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競選費用的搜尋結果,共31

  • 史話》旺書房/《民主的價碼: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時報出版)

    史話》旺書房/《民主的價碼: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時報出版)

    一張選票價值幾何? 你的一票和大財團的一票,真的「等值」嗎? 掌握金錢就是掌握選票 ── 民主始終是撒錢的人贏。 «二十一世紀的民主,正走在耗竭的道路上! 當金錢成為政治舞台上的要角,民主儼然成為少數人的遊戲。我們的民主制度甚至鞏固了這套惡性循環──最有錢的公民可以藉由私人獻金表達政治偏好,政府還會透過減稅額補助他們;而低下階層的人在其他方面稅負沉重,若想透過少量金錢表達政治偏好,卻是一毛補助都拿不到。 這套不平等的制度,讓有能力出錢的人出得最少,窮人替富人買單,若再不採取行動改變現狀,很可能在未來數十年造成更大的不平等,讓社會對政治人物、現有建制與民主遊戲更加反感,導致民粹主義全面失控……。 «民主與金錢:真實的危險──我們正目睹代表式民主的敗亡! 研究清楚顯示,現今許多政治人物普遍迎合有錢人,也有愈來愈多國家主張「言論自由」,反對設定政治獻金上限,因為保守派希望可以保留銀彈王牌。更令人擔憂的是,開始有人質疑政府補助政治運作的做法。愈來愈多人認為選舉民主已經被少數人把持,導致不少人全盤否定選舉民主。二〇一六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他的勝利不僅令人不安,對民主不信任的人愈來愈多,不投票的公民愈來愈多。可以說,我們正目睹代表式民主的敗亡。 «民主需要重建,而非摒棄! 本書以比較歷史的角度出發,檢視二十一世紀初政治寡頭化的危險。如今政治人物只迎合頂富階層,金錢政治與民主辯論的腐蝕一天勝過一天,我們必須提防頂富階層的政治獻金。 作者也在本書中透過歷史、法規與統計研究,點出金錢在民主制度中的角色,探討金錢以何種方式影響政治決定。當政府補助被私人獻金取代,民主便會陷入危機,書中亦提出幾項重大改革與方案,希望重建二十一世紀民主制度,以奠定「永續」民主社會的基礎。 「本書作者茱莉亞.卡熱兼具政經學術與實務經驗,考察英、法、美等國選舉開銷和資金來源,讓我們看到選舉到底有多花錢。昂貴的選舉和民主制度有什麼問題嗎?候選人有多少錢愛怎麼花就怎麼花,又怎麼了嗎?如果說從智庫、媒體到競選活動無不深受資金的影響,這對我們所習以為常的民主制度會帶來什麼根本性的問題甚至是破壞呢?《民主的價碼》對於這些問題有深刻的剖析,有助於回應當前時代普遍存在對於民主制度的懷疑、不信任或冷感,重新塑造政治與社會民主的理念和想像,也提供厭倦了頻繁的選舉的台灣讀者一些心靈解藥。民主不死,端視我們如何讓它長長久久。」──黃涵榆|台灣師範大學英語學系教授 茱莉亞‧卡熱(Julica Cagé)法國經濟學家,從事發展經濟學、政治經濟學以及經濟史研究。現為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s Po Paris)經濟學助理教授,公共政策科際整合評鑑實驗室(LIEPP)「評鑑民主」軸心計畫共同負責人。著有《媒體的未來:數字時代的困境與重生(暫譯)》(Sauver les médias. Capitalisme, financement participatif et démocratie)、《資訊不計血本(暫譯)》(L’Information à tout prix) 賴盈滿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科學哲學碩士,曾就讀法國史特拉斯堡大學哲學研究所,現專事翻譯。譯有《天才的責任》、《成功的反思》與《跳舞骷髏》等書。 第一章 民主的成本:比較基準點 民主建立在「實現平等」的承諾上,卻往往越不過金錢的高牆。我們很容易忘記民主運作是要錢的。價碼不一定很高(也就是說理性集體解決問題是可能的),但當成本分配不均或未能嚴格限制私人獻金的佔比時,整套民主機制就會陷入危機。 作為本書第一章,我們將從法國、英國、德國和美國開始,檢視這幾個國家數十年來選舉支出的演變。有些地區的選舉開銷主要先由候選人支付,選後政府再全額或部分補助。這在單一選區領先者當選制的國家尤其普遍。反觀比例代表制國家,政黨才是競選開銷的支付者,也是公共補助與候選人的中介。資助競選和資助政黨是民主金幣的兩個面,而且就像佩羅(Charles Perrault)童話裡拉金幣的驢子一樣愈生愈多。 然而,讀到本書後面幾章就會明白,重點不在金幣,而在是誰拉的,是政府補助還是私人捐款。競選支出相同而資金來源不同,可能反映出截然相反的民主現實。因為在政治世界裡,就算是驢糞,只要是金子做的,就很難被忽視。而事實證明,私人獻金有時是太重的負荷。 選舉的價碼 民主始於選舉。有什麼比將選票投入票匭更輕鬆簡單的政治表態方式?週日一家大小到投票所排隊投票,感覺再單純不過,完全不受市場邏輯污染。投票所是學習共和的場所,所有公民如你和我都是學生,選擇花一點時間實踐民主,而且只需要滿足一個條件,就是登記為選民。這件事沒有回報,只有參與預計晚上八點結束的民主大拜拜或打開大過了頭的票匭計票的滿足。想當年,你還得家有恆產才能投票呢! 所以,選舉到底是有多花錢?二〇一六年美國參議員當選人平均競選支出超過一千萬美元。法國國民議會代表候選人的平均競選支出遠少於美國,二〇一二年為一萬八千歐元出頭,但當選的幸運兒就躍升至四萬一千歐元。英國和法國一樣設有支出上限,二〇一五年參與普選的候選人平均開銷四千歐元,當選者則提高到一萬歐元。 這就是選舉的實際成本:候選人競選支出加上政黨和利益團體的相關開銷。這些人和團體花錢說服選民的方式包括集會造勢、發傳單、登門遊說與公關宣傳,並且愈來愈常直接購買媒體和社群網路的版面與曝光機會。過去數十年來,不少民主社會的選舉支出不斷攀升,只有法律設有規範的國家例外。 美國和英法兩國的競選支出差距懸殊,顯然不是出於文化差異。不是大西洋這一岸的英國佬吝嗇可比班.強生名劇裡的狐坡尼,連花錢印傳單都要思前想後,而另一岸的蓋茲比覺得再不砸錢就永遠擄獲不了同胞的心;也不是美國人民更熱愛選戰。若競選支出和民眾對選舉的熱衷程度成正比,那支出最高的國家,人民參與度也應該最高。但在所有西方國家裡,美國的投票率卻敬陪末座。競選成本不同並非來自文化差異,而是選舉法規直接導致的結果。這些法規對民主的運作結構影響深遠,卻往往被我們所忽略。 昂貴的民主 國會候選人願意花多少錢爭取勝選?要回答這個問題,得先回答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法律允許國會候選人花多少錢?後者的答案不僅因國家而異,也因時代不同而有巨大的區別。 派對結束了? 首先是一個看似不證自明的事實:只要不設上限,候選人就往往不知節制,開銷可以高到難以想像。想充分了解這一點,不妨回顧十九世紀。英國一八八三年頒布舞弊與非法行為防治法,是最早限制競選支出的國家之一。在此之前,英國所有國會候選人的競選支出總額(按今日歐元計算,並經通膨調整)經常突破兩億歐元:一八六八年為一億九千一百萬歐元,一八七四年為一億八千四百萬歐元,一八八〇年為兩億兩千八百萬歐元。即使當時需要「遊說」的選民比較少,實質人均所得也只有現在的五分之一,花費卻是現在的十倍不只。一八八三年設立競選支出上限之前,候選人投注在選民身上的錢有時甚至超過每人一百歐元;現在英國國會選舉用在每位合格選民身上的競選支出則約在零點四至零點五歐元之間(見圖二)。 從競選支出佔人均國民所得的比例來看支出驟減的幅度會更明顯:一八六八年,每位候選人平均支出十八萬五千歐元出頭,相當於人均國民所得的三十倍!這就代表撇開其他參選限制,只有最有錢的人才可能競選國會議員;相較之下,目前候選人的平均支出很少超過人均國民所得的百分之十。換句話說,若以人均國民所得為基準,英國國會候選人的平均競選支出一百五十年來少了兩百六十一倍,如此大的降幅顯然需要解釋。 是候選人變得更「誠實」,更有決心靠理念而非宣傳來遊說選民嗎?還是和新的競選科技有關,尤其用社群網路宣傳便宜不少?另一方面,十九世紀還沒有廣播和電視,也很難想像收費高昂的公關顧問存在,候選人怎麼會花到幾萬歐元?歷史書裡其實有許多精彩故事,例如載送選民就是常見的申報支出(有很長一段時間,候選人會直接補貼選民的車馬費,但這是選民服務,怎麼能算賄選呢!)車馬費除了火車頭等座的票錢(通常比租馬車便宜),還包括過夜住宿及薪資補貼。當時議員們在國會殿堂上大吵特吵,主張若要選民自己出車馬費,肯定沒人投票,如今想來還真有意思。 實情是,英國國會候選人現在競選幾乎不花錢,是因為他們沒權利那樣做。幸好法律主動出擊,限制了候選人浮濫支出。要是現在的候選人能像一個半世紀前用臥舖車票擄獲選民的心那樣,可以對網路媒體和社群網路瘋狂撒錢,我們沒有理由相信他們會拒絕。二〇一六年美國總統大選及隨後爆出的外國干涉選舉疑雲,就充分顯示了這個傾向。不少國家的競選費用高低也有如此效應,本書稍後還會詳談。 但我看見你皺眉頭了。限制競選支出真的好嗎?所有放任自由主義者都會從扶手椅上跳起來拍桌喊道:「我有錢為何不能愛怎麼花就怎麼花?我明明可以花幾百萬,為何只准我花幾萬元?如果別人也想跟我一樣,那就讓他們幹吧!」我們真的有必要討論這種意見嗎?不是所有公民的口袋都一樣深,都有一樣多資源可以投入選舉或有一樣機會拿到資金。允許候選人自由花錢就跟重新設立財產門檻沒有兩樣,只有錢夠多或關係夠強的人能參選——應該說選上的機會才不致為零。如此選上的議員,其代表性馬上會面臨幾個問題。本書第十一章將會談到,在美國這種競選支出動輒數百萬美元的民主國家,選出來的民意代表就其社經與職業背景而言,其實只代表最有錢的那個階層。換言之,勞工和受雇者是缺席國會的首要族群。英國雖然不曾做到充分代表,但在這方面稍微好一點,二戰結束以來有百分之二十的國會議員出身勞動階級。

