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筆墨的搜尋結果,共68

  • 兩岸藝術家共繪黃山 筆墨相融

    兩岸藝術家共繪黃山 筆墨相融

     素有「五岳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岳」美譽的黃山,自古為文人墨客熱愛的創作靈感,今年7月由中華文創發展促進會邀集兩岸18位知名藝術家同上黃山采風,本月29日起在台北張榮發基金會則舉辦《江山如此多嬌──兩岸藝術家共繪黃山作品展》作為此次活動的成果。

  • 一花一世界,溫錦玲秀筆墨韻味 土銀水墨創作展 即起登場

    一花一世界,溫錦玲秀筆墨韻味 土銀水墨創作展 即起登場

     土地銀行於總行設立「館前藝文走廊」,長期提供民眾藝術導覽,日前繼「彩意采藝-吳靜蘭水彩個展」深獲好評後,再度邀請藝術家溫錦玲舉辦「一花一世界-溫錦玲水墨創作展」,即日起至10月16日中午12時卸展,展出時間為每周一至周五上午9時至下午17時(免費參觀,例假日不開放)。

  • 故宮的國寶生意 釉色筆墨組亮相

    故宮的國寶生意 釉色筆墨組亮相

     兩岸故宮近年均玩起國寶色彩學,北京故宮推出口紅等彩妝,並以「故宮國寶色」來配上韻味盎然的名字,並與北京故宮收藏的瓷器配對;台北故宮也不遑多讓,近期推出「釉色筆墨組」,從定色、試色到包裝,都要讓人驚豔「對!就是故宮色」。

  • 第五屆「筆墨抒懷‧情聚兩岸」名家展台師大登場

    第五屆「筆墨抒懷‧情聚兩岸」名家展台師大登場

     展覽由北京市台聯、大陸中央美術學院、台灣師範大學共同主辦。展出兩岸書畫家共八十餘幅力作,涉及書法、國畫、油畫、版畫等。

  • 陳明貴用筆墨傳承文人山水

     自古形容黃山皆云「無山不峰,無峰不石,無石不松,無松不奇。」去年底陳明貴在孟焦畫廊的年度大展中,讓觀者真正體會何為奇松?孰謂怪石?強烈扭曲、變形的松幹,彷彿向天怒吼、咆哮的怪石,無不展現宏大的生命力。

  •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 首度書法個展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近年醉心於筆墨之趣。其首個書法展《筆墨生活——莫言墨跡展》將於10月14日至21日在北京時間博物館展出。莫言在展覽前言中稱,從不敢把自己的字稱為書法,充其量就是用毛筆寫得字而已,但為什麼還要寫呢?因為寫字如嗜煙酒,一旦成癮,實難戒除,用毛筆寫字是為了向老祖宗和書法家致敬。 \n \n策展人由同樣熱愛筆墨書寫的台灣作家張大春擔任。他認為莫言的字,尤其是刻意用左手書寫的墨跡,看來似乎沒有二王以降整個書法傳習歷史的臨摹傳統痕跡,也恰恰就沒有了錢泳所謂:「為真、行(楷書、行書)汩沒」的天真氣、孩子氣、自然氣。 \n \n展覽主辦方夢邊文化創始人張維娜稱,中國文人自古與書法藝術緊密相聯,從蘇東坡、王羲之到近代的梁啓超、沈從文個個寫得一手好字。文人念念不忘書法,書法是文人回到藝術最近的路,也是最日常的路,因為文人終日與文字為伍,寫字出於本能,雖然久別,總歸還是要回去的。 \n \n本次展覽就是從筆墨方寸之間,展現莫言作為著名的當代文人,與古典、傳統、書法藝術以及當下日常生活的對話。

