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紅火公司的搜尋結果,共23

  • 官司纏身 並遭長時間境管

    官司纏身 並遭長時間境管

     2004年時任總統的陳水扁推動「二次金改」,隔年中信金控申請轉投資兆豐金控獲准,卻因紅火案,讓時任中信銀行董事長辜仲諒捲入官司,他從日本返台接受調查,之後遭長時間境管,歷經15年的訴訟,高院更審終獲無罪判決。  本案的關鍵人物是遭檢方通緝中的陳俊哲,他是辜仲諒的妹婿,也是當年的中信金控金融執行長及金融總經理、投資處處長,陳設立的紅火公司向巴克萊銀行贖回結構債,獲利3047萬多美元,但其中部分款項下落不明。  因為這筆陳俊哲交待不清的3億多款項,檢方認為辜仲諒及陳俊哲等人涉及不法,當年的特偵組透過管道遊說人在日本的辜仲諒返台,2008年辜返台接受檢方訊問,訊後以1億元交保並限制出境。  隔年,特偵組依違反證交法、銀行法背信及洗錢等罪,起訴辜仲諒,但辜認為自己沒有犯罪,也深信包括涉案的同仁都沒有做過任何傷害中國信託的違法行為,這也是他當初返台投案的初衷。  法界人士指出,紅火案主要審理重點就是「銀行法背信罪」,經高院審理後,認定中信銀當初出售結構債予紅火公司的價格屬公平市價,且依據金管會2006年7月分的裁處書意旨,也要求中信銀須將結構債處分後,再審酌轉投資兆豐金的申請是否核准,顯然中信銀根本無從繼續持有結構債。中信銀當初既然必須出售結構債,並由紅火公司以公平市價購買,縱使事後紅火公司贖回結構債時受有價差的利益,這利益也已經與中信銀無關,如果事後紅火公司贖回結構債時受有價差損失,也與中信銀無關,這是買賣關係的最基本原理,中信銀在事實上既無從享有該價差利益等,就沒有受到損害可言。

  • 紅火案大逆轉 辜仲諒改判無罪

    紅火案大逆轉 辜仲諒改判無罪

     纏訟15年的紅火案,台灣高等法院更二審28日審結,合議庭認定「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雖將結構債出售給紅火公司,但不構成《銀行法》的背信罪,他轉投資買進兆豐金控股票但未操縱股價,撤銷一審有罪判決,逆轉改判無罪。  發聲明盼爭議到此為止  辜仲諒委由辯護律師葉建廷發表四點聲明,表示非常感謝高院法官仔細調查及審理這件十分複雜的案件,並在詳細查證後,確認辜仲諒及張明田、林祥曦3人沒有犯罪,還給他們清白。  聲明指出,以前超過10年以上的纏訟,有部分因素是因審檢辯各方的法律見解不同所導致,但現在最高法院已釐清該等法律適用的爭議,高院也是依據這種見解作成無罪判決,深切期盼這種爭議不需要再持續下去。  紅火案涉及結構債等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與公司併購等複雜的商業知識,並非一般人所容易理解,且過往因許多外行而負面的報導造成外界許多不必要誤解,期待外界不再以訛傳訛,使本件爭議能回歸及尊重司法判斷。  檢方起訴案發當時擔任中信銀行董事長的辜仲諒與中信金控財務長張明田、中信銀副總經理林祥曦,被訴利用中信銀行向巴克萊銀行購買3.9億美元的結構債,再出售給陳俊哲成立的紅火公司,讓陳調度資金計畫買回結構債。  無操縱兆豐金股價事實  辜仲諒等人同時以中信金控向金管會申請轉投資兆豐金控獲准,再投資並大量買進兆豐金控股票,讓兆豐金控股價上漲,紅火公司趁此機會向巴克萊銀行贖回結構債,紅火公司獲有3047萬多美元的利益,中信銀行受重大損害。  高院更二審審理後認為,辜仲諒等人將結構債出售給紅火公司,違反內控規範及法令規定的違背任務行為,但中信銀以當時公平市價將結構債出售給紅火公司後,紅火贖回結構債獲利,不能因此認定中信銀行受重大損害。  更二審認定,中信金控因轉投資而大量買進兆豐金控股票,確有影響兆豐金控股價的情事,但這是因轉投資購股的正當事由,交易價格是以市場真實供需所形成,難以因此認定辜仲諒等人利用股價落差圖謀不法利益。  合議庭認為,因無法證明犯罪,昨日將辜仲諒及張明田、林祥曦改判無罪,至於檢方聲請沒收2億6169萬5800元犯罪所得部分,因辜仲諒沒有操縱兆豐金控股價等事實,不須對中信金控沒收及追徵。本案檢方不服可上訴。

