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第六代接班人的搜尋結果,共02

  • 人事異動布局未來15年

     中共十八大中央領導班子新老交替是1992年以來最困難的一次,原因在於本次世代交替除了出現常有的派系較勁(或個人恩怨、關係網絡)之外,還出現少有的路線分歧。雖然年齡限制、職務台階、交流經驗等制度框架仍在,但仍受到前述非正式政治的衝擊,出現微幅妥協(放寬年齡限制、越級晉升)的情況。  產生路線分歧的主因是三差問題「城鄉差距、貧富差距、東西差距」過於嚴重,激起社會不反情緒,左派聲音因此有了成長的土壤。世代交替又把前述兩種問題複雜化,具體例證即為薄熙來事件、溫家寶家族財產報導,使得人事安排相對棘手。  本屆政治局常委除習李兩人之外,其餘5位常委將於2017年十九大超齡而無法連任。在政治局委員中,5年後出現5席空缺,軍委會也會出現一名軍委副主席缺額,5名軍委委員缺額。5年後江澤民已高齡91歲,實際上將難以繼續發揮非正式影響力。此時習李兩人將扮演人事主導角色,不排除胡錦濤也會發揮臨門一腳的力量。5年後,李源潮和汪洋兩人是政治局委員中最資深的成員,又是十七大有意培養的接班人選,若無重大事故(健康問題、腐敗、政治立場問題),將有進入常委會的優勢。  更重要的是,從這次人事安排可以發現胡錦濤預先部署布局2017年十九大,團系幹部將繼續成為中共政壇的一股勢力。十九大是決定第六代領導人接班人選的時刻,必須確認接班人選,並讓他們先進入政治局常委會見習歷練,一如胡錦濤與習李兩人的先例。  現任政治局委員中僅胡春華、孫政才兩人為1960年代出生的幹部,其他政治局委員除趙樂際(1957年出生)以外,均為1955年以前出生,與習李兩人(1953年、1955年出生)年齡相仿,甚至較為年長,不適合做為第六代領導人。由此可見,若無重大事故,或其他1960年代出生幹部後來居上,胡孫兩人已成領先的唯二人選,有機會接掌總書記或總理職務。此外,本屆中委會中,具團系幹部色彩(曾任共青團副局級以上職務)的成員為62人,差不多與上屆相同。他們雖然未必能齊心齊力,但確實是在中委會中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或許能對胡春華的晉升產生一個穩定力量。  此次縮減常委會規模將產生兩種正面發展,一為降低決策時討價還價成本。由於中共現已無政治強人,不能像毛鄧一樣,力排眾議,拍板定案。因此常委人數過多將增加協商的困難度,不利於推動重大政策。  反之,適度減少常委人數一方面可以為防止個人權力過大,又能降低決策愧難度。二為壓抑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級別(降為政治局委員,副國級)。讓常委會中還有一人可分管政法業務(可能為中紀委書記),制衡權力很大的中央政法委書記,避免重蹈覆轍,再出現周永康之例。  胡錦濤裸退則樹立前任領導人不眷戀權位的先例,有抑制江澤民之效果,同時能加速習近平鞏固權力。胡錦濤此舉有建立制度之意圖,以小我之犧牲換取大我之提升。  從薄熙來與汪洋兩人在十八大無法入常來看,立場鮮明的政治人物似不易進入最高領導中心。其主因可能是鮮明的左派或右派立場容易造成有權參與「入常」的精英「愛恨分明」,致使這些立場鮮明的晉升角逐者不易獲得精英集團一致性的共識,或絕大多數的支持。是否如此,仍須繼續關長未來發展。  (作者為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編按:本系列係《旺報》與政治大學東亞所及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於本月16日所舉辦座談會論文選摘,見報文章均經旺報編輯,並非全文。】