  • 我身邊的大陸人》尋找鈴鐺的陸生

    距離上次拜訪大陸,已經相隔五年之久,從沒想過,會是以文化交流的名義再訪,而這次的接觸,也若有似無的於我心中種下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連結。 \n當日下午,我便與未曾謀面的室友相見,她是位羞澀靦腆的海南姑娘,初見時她細聲細氣的分享這是她第一次遠行,同時也是第一次和台灣的朋友相處,內心特別緊張,比我早先抵達杭州的她,其實前一夜並未能偷得一覺好眠。不過她的所有擔憂,似乎在見到我的那一刻頓時煙消雲散,會面後的二十分鐘,我倆已經坐在同一張床上熱情的交換意見。 \n陸生和台生一樣,求學時會有自己的小團體,出遊時也會自動往意氣相投的圈子靠攏。縱使有先行分組,旅程途中我們依然創造了不在正式分組劃分名單的第六組,成員有陸生有台生,個性全是活潑開朗的夥伴。 \n同遊的一位陸生,苗。是個博學多聞的內蒙古大漢,他見識多、朋友多、吃的也多,無論待人處事到東方文化,都能與他侃侃而談,並且從中獲得許多新知。 \n全組人都喜歡拿他尋開心,他也十分樂在其中,但他卻也往往能在危機之際,機靈應變。印象深刻的是準備爬黃山的前一晚,苗揪著我們在黃山老街裡挨家挨戶的尋找有在賣鈴鐺的店家,問了原因,他說有鈴鐺在,如果發生意外,可以更容易獲救。當他以幽默的口吻訴說時,雖引來眾人哄堂大笑,但靜下心來思考,的確覺得他設想周全。 \n旅途中我也遇上了許多有趣的人,第一組的組長,主修藝術,對於大陸淵源的傳統文化深感興趣,舉凡書畫、戲劇、詩詞、歌賦,皆有涉略。在最後的成發表演時,因為機器設備故障,造成同學們必須在台上乾等,而她急中生智,馬上即興來一段京劇,不僅化解了危機,也獲得全場喝采,於我心中,更是敬佩她的穩健台風。 \n獲得這樣的交流機會,實屬難得。人常說,「三人行,必有我師」,雖然我多少會因為他們的見識淵博而自嘲自己孤陋寡聞,但我依然珍惜此行,難忘的是當我分享著我的專業觀點時,夥伴們發出的讚嘆,這才了解,原來彼此同樣都在學習。我渴望能讀完所有夥伴的故事,因為無論台生陸生,肯定都是驚喜連連,無奈九天時間確實短暫,我未能有幸與所有人深度的交流。 \n不過或許就和薄霧彌漫的黃山一樣,因為朦朧,加深了其中的神祕,因為心存好奇,反而增加了彼此間的依戀。可惜的是天下無不散的宴席,細想我們這一生,也或許是在學習不斷的告別,不過我相信,離別前的一句再見,只是一次的中場休息,我非常期待再次相會的那天到來,也期望在這段時間,彼此都能更加成長。 \n(李佳育/世新大學學生)(本文為筆墨紙硯之旅──第九期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心得文章) \n