  • 大逆轉 紅火案纏訟15年辜仲諒更二審無罪

    大逆轉 紅火案纏訟15年辜仲諒更二審無罪

    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涉紅火案,一審遭判9年,更一審認定辜男利用紅火公司承接結構債,讓中信金控及銀行董事會受蒙蔽而不知情,依加重背信罪將他判刑3年半,內線交易罪改判無罪,最高法院撤銷後,更二審改判無罪。 檢方指控,辜2006年任中信金控副董事長及中信銀行董事長期間,利用任中信金法人金融執行長的前妹婿陳俊哲控制的紙上公司即紅火承接結構債,對主管機關及中信董事會隱匿事實,陳俊哲侵占3億後逃亡美國,中信銀行及股市投資人權益因此受損。

  • 紅火案判無罪 辜仲諒4點聲明:爭議到此為止

    紅火案判無罪 辜仲諒4點聲明:爭議到此為止

    中信金控前副董事長辜仲諒被控紅火案纏訟15年,台灣高等法院更二審今逆轉判辜仲諒無罪,辜仲諒發出四點聲明,除感謝台灣高等法院外,也堅信他自己及涉案員工沒有做出傷害中國信託的違法行為,並期盼這種爭議不需要再持續下去。 辜仲諒聲明如下: 1、首先非常感謝臺灣高等法院合議庭的法官仔細調查及審理這件十分複雜的案件,並於詳細查證後,確認辜先生等三位被告並沒有犯罪,而還被告等人一個清白。 2、辜先生深信包括他自己及涉案的同仁都沒有做過任何傷害中國信託的違法行為,這也是當初辜先生勇於返台投案的初衷。 3、過往超過10年以上的纏訟,有部分因素是因審檢辯各方的法律見解不同所導致。現最高法院已釐清該等法律適用的爭議,臺灣高等法院也是依據這種見解作成無罪判決,深切期盼這種爭議不需要再持續下去。 4、紅火案涉及結構債等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與公司併購等複雜的商業知識,並非一般人所容易理解的,且過往因許多外行而負面的報導造成外界許多不必要的誤解,致使辜先生等被告必須屢屢費力在法庭中一再說明。期待外界不再以訛傳訛,使本件爭議能回歸及尊重司法判斷。

  • 共同社:日台將合作開發AI技術 快速判定紅火蟻

    共同社:日台將合作開發AI技術 快速判定紅火蟻

    日本共同社報導,日本國立環境研究所將與台灣「蒙斯特農研」公司共同開發新技術,希望利用人工智慧(AI)現場識別及判定現蹤螞蟻是否為紅火蟻,防止在日本落腳。 日本2017年6月首度在境內確認紅火蟻蹤跡,到目前為止已在16個都道府縣的港口等處發現。 報導指出,27日獲知日本國立環境研究所(國環研)將與台灣紅火蟻調查和驅除公司蒙斯特農研(Monsters\\' Agrotech)共同開發新技術,使用AI迅速判定在港口、貨櫃集散場發現的螞蟻,是否為毒性很強、原產於南美洲的「紅火蟻」。 開發這項技術目的在大幅減少調查的繁複程度,促成儘早掌握紅火蟻入侵情況,防止落腳日本境內。 國環研是在26日與蒙斯特農研就技術合作達成共識,希望最快在紅火蟻活動趨於活躍的初夏能開始試驗性導入。 準備開發的AI機制是利用智慧型手機等工具拍攝螞蟻,然後發送圖像,系統就會自動判定並通知結果。在紅火蟻已落腳的台灣,部分場所使用蒙斯特農研產品。(譯者:黃名璽/核稿:蔡佳敏)1100328

