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突發事件資訊的搜尋結果,共07

  • 微評-限期公布真相?

     廣西日前出台新規,明確要求涉及特別重大、重大突發事件的政務輿情,當地的涉事責任部門需在1小時內公布事實資訊,5小時內發布權威資訊,24小時內召開新聞發布會。 \n 在數位網路時代,任何事件想要強硬壓下來,相較困難。然而網路傳播訊息雖然便於訊息暢通,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謠言、瞎起鬨、不實訊息流通得也特別快速,好事者利用民眾驚慌、獵奇心態,容易造成大眾恐慌。 \n 及時回應民眾「知的權利」是現代政府該做的事。要求當地涉事責任部門上緊發條,無疑是正確方向。但重大突發事件本身特性就是緊急、事實難以釐清,若是硬性規定1小時公布事實、5小時發布權威資訊,也稍嫌過度僵化、苛求,難免過猶不及。或許應保留一點彈性空間。

  • 陸整頓政府網站 要求積極回應輿情

    大陸國務院辦公廳日前發布《關於加強政府網站資訊內容建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要求,圍繞社會關注的熱點問題,相關部門和單位要通過政府網站作出積極回應,闡明政策,解疑釋惑,化解矛盾,理順情緒。 \n \n根據中新網1日報導,《意見》指出,涉及本地區、本部門的重大突發事件、應急事件,要依法按程式在第一時間通過政府網站發佈資訊,公布客觀事實,並根據事件發展和工作進展及時發佈動態資訊,表明政府態度。 \n \n《意見》提出五方面的政策措施。一、明確政府網站資訊內容建設目標。二、加強政府網站資訊發佈。三、提升政府網站傳播能力。四、完善資訊內容支撐體系。五、加強組織保障。

  • 陸禽業求停H7N9通報 官員不准

    經歷了從2013年4月起至今的兩輪H7N9疫情,廣東市場談禽色變,活禽銷售量價暴跌,家禽業遭受重創。最近,廣東、廣西甚至全國家禽行業協會及企業紛紛聯合向各級政府遞交公開信、訴求信等,明確請求停止實行H7N9的每例通報,避免對疫情超密度的報導。 \n衛生部門一位不願具名的內部人士說,對於家禽業遭受的損失,誰都同情並揪心。但不通報新增病例,於法無據,於事無補,與政府突發事件資訊公開透明背道而馳。 \n不少業內人士認為,中國人經歷SARS後十年內形成越來越鮮明的理念,就是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資訊公開。而且由於WHO國際平台的資訊公開,如果對於疫情隱瞞不報,反而會引起民眾恐慌,並遭受資訊不公開的質疑。

  • 陸國家突發事件預警資訊發佈系統啟動

    《人民日報》報導,經過近兩年籌設規劃,由中國氣象局承擔建設的「國家突發公共事件預警資訊發佈系統」初步建成,11日全面投入業務試運行。 \n中國氣象局服務中心負責人說,國家突發公共事件預警資訊發佈系統是國家突發事件應急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試運行期間,國家、省、地(市)三級氣象部門將統一在該系統平臺發佈預警資訊,並與國務院應急辦指揮平臺實現對接。 \n同時,還將逐步對接國土資源、農業、交通、水利等多部門的突發事件預警資訊平臺,實現各類突發事件預警資訊的採集、共用和快速發佈。 \n該系統將利用資訊網站(HTTP://www.12379.cn/)對公眾發佈預警資訊,利用12379短信號碼對應急責任人發佈預警資訊,「12379」電話將隨後開通。該系統將逐步實現預警資訊通過廣播、電視、顯示幕、微信、微博等多手段發佈。

