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範木的搜尋結果,共02

  • 妻夫木聰遭爆料 找正妹按摩師打手槍

    妻夫木聰遭爆料 找正妹按摩師打手槍

    日本男星妻夫木聰形象良好,今年傳出與交往2年的混血女星MAIKO好事近,更是讓一票粉絲心碎,豈料他竟被週刊爆料迷上色情按摩,強逼正妹按摩師用手幫他「排毒」。 \n據《週刊文春》報導,一名美容院職員爆料妻夫木聰字今年4月開始光顧,礙於藝人身分,通常會要求按摩師到府服務,透露妻夫木聰偏好外型可愛苗條又擁有大眼睛的按摩師,還曾要求打手槍的特別服務。 \n雖然按摩師起初抵死不從,但美容院深怕得罪大戶,吩咐按摩師若要求不過分,儘量配合,讓按摩師只能無奈就範,豈料妻夫木聰按上癮,竟在短時間內就消費了20多次。 \n

  • 我的烏鎮

    我的烏鎮

     轉入俱寂無人、長滿青苔的小徑。我想,這應該是木心童年,用淘氣的雙腳踩踏過,嘎嘎作響的巷弄吧!我們依賴這條幽靜的長巷,丈量木心家的庭院,門口不顯寬廣,但裡面卻真是庭院深深…… \n 、邦貝冊為我的封地時,邦貝已是廢墟 \n 那一天,二○一一年七月二十一日,午時,正是三伏天氣,我們「移動文藝營」共八人,大伙兒熱汗直流,站在烏鎮東柵,一排空蕩、嚴實的木板門前,合影留念,感覺到木心與我們只有一牆之隔,氣息相通。 \n 當時,每一個人心中都在猜想一件事:此刻,木心會在院子裡做甚麼呢?透過細窄的門縫,八個人看到八個不同的木心,一個木心,各自表述。雖然早知如此結果,但一股失落與憂傷之情油然而生,這時,我想起了他的詩句: \n 「總之,邦貝冊為我的封地時/邦貝已是廢墟」 \n 對我而言,此刻,遊客蜂擁、導遊驢嚎的烏鎮,對我而言,也只是另一座,被熾熱的火山岩漿掩沒,已成廢墟的邦貝。 \n 於是,我將歷史作逆向思考,轉入俱寂無人、長滿青苔的小徑。我想,這應該是木心童年,用淘氣的雙腳踩踏過,嘎嘎作響的巷弄吧!直覺到,呼吸這種清靜之氣,才是木心與我們,心靈呼應的烏鎮啊!我們依賴這條幽靜的長巷,丈量木心家的庭院,門口不顯寬廣,但裡面卻真是庭院深深。 \n 、畫家終其一生,時時刻刻保持著這種絕望 \n 回途,車經南柵運河邊,「移動文藝營」營主任小章,嗅覺靈敏,突然眼睛一亮,聞到高檔古文物散發出來的清奇之氣,立馬下車,我們看到,四隻老母雞在門前飛跳,一隻小白狗,在巷道悠閒漫步,一座真正有在過生活,活蹦亂跳的烏鎮。 \n 順著南柵,這條幽思之路走下去,我們不再執著於此時此刻的烏鎮,而是木心與我們這群來訪的詩友們,共同感受的烏鎮,那應該是既繁華豪奢,而又殘破衰敗的江南小鎮。 \n 這種特殊的、憂傷的美感,只有經歷時間的沙塵和歷史的風雨,才能慢慢地打磨、拋光,摧殘、蠹朽它,造就小鎮如今豐富的樣貌。 \n 想起那天,一大清早,哥兒們從杭州餘杭黃湖鎮的獨山莊,驅車往東北,經桐鄉,再轉北,直奔烏鎮,只為了一見木心。其實,不是真正想見當天的木心,而是我們之前,在閱讀木心的作品時,不斷地描繪、刻畫出來的木心。 \n 在〈此岸的克利斯朵夫〉一文中,木心談到他杭州藝專同窗好友席德進,所畫的一幅「克利斯朵夫」像: \n 「他把自己渴望具有的容貌,一一訴之於克利斯朵夫的臉。」 \n 「畫家終其一生,時時刻刻保持著這種絕望,極少例外。」 \n 其實,不論是詩人或畫家,都曾經在前輩大師的身上,投射出自己的影子。那一天,我們就像席德進,木心就是時時刻刻,讓我們保持著這種絕望,永遠無法實現的──克利斯朵夫! \n 、江南才子──詩、書、畫 \n 回想起二○○七年也曾與小章、繼琳、畫家袁澍,同遊太湖西山的林屋洞,印證了王蒙巨跡〈具區林屋〉的原址,在荒煙蔓草中,憑弔董其昌墓。如今到吳興,沿霅溪、苕溪,尋訪〈浮玉山居圖〉,又因為木心,走訪烏鎮,而烏鎮與吳興一樣,其實都離太湖不遠。 \n 一群人在南柵徘徊很久,享受幽靜甜美,江南水鄉的午後,也讓我想起木心充滿詩意的水墨畫。 \n 他擅長運用現代的拓墨、拓印技法,再加上幾筆細瘦的枯枝、荒寒的古寺、矮屋、短橋,點綴在浩瀚莽蒼的天地之間;而鳥瞰式全景的視野,更與東方傳統的多重視點相吻合。 \n 無論是取景,或是畫面上流露出的那一份幽寂清冷,都與七百年前,同樣活動於太湖邊的元四大家們,遙相呼應。木心的畫中空無一人,氣質上尤其接近倪雲林。只是木心的文人畫,在視覺上更具有現代感。 \n 木心的行草,仙風道骨、蕭散天然,時有破筆。不求甜熟於密桃,但酸澀有味,如食橄欖、烏梅,耐人咀嚼。 \n 、把夏天掀翻過來,當作春天用 \n 、繼琳、曹尼、書軒,詩友少熙、筆者,共八人。莊主徐承中好客,有古風,每晚饗以莊園自釀桃子酒,詩友們在大雨磅礡中上徑山寺,訪禪茶發源地;沿霅溪,至吳興,考證當時正在故宮展覽,錢選〈浮玉山居圖〉原址;以及參觀良渚文化館。詩友們在莊園湖邊,暢談詩、書、畫。山中夜涼,我們卯吃寅糧,且把夏天掀翻過來,當作春天用。 \n 想起這一次「移動文藝營」的緣起,當初,就是因為「有可能」見到木心。同仁們火速上網蒐購,每人手中一套〈木心全集〉,加上以前「洪範」、「圓神」、「雄獅」、〈聯合文學第一期〉的舊書,還有大陸、美國出版的兩本精印大畫冊,堆滿了整個書案。 \n 五、六月時,每次見面,大伙兒都興高采烈地大談木心,他的散文、小說、詩、訪談、格言、隨筆、書法、水墨,無一不讓我們,耳聰目明、伶牙俐齒。沒有見到木心,文友們自有美中不足的失落感。 \n 五個月後,同樣是二十一日,詩刊剛要付印前,卻傳來惡耗,令詩友們不勝唏噓、感慨! \n 所幸,我們在這一期〈歪仔歪詩刊〉中,特別製作了「移動文藝營」專輯,謹此獻給文壇前輩──木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