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約束性指標的搜尋結果,共08

  • 陸電力改革近期發佈 再生能源配額制

    《中國經營報》報導,「配額制」這項被稱為「中國最難產」的可再生能源政策,將在2018年全國兩會結束後落地。 \n \n關於可再生能源配額制的意見徵求在3月底結束,大陸國家能源局日前也發佈《可再生能源電力配額及考核辦法(徵求意見稿)》,要求將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作為一項約束性指標,按年度對各省級政府的可再生能源配額進行監測、評估和考核。指標設定結合了各省的可再生能源資源、電力消費總量、國家能源規劃和年度建設計畫、全國重大可再生能源基地建設情況等情況。 \n \n在已公佈的2018年可再生能源電力配額指標中,山東為8.5%,四川最高為91%;非水電可再生能源電力配額指標中,廣東、廣西、重慶最低為3%,寧夏、青海最高為21%。 \n \n跟以往的設計相比,此次最大的變化是將配額制的義務主體,由發電側轉向需求側。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表示,配額制有助於解決可再生能源的消納困境。 \n \n截至2017年末,大陸可再生能源裝裝機6.5億千瓦,占全部發電裝機的36.6%,水電、風電和太陽能裝機量都穩居世界第一,然而先前沒有配套考核機制,讓這些可再生能源都被浪費掉。

  • 張平坦承:節能減排經驗不足

     大陸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張平昨天在記者會時,用了很大一個段落去解釋控制物價這回事,對於節能減排的拉閘限電,他則承認經驗不夠;記者請他為自己打分數,張平自認為做得還不夠好,但他盡心盡力在做好每一件事情。 \n 從安徽巢縣一家銀行的會計員,走到了有小國務院之稱的發改委,65歲的張平金融經驗豐富,昨天在面對國際媒體時,他對各項數據瞭若指掌,隨時可以不經思索講出各項發展規畫。對日本媒體有關特區、實驗區、經濟區的差別疑問,張平詳細說明是視地區發展條件不同,給予不同的政策支持,同時也鼓勵各地區發展適合自己的經濟模式。 \n 四川記者請他為自己在發改委的工作成績打分數,張平避開「分數」的說法,謙虛表示,這幾年正好是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時期,發改委的工作很多,「嚴格來講,我自己還是不太滿意」,但他已經盡心盡力,希望以後能做得更好。 \n 有記者問到去年為了節能減排,局部地區出現停止供暖、關閘限電的舉措。張平懇切指出,中國向國際承諾減少汙染排放,因此十一五規畫的節能減排「是約束性指標,也是硬性指標」,各級單位都有壓力,這是中國首次把減少排放汙染指標放進規畫書,發改委與地方單位可能都缺乏經驗,日後一定要改進。話題一轉,張平認為,這也是中國向國際表明減排決心的一種表現。

  • 十二五7大目標 邁向小康社會

     大陸兩會登場,要如何精進「十二五」規畫、達到國強民富「小康社會」目標?權威人士透露,將透過經濟結構、科技教育、資源環境、改善民生等方面指標,統整協調管控。 \n 《上海證券報》指出,權威人士表示,「十二五」期間大陸經濟社會發展主要有7大目標,包括:經濟平穩較快發展、結構調整取得重大進展、科技教育水準明顯提升、資源結構環境保護成效顯著、人民生活持續改善、社會建設明顯加強,改革開放不斷深化等。 \n 十一五規畫基本完成 \n 圍繞這七大目標,「十二五」將提出12個預期性指標和12個約束性指標,合計24項指標控管,例如提高居民消費率2至3個百分點,有望成為重要指標之一。 \n 相關人士說,這24項指標大多數與轉變發展方式相關,尤其是一些約束性指標,集中在能源資源、生態環境、改善民生等領域,對調整經濟結構、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具有重要的導向作用。 \n 在之前的「十一五」期間,大陸曾提出22項主要指標,其中包括8項約束性指標以及14項預期性指標。8項約束性指標全部完成,14項預期性指標中,除「服務業增加值比重」、「服務業就業比重」、「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外,基本完成。 \n 經濟結構調整是重點 \n 一位業內人士認為,「從過去5年情況來看,我國在增強自主創新能力、淘汰落後產能、發展服務業等方面,存在一定難度。」因此,在部分「考核」經濟的軟性指標及約束性指標,要更多考慮經濟結構調整。 \n 有關人士透露,除了指標之外,收入分配改革也是「十二五」的重點。他說,「十二五」期間我們將努力實現居民收入增長與經濟發展同步、勞動報酬增長與勞動生產率提高同步。其中個人所得稅,到「十二五」中後期要全面建設綜合和分類個人所得稅。

