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米斯拉塔的搜尋結果,共17

  • 塔利班持續作亂 綁架26名和平主義者

    塔利班持續作亂 綁架26名和平主義者

    得知美軍準備離開阿富汗,塔利班組織的行為愈來愈猖狂,阿富汗警方發言人周三說,塔利班在阿富汗西部伏擊了一支和平車隊,綁架了26名和平運動成員。 \n \n美聯社報導,阿富汗法拉省(Farah province)省警察發言人莫希卜( Mohibullah Mohib.)說 週二,塔利班在巴拉布盧克地區(Bala Buluk)發動伏擊,他們逼停六輛車,然後挾持了這支車隊,把所有人開到一個未知的地方。 \n \n莫希卜說,這些和平運動成員在阿富汗各個鄉村組織活動,主要是訴求愛與和平,不過顯然他們沒有自我保護的能力。警察正在尋找車隊,也試著找尋塔利班的窩點。 \n \n但是,和平運動成員,阿富汗人民和平運動的比斯米拉·瓦坦多斯(Bismillah Watandost)表示,塔利班在法拉的襲擊中綁架了27名成員,與警方所說的26名,略有出入,現在無法立即核實。 \n \n塔利班並沒有出面承認犯案,至少目前還沒。瓦坦多斯說目前該省的部落長老,正在試著以族長的身分與塔利班代表聯絡,以釋放被綁架的同伴。然而此地區電話線路不暢,就算有誠意,雙方也很難溝通。 \n \n美聯社報導,塔利班的勢力還在擴張,目前幾乎已控制著阿富汗的一半,是自2001年美國推翻塔利班政權後,最糟的情勢。他們幾乎每天都對阿富汗軍警單位、美軍部隊發動各種襲擊,儘管他們也答應與美國特使舉行和平會談,然而他們是邊打邊談。 \n \n

  • 利比亞LNA警告 若民航機運武器就直接擊落

    利比亞LNA警告 若民航機運武器就直接擊落

    利比亞東部的利比亞國民軍(Libyan National Army ,LNA)表示,他們已經監視了一架波音747-412型客機,他們認為這架飛機從伊斯坦堡飛往利比亞,而且夾帶了一批準備提供給利比亞民族協議政府(Government of National Accord,GNA)的軍事武器,LNA將視之為軍機,可以擊落。 \n \n紐約時報(NewYork Times)報導,LNA陣營發言人米斯馬里(Ahmed Mismari)警告,軍火運輸商不要試圖利用民航機來運輸武器,他說「本陣營將擊落並打擊任何攜帶武器的飛機,如果證實民航機有軍事用途,那麼它的平民身分就會消失。」 \n \n米斯馬里還在周日發布的影片中說,LNA對米斯拉塔(Misrata)的武裝部隊下達最後警示,他們必須立即撤出米斯拉塔,不然他們就會發動攻擊。米斯拉塔的部隊與首都的黎波里的GNA 是同一陣營,目前國際上普遍認可GNA,但是LNA也有一些國家支持。 \n \n自今年4月以來,利比亞陸軍元帥哈夫塔爾(Khalifa Haftar)組成LNA,並且發動內戰,目標是奪下首都的黎波里,而首都的GNA,是2016年由聯合國達成協議成立的,被視為合法政府。 \n \n土耳其是支持GNA的,也提供GNA武器。因此LNA與土耳其的關係相當緊張,上週六LNA在利比亞海岸附近,扣押了一艘懸掛格瑞納達國旗的船,認為該船替土耳其運送武器給GNA。 \n \n

  • 阿湯哥開戰機空中倒掛 睽違34年重現捍衛戰士英姿

    阿湯哥開戰機空中倒掛 睽違34年重現捍衛戰士英姿

    睽違34年,1986年電影《捍衛戰士》的續集《捍衛戰士:獨行俠》將在明年暑假上映,16日晚間發布新一支預告,飾演「獨行俠」彼得米契爾上校的湯姆克魯斯再度駕駛戰鬥機衝上天際,還在空中大秀翻轉倒掛技術,展現寶刀未老的身手,讓年輕飛官驚呆。 \n電影這次同樣選擇在美國聖地牙哥海軍航空基地拍攝,故事敘述服役超過30年,身為海軍頂尖飛行員的「獨行俠」彼得米契爾上校(湯姆克魯斯 飾)仍舊堅守他的崗位,以試飛員的身份不斷突破飛行極限,也放棄任何足以終止飛行生涯的晉升。他在訓練一組(TOP GUN)菁英小組去執行一個前所未聞的特殊任務時,遇見了已故搭檔「呆頭鵝」尼克布雷德蕭中尉的兒子「公雞」布雷德利布雷德蕭中尉(麥爾斯泰勒 飾)。在面對不確定的未來和來自過去夢靨的影響下,「獨行俠」在這個要求飛行員奉獻出最終代價的行動裡,被迫面對自己最深層的心魔。 \n電影由約瑟夫柯金斯基執導,除了湯姆克魯斯、麥爾斯泰勒,主要演員還包括珍妮佛康納莉、喬漢姆、格蘭鮑威爾、路易斯普曼、查爾斯帕內爾、巴希爾薩拉赫丁、莫妮卡巴巴羅、傑艾利斯、丹尼拉米瑞茲、格雷格塔扎戴維斯和艾德哈里斯。電影2020年暑假在台上映。 \n \n \n

