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紀惠容的搜尋結果,共13

  • 未成年性行為 紀惠容建議增設年齡差距條款

    司改國是會議第五分組今日召開第六次會議,身兼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的國是委員紀惠容在會議資料中指出,從年輕女作家輕生事件可看出家庭、學校在性教育上的嚴重匱乏,已影響青少年學習發展權益,這也是俗稱兩小無猜條款的刑法227-1條衍生的矛盾與負面效應,應參酌其他國家立法例,檢討未成年人非強制性性行為的刑罰規定。 \n \n紀惠容指出,刑法將未成年人間的非強制性性行為入罪,牽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等法規,導致學校老師受限於24小時全面強制責任通報規定,一旦發現未成年人疑似性行為即直接通報,使師生信任關係破壞殆盡,進一步造成校園恐性的氛圍。 \n \n紀惠容認為,學校性教育內容表淺,青少年遇到情感或性行為問題,不敢向師長、父母詢問或求助,流於同儕間互相詢問或自行上網尋找解決方法,反而容易習得錯誤性認知,或以不適當的方式解決問題,造成危險性行為、無預期懷孕、權勢性交、親密關係暴力等更嚴重的後果。 \n \n全國各地檢察署每年偵辦許多未成年間非強制性行為案件,紀惠容則分析,實務上常見少年雙方並無被害感受,卻被迫進入刑事程序,而許多家長覺得唯有走上司法途徑才是為兒女討回公道的方式,卻忽略兒女真正的需求及感受,違反保護未成年人的本意。 \n \n勵馨基金會2016年進行<兩小無猜事件處遇執行之跨國分析比較>研究,紀惠容指出,美國華盛頓州採「年齡差距條款(age gap provisions)」,在一定年齡差距內直接排除刑責,佛羅里達州、紐約州則透過「羅密歐與茱麗葉法(Romeo and Juliet laws)」,以年齡相近作為積極抗辯理由,可減輕其刑;瑞典則依專業評估,如雙方成熟度夠,年齡差距又不大,檢察官可以直接放棄起訴。 \n \n紀惠容表示,以年齡差距條款而言,年齡相近的未成年人間較不會因權力關係造成強迫與剝削,因此若雙方年齡差距不大,且處於較為平等、無懸殊權力差距的關係,法律就不會過度介入;相反的,如果是成年人對未成年人、具有權勢關係的性交(如師生、家內)或對兒少強制性性行為則會積極介入。 \n \n紀惠容主張,現行未成年間非強制性行為的刑罰,往往無助於未成年人權益保護,也無益於未成年人建立正確性觀念,建議主管機關參酌其他國家立法例,檢討目前未成年人非強制性性行為之相關刑罰規定,重新規劃有關未成年人之間非強制性性行為的法規與處遇措施,以教育輔導取代訴訟程序、以服務供給取代刑責。

  • 兒少性別大躍進 司改5女委員欣喜哽咽

    兒少性別大躍進 司改5女委員欣喜哽咽

    司改國會議第五分組今作出通姦除罪化、18歲以上未婚女子流產自主化等重大決議,會後由劉淑瓊,紀惠容,賴芳玉,林志潔,王以凡5名女性國是委員主持記者會。其中賴芳玉提到能為未來的少年犯爭取受教機會一度哽咽,適巧今日過生日的紀惠容則說,「這是我最好的生日禮物!」 \n \n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長期關注兒少婦女議題,對於國是會議就兒少性別議題作出重大決議相當欣慰。紀惠容說,通姦除罪化其實是婦女團體運動20年的成果,雖然在國是會議討論過程中一定有辯論,但最後分組委員都被說服而無異議通過。 \n \n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林志潔說,近來很轟動的女作家、補教名師事件,其實與通姦罪的存在有關,過去不乏性侵害被害人提告性侵無罪,反而遭被告的配偶反告通姦而成罪確定,這對被害人告訴權 、身體性自主權保障非常不周。 \n \n律師賴芳玉也認為,「房思琪」事件凸顯通姦罪帶來的負面影響,希望未來修法後,「不要再有下一個房思琪。」 \n \n賴芳玉會後還哽咽表示,不知道司改國是會的決議能執行到什麼程度、能改變多少事情,但想到能讓少年犯能夠繼續就學,一切辛苦都值得了。

