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系統性重要銀行的搜尋結果,共60

  • 2019大陸上市銀行融資規模逾9000億元人民幣

    根據Wind數據顯示,大陸 2019年上市銀行全年融資規模逾9000億元(人民幣,下同)創近年新高,有分析人士指出,新會計準則下對不良貸款認定更嚴和銀行補充資金需求成長,是上市銀行融資規模大幅攀升的主要原因。銀行業人士表示,2019年是上市銀行融資大年,今年銀行業仍將面臨較大的資金補充壓力,融資仍會再擴大。

  • 燒錢 金融業二年增資3,290億

     每年要賺4、5千億元,大股東口袋也得「夠深」。金管會24日公布,2018年銀行、保險及證券業現金增資加盈餘轉增資,共近新台幣1,669億元,今年則有1,621億元。等於二年就增資3,290億元,也算是「燒錢行業」。 \n 目前看來,證券業增資壓力相對較低,銀行業因為有接軌國際資本適足率要求,並且有國內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s)要上路,部分銀行積極增發普通股或以盈餘轉增資,如去年銀行現增金額239億元,盈餘轉增資341億元,今年現增則有204億元,盈餘轉增資615億元,增資金額比去年增加逾41%,且大部分是將盈餘保留下來強化資本結構,也就是股東少分配股利。 \n 壽險業去年現金增資近764億元,盈餘轉增資也有259億元,等於全年增資1,023億元,但去年底因為股債價格下跌,大部分壽險公司投資有價證券都出現未實現跌價損失,因此盈餘分配及轉增資能力下降,今年只有一家壽險公司盈餘轉增資1.12億元,現金增資到12月已完成605億元,還有元大人壽獲准增資140億元仍未到位,若元大人壽年底前能增資完成,則今年現增亦有745億元,與去年不相上下。 \n 證券業部分,去年現增16.82億元,主要是證券商增資16億元,盈餘轉增資49億元左右,其中也有45億元是來自券商,合計去年共增資近66億元;今年現增金額只有2.22億元,是來自投信業者,盈餘轉增資則有53.78億元,都來自券商,盈轉增金額比去年增加9.6%,全年增資金額56億元。 \n 2018年增資金額以保險業1,023億元最多,2019年則是銀行業以819億元居冠,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已預期,2019年金融業稅前獲利極可能會挑戰6,500億元的新高,但許多銀行與保險公司明年可能會將大部分盈餘保留在帳上,恐影響配息。

  • 大陸版銀行之大到不能倒監管

    大陸版銀行之大到不能倒監管

     2008全球金融海嘯對全球經濟與金融造成嚴重衝擊,也使得銀行「大到不能倒」的議題再次的引發關注。為了避免大型金融機構發生危機造成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爆發,國際間開始討論系統性重要金融機構的監管原則。 \n 眾所周知,銀行業是一個極具規模經濟效果的行業,而規模愈大的銀行其抵抗風險的能力也就愈佳,更何況超大型銀行一旦發生問題,其所造成的外溢效果與連鎖效應,將可能造成非常嚴重的金融危機,因此會有所謂「大到不能倒」的說法。 \n 2008年金融海嘯後,20國集團(G20)所設立的金融穩定委員會(FSB)與2011年10月發布系統性重要金融機構之有效清理架構供各國遵循。巴塞爾銀行監理委員會(BCBS)也依據FSB提出之政策架構,分別於2011年11月及2012年10月發布全球系統性重要銀行(G-SIBs)及國內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s)之衡量方法與增提資本規範。 \n BCBS提出的G-SIBs名單中包括英國保誠、友邦等金融集團等,大陸的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與建設銀行等因其規模龐大,亦列入G-SIBs的名單中。同時BCBS亦要求各國辨識其國內「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s),而我國金管會亦在今年6月列出包括中國信託、國泰世華、台北富邦、兆豐與合作金庫銀行等五家D-SIBs。 \n 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與證監會亦在2019年11月26日發布即《系統重要性銀行評估辦法(徵求意見稿)》,將提出陸版的D-SIBs。 \n 大陸自2019年以來,已有包括包商銀行、錦州銀行、恆豐銀行與哈爾濱銀行等四家銀行被接管或被注資,另外有兩家小型銀行--河南洛陽的伊川銀行與遼寧營口的沿海銀行遭到擠兌,雖然最後都化險為夷,但大陸銀行風險狀況令人擔心。雖然目前出問題的大多為中小銀行,但其中仍有一家全國性股份制商銀--恆豐銀行,使人們擔心大陸的大型銀行若發生危機,其造成的外溢效果與連鎖反應將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 \n 在上述的徵求意見稿中,大陸將對境內商業銀行、開發性銀行與政策性銀行納入重要性銀行的評估,並每年發布系統重要性銀行名單,進行差異化監管。

