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紅色收藏的搜尋結果,共12

  • 央行特殊號鈔券 10月22日拍賣

     中央銀行宣布拍賣第17期特殊號碼鈔券,10月22日起透過台灣銀行網站投標公開拍賣,特殊號碼鈔券包含100元、500元、1,000元券,共計128組或4,830張,底價為面額的2倍,拍賣所有收入將全數繳庫,總計前16期拍賣收入,為國庫賺進8,088.31萬元。  央行發行局局長施遵驊表示,第17期特殊號碼流通鈔券10月22日上午10時至10月27日上午10時止,有興趣收藏的民眾,可至台灣銀行網站參與投標。這次拍賣的100元、500元、1,000元券,單組最多張數56張,單組底價最高8.4萬元,採整組方式拍賣,方便民眾一次完整收集。  施遵驊說明,統計過去16期特殊號碼鈔券拍賣,扣除手續費及台銀作業的必要費用後,全數繳交國庫,累計16期總收入為8,088.31萬元,不含面額為6,114.47萬元,最近一期的第16期總收入為218.63萬元,不含面額為120.77萬元。  這次拍賣的鈔券,在每一字軌的100萬張中挑選出28張拍賣。施遵驊補充說明,觀察歷來特殊號碼流通鈔券標售,一直都是紅色的百元券最討喜,當然跟價格較低也有關,收藏者大多都能接受。且一向以「888888」最受歡迎,其中100元券在第二期時曾拍出1萬5,360元(或153.6倍)的最高價,主要是跟語音的八個「發」相近,深受民眾喜愛。

  • 超生火的獅子圖騰亮采盤還有限定版紅色包裝唇膏…小香的2018聖誕限量彩妝也沒讓美妝迷們失望!!

    超生火的獅子圖騰亮采盤還有限定版紅色包裝唇膏…小香的2018聖誕限量彩妝也沒讓美妝迷們失望!!

    首發推薦的便是以香奈兒經典獅子圖騰為設計靈感的「獅子圖騰亮采盤」以及「獅子圖騰單色眼影」,兩款產品都在表面刻印上了獅頭圖像,散發出如珠寶般的珍貴質感。前者採用了透明輕盈配方,輕刷在臉龐可為肌膚灑上象牙金色虹光,營造絕美金屬光澤;後者一樣是有著金屬光效,其中有幾個色號雖然看似顏色較深,但其實透過不同對比色彩的相互疊擦,反而能勾勒出光彩奪目的眼妝。 而在唇彩方面,這次香奈兒一共推出了「聖誕限量唇彩盤」、「超炫耀的絲絨唇膏紅色限定版」、「COCO水晶糖光透唇釉」。集結了香奈兒全球彩妝創意與色彩設計師露西婭‧皮卡最喜愛的唇彩色所打造出的「聖誕限量唇彩盤」是平常在香奈兒很少見到的品項,不但有不同的色調,也能找到緞面、絲絨跟柔霧的不同質地,可說是一盤在手讓妳打遍天下無敵手的神級逸品XD!「超炫耀的絲絨唇膏紅色限定版」顧名思義,除了外包裝跟去年推出的限定版一樣都穿上紅色衣裳,這次在顏色上也是走非常正統飽滿又鮮豔的正紅色,同時在唇膏上還刻印著 N°5的字樣,真的很值得收藏呢。屬於液態金屬質感的「COCO水晶糖光透唇釉」,可說一款為了想要讓唇妝能擁有更多變化性的女性所打造的產品,只要疊擦在任何妳既有的霧面唇彩上,就能一秒快速切換不同氣場,讓雙唇透出唯美金屬光感,下班後想要直接跑趴也完全沒問題喔。 在這次聖誕限量彩妝系列的發表會現場,小編還另外看到一款讓在場所有人眼睛都為之一亮的隱藏版商品-2016紅色力量四色眼影盤的絕美復刻版!2016年一登場就刮起一波紅色眼影旋風,上市3天立即完售!這麼厲害的產品全台只有在101跟京站兩個香奈兒櫃點有販售,錯過的人不知道又要等到何年何月…,一定要搶要快啊。