  • 我身邊的大陸人》旅途中發現你的美麗與善良

    這是我第一次前往大陸,還為此匆匆地辦了台胞證,出發前像個要去遠足的小孩,滿心期待得睡不著覺。這趟旅程著實也讓我大開了眼界,我看到許多不曾見過的風景、接觸到以前只能在旅遊頻道上看到的文化,以及和許多來自大陸四面八方的大學生們互動,這過程之中充滿了各種笑聲、包容與感動,也在這些互動的過程裡更加認識了大陸不同地區的特色,以及每個人獨特的鮮明性格。 \n其中有個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福建男孩,阿宏。他曾經到台灣交換一學期,還有一個來自台灣的女朋友,並且對於台灣的鐵路再熟悉不過,還在飯桌上倒背如流呢!在他身上,我看到的是濃厚人情味,以及念舊的性格。想家的時候跟他說個兩三句話就會像是回到家一樣。很多人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但是大陸又何嘗不是呢?我相信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會處處是溫情。 \n還有一位來自新疆的同學,小艾。他像個關心孩子有沒有吃飽的爸爸一般,帶著我們這群外地人吃評價高的許多美味,還有很接地氣的小吃飲食,儘管他老是嚷嚷著要減肥,但卻也是一群人裡頭吃得最開心的那位。他偶爾會向大家開開小玩笑,說什麼在新疆不是游泳,而是游沙,在那邊還有一些特產,像是沙魚,沙膽,潛沙艇等等。這般幽默風趣的小夥子,真的是旅行中大家的小管家公與開心果呢!在離別的時候,還讓大家簽名留念,宛如是深怕和小孩走散的父親。等他之後來到台灣時,我相信我也會用同樣高規格的方式來接待他的。 \n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來自山東的小姑娘,不像是在台灣熟知的山東老兵總是操著一口山東腔大聲地說話,她講著咬字清晰的普通話,還喜歡跳橡皮圈,是個很有自己風格的女孩,小帆。小帆也是這幾天裡接待我的室友、我的組長,我們聊到都市的規畫與設計、環境保護議題、少數民族、甚至還有城鄉差距及人口流動等等的社會問題。 \n她說她喜歡杭州那種被妥善設計過的旅遊城市,建築與綠地的分配十分恰當;她說她覺得提倡環境保護很徒勞無功;她說在大陸,許多少數民族就像台灣的原住民一樣,會流動到都市工作;她說……。 \n小帆常常會說自己沒什麼立場,還用摩尼教的教義來形容自己的一些價值觀。但是在我看來,當她選擇了以那樣的姿態在這社會中表達自己的想法的同時,她就是一個有著自己的想法、立場的一位女孩。此外,那樣鮮明的她還具有一顆負責任的心,努力地將事情做到好,還會適時地關心小伙伴們,真的很幸運能在這次的活動中與她比其他人更深入的互動! \n我一直都滿相信「人性本善」,旅途中陪伴我們的陸生們,他們有著各自的優點與表達善意的方式,每個人都十分可愛呢!我知道那樣的本質與特質在任何地方一定也很多人都具備著,像是某一次排隊的時候,曾看到有一位大叔撿起地上的垃圾,並對著與他同行的大陸人說:垃圾不要亂丟,我們要自己要求素質;或是迷路的時候還是有人親切的指路,還再三叮嚀要在哪個路口走左邊。那些在人與人互動中流露出來的種種溫暖,是我在這次的旅途中感受最深刻的,也是讓我想要一去再去的原因之一。 \n(王姿又/台灣大學學生)(本文為筆墨紙硯之旅──第九期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心得文章) \n