  • 高資本行業 金融業二年增資3,290億元

    每年要賺四、五千億元,大股東口袋也得「夠深」。金管會24日公布,2018年銀行、保險及證券業現金增資加盈餘轉增資,共近新台幣1,669億元,今年則有1,621億元。等於二年就增資3,290億元,亦是「燒錢行業」。 \n目前看來,證券業增資壓力相對較低,銀行業因為有接軌國際資本適足率要求,並且有國內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s)要上路,部分銀行積極增發普通股或以盈餘轉增資,如去年銀行現增金額239億元,盈餘轉增資341億元,今年現增則有204億元,盈餘轉增資615億元,增資金額比去年增加逾41%,且大部分是將盈餘保留下來強化資本結構,也就是股東少分配股利。 \n壽險業去年現金增資近764億元,盈餘轉增資也有259億元,等於全年增資1,023億元,但去年底因為股債價格下跌,大部分壽險公司投資有價證券都出現未實現跌價損失,因此盈餘分配及轉增資能力下降,今年只有一家壽險公司盈餘轉增資1.12億元,現金增資到12月已完成605億元,還有元大人壽獲准增資140億元,仍未到位,若元大人壽年底前能增資完成,則今年現增亦有745億元,與去年不相上下。 \n證券業部分,去年現增16.82億元,主要是證券商增資16億元,盈餘轉增資49億元左右,其中也有45億元是來自券商,合計去年共增資近66億元;今年現增金額只有2.22億元,是來自投信業者,盈餘轉增資則有53.78億元,都來自券商,盈轉增金額比去年增加9.6%,全年增資金額56億元。 \n2018年增資金額以保險業最多,有1,023億元,2019年則是銀行業以819億元居冠,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已預期,2019年金融業稅前獲利極可能會挑戰6,500億元的歷史新高,但許多銀行與保險公司明年可能會將大部分盈餘保留在帳上,若有金控母公司者還可以借錢發股利,若是獨立銀行或保險公司則會影響配息能力。

  • 大咖銀行 金管會給四甜頭

     大到不能倒的「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s)」責任大、但也可享政策優惠。金管會6月底公布五大D-SIBs銀行包括中國信託、國泰世華、台北富邦、兆豐及合作金庫,19日金管會再祭出「差異化管理」四大誘因,包括增設國內外分行、轉投資核准、試辦業務、申請新種業務作為鼓勵,但要吃「蘿蔔」前,五大銀行需符合增提4%資本的條件,暫時還「看得到吃不到」。 \n 銀行局副局長莊琇媛表示,有關D-SIBs額外資本只有法定資本的2%納入管理辦理,適用資本不足監理措施,而額外的2%內部管理資本,非屬法規管理項目,金管會決議給予四年(2020~2023年)緩衝,期間內若達不到、不會開罰,可由銀行明說資本回復規畫,但無法適用差異化管理的獎勵措施;若4%都達成,金管會將給予包括四大誘因。 \n 其中第一是轉投資金融相關事業在新台幣5千萬元以下且符合相關規定者得採自動核准,像是投資FinTech公司、資訊處理公司;二是D-SIBs列為增設國內分支機構評分有利項目,以及申設國外及大陸地區分支機構得優先核准。 \n 三是依「銀行申請業務試辦作業要點」申請試辦時,資本適足比率納入審核項目並加速核准;四是申請新種業務將優先核准,並於三年辦理期間屆滿申請延長時,對無重大違失者採自動核准。 \n 金管會指出,為鼓勵非經金管會指定為D-SIBs的銀行也能強化資本適足性及損失吸收能力,就算沒被金管會指定為D-SIBs的銀行,也可申請採用D-SIBs應符合的強化監理措施,並於符合要求後,適用相關的差異化管理措施。 \n 截至第三季底為止,以資本適足率來看,五家系統性重要銀行中,若只計算「緩衝資本」2個百分點,五家都已達標;但要再加上內部管理資本2個百分點、合計達4%,則五家銀行都未達到,必須再增資才能適用差異化管理的相關優惠。

  • 大到不能倒銀行 金管會祭出四大蘿蔔

    大到不能倒的「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s)」責任大、但也享政策優惠。金管會在2019年6月底時公布五大D-SIBs銀行,包括中國信託、國泰世華、台北富邦、兆豐及合作金庫,19日金管會再祭出「差異化管理」四大誘因,包括增設國內外分行、轉投資核准、試辦業務、申請新種業務等「蘿蔔」作為鼓勵,只是為了這「蘿蔔」五大銀行需符合增提4%資本的條件,暫時還「看得到吃不到」。 \n銀行局副局長莊琇媛表示,有關D-SIBs額外資本只有法定資本的2%納入管理辦理,適用資本不足監理措施,而額外的2%內部管理資本,非屬法規管理項目,金管會決議給予四年(2020至2023年)緩衝,期間內若達不到不會開罰,可由銀行明說資本回復規畫即可,但無法適用差異化管理的獎勵措施,若4%都達成金管會將給予包括四大誘因。 \n莊琇媛進一步指出,有達成4%額外資本要求的銀行都可適用「差異化管理措施」。獎勵。一、轉投資金融相關事業在新臺幣5,000萬元以下且符合相關規定者得採自動核准,像是投資FinTech公司、資訊處理公司。 \n二、D-SIBs列為增設國內分支機構之評分有利項目,以及申設國外及大陸地區分支機構得優先核准。 \n三、依「銀行申請業務試辦作業要點」申請試辦時,資本適足比率納入審核項目並加速核准。 \n四、申請新種業務將優先核准,並於3年辦理期間屆滿申請延長時,對無重大違失者採自動核准。 \n為鼓勵非經金管會指定為D-SIBs之銀行亦能強化其資本適足性及損失吸收能力,非屬金管會指定為D-SIBs者,亦得申請採用D-SIBs應符合之強化監理措施,並於符合要求後適用相關之差異化管理措施。 \n「系統性重要銀行」必須額外提列緩衝資本2%及內部管理資本2%,共增加4%資本。也就是第一、二、三類資本適足率分別要從第一年的7、8.5%、10.5%,提高至9、10.5、 12.5%;而要有優惠的話,最低第一類資本需要達到11%、12.5%與14.5%。 \n截至2019年第3季資本適足率來看,這五家銀行中若只計算「緩衝資本」2個百分點,五家都已達標。但內部管理資本部份,北富銀、兆豐銀與中信銀、國泰世華銀未達到,普通股資本國泰世華銀也沒有達到,亦即若要享有優惠、拿到蘿蔔則五家都需要面臨增資。