  • 投資長專欄-中共18大與未來影響

     在神隱14天,全世界都在擔心、都在問:中國18大能不能順利召開時,下一任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終於現身。他的現身除了向世界宣示中共接班將順利進行外,也意味著18大的接班佈局已接近尾聲,中共第五代領導班子近乎底定,只等正式亮相與世界見面。  在第五代領導班子正式就任前,各國政論家針對中國特有的接班制度,已有提出嚴格的批判,其中最常聽到的批評有二:其一,這種接班人制度,因為缺乏競爭,將讓中共第五代領導班子平庸化。其二,共產黨缺乏民意基礎的獨裁接班制度,將和其他獨裁政權一樣,終將毀滅。  關於這兩項批評,我們有不同的見解。首先,中共第五代接班人是中國共產黨自毛澤東以後第一代非指定接班,整個接班梯隊是由底部層層往上爬升,經過激烈競爭脫穎而產生。以即將接班的習近平、李克強排名的變化就可看出端倪:習、李兩人在15大時已進入接班人考核名單,當時習近平的名次還在李克強之後,然在17大前,習近平快速竄升,取代李克強成為國家接班人,看得出第五代接班人在爬升的過程當中,面臨對手隨時取而代之的競爭之激烈。此外,和第四代接班人最大的不同的是,第五代接班人在年輕時多因文革而中斷學業,下鄉接受農工階層社會化的養成,而在往上爬升的過程當中,多有在國際大都市歷練過的經驗。這樣的養成過程,既全面又多元,加以接班對手的相互競爭,中國第五代接班人的素質,恐將遠優於由上而下指派的第三和第四代領導班子。  隨著這樣激烈的競爭淘汰過程,中共內部已慢慢演化出在一黨之內,多個派系相互競合的情況。整個中國18大政治局常委的配置,是由精英派和平民派兩派13位候選人,競逐7~9個常委的位置,兩派勢力最終的席次多寡,將決定未來中國政經發展的主軸脈絡。習近平主導的菁英派和李克強主導的平民派,誰在政治局的力量大,將影響未來中國向哪邊傾斜?菁英派主要是中共太子黨,向來主張大力發展經濟,而以李克強為首的平民派,則強調發展經濟和弭平貧富差距並重。這樣的一黨多派的競合關係,與1950~1990年時期日本自民黨雷同,而這樣的競合關係,也將讓中國共產黨注入新的競爭能量和活力。  但也因中共內部已演化出多派系競合的關係,政治局常委的人數自然成為多方關注的焦點。之前盛傳薄熙來入常,接替政法委位置的可能性已經消失,加上政治局常委兼任政法委書記,將掌控政法和公安系統每年1,100億人民幣的預算,在掌控思想和資源配置的雙重權力下,政治局常委兼任政法委,反而容易使整個政治局決策落入雙重決策核心的危險,因此以目前的風向看來,政治局常委由9人縮編為7人將是比較有可能的發展。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派系分配,也將進一步影響胡錦濤是否裸退?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於2002年「16大」時僅交出黨與國家兩個職務,軍委主席一職一直保留到2004年4月才交給胡錦濤。這樣的慣例有沒有可能被胡錦濤沿用?雖然習近平和軍方關係良好,實在無須胡錦濤「扶上馬、送一程」,然而胡錦濤有可能藉留任軍委書記,確立胡一手扶持的平民派可以順利接掌政事。  除了政治局常委之外,政治局委員分配的結果也頗值得關注。以目前中國沿海發展的情況,中國要維持經濟持續成長,除了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之外,未來計畫經濟可著墨最多之處莫過於大西部的開發。預料第六代之後的接班人,都將具備大西部的地方執政經驗,一旦提早在18大擠進中央政治局,在19大被欽定接班的機會便大大提升,屆時他們先前主導的西部省分,也必然會是未來開發的主要重點區域。  在今年8、9月全世界股市都因資金過剩而大幅反彈的時刻,中國經濟卻不斷出現壞消息:PMI持續在低檔游移,股市則不斷探底。而在此時,除了中國人行連續兩次調降利率與存款準備率、稍有作為之外,中國政府放任財政盈餘快速累積的奇特現象,著實令人好奇!今年到七月為止,中國政府財政盈餘已經累積達1.1兆人民幣,累積如此巨大的財政盈餘,卻沒有用來刺激不斷下行的經濟,而寧願選擇可能引發通膨疑慮的貨幣政策,究其原因,中共壓制財政政策出台,應是不願在薄熙來案的風口浪尖上,引發派系之間對財政權的覬覦,進而導致18大權力分配的動盪。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和事件影響的淡化,預料10月中18大之後,中國政府將積極推出財政政策穩增長,屆時中國股市將有機會破底翻,來個落後補漲行情。而在美國面臨財政懸崖壓力,歐債及歐洲經濟情勢依然混沌不明的情況下,18大之後的中國經濟,將可能再度成為世界景氣復甦的火車頭,引領全球走出這一輪的經濟困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