  • 喬治亞州參議員選舉 民主黨募款領先

     喬治亞州參議員決選將在1月5日登場,由於這場選戰攸關誰能掌控參議院,因此兩黨在競選募款上也不無卯足全力!根據聯邦選舉委員會(FEC)公布最新申報資料顯示,民主黨目前所募得競選資金已超出共和黨。另外喬治亞州選民對於這次選舉也相當踴躍,有近210萬選民提早完成投票。  FEC指出,自10月15日到12月16日這段期間,民主黨兩名參議員候選人歐斯夫(Jon Ossoff)與沃納克(Raphael Warnock)募得的選舉資金總額比現任共和黨參議員帕度(David Perdue )與羅夫勒(Kelly Loeffler)多出7,800萬美元。後兩者募款金額加總起來為1.32億美元。  如果喬治亞州決選的這兩席能被民主黨拿下,它將以50席對48席的多數席次,重新奪得參議院控制權,這也意味民主黨完全執政時代即將來臨。目前總統與眾議院都已被民主黨掌控。  不過就以往選舉經驗來看,募款金額較高者並非一定會勝出。以今年11月3日的大選為例,若不計喬治亞州,共和黨在競選廣告的支出經費比民主黨少,不過前者在12席競爭最激烈的參議員選舉中,卻贏了9席。  為在這場關鍵選戰勝出,兩黨花在競選廣告的費用也毫不手軟。根據廣告追蹤機構Kantar/CMAG調查發現,迄今兩黨候選人、政黨委員會與外部團體已燒錢逾4.52億美元在電視、廣播與網路廣告,預料到1月5日該支出還會再度增加8,400萬美元。  另外根據喬治亞州政府公布的資料顯示,目前已有近210萬選民已提前完成投票。其中親自投票的約有130萬人、通訊投票則有72.1萬人。然而該跡象也透露這次選舉的投票率將相當高。喬治亞州的合格選民總計約有400萬人。

  • 2立委互咬對手發黑函 檢警調查竟是無黨籍候選人搞鬼

    2立委互咬對手發黑函 檢警調查竟是無黨籍候選人搞鬼

    41歲黃男與29歲陳男2人,是2020彰化縣第二選區第9屆立法委員無黨籍候選人黃玉芬之選務工作人員,負責指揮選務相關工作,選舉期間2人在得知對手民進黨籍立委黃秀芳、國民黨籍張翰天之政見,竟然為使對手不能當選,印製不實文宣發放黑函,今年1月5日遭檢警搜索調查,今2人被依選罷法傳播不實罪,及偽造文書等罪嫌,提起公訴。 今年1月2日民進黨立委黃秀芳發現一份冒用總統蔡英文及她本人相片所製作的「台灣要贏、捷運要停」的假文宣,質疑是對手國民黨候選人張瀚天所為,氣得舉行記者會公開指責張瀚天,而張瀚天反擊,指文宣是誰刊登的應該要查清請,如遭隱射必定提告,更呼籲檢調查明真相。 檢警調查發現,今年初黃、陳2人因選情激烈,商議模仿黃秀芳之選舉文宣、以登載「2020台灣要贏、捷運要停」等不實文字;陳男於12月25日與印刷設計公司討論拍板確定後,隔日由黃男接洽不知情投遞廣告公司承辦人員,並派發仿製黃秀芳之競選文宣。 陳男26日晚間以Line傳送文宣電子檔給投遞廣告公司承辦人員,並約定派發競選文宣費用10500元,27日黃男開車到投遞廣告公司附近,還蒙面偽裝徒步走到公司繳納費用,還在繳費收據上客戶名稱、經辦人欄虛偽署陳男父親名字,相當惡劣狡猾。 而除印製黃秀芳競選文宣外,團隊也用同一手法印製張瀚天的非法文宣,以登載「力挺吳斯懷、支持大麻合法化」等不實文字,但認為爭議太大,因此沒有發放;今年1月5日被警檢搜索,在黃男後車廂查扣印製好未發放仿冒張瀚天的競選文宣。 檢方傳喚廠商、證人等,黃男承認有繳納文宣派發費用,但否認有意圖使人不當選之犯行,文宣內容都是經查證,並非假文宣,陳男則坦承全部犯行,訊後查扣未發放的仿冒競選文宣,2人今被依選罷法傳播不實罪,及偽造文書等罪嫌,提起公訴。 記者實際電訪前議員黃玉芬,她表示並不知情,但自己確實有一些青年軍,但討論的東西與意見,她也不一定會採納,對於記者所提問是否為助理所為,她說不清楚,甚至不認識,因此不多做回應。