  • 從筆墨紙硯探索自身價值

     中式書法的「文房四寶」,雖然大家都知道是筆、墨、紙、硯,但是百聞不如一見,而北京師範大學與《旺報》舉辦的這次活動使我們有了機會能夠追本溯源,前往這些文房四寶的發源地浙江省及安徽省,來實際觀察及體驗中華書法文化。 \n 「文房四寶,湖筆居首」,浙江省湖州市的王一品齋筆莊寫道。湖筆,顧名思義就是湖州地區的筆,而中國湖筆之都善璉,就是湖筆的發源地。我們前往了善璉鎮的湖筆廠及博物館,了解到其發源歷史悠久,自秦代就已有「蒙恬製筆」之紀錄。不僅如此,湖筆還具有「尖、齊、圓、健」之四德。手握自己親手梳毛的湖筆,也讓我感受到了這些筆工對於每一支毛筆之要求,也因為湖筆的製作過程如此複雜及挑剔,才能造就如此瑰寶。 \n 接著是徽墨。我們在安徽績溪縣的墨廠中,看到了工人們努力敲打墨條的原料,使之具有彈性後,再放入模板中,來刻印出墨條上的花紋。接著是「描金」環節。為了使墨條看起來金光閃閃,於是我們將金亮粉輕點在墨條上的凹槽中,來增添其視覺價值。此描金步驟需要極高的專注力,避免「手抖」情形發生,我在實際描金的過程中,意識到靜心描點也是一門學問。 \n 宣紙,是在安徽省宣城市所製造之書法紙。其優良的潤墨性、變形性、耐久性及抗蟲性,是其他的手工及機械製紙所不及的。在宣紙博物館及宣紙廠中,我們也實際看到了撈紙、曬紙等等過程,並且也親自體驗撈紙,同時也祭祀了宣紙之始祖曹大三。 \n 提到硯台,歙硯絕對是赫赫有名。位於黃山市屯溪區的屯溪老街,不但是中國歷史文化名街之外,在此老街中,我們參訪了三百硯齋。此硯齋的每塊硯石,都是就地取材且獨一無二的,甚至還有其專屬的詩篇。每一塊硯石都是需要雕刻、研磨、上字等等工藝,每個小細節都是近乎完美,撫摸起來就如同嬰兒的皮膚,光滑細嫩。也難怪其價格也能夠超過數十萬人民幣。 \n 此次行程也讓我體會到,不僅是書法當中的文房四寶,任何中華文化的確是需要被傳承、被保護的,因為這些從古代以來先人的智慧及手藝,是真正最有價值的寶物。即使身為科技世代的我們,也應具有文化素養,才能夠在科技的進步當下,還能保有身為華夏民族所應有之價值。 \n (本文為筆墨紙硯之旅──第九期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心得文章)

  • 台灣人看大陸》從筆墨紙硯探索自身價值

    中式書法的「文房四寶」,雖然大家都知道是筆、墨、紙、硯,但是百聞不如一見,而北京師範大學與《旺報》舉辦的這次活動使我們有了機會能夠追本溯源,前往這些文房四寶的發源地浙江省及安徽省,來實際觀察及體驗中華書法文化。 \n「文房四寶,湖筆居首」,浙江省湖州市的王一品齋筆莊寫道。湖筆,顧名思義就是湖州地區的筆,而中國湖筆之都善璉,就是湖筆的發源地。我們前往了善璉鎮的湖筆廠及博物館,了解到其發源歷史悠久,自秦代就已有「蒙恬製筆」之紀錄。不僅如此,湖筆還具有「尖、齊、圓、健」之四德。手握自己親手梳毛的湖筆,也讓我感受到了這些筆工對於每一支毛筆之要求,也因為湖筆的製作過程如此複雜及挑剔,才能造就如此瑰寶。 \n接著是徽墨。我們在安徽績溪縣的墨廠中,看到了工人們努力敲打墨條的原料,使之具有彈性後,再放入模板中,來刻印出墨條上的花紋。接著是「描金」環節。為了使墨條看起來金光閃閃,於是我們將金亮粉輕點在墨條上的凹槽中,來增添其視覺價值。此描金步驟需要極高的專注力,避免「手抖」情形發生,我在實際描金的過程中,意識到靜心描點也是一門學問。 \n宣紙,是在安徽省宣城市所製造之書法紙。其優良的潤墨性、變形性、耐久性及抗蟲性,是其他的手工及機械製紙所不及的。在宣紙博物館及宣紙廠中,我們也實際看到了撈紙、曬紙等等過程,並且也親自體驗撈紙,同時也祭祀了宣紙之始祖曹大三。 \n提到硯台,歙硯絕對是赫赫有名。位於黃山市屯溪區的屯溪老街,不但是中國歷史文化名街之外,在此老街中,我們參訪了三百硯齋。此硯齋的每塊硯石,都是就地取材且獨一無二的,甚至還有其專屬的詩篇。每一塊硯石都是需要雕刻、研磨、上字等等工藝,每個小細節都是近乎完美,撫摸起來就如同嬰兒的皮膚,光滑細嫩。也難怪其價格也能夠超過數十萬人民幣。 \n此次行程也讓我體會到,不僅是書法當中的文房四寶,任何中華文化的確是需要被傳承、被保護的,因為這些從古代以來先人的智慧及手藝,是真正最有價值的寶物。即使身為科技世代的我們,也應具有文化素養,才能夠在科技的進步當下,還能保有身為華夏民族所應有之價值。 \n(盧宥良/中央大學物理系學生) \n(本文為筆墨紙硯之旅──第九期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心得文章) \n

