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第一海灣銀行的搜尋結果,共03

  • 《國際金融》阿布達比國家銀行、第一海灣銀行宣布合併

    阿布達比國家銀行(National Bank of Abu Dhabi)與第一海灣銀行(First Gulf Bank)周日發布聯合聲明,宣布兩家銀行將合而為一,將創造出資產高達1750億美元的重量級銀行。這是阿布達比酋長國重振經濟的計畫之一。 這項合併案預計將在2017年第一季完成,屆時存續的阿布達比國家銀行將成為中東與非洲地區最大的銀行之一,挑戰卡達國家銀行(Qatar National Bank)的領先地位。 連跌兩年的原油價格嚴重拖累國家收入,波斯灣產油國不得不設法推動經濟的多元化,這項銀行合併案即為計畫之一。阿布達布希望能藉由打造銀行業的國家隊,拓展在本國與波斯灣地區的業務,並強化其銀行業在國內外的競爭力。 截至6月30日,阿布達比國家銀行與第一海灣銀行的合併市值達到291億美元,超越英國渣打銀行、蘇格蘭皇家銀行和法國農業信貸銀行等同業。

  • 低油價衝擊 阿布達比2銀行擬合併 將成中東最大

     銀行整併風吹向了中東!總部位於阿布達比的阿布達比國家銀行(NBAD)與第一海灣銀行(FGB)周日表示正考慮合併、成立中東資產最大銀行來因應低油價對中東銀行業的衝擊。  這兩家銀行指出,它們已成立工作小組、評估合併的可能性,但並沒有透露任何財務細節。它們還警告目前的討論並非意味合併計畫一定成行。  根據標準普爾的統計數據顯示,以資產計算、這兩家銀行在中東非洲地區分別名列第7與第15大銀行。  一旦NBAD與FGB順利聯姻,合併後的新銀行將擁有約1,700億美元的資產,其規模可望超過目前中東資產最大的銀行卡達國家銀行。  自從國際油價在2014年中出現崩跌後,中東國家面臨石油收入銳減,迫使當地政府必須加速經改腳步與縮減對基礎建設等大型計畫的支出,銀行業也連帶受到衝擊。NBAD今年4月公布首季淨利銳減11%,主要歸咎於政府存款減少與壞帳準備金增加。至於FGB該季獲利也下滑6%。  阿布達比Arqaam資本公司認為,若NBAD與FGB兩家銀行能成功合併,勢必將為中東其他銀行施加壓力。埃及投資銀行EFG Hermes也指出,兩家銀行若能整合,將開啟中東銀行業的整併趨勢。  Al Mal資本公司資產管理部門負責人卡迪許(Tariq Qaqish)則提到「任何有關合併與成本效率的跡象都有利中東經濟與公司資產負債表」。他說合併後,NBAD在當地市占率可望持續擴大,至於FGB則將享有國際平台,對兩家銀行將是雙贏局面。  如此大規模銀行合併在波灣地區並不常見,主要是該地區銀行多數股權是由地方政府或皇室家族持有,他們售股的意願並不強,也對該區銀行業合併造成一大障礙。例如NBAD高達69%股權就隸屬阿布達比投資委員會。至於阿布達比皇室家庭成員則握有FGB的多數股份。