  • 川普政府批准 加州←→賭城高鐵300億債券

    川普政府批准 加州←→賭城高鐵300億債券

     美國《紐約時報》10日披露,川普納稅資料揭露其2016年競選資金疑點,川普從他的好友、賭城大亨魯芬(Phil Ruffin)手上獲得2100萬美元(約台幣6億),填補競選經費空缺,並且在魯芬的關說下,重啟前朝歐巴馬政府拒絕資助的「加州-賭城高鐵」興建計畫。  勾結賭城大亨復建高鐵  報導還稱,今年3月,美國運輸部的信貸委員會(Credit Council)批准上述高鐵興建公司出售10億美元的免稅債券,加州和內華達州相關部門也緊跟其後,核准發行更多債券,高鐵最早可能在2024年開始運行。負責監督該委員會的人,正是川普的交通部長趙小蘭,而趙小蘭的夫婿就是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該鐵路公司表示,希望在今年晚些時候開始建設。拉斯維加斯的終點站將位於拉斯維加斯大道上,乘巴士很快就能抵達川普國際酒店。前總統歐巴馬政府2012年曾考慮提供55億美元貸款資助該計畫,但最終未予批准。對於支持川普的賭城大亨來說,這項高鐵計畫顯然至為關鍵。  《紐時》爆料,川普在2016年競選總統時出現資金短缺,稅務記錄顯示,他的高爾夫球場和即將在華盛頓開張的飯店都在消耗他手頭所剩的現金。2016年初,川普以經營他在蘇格蘭的高爾夫度假村為由,向最後1家與他有業務往來的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申請貸款,但銀行懷疑這筆錢會被挪用至競選活動,一口拒絕了他。川普隨後在1月至4月間,分批出售價值1110萬美元、1180萬美元、750萬美元、810萬美元的股票,顯示他手頭很緊。  資助金錢非法違獻金法  川普的競選財務明細顯示,他的資金於6月達到最低點,僅剩下130萬美元。隨著大選日腳步越來越近,川普努力募款、同時四處碰壁之際,他與賭城金銀島(Treasure Island)賭場飯店老闆魯芬合開的拉斯維加斯川普國際飯店突然一口氣挹注2100萬美元資金。10月28日,川普宣布拿出1000萬美元投入競選,跌破所有人的眼鏡。  根據稅務記錄,這筆2100萬美元的巨款經過川普掌控的數間小公司,後來落入他自己的口袋。大部分款項都由「川普拉斯維加斯銷售與行銷公司」(Trump Las Vegas Sales and Marketing)經手,這家公司沒有員工、沒有收入,但川普國際飯店卻把付給該公司的費用列入營業開銷。  稅務和競選財務法專家分析,如果這筆巨款並非真實飯店營業開銷,申報抵稅顯然違法;如果金錢來源不合法,又用來資助川普的選舉,甚至可能觸犯選舉獻金法。  事實上,魯芬對川普一直頗為慷慨,他為川普的競選活動和就職典禮共捐贈超過250萬美元,不過他並非毫無所求。在川普的就職典禮後,魯芬向川普要求重啟1項停滯多年的專案,即能在90分鐘內將賭客從南加州運送至拉斯維加斯大道的高鐵計畫。  白宮回應充滿政治動機  針對《紐時》再度指證歷歷,白宮發言人迪爾(Judd Deere)回應,「又是1篇充滿政治動機的攻擊文章…川普是菲爾·魯芬的長期合作夥伴,他賺來的錢都是他應得的」。

  • 選情緊繃 搗毀「救國日報社」

    選情緊繃 搗毀「救國日報社」

     我們如不加阻止,說不定要鬧出血案來。我們討論到深更半夜,黃紹竑最後乃提出一項他叫做「以退為進」的戰略。由我本人聲明所受幕後壓力太大,選舉殊難有民主結果,因此自願退出競選。  蔣夫人一次無結果,乃銜蔣先生之命再訪孫科。說,當選副總統之後仍可兼任立法院院長,孫科如沒有錢競選,則全部費用由蔣先生撥付。但是孫科仍舊吞吞吐吐,不願立刻允諾,並推託說,有人說按憲法副總統不能兼立法院院長呀!  蔣先生不得已,乃親自出馬勸駕。孫科便不再堅持了。他的左右且慫恿說,縱使按憲法副總統不能兼長立法院,但是如果蔣先生要你兼,誰還敢說不能兼。蔣先生此次親訪,當然就作下了此項保證,於是孫科便正式登場了。  國大代表不堪其擾  孫科正式宣布參加競選以後,果然聲勢浩大。CC系所控制的各級黨部以及蔣先生所直接領導的黃埔系,利用黨部、黃埔同學會以及其他黨政軍各機關為基礎,向國大代表們威脅利誘一時俱來。派人直接或間接向各國大代表分頭接洽,凡投孫科票的,要錢有錢,要官有官,其不願合作的,對將來前途必有不利影響。  CC系報紙和新聞機構此時更對我個人造謠中傷,其中最無稽的,便是說某省當局為支持我競選,曾接濟我法幣有數卡車之多云云。其他無稽毀謗更不勝枚舉。所幸公道自在人心,我所遭受的影響並不如他們所希望的大。  四月十九日蔣先生正式當選總統。二十日國民大會公告副總統候選人六名。二十三日遂開始選舉副總統的投票。這一次副總統選舉是國民黨當政以來第一次民主選舉,何人當選,無人敢作決定性的預測。因此全國各界,乃至外國新聞人員對此都密切注視。南京、上海一帶尤其議論紛紛。  第一次投票結果,我以七五四票領先;孫科以五五九票居第二位;第三為程潛,得五二二票;第四于右任,得四百餘票;莫德惠第五,徐傅霖殿后,各得二百餘票。  初選因無人達到法定票數,故二十四日再投票。我的票數增至一一六三票,孫科、程潛亦遞增至九四五及六一六票。競選至此已達最高潮,各地人民對之均感莫大的興趣。電台不斷廣播投票消息,報紙則發行號外,儼然是抗戰勝利以後最熱鬧的一件大事。其中也有不少滑稽場面,例如《救國日報》被搗毀便是一例:  南京「救國日報社」社長兼主筆向有「大炮」之稱的龔德柏,與我素昧平生,然自競選開始就支持我。他攻擊孫科的措辭有時也未免過火,因此激怒了支持孫科的粵籍代表。在一次激烈的討論之後,他們乃決定搗毀《救國日報》。由張發奎、薛岳、香翰屏、李揚敬、余漢謀等幾位上將親自率領大批代表,湧向「救國日報社」,乒乒乓乓地把「救國日報社」搗毀。幸好該社編輯部在樓上,龔德柏拔出自衛手槍,在樓上守住樓梯口,聲稱如有人膽敢上樓,他必與一拚。張向華等不敢上樓,便和「龔大炮」隔梯對罵一陣,憤憤離去。這也是競選期中一幕滑稽劇。但是不管怎樣,孫科的助選團終究挽回不了孫科在競選中的頹勢。  孫科的幕後人至此已覺得不用非法手段搶救,孫科必落選無疑。因此凡可動員活動的機關,如黨部、同學會、政府機關、憲兵、警察、中統、軍統等一齊出動,威脅、利誘、勸告更變本加厲。甚至半夜三更還到各代表住處去敲門訪問,申明總裁之意,從者有官有錢,違者則自毀前途。國大代表不堪其擾,怨聲四起。  二十四日晚我的助選團也開會討論此事。大家認為蔣先生和他的股肱們這種作風跡近下流,是可忍而孰不可忍。我自己卻認為反正當選已無問題,就讓他們去胡鬧好了。黃紹竑說,事情恐不那麼簡單,我們如不加阻止,說不定要鬧出血案來。我們討論到深更半夜,黃紹竑最後乃提出一項他叫做「以退為進」的戰略。由我本人聲明所受幕後壓力太大,選舉殊難有民主結果,因此自願退出競選。  蔣一腳踢翻收音機  照黃的看法,我如退出,孫科和程潛為表示清白,亦必相繼退出。我三人一齊退出,選舉便流產了。蔣先生既不能坐視選舉流產,只好減輕壓力恢復競選常規,則我就必然當選。  二十五日我便以選舉不民主,幕後壓力太大為辭,聲明退出競選。消息一出,果然全國輿論大譁,支持我的國大代表,尤其是東北代表們,無不氣憤填膺,認為最高當局幕後操縱,破壞民主,孫科如當選亦無面目見人。孫科為表白計,亦於翌日退出競選,程潛亦同時退出,國民大會乃宣告休會,延期再選。  蔣先生不得已,只好將白崇禧找去,要他勸我恢復競選。蔣說:「你去勸勸德鄰,我一定支持他。」  最高當局既已軟化,底下的人也就不敢過分胡鬧。四月二十八日國大恢復投票。我的票數仍然領先,孫科遙落我後,程潛票數太少,依法退出。原投程潛票的乃轉投我的票。二十九日四度投票,我終以一四三八票壓倒孫科的一二九五票,當選副總統。  當第四次投票達最高潮時,蔣先生在官邸內屏息靜聽電台廣播選舉情形,並隨時以電話聽取報告。當廣播員報告我的票數已超過半數依法當選時,蔣先生盛怒之下,竟一腳把收音機踢翻,氣喘如牛,拿起手杖和披風,立刻命令侍從備車。上車之後,侍衛忙問:「委員長,開到哪裡去?」蔣仍一言不發,司機因蔣先生煩悶時總喜歡到陵園去,乃向中山陵開去。剛剛駛進陵園道上,蔣先生忽高叫:「掉轉頭,掉轉頭!」司機乃開回官邸。蔣先生才下車,立刻又上車,再度吩咐開車出去。隨從侍衛見蔣先生如發瘋一般,恐怕他自殺,乃加派車輛隨行。蔣先生的座車剛進入陵園,他又吩咐掉轉頭。轉回之後,又令司機開向湯山去。真惶惶如喪家之犬,不知何去何從,卻苦了侍從人員。此消息後由總統府扈從衛士透露出來,我亦為之怏怏不樂,早知蔣先生如此痛苦,我真就不幹算了。  當選翌日,我偕內子德潔至蔣先生黃埔路官邸拜候,並謝他向白崇禧所說支持我的盛意。內子和我在客室中枯坐了三十分鐘,蔣先生夫婦才姍姍而出。相見之下,彼此都感十分尷尬。我表示謝意之後,遂辭出。(待續)