  • 記取723教訓 中共中央:公開突發大事件

     新華社報導,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深化政務公開加強政務服務的意見》,提出要抓好重大突發事件和群眾關注熱點問題的公開,客觀公布事件進展、政府舉措、公眾防範措施和調查處理結果。 \n 這是在「723」溫州動車追撞事故發生10天後,大陸中央黨政兩大系統下發的有關要求,就動車事故而言,著重在及時回應社會關切。20條條文中,特別提及對於重大突發事件和群眾關注熱點問題,「要公開客觀公布事件進展、政府舉措、公眾防範措施和調查處理結果」;及時回應社會關切,正確引導社會輿論;「高度重視民眾和媒體監督及認真解決群眾投訴反映的問題」等。 \n 暢通官民互動渠道 \n 《意見》提出要創新政務公開方式方法,堅持方便群眾知情、便於群眾監督的原則,堅持「問政於民、問需於民、問計於民」,暢通政府和群眾互動渠道。 \n 建立健全政府資訊公開條例配套制度,制定政府資訊公開的評估標準和程式,逐步實現政府資訊公開的系統化和標準化。研究建立黨務公開、政務公開、司法公開、廠務公開、村務公開和公共企事業單位辦事公開有機結合的制度規範。 \n 不過條文中也明確指出,堅持依法行使權力,「確保行政機關和公務員嚴格依照法律規定的許可權履職盡責」。明確行使權力的主體、依據、運行程式和監督措施等,並向社會公布。 \n 正確引導社會輿論 \n 《意見》中也提到,各級行政機關要嚴格執行政府資訊公開條例,「主動、及時、準確」公開財政預算決算、重大建設項目批准和實施、社會公益事業建設等領域的政府資訊。抓好重大突發事件和群眾關注熱點問題的公開,客觀公布事件進展、政府舉措、公眾防範措施和調查處理結果,及時回應社會關切,正確引導社會輿論。做好涉及政府資訊公開的舉報投訴、行政復議、行政訴訟等工作。 \n 各地區各部門要把政務公開和政務服務工作納入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考核、行政機關績效考核和民主評議範圍。充分發揮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民主黨派、人民團體和新聞媒體的監督作用,強化社會監督。高度重視人民群眾監督,認真解決群眾投訴反映的問題。

  • 讀者投書-聘記者不如獎百姓

    11月24日,廣東省提交審議的《廣東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辦法(草案)》透露,縣級以上政府應當聘請新聞媒體基層記者擔任突發事件基層資訊員,拓寬突發事件資訊報送渠道,及時收集掌握突發事件資訊及相關社會動態。 \n對突發事件的處理,資訊快、資訊準是前提和基礎。新聞媒體的基層記者,穿梭於街頭巷尾,收集新聞線索,聘請他們擔任突發事件的資訊員,確實可以起到收集掌握突發事件資訊及相關社會動態的作用。但是,這種選擇是不是一種好的選擇?或者是不是最佳選擇,是值得我們深入思考的。 \n首先,聘請新聞媒體基層記者擔任突發事件基層資訊員,難逃「收買記者」的嫌疑。拿誰的錢為誰辦事,有了「聘」的榮譽誘惑和報酬的刺激,那些本該曝光的突發事件資訊,會不會被故意遺漏呢?那些本應該客觀呈現的突發事件,會不會不自覺打上了預設立場,甚至被「和諧」了呢?雖然政府的本意並不是收買,但百姓的擔心卻是可以理解的。 \n其次,有渠道重覆之嫌。在我國,長期以來就是堅持「黨管媒體」的原則,媒體本身就負有傳遞社會資訊、反映輿論動態的責任。一般的媒體,也都辦有《內參》、《輿論動態》、《動態清樣》、《參考資料》等專呈黨和政府的資訊資料,再聘用記者擔任突發事件基層資訊員,實屬重覆。 \n其三,資訊最廣泛的來源不是新聞媒體記者,而是人民群眾。我們打開報紙,一般都可以在報紙的第一版看到「新聞熱線」,看到「歡迎提供新聞線索,一經採用有酬」的啟事,有的媒體還開出「萬元大獎等你拿」來徵集新聞線索。在資訊社會,現代管理崇尚扁平式管理,政府完全沒有必要多加一道資訊傳遞程式,完全可以像新聞媒體一樣,直接鼓勵人民群眾向政府提供突發事件資訊。 \n美國第三任總統托馬斯.傑弗遜提出:「自由報刊應成為對行政、立法、司法三權起制衡作用的第四種權力」。大陸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原主任趙啟正概括發言人與記者的關係時說:「記者不是你的部下,不是你的學生,不是你的朋友,也不是你的敵人。他是你的挑戰者」。現代社會中,政府在處理和媒體關係時,應該順應人民群眾的期待,彼此之間應該自覺保持一定的距離和張力。