  • NBA》你會選誰?聯盟公布各獎項候選名單

    NBA》你會選誰?聯盟公布各獎項候選名單

    趁著西區冠軍賽第2戰開打熱潮,聯盟17日公布今年各大獎項的候選名單,其中最受矚目當屬年度MVP,聯盟列出的年度MVP候選人為「大鬍子」哈登、「小皇帝」詹姆斯與「一眉哥」安東尼戴維斯,競爭可說空前激烈! \n \n眼見年度MVP候選名單出爐,「惡漢」巴克利隨即給了自己心中最佳人選,「我雖贊同肯尼史密斯選擇詹皇想法,但我認為哈登會拿MVP,因為他打出極具統治力的表現,還帶領火箭拿下隊史最佳戰績,也該換他拿MVP了。」 \n \n其他獎項候選名單包含:年度最佳總教練凱西、史奈德與史蒂文斯;年度最佳防守球員戈貝爾、恩比德與一眉哥;年度第六人艾瑞克戈登、路威廉斯與范弗利特;年度進步獎歐拉迪波、卡培拉與丁維迪;年度新人班西蒙斯、米契爾與塔圖。 \n \n除了年度MVP,也被外界相當關注的獎項是年度總教練,畢竟才獲教練協會頒發最佳教練的凱西,雖幫暴龍搶下隊史最佳戰績,卻因東區準決賽就告淘汰,早就遭到暴龍開除,假如凱西再搶年度總教練獎項,無疑是在打臉暴龍。 \n \nNBA今年改變過往都在季後賽期間輪流公布各個獎項的慣例,改在整個球季結束,也就是6月26日在聖塔莫尼卡舉辦頒獎典禮,屆時才會公布全部獎項得主。

  • 超級盃算帳 球場所在城市樂開懷

    超級盃算帳 球場所在城市樂開懷

    第50屆美式足球超級盃落幕,球賽所在的周遭城市也開始在算帳,看看超級盃為當地帶來多少稅收,並且計算經濟效應是否達到預期。 \n為超級盃斥資500萬美元打造「超級盃城市」以及「美足聯體驗」兩大景點的舊金山市政府,華裔市長李孟賢表示,超級盃帶來的經濟收入統計尚未出爐,沒辦法這麼快就計算出成效。 \n而超級盃比賽場地李維斯球場所在的聖塔克拉拉市,市府官員則稱這次的超級盃是一大成功,對於該市的經濟影響也很深。上周日的這場超級盃比賽,李維斯球場擠進了破紀錄的8萬3千人,聖塔克拉拉市府官員表示,對活動圓滿落幕非常滿意。 \n聖塔克拉拉市長傑米‧馬修斯(Jamie Matthews)在賽後隔天指出:「這是多棒的一天啊!圓滿主辦完這麼有象徵意義的比賽,是我們一生才會碰到一次的活動,而且讓全世界都看到,我們很耀眼。」 \n超級盃為馬修斯的市長生涯,留下歷史性的紀錄,而他隨後也宣布將要退休。 \n李維斯球場位於矽谷,球場周遭的幾個南灣城市,也因為超級盃賽事,帶動許多觀光人潮。 \n南灣的幾個縣市政府,在這次比賽期間展現團結合作的精神,讓比賽順利進行。南灣聖荷西市政府就說,比賽期間執法當局逮捕20人,確保賽場周遭安全無虞;而大眾運輸工具VTA輕軌電車,在比賽當天,來回兩個方向各疏運了1萬人次的球迷和觀光客,過程順利沒有出問題。 \n聖荷西市發言人大衛‧福斯布林克(David Vossbrink)表示,在多方面來說都是大贏,最重要的是民眾玩得很開心。 \n聖荷西市府預估,光是超級盃期間的旅館稅稅收,市府就可以進帳125萬美元。不過警方的超時工資也很可觀,聖荷西市府希望獲利的稅收能夠彌平開支。 \n