  • 司改會議討論性侵案件 紀惠容等人出席

    司改會議討論性侵案件 紀惠容等人出席

    司改國是會議第5分組第6次會議18日舉行,由資深媒體人梁永煌擔任召集人,討論電子腳鐐逃犯與性侵害被害人訴訟參與權等議題。

  • 名家觀點-狼師何時了

     女作家之死帶給台灣社會無限哀傷與憤怒,哀傷的是年輕生命的殞落,憤怒的是為何那位「狼師」仍逍遙法外? \n 其實,台灣的狼師還真不少 ,他們潛藏在校園裏,甚至有許多被揭發後,仍可安然無恙在校園裡任教,或轉調其他學校,更有轉至社福機構,還有高升至學術研究機構的。 \n 人本基金會在2009年首次介入南部一所學校性侵案,積極舉布條抗議,終於讓一位鍾姓體育老師被解雇,之後半年內繼續讓5位「狼師」被解雇。然而人本指出,「狼師」就像蟑螂,怎麼打也打不死、清也清不完,除非緊緊盯梢,這些人總是一犯再犯。 \n 台灣處理「狼師」總是輕輕放下,勵馨基金會參與一些校園性侵案件調查,我聽過很糟糕的理由,包括不要毀了他家的經濟支柱、他即將退休、給他更生的機會、給人一條生路等等。甚至還有抹黑沒有說「不」的學生都是自願的。試問,師生之間,其權力關係是平等的嗎? \n 學校如此官官相護,探究其心裡所想恐怕不是受害學生,而是同事情誼或學校的聲譽。這是一種結構性的校園壓迫,讓學生無處可逃。 \n 雖然2009年11月5日,立法院通過《教師法》第14條修正案,明定「教師涉及性侵行為,應先停聘靜候調查,若經學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查證屬實者即予解聘。停聘接受調查期間,不得支領半薪。」院會也通過附帶決議,未來校園出現性侵事件,如果校長、主任隱匿事證或延遲通報,應連帶負刑事責任。 \n 2013年修正的《補習及進修教育法》規定,補習班老師不能有性侵害、性騷擾或行為不檢等危害兒童權益的前科。否則教育局可處以糾正、限期整頓改善,甚至勒令停招的懲處。 \n 看起來法令都具備了,為何還是有處理不完的「狼師」呢?這是校園結構性的問題。若大家看不見受害學生的處境、若大家維護「狼師」權益甚於受害學生、若大家視性侵性騷擾為微罪、若大家譴責沒有說不的學生,那「狼師」仍將橫行,逍遙法外。 \n 維護學生權益與人身安全,是所有父母與師長的責任,也是社會的責任,當受害學生勇敢通報時,除了傾聽、支持、陪伴、接納學生之外,盡速將加害者繩之於法,這是當務之急。深願台灣不再有「狼師」傷害學生。 \n (作者為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 紀惠容》狼師何時了

