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簡文鎮的搜尋結果,共04

  • 地方掃描-討稅高手簡文鎮 推出攝影詩文展

    台中: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台中分署長簡文鎮,除是「討稅高手」外,還精通攝影,整理多年來拍攝的55張攝影作品,加上詩文及自己吹錄的陶笛音樂,舉辦「心靈的維度」攝影詩文展,即日至30日在台中地方稅務局文心藝廊登場。

  • 「討稅高手」台中執行分署長簡文鎮  攝影展見柔情

    「討稅高手」台中執行分署長簡文鎮 攝影展見柔情

    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台中分署長簡文鎮,日前才因醫師娘欠稅又出國旅遊案摃上一審法官,堅持要提抗告對欠稅大戶拘提管收。除了是「討稅高手」,他還精通攝影,整理集結了多年來拍攝的55張黑白攝影作品,加上詩文及自己吹錄的陶笛音樂,舉辦「心靈的維度」攝影詩文展,展現司法執行者的柔情。 \n \n 簡文鎮擔任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台中分署長,到下月滿6年,預估為國家討回的欠稅將達116億元,日前他堅持對欠稅醫生娘提拘提管收抗告,強硬態度讓外界印象深刻,卻不知他在工作之餘,在攝影、文學等方面都有涉獵。 \n \n 簡文鎮說,他30年前開始接觸攝影,十分鐘情黑白照片,還在自家設置暗房自己洗照片,黑自攝影雖只有灰階,但灰階的形體與光影變化更能表現意境;在數位攝影風行時代,照片很容易透過軟體去修圖,但單純的黑白照片,更符合他這次的主題:「心靈的維度」。 \n \n 為了讓參觀者看展時,能夠靜下心來細心領略,簡文鎮還將照片配上自己寫的詩文,讓觀賞者能更深入了解照片所傳達之意。他相當喜歡的作品之一「不凡的靜默」,他在照片前總能端詳許久,就像他寫的詩詞般:「凝望心思的浮動,感受人間的冷暖」,再搭配他所吹奏的陶笛當背景音樂,讓人細細領略。 \n \n 「心靈的維度」攝影詩文展,即日起至本月30日在台中地方稅務局文心藝廊舉行,14、28日下午2時將由簡文鎮專題導覽,下午3時有《漫談黑白攝影》專題。

  • 熱門話題-程序爭議混淆程序正義

     法定程序是程序正義一環,目的在防止有人以不正當手段,隱匿實質正義所在,並阻止實質正義之實現。所以程序正義是一種保障實質正義實現的重要手段,程序正義本身並非目的,實質正義才是真正被程序正義所保護的目的。 \n 有些人並不能否定某種實質正義之價值,或至少是不敢明白的對抗這個價值,他們又不情願讓這個實質正義實現,那他們必用的方法,則是把手段倒置成目的,用盡一切方法,包括合法的、非法的方法,去阻撓法定程序的進行。 \n 即便這些人所用的方法是非法的方法,他們也不會認為自己所用的方法已經違背了程序正義。相反地若他們的對手不耐這些阻礙,而做了一些程序上有爭議的事,這些人必然如獲至寶,為對方扣上違背程序正義的大罪名,再發動同路人以違背程序之名義,大力抗爭,並藉著媒體混淆視聽,欺瞞大眾,最後大家也就忘實質正義的必要性了。最後,這個社會將會因為這些程序紛爭,而喪失它原本可以得到的實際福祉。 \n 主張程序正義是正確的,但其中的弔詭在雙方對於何謂程序正義,各有各的解讀,即使法律訂有法定程序,若規定不詳,亦有爭議之空間,所以,絕不能以有程序爭議,即認定等同違背法定程序。

  • 法官了解法條的社會意義?

     我在司法實務界工作了二十幾年,承辦了不少貪瀆案件,始終被三個問題困擾著。想不到這次引起國人重大爭議的陳前總統涉及二次金改弊案被判無罪,也同樣的出現這三個問題。 \n 第一個問題是,司法人個人的價值取向與司法專業孰重的問題。司法人也是社會的一員,難免或多或少,或顯或隱的有個人的價值認同。但是司法人由於受過嚴格的法學教育與訓練,必須依據法律及證據論斷是非曲直,原則上應該是不會受到個人私領域價值認同的影響。但是如果個人的價值取向超越了司法專業,則在法律的適用上,自然會牽強地解釋條文,在證據的論斷上,也會出現許多脫離情理的地方。 \n 第二個問題是,司法人是否已盡責地對法律條文賦與正確的社會意義。成文法的法律雖是以條文的方式出現,但實質上法律是一種以社會為基礎的整體規範,仍然不離民眾共同的認知標準。解釋法律不宜僅在一個條文的字義上打轉,還必須衡量整個法律精神與立法意旨之所在。公務員職務之範圍是否以憲法、法律明訂為限,目前實務並不採肯定之見解。這是因為公務員種類繁多,不是有限的法律條文所可完整規範的。因此職務上之行為,除了行政規章或機關內部規定外,事實上對該行政處分有影響力的職務,不管主辦、協辦、會辦人員,或上揭人員之直屬長官,其所為在法律與情理上,都應該認為是公務員職務上之行為。 \n 總統貴為國家元首,如同單位首長,為全體公務員表率,其收受賄賂指示下屬公務員違背其職務,違法性更為惡劣,應當成立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司法人如一昧以憲法與法律未規定總統有准許金控合併權限,而認非總統職務之行為,顯係對現行憲政體制忽視,也不合於司法人賦與條文社會意義的使命。 \n 第三個問題是,司法人是否真的瞭解官場收賄文化的精髓。收賄與違背職務的對價關係真的那麼難以認定嗎?一般司法人常以供述性證據形成心證,但行賄者與受賄者在對價關係的供述上,有共同的利害關係,所以互相避重就輕是常有的事。但對價關係的認定並不以行賄者、受賄者的供述為限,其他客觀證據,比如交錢的方式與目的、當時行政處分程序的進行、所有時空背景等等,都在審酌之刑。司法人在以證據論斷有無對價關係時,必須受限於經驗與論理法則,並非可以漫無限制的自由心證。 \n 如果合議制的三位法官,在二次金改弊案對對價關係的認定,一般民眾都認為違背經驗與論理法則,不合乎國人的法律感情,那就有必要考慮陪審團的制度了。畢竟陪審制度是防止法官濫用自由心證的一種有效制度設計。 \n (作者為台中高分檢檢察官)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