  • 上任不到24小時 墨國女市長 在家被槍殺

    上任不到24小時 墨國女市長 在家被槍殺

     墨西哥警方表示,莫雷洛斯州特米斯科市(Temixco)元旦當天才宣誓就職的新任女市長希塞拉.莫塔,2日清晨在家中遭到槍手殺害,距其上任還不到24小時。 \n 莫雷洛斯州警察局長卡佩拉(Jesus Alberto Capella)表示,4名槍手2日清晨7時許闖入莫塔位於特米斯科市的宅邸,在玄關處將她槍殺,當時她的家人都在屋內。 \n 卡佩拉說,槍手乘坐一輛黑色小貨卡逃離現場,警方循線展開追緝,在追捕過程中擊斃2名槍手,另外2名槍手被捕。警方在隨後的搜捕行動中又逮獲另1名嫌犯。 \n 根據初步調查,此次案件與當地組織犯罪有關。莫州州長拉米雷斯(Graco Ramirez)說,這起謀殺案是對當局權威的挑釁,承諾將全力徹查此案。 \n 莫塔現年33歲,隸屬於墨西哥中間偏左政黨民主革命黨。她在2012年至2015年間擔任墨西哥聯邦眾議院議員,去年投入特米斯科市市長選舉。 \n 特米斯科市位於首都墨西哥城南方約85公里,人口約10萬人。該市毒品泛濫,組織犯罪橫行。莫塔在競選時曾誓言消滅特米斯科市的犯罪行為。 \n 墨西哥毒品暴力遍及全國,遭綁架或謀殺的受害者不計其數。近10年來,已有逾10萬人遇害或失蹤,更有逾30名市長遭殺害。 \n \n★遠離毒品、吸毒害人害己《中時電子報》關心您

  • 格達費死後1年 利國動亂加劇

     廿日是利比亞強人格達費身亡一周年,而由「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助陣的利比亞人民起義雖已推翻格達費長達四十二年獨裁統治,但利國百廢待舉,新政府搖搖欲墜,各部族民兵的血腥衝突更未曾稍歇。 \n 格達費去年十月廿日於家鄉錫爾特突圍不成,慘遭叛軍凌虐並擊斃,而家族成員除次子賽義夫被捕繫獄外,其餘非死即逃。 \n 忌日當天,傳說格達費廿八歲的么兒(七子)哈米斯在首都的黎波里東南郊拜尼沃利德市與支持新政府的民兵交戰後喪命,格達費政權的發言人(新聞部長)伊布拉辛也在附近的塔霍納鎮落網。 \n 哈米斯係其父麾下精銳特種部隊「哈米斯旅」指揮官,先前多次傳出死訊,但未經證實。伊布拉辛則在網路以語音訊息否認自己被捕。 \n 消息人士稱,哈米斯率領殘部在拜尼沃利德激戰三天,廿日傷重被俘,當時右腿已截肢,隨後死亡,遺體並轉送格達費身後示眾的利國西北部濱海大城米斯拉塔。 \n 利比亞政局堪稱飄搖,臨時國會「國民議會」本月十四日選舉札伊丹為臨時政府總理,這是利比亞在一個月內二度選出新總理。札伊丹的前任沙古爾因兩次組閣失敗而下臺,札伊丹的命運同樣取決於能否在兩周內組閣成功。 \n 利比亞各地區、部族與黨派利益層層糾結,令當權者左支右絀。而放眼全境,中央政府掌控乏力,部族各擁重兵,衝突不斷。伊斯蘭極端勢力興起後,國際恐怖組織也乘虛而入,美國駐利比亞大使於班加西遇襲身亡即是顯例。 \n 在經濟發展與改善民生方面,利比亞戰後百廢待興,但重建緩慢,石油生產和出口雖略有恢復,卻常遭破壞。