    紀惠容》狼師何時了

    女作家之死帶給台灣社會無限哀傷與憤怒,哀傷的是年輕生命的殞落,憤怒的是為何那位「狼師」仍逍遙法外? \n 其實,台灣的狼師還真不少 ,他們潛藏在校園裏,甚至有許多被揭發後,仍可安然無恙在校園裡任教,或轉調其他學校,更有轉至社福機構,還有高升至學術研究機構的。 \n 人本基金會在2009年首次介入南部一所學校性侵案,積極舉布條抗議,終於讓一位鍾姓體育老師被解雇,之後半年內繼續讓5位「狼師」被解雇。然而人本指出,「狼師」就像蟑螂,怎麼打也打不死、清也清不完,除非緊緊盯梢,這些人總是一犯再犯。 \n 台灣處理「狼師」總是輕輕放下,勵馨基金會參與一些校園性侵案件調查,我聽過很糟糕的理由,包括不要毀了他家的經濟支柱、他即將退休、給他更生的機會、給人一條生路等等。甚至還有抹黑沒有說「不」的學生都是自願的。試問,師生之間,其權力關係是平等的嗎? \n 學校如此官官相護,探究其心裡所想恐怕不是受害學生,而是同事情誼或學校的聲譽。這是一種結構性的校園壓迫,讓學生無處可逃。 \n 雖然2009年11月5日,立法院通過《教師法》第14條修正案,明定「教師涉及性侵行為,應先停聘靜候調查,若經學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查證屬實者即予解聘。停聘接受調查期間,不得支領半薪。」院會也通過附帶決議,未來校園出現性侵事件,如果校長、主任隱匿事證或延遲通報,應連帶負刑事責任。 \n 2013年修正的《補習及進修教育法》規定,補習班老師不能有性侵害、性騷擾或行為不檢等危害兒童權益的前科。否則教育局可處以糾正、限期整頓改善,甚至勒令停招的懲處。 \n 看起來法令都具備了,為何還是有處理不完的「狼師」呢?這是校園結構性的問題。若大家看不見受害學生的處境、若大家維護「狼師」權益甚於受害學生、若大家視性侵性騷擾為微罪、若大家譴責沒有說不的學生,那「狼師」仍將橫行,逍遙法外。 \n 維護學生權益與人身安全,是所有父母與師長的責任,也是社會的責任,當受害學生勇敢通報時,除了傾聽、支持、陪伴、接納學生之外,盡速將加害者繩之於法,這是當務之急。深願台灣不再有「狼師」傷害學生。 \n (作者為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n \n中時電子報提醒您,自殺解決不了問題,給自己機會: \n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 名家觀點-司改莫漏了性別歧視

     繼日前震驚社會的土豪性侵小模致死案後,近日發生的女模性侵致死案,也在進入第4天後出現重大轉折,原本被檢警認定為共犯的梁思惠因有不在場證據而獲釋,因此還造成2萬網友撤出梁思惠臉書的狂潮。 \n 除了網友、媒體辦案外,在此案件中,也出現幾個值得討論的性別現象。首先是小模(年輕女性)受性侵的高致死率。我們社會有少女情節,年輕貌美、身材窈窕的女性總是炙手可熱,受到男性歡迎,因此許多行業應運而生,如檳榔妹、傳播妹、酒店妹等,現在多了另一種「小模」。 \n 這些年輕少女在以男性為主的情色場合中依附謀取生計,或以美色交換男性擁有的社會資源來生存,屢屢上演著性、金錢與權力的交換戲碼,無形中也將自身推入高風險的危機中,一不小心可能就遭受人身安全的損傷,或陷入情色陷阱,乃至喪失生命。 \n 二、社會大眾對閨密蛇蠍女的性別刻板印象。此案發生後,大量譴責言論湧入小模閨密梁思惠的臉書,指責她是蛇蠍女,但警方發現梁女確實有不在場證明後,梁女臉書立即戲劇性地上演一片撤退狂潮。 \n 其實從媽媽嘴案開始,就充分凸顯出社會大眾對女性嫌疑犯,抱持一種「最毒婦人心」的性別刻板印象,動輒稱其為蛇蠍女、黑寡婦、毒蜘蛛,並對其發動人身攻擊,急欲除之而後快,完全忽視無罪推定的原則,企圖透過網路公審與私刑干擾案情的發展與偵查的進行,強化對女性的偏見。另外從閨密推論梁女的犯案動機,也同樣是一種對女性善妒及心胸狹窄的刻板印象,無形中造成對女性人格權的抹殺與司法權的受損。 \n 三、檢警辦案中,男性與女性證詞採信雙重標準,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檢警光憑程男一口咬定梁女涉案就朝此方向偵查,當場完全忽略梁女的證詞。案情之所以會逆轉,除了檢警、媒體違反偵查不公開的原則之外,檢警在偵辦過程中潛藏著嚴重性別歧視的問題,才會造成對女方的不正義。 \n 其實,在司法系統中,由於男性占大多數,在採信證詞方面,很容易出現不自覺的性別歧視或性別偏見;又司法系統沒有刻意推動性別主流化,也就甭談性別教育了。想想這關乎一半人口的司法正義,性別司法改革真是刻不容緩的事。(作者為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 紀惠容》司改莫漏了性別歧視