  • 選情緊繃 搗毀「救國日報社」──戎馬一生李宗仁(十六)

    選情緊繃 搗毀「救國日報社」──戎馬一生李宗仁(十六)

    蔣夫人一次無結果,乃銜蔣先生之命再訪孫科。說,當選副總統之後仍可兼任立法院院長,孫科如沒有錢競選,則全部費用由蔣先生撥付。但是孫科仍舊吞吞吐吐,不願立刻允諾,並推託說,有人說按憲法副總統不能兼立法院院長呀! 蔣先生不得已,乃親自出馬勸駕。孫科便不再堅持了。他的左右且慫恿說,縱使按憲法副總統不能兼長立法院,但是如果蔣先生要你兼,誰還敢說不能兼。蔣先生此次親訪,當然就作下了此項保證,於是孫科便正式登場了。 國大代表不堪其擾 孫科正式宣布參加競選以後,果然聲勢浩大。CC系所控制的各級黨部以及蔣先生所直接領導的黃埔系,利用黨部、黃埔同學會以及其他黨政軍各機關為基礎,向國大代表們威脅利誘一時俱來。派人直接或間接向各國大代表分頭接洽,凡投孫科票的,要錢有錢,要官有官,其不願合作的,對將來前途必有不利影響。 CC系報紙和新聞機構此時更對我個人造謠中傷,其中最無稽的,便是說某省當局為支持我競選,曾接濟我法幣有數卡車之多云云。其他無稽毀謗更不勝枚舉。所幸公道自在人心,我所遭受的影響並不如他們所希望的大。 四月十九日蔣先生正式當選總統。二十日國民大會公告副總統候選人六名。二十三日遂開始選舉副總統的投票。這一次副總統選舉是國民黨當政以來第一次民主選舉,何人當選,無人敢作決定性的預測。因此全國各界,乃至外國新聞人員對此都密切注視。南京、上海一帶尤其議論紛紛。 第一次投票結果,我以七五四票領先;孫科以五五九票居第二位;第三為程潛,得五二二票;第四于右任,得四百餘票;莫德惠第五,徐傅霖殿后,各得二百餘票。 初選因無人達到法定票數,故二十四日再投票。我的票數增至一一六三票,孫科、程潛亦遞增至九四五及六一六票。競選至此已達最高潮,各地人民對之均感莫大的興趣。電台不斷廣播投票消息,報紙則發行號外,儼然是抗戰勝利以後最熱鬧的一件大事。其中也有不少滑稽場面,例如《救國日報》被搗毀便是一例: 南京「救國日報社」社長兼主筆向有「大炮」之稱的龔德柏,與我素昧平生,然自競選開始就支持我。他攻擊孫科的措辭有時也未免過火,因此激怒了支持孫科的粵籍代表。在一次激烈的討論之後,他們乃決定搗毀《救國日報》。由張發奎、薛岳、香翰屏、李揚敬、余漢謀等幾位上將親自率領大批代表,湧向「救國日報社」,乒乒乓乓地把「救國日報社」搗毀。幸好該社編輯部在樓上,龔德柏拔出自衛手槍,在樓上守住樓梯口,聲稱如有人膽敢上樓,他必與一拚。張向華等不敢上樓,便和「龔大炮」隔梯對罵一陣,憤憤離去。這也是競選期中一幕滑稽劇。但是不管怎樣,孫科的助選團終究挽回不了孫科在競選中的頹勢。 孫科的幕後人至此已覺得不用非法手段搶救,孫科必落選無疑。因此凡可動員活動的機關,如黨部、同學會、政府機關、憲兵、警察、中統、軍統等一齊出動,威脅、利誘、勸告更變本加厲。甚至半夜三更還到各代表住處去敲門訪問,申明總裁之意,從者有官有錢,違者則自毀前途。國大代表不堪其擾,怨聲四起。 二十四日晚我的助選團也開會討論此事。大家認為蔣先生和他的股肱們這種作風跡近下流,是可忍而孰不可忍。我自己卻認為反正當選已無問題,就讓他們去胡鬧好了。黃紹竑說,事情恐不那麼簡單,我們如不加阻止,說不定要鬧出血案來。我們討論到深更半夜,黃紹竑最後乃提出一項他叫做「以退為進」的戰略。由我本人聲明所受幕後壓力太大,選舉殊難有民主結果,因此自願退出競選。 蔣一腳踢翻收音機 照黃的看法,我如退出,孫科和程潛為表示清白,亦必相繼退出。我三人一齊退出,選舉便流產了。蔣先生既不能坐視選舉流產,只好減輕壓力恢復競選常規,則我就必然當選。 二十五日我便以選舉不民主,幕後壓力太大為辭,聲明退出競選。消息一出,果然全國輿論大譁,支持我的國大代表,尤其是東北代表們,無不氣憤填膺,認為最高當局幕後操縱,破壞民主,孫科如當選亦無面目見人。孫科為表白計,亦於翌日退出競選,程潛亦同時退出,國民大會乃宣告休會,延期再選。 蔣先生不得已,只好將白崇禧找去,要他勸我恢復競選。蔣說:「你去勸勸德鄰,我一定支持他。」 最高當局既已軟化,底下的人也就不敢過分胡鬧。四月二十八日國大恢復投票。我的票數仍然領先,孫科遙落我後,程潛票數太少,依法退出。原投程潛票的乃轉投我的票。二十九日四度投票,我終以一四三八票壓倒孫科的一二九五票,當選副總統。 當第四次投票達最高潮時,蔣先生在官邸內屏息靜聽電台廣播選舉情形,並隨時以電話聽取報告。當廣播員報告我的票數已超過半數依法當選時,蔣先生盛怒之下,竟一腳把收音機踢翻,氣喘如牛,拿起手杖和披風,立刻命令侍從備車。上車之後,侍衛忙問:「委員長,開到哪裡去?」蔣仍一言不發,司機因蔣先生煩悶時總喜歡到陵園去,乃向中山陵開去。剛剛駛進陵園道上,蔣先生忽高叫:「掉轉頭,掉轉頭!」司機乃開回官邸。蔣先生才下車,立刻又上車,再度吩咐開車出去。隨從侍衛見蔣先生如發瘋一般,恐怕他自殺,乃加派車輛隨行。蔣先生的座車剛進入陵園,他又吩咐掉轉頭。轉回之後,又令司機開向湯山去。真惶惶如喪家之犬,不知何去何從,卻苦了侍從人員。此消息後由總統府扈從衛士透漏出來,我亦為之怏怏不樂,早知蔣先生如此痛苦,我真就不幹算了。 當選翌日,我偕內子德潔至蔣先生黃埔路官邸拜候,並謝他向白崇禧所說支持我的盛意。內子和我在客室中枯坐了三十分鐘,蔣先生夫婦才姍姍而出。相見之下,彼此都感十分尷尬。我表示謝意之後,遂辭出。(待續)