  • 系統重要性銀行 人行將每年體檢

     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26日聯合公布「系統重要性銀行評估辦法(徵求意見稿)」,未來將每年公布系統性重要銀行名單,防範銀行出現「大到不能倒」的風險,也是和國際金融監管接軌。 \n 人行官網公布的新聞稿稱,大陸系統重要性銀行規模體量大,在金融市場上具有風向標作用,識別並強化系統重要性銀行監管,有助於完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促進市場公平有序競爭,亦有助於提高銀行體系的穩健程度、切實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 \n 人行並稱,根據「評估辦法」,未來將每年公布系統重要性銀行名單,根據名單對系統重要性銀行進行差異化監管。評估流程將包括確定參評銀行範圍、向參評銀行收集資料、計算系統重要性得分、進行監管判斷後再公布名單。 \n 券商中國報導,在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27個成員國中,絕大部分國家已建立了本國的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名單和監管辦法。本次推出的新規,除了防範系統性風險的考量,也是與國際標準接軌。 \n 據統計,大陸金融業總資產達人民幣(下同)300兆元,光是銀行資產就高達286兆元。若從體量來看,大陸國有四大行的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等均已入選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預計上述4家銀行也將在名單中。 \n 此外,大陸明訂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涵蓋了銀行業、證券業、保險業等具有系統重要性、從事金融業務的機構。先前市場也曾多次傳出螞蟻金服等金融科技巨頭有望被納入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名單,值得進一步觀察。

  • 遠低於主計總處預估 穆迪:台今明GDP成長不保二

     穆迪23日公布的台灣銀行業展望特別報告指出,由於出口疲軟持續,台灣2019年GDP增速將放緩至1.7%,2020年亦僅有1.8%,這兩項數據都遠低於主計總處的預估。穆迪據此認為,台灣銀行業要靠內需來支持貸款增長,且政府一方面提供振興財政刺激,另方面監管單位規範嚴格避險銀行業冒風險,不斷提高的貸款損失準備金為抵禦潛在貸款損失,保持銀行業資產質量的強勁,才足以對抗全球經濟衰退。 \n 穆迪強調,在這次的年度檢視中,確認對台灣銀行體系信評展望「保持穩定」,持有穆迪全球評等的11家台灣公、民營銀行業的評等展望亦均為穩定,這均是受惠於台灣銀行業先生體系上的充裕流動性,能平衡潛在獲利能力。 \n 由於銀行業深受外部環境變動影響,穆迪評等團隊分析,台灣銀行業面對今年全球經濟景氣疲弱,有六大要項需特別注意:其一,今、明年台灣GDP年增率偏低的風險:穆迪的基準情景假設出口持續疲軟,2019年實質GDP年增率為1.7%,2020年為1.8%。國內需求將成為銀行系統貸款穩定運作的主要動能,特別是中小企業貸款,而三家純網銀加入,將使市場競爭加劇。 \n 其二,企業放款壞帳率出現上升的風險。其三,五家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被要求增資的資本風險:這將導致資產負債表增速放緩和股息支出能力降低。 \n 此外,台灣銀行業還要面對包括央行非常寬鬆的貨幣政策,較低的貸款利率,以及較高的信貸成本,這三項都會壓抑銀行業貸款增長。

  • 挺系統銀行政策 央行高層投書

     金管會日前選出五家「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s」,要求在一定期間內額外增提資本,讓入選的銀行私底下怨聲連連,但中央銀行副總裁陳南光日前向台灣銀行家雜誌投稿,以學術立場說明「這是國際趨勢上不可不回應的台灣監理行動」。等於是肯定金管會要求增提資本的政策方向。 \n 他並強調,現在銀行業的系統性風險挑戰來自大型科技公司,金融業者應該理解調整資產負債結構,才能避免更高監理的成本。 \n 陳南光指出,銀行發生擠兌、金融恐慌等危機事件,各國時有所聞,「大到不能倒」與「關聯性太高不能倒」的問題或挑戰,過去以來如影隨行,金融監理當局除了必須面對紓困導致的道德危機及納稅人的批評聲浪,又不可能坐視不救援,兩難之外,更會陷入系統風險的困境,對於現代金融機構來說,由於相互投資或金融商品的債權債務,交疊許多「共同曝險」。 \n 「金融機構之間的關係網絡盤根錯節,複雜程度遠勝於以往」,陳南光提醒,個別金融機構的損失會快速傳染至其他金融機構,且突然快速升高,引發整體金融體系不穩定,更大挑戰是金融監理當局處理危機的困難,若處理不當也恐讓金融危機成為拖累景氣蕭條的殺手。 \n 針對金融業者對「辨識系統性重要銀行」的疑慮,陳南光在文中從總體經濟面向和個別金融機構角度作為解釋。 \n 總體經濟面向,一為跨時面向,包括銀行授信順循環現象與槓桿循環等因素,會造成信用與資產價格的擴張與緊縮,並加深景氣循環的幅度,另一為跨機構面向,即大型且高度複雜的金融機構,加上與其他同業的關聯性,成為無法控制至外溢為系統風險。 \n 至於從個別金融機構角度,陳南光提出「指標基礎衡量法」與「模型基礎衡量法」,提供個別金融機構自我衡量在系統風險中的重要地位。同時,在推導各項模型時,不要疏漏大型科技公司新創金融服務所產生的複雜金融關聯性。 \n 陳南光也綜合多篇學術研究,指金融危機最容易爆發時點來自結合信用與資產價格所形成的「金融循環」,因此需善加利用其他的總體審慎政策工具,透露央行會在穩定系統性風險新要求中扮演角色,試圖說服上榜金融業者配合,自主調整業務結構與重新配置資產負債。

