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糕渣的搜尋結果,共05

  • 太平洋糕渣、春捲 老饕激推

    太平洋糕渣、春捲 老饕激推

     在宜蘭縣羅東鎮公正路與和平路口的太平洋雞排羅東和平店,不同於一般的連鎖雞排店,除了招牌鹹酥雞外,還開發限定的脆皮糕渣、春捲等美食,雖然剛開業卻隱藏著令人垂涎三尺的家鄉味。 \n 太平洋雞排羅東和平店今年4月開幕,店裡招牌料理不少,客人常點的鹹酥雞香氣撲鼻,骨頭少、口感佳。 \n 老闆潘政宏說,鹹酥雞可選擇不同辣度,調味還有梅子風味,另顧客難忘的還有家人親手包的春捲,咬開春捲後散發出韭菜的香氣,更是不少顧客必點,1個25元,此外,羅東和平店還有一份40元的宜蘭傳統美食脆皮糕渣可選擇,裹上糖和花生粉的炸湯圓也有許多人推薦,一份30元。 \n 羅東和平店鄰近羅東火車站,每逢下課時分,就有不少國、高中學生前往報到,過了晚餐時間,羅東和平店是很多在地人消夜的首選。 \n 地址:宜蘭縣羅東鎮和平路119號(公正路與和平路口)。 \n 營業時間:下午2點到深夜12點,月休2天 \n 售價:鹹酥雞1份45元。

  • 揚州炒飯和糕渣 都曾登上台國宴

    揚州炒飯和糕渣 都曾登上台國宴

     台灣的中華民國國宴菜色,隨著總統從蔣介石到馬英九,變化頗大,尤其陳水扁時期,跑遍全省舉辦國宴,把地方特色菜放進國宴,是一個很大的突破。 \n 先總統蔣介石是浙江人,自然偏好江淮菜色,但他舉辦國宴的機會不多,現在查得到的是宴請南韓大統領朴正熙和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費瑟。可能因為宋美齡主持菜單設計,7、8道菜當中還有牛排。但蔣介石宴客菜單的花雕宴,出現了揚州炒飯。 \n 經國先生一向節儉,推動公務員團體用膳的梅花餐,也在宴請國賓時展現出來;李登輝前總統受過西式教育,而且當時的台灣經濟力強大,國宴菜單有西式餐點跟龍蝦、鮑魚、魚翅。 \n 陳水扁時代率先停用保育類的魚翅,而且強調「台灣之子」的民間特色,虱目魚丸、碗粿跟糕渣都上過桌。 \n 陳前總統也首開紀錄,將國宴拉到中南部縣市去舉行。台灣的邦交國雖然不多,偶有友邦來訪,就邀請南下參觀,並在各地舉辦國宴,以當地菜色為主。 \n 有回在嘉義市宴請查德總統德比,對方是穆斯林,連魚都不吃。在地大廚傷透腦筋,後來把火雞肉飯放在白色瓷盅內,但與會的民意代表覺得那一白盅看起來像骨灰罈。 \n 席上的茗茶來自梅山鄉,茶點有方塊酥,吃幾口之後有人突然想起,正統的方塊酥是摻「豬油」的。同席民意代表互相提醒「千萬不能講出去,否則又少了一個邦交國!」 \n 馬總統飲食簡單眾人皆知,但他餐餐要有飯才覺得吃飽,且必須用台灣米。國宴菜色除了本土化,還要用有機食材,肉、雞、魚來自花東跟澎湖。