    紀惠容》司改莫漏了性別歧視

    繼日前震驚社會的土豪性侵小模致死案後,近日發生的女模性侵致死案,也在進入第4天後出現重大轉折,原本被檢警認定為共犯的梁思惠因有不在場證據而獲釋,因此還造成2萬網友撤出梁思惠臉書的狂潮。 \n 除了網友、媒體辦案外,在此案件中,也出現幾個值得討論的性別現象。首先是小模(年輕女性)受性侵的高致死率。我們社會有少女情節,年輕貌美、身材窈窕的女性總是炙手可熱,受到男性歡迎,因此許多行業應運而生,如檳榔妹、傳播妹、酒店妹等,現在多了另一種「小模」。 \n 這些年輕少女在以男性為主的情色場合中依附謀取生計,或以美色交換男性擁有的社會資源來生存,屢屢上演著性、金錢與權力的交換戲碼,無形中也將自身推入高風險的危機中,一不小心可能就遭受人身安全的損傷,或陷入情色陷阱,乃至喪失生命。 \n 二、社會大眾對閨密蛇蠍女的性別刻板印象。此案發生後,大量譴責言論湧入小模閨密梁思惠的臉書,指責她是蛇蠍女,但警方發現梁女確實有不在場證明後,梁女臉書立即戲劇性地上演一片撤退狂潮。 \n 其實從媽媽嘴案開始,就充分凸顯出社會大眾對女性嫌疑犯,抱持一種「最毒婦人心」的性別刻板印象,動輒稱其為蛇蠍女、黑寡婦、毒蜘蛛,並對其發動人身攻擊,急欲除之而後快,完全忽視無罪推定的原則,企圖透過網路公審與私刑干擾案情的發展與偵查的進行,強化對女性的偏見。另外從閨密推論梁女的犯案動機,也同樣是一種對女性善妒及心胸狹窄的刻板印象,無形中造成對女性人格權的抹殺與司法權的受損。 \n 三、檢警辦案中,男性與女性證詞採信雙重標準,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檢警光憑程男一口咬定梁女涉案就朝此方向偵查,當場完全忽略梁女的證詞。案情之所以會逆轉,除了檢警、媒體違反偵查不公開的原則之外,檢警在偵辦過程中潛藏著嚴重性別歧視的問題,才會造成對女方的不正義。 \n 其實,在司法系統中,由於男性占大多數,在採信證詞方面,很容易出現不自覺的性別歧視或性別偏見;又司法系統沒有刻意推動性別主流化,也就甭談性別教育了。想想這關乎一半人口的司法正義,性別司法改革真是刻不容緩的事。 \n(作者為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n

