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納保法的搜尋結果,共86

  • 高雄關:納保官可協助出口廠商

    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已於2017年12月28日施行。高雄關表示,納保官不僅能協助出口廠商,同時也有助於海關檢視並改善行政程序,未來遇到此類案件,將可作更妥適之處理,以營造更友善的通關環境並減少行政救濟案件。

  • 長照扣除額上路 納保法減稅效益 大打折扣

     納保法減稅效益恐遭長照扣除額削弱。立法院通過新增每人每年12萬元長照特別扣除額,今年上路,但財政部官員表示,2020年5月申報綜所稅時,長照扣除額將納入納保法基本生活費計算公式減項,長照家庭難適用基本生活費不課稅。

  • 基隆納保官 上半年共受理9案

    自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施行以來,基隆關積極落實該法程序,依該法第20條,指定專人擔任納保官,提供納稅者諮詢協助管道。

  • 產創海外資金專法 須二擇一

     海外資金專法最快在8月中上路。根據財政部預估,有望誘發4,272億元資金回台。不過,財政部官員指出,台商回台若使用專法,同一種投資項目無法再享有產創條例研發投抵等其他租稅優惠,台商只能二擇一;但若使用歡迎台商回台方案,就沒有並用的問題。 \n 海外資金匯回專法7月中立法院三讀通過,經濟部、財政部、金管會26日同步預告專法三大子法,包括申請程序、金融商品範圍與產業實質投資範疇等,預計本周五(2日)預告屆滿後可隨即公告,讓專法趕在8月15日前上路。 \n 官員表示,產創投資研發抵減、實質投資抵減未分配盈餘稅負、天使投資人租稅優惠等,依照產創條例規定,已依其他法令享有租稅優惠、獎勵、補助者,不得重複使用產創優惠。因此,只要海外資金專法被定義為「租稅優惠」,就不能與產創並用。 \n 我國納保法也訂定,租稅優惠應以合理政策目的為限,不得過度。官員分析,假設台商用專法回台、有做實質投資,其稅率減半優惠為4~5%,若又給予投資抵減,當年度抵減營所稅5%,等於瀕臨零稅率。若加上智慧機械等,甚至變成政府倒貼給台商,相比之下,國內企業稅率反而較高,造成內外企業不平等,有違租稅公平原則。 \n 台商若要使用產創各項優惠,官員建議,可按照行政院「歡迎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回台,該方案是提供企業單一窗口服務,滿足土地、用電等需求,並非租稅優惠,自然就不會有並用的問題。 \n 但勤業眾信稅務部會計師陳惠明認為,以資金專法和產創條例相比,如果是智慧機械、5G的投資抵減,獎勵主體或獎勵目的皆有所不同,應要明確訂定重複租稅獎勵的範疇,以避免未來適用上之爭議。

  • 納保法上路一年半 許慈美:五大方向持續努力

    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於2017年12月28日正式上路。財政部台北國稅局局長許慈美今(26)日出席KPMG安侯建業「因應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施行之稅務變革」研討會時指出,將持續努力實踐納保法。 \n許慈美表示,納保法的內容可分為五大方向:落實正當法律程序、維持基本生活、強化納稅者救濟保障、設置納稅者權利保護組織、公平合理課稅。納保法之施行對稽徵作業產生重要影響,分別就基本生活費用、稅捐稽徵作業及納稅者權利保護組織之設置等內容,並輔以案例,分享納保法施行後之稅務變革。 \n許慈美表示,納保法第一關鍵是基本生活費用不得課稅,依財政部公告,2017、2018年度每人基本生活所需之費用分別為16.6萬元、17.1萬元。 \n第二關鍵則是稅捐稽徵作業,包括租稅規避、加徵滯納金及利息、違章行為等。許慈美認為,財政部以任務編組方式,選任相關政府部門代表、公會、團體或學者專家組成納稅者權利保護諮詢會,並推動納保官制度,提供各區國稅局申訴、陳情及救濟案件協助。 \n許慈美表示,納保法為賦稅人權保障重要里程碑,將持續努力落實正當法律程序、維持基本生活、強化納稅者救濟保障及公平合理課稅等目標。