  • 更一審減刑至三年六月 辜仲諒將再上訴

    中信金控前副董事長辜仲諒涉紅火公司套利案,獲高等法院更一審上午宣判,因辜有自白、繳回犯罪所得、刑事妥速審判法3項減刑事由,將原本9年8月的刑期改判為3年6月徒刑。辜仲諒律師葉建廷今日代轉辜仲諒的聲明表示,一定會繼續上訴,爭取自己的清白。 辜仲諒的聲明稿中表示,本次高等法院更一審經過四年的審理後,已經確認辜仲諒並無任何檢察官所認的操縱股價、內線交易之行為,並還辜仲諒清白,對此部份,律師表示辜仲諒深表感謝。 但是高等法院就有關於起訴書認定辜仲諒涉嫌對中信金控背信的部份,認定辜仲諒有罪,律師表示辜仲諒對此深表遺憾,並強調中信金控及銀行都是體制非常健全的公司,本件紅火案相關之結構債買賣交易,依據公司之內部分工,並不需要當時擔任銀行董事長之辜仲諒決行,辜仲諒對於所有結構債的交易細節都是在事後經同仁報告才知悉。 而且,紅火公司贖回結構債的獲利,沒有一毛錢進入辜仲諒的個人口袋,辜仲諒在事後甚至已以個人的資金填補陳俊哲自行保留而未能匯回的新臺幣三億元,中信金控及銀行在這個案子也沒有受到任何損害。律師表示,辜仲諒一定會繼續上訴,爭取自己的清白。 中信金則表示,中信金沒有因紅火案遭到損失,且紅火案獲利也已回到公司。紅火案相關當事人目前已未在中信金擔任董事或經理人,此案宣判對公司財務及營運無影響,至於相關當事人是否要上訴,公司予以尊重。

  • 辜仲諒更一審判3年半 律師:會繼續上訴

    中信金控前副董事長辜仲諒涉紅火公司套利案,高等法院更一審判他3年6月徒刑。辜仲諒委任律師葉建廷表示,辜仲諒一定會繼續上訴,爭取自己的清白。也轉述辜仲諒對於被控告被信的想法,對此深表遺憾。 葉建廷表示,本次高等法院更一審經過4年的審理後,已經確認辜仲諒並無任何檢察官所認的操縱股價、內線交易之行為,並還辜仲諒清白,對此部份,辜仲諒深表感謝。 葉建廷表示,但是高等法院就有關於起訴書認定辜仲諒先生涉嫌對中信金控背信的部份,認定辜仲諒有罪,辜仲諒對此深表遺憾。 葉建廷強調,中信金控及銀行都是體制非常健全的公司,本件紅火案相關之結構債買賣交易,依據公司之內部分工,並不需要當時擔任銀行董事長之辜仲諒決行,辜仲諒對於所有結構債的交易細節都是在事後經同仁報告才知悉。 除此之外,葉建廷表示,紅火公司贖回結構債的獲利,沒有一毛錢進入辜仲諒的個人口袋,辜仲諒在事後甚至已以個人的資金填補陳俊哲自行保留而未能匯回的3億元,中信金控及銀行在這個案子也沒有受到任何損害。

  • 破天荒!高院夜審紅火案 跨海視訊辜仲諒前妹婿

    破天荒!高院夜審紅火案 跨海視訊辜仲諒前妹婿

    紅火案出現重大發展,高院更一審裁准讓人在美國、辜仲諒的前妹婿陳俊哲以視訊方式作證,但由於美國與台灣有時差,高院訂於20日晚間9點進行審理,這是紅火案發生後陳男首次現身,辜仲諒也表示,應該有助釐清案情,希望能洗刷清白。 本案4年前最高法院發回更審的重點有三,一是中信銀行賣出結構債是否有經過董事會決議,二是紅火公司是否符合SIC 12有關特殊目的公司之定義,三是原審所謂中信金控拉高又壓低兆豐金控股價,造成中信金為買進兆豐金控股票既付出更高成本復又節省成本的指摘並不合理。 由於辜的前妹婿陳俊哲是安排紅火公司向中信銀行購買結構債的人,更是紅火帳戶的有權簽章人並負責調度紅火公司的資金來源及獲利匯回,有許多決策及執行環節只有陳最為清楚,但是從本案發生迄今,陳從未到法庭作證,因此辜的律師具狀向聲請傳喚陳作證以釐清本案事實。 高院更一審裁准律師的聲請,並透過司法互助聯繫敲定時間,在下周三晚間9點以越洋連線同步視訊方式,訊問人在美國的陳俊哲;本案承審法官將於9月1日調任司法院,紅火案未來將密集審理,預計在8月底前宣判。