  • 老格與子 受盡羞辱凌虐後遭擊斃

     最新公布的錄影畫面顯示,利比亞前強人格達費與五子穆塔辛,顯然都是被生擒後再遭反格達費武裝戰士槍決,過程中遭到羞辱凌虐,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公署」已表明有必要查清真相,並暗示如果未經審判草菅人命,將構成違反國際法,犯了「戰爭罪行」,可能被究辦罪責。利國臨時政府「全國過渡委員會」(NTC)則澄清,絕未下令將格達費當場格殺。 \n 網路上最新發布的格達費生前影像可見,格達費穿沙漠迷彩軍裝躲在家鄉錫爾特下水道涵洞,被拖出時滿臉驚恐無助,但身上除左手臂外,並沒有其他地方明顯受傷。一群攻下錫爾特的戰士隨即將他團團圍住,並惡狠狠地拉扯、推擠、搥打、辱罵他;格達費則不斷掙扎,有戰士罵他:「狗!閉上你的嘴!」他則說:「我對你做了什麼?你知道對與錯嗎?」 \n 在一陣掙扎之後,格達費的左額太陽穴處開始流血,卻仍遭一群人粗暴拖行、辱罵,即使他已滿臉鮮血甚至上衣也全是血跡,眾人仍不罷休。格達費被折騰到無力反抗,一度雙腳癱軟跌倒在地,而眾人則不屑地將地上的砂石踢到他身上。接著他被拖到一輛卡車前遭按倒在引擎蓋上,就這樣被載著繞行示眾。最後一些人將他拖下來,有的拉扯著他的頭髮,將他拖行到一部救護車上,送往米斯塔拉。據一名西方女攝影記者報導,她親眼看到救護車上的格達費遺體,其胸上滿布槍傷。 \n 負責指揮格達費殘部防守錫爾特的格達費五子穆塔辛,顯然也在被俘之後立即遭處決。穆塔辛最後的身影顯示他拿著一瓶水在喝,手上還夾著一根菸,雖然衣服上沾滿血跡,但似乎沒有嚴重的傷,而幾分鐘之後,他就因頸部和胸部中彈而亡。 \n 他和格達費的遺體都被放置在米斯拉塔市集,一處舊蔬果與肉品冷凍倉庫改成的臨時停屍間,對民眾公開展示。穆塔辛的身上留有多處被香菸燙傷的新疤痕,生前似乎曾遭人凌虐。一群反格達費武裝勢力成員擠在格達費遺體前爭相拍照,並有不少人比出勝利的手勢。 \n 法醫提卡檢視過格達費的遺體後指出,格達費的腸道被一顆子彈貫穿因而流血過多致死,而他的頭部是在之後被另一顆子彈貫穿。而格達費的族人希望新政權交還遺體,讓家人以伊斯蘭教習俗安葬。 \n 據未具名的NTC成員指出,過去幾個月來,反格達費武裝勢力一再揚言,一旦活逮格達費將把他就地槍決,「血債血還」,顯然與臨時政府的官方立場大相逕庭。此外,有個名叫艾烏列比的年輕戰士自稱,是他逮到格達費,還朝格達費開了兩槍。 \n 另外,據稱曾被格達費立為接班人的次子賽義夫,已由三部裝甲車護送往南逃向利國與尼日交界地區。

  • 「基地」二當家遭美軍擊斃

    「基地」二當家遭美軍擊斃

     美國與巴基斯坦官員廿八日指出,國際恐怖組織「基地」發號施令的二號人物拉赫曼(Atiyah Abd al-Rahman)(見圖,美聯社),已在巴基斯坦遭擊斃,對該組織再一次造成了重大打擊。美國當局認為,基地恐怖組織已瀕臨潰敗的邊緣。 \n 拉赫曼年約四十多歲,出身利比亞濱地中海的第三大城米斯拉塔。他雖不像已遭格殺的基地前首腦賓拉登,或接替賓拉登的札瓦希利那樣舉世聞名,但他深受賓拉登器重,獲託付監督基地組織的日常活動,被視為基地組織起推動作用的人物。 \n 美軍海豹部隊五月間擊斃賓拉登後,在賓拉登窩藏的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豪宅發現一批證據,顯示拉赫曼對基地的日常運作舉足輕重。安全事務分析家指出,拉赫曼具有多方面的管理長才,不但協助基地在全球各地拓展分支組織,也使該網絡在美國的反恐戰爭中得以維繫生存。 \n 美國官員也表示,基地現任首腦札瓦希利「需要借重拉赫曼的經驗與人脈以管理組織」,拉赫曼死後,札瓦希利的領導工作將益形艱難。美方認為,札瓦希利欠缺賓拉登的領袖魅力,以及激勵成員不畏犧牲、勇往直前的能力,難以團結組織的力量。 \n 據巴國情報官員指出,拉赫曼是於本月廿二日在巴國北瓦茲里斯坦部落區的馬奇凱村,遭到美軍發射的飛彈炸死,當時共有四人喪生。不過,美方不願說明拉赫曼究竟是怎麼死的。 \n 拉赫曼在一九八○年代十多歲時,就加入賓拉登的游擊組織,在阿富汗對抗蘇聯入侵軍隊。他後來還曾出任賓拉登的伊朗特使。