  • 《職災保險法》草案明預告 雇主未投保最高罰300萬

    《職災保險法》草案明預告 雇主未投保最高罰300萬

    《勞工職業災害保險法》草案明(6)日將正式預告,未來凡登記有案事業單位均強制納保,除現行勞保投保1038萬餘人,未來單獨立法將納入4人以下投保單位14萬餘家,約30萬餘人,受惠勞工將達1068萬餘人。雇主若未幫勞工加保,勞工又發生職災,將可處10萬元以上、300萬元以下罰鍰。草案預告至8月4日。 \n \n草案規定凡登記有案事業單位勞工均強制納保,臨時或短暫受僱於自然人雇主之勞工,則納為特別加保對象;凡登記有案事業單位勞工加保,其保險效力自到職日起算,投保薪資上限訂為7萬2800元,可涵蓋9成勞工薪資水準,下限則訂為基本工資。 \n \n若雇主未幫勞工申報加保,可處2萬至10萬元罰鍰,萬一勞工在未加保期間發生職災,罰鍰則提高到10萬至300萬元,未來罰鍰收入將再挹注勞工職業災害保險基金運用。 \n \n勞動部勞動保險司司長鄧明斌表示,考量新法施行尚無經驗質作為精算基礎計算費率,故開辦初期以現行勞保職災保險各行業別費率計收保費,將在施行後3年再重新精算調整費率,若新法於2020年上路,預計2023年才會用新費率。現行各行業別職災保險平均費率為0.21%。 \n \n現行勞保平均投保薪資為3萬1514元,依據草案,平均投保薪資為3萬5870元,預估雇主負擔將從每人每月66元調整至75元,增加9元。 \n \n草案亦擴大醫療費用支付範圍,提高傷病給付水準至7成、調整失能年金及遺屬年金給付基準不按年資計算;若勞工符合兩個以上年金請領給付條件,採取併領,但職災年金給付會適度減額調整,減額比率以50%為限,以避免損害勞工權益。 \n \n勞動部職安署署長鄒子廉則指出,未來職業病認定從現行雙軌二級制調整為中央鑑定單軌一級制,刪除地方政府認定之機制,增加鑑定效率;該年度應收保費20%亦將提撥辦理職災預防與重建業務。

  • 台大陸生沒納保 氣管炎花8萬

     2011年開放陸生來台就學迄今,依舊未被納入健保,若需求醫,得支付高額醫藥費,台大理學院一名洪姓女陸生近期重感冒,氣管嚴重發炎而開刀治療,花費約8萬元醫藥費,卻無法申請任何官方補助,僅透過指導教授向校方申請急難救助金,目前其餘款項幾乎都自費,教團批陸生醫療權益無法被保障,根本政治性對待。 \n 民進黨政府2016年甫上任時,總統蔡英文曾拍板將陸生納保,最後卡在立法院朝野協商無法取得共識,此案迄今未果。今年寒假結束開學後,台大理學院一名洪姓陸生,近期重感冒,氣管發炎化膿,醫生判斷,若不開刀處理,恐有窒息風險,因此被要求立即手術。 \n 由於陸生沒有被納入健保,指導教授協助張羅金援,但陸生無法使用來自教育部和科技部的經費,老師於是主動向院系申請急難救助金,並詢問台大生活輔導組與僑陸組,就讀院系同意一次性補助2.5萬元的急難救助金,此筆金額確定學生已拿到。 \n 陸生納健保爭議多年,2016年蔡政府拍板,陸生將比照僑生、外籍生,來台居留滿6個月便可納健保,但保費改為全額自負,每月需自費1249元,但因修法無共識,卡在朝野協商迄今。 \n 依目前健保法規定,外、僑生居留滿6個月便能納保,且每月的健保費有4成、500元由政府補助,外、僑生只需自負749元,陸生則未納保。為了陸生納入健保,衛福部提案修法,陸生納健保居留時間比照外、僑生的6個月,但陸生需全額負擔保費,為求一視同仁,同時也取消外僑生的4成保費補助,每月均需自費負擔1249元的健保費,但在2016年底送出衛環委員會交由朝野協商後,迄今仍未有進展。 \n 國民黨立委林麗蟬呼籲,人權保障是民主國家的基本要求,保障這塊土地上每一個人的健康,是政府的責任。兩年前時任黨團書記長的綠委李俊俋表示,民進黨團支持透過《健保法》讓陸生與僑外生一體適用納保,但國民黨團要求修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民進黨團認為會增加複雜度,所以沒達成共識。