  • 藝文沙龍對話 梳理書畫藝術美學脈絡 「筆墨之間──2018夏荊山學術研討會」

    藝文沙龍對話 梳理書畫藝術美學脈絡 「筆墨之間──2018夏荊山學術研討會」

    「筆墨之間──2018夏荊山學術研討會」於2018年6月9日(六)下午13時00分在臺北市「市長官邸藝文沙龍」登場。本活動為「財團法人夏荊山文化藝術基金會」主辦,由基金會執行長趙忠傑博士引言開場,研討會分上下兩場,分別由國立臺北教育大學人文藝術學院院長郭博州、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書畫藝術學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李宗仁擔任主持人,齊聚各方專家探討夏荊山大師畫作及相關領域之藝術文化研究,以「筆墨之間」為主題,透過藝文沙龍形式對話,梳理當今中華傳統書畫藝術之美學脈絡。 \n \n國寶級藝術家長年投入東方書畫、佛畫創作,並於兩岸及國際間舉辦大型展覽,其作品〈自在觀音菩薩像〉受北京故宮典藏。2014年在台灣創立「財團法人夏荊山文化藝術基金會」,致力於東方書畫藝術研究推廣,並藉由深刻嚴謹的學術研討會及創意跨界的藝術展演活動,讓大眾得以了解夏荊山畫作中蘊含中華文化宏大內涵與智慧奧義。 \n \n今年基金會不按以往將研討會舉辦在學院場地,特別選定饒富藝文氣息、且不失學術優雅氛圍之「市長官邸」,進行深度美學討論,此外會場布置五幅夏荊山經典畫作,期能在環境中啟發共鳴。 \n \n「財團法人夏荊山文化藝術基金會」除每年持續舉辦以書畫藝術為主題之學術研討會,並於今年度建置「夏荊山書畫藝術數位典藏」網站,充實研究資源,鼓勵相關工作者投入研究。基金會另舉辦「2018荊山經典文創藝術獎」,鼓勵藝術設計領域工作者,以夏荊山畫作元素進行創作競賽,徵件至9月7日截止。 \n

  • 用筆墨道盡思念!迪士尼插畫家透過「插畫日記」悼念愛妻,每一頁皆令人動容

    用筆墨道盡思念!迪士尼插畫家透過「插畫日記」悼念愛妻,每一頁皆令人動容

    當遇到摯愛的人離開身邊,會用甚麼方式留戀他們? 有些人透過圖像,有些人則是日誌來回憶,而每段故事皆令人動容。然而,加拿大有名動畫師則透過他的專業,來悼念他離世的愛妻…。 \n \n前迪士尼的插畫家Gary Andrews,原先和妻子Joy擁有兩個孩子Lily和Ben過著幸福和樂的生活,卻在某一年,遭逢妻子感冒併發敗血症最後離世的巨變。 \n當時,正在加拿大工作的Gary收到通知,Joy得了感冒後變的非常嚴重,他得知消息後立刻趕回英國,但妻子卻等不到他回來,就因敗血症已經離世。 \n \n陪伴Gary走過19年的靈魂伴侶突然的死亡,讓他好像失去人生的一半而無法接受打擊。悲傷的情緒無處宣洩,於是開始將這些思緒轉化為筆墨記錄下來。 \n \n這段時間裡,悲傷的情緒依舊,Gary畫著他的塗鴉日記,將思念和情緒發洩出來,他記錄著家人每一個日子,也幻想著和妻子一起時的日常;他更因為希望帶給孩子們生活上持有的快樂和樂趣,努力學著成為一位單親爸爸的世界。 \n \n而他曾在英國每日郵報訪問中提到:「敗血症是無聲的殺手,他希望透過這些插畫的分享,提高大家對身旁家人的關心,別以為只是小小的疾病,很多突發狀況變嚴重時就來不及。」然而,Gary也提到他並不責怪任何人,因為從Joy送進醫院起,所有醫護人員都試圖找出問題,他們已經為她做得夠多了,責備和悔恨並不會讓Joy起死回生。 \n \n現在的他,只知道發生任何的結果都需接受它,他必須繼續往前邁進,透過插畫的方式,讓妻子Joy永留存在他和他的孩子腦海中。 \n