  • 金融科技來襲 麥肯錫:銀行擁五大優勢

     麥肯錫調查台灣金融業下個光輝十年報告顯示,面對科技業蠶食金融服務市場,台灣銀行業有五大優勢:執照優勢,低成本資金,成熟風控機制,密集實體通路,客戶信任。 \n 麥肯錫金融產業顧問團隊指出,台灣銀行業在2016~2018年間,同時面臨傳統金融業務獲利下滑,以及新型態競爭的威脅,整體銀行業ROE難以回到2014年間的13%水準,但是台灣本地傳統模式上賦與銀行業的優勢仍然保留,例如成熟的風險控管機制,銀行業遠較一般金融新創事業,擁有完整模型建置與實務經驗,成就了可信賴的風險控制。 \n 標準普爾全球評級2019第四季亞太金融機構監測報告也指出,最新調降日本部分銀行的信評等級,原因是日本銀行業的競爭異常激烈,業者的利潤率一直較低;反之,把澳洲主要銀行的信評展望從「負向」上調至「穩定」,關鍵在於澳洲金融監管單位對於系統性重要銀行的政策更加明確,不會因近期經濟疲弱而延緩應有的銀行業體質強化措施,同時維繫了銀行業的良好傳統信譽。 \n 銀行業日益形成的複雜系統性風險、以及金融監理機構對抗或防禦更大規模的風險產業,已成為國際上近期特別關注的議題。牛津經濟研究院回顧過去200年的歷史,透過模型重建300家國際大型銀行業發生風險的341個情境,發現外部總體經濟變動是金融界最難以因應,因此事前從機構本身的資本抗壓性著手,成為必要的預防作法。 \n 牛津經濟研究院團隊分析,目前各界估測2020年GDP年增率均低於2019年,經濟衰退風險已增加到30%,經濟衰退對系統性銀行最容易形成風險。 \n 經驗顯示,每三個嚴重歷史事件就有一個發生在經濟衰退期間,像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GFC)期間,占全球半數GDP的經濟體經歷了系統性銀行危機,雖然各國政府極盡全力拯救和收拾善後,事實上危機之後的復甦之路特別脆弱,包括政策空間也極為有限,十分不容易恢復到危機之前的系統穩定與經濟繁榮。

  • 系統銀行增提 金管會給彈性

     五家「大到不能倒」的心聲金管會聽到了。金管會銀行局副局長莊琇媛指出,與系統性重要銀行已溝通完畢,對於各家最在意的「內部管理資本」2%增提,將會考慮給予彈性,「會視經濟景氣進行調整」。 \n 莊琇媛表示,這部分是金管會期待、並未於法規明訂,也不適用合併資本適足率及壓力測試、不會放在合格的標準內,會視經濟景氣進行調整,未達到的銀行會有緩衝期,不會要求立即增資,但金管會仍希望各公司要提資本規劃的時間表。 \n 另外,關於如何做銀行「差異化管理」,會在108年11月與系統性銀行正式公布名單時一同公布。 \n 莊琇媛表示,為了加速接軌巴塞爾三等國際資本計提規範,目前也列出四大時間表。金管會在2017年12月已發布「Basel III最終定案版本」讓銀行更精準衡量與控管信用風險,各家爭取的「以不動產為擔保的債權採LTV法」在2020年下半年就可上路。 \n 另外,銀行對金融相關事業的投資(含TLAC債務工具),TLAC及非重大投資從2020年1月1日實施、重大投資自2022年1月1日實施。 \n 個人合格零售債權上限由新台幣1千萬上調至2千萬元,預定2020年1月1日實施。協助銀行採IRB法將以與國際同步接軌為目標,也就是2022年1月1日實施,由於改用內部評等法有很多工作要準備,金管會2022年1月1日開始受理申請。 \n 至於五大系統性銀行希望的「蘿蔔」金管會目前朝向加速審批。一是申設國內外分支機構可以加速,符合資格的銀行審批速度從25天可再縮短,二是新種業務審核加速,現行是二個月,未來會縮短。但取消不動產貸款備抵呆帳提存率1.5%的規定,回歸1%的備抵呆帳提存這項建議金管會並未採納。