  • GDP暴衝 中央地方矛盾再起

     大陸國內生產總值(GDP)翻倍成長,取代日本成為全球第2大經濟體,地方政府也紛紛將GDP兩位數成長定為今年首要目標,目前又以重慶的成長13.5%最高。不過,專家也擔憂這種數字的狂熱,沒有考慮當地民眾和資源的承載能力,甚至成為中央和地方的矛盾衝突。 \n 大陸國家發改委主任張平日前表示,2011年全國經濟增長目標定為8%左右。各地方政府也陸續公布自己的「十二五」規畫建議,這次大致呈現「東冷西熱」,沿海大城市包括北京、上海等,多把GDP增速定在8%到9%,河北、深圳也都降速,遠低於十一五期間的水準,河北降到8.5%,深圳從13.5%降到10%。 \n 西部競逐兩位數成長 \n 但大部分省的經濟增速指標還是定在10%以上,在已公布的資訊中,廣西、江西、福建、安徽、陝西、山西、貴州、河南、黑龍江等地區預計GDP翻1番,還有不少省提出人均GDP也要5年翻1番。 \n 其中以重慶以13.5%排名暫居第1,目前中西部地區明顯高於東部地區,且均為兩位數增幅。 \n 張平對此顯得憂心忡忡,他認為GDP增速目標定得過高,並沒有冷靜考慮相關環保、能源、資源的承載能力。 \n 中國社科院經濟所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張曉晶解釋,就好像今天把路挖了,明天把路又修好了,之後再挖、再修,看起來GDP增長了,實際上大家的福利被損害了。 \n 中央希望減輕對高汙染、高能耗行業的依賴,同時也要降低房地產市場熱度,避免資產泡沫出現。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對外經濟研究部部長隆國強就表示,2011年經濟最大矛盾可能是中央和地方的矛盾,地方不擔心經濟失衡、過熱,因為「在它那一攤永遠不過熱,GDP增長80%都不過熱」。 \n 以環保指標淡化GDP \n 國家資訊中心經濟預測部副主任祝寶良表示,GDP是有問題,但仍然是當前考核經濟的指標,大陸中央也開始想要淡化GDP指標,所以在考核GDP和人均GDP指標外,應要加上一些節能減排、公共服務等約束性指標。 \n 以北京來看,除了GDP增長8%的目標外,他們也希望將失業率控制在2.5%內,生產總值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均下降3.5%、水耗下降4%;上海的失業率要控制在4.5%以內,環保投入要相當於全市生產總值的3%左右。

  • 專家:十二五提高個稅起徵點

     針對收入分配問題,大陸多名專家建言,若要推進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在十二五期間,大陸當局必須頒布具約束性的指標才能實現。此外,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徵點也是必要之舉。 \n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4日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與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論壇表示,現在收入分配嚴重不合理,建議可在十二五期間推行約束性的指標。 \n 他建議,應約束居民收入增長不低於8%,讓城鄉居民收入共同增長,確保城鄉居民收入的實際增長,不低於GDP的實際增長速度,而非名義增長速度。此外,還應通過約束性指標,重點控制壟斷行業的高收入,並擴大中等收入的群體比例。 \n 遲福林表示,考慮通膨的因素和中低收入者生活水準的現狀,要進一步提高個人所得稅的起徵點,改變個人所得稅以工薪階層承擔為主的局面,降低低收入者的稅負。 \n 個稅起徵點一直是熱門話題。由於近日大陸物價漲得快,因此有學者建言,當下就應提高起徵點。近5年來,大陸當局曾兩次提高個稅起徵稅線。第一次是2006年1月1日,課稅標準從800元(人民幣,下同)提高到1600元。第二次是2008年3月1日,再次提高到2000元。在去年和今年的全國兩會上,不少代表委員都呼籲再次提高個稅起徵點。