  • 蔣發動CC系和黃埔系支持孫科

    蔣發動CC系和黃埔系支持孫科

     回官邸後不久,他就召集一個極機密的心腹股肱會議。出席的全是黃埔系和CC系的重要幹部。在會中,蔣先生竟聲稱,我李某參加競選副總統直如一把匕首插在他心中,各位如真能效忠領袖,就應該將領袖心中這把刀子拔去云云。  時談話會中同人早已不耐煩聽他胡說八道,張群乃起立將他的話頭打斷,而以非常親切的口吻解釋蔣先生的苦衷說,總裁深恐由於副總統競選引起黨內的摩擦,為防患於未然,總裁有意使總統和副總統候選人由黨提名。如果大家同意,我即去另一間休息室報告總裁。於是,吳忠信即徵詢孫科的意見。  向總裁建議從緩行憲  孫說,他絕對服從總裁的意旨。吳氏乃問我的意見如何。我聽了他們一大堆的話,心中極不為然,乃申明不贊成這項辦法。選舉正副總統既是實施憲政的開端,則任何國民都可按法定程序參加競選,如果仍由黨來包辦,則我們的黨將何以向人民交代?我更強調說,以前在北平時,我便向總裁建議從緩行憲,先將國內政局穩定再說,總裁當時並沒有考慮我的建議,只說,解決今日問題一定要行憲。現在既已行憲,本人主張一切應遵循憲法常規辦理,任何其他辦法,本人將反對到底。程潛也自動發言,表示與我的意見一致。  他們見我詞意堅決,立論又無懈可擊,遂不再多言。最後居正站起來打圓場,說:「我看德鄰先生既不贊成這項辦法,那就請岳軍兄去回覆蔣先生吧。」才結束這一尷尬場面而相率離去。  後來在大會中,尚有人輕描淡寫,有意無意地提及黨提名方式,但無人附議。我本想起立發言,後見大家未討論此問題,也就算了。會後,白崇禧對我說:「你這次幸好未上台說話,此事既已不了了之,又何必再提呢?」  然而蔣先生並未因此罷休。不久他又單獨召見我,還是希望我放棄競選,以免黨內分裂。我說:「委員長(我有時仍稱呼他委員長),我以前曾請禮卿、健生兩兄來向你請示過,你說是自由競選。那時你如果不贊成我參加,我是可以不發動競選的。可是現在就很難從命了。」  蔣先生說:「為什麼呢?你說給我聽。」  我說:「正像個唱戲的,在我上台之前要我不唱是很容易的。如今已經粉墨登場,打鑼鼓的、拉弦子的都已叮叮咚咚打了起來,馬上就要開口而唱,台下觀眾正準備喝采。你叫我如何能在鑼鼓熱鬧聲中忽爾掉頭逃到後台去呢?我在華北、南京都已組織了競選事務所,何能無故撤銷呢?我看你還是讓我競選吧!」  蔣先生說:「你還是自動放棄的好,你必須放棄。」  我沉默片刻說道:「委員長,這事很難辦呀。」  蔣說:「我是不支持你的。我不支持你,你還選得到?」  這話使我惱火了,便說:「這倒很難說!」  「你一定選不到。」蔣先生似乎也動氣了。  「你看吧!」我又不客氣地反駁他說:「我可能選得到!」  蔣先生滿面不悅,半天未說話。我便解釋給他聽,我一定選得到的理由。我說,我李某人在此,「天時」、「地利」都對我不太有利。但是我有一項長處,便是我是個誠實人,我又很易與人相處,所以我得一「人和」。我數十年來走遍中國,各界人士對我都很好,所以縱使委員長不支持我,我還是有希望當選的。蔣先生原和我並坐在沙發上促膝而談。他聽完我這話,滿面怒容,一下便站起來走開,口中連說:「你一定選不到,一定選不到!」  我也跟著站起來,說:「委員長,我一定選得到!」  我站在那兒只見他來回走個不停,氣得嘴裡直吐氣。我們的談話便在這不和諧的氣氛中結束。  蔣先生是有名的威儀棣棣的大獨裁者,一般部下和他說話,為其氣勢所懾,真可說是不敢仰視,哪裡還敢和他吵嘴。但是我則不然,他有時說我幾句,我如認為他沒有道理,就頂還他幾句。所以蔣先生誤以為我對他不服從,因而對我時存戒心。  蔣先生逼我退出競選之事當然不久就傳出去了。許多支持我的國大代表頗為此憤憤不平。有一次,蔣先生往國民大會堂出席會議,只見會場內十分嘈雜,他有點不慣,招呼左右要代表們「肅靜點,肅靜點」!代表們不但未靜下來,樓上代表席中竟有人大聲反唇相稽,頗使蔣先生難堪。他氣憤極了,認為這大概又是擁李的人幹的。回官邸後不久,他就召集一個極機密的心腹股肱會議。出席的全是黃埔系和CC系的重要幹部。在會中,蔣先生竟聲稱,我李某參加競選副總統直如一把匕首插在他心中,各位如真能效忠領袖,就應該將領袖心中這把刀子拔去云云。  蔣先生的「黑馬」  這故事是一位參預機密的「天子門生」劉誠之後來告訴我的。誠之是黃埔四期畢業生,由蔣先生資送日本入警官學校。抗戰期間,被派為警官學校西安第四分校教育長。勝利之後,駐於北平。他在北平的附帶任務便是偵察我和孫連仲的行動和言論,向蔣先生打小報告。所以他在行轅出入很勤,和我也很熟。日子久了,他發現我原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沒有什麼可報告的。相反地,他且為我的忠厚無欺所感動,不但同情我的處境,而且認為蔣先生那套作風不對,常在他的朋友面前為我抱不平說:「領袖對李先生那樣忠厚長者都不能用,也實在不對。」所以他時時把他們黃埔系中許多機密說給我聽。競選期中,類如以上所說的許多祕密,劉君都毫無隱瞞地告訴了我。我當然只有一笑置之。  蔣先生既知勉強我自動退出的不可能,他就只有用支助他人競選來擊敗我的一途了。因此他便發動CC系和黃埔系來支持孫科和我競選。  孫科本無意競選,現在何以忽然變成蔣先生的「黑馬」呢?據孫科左右和蔣先生的親信所傳出的內幕消息,其中有一段煞費苦心的故事:  當蔣先生認定我決不自動撤退之時,他便想請孫科出馬來擊敗我。在他想來,孫科是唯一可以擊敗我的人選。第一,孫科是總理的哲嗣,在黨內國內的潛勢力很大。再者,孫科是廣東人,可以分取我在西南方面的選票。  蔣先生作此決定後,便派蔣夫人去勸請孫科參加競選。孫科推託說,他寧願做有實權的立法院院長,不願做空頭的副總統。再者,競選需要競選費,他也籌不出這一筆費用。(待續)

  • 蔣發動CC系和黃埔系支持孫科──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五)

    蔣發動CC系和黃埔系支持孫科──戎馬一生李宗仁(十五)