  • 台商特殊內資地位須更明確

    台商特殊內資地位須更明確

     今年大陸全國人大可望通過《外商投資法》,對外國投資改採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清單之外充分開放,中外投資享有同等待遇,將是市場對外開放重要的一步。至於台商是否適用問題,人大發言人張業遂在新聞發布會上強調了台資的特殊性;加上陸方《惠台31條》已針對台商另有特別的照顧,國台辦日前亦表示,台商未來將適用《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顯示台商法律定位將「淡出」外商範疇。儘管台商實質待遇有可能優於外商,但台資保護法應配合修正,讓台商法律地位更明確。 \n 全國人大可望順應大陸全面對外開放新格局,重構外商投資相關法律體系;焦點是制定《外商投資法》,以取代自改革開放初期實行迄今的「外資三法」,即《外資企業法》、《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外商投資法》將加強照顧外商,大幅開放市場准入、充分保護知識產權、給予公平營商環境等,這也是大陸應對美陸貿易戰重要籌碼。 \n 長期以來台商在大陸投資經營,主要適用外資三法,法律規範和待遇地位常態性比照外商。惟因兩岸關係特殊,大陸官方亦經常運用政策性手段,給台商多一些照顧;譬如,台商享有的「同等優先,適度放寬」政策待遇,每讓外商側目;台商一直有著「特殊外資」形象。 \n 這種情況已起了顯著變化;海協會會長張志軍,近期一次談及外商投資法立法動向時,透露陸方將把台商定位為「特殊內資」。這個講法,是大陸高層首度提出,受到高度關注。而其言下之意,是台商將不適用外商投資法,轉而適用較貼近內資的法律。 \n 張志軍之所以提出台商屬特殊內資說法,顯與去年大陸對台政策創新頗有關聯。主要是,去年228陸方公布了《惠台31條》,其中給予台商多項與大陸企業同等的待遇,如參與政府採購、參與公共基礎設施建設、參與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享受高新技術企業稅收優惠、享受工業用地價格減讓等;這些大都是外商較難得到的好處,因而台商和外商處境有了分野,所受法律規範自會有差異。 \n 國台辦日前記者會上,《旺報》記者就此提問。對此,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的回應,並未涉及張志軍的「特殊內資」說,亦未表明台商是否適用《外商投資法》,而主要強調,台胞來大陸的投資是適用《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台保法)及其實施細則。 \n 國台辦如此的回應,把台保法擺到關鍵位置,頗有「兩岸內化」意味,也可說是間接證實張志軍的「台商屬特殊內資」講法。換言之,台商「淡出」外商範疇,是大勢所趨;將來台商在大陸的投資經營,勢將適用一套專屬的法律架構,而與《外商投資法》有所區隔。在這種情況下,台保法的重要性水漲船高,與以往不可同日而語,自不在話下。 \n 台保法係於1994年經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並實行迄今,現行條文僅有16條,內容與外資三法大致相應。更何況,其中第2條明言,本法未規定的,國家其他有關法律、行政法規對台灣同胞投資有規定的,依照該規定執行;這是久來台商投資經營順理成章適用外資三法的依據。 \n 以往台保法在台商心目中的地位,並不是很重要;因為台商有外資三法可適用,而無須依託台保法。甚至,2012年馬政府與對岸簽署「海峽兩岸投資保障和促進協議」,建立了兩岸官方協處台商經營糾紛機制,帶給台商相當大的安全感,也讓大陸單方實行的台保法份量相對更低。 \n 如今,《兩岸投保協議》包括官方協處機制已失靈,使台保法重新受到台商關注;更重要的是,由於台商很可能不適用大陸新推出的《外商投資法》,因而台保法的強化,實勢在必行。 \n 就此,陸方如能把台商正式定位為「特殊內資」,並據以大幅修訂台保法,當可使台商在陸投資經營活動更接地氣。其中最該做的,是把《惠台31條》嘉惠台商的重點,寫進台保法。除此之外,外商投資法所述的外商新優惠,亦宜原則性地納列於台保法裡。 \n 果能如此,則台商依法不但能享受惠台政策,亦可直接引用陸方優惠外商的法律條款;其投資經營處境肯定勝過外商,也更有機會在陸永續發展、回饋台灣,促進兩岸經濟融合發展。這就是台商「特殊內資」定位的真諦。