  • 抄經抒懷靜心 許悔之以筆墨傳達

    抄經抒懷靜心 許悔之以筆墨傳達

     「古往今來最欣賞的書法家是臺靜農」,在詩人、資深出版人許悔之眼中,臺靜農在長期的監視、壓抑中,透過筆墨傳達出的「拳打腳踢」,一如自己曾長期陷在強迫的,感受不完美的思想裡,然而多年來抄經的習慣成為他的自救法門,近日他的首次手墨展《你的靈魂是我累世的眼睛》,分享了自己這些年來以一名抄經人追求美好的學習痕跡。 \n 「不是悟,而是自己透過一次次抄經,很慢、很深刻地去理解,而讓心感覺有力氣。」13歲開始讀《金剛經》,年輕時就開始喜歡收藏紙、筆、墨、硯,許悔之近年才有感,一切都像是長期的準備與蘊釀,年輕至今格外欣賞的書法家臺靜農,許悔之所見的是每個字都像是「拳打腳踢」,充滿了力氣,這種「書寫時既是抒懷又是身心安靜,自我降服」的精神,讓他彷彿「在圈住我的世界,找到破口」的心境得到共鳴。 \n 日、韓寺院興《心經》 \n 從書法,許悔之看見的亦是佛法與漢字的普世價值,他指出:「每個漢字都帶著原始的意義,每個人的理解與時代的轉變。」如《世說新語》中「哪得生寧馨兒」,「寧聲」為「如此」之意,可見過去沒有的說法也在逐漸增生、轉變。他也指出,若到日本的西芳寺,也時興抄《心經》,到韓國則會看見寺院裡最珍貴的禮物是以古老刻版讓人拓下《心經》帶走,「這是佛法的可貴也是漢字的可貴」許悔之說。 \n 漢字傳承時代意義 \n 「漢字是奇瑰的寶藏,帶著長期對世界共同的認知與理解。」許悔之指出,漢字的另一可貴性便是共通性,是沒有文化界線的交流以及彼此的理解,所有的文化交流裡,互相理解便是善意與友好的方向,他認為,擺脫政治立場,漢字所代表的文化,具有超越的、普世的美好。「一如鳩摩羅什譯的《金剛經》會讓人感動」漢字也傳承了一代代的時代意義,「當不斷有人與之對話,就會長出新生命」許悔之認為,漢語文化是東亞重要的文化母源之一,是人類共同的瑰寶。 \n 許悔之不諱言曾經習氣重、焦躁,但在抄經、書寫的過程中,漸漸能以平等、恭敬的心看自己和眾生,隨時以清靜的心去做想做的事,一如自己在出版工作上「專心地做每一本書,若每個作者都是修行的菩薩,則編輯便是護法」;一如自己推出手墨展,乃是「以藝為佛室」,形式之外,奉上的都是心意。

  • 地方掃描-筆墨書藝聯展 濃濃客家風

    竹市:心耕翰墨-竹溪翰墨協會書法聯展即日起至4月23日,在新竹市客家文化會館,展出會員們平時辛勤創作的60餘件客家書藝,除呈現東方思維與視覺藝術,更傳承客家人奮發向學的門風,歡迎民眾踴躍前來,用心感受筆墨耕耘的意境。