    時談話會中同人早已不耐煩聽他胡說八道,張群乃起立將他的話頭打斷,而以非常親切的口吻解釋蔣先生的苦衷說,總裁深恐由於副總統競選引起黨內的摩擦,為防患於未然,總裁有意使總統和副總統候選人由黨提名。如果大家同意,我即去另一間休息室報告總裁。於是,吳忠信即徵詢孫科的意見。 向總裁建議從緩行憲 孫說,他絕對服從總裁的意旨。吳氏乃問我的意見如何。我聽了他們一大堆的話,心中極不為然,乃申明不贊成這項辦法。選舉正副總統既是實施憲政的開端,則任何國民都可按法定程序參加競選,如果仍由黨來包辦,則我們的黨將何以向人民交代?我更強調說,以前在北平時,我便向總裁建議從緩行憲,先將國內政局穩定再說,總裁當時並沒有考慮我的建議,只說,解決今日問題一定要行憲。現在既已行憲,本人主張一切應遵循憲法常規辦理,任何其他辦法,本人將反對到底。程潛也自動發言,表示與我的意見一致。 他們見我詞意堅決,立論又無懈可擊,遂不再多言。最後居正站起來打圓場,說:「我看德鄰先生既不贊成這項辦法,那就請岳軍兄去回覆蔣先生吧。」才結束這一尷尬場面而相率離去。 後來在大會中,尚有人輕描淡寫,有意無意地提及黨提名方式,但無人附議。我本想起立發言,後見大家未討論此問題,也就算了。會後,白崇禧對我說:「你這次幸好未上台說話,此事既已不了了之,又何必再提呢?」 然而蔣先生並未因此罷休。不久他又單獨召見我,還是希望我放棄競選,以免黨內分裂。我說:「委員長(我有時仍稱呼他委員長),我以前曾請禮卿、健生兩兄來向你請示過,你說是自由競選。那時你如果不贊成我參加,我是可以不發動競選的。可是現在就很難從命了。」 蔣先生說:「為什麼呢?你說給我聽。」 我說:「正像個唱戲的,在我上台之前要我不唱是很容易的。如今已經粉墨登場,打鑼鼓的、拉弦子的都已叮叮咚咚打了起來,馬上就要開口而唱,台下觀眾正準備喝采。你叫我如何能在鑼鼓熱鬧聲中忽爾掉頭逃到後台去呢?我在華北、南京都已組織了競選事務所,何能無故撤銷呢?我看你還是讓我競選吧!」 蔣先生說:「你還是自動放棄的好,你必須放棄。」 我沉默片刻說道:「委員長,這事很難辦呀。」 蔣說:「我是不支持你的。我不支持你,你還選得到?」 這話使我惱火了,便說:「這倒很難說!」 「你一定選不到。」蔣先生似乎也動氣了。 「你看吧!」我又不客氣地反駁他說:「我可能選得到!」 蔣先生滿面不悅,半天未說話。我便解釋給他聽,我一定選得到的理由。我說,我李某人在此,「天時」、「地利」都對我不太有利。但是我有一項長處,便是我是個誠實人,我又很易與人相處,所以我得一「人和」。我數十年來走遍中國,各界人士對我都很好,所以縱使委員長不支持我,我還是有希望當選的。 蔣先生原和我並坐在沙發上促膝而談。他聽完我這話,滿面怒容,一下便站起來走開,口中連說:「你一定選不到,一定選不到!」 我也跟著站起來,說:「委員長,我一定選得到!」 我站在那兒只見他來回走個不停,氣得嘴裡直吐氣。我們的談話便在這不和諧的氣氛中結束。 蔣先生是有名的威儀棣棣的大獨裁者,一般部下和他說話,為其氣勢所懾,真可說是不敢仰視,哪裡還敢和他吵嘴。但是我則不然,他有時說我幾句,我如認為他沒有道理,就頂還他幾句。所以蔣先生誤以為我對他不服從,因而對我時存戒心。 蔣先生的「黑馬」 蔣先生逼我退出競選之事當然不久就傳出去了。許多支持我的國大代表頗為此憤憤不平。有一次,蔣先生往國民大會堂出席會議,只見會場內十分嘈雜,他有點不慣,招呼左右要代表們「肅靜點,肅靜點」!代表們不但未靜下來,樓上代表席中竟有人大聲反唇相稽,頗使蔣先生難堪。他氣憤極了,認為這大概又是擁李的人幹的。回官邸後不久,他就召集一個極機密的心腹股肱會議。出席的全是黃埔系和CC系的重要幹部。在會中,蔣先生竟聲稱,我李某參加競選副總統直如一把匕首插在他心中,各位如真能效忠領袖,就應該將領袖心中這把刀子拔去云云。 這故事是一位參預機密的「天子門生」劉誠之後來告訴我的。誠之是黃埔四期畢業生,由蔣先生資送日本入警官學校。抗戰期間,被派為警官學校西安第四分校教育長。勝利之後,駐於北平。他在北平的附帶任務便是偵察我和孫連仲的行動和言論,向蔣先生打小報告。所以他在行轅出入很勤,和我也很熟。日子久了,他發現我原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沒有什麼可報告的。相反地,他且為我的忠厚無欺所感動,不但同情我的處境,而且認為蔣先生那套作風不對,常在他的朋友面前為我抱不平說:「領袖對李先生那樣忠厚長者都不能用,也實在不對。」所以他時時把他們黃埔系中許多機密說給我聽。競選期中,類如以上所說的許多祕密,劉君都毫無隱瞞地告訴了我。我當然只有一笑置之。 蔣先生既知勉強我自動退出的不可能,他就只有用支助他人競選來擊敗我的一途了。因此他便發動CC系和黃埔系來支持孫科和我競選。 孫科本無意競選,現在何以忽然變成蔣先生的「黑馬」呢?據孫科左右和蔣先生的親信所傳出的內幕消息,其中有一段煞費苦心的故事: 當蔣先生認定我決不自動撤退之時,他便想請孫科出馬來擊敗我。在他想來,孫科是唯一可以擊敗我的人選。第一,孫科是總理的哲嗣,在黨內國內的潛勢力很大。再者,孫科是廣東人,可以分取我在西南方面的選票。 蔣先生作此決定後,便派蔣夫人去勸請孫科參加競選。孫科推託說,他寧願做有實權的立法院院長,不願做空頭的副總統。再者,競選需要競選費,他也籌不出這一筆費用。(待續)

  •  參選美總統玩真的!「饒舌天王」肯爺登記獨立候選人

    參選美總統玩真的!「饒舌天王」肯爺登記獨立候選人

    據美聯社16日報導,此前宣布參加美國總統大選的「饒舌天王」、企業家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已在奧克拉荷馬州登記為獨立候選人。此前,肯伊已錯過了多個州的參選期限。奧克拉荷馬是他在申請截止日期前完成參選要求的第一個州。 中通社17日引據美聯社報導稱,肯伊的代表已於7月15日填寫並提交了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的1號表格,這一表格是正式參加美國總統競選的必要文件。這名代表還支付了3.5萬美元的申請費用。奧克拉荷馬州選舉委員會發言人米莎.莫爾說,當天是在該州登記總統競選候選人的最後一天,當天有包括肯伊在內的3名獨立候選人支付了申請費。 此前曾有肯伊退選的報導。據美聯社報導,《紐約》雜誌14日援引肯伊的競選顧問稱「他退出了」,並表示肯伊聘用的團隊都對此感到失望。 TMZ則報導,肯伊已於15日在聯邦競選委員會註冊了「Statement of Organization」組織,為自己的競選服務。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的總統至今都沒有一屆是由獨立候選人當選。 此前,7月4日,肯伊威斯特在推特上宣布參加美國總統競選,並得到了特斯拉公司CEO馬斯克等人的支持。幾天後,肯伊在接受《富比士》雜誌採訪時表示,自己已不再支持川普,競選總統是「為了贏」。 川普剛上台時,肯伊一度高調支持。2018年11月,肯伊造訪白宮,大談如何留住美國最優秀的出口商品「文化創意」,提高本土就業率。但不久之後,他有意疏離這位備受爭議的總統。 川普上周在接受Real Clear Politics採訪時表示,儘管肯伊有「真實的聲音」,但他的機會之窗正在關閉,目前距離大選不足4個月。他表示,在某些州肯伊已經錯過了註冊的最後期限。 作為一名成功的商人,肯伊身家達32億美元,身兼音樂製作人、服裝設計師等職,其與愛迪達聯名推出的椰子鞋系列備受年輕人追捧。他和妻子美國女星「豐臀金」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育有4個孩子。

  • 陳根德周末競總成立婉拒花籃  呼籲捐做公益

    陳根德周末競總成立婉拒花籃 呼籲捐做公益

    國民黨桃園市第一選區立委參選人陳根德,桃園、龜山競選總部將於14日、蘆竹競選總部於15日成立,他感謝各界一路以來的關心與支持,為了響應環保兼做公益,婉拒各界致贈花籃。 陳根德表示,競選總部成立,很都好朋友都想送花籃,但他婉拒,並呼籲大家可以把費用轉作公益,把社會資源真正用在需要照顧的人身上,這也是陳根德競選立委一路以來的信念。