  • 國研中心建議 CPI納為約束指標

     中共十七屆五中全會18日閉幕後,大陸媒體報導,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已針對「十二五」指標體系構建等做成報告,上呈給相關部門,值得注意的,該報告建議將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列入約束性指標,以法律約束來加強,可見大陸在「民富」的目標下,物價、工資等一般人民的「感受」將成為主流,「有利於社會協調」。 \n 大陸今年全年可能逾3%警戒線,日前官方色彩濃的學者建議上調CPI至4.5%,引來躂伐,專家更警告,明年通膨壓力將更甚於今年。因此,國研中心這份建議,引來關注。 \n 大陸媒體報導指出,國研中心課題組最近針對十二五規畫指標,完成調整研究,並提出28個調整指標。報告認為,十二五指標體系可以繼續沿用「十一五」的基本框架,但要把原來的「經濟增長」調整為「經濟增長和物價」類指標,因為大陸從去年開始過度釋放貨幣,加上各地工資上調,可見大陸的通貨膨脹,已是成本推升和貨幣推升的中長期問題。 \n 國研中心的報告顯示,先前「十一五」的規畫,在資源環境和人民生活方面狀況的指標、設定為約束指標後,完成情況良好,「有力推動經濟社會的協調發展」,所以建議未來的中長期持續推動。 \n 國研中心課題組提出,在經濟增長狀況類指標方面,在延用過去的「國內生產總值」和「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兩個指標時,應列入「勞動生產率增長率」和「居民消費價格指數」,目的是「為了引導宏觀經濟更加平穩地運行」。

  • 4大關鍵攸關十二五轉型成敗

     中共17屆「五中全會」,今天在北京召開,主要議程是研究制定國家第12個5年規畫;「十二五」將是大陸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邁向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段;《財經》雜誌特別歸納出「經濟轉變方式」、「優化約束性指標」、「彌補社會建設缺陷」、「期待政府轉型」是「十二五」成功的4大關鍵。 \n 追求GDP思路要轉變 \n 經濟結構調整以及尋求發展方式的轉變,是「十二五」規畫的主線,大陸發改委副祕書長楊偉民表示,轉變發展已講了很多年,但依然未取得實質性進展;他認為,促進經濟轉變的關鍵,是建立有效的政績考核機制、財稅體制,因此,「惟GDP是從」的思路要徹底轉變。 \n 清華大學教授胡鞍鋼表示,雖然高層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但要解決起來相當困難,因為中國經濟結構的失衡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地方政府的不當干預造成的。 \n 節能減排要降低衝擊 \n 另外,「十二五」規畫,將對全國總人口控制、單位GDP能耗降低、單位工業增加值用水量降低、耕地保有量等8項「約束性指標」進行優化。 \n 節能、減排指標的完成情況較好,原因在於這兩項約束性指標,被層層分解,同地方官員政績直接掛鉤。 \n 中央黨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表示,「節能減排一旦成為剛性目標,給地方經濟帶來的一刀切式的衝擊,容易造成很大的負面效果。」為完成節能減排任務拉閘限電的現象便零星出現,該如何在目標與執行之間達到平衡,將是「十二五」不得不關注的焦點。 \n 全面展開失業調查 \n 社會發展失衡所帶來的衝突,已經引起決策部門的關注,楊偉民透露,「十二五」將致力於社會發展;全面展開失業率調查即是之一。 \n 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社會所所長楊宜勇認為,「十二五」的失業率應控制在6%,將可促使地方政府把就業問題列為優先目標統籌安排,逐漸把地方政府從GDP怪圈中釋放出來,從而實現經濟轉型和結構調整。 \n 用法律約束政府行為 \n 周天勇表示「十二五」期間,一些高難度的改革,必將進入實質性階段。 \n 尤其在政府管理模式方面的改善日益迫切,大陸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祕書長汪玉凱認為,政府改革將取代企業改革,成為事關全域的改革重點。而政府改革關鍵就在於如何用法律來約束政府行為。