  • STORY+、日星鑄字行、林三益筆墨攜手 打造文創新商機

    老物新生創造新商機,STORY ACCESSORY (故事銀飾,縮寫STORY+ )、日星鑄字行、林三益筆墨專家今(1)日宣布攜手合作,推出活版鉛字浮雕畫作、中國四大美人珠寶筆、四大家紀念筆,讓千年文化與百年工藝可以穿越到當代市場,讓活版鉛字、毛筆從實用工具變身為藝術品,拓展贈禮市場。 \n \n清流文創執行長馬瑞謙指出,政府與民間團體舉辦許多漢字推廣與復興運動,但隨著活動結束就沒了,如何把活動變成運動,讓活版鉛字、毛筆商品化與量產,貼近現代、融入生活才是重點,所以STORY+與日星鑄字行、林三益這2家擁有深厚底蘊的文化事業合作,將時尚銀飾結合傳統工藝,轉化為有形文創產品的初衷。 \n \n 林三益公司總經理林昌隆表示,林三益的核心是對毛料的專業,把毛筆從工具變成收藏品,讓產品更精緻、實用,主要是希望讓更多人認識毛筆。 \n \n林三益與STORY+的合作,是以獨家製筆技術結合純銀雕刻筆桿,全手工打造中國四大家紀念筆(歐陽詢、顏真卿、柳公權、趙孟頫),具收藏價值。 \n \n另針對女性市場,以西施、昭君、貂蟬、貴妃四大美人典故「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作為設計理念,推出小楷珠寶筆,纖細筆身鑲嵌純銀徽飾,搶攻送禮市場,也提升傳統毛筆的應用價值。 \n \nSTORY+與日星的合作,則是將鉛字引入日常生活,包括集字成文、數大是美的「活版鉛字浮雕畫作」,及以活版鉛字設計的USB,賦予傳統鉛字新的用法與生命。

  • 洪麗美水墨畫展 透過藝術洗滌繁華喧囂

    逐筆戲墨10多年的洪麗美,對典雅國畫情有獨鍾,即日起將在豐原葫蘆墩文化中心展出多件作品,希望觀者透過藝術接觸,洗滌繁華喧囂,回復人性最初的樸實。 \n 洪麗美師承諸位老師習畫,對典雅國畫情有獨鍾,勤習不輟,以筆墨宣揚,擅長創作以寫意彩墨、水墨、山水、花鳥等。 \n 她一筆一劃勾勒出大自然的靈性、輪廓色彩,留白等彩墨交織不同季節的美,山之為萬狀雲煙渺渺無拘,皺染分明蘸色暈墨,幽豔古雅一張張的作品,闡述真善美的信念。 \n 洪麗美作品「名池湖春景」以筆墨線條及青藍色加藤黃作為山的層次,湖水清澈呈現倒影鴛鴦為湖光山色的一種情感。 \n 「秋韻」之溪水以留白再以靛色呈串及的流水,茂盛樹木筆墨勾勒莖桿,枝葉以赭石,籐黃,水墨顏料渲染呈秋韻。 \n 「阿里山賞櫻」描述春天的阿里山是櫻花期,在朦朦朧朧的賞花季節裡,墨韻及石綠顏色表現作為綠意盎然的山,粉白色渲染呈優雅的櫻花再以筆墨線條來畫出臺灣阿里山森林的火車。 \n 「冬雪」表現出冬季的樹枝已落葉,及地上的留白幾里,推積的雪,呈現雪景。 \n 「采藝飛揚-洪麗美水墨畫展」即日起至10月9日在葫蘆墩文化中心展出,在忙碌社會中,希望觀者透過藝術接觸,洗滌繁華喧囂回復人性最初的樸實。1050922 \n