  • 納保、稅捐稽徵法 將推動修法

     財長蘇建榮於24日指出,現行稅捐稽徵法與納保法仍有一些重複之處與各界疑慮,像是訴願先繳納一半稅款部分還是要考量各方意見,而兩法皆涵蓋的租稅法律主義之實質課稅原則也是重複條文,將一併在年底檢討。 \n 蘇建榮也表示,今年將啟動稅捐稽徵法與納保法檢討,邀請專家學者研究與提供意見,並參酌財政資訊中心的報稅資料做為修法依據,預計在近年內可完成修法。 \n 財政部官員指出,除排除重複條款外,將朝兩大主軸方向進行修法檢討,一是審視稅捐稽徵法第39條訴願先繳納一半稅款規定,考慮調降半數比例;二是評估現行滯納金規定變更與否。 \n 現行稅捐稽徵法第12-1條與納保法第7條,相同內容居多,除定義稅法精神為租稅法律主義,並衡酌經濟意義及實質課稅的公平原則等。這部分財政部考慮將保留納保法條文,並重新審視是否要新增符合租稅人權項目。 \n 官員表示,稅捐稽徵法第39條給予民眾繳半數稅款即可暫緩執行的權利,相較其他訴訟無法暫緩執行為利多,但考量大法官第224號釋字與立委意見,目前已在考慮參考法國小額欠稅免強制執行情況,未來將請專家學者給予更多意見,並透過財稅資料檢視是否需要調降半數比例,或是增訂小額免強制執行條款。 \n 不過,現制的稅捐稽徵法也有訂定弱勢條款。若民眾對於繳納半數稅額有困難,經國稅局核准,可提供財產或是物品做為擔保,因此法國小額欠稅免強制執行的美意我國也早有顧及。即使是未能提供擔保者,也可由國稅局復查「鎖定」納稅義務人應納稅額中的財產、不得移轉他用,同樣也能暫緩強制執行。 \n 而大法官第746號釋字也建議,財政部應參酌經濟成本評估滯納金制度,官員表示,將蒐集各界意見,現行2天加徵1%滯納金、最高15%規定,可能會變動,以貼近大法官解釋的宗旨。