  • 台灣應參與十二五規畫

    中共預定今年秋季召開第十七屆五中全會中,討論通過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畫(簡稱「十二五規畫」),主要課題是應對金融危機、調整經濟結構和改善民生,減排措施也將納入。 \n「十二五規畫」將由2011年適用至2015年,這5年將是中國經濟結構調整的關鍵年。在大陸經濟崛起,全球經貿影響力提昇,以及兩岸貿易投資關係正常化、產業合作關係深化趨勢下,兩岸經濟協議(ECFA)協商於2011年可能已簽署生效等前提下,台灣不應該被動地等待規畫出爐,而應積極促進使「十二五規畫」成為兩岸對話與合作的議題。 \n對中國而言,全球金融危機是全球大調整的「洗牌過程」,短期對中國經濟發展與改革帶來嚴峻的挑戰,中長期則是推動中國加快改革、著力改變發展模式、由經濟大國邁向經濟強國的「歷史機遇」。「十二五」也是中國實現小康社會目標承上啟下的關鍵時期,因此「十二五規畫」的制定和執行,對中國至關重要。 \n規畫對台商投資影響重大 \n中國政府已開始啟動「十二五規畫」的研究編制工作,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提出的發展目標包括:推動需求結構、產業結構、城鄉結構、區域結構的全方位調整,促進和諧社會建設目標,加快形成節約能源資源和保護生態的增長方式和消費模式,消除體制機制障礙,培育形成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的新優勢等。其中「經濟產業結構調整」和「保民生」仍將成為政策重心。 \n中國是計畫經濟國家,政策決定國家發展方向,並落實為外商投資政策與待遇,可以預見「十二五規畫」對兩岸經貿與台商大陸投資將帶來重大影響,台灣必須重視。 \n全球金融海嘯後,中國已認定兩項經濟發展秘笈:金融危機總會帶動科技變革、發展成功的關鍵在智慧和科技。大陸開始考慮以政策支持科技業,著手培養新的經濟增長點,特別是戰略性新興產業。 \n因此,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於去年年底新華社專訪時首度透露,預計2011年起實施的「十二五規畫」,將結合目前中共官方研議中的「戰略性新興產業規畫」,這些「戰略性新興產業」將包括新能源、節能環保、電動汽車、新材料、新醫藥、生物育種和資訊產業等七大產業,成為人民幣4兆元經濟刺激方案與十大產業振興規畫。 \n另一項值得關注的是,中國決定到2020年每單位國內生產總值(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到45%,這項約束性指標將納入「十二五規畫」,預期將積極發展可再生能源,包括風能、太陽能、水力發電等。這些規畫方向均與兩岸經貿有極高關聯性,未來對兩岸產業競合的影響,以及台灣產業參與的機會等,台灣能不重視嗎? \n台灣參與中國「十二五規畫」,可能會被政治解讀,形成政治風暴,但兩岸大三通與「產業搭橋專案」已改變兩岸產業分工體系,兩岸產業的雙向互動,不應解讀為向中國傾斜,而應視為利用大陸優勢,進一步延伸國際經貿網絡關係的機會。 \n參與規畫不應視為傾中 \n因此,台灣除了應爭取於WTO架構內簽署「兩岸產業合作協議」,確立「對台灣有利」的合作機制外,尤其應將「十二五規畫」,列為今年內兩岸合作與對話的議題。 \n(作者為前國安會諮詢委員、師大兼任副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