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竟好投資的搜尋結果,共04

  • 這不是美麗的錯誤

    這不是美麗的錯誤

     鄭愁予《錯誤》一詩:「我打江南走過,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n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n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馬蹄聲由遠而近,讓思婦以為遠行的丈夫回來了,但隨著馬蹄聲又由近而遠,才明白這是誤會。 \n 這是鄭愁予的名作《錯誤》,這是個美麗的錯誤,然而我們經常看到有些專家把基本定義弄錯了,還可以侃侃而談,甚至得出結論,這就不是美麗的錯誤了。 \n 以各界關注的薪資來說,薪資是指受僱者自僱主所拿到的報酬,但近日卻有人誤解薪資是就業者的收入。事實上,就業者並不等於受僱者,以今年六月而言,台灣1,142萬名就業者中,除了有907萬名受僱者,還有僱主、自營作業者及無酬家屬等三類。 \n 受僱者的報酬稱為薪水,老闆或自營作業者所賺的錢則稱為收入,因此當我們說上半年國人每月「經常性薪資」40,745元,當然不包括老闆和自營作業者。那這個40,745元有沒有包括公務員?公務員不也是受僱者嗎?主計總處的薪資調查只查工業與服務業,不含政府部門、學校及研究機構,但包括四十多萬名產業外勞,因此六月薪資調查裡的受僱人數是低於全體受僱者的。 \n 由此可知,若這些定義沒弄清楚,接下去還要談名目薪資、實質薪資、非薪資報酬、經常性薪資、非經常性薪資,一定會出現張飛打岳飛的情況,這也是今年以來薪資論戰一片混亂,不知所云的原因。 \n 不只薪資定義經常被誤解,投資也常被誤解,過去經濟部為追蹤投資進展,都會彙整重大民間投資統計,有一年這個數字表現的非常好,詎料主計處一公布,民間投資竟不如預期,這讓部長百思不解,其原因就在於經濟部列管的投資有很大一筆錢是用來買土地,但國民所得統計的投資是不含土地交易的,尋常思維要買土地才能建廠,廠蓋好了才能把設備搬進去,少了土地,數字自然會差很多。 \n 還有,隨著政府年年擴大支出,又為討好民眾經常減稅,因此債務愈積愈多,預算平衡根本不可能達到,但為彰顯施政績效,執政者總會說我在某年、某年決算平衡了,例如2006年乍看之下真的沒有赤字,但再加上特別預算這本帳,短絀仍近千億。我們政府除了有年度預算這本帳,還有特別預算、非營業基金這兩本帳,沒有全數攤在陽光下所以為的財政平衡,也是錯誤的。 \n 再如近年川普最喜歡提的貿易赤字這件事,以2016年而言,美國估對中國大陸的貿易逆差近3,500億美元,但大陸海關估僅2,500億美元,許多人認為大陸的數字不可靠。 \n 然而,只要了解海關統計者都明白,這是離岸價格(FOB)、到岸價格(CIF)估算基礎不同所出現的誤差,我們過去與美國交涉時也碰到同樣狀況,美國誇大貿易赤字已行之有年。 \n 這世界容易誤解的概念太多,若不加以釐清,我們每天都會在錯誤的理解裡做一些無謂的爭辯,甚至造成社會混亂,而這樣的爭辯只是錯上加錯,徒然浪費生命而已。