  • 女孩們,請為自己喝采吧

     聯合國宣布今年十月十一日,為第一屆國際女孩日(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Girl Child),並要求各國政府回應制訂,戮力培力與投資女孩,期待各國應通過「女孩日」,每年為此舉辦活動。聯合國的聲明說,培力與投資女孩是促進經濟成長,實踐消除貧窮之千年發展目標;讓女孩實際參與影響自身的決策,是打破暴力循環,促進、保護女孩人權的關鍵所在。 \n 很遺憾的是,台灣政府不僅慢半拍,在勵馨與女孩多方奔走請願之後,行政院副院長江宜樺仍然裁示暫緩制訂,理由一大堆,包括,男孩是否也要制定?訂了紀念日恐怕商業化,台灣女孩很好啊要紀念什麼?叫人啼笑皆非。 \n 我們已舉辦十年的台灣女兒節,今年更進一步分享經驗,發起「亞洲女孩日」,總共結合亞洲十五個國家,八十幾個組織,號召十萬位女孩,戴起台灣花布條慶祝。這些行動完全來自民間力量,台灣政府錯失此先機,領先亞洲制定台灣女孩日,讓人不勝唏噓。其實,國家制訂女孩日比民間自己慶祝更重要,因為,這代表國家的宣示,也是檢視國家有否決心投資女孩、培育女孩的一個指標。 \n 檢視台灣女孩的人格權、媒體權、健康權、人身安全權、教育權,可以發現,台灣少女長期在貶抑暗示中長大。打從胎兒時期女孩就可能被性別篩選掉,無從呱呱落地到人間;商業化的媒體,形塑了少女負面自我形象,嚴重損傷台灣少女的自尊心。許多少女為了迎合媒體、男性錯誤的審美觀,竟義無反顧接受千奇百怪的節食瘦身、整型等。還有更多的少女非法墮胎,黑數不為人知,其衍生的健康問題令人擔憂,少女人身安全面臨最大挑戰。 \n 這些損傷,最大原因就是,台灣少女自小在家庭、學校、社會體系的貶抑暗示中長大,無法被平等、認真地對待。導致台灣少女的各種負面自我形象不斷茁壯,相關少女的援交、性騷擾、性侵害、青少女懷孕、厭食症、整型成癮等問題也就層出不窮。台灣需要女孩日,需要國家的決心,認真善待女孩、啟動女孩力量,缺一不可。 \n 女孩們,即便國家無感,很小氣,不給台灣女孩日,沒關係,妳們仍可以為自己喝采。在第一屆國際女孩日的今天,請妳們大聲宣示,就是要活得精采,有朝一日,由妳們自己來制定台灣女孩日。(作者為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 勵馨:開倒車 日日春:可接受

     立法院昨三讀通過《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正條文,性交易專區專區內娼嫖不罰,專區外則娼嫖皆罰。對此反對性剝削的婦女團體質疑中央卸責,完全沒有解決弱勢女性被迫從事性產業問題,「簡直是逆著世界趨勢開倒車」;另一派支持保障性工作者權益的婦團則認為,修法結果雖不盡理想,但如果社會風氣無法接受全面性的「娼嫖都不罰」,仍可接受設置專區。 \n 勵馨基金會曾訪查,多數縣市首長反對設置性交易專區。勵馨執行長紀惠容指出,立法院三讀修正版本只是「中央把責任推給地方」,完全不理解地方政府的政治生態經常與黑道掛鉤,屆時將引發另一波爭議。 \n 紀惠容舉例,就連以性開放著稱的荷蘭,明年起打算逐步縮減性交易專區的範圍,達到目前的一半。鹿特丹更直接取全面消性工作專區,避免歐洲各國利用性專區「合法掩護非法」,從事人口販運。反觀台灣執意規畫,紀惠容直言,根本是與國際趨勢背道而馳。 \n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執行長鍾君竺則認為,最理想的版本應該是「無論專區內外,娼嫖都不罰」,但假使社會風氣無法接受,仍可在專區內優先讓性交易合法化。但對於地方政府能否落實這項修法,她認為內政部有權要求地方在半年內設置專區,否則修法只是「看得到、吃不到」。 \n 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簡至潔也指出,中央政府把責任下放到地方政府,卻沒有訂出時間表,等於地方如果遲遲未設置性專區,性交易永遠沒有合法的地方,最終還是娼嫖都罰,讓修法精神回到原點。 \n 簡至潔表示,既然法條已經修正通過,地方政府應盡快讓原本的性交易聚集地就地合法成專區,讓性工作者免於挨罰。同時也應擬定配套措施,例如限制大型資本家入駐,避免處境相對弱勢的性工作者面臨剝削危機。 \n 紀惠容強調,婦女團體將持續監督地方政府,希望台灣能參照國際「罰嫖不罰娼」趨勢,從降低需求面著手,並推出更完備的友善婦女政策,幫助弱勢少女安心就學、弱勢婦女穩定就業。