  • 網路維權-攀越高牆

    因中國政府對傳統媒體的管制,催生了以網路為媒介的新媒體傳播。雖然他們仍要面對一堵網路「高牆」,但仍試著衝撞出一道光芒。 \n網路出現打破了中國媒體控制的「鐵桶」。第一個標誌性的事件出現在2001年7月,廣西南丹龍泉礦冶總廠發生事故,81人死亡,礦難被隱瞞了17天。人民日報記者獲知消息後,給人民網傳回第一篇公開報導《廣西南丹礦區事故撲朔迷離》,最終礦難得以真相大白。這是中國網站首次獨立發布有影響力的新聞報導。 \n網路傳播推動新聞自由 \n由於當局的媒體管制,在一些突發事件的報導中,傳統媒體往往集體缺位。在這樣的情況下,自2006年起,催生了一批借助網路、手機等方式,利用突發事件和政府禁令的時間差,有意識、主動向外界發布資訊的「公民記者」。他們的報導因此成為一種很有效的補充資訊來源。「公民記者」的說法2006年首次出現在中國官方媒體中,當時一名叫「老虎廟」的網友自己騎著自行車去西北,把自己在沿途中看到的情況報導出來。2007年3月,周曙光通過網路發布重慶「最牛釘子戶」維權事件,則是公民報導中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件。因「公民記者」參與,2007年起,中國發生的每件重大事件,特別是公眾應該知曉的,幾乎都沒有被徹底遮罩,都被報導出來。 \n2007年,「微博客」(Micro-blog)在中國網路得到較快的發展,也很快成為資訊傳播的主要管道。在2008年的西藏314騷亂及2009年新疆75騷亂中,現場的資訊都是線民通過微博客向外界快速傳播。微博客在75騷亂的突出表現,也直接導致當局關閉了包括「飯否」、「嘰歪」在內的大批國內微博客服務及境外的Twitter。不過由於Twitter本身的開放性,大量的第三方網站幫助中國線民繼續活躍在Twitter上,發布和傳播關於大陸的新聞資訊。現在基於Twitter中國資訊傳播體系已經建立,對此,當局可以說是毫無辦法。 \n網路民意走進現實生活 \n資訊相對自由流通後,網路也慢慢呈現其對現實的干預能力。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報》披露大學生孫志剛在收容所死亡的事件,網路上抗議聲浪此起彼伏,形成聲勢頗大的輿論浪潮,各方力量最後促成了收容制度的廢止。同在2003年上半年,SARS爆發,廣東北京等地官方都隱瞞疫情,造成民眾恐慌,最終北京市長孟學農因隱瞞疫情而下台。此次SARS危機中,網路充分體現了它的作用和獨特的優勢,人們在傳統媒體上不能發出的聲音經過網路傳遞出來。 \n大陸為數眾多的線民,往往體現奇妙的智慧疊加效應,產生了「圍觀」(動員線民關注特定事件)、「人肉搜索」(動員線民搜索特定人士資訊)等特別的網路現象。「周老虎」事件就是個典型的例子。2007年10月,陝西鎮坪縣農民周正龍聲稱在當地發現了華南虎,當地政府為此背書。此後一年,大陸線民從數碼成像、生態環境、現場模擬等各個方面展開了鍥而不捨的「打虎」行動,力圖證實華南虎照片為假照片。網友通過「人肉搜索」,找到了製作假虎照片的年畫原型。2008年6月29日,陝西省政府新聞發言人宣布周正龍拍攝的「華南虎」照片是用老虎年畫拍攝的假虎照,除周正龍涉嫌詐騙罪被提請逮捕外,省林業廳及鎮坪縣13名官員受到行政處理。輿論大多認為這是「網路的勝利」、「線民的勝利」。 \n「人肉搜索」的行為儘管有時存在洩露隱私等爭議,但毫無疑問已經成了中國線民最強大的武器。2008年底,深圳海事局黨組書記、副局長林嘉祥涉嫌猥褻女童的視頻被放到網上而丟官;南京江甯區房產管理局局長周久耕也因在房價問題上發表言論激怒了線民,被線民通過「人肉搜索」發現他抽「天價煙」、戴「天價表」的照片。周久耕因涉嫌受賄在今年10月10日被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1年。 \n中國線民通過網路干預公共事務的例子不計其數。針對「周老虎」事件,《南方都市報》當時曾發表頗為樂觀的評論:「中國人作為個體的公民理性正在形成,他們已經為參與公共事務作好了準備;而以網路傳播和動員為基礎的公民組織 \n(文轉B5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