  • 紅色收藏升溫 市場價格飆漲

    紅色收藏升溫 市場價格飆漲

     近年來,紅色收藏持續升溫,大多數品種的拍賣價以每年10%至30%遞增,尤其在一些周年慶的重要節點,市場更熱絡。武漢收藏家協會文獻專委會主任肖琴學稱,知名度高、存世量少的藏品,市場價值更是步步高升,像今年8月拍出152萬元(人民幣,下同)高價的精裝本《毛澤東選集6卷合訂本》,2012年市場價值只有20至30萬元。  中新網報導,2013年為毛澤東120周年冥誕,《毛澤東選集》市場價位連創新高。在湖北江夏區委展廳舉辦的一場紅色文獻收藏展上,擺放5個不同版本、共20餘冊的解放區《毛澤東選集》,其市場價值就達到200萬元。  毛澤東一生著作頗豐,陸續發行的有《毛澤東選集》、《毛澤東文集》、《毛澤東軍事文集》、《建國後毛澤東文稿》、《毛主席語錄》等,內容包括毛澤東於各式場合發言、年輕時投稿的文章,以及建設國家方針等。其中《毛主席語錄》為毛澤東著作中一些句子的選編本,採紅色封面包裝,為共產黨領袖的經典言論,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稱為「紅寶書」。  文革時期,紅衛兵隨時截查路人,檢查他們是否忠於毛主席,於是所有人都「寶書不離手,語錄不離口」。文革期間,《毛主席語錄》被大量發行,更翻譯成多國語言,預估全球發行量超過8億冊,僅次於《聖經》。  據中央辦公廳特別會計室負責毛澤東稿費的鄭長秋表示,截至1976年毛澤東逝世,稿費加上利息,毛澤東領取稿費約為157萬元。

  • 帕慕克「純真博物館」溫暖開幕

     二○○六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土耳其作家帕慕克實現了長久以來的夢想──籌建多年、與他二○○八年出版的小說同名的「純真博物館」(Masumiyet Muzesi)終於在廿八日開放。  「純真博物館」在土耳其第一大城伊斯坦堡的蘇庫爾庫瑪地區,是棟紅色建築,館內收藏反映的一九五○至二○○○年半個世紀伊斯坦堡的日常生活。  五十九歲的帕慕克在十多年前構思建造「純真博物館」,也有了發表同名小說的想法。《純真博物館》是他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出版的第一本著作,講述七○年代富家子凱末爾不斷蒐集愛人的物品,重溫他在那段不幸戀愛期間感受到的幸福。  「純真博物館」的收藏品有帕慕克從二手店收購的物品,也有民眾捐贈,包括瓷製小狗擺設、老式除毛用具和手搖電影放映機。展品中最重要的是凱末爾收藏戀人遺留的四二一三個菸蒂,釘在一張帆布上,佔據一整面牆。  帕慕克原本規畫「純真博物館」開館與小說出版同步,但開館比小說出版延後四年。

  • 女方回贈「女婿肚」要收藏一輩子

    女方回贈「女婿肚」要收藏一輩子

     大同區的延平北路是台北市早期最繁榮的市街,鼎盛時期,這裡匯聚了許多著名的金飾、糕餅店及結婚禮服店;位於延平北路二段錦裕嫁妝百貨公司、經營幸福事業逾五十年的老闆娘溫黃錦招說,去年兔年上門採買嫁妝的新人,是近年最高峰。  溫黃錦招指出,訂婚六樣禮、十二樣禮主要是男方致贈給女方,女方除了回贈男方的衣物鞋襪以外,最特別的是肚兜形狀的「女婿肚」,她說這不是穿的,依習俗放一個紅包在裡面,象徵女婿以後會賺大錢,而且要收藏一輩子,「我先生的『女婿肚』至今還仔細保存著。」  其他代表吉祥的物品也都隨著時代演進,變得小巧精緻,如竹心(取其同心)、棉花(感情綿長)、生炭(象徵早生貴子)、鉛錢(意味嫁進婆家獲眾人疼惜)、種子(五穀豐收)裝在紅色小盒子,方便收藏;另外象徵多子多孫的榭榴及蓮蕉(或芋仔、桂花)等,也全部以塑膠Q版放進禮盒中,如果堅持要真實的榭榴、蓮蕉等盆栽,也不成問題,差不多二千多元即可買齊。  老闆溫辰雄表示,他們的客人大部分都在訂婚後,再回來添購新婚生活用品,年頭年尾都喜氣洋洋。