  • 陳冲:應重修房屋稅條例 對僅有一屋自住者予以免稅

    為因應國家發展,台灣早期經濟不發達,社會普遍支持政府及國家建設,人民對於繳稅,普遍存在義務而缺乏權利的概念,台灣應建立一個完整制度,真正保護納稅者,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簡稱納保法)就如同消費者保護法的立法,以保護納稅者為核心,惜納保法因於立法過程中,未能掌握立法意旨,最終通過的版本相較原提案版本,仍多偏重在保護「稅捐」而非保護「納稅人」,未能達到該法之立法目的。 \n \n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與台灣稅法學會曾於8月16日共同主辦「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是玩真的嗎? 研討會,由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主持,就納保法執行面碰到的問題提出探討並綜整提出八大建議供各界參考。 \n \n新世代金融基金會為延續前次「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研討會的內容並喚起民眾對於賦稅人權的重視,續與台灣稅法學會、台灣法學基金會於12月14日在臺灣大學法律學院霖澤館國際會議廳共同主辦「納稅者權益保護研討會」,安排四個主題,分別為1.由憲法基本權保障看賦稅人權。2.「納稅者權利保護法」與納稅人權。3.由所得稅、房屋稅看納稅人權的實踐與階級流動(Social Mobility)。4.由行政法院判決為「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把脈。 \n \n本次研討會約二百多人,來自稅務機關、會計地政、法院律師法制人員、金融機構等各方人士參與,經過為期一天的研討,獲得豐碩的成果,各與談人提出多項論點建議。 \n \n1.為建立有助階層流動的完善稅法制度,尤其對於年輕人而言,自用住宅也是生活必需品,屬於基本生活所需及居住基本人權,應給予基本免稅範圍,否則將造成財富難以累積。同時也應重新檢討納保法施行細則第3條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之計算公式,將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薪資成本費用)列入,有混淆免稅額、標準扣除額的意義,應予以剔除,並應釐清薪資特別扣除額與薪資必要成本之區別。 \n \n2.財產持有稅的課稅本體,應以孳息收益為客體,稅負應不得超出孳息收益的價值,估價標準不應依交易價格而應依使用價格。尤其是房屋稅依評定之標準價格核計現值,常超出市場租金行情所能負擔之情形,其評定基準有必要檢討改進。 \n \n3.稽徵機關應確實依納保法第11條第2項規定負起舉證責任,而不應轉嫁納稅人。補稅或處罰尤應擔負高度的證明責任。納保法第7條第4、5項,規避租稅行為之認定,亦可能因協力義務而受不利影響,本於無罪推定及疑則無罪之原則,且稽徵機關證明程度應達到真實確信蓋然性,納稅義務人於漏稅處罰程序應無協力義務。 \n \n4.納稅人的協力義務程度在稅法上並未訂明,恐有被稅捐稽徵機關濫用,而受有推計課稅或推計處罰之不利益,推計課稅應為事實調查確切證明之事項,現今卻作為裁量效果的要件之一,故應檢討納保法第14條第4項規定,回復原立法提案不得推計處罰之意旨。 \n \n5.稅捐罰金動輒以倍數處罰,幾乎是全球最高行政罰,建議廢除倍數的罰則,針對惡性故意的逃漏稅,應加重刑罰上的處罰,在過失上的逃漏稅,則採取輕微的行政罰。 \n \n6.應檢討修正第11條第5項刪除「除符合行政程序法第97條所定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不記明理由外」,回復原提案立法意旨。 \n \n7.現行財產稅存在的問題主因稅基量化不明確及法律條文不清楚,如土地的稅基量化於土地法及平均地權條例皆有規定,但兩者間仍有不同差異,造成適用實務之困擾。營業稅部分,經常性連續性買賣不動產者,將被推定為營業人,需課營業稅,但經常性及連續性並沒有明確定義,易造成認定的不一致。建議將法律架構弄清楚,以一套法律、一執法機關為基礎,並盡早確立基本稅負之範圍。 \n \n8.為落實納保法第18條稅務專業法庭制度,未來司法院司法改革方案中,有關建立金字塔訴訟制度及大法庭制度,亦應有稅務專業法庭,甚而總會決議參與法官,亦應具備稅務專業。稅法爭訟案件應比照智慧財產法院(制定智慧財產法院組織法設立智慧財產法院),設立稅務法院。 \n \n陳冲在會後再強調三大重點。 \n \n第一是各地方政府房屋稅之稅額計算式,不僅路段率沒有「減除地價部分」,而且任意規定折舊要有殘值,違反「予以折舊,按年遞減價格」的規定,實已違反母法房屋稅條例之規定。 \n \n第二是屋主對於房屋稅的繳付需要現金(主要用本身稅後收入支應),持有自住房屋並不會產生現金,且自住房屋用來遮風避雨,維護、管理或修繕也需要現金,有如無果之樹不會產生收益,對自住房屋課稅,就是刨樹皮挖樹根,應重修房屋稅條例,考量土地法第187條自住房屋免稅意旨,對僅有一屋自住者,予以免稅。 \n \n第三是稅捐稽徵機關有關課稅或處罰的行政處分,不僅涉及人民權益,還限制人民的財產權與生存權,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第1條開宗明義即標榜「貫徹正當法律程序」,應以書面敍明理由及法律依據,不應援引行政程序法第97條不記明理由。結果納保法第11條就在立法協商過程中加入「除符合行政程序法第97條所定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不註明理由外」搓掉此一項重要的正當程序,應速修正刪除第11條第5項「除符合行政程序法第97條所定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不記明理由外」。

  • 納保官遴選爭議 財政部:按納保法施行

    財政部推行納稅者權利保護法,但納保官遴選方式被地方團體評為「球員兼裁判」,民眾也提案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財政部對此回應,按納保法規,納保官仍由國稅局或稅捐稽徵人員擔任。 \n \n依納保法第20條第1項及第4項規定,各稅捐稽徵機關應主動提供納稅者妥適必要之協助,並以任務編組方式指定專人為納稅者權利保護官,該部得隨時抽查納稅者權利保護事項辦理情形,並列入年度稽徵業務考核項目,因此目前納保官仍由國稅局或稅捐稽徵人員擔任。 \n \n財政部也指出,為確保納保官執行職務客觀中立,隨時都派員抽查各稅捐稽徵機關辦理納稅者權利保護事項之情形,並納入年度稽徵業務考核項目。 \n \n另外,財政部強調,為確保納保官執行職務中立性,每年都將納稅者權利保護業務辦理績效及考核結果送交立法院財政委員會,並於「納稅者權利保護專區」公開,藉由績效考核、立法院監督及全民公開檢視。

