治的北部邊疆殺掠,燕雲十八騎在羅藝的率領下連夜偷襲,一夜共殺敵上千。嚇得突厥人以為是隋朝的精兵到了,慌忙撤退。接著燕雲十八騎打前鋒,率領著軍隊追出好遠,將突厥遼部幾萬男女老少全部殺死,一個不留。這件事給突厥人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讓他們認為燕雲十八騎是魔鬼,再也不敢入侵羅藝管轄的地方。 \n \n靠山王楊林是這樣評價他們的:「快如風,烈如火,所到之處,寸草不留。強弓彎刀,善騎善射,以一敵百,未嚐一敗。」可見對其評價之高。後來羅藝歸唐之後,被皇帝賜姓李,被封為燕公,後來又晉封為燕郡王。羅藝和唐朝的軍隊一起鎮壓劉黑闥義軍,雙方對此交戰,互有勝負。後來唐軍統帥李神通被大敗,羅藝也跟著被大敗,全軍覆沒,失去了自己的左膀右臂。後來只有羅藝一個人逃走了,據說燕雲十八騎也在這場戰爭中全部死去,從此消失在了歷史當中。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他活埋敵軍13萬、突厥跪拜求止戰 卻死得悽慘

    他活埋敵軍13萬、突厥跪拜求止戰 卻死得悽慘

    他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位,能讓敵人在未開戰之時就下馬跪拜的將軍!他打敗過鐵勒等諸多外族侵略,一個讓華夏民族驕傲的子孫,一個必須讓人尊重的英雄!最後死的這麼窩囊。薛仁貴(614年-683年),絳州龍門(今山西河津)人,唐太宗、唐高宗時期名將。北魏將領薛安都的六世孫,出身於河東薛氏世族。隨唐太宗李世民創造了「良策息干戈」、「三箭定天山」、「神勇收遼東」、「仁政高麗國」、「愛民象州城」、「脫帽退萬敵」等諸方面在軍事、政治上的赫赫功勳,為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n \n薛禮,字仁貴,父親薛軌早喪,雖自幼家貧,但是習文練武,刻苦努力,天生臂力過人,但是生於亂世之中,未有什麼發展,長大務農,娶妻柳氏。到30歲的時候,記載中描寫他窮困不得志,希望遷移祖墳,帶來好運,他的妻子說:「有本事的人,要善於抓住時機。現在當今皇帝御駕親征遼東,正是需要猛將的時候,你有這一身的本事,何不從軍立個功名?等你富貴還鄉,再改葬父母也不遲!」仁貴聽了,覺得有道理,就告別妻子,去新絳州城裡找張士貴將軍,應徵入伍,開始了他馳騁沙場40年的傳奇經歷。 \n \n薛仁貴率領2000將士繼續前進,乾封三年(668),薛仁貴的部隊攻占堅固的扶餘城。之後高句麗連續40多座城市直接向薛仁貴投降,薛仁貴聲名鵲起,威震遼海,神威四方,自此,高句麗所最懼怕之人為薛仁貴。就這樣薛仁貴大軍沿途破城抵達平壤城下,與從行軍大總管李績等諸路大軍會師平壤,大軍合圍,攻破平壤,薛仁貴親自接受高句麗國王投降,根據史料記載,高句麗國王高藏在向薛仁貴投降簽字的時候,連抬頭看薛仁貴的勇氣都沒有,威懾力到了何種地步。真有張遼使江東小孩夜不敢哭的風采。自此,隋唐幾代帝王滅亡高句麗的願望終於在高宗這裡得到了實現。如果仔細研讀過這段史料的話,大家會很清楚,高句麗實為薛仁貴所滅,他起了關鍵和決定性的作用,而並非是李績。可是呢,後世史書上卻把征東的大功勞給了李績。 \n \n活埋鐵勒軍十三萬,使薛仁貴成了歷史上著名的屠俘將領。龍朔元年(公元661年),鐵勒酋長比粟毒夥同其他部落起兵犯境,唐高宗任命鄭仁泰為鐵勒道行軍大總管,薛仁貴為鐵勒道行軍副大總管,出兵討伐思結、拔也固、僕骨、同羅四部。當時鐵勒九姓擁兵十幾萬,憑藉天山之地利,企圖與大唐雄師一決勝負。他們派出數十位驍勇騎士出馬挑戰,眨眼間,就被薛仁貴三箭射死三人,膽寒之下,鐵勒人下馬投降,放棄了抵抗。 \n \n為了消除後患,薛仁貴命令部下將13萬已經投降的鐵勒人就地坑殺,製造了中國歷史上駭人聽聞的殺降暴行。鐵勒人害怕了,拼命逃竄,薛仁貴追擊到漠北,擒獲了葉護三兄弟。鐵勒九姓衰落了,薛仁貴成了天上下凡的殺星,大唐敵人眼中的凶神惡煞。開耀元年(681),已經68歲高齡的薛仁貴開始了自己人生最後的一場光輝戰爭。69歲高齡的薛仁貴帶病冒雪率軍進擊,以安定北邊。領兵去雲州,就是今天的大同一帶,和突厥的阿史德元珍作戰。突厥人問道:「唐朝的將軍是誰?」唐兵說:「薛仁貴。」突厥人不信,說:「我們聽說薛仁貴將軍發配到象州,已經死了,怎麼還能活過來?別騙人了!」薛仁貴於是脫下頭盔,讓突厥人看。 \n \n因為薛仁貴威名太大了,以前曾經打敗過九姓突厥,殺過許多人,突厥人提起他都怕,眼前看見了活的薛仁貴,立即下馬跪拜,把部隊撤回去。薛仁貴來了就是打仗的,哪裡會因為受了幾拜就客氣,立即率兵追擊,打了一個大勝仗,斬首一萬多,俘虜三萬多,還繳獲了許多牛馬。 \n \n薛仁貴作戰勇猛,並且善用奇兵,屢敗北方各族,還曾任安東都護數年管理朝鮮一帶,理政才能也是不錯的,不過殺戮過多,做官又玩忽職守,縱容手下,與演義中的人物相比武功並無多少誇大,人品則顯不足。不過他在演義中的結局更是窩囊,居然被自己的兒子誤射而死,不僅死不得其所,還讓他兒子背上一世罵名。就這樣,薛帥傳奇的一生結束了。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蒙古千年木乃伊出土! 陪葬品皆完整保存