  • 紅色經典紅不讓

     早在逼近中共建國60週年時,藝術市場上紅色作品拍已遍地開花,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高峰,不只民間人人「喊燒」,連官方機構也不遑多讓:中國美術館趁勢推《光輝歷程‧時代畫卷--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0週年美術作品展覽》,館藏壓箱寶精銳盡出。  《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0週年美術作品展覽》近300幅作品主打「紅色經典」,佔據了一樓所有展廳,包括陳逸飛、邱瑞敏《在黨的一大會議上》、靳尚誼《瞿秋白》、孫滋溪《天安門前》等;其中沈嘉蔚於1987年創作的《紅星照耀中國》堪稱鉅作,11公尺長的畫幅中繪出了延安時期中國革命重要領導成員群像。  畫作 樣樣紅  「紅色題材」主要指1949年至1976年間採用寫實主義手法創作,反映中國革命歷史和新中國成立初期社會主義建設的作品。它們帶有特殊年代的印記,例如在構圖上突出領袖和英雄人物;在造型上,舞台化傾向明顯;色彩運用方面以「紅、光、亮」為典型特徵。對藏家而言,儘管偏好畫中有領袖人物出現;但有時以大陸河山為題材的紅色經典作品,也頗受追捧。  紅色經典作品構成中國美術創作的主流類型,19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也衍生過革命歷史題材作品,代表作如《紅軍過草地》、《井岡山會師》、《開國大典》、《毛主席去安源》等,其中「毛澤東」系列作品尤為突出。美籍學者梁庄愛倫在論及中國文革時期的美術便提到:「在整個文化大革命中,毛澤東的肖像和思想主宰當時的美術。」  然而中國國家博物館副館長陳履生強調:「紅色」作品未必都「經典」,真正的「經典」多數已被收錄在博物館或美術館中,只有極少量作品仍流落民間。  拍場當紅 炸子雞  「紅色經典」是「紅色題材」作品中的頂尖精品,近20年來成為拍場寵兒;大陸建國60年大慶,也點燃了不少投資者對紅色收藏的熱情:1995年嘉德秋拍,劉春華《毛主席去安源》油畫以605萬元(人民幣,下同)的價碼拍出,揭開「紅色經典」油畫正式進入拍場序幕;2005年嘉德秋拍,陳衍寧《毛主席視察廣東農村》以1012萬元成交;2007年春拍,陳逸飛的《黃河頌》以4032萬元的天價落槌;2010年嘉德秋拍,李可染的水墨鉅作《長征》成交價達1.075億元……紅色經典作品的市場行情可謂一浪「紅」過一浪,許多拍賣公司為此推出紅色專場。  紅色經典藏家群可概略分為幾類:1960年代出生,有一定經濟實力,喜愛此歷史題材作品;紅色作品也跟這代人的記憶密切相關,故有其懷舊情緒。此外,由於作品和現代生活有時空距離,如宣傳畫、年畫原稿等,一些新買家認為把畫掛在居室裡特別有獨特風情,企圖以鮮明反差營造出時尚「混搭」效果。  嘉德油畫部專家孟祿新表示,「紅、光、亮」只是一種分類形式,到處都在搞紅色美術,藏家還是要從歷史發展的角度來評估是否有收藏價值,須知不同藝術家的不同作品差別很大,不見得沾了「紅」字就張張高價,其中還是有不同等級層次,得差異化看待。  印了9億多張的 樣板畫  談到開創紅色經典者,便不得不將目光聚焦於劉春華的《毛主席去安源》。該畫公開發表後大量印製,在文革期間數量高達9億多份。而這幅大陸家喻戶曉的名畫,其實曾經歷了一番波折才得以問世。  1967年,劉春華臨時頂替同學至江西,被分配到畫毛澤東第一次到安源的情景。為了完成任務,劉春華便到安源煤礦體驗、訪問老工人以及參加過秋收起義的老紅軍。然後彙整資料加以研究,反覆學習毛澤東的著作和詩詞,過程中青年毛澤東的形象在他的腦海裡逐漸清晰,於是很快擬出了構圖。  位於畫面中央的青年毛澤東風采俊朗,實在很難與其現實生活中的肖像照作連結。他身穿一件傳統中式長袍,一手拿著一把油紙傘,另一手拳頭緊握,臉部表情堅定,邁步走在山路上。背景是遼闊蒼穹,下方則是繚繞群山萬壑間的雲海。依照大陸人士對該畫的解讀是:其姿態神情充分表現其不畏艱險、敢於鬥爭、敢於勝利的大無畏革命精神;為革命事業不辭辛苦、披荊斬棘,為勞苦大眾開闢道路。儘管一場革命前夕的暴風雨即將來臨,但革命的曙光終將升起,照亮安源地區。  不過,這樣的構圖在當時顯得太過另類,引起不少爭議:「有人說毛主席到安源深入群眾,就應該和群眾畫在一起;你畫一個人孤伶伶,是孤家寡人、脫離群眾。」劉春華回憶。後來在他的堅持下,這幅畫的構想仍被保留下來。作為當時的經典樣板畫,《毛主席去安源》成了「文藝為工農兵服務、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的絕佳範例。