  • 董陽孜以子曰為題  筆墨詮釋論語

    董陽孜以子曰為題 筆墨詮釋論語

    從「觀易」傳達人生哲學、在「老莊說」揮灑書法藝術下的行雲流水,藝術家董陽孜在今年6月以「子曰」為題,揀擇27幅新作開展。 \n 董陽孜在筆墨走勢中重新詮釋「論語」的微言大義,希望透過「子曰」與社會大眾對話。 \n 董陽孜指出作品「和為貴」與「成人之美」為這次書法展的重點作品,希望現今台灣社會應以和諧為主要考量,進而成就他人的美善。 \n 「子曰」作品展即日起至7月3日於誠品信義店6樓展演廳展出,呈現董陽孜濃淡氣韻的書法世界、覽讀流傳兩千年的處世寶典。1050619 \n

  • 筆墨訴說東雲西漸!江大海回顧展看思潮

    筆墨訴說東雲西漸!江大海回顧展看思潮

    在藝術家江大海的筆墨下,東西方文化融合臻至完美!繪畫或因來自不同地區產生不同的技術,但在全球化的潮流之下,無論是來自哪種不同的文化與思潮,都可以在作品上衝撞出不同的表現。歷博館從今(20日)起展出的「東雲西漸—江大海回顧展」,透過大師70餘件作品一窺中國古代繪畫傳統和西方繪畫傳統之美 \n \n國立歷史博物館「東雲西漸—江大海回顧展」展出約70餘件,含括其歷年重要作品:有早期赴巴黎研習之初,受到法國19世紀「巴比松畫派」影響,畫面呈現圓融的筆法與優雅的氣氛。另外,是極富詩意的抽象作品,揭示了藝術家對於傳統美學與哲學的再詮釋;看似虛薄的畫面,卻是利用數以萬計的色點所組構,幽謐深遠,引導觀者自在地優游於天地宇宙中。 \n \n江大海先生,出生於1946年江蘇省南京市;祖父以書法見長,自幼在書香薰陶的氛圍下成長,接受儒家思想的灌輸,懷抱內斂的特質,作品裡飽含著傳統文化影響痕跡。求學於中央美院油畫本科直至研究生班,畢業後任教於該校,至1986年,自費遠赴法國進修,入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學習,積極勤學吸收西方現代藝術,力求融匯東方美學涵養與西方藝術理念。 \n \n從傳統的形式繪畫轉變到抽象的繪畫語言,無非是受環境和個人喜好的影響。觀看江大海的歷年作品,美院學習階段,以風景為主角;至法國後,藝術產生轉向,十年之間,繪畫視野從風景而朝向天空的雲彩,再轉變到抽象的藝術語言。正是他隻身在歐亞兩塊大陸及中西文化間穿梭,嫻熟地交融各種繪畫觀念,不著痕跡地將二種文化根源交疊,又勇於創新的努力所致。 \n \n江大海先生的當下作品將筆墨的意趣,朝向先解構而後重建的模式。畫布上所呈現的面貌不再只是使用傳統的繪畫手段:不是單一筆觸在紙上描繪,而是用寬的畫筆浸透顏料,在畫布上甩點,近似潑墨又如《書譜》所言的「聚墨成形」,將傳統繪畫題材和西方的抽象形式結合起來,找到屬於自己的表達方式。正如藝評家顧索先生所言,江大海將自己的藝術根源巧妙地隱藏,把中國古代繪畫傳統和西方繪畫傳統做很好的融合。 \n \n「東雲西漸—江大海回顧展」 \n展期:10月20日~12月27日 \n展地:國立歷史博物館 一樓

  • 書法心筆墨情-金色時辰

    書法心筆墨情-金色時辰

    最可惜是這奇幻的時辰/光是斜光,影是斜影/一整幅不可能的絢豔/用旭日的細絲線/一針針密密地鉤成/只要你能夠找到線頭/輕輕地抽,靜靜地收/就能夠把這滿海的赤金鱗 一網都打盡(余光中〈金色時辰〉)

  • 書法心 筆墨情-鳥籠

    書法心 筆墨情-鳥籠

    打開/鳥籠的/門/讓鳥飛 走 把自由/還給/鳥/籠(非馬〈鳥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