    蒙古千年木乃伊出土! 陪葬品皆完整保存

    蒙古考古學家近日在橫亙蒙古、西伯利亞、俄羅斯及中國的阿爾泰山脈海拔2803米處,發現一具有1500年歷史的突厥女屍。由於當地氣候寒冷,加上墓穴深埋地下3公尺,故女屍及陪葬品均保存完整,如木乃伊一般。 \n科布多博物館研究員蘇巴達爾(B.Sukhbaatar)表示,首次發現有完整陪葬品,當中包括馬匹、馬鞍、韁繩、陶製花瓶皮袋及棉製衣服等。然而陪葬品當中沒有弓,因此估計墓主人為女性。 \n蘇巴達爾稱,這個墓葬可以讓研究人員了解突厥人的信仰和禮儀。根據出土文物推算,墓穴應屬於公元6世紀。突厥人從公元前6世紀起佔據中亞至西伯利亞一帶。

  • 為何唐朝打突厥只用3年 而漢朝打匈奴卻用60年?

    為何唐朝打突厥只用3年 而漢朝打匈奴卻用60年?

    西元626年,李世民剛剛通過玄武門政變登上了皇位,而北方的突厥已經不請自來,頡利可汗親自率領20萬軍隊南下,直逼渭水兵臨長安,唐太宗被迫幾乎使用了整個長安城的財富,才打發了這些討厭的傢伙,3年後唐軍北伐,一戰生擒突厥可汗,這裡我們需要回憶一下漢帝國,那位「漢武雄圖載史冊,長城內外盡烽煙」的漢武帝,為什麼在漢朝建立的60多年以後才開始基本北伐呢? \n隋朝的發展為唐朝迅速北伐打下來基礎 \n漢朝建立的時候,神州大地已經被戰火困擾了幾百年,從春秋五霸到戰國七雄再到楚漢爭霸,長期的戰爭是人口大量下降、田地無人耕種、百業凋敝、經濟嚴重下滑,到了楚漢爭霸時期,充當徭役的男丁已經用盡,在後方負責統籌的蕭何無奈之下甚至把女人送到前線,到了漢朝建立的初期,不要說戰馬,連皇帝的馬匹都不夠用,在這樣的經濟基礎下,想和匈奴進行長期戰爭完全不可能,這才有了文景之治的發生,到了漢武帝時期,經濟恢復,才到收拾匈奴的時候。 \n而唐朝建立初期則沒有這樣的問題,雖然隋朝末期也發生農民起義和諸侯混戰,但是時間和規模都比秦漢時期小得多,所帶來的社會破壞性也小了很多,雖然隋末到唐朝初期也在進行戰爭,但畢竟民間的損害沒有那麼嚴重,還可以支撐唐帝國發動戰爭,何況唐太宗進行的是閃擊戰,而不是漢朝那種長期戰爭,如果按照漢朝的模式走,唐朝也撐不住。 \n突厥本來就是分裂的,與匈奴的形勢不同 \n在漢武帝時期,匈奴還是一個整體,大單于的命令高於一切,此時漢朝必須起傾國之力與匈奴決戰,而唐朝的情況完全不同,突厥在和隋朝20多年的戰爭中,實力已經被嚴重的消耗,在突厥分裂為東、西突厥以後,隋唐一直採用著拉攏西突厥、圍打東突厥的戰略,這個外援也是其他時期沒有的。 \n在突厥內部使用的是多汗並立的部落聯盟,頡利可汗之所以能夠直逼長安,完全是因為利益驅使,但在唐軍的進攻之下,所有的部落都不願意自己成為消耗唐軍的犧牲品,都向後撤退,到了最後把大可汗放在了最前邊,並且突厥內部並不是鐵板一塊,有很多部落的首領都想成為大可汗,他們之間並不信任,這就造成了唐軍到來時的袖手旁觀,而漢匈的情況則不同,漢匈之間的戰爭是兩個進入鼎盛時期強大政權的殊死較量,雙方誰也輸不起,只能拼到底,這也是漢武帝從正值壯年拼到了兩鬢斑白的原因。 \n外部隱患加上天災,幫了唐朝的大忙 \n就在頡利可汗南下進攻長安的同時,西邊的薛延陀部崛起,並且一再打敗突厥軍隊,突厥遭遇了一個強敵,正在疲於應對,就在頡利可汗南下的第二年,突厥地區發生了百年不遇的大雪災,牛羊馬匹凍死無數,普通部眾的飲食也發生了困難,在這種情況下,頡利可汗向唐太宗表示,自己願意稱臣,以求換取唐朝的後勤支持,唐太宗看出了此時的突厥已經是一隻紙老虎,自己是時候出兵了。 \n當然唐軍的戰鬥力和唐軍統帥的高明指揮是分不開的,沒有李靖和蘇定方等名帥名將的指揮和唐軍將士的浴血奮戰,再好的機會也會白白浪費,唐軍的戰術同樣十分高明,這和漢軍驃騎將軍霍去病的戰法類似,一樣都是長途奔襲,不同的是霍去病是衝著地方去,而唐軍的蘇定方是衝著人去的,所以囉,有時候時空背景不同之下,就算是同一個種族,結果也會相差甚遠阿。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古代突厥人長啥樣? 就像中國人眯眼!