  • 財富支撐 中國藝術市場高價

    財富支撐 中國藝術市場高價

     大陸藝術品拍賣屢創新高價,看得眾人眼花撩亂。泰康人壽保險公司董事長陳東升,也是中國嘉德國際拍賣公司創辦人卻認為,現今中國的經濟起飛到了資產價格高速增值的階段,財富三級跳,而藝術品正是最好的資產保值管道,所以中國藝術市場的高價,從經濟學的概念來衡量,仍是合理的。  我經營嘉德拍賣公司18年了,雖然我現在不在第一線,但是對收藏市場一直很關心。有人說現今中國的拍賣市場是泡沫,但我認為,這背後是有經濟支撐的力量,不能完全叫泡沫。  關於中國拍賣市場的價格,要分兩方面來看,一個是看國家的經濟增長情況,再來是看中國財富急劇增長的現象。因為中國經濟起飛後,正處在幣值升值,流動性和資產過剩,資產價格持續增長的階段,所以出現藝術品持續的高價格,讓中國藝術品市場進入「億元時代」。如果沒有經濟力量支撐的高價格,會像200年前荷蘭的鬱金香事件,它會塌下來的。  中國藝術品市場自90年代起步,一直到2003年非典(SARS)的時候,嘉德每年拍賣總交易量大約2億5千萬元(人民幣,下同)。那時香港佳士得、蘇富比的交易量是5億港幣,當時我的夢想就是做中國的蘇富比。我經常說,在中國「現實比夢想更偉大」,因為現實比理想來得更快,非典後,2008、2009和2010年中國藝術品市場三級跳,正好是中國財富三次大暴漲的時代,和經濟發展極其吻合的。  今天中國的財富還在高速增長,特別是民營企業快速的成長,他們只要公司上市後,財富就迅速膨脹。因為財富的快速增長,嘉德現在春拍可以到20億,秋拍可以到30億,這是過去想像不到的。  中國藝術品 將再創高價  2005年倫敦佳士得拍賣會上,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圖罐以人民幣2.3億元(折合美元2770多萬元)的成交價,刷新中國瓷器拍賣價,有人說是假拍。去年香港蘇富比拍賣清乾隆「萬壽連延圖」長頸葫蘆瓶,以2億5266萬港元天價成交,再刷新中國工藝品及瓷器的世界拍賣紀錄。這次大家覺得是真實的了。去年保利拍賣會上,黃庭堅的《砥柱銘》成交價達到4.368億元人民幣,創造了中國古代書法作品的拍賣紀錄,也打破中國藝術品的世界拍賣紀錄,市場再度議論紛紛。