  • 合庫迎利多房貸風險權數降千億

    合庫迎利多房貸風險權數降千億

     金管會日前放送利多,指房貸最低風險權數可由現行35%降為20%,且將提高零售型放款曝險額適用75%權重的門檻。合庫金控暨合作金庫銀行董事長雷仲達11日指出,初步估算合庫銀將可因此降低1千億元的風險權數,他認為金管會改變風險權數的決定「是對的」。 \n 兆豐金控暨兆豐銀行董事長張兆順也表示,全世界沒有房貸的風險權數像台灣這麼高,金管會的放寬符合國際潮流,至於兆豐的影響數,目前還在估算中。 \n 雷仲達指出,目前台灣自用房貸的風險權數為35%,採用國際的LTV(放款成數)法,將可提高銀行的資本適足率。 \n 金管會今年6月底選定中國信託銀行、國泰世華銀、台北富邦銀、兆豐銀、合作金庫銀行為國內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s),要求在2023年底前資本適足率要比其他銀行多加4個百分點,即普通股權益比率、第一類資本比率、資本適足率要達11%、12.5%、14.5%,其中包含2個百分點的內部管理資本。 \n 雷仲達說,合庫銀行將在9月16日與金管會座談,會提出多項建議,像是國外的系統性重要銀行資本適足率並沒有加到這麼多的百分點,香港為2.5個百分點,整體來看,國外很少超過3.5個百分點。 \n 他強調,被列入系統性重要銀行是榮譽與責任,但台灣的銀行業並沒有差別這麼大,因此希望金管會可以給予優惠或資本適足率不要加到這麼多,或是希望不要一次增加到4個百分點。 \n 張兆順也說,全世界的系統性重要銀行,大多數都只加緩衝資本,這方面是合理的,國際大多數系統性重要銀行增加資本適足率約在1.5~3.5個百分點,目前大多數為2個百分點,台灣目前方案為增加4個百分點,增加內部管理資本的部分「不合理」;台灣前十大銀行相差不多,系統性重要銀行增提資本,會造成競爭不公平。 \n 對於未來可能的增資計畫,雷仲達說,在金管會放送利多前的試算,2019、2020年還沒有增資壓力,但之後將有增資壓力,銀行上繳金控的盈餘也可能縮水。張兆順則說,等確認增加的資本適足率後,兆豐銀行會先採取盈餘轉增資的方案因應。

  • 金管會 降房貸、消金放款權數

     金管會中秋放送兩利多,金管會主委顧立雄10日表示,回應系統性重要銀行的訴求,明年1月1日起,將放寬零售型放款曝險額適用75%權重的門檻,由現行1千萬拉高到2千萬元;另外,房貸將從明年第三季起採LTV(放款成數)法,即最低風險權數可由現行35%降為20%。 \n 這二項措施,將可讓銀行資本適足率提高,零售放款部分整體銀行將可增加0.08個百分點,即資本適足率由現行14.08%提高到14.16%;至於房貸部分現行是分自用住宅風險權數35%、非自用即是100%,明年第三季即可依銀行貸款成數,如住宅且還款來源非來自不動產,貸款成數在五成以下,風險權重只要20%,由於房貸7.1兆元、占國銀放款的24%以上,預期調降權數後,也可大幅提高銀行的資本適足率。 \n 金管會在今年6月底選定中信銀、國泰世華銀、台北富邦銀、兆豐銀、合庫為國內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s),要求在2023年底前資本適足率要比其他銀行多加4個百分點,即普通股權益比率、第一類資本比率及資本適足率要達11%、12.5%及14.5%,五家銀行在增加負擔之餘,也提出「減重」的建議,即爭取房貸用LTV法、企金放款可用內部評等法(IRB)、或少增提2個百分點的內部管理資本。 \n 顧立雄10日表示,會個別與五家系統性重要銀行座談,了解其業務發展方向、資本增提遭遇的困難與訴求,初步確定減提2%內部資本的建議「目前沒有這樣的計畫」,即不可能同意,也不可能減輕不動產授信要提存的1.5%備抵呆帳,因為多提準備可讓銀行抵禦各類景氣或逾放風險,所以暫時不打算更動這部分的規定。 \n 但是明年1月1日會先作單一交易對手零售型曝險額,即信用卡循環信用、車貸、學貸、小額信貸等,這部分國銀約有1.3兆元以上,單一對手金額由1千萬元提高為2千萬元,低於2千萬元的都適用75%,高於2千萬元才用100%,銀行局表示,銀行較大部分零售型曝險額都會低於2千萬元,因此可降低風險性資產金額,增加資本適足率。 \n 第二點是第三季計算資本適足率時,房貸部分可以用LTV法,許多銀行放款成長都在五至六成,即權數只要20~25%,至少比現行的35%省錢。