  • 總鋪師vs.米其林 擦出創意火花

    總鋪師vs.米其林 擦出創意火花

    宜蘭最著名的家傳四代總鋪師陳兆麟,在亞都飯店總裁嚴長壽帶領下與紐約米其林星級餐廳相遇,究竟會擦出什麼火花?答案是:陳兆麟眼界大開後激發出一道道台菜創意料理,在二○○三年以大膽創新手法將宜蘭糕渣推上國宴桌面。不僅如此,本土化與國際化相互激盪後,陳兆麟更把兒子送到知名日本料理新都里餐廳學藝,放手讓第五代以日式創意套餐與飲食國際化潮流接軌。 \n雪山隧道通車後,遊客與美食家慕名前往宜蘭市復興路「渡小月餐廳」也更加方便了。這家在一九六九年成立,至今已有四十年歷史的總鋪師世家,在第三代陳進祥手中闖出「辦桌王」名號,第四代陳兆麟則頻頻出國學習與比賽,努力在傳統與現代之間走出新路。 \n陳兆麟辦公室內最醒目處,就掛著陳進祥所寫的斗大「廚」字。「算一算,連第五代在內,陳家已經出了十三位總鋪師了」,五十五歲的陳兆麟在家族間點將。七十五歲的陳進祥則強調,他原本只想讓兒子學做西點,沒想到陳兆麟不但在傳統辦桌菜色中注入新意,更以各項創意料理參加比賽,現在兒子比他厲害多了。 \n「我的個性好強,二十八歲就開始參加味全盃廚藝比賽,愈是拿不到冠軍,我就愈努力研發菜色,連看到路邊招牌都會有靈感;我認為台灣料理有刺激才會有進步,所以我很感謝這些美食廚藝比賽」,雖然未曾拿過冠軍,但陳兆麟從不氣餒,好勝心造就了這位大廚的境界與視野。 \n但讓陳兆麟受到最大刺激的經驗,則是十多年前嚴長壽帶隊的米其林餐廳之旅。「當時我們十一個廚師同行,觀光局補助二十萬元,但我們的第一餐就把二十萬元吃光了,進到米其林餐廳後,才知道什麼叫做高檔,我從此眼界大開」。 \n有了「貴人」嚴長壽的引領,陳兆麟日後才可能推出國宴菜色「蘭陽時尚糕渣」(把新鮮干貝塞入外冷內熱的糕渣,並以雅緻瓷器裝盤)等創意料理,他也才會率領「台灣米其林隊」勇奪二○○七年新加坡世界廚藝賽亞軍。 \n如今陳兆麟已在宜蘭市另開「麟手創料理」,以台灣隊的比賽料理、高檔套餐來呈現老台菜的傳承與創新,他並鼓勵二十二歲的兒子發展日式創意料理,「國際化已經是潮流,台灣料理求新求變才能進步」。 \n儘管不斷研發創意料理,陳兆麟念茲在茲的仍是「原汁原味」及「人情味」。「台灣料理必須回到原點,像老師父教的手藝一樣精緻、細膩,研發創意但絕對不能偷工減料」,「更重要的是,宜蘭在地的人情味要傳下去,這就是我所有努力的目標」。 \n在本土化與國際化的飲食交流辯證中,陳兆麟的最愛,永遠是這片土地上的傳統人情義理。