  • 台北》郭台銘子弟競選總部寬敞漂亮?柯文哲回「選舉費用太高是台灣政治敗壞的開始」

    台北》郭台銘子弟競選總部寬敞漂亮?柯文哲回「選舉費用太高是台灣政治敗壞的開始」

    柯文哲9日上午前往土城與郭台銘會合,共同為郭家軍的李縉穎成立競選總部站台。但下午被問到李的競選總部很寬敞、很漂亮,不像民眾黨子弟兵蔡宜芳一樣,柯先質疑「有嗎?」接著脫口表示「我一直覺得選舉費用太高,是台灣政治敗壞的開始」,所以他都會壓低費用。  柯文哲下午2時在台大校門口與市府顧問蔡壁如、民眾黨立委參選人張幸松、蔡宜芳合體,和支持者騎著菜籃車由行到文山區木新區民活動中心,出發前柯文哲還表示,明年還要騎一日雙塔。  柯在抵達目的地後受訪表示,要騎一日雙塔並不簡單,「那車子有特別設計」,還要以標準動作bicycle fitting,先在上面騎一個鐘頭後算出所有參數,要完全量過參數、要設定,「要騎到幾百公里一定要科學」。柯說明年確實有想去騎,但可能把目標放在比較容易的一日北高,日期還是挑在二二八。  對於觀傳局長劉奕霆、學姐黃瀞瑩在台北電台邀請基進黨立委參選人陳柏惟上節目「教台語」,引發民眾黨「小雞」眾怒,甚至質疑是扯後腿,柯文哲表示這就代表他「太公開、太公平」,他也再度自詡「我是最黨政分離」,不會用台北電台去做自己的廣告。  柯文哲說,雖然不是說候選人都不能上,但要邀請上節目要師出有名,要有reasonable、合理的理由,至於為何要陳柏惟上台北電台,柯回「你這要問大熊(劉奕霆)」。  柯文哲強調,「我對這種事不太管」,他自稱自己是亞當史密斯的信徒,只要每個人做最喜歡做的事,每一個人把工作做好,合起來就是公家最大的利益。  對於上午參加的李縉穎競選總部裝潢很漂亮、很寬敞,柯文哲先回問「有嗎?」並表示「不同的錢有不同的做法」,但柯接下去卻說「一直認為選舉費用太高是台灣政治敗壞的開始」,因此都會想辦法壓低選舉費用。  外傳蔡壁如將進入民眾不分區名單,柯文哲表示,民眾黨第一次要進立法院,還是要有個組織,但八成定案的不分區名單中,上面的人士「真的是海選、大部分來自台灣各地海選」。他也坦言但這種海選有個缺點,有人說是烏合之眾,彼此都不認識,還是有人要負責,像台灣話把人「箍」起來,還是要把蔡壁如調近去,不然就每個都不認識,但對於蔡壁如排不分區名單第幾名?柯表示,現在要猜安全名單不準,要到封關前十天看比較準。  柯上午幫郭家軍站台,媒體詢問因為下午人數少很多,未來是否為邀郭台銘為民眾黨站台?對此柯表示,「老實講財力還是差很多」,但郭董也是國際大老版,最近又要去美國做什麼,可以輔選的時間沒有那麼多,但郭董還是有講可以幫忙,蔡壁如應該會跟蔡沁瑜敲時間。

  • 檢提當選無效遭駁 周守信保住烏來區長

    檢提當選無效遭駁 周守信保住烏來區長

    台北地檢署提起當選無效訴訟,指控新北市烏來區區長周守信期約不正利益讓競爭對方競選,高院維持台北地院判決,認為檢方舉證尚有未足,無法證明周男有違反選罷法的情況,駁回檢方的聲請,周守信可繼續當區長。 檢方指控去年周男與陳勝財都是烏來區第2屆區長選舉的候選人,他們競選實力相當且票源重疊,周男為了增加勝選機會,打算以補償競選費用及他當選後將由陳勝財擔任區公所職位等不法利益,換取陳勝財退選或不為競選活動,但陳拒絕。 選舉結果周守信以1460票當選區長,其他候選人蔡馬新、陳勝財、張仁傑得票依序為1441、635、410票,檢方主張周男對於候選人行求期約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放棄競選之行為,向法院提當選無效之訴,但遭駁回確定。

  • 銅鑼鄉長李瑞廷涉賄選 一審判當選無效

    銅鑼鄉長李瑞廷涉賄選 一審判當選無效

     銅鑼鄉長李瑞廷遭控涉嫌賄選,其競選團隊執行長曾姓男子交付1萬7000元給李姓樁腳,以每戶3000元向選民買票,李瑞廷抗辯實際上曾男未參與競選活動,僅掛名為執行長,苗栗地方法院不採信,判決李瑞廷當選無效。  李瑞廷於去年選舉以5668票當選銅鑼鄉長,由苗栗縣選委會公告當選。落選人謝昌年對他提出選無效之訴,主張李瑞廷競選團隊的曾姓執行長於選舉期間涉嫌買票,在去年10月交付1萬7000元給李姓樁腳,其中5000元為樁腳費,其餘以每戶3000元向選民買票支持李瑞廷當選。  李瑞廷否認買票,表示自己為拉高聲勢及增加人氣,才援用縣長徐耀昌銅鑼競選總部組織架構及成員,其中曾姓執行長為掛名,並未參與競選活動。  苗栗地方法院合議庭認為,李姓樁腳已明確指證曾男交付賄款及樁腳費用,請託幫忙買票,且曾、李無私怨,也無金錢借貸關係,且投票日前2人有數通通聯紀錄,基地台位置相近,認為李姓樁腳證詞具可信性,未採信李瑞廷辯詞,並認為曾姓執行長為李競選團隊之一,向選民買票,應是得到李瑞廷的授意、同意 、默許或容認,判決李瑞廷當選無效。

  • 丁、姚、連公布競選費用 柯P不滿怒喊:辱台灣人智商

    台北市長柯文哲率先公布競選經費,更成立財務監督聯盟,柯也多次要求對手丁守中、姚文智公布跟進,10日辯論會丁、姚均出示競選經費,分別為3900萬、3100萬均少於柯,這也讓柯文哲十分不以為然,晚間於造勢大會上怒喊「你們相信嗎?根本是在侮辱台灣人的智商!」 柯文哲晚間在造勢大會上,緊咬競選經費議題,他表示,姚、丁今天在辯論會公布他們的競選經費,看起來比我還少,大家相信嗎?4年前連勝文在監察院登記的競選費用比我還低,你相信嗎?這是侮辱台灣人的智商! 柯文哲表示,選舉費用太高是台灣政治敗壞的開始,這次選舉我只有在網路小額募款,沒辦募款餐會,還把房子拿去抵押,要感謝陳珮琪的幫忙!雖然募款的錢不多,但是畢竟是人民捐給我的,所以我們海選財務監督委員會,其他候選人只有募款委員會,不會有財務監督委員會。 柯文哲表示,4年前連勝文在監察院登記的競選費用比我還低,你相信嗎?台下瞬間爆出「不相信!」全場頓時陷入瘋狂,成為活動另一波高潮。

  • 創新選舉遭批不代表清廉 柯P:不敢公布帳目的又算甚麼?

    創新選舉遭批不代表清廉 柯P:不敢公布帳目的又算甚麼?