  • 大到不能倒!銀行須增提內部管理資本2% 公股銀行兩老董爭取調正

    大到不能倒!銀行須增提內部管理資本2% 公股銀行兩老董爭取調正

     金管會要求五家大到不能倒的「系統性重要銀行」須分4年額外增提4%資本,包括緩衝資本及內部管理資本各2個百分點,對此獲選為大到不能倒的兩大公股銀行兆豐銀與合庫銀老董皆認為,內部管理資本的限制並不合理,將向金管會爭取調整。 \n \n 兆豐銀董事長張兆順指出,國際間都只有加緩衝資本2%,台灣多加內部管理資本2%,他並不反對,但對象應是內部管理不佳、高風險銀行才有道理,且這樣加法,恐使得原本前五大銀行競爭力掉下來,說不過去。 \n \n 對金管會回應調降房貸、消金貸款放款權數,合庫銀董事長雷仲達表示肯定,指出被評為大到不能倒銀行是榮譽也是責任,但以國外案例來看,這類系統性重要銀行增提資本最多僅3.5%,普遍都在2%上下,台灣銀行規模差不多,如合庫銀與一銀差不了多少,現在合庫卻要用14.5%資本去經營,一銀則用10.5%資本去經營,相差4%要怎麼競爭? \n為此,他表示,將向金管會提出建言,進行調整。

  • 《金融股》台商回流銀彈,貢獻富邦金財管業務3~8億元

    富邦金(2881)今日舉行法說會,公司估今年受惠於境外台商資金回流,對財管業務的貢獻約3~8億元新台幣。富邦金旗下北富銀行上半年的放款年成長為5.1%,下半年可望維持和上半年持平。富邦金今年並沒有現金增資的規畫。 \n 台北富邦銀行2019年上半年稅後淨利110.65億元,較去年同期成長7.5%。受惠各收益分項皆成長,帶動北富銀整體淨收益達236億元,較去年同期成長9.5%。企業放款與個人放款穩定成長,全行放款年成長5.1%;其中房貸及其他消金放款佔比持續提升。由於財管及聯貸手續費收益雙位數成長,亦帶動北富銀整體手續費淨收益較去年同期成長14.3%。 \n \n 企業授信方面,北富銀外幣放款受海外分行貢獻帶動,較去年同期成長6.3%;中小企業授信佔比持續提升,餘額較去年同期成長6.8%。由於外幣資產擴大與負債結構調整,帶動淨利差(NIM)及存放利差分別達1.1%、1.4%,皆較去年同期提升。北富銀海外分行淨收益較去年同期成長22%,受海外分行放款成長帶動,海外分行獲利貢獻全行稅前獲利達17%。 \n 北富銀持續擴大存款規模並調整結構,台、外幣活存比皆較去年同期提升;外幣放款加計外幣債券投資,外幣資金運用比率達72.8%,較去年同期提升9.8%。資產品質持續優於產業平均,2019年6月底逾放比率0.19%,備抵呆帳覆蓋率達687.88%。 \n 北富銀持股25.1%的純網銀LINE Bank預計於2020年上半年開業,為LINE生態系中2,100萬用戶即時提供金融服務,致力共創全面性生活金融,成為客戶信賴的「全民銀行」。此外,北富銀已入選系統性重要銀行,目前各級資本適足率皆大於2021年法定及內控標準,北富銀將持續厚植資本,以在主管機關規定四年緩衝期內儘速達成對D-SIB銀行的要求。 \n 富邦銀行(香港) 放款維持審慎策略,企業貸款成長帶動放款餘額年成長4.7%,存款溫和成長4%。2019年上半年稅後淨利下降22%,主要受2019年起投資廈門銀行收益改認列於金控。排除一次性相關因素下,稅後淨利表現持穩。由於香港銀行同業拆息上升,存款利率上升幅度高於貸款利率,影響淨利差減少為1.5%。 \n 富邦華一銀行為富邦金控深耕大陸市場之重要發展平台。2019年上半年存、貸餘額皆創下歷史新高,年成長分別達44.3%和23.1%,帶動資產規模上升為人民幣830億元,亦創下歷史新高。富邦華一銀行2019年上半年稅後淨利較去年同期成長81%,主要來自利息淨收益持續穩定成長,及金融商品收益增加。受惠貸款利率提升與貸款業務持續拓展,淨利差年增2bps。資產品質維持穩定,截至今年6月底逾放比率降至1.29%。目前富邦華一銀行佈建26個營業據點,為大陸唯一全牌照經營的台資銀行且營業據點最多。 \n \n

  • 李長庚:金管會多要4%資本 不利競爭

     金管會選出五家國內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s),入選銀行個個叫苦。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22日表示,國銀規模都差不多大,入選銀行多只有5%市占率,卻多被要求4%資本,「負擔真的很重」,個金及企金業務作起來將不如過去「得心應手」,為了資本被綁手綁腳,若極端一些來看,二年後D-SIB名單可能換另外五家銀行。 \n 李長庚直言,以國際標準來看,D-SIB多是市占20~30%,為避免系統性風險,要多負擔4%的資本,是名符其實、也是應盡的責任與義務,但台灣五家入選銀行,市占率多只有5%,算是背負「很大的榮耀」,但若要維持這種榮耀,期待金管會應有配套方案支持,如房貸可提早用LTV(成數法)、企金可用內部評等法等,提升銀行的競爭力;若減少2%的內部管理資本要求,也樂見其成。 \n 國泰金控去年底就規劃今年要現增200億元以上,原本是全部要增資國泰人壽,以因應資本市場波動,但今年資本市場表現超出預期,國壽上半年以次順位債券增資100億元後,下半年只要再以普通股增資100億元,因此國泰金的另外100億元就增資國泰世華銀行,以因應入選D-SIBs要求的四年多加4%資本適足率,但即便增資100億元,普通股比率也只從9.8%拉高到10.4%,未能達到11%的標準。 \n 金管會在6月底宣布,兆豐銀行、合庫、中信銀、國泰世華銀及台北富邦銀為國內五家D-SIBs,必須額外提列D-SIBs緩衝資本2%及內部管理資本2%,即一般銀行普通股權益比率、第一類資本比率及資本適足率只要7%、8.5%及10.5%,但這五家銀行則要11%、12.5%及14.5%,在被指定後次年起算四年內要達成,但若銀行業務規模等衰退,也可能掉出D-SIBs名單之外。 \n 此政策出爐後,入選銀行多怨聲載道,主要是36家國銀規模都差不多,沒有一家市占率特別大,卻被多要4%資本,將不利業務競爭,為此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表示,會再與五家銀行溝通。 \n 李長庚22日法說會後受訪表示,這政策是有點「Over(過頭)」,但金管會用心良苦,國泰金一定會力挺,讓政策奏效,也希望盡早達標,絕對不會拖四年,但期待金管會能給予一些配套,讓國泰世華銀的業務不會因此綁手綁腳或衰退。