  • 長照重擔 別讓台灣女人挑

    長照重擔 別讓台灣女人挑

     台灣出生率全球最低,人口老化速度卻又快又猛!這將為台灣女人帶來甚麼樣的命運? \n 根據內政部統計,目前台灣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口約二四四萬,占總人口一○.六%,平均每七個青壯年扶養一位老年人,又經建會推估,至一一五年老年人口將提升至廿%,成為超高齡社會,屆時將變成每三.三個青壯年扶養一位老人,很快地,到一四○年將快速提升為卅七%,超前北歐福利國高齡人口率的廿%,甚至是鄰國的日本,變成嚴重老化的國家。 \n 人口結構孩子越來越少,老人卻越來越多,這意味著台灣未來的社會生產、消費動能將快速萎縮,社會力也將跟著削減,而失能人口的長照、醫療的需求負擔卻又變得無比巨大,唯一有生產力的青壯年能否揹得起這沉重未來? \n 我們可預測,政府若不大刀闊斧建立起平價、公共化的照護系統,在仍充滿性別不平等的台灣,這沉重的未來將更直接壓在婦女身上,而且迫使女人進入照護的惡性循環中。 \n 根據統計,台灣家庭老老少少的照護、家事勞動等責任,八成是落在所謂的『母親』、『太太』、『媳婦』、『女兒』等角色的身上。家庭照顧者協會指出,目前台灣五成以上的家庭照顧者是超過五十歲的女性,平均照顧時間長達十年,其中,四六%缺乏親友協助,它很容易形成女性照顧者的『代間循環』,在年長女性照顧者倒下之後,年輕女性即接手照顧。台灣女人如此多胼的傳統宿命,是否將隨著台灣的老化變得更悲慘? \n 也許有人會說,台灣的女性地位不是亞洲數一數二的嗎?台灣有五成的女性是職業婦女啊,但請看看事實,女性的薪資卻只有男性的八成,而且已婚女性有三成因為家庭須離開職場,能夠成功重回職場的,只有四成。為何在職場上女性承受比男性低兩成的薪水,這就是婦女團體不斷說的『家庭風險折價(discount)』,因為女性可能要照顧家中的老幼病殘,而無法專心工作、請假,甚至離職,有些企業甚至就把這樣的用人成本算在女性身上,不願意付與男性同樣的薪資,畢竟男性可以為公司打拼,比較沒有所謂的『家庭風險』。 \n 在就業市場相對低薪之下,女性很容易成為家庭選擇照顧者的首要目標,並淪為無給的照顧者,女人的命運就不只是照護的『代間循環』者,還成為市場競爭下的『無薪、低薪循環』者。 \n 其實,長期照護是一項非常辛苦又專業的工作。它需要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全天廿四小時不眠不休的工作,這樣的照顧工作或許是數個月、數年,甚或長達數十年之久,包括餵食(藥)、洗澡、翻身、拍背、復健、處理疼痛、搬運病人、就醫、情緒發洩與緊急狀況的處理等大量的體力負擔。它需要國家介入,不應該由家庭或女人獨自承擔。 \n 遺憾的是,政府在長期照顧系統發展上長期缺席,當國家袖手,人民只能痛苦承擔,並被迫在市場上尋找廉價,可負擔的替代服務。人民最常購買的「照顧替代服務商品」,包括未立案安養中心、外籍看護工,甚至是『娶個』外籍配偶回家照顧老小。政府自一九九二年開放外勞以來,台灣依賴外籍看護工的畸形長照系統再也回不了頭,這也成為政府怠惰、不大刀闊斧發展長照系統的最大藉口。 \n 這些廉價的『照護替代服務』不管是外籍配偶或外籍看護工,不都是女性?難道女人要落入『女人為難女人』的惡性循環中嗎?這也難怪台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黃長玲毫不客氣的批評指出,這個後果就是讓女人繼續與女人為敵,讓老年女性與中生代女性為敵,讓女性雇主與廿四小時服務的女性看護為敵。當照顧工作不斷強調女人的愛心時,其實是政府壓迫女性、要求女性自我犧牲的藉口。 \n 雖然政府計畫推動長照保險,但是民間社福團體認為,長照保險最重要的不是收費,而是讓人民可以在地老化的照護服務系統。目前國內長照服務環境不管是居家照護服務,或是社區型的日間托老服務都嚴重不足。走出台北市幾乎很難找到合格、平價的服務,當人民繳了保費卻買不到服務,豈不質疑政府? \n 除了在地化的老人照護系統,政府還應積極發展社區型、平價的托育照護系統。現代社會,女性也要發展職業生涯,在家庭與工作兩頭燒中,女人需要的不是津貼,而是貼心、平價、高品質的社區托育照護系統。當台灣已嚴重面臨全球最低生育率挑戰,政府若還以津貼鼓勵生育,或說『孩子是傳家寶』的口號,女人的子宮還是會繼續罷工抗議的。 \n 面對台灣的人口結構劇烈變動,急速的少子化、老年化中,我們需要的是有性別思考的公共化、國家化、平價化、優質化的照護系統,政府若不作為,女人處境或地位將難以翻身,也難逃女人為難女人的惡性循環中。 \n 另外,在持續少子化、老年化的台灣,還得面臨一個危機,就是社會力、經濟力快速滑落。廿一世紀政府最有效的經濟投資應在哪裡?聯合國、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均指出,廿一世紀投資婦女就業是聰明經濟學:因為婦女就業後,皆會幫助其家人及孩子,效益倍增,在勵馨基金會的服務經驗中也發現,協助弱勢婦女就業,讓弱勢婦女從社會福利依賴、負產值的人口中,成為有生產力、可以養家活口,有尊嚴正產值人口,就是最划算的社福方案。