  • 新制勞退獲利3%創新高 監督盟批「貽笑國際」

    新制勞退獲利3%創新高 監督盟批「貽笑國際」

    新制勞退基金去年投資收益率創新高,獲利達3.23%,但年金改革監督聯盟今天指出,與國際優等生相比「實在太低」,勞動部應該看看國際優等生表現,以免貽笑國際。 \n \n監督盟指出,荷蘭已有10支退休基金去年投資收益率介於7.6%~12.7%間,其中有7支在10%以上。台灣3.23%只是「小確幸」,若像荷蘭退休基金爭氣,勞工每10萬元本金,獲利就會翻上至少1倍,介於7600至1萬2700元間。 \n \n另外,去年丹麥退休基金ATP收益率15%、丹麥教育人員退休基金PBU有9.6%、加拿大退休計畫CPP有6.8%;瑞典AP1退休基金9.3%、AP2退休基金10.5%、AP4退休基金10%。 \n \n監督盟表示,瑞典AP2退休基金投資長Hans Fahlin甚至向媒體表示「10.5%表現不夠好。」但勞動部竟對3.23%表現自鳴得意,不由得讓人為勞工退休後的老年生活倒抽一口冷氣,更也難怪勞工不敢退休。監督盟呼籲勞工共同要求政府停止粉飾太平、用話術遮掩勞動基金長期低績效的事實。 \n \n勞金局長蔡豐清回應,勞動基金自營、委外並重,今年著重在多元資產類型配置、策略性指數(smart data),類型與傳統股票或債券不一樣,由於近2年股債市場不好,更好方式即為多元資產布局,就另類資產類別,如能源、原物料、不動產與基礎建設等基金投資,股債相關性較低,不會像過去市場不好就無計可施,分散資產類別讓受傷不會太嚴重。 \n \n至於策略性指數,蔡豐清指出,與傳統全球股價指數委任不同,過去多以市值加權法運作,缺點是上漲時買要花較多錢,因此針對低波動股票、高股利、高品質股票,市值便不是採用傳統加權法,例如電信類股、公用事業股等,曾有研究顯示表現比高波動股票更佳,投資組合長期報酬更好。 \n \n針對監督盟質疑,他強調,比較基礎不一樣,每個退休基金成立期間也不同,國外發展退休基金更早,有些已有數十年,台灣勞退基金時間相對短,已處於低利率時代。 \n \n「蘋果跟蘋果、香蕉跟香蕉比。」他也說,各國退休基金運作模式不一樣,台灣為政府機構、國外多是行政法人,且國外有些退休基金可以直接投資土地、不動產、大樓等,若要比較應以同期、同類型基金比較,台灣表現並不差。 \n \n前勞動部長郭芳煜於蔡豐清今年上任時,曾期許新制勞退獲利率「坐4望7」,蔡豐清對此表示,穩健、積極在策略上提升收益,都是勞工的錢、有責任做好,但要兼顧安全性。

  • 電子新貴沒落 轉戰餐飲更夯

    電子新貴沒落 轉戰餐飲更夯

     大陸經濟大環境瞬息萬變,10年前還屬於稀缺人才,坐領高薪的台灣IT電子業專業經理人,現今在內需產業當道,出口電子加工業淪為低毛利行業後,轉進內銷市場的這些昔日職場佼佼者,離開電子業後,自行創業,或是進入餐飲等傳產業已蔚為一股風潮。 \n 曾是華碩銷售工程師,每月固定領取穩定且豐厚薪資,每年還有更誘人的股票分紅;目前在上海自創健康家具品牌的朱啟仲,當年在人人艷羨的電子業工作,當他宣布要離職自行在大陸從事家具業後,周遭親友幾乎沒有一個人贊成。 \n 看好大陸內需市場,執意不再過著爆肝加班生活,朱啟仲毅然展開脫離電子業的規畫。 \n 如今在電子商務健康椅市場已站穩腳步的朱啟仲不諱言,當年在IT業的訓練,對他日後大陸創業創品牌絕對有極大的正面影響力。不論是以邏輯處事,或是創品牌的KNOWHOW,過去的訓練與資源,都讓朱啟仲少走了很多冤枉路。 \n 目前擔任台灣品牌─微熱山丘香港、新加坡負責人李順安,在進入食品業之前,原本從事半導體業。他調侃自己,當年在電子業任職時,業績動輒都以百萬美元計算,現在賣鳳梨酥,每塊都是用兩位數來計價。 \n 當初李順安與從事電子業27年的品牌創建人許銘仁一拍即合,同樣都是電子人,李、許兩人都執著要打造一個來自台灣的國際品牌。重效率、但又不失人文情懷,讓台灣的老闆許銘仁很放心的把上海、香港這兩個海外重要據點就交由李順安經營。 \n 4年前,以4000萬台幣投資雞排店─超級雞車,台資電腦機殼大廠奐鑫,當時還被部分同業嘲弄轉型升級好榜樣;現在每年來自雞排投資獲利,竟超過本業;奐鑫的成功案例,被許多台商稱為是「雞排比機殼好賺」。 \n 由於雞排投資相當成功,奐鑫還轉投茶飲業,期待能在十里洋場讓上海人吃得好喝得爽,自己也能賺得飽。