  • 紅火案更一審 律師聲請傳喚關鍵證人陳俊哲

    紅火案更一審今日由台大教授蔡彥卿、前行政院金管會專員黃顯華擔任專家證人,由檢辯交互詰問釐清中信金當年買進兆豐金控股票有無涉及炒作股票,辜仲諒的律師也聲請傳喚辜的前妹婿陳俊哲以視訊方式作證,法官表示將由合議庭討論後再作決定。 紅火公司是否是中信金控所設的特殊目的公司,是最高法院撤銷原判決發回更審調查的重點,也因此合議庭今日請黃顯華及蔡彥卿擔任證人;黃接受律師詢問時表示,依分析報告顯示當時中信金控購買兆豐金控股票有任何交易異常的情形,他不認有任何不法炒作。 專家證人蔡彥卿則指出,紅火公司的獲利大部分已回到中信金控體系,從上開事實應足以判斷,紅火公司確實是中信金控的特殊目的公司;由於今日審理時間有限,審判長表示將委由蔡彥卿教授擔任法院的鑑定人,於8月25日到庭再次出具鑑定意見以釐清爭議。 此外,由於辜仲諒的前妹婿陳俊哲是安排紅火公司向中信銀行購買結構債之人,更是紅火公司帳戶的有權簽章人並負責調度紅火公司的資金來源及獲利匯回,有許多決策及執行環節只有陳俊哲最為清楚,但是從本案發生迄今,陳從未到法庭作證,因此辜的律師已日具狀向聲請傳喚陳作證以釐清本案事實。

  • 紅火案更一審 傳訊中信銀處長辛允中

    備受矚目的紅火案,高院更一審今日傳喚處理紅火結構債交易的中信銀行處長辛允中及台灣證交所林姓承辦人員,針對紅火結構債交易內容及證交所當初出具「相對成交」意見內容進行交互詰問,辛允中證稱「未違約交割」。 檢方主張中信銀香港分行對紅火公司進行結構債交割時,在紅火公司尾款未付清,中信銀確未依作業規定,對餘款進行圈存,徒增控管風險,因此認定辜仲諒等人涉及背信。 但辛允中今當庭證稱,交易風險控管不單只是靠圈存,紅火與中信銀有簽定交易合約,有法律保障,他說,「圈存」是屬內部作業示警,不是唯一風險控管的保障,依他個人觀點,交易員未作圈存,應該是內部作業疏失,而且事後看來,這筆交易也未違約交割。 台灣證交所林姓承辦人則表示,案發時曾出具意見書表示,當時中信金在收購兆豐金股票有「相對成交」而被認定有操縱股價,違反證交法,不過證人出庭時卻爆出,證交所回復法院函文內容,是援用法院提供的「相對成交」來形容當時中信金控在公開市場買入兆豐金股票之交易過程,並不是證交所認為中信金控購買兆豐金股票已被認定為相對成交。

  • 中信案開庭 檢遭質疑重複起訴

    台北地院今(16)日再度開庭審理中信金案,就辜仲諒等人被訴購買天母地段土地,侵占中信公司資產,及紅火案匯轉結構債出售款項涉及洗錢部分,進行準備程序。律師發現,被訴侵占公司資金與辜仲諒無關;洗錢部分早在「紅火案」就已為高院認定無罪確定,質疑檢方重複起訴。 中信案開庭,主要審理陳俊哲在2006年4、5月間,向力麒建設公司購買天母段土地的交易資金來源,有無涉及侵占公司資產,以及辜仲諒、陳俊哲所涉紅火案出售結構債後,獲利款項的匯轉是否為洗錢等兩部分。 庭訊中,到庭的辜仲諒、吳豐富、張素珠等被告,和其律師對起訴事實分別舉證答辯,並和檢察官確認起訴範圍,發現檢察官指控侵占中信資金2億3100萬元,向力麒建設公司購買天母段土地的交易,根本與辜仲諒無關。 另起訴事實指控辜仲諒等人隱匿「紅火案」出售結構債後獲利款項,涉有洗錢罪嫌部分,也早在紅火案二審時,認定無罪確定。辜的律師團逐一比對高院當已調查的證據與認定結果,確認與這次特偵組檢察官指稱辜仲諒等人洗錢的事實,與先前紅火案二審判決內容完全一致。 律師認為這部分有重複起訴問題,影響被告權益至鉅,檢察官表示,會與高檢署確認後再向法院陳報。 庭訊中,法官也對檢察官起訴事實的認定方法與範圍提出不少質疑,包括檢察官認定吳豐富、張素珠與陳俊哲共同侵占公司資金2億3100萬元的具體犯行、證據何在?以及檢察官指稱被告等人洗錢金額如何計算?有無重複計算等?到庭論告檢察官對於審檢連串疑義,當庭表示將會在兩週內做進一步確認,再具狀向法說明。