  • 疏失?社工界:人力不足才是重點

    疏失?社工界:人力不足才是重點

    東海大學社工系系主任彭懷真因批評曹小妹事件中「社工疏失太嚴重了!」引發社工界反彈。長期從事第一線兒保的勵馨、兒盟、家扶等三大基金會執行長都認為,彭點出「部分事實」,但更大問題是地方政府長期漠視,導致社工人力嚴重不足,今天他們將串聯至內政部抗議,要求政府重視。 \n兒福聯盟執行長王育敏說,曹小妹事件輿論歸咎於社工怠惰,甚至直指「社工殺人」,其實不盡公允。因為會造成這樣的結果,是因為中央政府推行人力精簡,地方政府又長期漠視社工人力,導致就算中央補貼地方社工人力,縣市政府也多拿去另做他用,才是曹小妹事件真正的問題之一。 \n王育敏認為,第一線有很多很認真又盡責的社工,但彭的言論經過媒體放大後,反而成了社工界的發洩標的,好像社工的辛苦沒被看見,出了事還一味責怪。事實上問題的源頭是地方政府,「指責彭老師是弄錯對象」。 \n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也有類似看法。她認為彭可能「回應太快」,曹小妹事件部分原因確實是因為社工疏忽,但事實上卻是社工人力嚴重不足間接造成這樣的結果。 \n紀惠容說,歐美國家不論司法、警察、醫療、學校、社福都有社工,但我國卻只有社福體系社工,導致平均一個社工得輔導、追蹤五十到八十個個案,疏失的機率自然大大增加。 \n紀惠容表示,經濟不景氣時政府常縮減社福預算,事實上不景氣社會問題更多,更應該增加社福預算。內政部長江宜樺在事件發生後,對外宣稱要通盤檢討家暴通報系統,但紀惠容認為問題根本出在人力不足,而非程序問題。今天社工工會籌備小組將號召百人至內政部抗議,要求內政部拿出資源、正視社工人力不足問題。 \n家扶基金會執行長王明仁表示,彭是「愛之深責之切」,問題其實在於整個地方政府對社工的支援「不太足夠」。但王明仁說,我國兒童保護體系其實是在慢慢進步,每發生一件社會事件,社會就會檢討、修正,歐美的社福體系發展也是這樣一步步走過來。