  • 新故鄉願景-社會創業家 創新救世界

    新故鄉願景-社會創業家 創新救世界

     一個小生命的誕生,為一個家庭帶來新希望,同時催生了台灣的社會企業。曾擔任國際知名企管顧問公司合夥人的陳一強,結婚九年後喜獲麟兒,決定放棄高薪,全心投入社會企業。兩年前,他在金控公司林立的台北市信義區,悄悄成立「活水社企開發」,希望結合社會創業家與投資者,開創社會企業新模式,讓台灣的社會企業和自己的寶寶一起成長茁壯。 \n 陳一強為美國伊利諾香檳校區企管碩士,曾擔任勤業.安達信、德勤、德碩等管理顧問公司合夥人,一直希望有小孩的他,終於在四十二歲那一年,有了第一個孩子,他認為這是「上帝的恩典」,也讓他的人生起了很大轉折。 \n 在本報與環宇電台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節目中,陳一強坦率分享初為人父的奶爸經,以及投入社會企業六年多來的收穫。 \n 為陪孩子成長 棄高薪當志工 \n 陳一強說,自己六歲喪父,度過了一個沒有父親的童年。二○○六年是最關鍵的一年,那年九月,他的寶寶誕生了,他開始反省「我可以給孩子什麼樣的童年?如果每天繼續為事業奔波,如何陪伴孩子?如果不做管理顧問,可以做什麼?」 \n 二○○六年底,創辦窮人銀行的經濟學家尤努斯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給了他很大的啟發。他決定辭去人人欽羡的工作,以自己累積十五年的企管專長投入社會企業,希望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孩子成長。 \n 當時國內對社會企業仍很陌生,陳一強曾主動向多家非營利組織(NPO)毛遂自薦,結果得到冷淡回應。二○○七年七月,趨勢科技創辦人張明正與作家王文華共同成立若水國際創投,滿懷熱誠的陳一強成為若水志工,半年後正式加入該團隊。 \n 活水永續投資 生計自給自足 \n 經過三年的摸索,陳一強累積了許多社會企業經驗,二○一一年春天,決定與教會好友、前台新金控投資長段樹仁共同創辦「活水社企開發」。他說,「活水」的使命在於開發可以改變社會的投資機會,能自給自足,持續擴展,如同活水湧流。 \n 所謂社會企業,是以創新的商業模式來解決社會問題。陳一強說,「社會企業和一般企業最大不同在於出發點,一般企業以賺錢為目的,社會企業賺錢是為了解決社會問題。其次,一般企業盈餘會分配給股東,社會企業則多數盈餘用於繼續投資。」他同時指出,「社會企業與NPO最大不同在於,前者可以自給自足,後者主要靠募款,一旦捐款縮水,業務即面臨斷炊。」 \n 身障者工藝品 建品牌拓市場 \n 來到關渡捷運站附近「傳玻者手工琉璃」參觀的收藏家,看到黃金打造的甲骨文琉璃、五彩繽紛的藍雀琉璃,驚嘆又感動,這些頂級珠寶琉璃竟完全來自身障者。 \n 陳一強指出,活水社企開發第一個投資案「好工作社企」,為台灣第一家以協助庇護工場行銷及銷售為主的社會企業公司,目前全力協助「傳玻者手工琉璃」建立品牌與銷售通路。 \n 過去在若水的經驗,讓陳一強察覺到,許多庇護工場的作品,缺乏專業行銷人員協助,很難打開市場。他指出,活水社企開發引進三位天使投資人共同成立「好工作社企」,並將全數股權捐贈給創辦「傳玻者」的財團法人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未來也可以為其他庇護工場提供行銷與銷售服務。 \n 社企扶弱濟貧 應仿歐美立法 \n 社會企業在台灣仍處萌芽階段。陳一強不諱言,社會企業的關鍵在於盈餘分潤原則,目前缺乏明確法規,可能產生掛羊頭賣狗肉,導致劣幣逐良幣的現象。他建議,「政府應仿傚歐美各國推動立法,為社會企業創造良性發展環境。」 \n 「我一直認為,社會企業是未來社會的希望。」主持人李偉文指出,NPO靠募款推動業務,難以永續;資本主義激烈競爭下,企業很難持續關心弱勢;至於政府部門,效率低落,有心無力。因此,第四部門的社會企業應扮演更大角色。 \n 社會企業並非萬靈丹,卻是改變世界的一個途徑。有理想、創意的年輕人是社會企業最佳生力軍,陳一強呼籲大家一起來,「支持社會創業家,以創新改變世界。」(策畫:張瑞昌、謝錦芳,執筆:謝錦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