  • 陸企崛起 善用全球資本運作

    陸企崛起 善用全球資本運作

     去年是小米來台銷售,今年是阿里巴巴高調來台。這次馬雲旋風橫掃台灣,他左批台灣的老人氣息,右指台灣的青年才是未來的希望。是的,以阿里巴巴在今年的風頭,可以讓我們知道這個世界正在改變,這是光明的季節,更是黑暗的季節。  新 聞 說  「阿里巴巴的成功說明了什麼?」,12月13日《中國經營報》報導;「小米的跨境聯貸受到追捧」,12月7日《第一財經日報》報導;「中國企業的全球化戰略布局及資本運作」,12月15日《中國證券報》報導。小米的全球戰略及資本運作、阿里巴巴的大戰略及貼近消費者更讓我們知道,這是希望之春,也是失望之秋。不能掌握消費者、不能善用金融資本,下場戰役,必敗!  台灣觀點  眾所周知,阿里巴巴雙十一創下了單日銷售571億元人民幣的記錄,產生物流訂單2.78億件。更大的突破是物流通暢,因為雲端的加持,負責菜鳥物流的人12日睡到中午,下午才去庫房看發貨情況。而去年,負責物流的人可是數日不眠不休才完成工作。  消費者未來會是上帝  但同時,全球零售業正面臨寒冬。零售戰爭、轉型、關店潮、倒閉潮、裁員潮、資金鏈斷裂,與投資人決裂等故事正在全球零售業的舞臺上不斷上演;大批曾經很成功的企業正在消費者的地平線上消失,不少更是瀕臨生死線。曾經風光無限的亞馬遜仍然處於虧損之中,第3季度淨虧損為4.37億美元,有中國亞馬遜之稱的京東商城第3季度淨利潤達到人民幣3.708億元,淨利潤率也只有1.3%。形成對比的是,阿里巴巴第3季淨利是人民幣68億元。  馬雲做對了什麼?其實,他只是選擇了緊緊擁抱消費者。要知道,零售業正在進行第3次革命,而每次革命都是一個巨大的風口。第1次革命,站在風口的是沃爾瑪,第2次革命站在風口的是亞馬遜。現在第3次零售革命來了,站在風口的恰巧是馬雲的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的平台模型,從一開始是以消費者為中心設計的;而亞馬遜、京東的模型從一開始就是以品牌為中心架構的。消費者、商家都是服務的物件,更偏重於誰,或以誰為中心,決定了未來的成敗:若更多權力在消費者,贏家是阿里巴巴;若更多權力在品牌商和服務提供商,那贏家便是京東、亞馬遜。  阿里巴巴的邏輯是,讓消費者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設備上都能買到自己需要的東西。淘寶創立10年,馬雲慢慢發現,消費者未來會是上帝。移動化、平台化的時代,就是一個服務消費者的時代。至於eBay,始終囿於網路集市,止步於互聯網技術,使其在移動、雲計算時代逐步落伍。從某種意義上說,雙十一僅是一次實驗,並不是最終形態:人與商品的距離,未來會更近,無論是時間距離,還是空間距離。雙十一是一場人與商品之間,由阿里巴巴蓄謀策劃的盛大聚會,技術發展的理想狀態是,這樣的聚會無需策劃,無時不有,阿里巴巴這樣的平台商為雙方提供技術支撐就可以。當然,支撐模型以消費者為中心。  而傳統的大公司,如品牌商、分銷商和零售商的權利在稀釋。在消費者主權時代,消費資訊越來越對稱,價值鏈上的傳統利益集團越來越難鞏固自身的利益堡壘,傳統的品牌霸權和零售霸權逐漸喪失發號施令的能力,消費者成為上帝。所以我說,你不能在第3次革命掌握消費者,那你會是輸家。  陸企已非吳下阿蒙  另外,今年10月,同樣依託互聯網起家的中國智慧型手機製造商小米成功在香港完成第1筆10億美元的國際銀團貸款,而且受到國際資本的熱烈追捧,聯貸案很多,但小米的聯貸案則象徵著中國互聯網企業除了過去的依託風投資金外,在全球化戰略布局中,已經開始更熟悉的善用資本運作來為自己的海外布局加力。  初試啼聲的小米,得到如此熱烈的捧場,奧妙又何在?如果深究這個國際銀團,可以看出其與小米的海外發展戰略息息相關。首先,小米融資的互聯網速度,折射出其IPO提前卡位戰。小米經常誇耀自己的互聯網基因。在公司融資方面,銀團組建也是變化神速,峰迴路轉。今年初,小米香港公司在市場上談判2億美元的1年期貸款,以招商銀行北京分行發出的備用信用證做擔保,俗稱「內保外貸」。意味著小米總部需要向招行提交等額存款保證金,或切分等額的銀行授信。這種模式適合「國內強、國外弱」的融資背景,也意味著彼時小米對於海外融資的信心不足。  不過,「內保外貸」在6月底被斷然取消。此時小米覺察到了國際銀行們對自身的追捧,想利用自身信用來融資。是什麼因素促成了這個轉變?說穿了,就是未來的想像空間。繼9月阿里巴巴成功上市後,全世界的投行和銀行家們開始四處尋找中國的下一個科技明星,小米雖然只有4年歷史,卻成為最熱的「候選人」。其次,看此次參貸銀行的地理分布,就能折射出小米的國際化戰略。通常來說,歐美大行、香港台灣的銀行在香港銀團市場上非常活躍,出現在銀團中並不意外。但馬來西亞銀行、阿聯酋第一海灣銀行、巴西銀行等名字不是「常客」,卻相當刺眼。  2013年,小米開始啟動國際化戰略。進軍台灣和香港,並取得了相當大的成功。2014年,小米開始進軍東南亞,首先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設立零售店。今年下半年,小米又高調宣布進軍印度,並將其視為重點發展國家。從這個海外發展路線上來看,小米似乎更願意走「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首先在東南亞等第3世界國家開展業務,對歐洲和美國按兵不動。細究原因,首先是小米手機便宜,這是它最大的優勢。而東南亞和印度民眾對價格很敏感,為了幾百甚至幾十元的價差,就願意更換手機品牌。第二,小米手機賴以成名的互聯網銷售策略,在東南亞受到廣泛歡迎,經常被搶購一空。而這些銷售方式在歐美市場可能水土不服。  一言以概之,從阿里巴巴的主導第3次革命,擁抱消費者及到國際銀行對小米海外布局戰略的追捧,都在告訴我們,現今大陸企業已非吳下阿蒙,這一批趁勢而起的中國企業家,除了年輕,更可怕的是他們知道如何搭平台、搞戰略、帶團隊,而在全球資本化運作越來越重要的今天,他們還在學習利用跨境金融的槓桿來實現向外的擴張。  在下一次全球商戰中,台灣企業如果仍然跳脫不了傳統商戰思維,除了自己的組織將面臨極大的壓力,只怕還會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