  • 《金融股》國壽Q2減碼台股300億元,李長庚:無法填息就先賺利得

    國泰金(2882)今天召開法人說明會,第2季國壽國內股票部位由第1季4340億元,降至4020億元,大降300多億元,且今年前7月現金股利入帳187億元,全年現金股息可能低於去年240億元。國泰金總經理李長庚指出,如果無法填息,整體投報率會降低,不如直接實現資本利得。 \n 針對日前董事會通過200億元增資案,分別注資人壽及銀行各100億元。李長庚表示,做為負責任金融機構,必須要提前因應市場波動,這次增資要幫助人壽強化市場波動的抵抗能力,其次,要符合政府要求系統性重要銀行資本改善,提前準備、提前達標,以國際規格來說,這也是一種「榮耀」。 \n \n 李長庚指出,100億元增資國壽是長期的考量計畫,雖然要因應IFRS 17的提列準備金,但這部分很多細項還沒有定案;另一個就是近來資本市場波動大,希望持續增強資本,以去年增資國壽420億元來看,金融未實現損益可以從去年底的-731億元到今年上半年766億元,來回超過1400億元,就是有足夠的資本來因應市場變動,而且RBC今年上半年高達333%,不但優於同業,上半年淨值回升也比其它同業好。如今再增資,就是為更進一步強化RBC,讓國壽面對未來整個金融市場波動都可以因應。 \n 金管會日前公布台灣「系統性重要銀行」,總計有中國信託、國泰世華、台北富邦、兆豐銀行及合作金庫銀行5家入列,要求資本適足率須在4年內達到14.5%,高於現行要求的10.5%。李長庚認為,金管會作法是用心良苦,公司完全能夠接受,且從國際規格來說是一種榮耀,會盡最大努力來做,目前已經很多業務在做調整,做整體綜合性考量,會提前達標。 \n 國泰金上半年稅後淨利341億元,年減5%,主要去年同期國壽投資收益較高所致,每股盈餘2.45元,淨值6987億元,每股淨值47.5元。 \n 國泰世華銀行持續提升外幣及中小企業放款,上半年放款餘額1兆5179億元,年增2%,存款餘額2兆1336億元,年增5%,第2季底淨利差1.22%,與上季持平,逾放比為0.21%,備抵呆帳覆蓋率為810%,毛提存21億元,上半年海外獲利69億元,海外獲利佔全行稅前盈餘占比48.2%。 \n 國壽上半年總保費收入3256億元,年減8%,保單價值提升,初年度等價保費收入477億元,年增28%。 \n 至第2季底,國壽總投資金額6兆1378億元,其中,現金及約當現金占比2.7%,投報率0.6%;國內股票占比6.5%,投報率4.7%;國外股票占比6.1%,投報率9.1%;國內債券占比5.7%,投報率7.3%;國外債券占比59.7%,投報率5%;擔保放款占比6.1%,投報率2.2%;保單貸款占比2.8%,投報率5.5%;不動產占比8.4%,投報率2.8%。 \n 至上半年底,國壽總投資金額避險後投資收益率4.03%,避險前經常性投資收益率3.48%,較去年同期3.12%增加。現金股利上半年收入80億元,7月入帳107億元,國壽帳面淨值5306億元,持續創下新高,金融資產未實現獲利達766億元,較去年底負730億元大幅增加。 \n \n