  • 格達費軍蹂躪婦孺 義加入轟炸

     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廿五日宣布將派遣戰機參與聯軍空襲利比亞政府軍目標的任務。同時有消息指出,利國強人格達費的部隊把強暴當武器,大肆姦淫反政府陣營的婦女和兒童,其中年紀最小的只有八歲。 \n 先前利比亞第三大城米斯塔拉、東部艾季達比耶市和石油重鎮拉斯拉努夫等城被圍困時,便不斷傳出有婦孺慘遭利國政府軍性侵。 \n 之後很多家庭從這些城市逃出,目前暫居利國叛軍大本營班加西市的難民營,他們向保護孩童權益的國際組織「拯救兒童」(Save The Children)訴說親身經歷或聽來的慘痛遭遇。 \n 這些故事很多係出自兒童之口,他們親眼看到自己的父親被殺,母親遭強暴。也有不少兒童自身是受害人,就在家人眼前遭到格達費部隊性侵,其中最小的只有八歲。另外還有一群女孩被綁架四天,期間飽受凌辱。甚至有軍人靠「威而鋼」遂行強暴。 \n 就在格達費政府軍惡行被揭發之際,貝魯斯柯尼說,義大利將派遣戰機參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聯軍空襲利比亞政府軍的行動。義大利先前以曾對利比亞施行四十年殖民統治為由,拒絕加入轟炸利國的行列,如今貝魯斯柯尼顯然已改變想法,他在做此決定前也曾與美國總統歐巴馬通過電話。 \n 另一方面,針對北約廿五日凌晨轟炸格達費位於利國首都的黎波里「巴伯阿季札區」官邸的行動,利比亞政府發言人表示,格達費置身安全處所,而且鬥志依然高昂。格達費么兒賽義夫則譴責這波空襲是「懦夫」的攻擊行動。

  • 2得獎戰地記者 利比亞殉職

     國際媒體界再傳悲劇,在同業間頗富盛名且獲獎無數的英國攝影記者海瑟林頓(Tim Hetherington)與美國攝影記者洪德洛斯(Chris Hondros),廿日在利比亞政府軍圍攻第三大城米斯拉塔時,遭火箭彈(一說為迫擊砲)擊中罹難,得年皆四十一歲。 \n 米斯拉塔居民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兩人遇害前,正與一群叛軍走在米斯拉塔西緣的「的黎波里街」上。一行人遇襲後,海瑟林頓當場死亡,洪德洛斯則腦部重傷,送醫後不治。同行的美國「Corbis新聞社」攝影布朗和英國「Panos新聞社」特約攝影馬丁,分別受輕重傷。 \n 海瑟林頓生於英國利物浦,曾在牛津大學攻讀文學。他多次前往戰亂地區採訪,曾於內亂頻仍的非洲西部地區待過八年,報導賴比瑞亞、獅子山等國內戰,當時賴國的獨裁總統泰勒甚至下令格殺他。 \n 海瑟林頓之後數度前進阿富汗,二○○七年以駐阿美軍為主角的作品贏得「世界新聞攝影獎」。他與作家雍格(Sebastian Junger)在二○○七至○八年間多次貼身採訪美軍,並以此為題材拍攝紀錄片《當代啟示錄》(Restrepo),獲得二○一○年「日舞影展」最佳紀錄片評審團大獎,也獲得入圍今年奧斯卡將最佳紀錄片。 \n 海瑟林頓遇害前一天才在推特(Twitter)留言:「在遭圍攻的利比亞城市米斯拉塔。格達費的部隊狂轟濫炸。沒看到北約的蹤影。」海瑟林頓的工作夥伴表示,他是為人道理念前往利比亞。 \n 海瑟林頓日前曾在利比亞叛軍大本營班加西,對「人權觀察」組織的友人表示,他渴望放慢腳步,與擔任電影製作人的索馬利亞裔美籍女友結婚,共組家庭生兒育女。但這願望已無法實現。 \n 同時遇難的洪德洛斯為資深戰地攝影記者,是希臘移民後裔,生於紐約。洪德洛斯十年來採訪過多起重大戰爭,足跡遍及科索沃、安哥拉、獅子山、阿富汗、約旦河西岸、賴比瑞亞及伊拉克。 \n 洪德洛斯二○○三年榮獲「世界新聞攝影獎」,二○○四年獲普立茲獎提名,二○○六年則獲「美國海外記者俱樂部」頒發「卡帕金牌獎」。

  • 格達費部隊 被控動用集束彈

     美國「人權觀察」組織指控利比亞強人格達費的部隊,動用國際社會禁用的集束炸彈,來對付利國西部米斯拉塔的武裝反抗勢力。此外,據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格達費政府還徵召了最年輕只有十五歲的男學生,投入圍攻米斯拉塔的戰事。 \n 米斯拉塔是利國叛軍在西部地區唯一的主要據點,美國《紐約時報》的記者率先在當地拍攝到利國政府軍發射的MAT-120集束迫擊砲彈,並揭發了此事。該砲彈據稱是二○○七年由西班牙製造,而西班牙在二○○八年已禁絕這種武器。 \n 米斯拉塔居民表示,十五日晚間集束炸彈「像雨般落下」。集束炸彈在空中炸開後,足以穿透裝甲,而殺傷力極強的小彈丸會飛散到極廣泛的地方。 \n 人權觀察組織武器調查部門主管古斯說,利國當局在住宅區使用集束炸彈,實在「駭人聽聞」。 \n 然而,利國政府發言人聲稱絕無此事,並要求控訴者提出證據。 \n 此外,據《每日電訊報》報導,米斯拉塔叛軍俘虜的政府軍中有十多歲的士兵。這些「童子軍」被格達費政權騙說要參加演訓,結果卻被送上前線並發給步槍,軍官還揚言如果他們撤退或逃兵,將會槍斃他們。