我相信再過三年、五年,會有很多東西貴到這種價格,那時大家再議論真假是沒有意義的。  撇開個別的現象和真假問題,就整體來看,我的結論是,今天中國的經濟起飛到了資產價格高速增值的階段,中國的財富三級跳,中國富人群體的財富名列世界第二,而藝術品是最好的資產保值管道,所以中國藝術品今天的價格從經濟學的概念來講,是合理的。  現在中國有幾百家拍賣行,中國藝術市場的繁榮是全世界前所未有的。我認為今天整體中國藝術品市場是健康的。雖然競爭過程中大家談很多假拍和拍假的問題,但從市場發展角度來看,西方的藝術品市場成熟了200多年,蘇富比走了兩百多年,中國的藝術品市場還要大家一起努力向前進步,現在是有問題,但沒有大問題。  拍賣市場 整體沒有大問題  記得當年嘉德第一場拍賣,我請了一位評論家參加,他對記者講,中國有錢的人不懂藝術,懂的人沒錢,所以中國沒有藝術品市場。當時我聽了很生氣,但是嘉德拍賣這一槌卻敲成功了。  那時候有位記者說,嘉德這聲槌響,預示著藝術品交易拍賣中心將形成紐約、倫敦、北京三足鼎立之勢。那時我覺得這句話是天方夜譚。晃眼一過十幾年。今天來看,不是預言,而是實實在在的。  也許有人說,大陸沒有收藏家,只有投資,不是收藏。這就看你怎麼看投資和收藏的關係。說收藏藝術品不增值,我相信世界的藝術市場不會有今天的繁榮;說沒有審美情趣,是純粹的投資,也可能達不到今天的繁榮。  所以收藏和投資是一對孿生兄弟,當價格暴漲的時候,投資行為就會重一點,當價格不漲的時候,收藏行為就重一些。  所有投資領域裡沒有像收藏藝術品回報的這種神話。嘉德第一次拍賣油畫時,有一張張曉剛的「紅色經典」,最近佳士得拍賣的是第二張,得標價加佣金合計是5000萬港幣。如果嘉德這張拿出來賣,價格更貴。但14年前,嘉德那張拍賣價4萬人民幣還賣不出去,公司裡的人建議我自己收下來,我說我看不懂。現在想起來很後悔,這可是10年1000倍的回報。  我認為,中國的買家如果單憑著投資的興趣進來藝術市場,慢慢他也會喜愛藝術品的,中國藝術市場,「先投資,再收藏」是一個健康的行為。  我一直期待大陸能出現像台灣「清翫雅集」這樣既有思想,又有學問,又有審美情趣,又有財力來投資藝術品的收藏家群體。我們也在籌劃,甚至推動這件事,我相信大陸也會向臺灣學習,到那候中國的藝術品市場將更健康,更興旺,更繁榮。  (上海2010世界華人收藏家大會提供)