  • 金管會多要4%資本 李長庚:業務難得心應手

    金管會選出5家國內系統性重要銀行(D- SIBs),入選銀行個個叫苦。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22日表示,國銀規模都差不多大,入選銀行多只有5%市占率,卻多被要求4%資本,「負擔真的很重」,個金及企金業務作起來將不如過去「得心應手」,為了資本綁手綁腳,若極端一些來看,二年後D-SIB名單可能換另外五家銀行。 \n李長庚直言,以國際標準來看,D-SIB多是市占20~30%,為避免系統性風險,要多負擔4%的資本,是名符其實、也是應盡的責任與義務,但台灣5家入選銀行,市占率多只有5%,算是背負「很大的榮耀」,但若要維持這種榮耀,期待金管會應有配套方案支持,如房貸可提早用LTV(成數法)、企金可用內部評等法等,提升銀行的競爭力,若減少2%的內部管理資本要求,亦樂見其成。 \n國泰金控去年底就規劃今年要現增200億元以上,原本是全部要增資國泰人壽,以因應資本市場波動,但今年資本市場表現超出預期,國壽上半年以次順位債券增資100億元後,下半年只要再以普通股增資100億元,因此國泰金的另外100億元就增資國泰世華銀行,以因應入選D-SIBs要求的四年多加4%資本適足率,但即更增資100億元,普通股比率也只從9.8%拉高到10.4%,未能達到11%的標準。 \n金管會在6月底宣布,兆豐銀行、合庫、中信銀、國泰世華銀及台北富邦銀為國內5家D-SIBs,必須額外提列D-SIBs緩衝資本2%及內部管理資本2%,即一般銀行普通股權益比率、第一類資本比率及資本適足率只要7%、8.5%及10.5%,但這五家銀行則要11%、12.5%及14.5%,在被指定後次年起算四年內要達成,但若銀行業務規模等衰退,也可能掉出D-SIBs名單外。 \n此政策出爐後,入選銀行多怨聲載道,主要是36家國銀規模都差不多,沒有一家市占率特別大,卻被多要4%資本,將不利業務競爭,為此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表示,會再與5家銀行溝通。 \n李長庚22日法說會受訪時表示,這政策是有點「Over(過頭)」,但金管會用心良苦,國泰金一定會力挺,讓政策奏效,也希望盡早達標,絕對不會拖四年,但期待金管會能給予一些配套,讓國泰世華銀的業務不會因此綁手綁腳或衰退。

  • 系統性銀行反映增提難度高 金管會:再找五大銀溝通

     獲選為「大到不能倒」的五家系統性銀行(D-SIBs)中信銀、國泰世華銀、台北富邦銀、兆豐銀及合庫銀行要比其他銀行增提2%的緩衝資本、2%內部管理資本,紛紛反映難度高。金管會主委顧立雄5日表示,資本適足率要求拉高到14.5%已考量國際標準,而且可分四年補足,是否調降會再與五大系統性銀行、銀行局溝通研議。 \n 顧立雄表示,目前聽起來五大銀行對增提2%的緩衝資本沒意見,但對於2%內部管理資本意見較多;但其實當初就已經考量到與國際接軌,目前國際上對一般銀行總體的資本適足率要求都在14%以上,而五大系統性重要銀行也都相當接近,但是否會硬性要求調高,會再分二塊研議。 \n 其一是總體的分析,會依新版巴塞爾協議來檢討。 \n 其二是對於沒列入系統性銀行資本適足率不需要那麼高會造成市場不公平,會再研議,由於資本適足率是所有銀行在業務申請時的重要參考依據,當銀行想拓展高實驗性質的業務、國際業務拓展、需要多一點風險考量的業務上,顧立雄表示,會採差異化管理。 \n 至於是否會拿掉2%內部管理資本的要求?顧立雄表示,現在還在預告期內,會與業者交流,因為可以分四年補足,究竟這五大銀行已經接近標準下,2%加2%,有沒有問題。 \n 五大系統性重要銀行中的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副董事長利明献日前建議,可取消不動產貸款備抵呆帳提存率1.5%的規定,回歸1%的備抵呆帳提存率。顧立雄表示,有關改革國銀房貸計提方式的部份,本來銀行局就在研議,目前國際上預計新的計提方式是2022年上路,我國要不要提前上路,還在研議中,要聽銀行局意見。

  • 台灣「不倒翁」銀行 中華信評估有13家

    金管會篩選出符合條件的5家系統性重要銀行(Domestic Systemically Important Banks, D-SIBs),市場形容是「大到不能倒」的「不倒翁」銀行。中華信評表示,依據母公司標準普爾的銀行評等準則,台灣約有11家銀行為「具系統重要性」,加上兩家政策性銀行—臺灣銀行與全國農業金庫,等同有13家銀行機構入列。 \n中華信評說,自行金管會公布5家名單,並要求這些業者必須額外提列逆景氣循環緩衝資本與內部管理資本,就接到許多來自市場人士詢問,是否會對該五家銀行產生潛在信用影響等等問題,反映市場對此極為關心。 \n標普準則對於「具系統重要性」銀行的規範,是以「一家銀行發生倒閉情況時,會對所有或部分國內金融體系、台灣實質經濟造成的影響程度」來認定。基於此,中華信評指出,在台灣通常是將存款市占率在5%及以上、或是有明顯官股成分的台灣銀行業者,歸類為具系統重要性的銀行,據此挑選出來的本國銀行共有11家,合計約占國內存款市占率的60%。 \n中華信評認為,為了維持系統穩定性,政府對保障一般大眾存戶的態度非常堅定,而且歷來在此方面的紀錄良好。再者,可以預期,政府將會在必要時為這些具系統重要性的銀行提供明確的支持,以安定市場信心。 \n中華信評強調,名列D-SIBs名單的5家銀行,資本水準評估結果原本就已在「強等級」,這些銀行未來在額外提列緩衝資本方面,主要是採普通股的形式提列,部分D-SIBs銀行的資本水準可能可以獲得提升,但是中華信評預期,提升後的資本水準應該還是會維持在中華信評認定的強等級範圍內,即根據標普全球評級風險調整資本架構計算的風險調整後資本比,都在10%以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