  • 中信金案 辜仲諒:起訴內容非事實

    中信金案,台北地方法院今天開庭傳喚辜仲諒等4名被告到案。庭訊時,辜仲諒否認犯罪,也說檢方起訴書內容寫的不是事實,帳戶不是他管的。 特偵組日前偵結中信金案,調查發現辜濂松、辜仲諒等人在民國93年至96年間,涉嫌以中信旗下中信資產管理公司投資不良債權名義,利用陳俊哲、吳豐富等人擔任中信資產管理公司等相關境內外公司負責人、業務承辦人機會,將中信金控資產透過中信銀香港分行及台灣總行,層層轉匯到辜濂松、辜仲諒投資的境外公司等帳戶內共13次,侵占中信金控資產約3億美元。 此外,特偵組也發現,94年7月間,辜濂松、辜仲諒等人受翁姓友人邀約,規劃前往中國北京市投資順義區的房產,辜仲諒派下屬3度前往北京查訪後,決定侵占中信金控以Bel Air公司名義出資2700萬美元、辜仲諒個人投資300萬美元,以及與吳姓友人等人,共同籌資6300萬美元,成立PPG公司。 北院今天召開準備程序庭,傳喚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辜家大總管吳豐富、中信管理處前經理張友琛等4人到庭。 辜仲諒說,自己沒有犯罪,起訴書面寫的不是事實,這些帳戶也不是他在管的;吳豐富也說他沒有犯罪,在民國92年至95年間,他所處理的事務是老闆辜濂松、陳俊哲交辦的,他沒有決定權,決策權不在自己手上。 張友琛則說,自己跟陳俊哲(辜仲諒前妹婿、中信金前任法人金融總經理)的18職等差距非常大,「我連進到陳俊哲辦公室跟他說話的資格都沒有」,起訴書上所講的「CTO公司」對外投資、層層轉匯事情,跟事實不合,他沒有犯罪。 辜的辯護律師說,今天準備程序庭部分,主要是在釐清「3億美元」此問題,未來還有北京土地買賣、紅火案洗錢、陳俊哲買天母土地等案,而外界認為CTO公司侵占3億美金,但實際上CTO公司沒有賠,反倒賺4000多萬美金,這樣哪有損害? 此外,法官問檢察官,陳俊哲在民國104年4月14日的筆錄全程拒答等提出質疑。檢察官說,陳俊哲向特偵組提陳報狀,敘明關於PPG公司土地投資部分,是受中信高層指示,「我在這個案子裡是代罪羔羊」等,陳俊哲做的陳報足以證明其他被告犯罪的罪證。1051117