    年底選戰逼近,柯文哲仍打「創新選舉」模式,試圖將選舉經費壓到最低,外界質疑是否因此會淡化選情,導致投票率下滑? 對此柯文哲表示,選舉費用太高,是台灣政治敗壞的開始,馬英九的選舉費用跟他監察院報得有一樣嗎?如果不一樣,中間差額怎麼處理?這個題目適用在台灣所有藍綠大咖的政治人物上。 台北市長柯文哲27日出席第6屆愛天使園遊會,會後被問及選戰策略,柯文哲表示,大家都在call-in節目東罵西罵我們的選舉帳目,說公布資訊不一定就代表清廉,這我當然知道,「但是你們連公布都不敢公布,你們又算甚麼?」 柯文哲指出,馬英九選過兩次台北市長、兩次總統,他的選舉費用跟他監察院報得有一樣嗎?那如果不一樣,中間差額怎麼處理?這個題目適用在台灣所有藍綠大咖的政治人物上,大家都心裡有數這確實是個問題。 另外,對於大巨蛋問題懸而未決,成為呂、姚攻擊目標,是否擔心不利年底選情?柯文哲表示,我一開始就講明不會因為選舉、民調等因素就害怕、放水,近期已下令各局處要密集跟對方開會,看對方有甚麼難處、怎麼解決,本來蓋三棟空間很多很好調整,現在蓋五棟密密麻麻,技術上要調配空間就非常困難,現在消防和建管都有密集在開會。 媒體進一步詢問是否要利拚選前解決大巨蛋問題?柯文哲表示,這就是一個原則,如果因為害怕力拼選前完成,變成給自己壓力,所以一定要撐住,不管選舉有沒有到,絕對不會放水! 至於,前副總統呂秀蓮談到雖然柯的國際經驗不足,但中國經驗比她還豐富,對此柯文哲則打太極表示,好歹我也是台灣大學醫學院的正教授,也是留美的,所以還好啦。 柯綠分手後,許多原先「友柯派」紛紛避而不談,甚至大幅減少同框機會,媒體詢問是否有私下跟柯說聲「歹勢!」對此柯文哲表示,朋友之間不用講歹勢,有議員願意參加活動,我們都竭誠歡迎。

  • 官司纏身 法律支出占川普競選經費逾2成

    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FEC)公告的最新文件顯示,早早就啟動競選連任列車的川普總統,今年第1季的競選開銷中,竟然超過2成是法律支出,主要用來應付2016年大選「通俄門」事件調查,以及A片女星「暴風女丹妮爾絲」(Stormy Daniels)控告川普的官司。  據FEC的季度報告,川普2020年競選連任團隊今年首季支出390萬美元,光是法律費用就占了其中20%以上,約83.5萬美元,這係付給8家法律事務所及川普集團的法律諮詢費用。  川普競選的法律支出激增,主要是特別檢察官穆勒三世(Robert S.Mueller III)與國會幾個委員會啟動年2016大選「通俄門」事件調查,以釐清川普陣營是否與俄國暗通款曲;此外自爆與川普有肉體關係的AV女優「暴風女丹妮爾絲」,也對川普提告。  川普團隊第1季的法律支出中,以支付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Jones Day)34.8萬美元占最大部分,眾達代表川普陣營因應「通俄門」調查。另外還付了28萬美元給Harder LLP和Larocca, Hornik, Rosen, Greenberg Blaha這2家事務所,代表川普及其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處理與A片女星丹妮爾絲的訴訟戰。 自川普就任總統以來,其競選團隊支付的法律費用將近400萬美元。去年第4季,川普競選連任委員會的法律支出為110萬美元。  FEC報告指出,川普競選團隊今年首季共募款1,010萬美元,目前可用競選經費尚有2,830萬美元。

  • 去年政治獻金結餘 民進黨三千萬 國民黨負四千萬

    監察院今天公布105年政黨政治獻金收支結算表,民進黨政治獻金收入有新台幣1億4731萬餘元,國民黨1億2205萬餘元,民進黨比國民黨多了2500萬餘元;但是收支結餘方面,民進黨有3133萬元,國民黨卻是負4030萬元。 根據監察院最新一期廉政專刊,民進黨105年度政治獻金收入有1億4731萬3389元,其中個人捐贈收入占最大宗,約1億664萬4228元、營利事業捐贈收入3666萬6500元、匿名捐贈收入331萬8747元、人民團體捐贈收入64萬5600元。支出方面,由於105年適逢選舉,民進黨支出1億1597萬5557元,其中最大宗的包括人事費用支出3399萬3407元、業務費用支出3765萬2270元、選務費用支出2751萬3725元。 至於國民黨的政治獻金收入共1億2205萬7672元,最大宗來源同樣是個人捐贈,約6575萬3510元,其次是營利事業捐贈收入5516萬5000元。國民黨支出達1億6236萬1960元,主要支出包括業務費用支出6045萬3817元、人事費用支出3896萬7421元、選務費用支出3638萬6564元、捐贈其推薦公職候選人競選費用支出2406萬元。

  • 黨產會二凍國民黨資金 北高行開庭審理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天開庭,審理國民黨針對黨產會第二次凍結永豐帳戶及台銀9張支票的行政處分,提停止執行案件。庭末法官諭知候核辦。 國民黨強調,為支付員工薪資及辦公室費用,產生新台幣1億6000多萬元現金缺口;政黨有財務及人事上自主權,黨產會的處分根本逾越憲法所保障的結社自由,進而影響政黨存續性及獨立性。 黨產會則反駁,政黨能量應由本身黨費、補助金、政治獻金、競選費用捐贈等顯現,國民黨可依規定申請許可動用資金,並無侵害憲法基本權等。1060111

  • 104年政治獻金收入 民進黨多國民黨1億

    監察院今天公布104年政黨政治獻金平衡表暨收支結算表,民進黨政治獻金收入1億9221萬餘元,多於國民黨9141萬餘元;民進黨與國民黨收支有結餘,分別3431萬餘元與933萬餘元。 根據監察院今天出刊最新一期廉政專刊,民進黨104年度政治獻金收入新台幣1億9221萬1828元,其中個人捐贈收入1億3147萬6878元、營利事業捐贈收入5001萬3400元、人民團體捐贈收入106萬2000元。 支出方面,民進黨支出總計1億5789萬4722元,其中用於選務費用支出最多有6346萬1950元,其次是業務費用支出有3360萬6922元。合計結餘3431萬7106元。 國民黨方面,去年政治獻金收入9141萬9843元,其中個人捐贈收入4023萬4257元、營利事業捐贈收入5026萬元、人民團體捐贈收入75萬元。 國民黨去年支出總計8208萬4777元,其中用於捐贈其推薦的公職候選人競選費用支出有4860萬元最多,其次是選務費用支出有1586萬841元。合計結餘933萬5066元。 這一期廉政專刊也公布第13任總統副總統選舉,蔡英文與蘇嘉全的第4次賸餘政治獻金收支結算表。資料顯示,前期賸餘956萬7614元,本期收入5787元為利息收入,扣除本期支出,包括支付當選後與其公務有關的費用2970元,以及捐贈教育、文化、公益等團體支出957萬630元,透支199元。1051222

  • 柯P控馬競選經費申報不實 府:烏龍指控應道歉

    針對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天公開質疑馬英九總統,總統大選競選經費申報不實,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晚間表示,馬總統當時競選經費均依相關法規辦理申報,絕無不法之處,柯市長罔顧首都市長身分,一再缺乏證據就做出烏龍指控,恐會造成自己信用破產、辜負台北市民期待。 陳以信表示,2012年總統大選,馬總統由於是第二次參選,大型選舉造勢活動比第一次參選時少,也較民進黨候選人少。同時當年總統和立委合併選舉,以國民黨名義刊登的總統副總統競選廣告,以及立委競選的政黨形象廣告費用,共3億1千餘萬元,均納入國民黨每年向內政部申報的財務決算書中,因此競選總部的支出也較少。再加上馬吳全國競選總部向監察院所申報約4億4千萬競選支出,合計七億餘元,全國人民都可上網查閱,絕沒有匿報或偽造帳目情事。 陳以信指出,柯文哲不明事實,就指著自己膝蓋胡亂污衊馬總統,柯應把狀況弄清楚再發言,否則就該出面道歉。尤其柯日前曾說大巨蛋等案「如果不是弊案,甚麼才是弊案」,後來與北市府法務局長楊芳玲皆稱大巨蛋「合法,不合理」,近日甚至還把「五大弊案」更正為「五大案」,「弊」字又不見了。陳質疑,柯連串發言明顯前言不對後語,傷人名譽後,完全沒有道歉,應負責向台北市民,提出合理解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