  • 利比亞叛軍拿下東部4城

     在美歐聯軍空襲助陣之下,利比亞叛軍已再拿下東部沿岸四城,並迅速朝利國強人格達費的家鄉錫爾特挺進。 \n 執行利比亞「禁航區」任務的法國戰機廿六日也攻擊利國西部米斯拉塔市(第三大城)附近的政府軍基地,摧毀地面至少五架戰機以及兩架軍用直升機。據稱,遭擊毀的七架利國軍機當時正準備出動轟炸掌控米斯拉塔的叛軍。 \n 米斯拉塔的叛軍隨後向「路透」通訊社表示,美歐聯軍戰機飛臨米斯拉塔執行禁航任務後,原本從東西兩路夾擊該城的政府軍,攻勢已經緩和下來,以迫擊炮和重砲轟擊該城的行動也已暫停,而這似乎是出於戰略考量。 \n 米斯拉塔位於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東方二百公里,是叛軍在利國西部碩果僅存要地,政府軍包圍並轟炸該城已持續數周,並切斷其與控制東部泰半地區之叛軍間的聯繫。 \n 叛軍指出,格達費部隊當前的焦點似乎鎖定米斯拉塔,而他們已撤出東部的艾季達比耶和布列加,以全力攻打米斯拉塔。格達費若攻下該城,就能掌控整個西部地區。 \n 在聯軍空襲支援下,叛軍廿六日奪回東部叛軍大本營班加西的門戶艾季達比耶,繼而在廿七日重新掌控石油及天然氣轉運港市布列加、東部另個石油重鎮拉斯拉努夫與賓賈瓦、烏卡拉兩城。 \n 另一方面,俄羅斯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代表羅格辛廿七日警告說,就如同莫斯科當局所料,北約正進一步捲入利比亞的全面戰爭。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表決授權國際社會於利比亞領空實施禁航區,以保護利國平民的決議案時,俄羅斯與中國、印度、巴西和德國都棄權。 \n 挪威國際事務研究所專家則擔憂,西方對利比亞進行軍事干預,可能導致利比亞內亂長期化和複雜化,局面難以收拾。研究員黑爾格.盧拉斯指出,利比亞情勢已陷入很難打破的僵局,有可能出現分裂狀態,兩個政權各自為政。要解決這種局面將艱難且漫長。而利比亞動亂,已使得國際市場每天短少一百多萬桶原油,油價也跟著高漲。利比亞戰事拖得越久,對全球經濟越不利。

  • 格達費派機闖禁區 遭飆風擊落

     利比亞強人格達費廿四日首次挑戰美歐聯軍實施的「禁航區」,派出一架戰機飛臨叛軍控制的利國第三大城米斯拉塔,結果迅即遭法國「飆風式」戰鬥機擊落。 \n 利比亞政府軍出動的是前南斯拉夫製造的Soko G-2「海鷗」(galeb,見圖,摘自網路)單引擎噴射教練機。美歐聯軍於十九日展開空襲,至今已完全控制利比亞的領空。聯軍現正轉移目標,開始轟炸包圍叛軍城鎮的格達費地面部隊,聯軍廿四日並空襲了利比亞海岸南方二百五十公里處的一座空軍基地。 \n 聯軍行動指揮部參謀長海軍少將胡柏(Gerard Hueber)表示,聯軍行動邁入第二階段,開始對人口稠密中心外圍的格達費部隊進行阻絕攻擊,鎖定目標包括裝甲部隊、重型火砲和機動防空飛彈。胡柏表示,西部的米斯拉塔、辛坦、札維亞、東部的艾季達比耶等城外圍的格達費部隊,都是聯軍打擊的對象。空襲這些城市區域,有可能造成許多平民傷亡,軍方可說是在極度複雜和艱難的環境下行動。 \n 在此之前,格達費部隊包圍這些城鎮,切斷其對外通訊和水電,然後趁白晝派士兵、坦克進入,入夜後再撤出,留下狙擊手在若干建築物屋頂上。來自米斯拉塔的報導稱,聯軍空襲已迫使格達費部隊的裝甲縱隊和火砲撤退,但狙擊手仍對百姓構成威脅。 \n 胡柏說,只要格達費部隊不理會聯軍要他們撤退的指示,繼續在這些城鎮和四周作戰,聯軍的攻擊就會持續。聯軍曾與利比亞部隊聯繫,告訴他們該做什麼、該去哪裡及如何避免遭攻擊,但格達費地面部隊並未遵從。 \n 聯軍空襲已進行五天,行動一開始,聯軍就把格達費部隊從東部叛軍大本營班加西逼退。聯軍指揮官希望,目前在米斯拉塔和艾季達比耶進行的空襲行動,能產生類似的效果。