  • 辜?松涉侵占?辜仲諒:根本沒證據

    特偵組5日偵結中信金控案,最令外界意外的是,已故的中信金創辦人辜?松也被指涉嫌侵佔,辜?松長子辜仲諒透過律師團指出:根本沒具體證據。 中信金聲明,過去近半個世紀以來,辜?松不但是中國信託的靈魂人物,也在國內工商社團活動上與政府兩岸事務上扮演要角,是台灣最具聲望的企業領袖之一,更是國內第1位擔任「無任所大使」的企業家,在經貿外交方面成就非凡。對於辜?松遭受特偵組如此指控,中信金全體同仁同感震驚、備感遺憾。 與辜?松共事長達30年的中國信託商銀副董事長陳國世聽聞此事後直言:「真的不可能!太不可思議了!」 陳國世說;「他(辜?松)花自己的錢為國家做事,勉勵公司同仁要以國家為重,推展相關金融業務,也要跟著國家的政策走,他也時常教導大家要『誠信』、『正直』,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拿公司的錢去做他私人的事情?」 中信金指出,依辜仲諒的律師團聲明,辜?松在2006年7月間即曾以自己的資產籌措1.2億美元,填補中信資產管理海外投資的虧損;另於「紅火案」發生後,又再次在2006年9月間自行籌資先還清所謂「紅火案損失」3000萬美元,以如此行事作風之人,焉有可能會掏空、侵占自己公司的資產? 辜仲諒的律師團也表示,整本起訴書中根本看不到有所謂「辜氏父子聯手掏空公司」的具體證據,完全是憑推論與臆測就予以起訴,確實令人感到遺憾。 中信金強調,辜?松生前在台灣外交陷入困頓之際,透過各國際經貿組織推動民間實質經貿外交,近半世紀來以愛國熱忱及豐沛國際人脈,造訪的國家與政經官員不計其數,致力維護台灣的國際地位,貢獻為歷任政府官員及社會各界有目共睹,更被譽為「永遠的無任所大使」、「企業外交家」;中信金衷心期盼司法機關能儘速澄清真相,還辜?松一個公道。1051006

  • 紅火蟻掰掰 十三行沙坑解禁

    紅火蟻掰掰 十三行沙坑解禁

     八里十三行博物館今年2月底遭紅火蟻入侵,沙坑遊憩區、陽光廣場草坪被列為「紅色警戒區」,禁止遊客進入,歷經半年多來投藥防治及觀察,已不見紅火蟻蹤,館方日前也將沙坑遊憩區沙子全面換新,並於本周一重新開放,吸引家長帶著小孩前往嬉戲。  十三行博物館陽光廣場內的沙坑遊憩區,過去一直是社區民眾及遊客的親子遊憩熱點,直到今年2月發現紅火蟻蹤跡後,蟻丘附近的沙坑遊憩區圍起警戒線和告示牌,陷入長達半年多的封鎖期。  十三行博物館館長陳春蘭表示,發現紅火蟻後,在農業局的媒合下,館方與民間防治公司合作,投藥抑制繁殖,並定期以「洋芋片」為餌觀察,確認未發現蟻蹤,並在8月31日由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宣布解除列管,館方重新整理沙坑遊憩區後,於9月12日開放使用,家長可放心帶小孩前往遊玩。  民眾王太太得知沙坑遊憩區解禁,第一時間便帶著女兒到沙坑遊玩,王太太說,女兒很喜歡到博物館的沙坑玩,之前聽說是因為有紅火蟻才封閉,現在不只沒有紅火蟻,沙坑經整理過後也更乾淨了。  民眾廖先生認為,紅火蟻至今還是在八里四處蔓延,難保不會在原地東山再起,過去被紅火蟻咬的疼痛感記憶猶新,現在已不太敢讓小孩子到戶外的草地、沙坑玩耍。  八里區公所經建課長林聖隆表示,紅火蟻防治工作在八里區已見成效,半年多前台北港特定區內曾發現紅火蟻丘的綠地,過去幾個月來已經不見蟻蹤,但因列管區佔地約30公頃,仍須逐一投餌觀察,最快一個月內就可完成檢測,若確定已無蟻蹤,即可請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評定解除列管。

  • 紅火案更一審 律師:董事會決議 何來背信

     紅火案更一審昨開庭,檢辯雙方火力全開,檢方指辜仲諒等人出售結構債給紅火公司,損及股東權益;但律師則要求調閱中信銀董事會會議紀錄,證明董事會決議出售結構債,辜仲諒等人並沒有違背職務,也未損及中信利益。  本案最高法院認為,二審無法證明辜仲諒等人藉由紅火案獲取私人利益,再加上判決理由矛盾,而發回更審。更一審昨日開準備庭。  高院昨傳喚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及前財務長張明田等人,由檢辯逐一確認有無須調查證據及傳喚的證人;面對檢方指控辜仲諒等人,藉由出售結構債給紅火公司獲利,律師團相當不以為然,炮火猛烈回擊。  律師指出,紅火公司是中信金控的特殊目的公司,中信銀把結構債賣給紅火,讓紅火持有結構債,以有助於中信金控轉投資兆豐金控的目的達成,況且紅火的獲利絕大部分回到中信金控體系,並沒有造成中信銀的損失。  律師團也請法官調閱當初北檢查扣的資料,證明2005年12月29日中信銀董事會議紀錄,確實曾召開董事會決議將結構債更改為交易目的,所以中國信託出售結構債確有經過董事會決議,辜仲諒等人沒有違背職務,根本不構成銀行法背信罪。  律師表示,紅火贖回結構債、巴克萊銀行在市場售出其避險部位的兆豐金控股票,都是股權整合性質,並非操縱股價,佐以當年證交所的兆豐金控股價資料,更可清楚看出來,沒有拉高或壓低兆豐金控股價的情事。