  • 玩藝舖-扇子的人生情意

    玩藝舖-扇子的人生情意

     兒時對扇子投射的親情記憶,變成長大之後的牽絆,儼然成為夏日出門的配件,看球賽、逛夜市、看露天表演、或僅僅到屋後的溪邊散步,隨手抽一把足以跟外出心情匹配的扇子,已經變成習慣了。  之所以對扇子有特殊情感,應該來自於哈馬星阿媽。有記憶以來,她已經滿頭白髮,總是拿一把扇子,在舅舅的眼科診所進進出出,或搬一張藤椅在亭仔腳搧風乘涼。有時候跟阿媽一起躺在榻榻米午睡,阿媽就拿大把蒲扇搧風,一邊哼著「白牡丹」,像搖籃曲。  母親也習慣在皮包裡面放一把摺扇,偶爾去喝喜酒,天氣悶熱,見她用手絹抿去鼻頭汗水,再打開摺扇搧風,彷彿畫裡走出來的仕女。  我開始擁有自己的收藏扇,是幼稚園中秋節送的紅色塑膠小圓扇,那時還住在有院子的平房,中秋節前後都會搬小板凳在月光底下吃柚子,一邊搧風,一邊盯著月球上面究竟有沒有兔子搗麻糬,覺得有自己專屬的扇子,非常了不起。那把扇子跟了我十數年,夏天不但可以搧風,還能驅蚊,不過扇子逐年褪色,還有裂痕,但捨不得丟,感覺是青梅竹馬的老朋友。  兒時對扇子投射的親情記憶,變成長大之後的牽絆,只要是熱天出門,一定要帶扇子,邊走邊搧,自成習慣,甚至靜靜的,有了收藏癖。  典雅女人風vs熱血運動系  京都帶回來的手工扇,雕工精細的竹柄像均勻散開的飛瀑,手繪金魚,或典雅織繡,拿在手上,穿著花洋裝,一雙夾腳拖鞋就可去夜市撈金魚,竟也有了日本女人穿浴衣逛花火祭的閒情逸致。  接著又有日本職棒以仙台為主場的樂天金鶯「Hello Kitty Pretty League」限定紀念扇,2002年FIFA日韓世界杯,跟首屆WBC世界經典賽的紀念品,歸屬「運動系」收藏扇。最有價值的莫過於「郭泰源」領軍,創造過本土最強「三本柱」的誠泰COBRAS周邊商品,黑橘加油棒、小氣笛、簽名球外加眼鏡蛇大扇子,以及誠泰COBRAS解散前最後一場主場比賽門票,全部集結起來,成為美好的追憶。幾次拿著眼鏡蛇大扇子搧風,總會想起那時在球場跟應援團一起放橘色氣球,一起喊殺殺殺,當時的紅土氣味,外野計分版,以及無法重來的熱情。  X Japan演唱會大扇子  最近入手的大物收藏扇,則是暌違18年再結成的日本視覺系搖滾樂團XJapan在橫濱日產體育場舉辦的「超強行突破‧七轉八起」世界巡迴演唱會周邊紀念商品,選在日本「お盆」連兩晚「再會之夜」「真夏之夜」動員13萬人的演唱會,即使無法親臨現場,朋友仍舊稍來這把以X Japan紅黑基調的大扇子,完全燃燒的搖滾氣魄啊!  這些小心翼翼保存的扇子,儼然成為夏日出門的配件,看球賽、逛夜市、看露天表演、或僅僅到屋後的溪邊散步,隨手抽一把足以跟外出心情匹配的扇子,已經變成習慣了。