    最近,土耳其議會第三大黨、極右翼民族行動黨黨主席巴赫切利公開在媒體上為暴力襲擊韓國人的行為辯解說:「中國人和韓國人都是小眯縫眼,怎麽能分得清呢?」 \n \n由此可見,這些近代才自號「突厥」的土耳其人對有著「小眯縫眼」的蒙古人種相貌頗不喜歡。但他們居然不知道古代的各種「突厥人」,甚至連最純粹的「阿史那氏」突厥人大多都會長得更接近蒙古人種,更像所謂「小眯縫眼」的中國人和韓國人。 \n \n澎湃新聞報導,所謂「突厥」為阿史那氏在歐亞草原上建立的一系列政權的名稱,其時間大概在中原王朝的南北朝後期到唐朝。在其政權覆滅之後,又有不少族群都自稱或被稱為「突厥」。上世紀初,奧斯曼人就將國號改成了土耳其。 \n \n據考察,阿史那氏的突厥人相貌:臉有一尺多寬,面色赤紅,眼睛則好像琉璃一樣。由此可見,出自阿史那氏的純正的突厥人不應該有歐羅巴人種的面貌,他們的長相應該更類似都是小眯縫眼的中國人和韓國人。

  • 古突厥文石碑 蒙古東部出土

     日本媒體報導,大阪大學教授昨天宣布,8世紀古代土耳其(突厥)文石碑在蒙古東部出土。首度在蒙古東部發現的突厥文石碑,是探索游牧民族突厥國家體制的重要史料。 \n 大阪大學大學院(研究所)教授大澤孝研究古代土耳其史,他昨天公布,5月底至6月初與蒙古科學學院考古學研究所合作,在蒙古烏蘭巴托東南方約450公里處遺址,發現突厥文的大石碑。 \n 出土的石碑長3、4公尺,石頭角柱、圓柱上刻有部族徽章以及1字寬5公分、長7公分的突厥文字共20行,總計2832字(單字有646字)。堪稱是截至目前為止,出土的最大塊突厥文石碑。 \n 至於文字含意,多描述死者與家人或部下離別的感傷,像是「在褐色的我的土地上,啊」、「我的家,啊」等,推測可能是墓碑。 \n 大澤等研判,石碑出土地可能是毗伽可汗或是他的接班人登利可汗時代,在東方統治者的墓地。 \n 突厥與隋、唐代對立,又時而合作,支配著亞歐大陸,留下了獨自的語言與文字。 \n 考古學家曾在烏蘭巴托西方流域發現突厥文石碑,原以為烏蘭巴托東方沒有。1020717 \n

  • 蒙古東部發現突厥文石碑 珍貴史料

    日本「大阪大學」研究人員指出,在蒙古國東部的一處古蹟中,發現了寫有突厥文字的八世紀石碑。研究人員指出,這是第一次在蒙古的東部,發現突厥文的碑文,將有助揭開突厥這個遊牧國家,統治東方的經過。 \n「突厥」是歐亞大陸中部的草原地帶,最先發明文字的遊牧民族。研究人員說,這一帶遊牧民族的資料,在中文史料中相當缺乏,這些遊牧民族以自己的文字,紀錄自己的歷史,相當珍貴。 \n(圖:突厥文,取自網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