  • 紅火蟻危害 十三行博物館:全面防治

     十三行博物館今天表示,於2月19日發現陽光廣場3處紅火蟻的蟻丘,立即通報農業局,於蟻丘範圍設立安全警示帶、警告標誌、公告及小型解說牌。農業局已經會勘並立即防治。  十三行博物館表示,為維護民眾健康及安全環境,防範入侵紅火蟻族群擴散,將委託專業防治公司,依紅火蟻標準作程序,自3月起防治,進行全面偵查及防治計畫,並將結果通知農業局及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  為使民眾認識紅火蟻與危害,十三行博物館已於陽光廣場設立大型及中型解說牌,以利民眾瞭解遭叮咬後處理步驟。此外,為因應假日眾多遊客,博物館將加強口頭宣導及加派人員巡邏,禁止民眾進入防治區。  媒體今天報導台北港區段徵收工程土方,來源為紅火蟻疫情嚴重的桃園,以致紅火蟻隨土方入侵八里區,新北市政府地政局澄清,報導與事實不符。  新北市政府地政局今天表示,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民國94年至95年報記載,當時台北縣八里鄉已有發現紅火蟻入侵,顯見「台北港特定區區段徵收工程」101年開工前八里地區已為紅火蟻疫區。  地政局說,工程施作土方來源分為兩類,一為新北市其他公共工程餘土;另一類則向合法土資場購入,其來源主要為台北市關渡地區。植栽供應部分,則多為彰化地區廠商,並須提送「入侵紅火蟻檢查合格證明書」。報載疫情消息,與事實不符。1050303

  • 紅火蟻肆虐 桃園全員備戰

    紅火蟻肆虐 桃園全員備戰

     桃園已成為紅火蟻的重災區,不管是學校、工廠、軍營、國際機場及高鐵車站周邊等都有可能成為紅火蟻災區,桃園市長鄭文燦25日表示,紅火蟻防治必須由中央統籌地方動員,分級分區,不然每年編列預算都不足以因應,期盼在農田休耕期間能好好整治紅火蟻疫情。  市府表示,紅火蟻防治工作不單是一個地方政府的工作,而是要以「中央統籌、地方動員、分級分區、全面處理」方式進行,中央應該寬列經費,以3年為期統一編列預算20億元,把台灣的紅火蟻災情徹底撲滅。  紅火蟻防治對策有蒸氣法及餌劑兩種,蒸氣法為在每個蟻穴注入蒸氣撲殺,這種方式成本較高,而餌劑為生物殺蟲劑,需經多次餵餌,降低蟻后繁殖能力,耗時5個月後,才能產生滅絕效果,市府會提供餌劑,並適時追經費預算,鄭文燦也呼籲中央提供充分數量的餌劑及相關紅火蟻防治的教育訓練。  市議員謝彰文認為,紅火蟻在桃園流竄12年,撲殺卻無成效,執行方法要檢討,防治藥劑也不能一成不變,因為紅火蟻有很多不同的品種,農民投藥的技術和方法也要加強宣導和訓練,否則投入的經費如同石沉大海,不但浪費公帑,也難治火蟻於宏效。  市府將成立專案組織,市府層級為大隊、各區公所為中隊,農會及水利會的小組長組成小隊,各隊訓練志工協助,並由責成農業局盡速召開紅火蟻防治第一次會報,邀集包括教育局、經發局、工務局、民政局、桃園機場公司、桃園捷運公司、台灣高鐵公司、後備指揮部等相關單位及代表共同參與,以掌握各交通要道、閒置土地、各級學校、各地工廠、國軍軍營等防治情形,並開放民眾申報紅火蟻熱區。