  • 廿一世紀最聰明的經濟學

    最近世界銀行的一份研究報告發現,投資婦女就業是二十一世紀聰明的經濟學,因為婦女就業後會幫助其家人和孩子,效益倍增。而我們的實務經驗也發現,投資受暴婦女就業更是二十一世紀最划算的福利方案。因為受暴婦女將從負產值福利依賴人口,轉為有生產力,可以養家活口,成為有尊嚴、貢獻社會正產值的人口。 \n看看經濟不景氣的這幾年,除了檯面上看到的企業界周轉不靈倒閉,檯面下的許多小老百姓生意失敗不計其數。關門的關門、失業的失業,而那受害的「最後一隻老鼠」,往往是婦女。最明顯的是受暴婦女個案數,也跟著失業率直線節節上升。 \n這五年來的受暴婦女從二○○五年三九六四四人到二○○九年四八○九八人,成長八十二%,教人驚心。若在加上隱忍不敢求救的受暴婦女,誠如聯合國的統計,全球每四位到五位女人中就有一位受暴婦女,數字就更可觀了。而處理這樣的暴力,每個國家得花大筆警政、醫療費用,受暴者甚至無法工作,需要福利救濟,大大挫敗經濟。 \n而我們實務經驗發現,儘管政府、民間團體發了很大力氣與資源協助受暴婦女,從通報、救援到開案之後一系列的陪同就醫、急難救助、入住庇護所、上法庭、心理治療,卻有將近一半受服務者可能因為孩子、因為無工作能力,選擇再度回到施暴者身邊。而這一半幾乎有九成的人會再度受暴,需再次使用社會資源,凸顯此種殘補式的福利服務,有待突破。 \n其實,台灣只要再多一點的投資,就可改變補破網福利服務。那就是給有意願就業的受暴婦女,一個短期準職場工作環境及工作氛圍,或協助克服就業障礙,讓她們解決托育,培養就業能力,進入競爭性就業市場,達成經濟獨立目標。如此,她們也才有更多資本與機會脫離受暴環境。 \n舉個例,經勵馨協助就業的受暴婦女,從原本沒自信、缺乏就業能力,又在社會高度就業歧視障礙、困難重重關卡中,居然可就業成功、穩定的工作。其成功率高達八成,比起一般就業中心的三成媒合率,高出許多許多。 \n每位受暴婦女平均需要半年協助,約需投資二十到三十萬不等,包括薪資、托兒、准職場設施設備、材料、教育訓練、協助就業社工、專案管理員等費用。看起來費用很高,但想想一旦就業成功,她們平均薪資在二至三萬多元左右,不到一年就可「回收」投資成本,之後她們會不斷貢獻社會,成為正產值人口,不用再循環回到社會救濟體系。 \n這樣的做法打破過去一直認為社會福利等同救助,補社會破網的刻板印象,它有效把社會福利依賴,或說社會負產值的人口,轉為有生產力正產值,可以養家活口,有尊嚴的人。如此看來它也是一個最划算的福利方案、二十一世紀最聰明的經濟學,值得政府、社會投資。(作者為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 勵馨:家暴私了 錯誤示範

    王雪峰夫婦又傳家暴事件,長期輔導受虐婦女的勵馨基金會認為是「錯誤示範」,因為第一次發生家暴時,社工竟沒有介入,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勵馨執行長紀惠容建議,王雪峰夫婦應放下身段、積極尋求專業人士協助,才能避免惡夢不斷循環。 \n紀惠容表示,家暴案件只要有受害人到醫院求診,醫院就有通報的責任,之後社工就應該積極介入輔導。但王雪峰第一次爆發家暴時,卻僅由丈夫簽下切結書就了結,實在是「錯誤示範」。 \n紀惠容表示,社會一般認為低學歷的夫妻比較容易發生家暴,事實上高學歷夫妻發生家暴比例一樣高,只是高學歷者擁有的社會資源較多,加上愛面子,發生家暴第一時間多會尋求家人調解,鬧上檯面機率較低所致。 \n男生也會被家暴嗎?紀惠容表示「當然也有」,但比例上較女生低上許多。她認為家暴若草率私了「保證還會有下一次」,夫婦間到底有什麼問題導致家暴,一定要尋求社工協助釐清,才不會讓美滿的婚姻變成惡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