  • 蔡一鳴 酸甜苦辣賞古玩

    蔡一鳴 酸甜苦辣賞古玩

     作為台灣第一代的收藏家,華人圈最具實力的收藏團體「清翫雅集」的創會會長,蔡一鳴曾為許多後進指點迷津,對國內收藏界的發展如數家珍。高齡82歲的他,現在依然活躍在各大拍賣場上,親自舉牌喊價。體會過收藏過程中的酸甜苦辣,蔡一鳴現在的收藏心態很瀟灑,買不到佳品也無所謂。單是在拍賣場上會好友、欣賞藝術品,就能讓他的退休生活充實且豐富了。  以下為專訪內容:  問:你會愛上收藏,是有什麼機緣嗎?  答:我在上海唸中學時,很多同學的父親或祖父都是收藏家,從小我就看過許多珍貴的骨董和字畫,只是那時對那些紅紅綠綠的花瓶、碗啦,並不太了解。  觀察3年 才開始進場  當年上海的大收藏家、後來香港「敏求精舍」的創辦人胡惠春就是我同學的大哥,我以前常去他家裡玩。那時我對骨董收藏還懵懵懂懂,後來在香港看了拍賣會的預展,看著預展的東西覺得很眼熟,才發現那些骨董和我小時候見過的東西都很像,從此引發了我收藏的興趣。  問:那你何時開始自己的收藏呢?  答:我是1979年開始收藏,第一件藏品是在香港買的。1960年前後我從事貿易,每個月要到香港出差,每次都住在辦公室附近的文華酒店。那時蘇富比及以後的佳士得拍賣會都在文華酒店舉辦,我沒事時就跑去瞧瞧展覽。我大約看了3年,才開始進場。  我第一件買的是瓷器,當時拍賣市場最被看重就是瓷器。初期我向骨董商買骨董的比較多,交了不少學費之後,決定透過拍賣公司交易比較安全。  早期我收藏的多半是明清時期的瓷器。現在「樂山堂」所收藏的瓷器中,有一只明朝萬曆年間的紫地黃龍碗,全球有記錄的不超過4個;另一件明朝正德年間的綠龍紋碗,更是孤品,都很珍貴。  11萬港幣標得龍女禮佛  問:後來你的收藏範圍有擴大嗎?  答:1981年我買了第一件字畫。為什麼買字畫呢?說起來是一段有趣的故事。  當時瓷器的價格貴得很厲害,但在香港的拍賣市場上,張大千的字畫卻很便宜。有次我看中張大千的《龍女禮佛》圖,起標價4萬港幣,因為非常喜歡,我就決定用買瓷器的概念去標,出價比較高。我跟另外一位菲律賓華僑搶標,結果我以11萬元港幣標得,再加上1.1萬港幣的佣金。當時,中國的字畫還沒有賣出過那麼高的價格,拍賣結束後立刻有很多記者過來要訪問我。  問:這是你買的第一張張大千的畫作嗎?  答:沒錯,《龍女禮佛》是張大千在1940年代遠赴敦煌,在莫高窟臨摹唐人原作的精品,工筆畫得極好,不論是臉部、手部還有衣飾的線條,都充滿流動性,而且用色穠麗,尤其那紅色真是漂亮。  買到這張畫之後,我在返台的飛機上碰到一位收藏家,他跟我說,「那張畫是假的,你怎麼會去買?張大千從來沒有使用過這麼鮮豔的紅色。」我聽了心裡頭很不舒服,當天我搭早上10點左右的飛機回台,一回到辦公室就請同事的太太幫我約張大千先生,我想跟他當面求證。  這位太太聯絡了同在故宮書畫處工作的張大千的小女兒,我當天下午3點半就到故宮對面的摩耶精舍拜訪張大千。我抵達時,張大千已經在等我了,他問我,《龍女禮佛》是你買的嗎?那時他已經看到了報紙的報導,看到拍出高價,非常開心。  他為什麼這麼開心呢?因為1980年代,張大千的畫在台灣賣得很好,可是張大千的作品在香港的拍賣價格卻一直起不來。因此,我用高價在香港買了他的畫,他很開心。  我請問他《龍女禮佛》是不是他畫的,張大千給了肯定的答案。至於畫龍女使用的鮮艷紅色,他解釋這是用礦石磨出來的顏色,從他去敦煌臨摹開始,一直到解放以前,他都是用這種顏色。但後來離開大陸就不用了,因為從前都是學生幫他磨礦石,從大陸出來後沒有學生在身邊,隨著年紀增長,自己也磨不動了,所以很久沒有再使用這種顏色了。  ﹙文轉A19版﹚