  • 紅火案 中信金:公司利益無損

     中信金控今天召開股東常會,部分股東質疑紅火案損及公司利益。中信金表示,無論紅火是否屬中信金體系,皆無損害中信金利益。  中信金表示,紅火是中信金旗下特殊目的公司(SPV),當初中國信託商銀以市價出售結構債予紅火獲利1108萬美元(約新台幣3億元),而紅火將贖回結構債獲利2090萬美元(約新台幣7億元)匯回中信金體系;中信金大股東亦依主管機關要求,另行墊付3047萬美元(約新台幣10億元)入中信金,中信金在這項交易案中合計獲利6245萬美元(約新台幣20億元),只有獲利並沒有損害,因此無求償問題。  中信金指出,若依台灣高等法院二審判決,認定紅火非屬中信金體系,紅火盈餘亦非屬中信金,則中信金必須證明確實有相關損害,才能向相關人士求償。  中信金認為,當初結構債是以市價出售予紅火,中信金並無損害,紅火為贖回結構債大量拋售兆豐金控股票,亦降低中信金購買兆豐金持股的成本,縱使紅火有獲利,也難認定為中信金的損害。  中信金擔心,若紅火非屬中信金旗下,目前保留在中信金約17億元的獲利,恐無法律上的依據,金控將對此盡力與相關人士協商,確保繼續保有這筆利益。1020621

  • 辜:沒從紅火拿一毛錢

     針對紅火案二審判決,辜仲諒律師團昨天發表聲明,對判決表示遺憾,強調辜沒有從紅火公司拿過一毛錢、也沒有操縱股價的行為,另中國信託亦無任何損害,將提起上訴,爭取清白到底。  另外,中信金控亦發表聲明,中信金控相信這幾位同仁的清白,依據公司曾進行之內部調查,紅火公司為中信金控之特殊目的公司(Special Purpose Vehicle,簡稱SPV),紅火公司出售結構債獲利新台幣十億元也歸中信金控所有,公司並未受到任何損失,且這幾位同仁也沒有任何所得。公司支持同仁上訴,相信司法終將還他們一個公道。  辜仲諒律師團聲明指出,對高院認定辜操縱股價、背信,感到遺憾,強調紅火公司就是中國信託的特殊目的公司SPV,絕對不是所謂「私人金庫」,辜也絕對沒有從紅火公司拿過一毛錢,中國信託也沒有因為結構債的交易有任何損害,辜也絕對沒有操縱股價的行為,會繼續上訴,爭取清白。  至於高院就辜仲諒被檢方起訴的非常規交易、內線交易、洗錢等部分,維持一審無罪判決,律師團表示肯定。

  • 辜律師團表遺憾 將上訴

     前中信金副董事長辜仲諒涉紅火案,台灣高等法院依銀行法背信罪,判辜仲諒9年8月徒刑,併科罰金新台幣1.5億元。對此部份判決,辜仲諒律師團表示感到遺憾,並會繼續提起上訴,爭取清白到底。  辜仲諒委任律師團昨日發表聲明,對於第二審法院就辜仲諒被檢察官起訴的非常規交易、內線交易、洗錢等部分,維持第一審無罪判決,表示肯定。但對於高等法院認定辜仲諒操縱股價、背信,感到遺憾,律師團強調,紅火公司就是中國信託的特殊目的公司SPV,絕對不是所謂私人金庫,辜仲諒也絕對沒有從紅火公司拿過一毛錢。中國信託也沒有因為結構債的交易有任何損害,辜仲諒也絕對沒有操縱股價的行為。  對於操縱股價、背信部分被判處有罪,辜仲諒委任律師葉建廷說,可能是法院認為當時處理結構債的紅火公司未符合中信金內規,但因尚未收到判決書,不清楚判決內容,必須等收到後再研議。  中信金也於昨日發表聲明,相信中信金財務長張明田、前副總經理林祥曦、前法務長鄧彥敦等幾位同仁的清白。且據公司曾進行之內部調查,紅火公司為中信金控之特殊目的公司(Special Purpose Vehicle,簡稱SPV),紅火公司出售結構債獲利新台幣10億元也歸中信金所有,公司並未受到任何損失,而這幾位同仁也沒有任何所得。公司支持同仁上訴,相信司法終將還他們一個公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