  • 美願援助利比亞反對勢力

     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二月廿七日明確表示,美國準備提供「任何形式的援助」,給尋求推翻格達費的利比亞反對勢力。利比亞西部許多城鎮已脫離格達費的掌控,這位獨裁者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 \n 希拉蕊啟程赴日內瓦參加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之前也稱,美國正在和利比亞東部的各股反對派勢力接觸,準備協助他們趕走格達費。她同時警告其他非洲國家,不得以武器和傭兵支援格達費。 \n 希拉蕊並未說明華府是否將軍援利比亞反對派,也未提到反對陣營籌建的臨時政府。 \n 她抵達日內瓦後與歐洲聯盟各國外長會面,敦促他們加重制裁利比亞的力度,因為歐盟與利比亞的經濟聯繫更緊密,其懲罰措施對格達費的影響更大。美國官員則強調,制裁能促使利比亞的統治菁英棄絕格達費。 \n 因與北非各獨裁政權友好而備受批評的法國,也決定援助利比亞反對勢力。總理費雍宣布,法國已派遣兩架飛機載運救援物資前往反對派控制的利國東部地區。而先前與格達費交往密切的義大利,也中止與他簽訂的所有條約。 \n 失去對東部的控制後,格達費在西部的據點也一一舉起反旗。他現在只掌握首都的黎波里周圍地區及南部沙漠若干堡壘。在的黎波里西邊五十公里的札維亞,安全部隊已倒戈加入反叛陣營,並部署坦克和防空炮,對付格達費部隊的反撲。 \n 的黎波里西邊二百卅多公里的納魯特鎮自二月十九日被新成立的革命委員會接管後,效忠格達費的部隊已經絕跡。委員會成員席塔表示,附近城鎮都已設置革命委員會,他們全都接受前司法部長賈利爾在班加西的臨時政府指揮。 \n 叛軍也控制了位在的黎波里東方二百公里的第三大城米斯拉塔,但格達費的部隊連日不斷發動攻勢,意圖收復。昨日上午,叛軍擊落一架正向當地廣播電台開火的格達費部隊軍機,並活捉飛行員。 \n 面對國內外壓力,格達費仍無退讓跡象。他對聯合國安理會的制裁案嗤之以鼻,還宣稱利比亞已恢復平靜,反對派占領的地區已被軍隊包圍,問題將得到解決。 \n 利比亞幅員遼闊,控制東部的反對派並未派兵橫越一千六百公里,去攻擊西部的格達費掌控區。分析家稱,格達費終將垮台,但他擁有的火力仍足以挑起混亂或引發內戰。