  • 想吃的美寶-一輩子只賣豬血糕

    僵硬又微顫的左手,努力想把乾淨的塑膠袋套在滿是污垢的塑膠罐上,萬華的海水伯一輩子只賣英國網友票選,全世界最怪的食物-豬血糕。 \n■沒有花生粉和香菜 \n這起網路新聞突顯對異國飲食文化的誤解與不尊重,先別問英國有多少人吃過豬血糕,去年觀光局邀請歐美日等知名旅遊美食專欄作家與雜誌編輯來台,許多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與吃到米苔目與蚵仔煎等,不過撇開大驚小怪的英國人,海水伯賣的豬血糕還真有點兒怪,跟你我所熟悉的豬血糕不一樣。 \n逼近夜晚十時,海水伯推著攤車穿過桂林路,緩慢接近華西街觀光夜市頭。當時的我正跟萬華的朋友吃飯,而且已經酒足飯飽,正準備說拜拜,沒想到請客的朋友突然跳起來:「來塊豬血糕吧!保證你沒吃過。」 \n拿回裝在塑膠袋裡的三支豬血糕,看起來黑壓壓、黏糊糊,咦,這豬血糕怎麼沒沾花生粉,也不見香菜末,年紀比我還大的朋友笑著說:「這就是我從小吃到大,海水伯的豬血糕。」 \n■他已經賣了56年 \n今年七十四歲的艋舺人廖海水,十九歲開始賣豬血糕,至今已過五十六個年頭,問他光溜溜的豬血糕是跟誰學的?他露出下排碩果僅存的銀牙,口齒含糊卻語氣堅定回答:「是我自己想的,一開始賣就不沾粉沒加菜。」 \n吃力抬高左手,廖海水說從小讀書寫字都用這隻手,民國三十八年從國民學校畢業便賣水果維生,水果賣了五年就改賣豬血糕,我問:「水果不是比豬血糕好賺嗎?」他回我:「妳可沒碰過四萬塊舊台幣換一塊新台幣得的時代。」 \n當年海水伯的豬血糕一支賣一角,如今一支賣二十五元,不但豬血糕的口味是自己想的,連沾醬也是自己混、自己煮,小推車上的那兩桶醬料在昏暗中更為黝黑。 \n雖然海水伯強調一桶是油膏,另一桶是甜醬,並示意我伸指沾醬品嘗,但我覺得兩桶味道都差不多,質地濃厚,甜中帶鹹,豆油混味噌,是一股深不可測的滋味。 \n■Q軟綿密堪稱極品 \n「你呷看嘜,有好呷某?」我只想纏著海水伯問東問西,海水伯卻催促我趁熱快吃。老實說,第一時間我還真不敢吃,年紀很大的海水伯,手腳顯然不便,他的攤車除了豬血糕黑、沾醬黑,壓紙的銅製砝碼黑,連他用來撐開塑膠袋的塑膠罐都黑,雖然上前購買的熟客都不怕黑,可是我內心有點兒怕怕的。 \n就這樣耽擱到豬血糕全涼了才咬下第一口,沒有花生粉飾,不見香菜擾味,海水伯的豬血糕既Q且實,最厲害的是柔軟無渣,綿密到不可思議,咀嚼間逐漸散發的五香味與特調醬相互呼應;察看斷面,發現糯米與豬血合為一體,根本看不到白白的糯米粒,海水伯的豬血糕簡直是極品。 \n「我固定只跟一個殺豬的買血,以前一大早五、六點就要起床做豬血糕,我媽媽也一起幫忙。」海水伯的母親高齡九十七,現在做豬血糕只靠他自己一人,做多少,賣多少,難怪萬華當地人一看到就買,吃起來特別珍惜。 \n■夜市裡的人生滋味 \n想向他討教豬血糕好吃的秘訣?海水伯一直張嘴微笑,並不正面回答,只說圓糯米要洗要浸,還要加五香粉與味素粉調味。問他蒸多久才能讓豬血糕如此軟糯?他含糊回答:差不多兩個小時。 \n在觀光夜市裡停留片刻的海水伯,又要繼續推車往前走,問他每日時刻表與路線圖,他說:「下午從西園路出發,晚上七、八點停在梧州街與廣州街口,然後穿進華西街觀光夜市,跨過桂林路來到華西街夜市頭,差不多九點半十點鐘。」時間愈來愈晚,夜市一一收攤,海水伯推著小車的身影,逐漸消失在灰暗的夜市盡頭。 \n如果你下次有機會碰到不一定天天出來賣豬血糕的海水伯,千萬別因為黑而怯步,嘗一口流傳半世紀以上的老味道,保證那抹黑將烙印在心頭久久不去。

  • 新聞幕後-「糕渣」宜蘭 馬咬來燙口

    很多人形容,宜蘭人個性就像其特產糕渣,外表看起來溫溫的,咬起來卻燙口。 \n宜蘭外冷內熱的「糕渣」性情,顯現此意志最著名的「變天」,令多少政客膽戰心驚。 \n宜蘭是台灣第一個「變天」,讓民進黨執政的縣市;但民進黨執政傳出弊案時也再度「變天」,讓國民黨取回政權。 \n宜蘭的變天何等地堅決,即便是宜蘭經驗的創造者、曾有「陳青天」之名的陳定南,被認為已不符合當下需求之時,宜蘭都不留餘地使其出局。陳定南在宜蘭抱憾而終,宜蘭人雖不無遺憾,但不符民心,說變就變,正是宜蘭民主聖地美名所以維繫所在。 \n比起過去以廿四年或八年為單位的「變天」,葛瑪蘭這次透露出更特殊的訊息,即四年做不好,不管政客如何「自我感覺良好」,只要人民「自我感覺不好」,就要其下台。不管選舉結果如何,光是宜蘭想要以快節奏「變天」的這般意志,就夠讓中央執政不佳的馬英九寤寐難眠。 \n「宜蘭啟示」當然不止馬英九應該提心吊膽,變天節奏可能拉快成為四年,顯示人民一視同仁,誰當縣長只要是表現不好,照樣會快速地迫其交回政權。 \n同擁「民主聖地」之名,嘉義市的聖地特性在其象徵性;宜蘭的聖地特質則為其進步性,軟軟惦惦,卻總出人意表、走在台灣民意潮流的最前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