  • 港蘇富比秋拍品 在台搶先看

     香港蘇富比秋拍十月四日舉行,也為亞洲即將到來的秋拍季敲下第一槌。近年亞洲藝術收藏市場的焦點有從當代轉移至廿世紀中國藝術的趨勢,今年香港蘇富比「廿世紀中國藝術」秋拍,便推出超過一二○件拍品,總估價上看一億三千萬港元(新台幣約五億兩千萬)。這場拍賣囊括了中國現代藝術搖籃杭州藝專出身的四大名家趙無極、朱德群、吳冠中、趙春翔作品。九月廿五、廿六日部分拍品在台北國泰金融會議廳舉辦預展。  香港蘇富比「廿世紀中國藝術」以趙無極一九六○年的《18-10-60》估價最高,約一二○○萬至一八○○萬港幣(新台幣約四千八百萬至七千兩百萬)。這件畫作首次現身拍場,來自與趙無極相識多年的美國友人收藏。在飽滿的紅色畫布中以山脊式構圖呈現由向外的張力。  此外,深受收藏界喜愛的海外華人藝術家常玉,這次作品也是亮點。這次的《碎花毯上的粉紅裸女》,估價同樣是一二○○萬至一八○○萬港幣。畫中描繪金黃頭髮的粉紅裸女悠然自得地躺在地毯上。  比較特殊的是,秋拍期間,香港蘇富比還特別舉辦一場「世紀藏臻」的展覽,十月二日至七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推出。蘇富比從台灣、新加坡、印尼和美國等地的廿多位藏家手上,借到廿四幅華人藝術家的經典畫作,包括常玉、潘玉良、徐悲鴻、林風眠、朱沅芷、陳澄波、廖繼春等共廿四位。蘇富比主管陳秀玉指出,拍賣期間買家聚集在香港,可以藉此機會將介廿世紀的中國、台灣和海外華人藝術介紹給收藏界認識。

  • 上海美術館 「紅色經典」大展

    縱橫北京到香港拍場的劉益謙、王薇夫婦,於11月18日在上海美術館盛大舉行其收藏展。夫婦倆將其收藏品中,挑出描繪革命以來的各項主題油畫,舉辦:「革命的時代:延安以來的主題創作展」。開幕當天,不只上海本地的佳賓,包括北京、香港、台北的藝術圈重要人士,幾乎都群聚上海美術館了,可見劉氏夫婦的魅力。懸掛在上海美術館的「紅色經典」油畫,主導收藏者正是王薇。 今年適逢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六十週年,「紅色經典」重新躍為主流,王薇的收藏,正符合今年這個大趨勢。例如中央電視台就製作《革命的時代:主題繪畫創作訪談》專題,可見中國官方也認可這檔展覽。而王薇對於她的收藏,將來是否會高價再賣出?她接受中國大陸媒體專訪時明確表示:「我收藏的這些紅色經典的作品,一幅也不賣。我過去這樣說,現在也是這樣。以時間、以事實來說話吧。關於收藏,我有我的夢想,我想它最終會徹底實現。」她更說:人們都說中國目前沒有收藏家,都只是為牟利。我看那幾個「收藏」中國當代藝術的老外倒真是為了牟利。但我知道上海有不少很好的收藏家,買進好的東西從未拋售,深藏不露。我不怕別人知道,我就是要讓世人看看中國有真正的藏家!」

  • 國慶版《人民日報》 漲價2倍

    大陸六十周年國慶期間,除了今年國慶題材的收藏、紀念品熱銷之外,連平日少有人問津、報攤上幾乎不見的《人民日報》,其定價五元人民幣的「國慶特刊」,都在市場上被炒作到了十五元人民幣,大漲百分之二百。 定價五元人民幣的《人民日報》國慶特刊,是許多北京居民多年來習慣收藏的紀念品,不過,隨著近月網路買家不斷炒作各地國慶特刊的收藏,現在連北京市都有報攤就地起價,民眾要花十五元人民幣才買得到報紙。報攤老闆認為:「 等到它升值之後,你就不會覺得價格高了!」 事實上,大陸紅色收藏品市場日前即有人拿出完整六十期的《人民日報》國慶特刊,叫價六萬元人民幣(合約二八.八萬台幣),並於上周五順利賣出。 除了六十周年國慶,今年也是五四運動九十周年。因而,過去用來凝聚民族情感的政治宣傳品,舉凡文史資料檔案、書報畫刊、塑像、徽章擺飾、宣傳畫報、郵幣卡、票證等紅色收藏品,市場交易亦十分暢旺。其中的精品,每年甚至有三○%至五○%的升值空間,市場上也早已出現偽造品。 專家預估大陸內部至少有廿萬熱中紅色收藏的收藏家,除了北京潘家園一類的國內交換市場,紅色收藏品在國際拍賣會,如蘇富比與德寶拍賣會,也屢有佳績出現。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