  • 陸以正專欄-超級都會 正快速崛起

    陸以正專欄-超級都會 正快速崛起

    西諺云:「太陽底下無新事(Nothing is new under the sun)」,還真有幾分道理。五十二年前一本暢銷書,最近被重新出版,竟然又在美國與其它西方國家引起廣泛討論,為什麼呢?因為它觸及一個世上每人不得不關心的問題|人口爆炸導致「超級都會(mega-cities)」叢生,並快速成長,我們的地球根本負擔不了。 \n僅僅五年之後,有五十八個城市的人口數,將各超過五百萬人。到二○二五年,其中廿七個城市的人口數,更將超過一千萬人。城市人口如果毫無節制地增加,假若都和孟加拉首都達卡同樣地不加管理,那麼紐約市從一九五○到二○一五年間,人口應達六億八千四百萬之眾,比今日全美國人口數還要多一又四分之一倍。 \n紐約雖免於此難,今天世上至少有八個國家正以全速走向自行毀滅之路。這就是李奧塔(P. H. Liota)和米斯凱(James F. Miskel)兩教授把他們一九五八年出版的名著,更名為《惡魔回來了|超級都會興起,威脅全球安定(The Leviathan Returns: The Rise of Megacities and Its Threat to Global Security)》再度發行的原因,同樣引起西方人注意。 \n此書只能在美歐暢銷,因為內容自視過高,對其它國家若非怪他們生育太多,就是責備他們只會生不會養。我對這本書最不滿意之處。是兩位作者把北緯十度到四十度劃出一個窗戶,稱之為 “10-40 window(北緯一○|四○度之窗),說明這是全世界三分之一人口與五分之四窮人聚集之地。再在其中選出八個頻臨爆炸的超級都會,以證明該書理論之正確。 \n李奧塔和米斯凱列出的八個超級都會是:奈及利亞前首都拉哥斯(Lagos)、埃及首都開羅、剛果民主共和國首都金夏沙、塞內加爾首都達卡(Dakar);巴基斯坦有兩個城市入選,前首都喀拉蚩與拉合爾(Lahore)、印度的孟買(見圖,美聯社)、和印尼首都雅加達。 \n兩位作者把這八個城市形容為「無法管理(unmanageable)」的地方;若不立即搶救,它們會繼續汙染環境,再加上黑道橫行,地方武力氾濫,成為恐怖分子的溫床,善良民眾無法安居樂業,唯有遷離一法。如此循環不已,這個國家也就毫無希望了。 \n該書舉出三個令人束手無策的實例:拉哥斯、喀拉蚩、和開羅,讀之令人毛骨悚然。本文限於篇幅,只能分析奈及利亞個案。 \n拉哥斯犯罪率之高,在非洲首屈一指。隨時隨地都可買到槍枝,奈及利亞警察甚至不敢隨意進入貧民窟,免得白送性命。全城居民平均壽命活不到四十歲。五歲以下的兒童,百分之三十八營養不良,百分之五十從未注射過任何預防針,百分之四十失學。 \n一個國家如此貧窮,並非命中注定。奈及利亞是非洲大國,面積九十二萬三千餘平方公里,且為對美輸出原油的主要國家。近年拜石油價格飛漲之賜,GDP成長率每年都在百分之八、九左右徘徊。但執政者一個比一個糟,政府貪汙無能,貧者愈貧,富者愈富。「聯合國發展指數」調查的一百七十七個國家裏,奈國排名一五九,幾乎吊車尾。 \n美國著名的《大西洋月刊》登過Jeffrey Taylor一篇文章,把奈及利亞和拉哥斯現況形容為「反向發展(de-development)」。作者說:上下交征、貪汙腐敗、巧取豪奪、無法無天的結果,連本國人都視為畏途。從拉哥斯機場到市中心,不到二十公里,開車竟須四小時。難怪奈國索性把首都遷到阿布扎(Abuja),從頭另起爐灶,還省事些。 \n宗教問題是奈及利亞另項隱憂。拉哥斯居民多數信奉基督教各教派或天主教。但奈國有卅九省與首都特區。北部各省居民都是伊斯蘭信徒,萬一受極端分子煽動,掀起宗教對抗,凱達組織乘虛介入,有可能導致南北解體。 \n世上其實還有其它所謂超級都會,李奧塔和米斯凱兩人都不敢觸碰。中國大陸的上海、北京、和重慶三個城市,居民數都超過一千萬人。在當局大力建設下,外國人稱讚還來不及,哪裏還敢指指點點。 \n再說,人口超過一千萬的超級都會,還有土耳其的伊斯坦堡、巴西的聖保羅、俄國的莫斯科、與南韓的首爾。由此可見,兩位教授的新著只是柿子挑軟的吃。問題的根本在於「善良治理(good governance)」,那才是關鍵所在。兩位作者只看到現象,未去追究根由,這本書的價值也就有限了。

  • 哈瑪斯王子 竟是以線民

    以色列媒體披露,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創建者之一哈山.尤瑟夫的兒子莫薩博.尤瑟夫,居然為以色列國家安全局(即「辛貝特」,Shin Bet)擔任臥底,自一九九七年以後的十年間,提供該局情報,協助以色列破獲多起恐怖攻擊的陰謀,並逮捕到若干哈瑪斯重要人物。 \n莫薩博.尤瑟夫廿四日在以色列《國土報》撰文稱,他擔任「辛貝特」的高級線民已逾十年,他所提供的情報,協助遏止了幾起自殺炸彈攻擊。 \n莫薩博的父親哈山是哈瑪斯在約旦河西岸的重要領袖。一九九六年,莫薩博在以色列監獄中受到以國情報人員策反,一九九七年獲釋後,開始替以色列「辛貝特」工作,他使用的代號是「綠王子」。綠色是巴勒斯坦國旗的主要顏色,王子則說明他在哈瑪斯中的特殊地位。 \n二○○○年至二○○五年巴勒斯坦人群起反抗以色列期間,莫薩博的情報讓以色列特工逮捕到多位負責策畫恐怖攻擊和刺殺行動的巴勒斯坦重量級人物,包括目前仍被關在以色列監獄裡的哈瑪斯重要軍事領袖易卜拉欣.哈米德,以及法塔組織高層領導馬爾萬.巴爾古提。 \n不過莫薩博也協助其父親躲過以色列特工的暗殺。 \n《國土報》將於廿六日刊登該報記者對莫薩博的專訪全文。專訪中提到,莫薩博於一九九九年改信基督教,他擔任臥底不是為金錢和地位,而是反對暴力,拯救生命,無論是以色列人還是巴勒斯坦人。 \n對於上述報導,哈瑪斯發言人指《國土報》全屬「一派胡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