  • 納保法 稅改誠意不足

     財政部方於年初通過「所得稅制優化」稅改,下一波有關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的稅改也已箭在弦上,日昨《納保法施行細則》的修訂,又以稅改樣貌公布,上任未滿兩個月的財政部蘇建榮部長,對於健全稅制與落實納稅者權利保護的決心,無庸置疑。然而,最低生活費操作上的修正,未能與薪扣額修法一併考慮,難免使外界有拖泥帶水的感覺。 \n 《納保法》共計22條,對於納稅者權利之保障,首重為該法第4條第1項「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不得課稅」之規定,同條第2項則清楚的定義基本生活所需之費用,但該條及其他條文,皆未明示「不得課稅」之意旨。 \n 然綜所稅中,本已訂有免稅額與扣除額用以保障基本生活,因此,如何整合《納保法》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保障與綜所稅之免稅額與扣除額保障,《納保法施行細則》必須為明確的規範。財政部的規畫是:以綜所稅之免稅額與部分扣除額之合計數,作為與《納保法》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之「比較基礎」;如此合計數大於《納保法》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保障,表示按《所得稅法》既有規定計算,已能滿足《納保法》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保障,因此不會再有額外的扣除;但如此合計數小於《納保法》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保障,則兩者的差額,可做為計算所得淨額時,除免稅額及扣除額外、再額外的減項,以達到《納保法》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範圍內的所得,綜所稅負擔為零的效果。 \n 此次修正問題在於,原比較基礎中,納入了每人金額高達20萬元的薪扣額,墊高了比較基礎,使《納保法》保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不用繳稅的美意大打折扣,外界也有財政部「為德不卒」的疑惑。再者,根據大法官釋字第745號,薪扣額的本質為薪資之成本與費用,而所得按定義須減除為賺取所得之成本與費用,所以薪扣額根本不是所得,列入比較基礎,其謬大矣。 \n 而今財政部「從善如流」將薪扣額自「比較基礎」排除,但卻又加入儲蓄投資、身心障礙、教育學費以及幼兒學前4項特別扣除,雖說試算結果有更大的減稅利益,但對於今年度報稅,已享有《納保法》基本生活費減稅利益之家有身心障礙、就讀大專以上院校子女或5歲以下子女者,如明年報稅在新規定下不再適用,又如何交代? \n 最後,問題不在何項扣除是不是應列入「比較基礎」,亦恐難保不會在民意要求下,又將目前納入計算「比較基礎」的扣除額移除;解決此問題的根本之道,是將《納保法》基本生活所需費用正式納入《所得稅法》,以《納保法》基本生活所需費用,取代綜所稅之免稅額與扣除額保障基本生活之作用。(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國立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 財政部澄清:納保法公式剔除薪扣額 更多人受惠

    財政部澄清:納保法公式剔除薪扣額 更多人受惠

    財部今(4)日上午再度召開記者會,賦稅署副署長吳蓮英重申,這次即將推動的納保法修法,對於多數民眾將是好處,因為等同於放寬適用基本生活費與公式差額。換言之,未來有更多民眾可獲得納保法公式與生活費的差額做為「另一種扣除額」,明(108)年5月申報所得即可適用。 \n \n吳蓮英上午表示,這次的修法並沒有讓特定族群去受益,還是要端看各個家庭的概況。 \n \n依稅改案版本,未來納保法試算新公式為個人免稅額(每人8.8萬元)、標準扣除額(單一申報戶為12萬元,夫妻合併申報為24萬元)、身心障礙(每人20萬元)、教育學費(每人2.5萬元)、幼兒學前(每人12萬元)以及儲蓄投資(上限27萬元)扣除額的總額。 \n \n如果各項免稅與扣除額加總試算後比未來基本生活費16.6萬(年底有望再提高到17萬)乘上人數還高,則不適用基本生活費扣除。不過若基本生活費試算較高,則差額仍是免稅。 \n \n吳蓮英舉例,假設是單薪的四口家庭,某一方配偶工作、另一方在家顧小孩,2個小孩仍在學中,則依照公式計算4人免稅額共35.2萬元、標扣為夫妻合併申報共24萬元、若2個小孩都大學即適用教育學費特別扣除額2人共5萬,合計後納保法公式為64.2萬元,4人的基本生活費為16.6萬乘以4,為66.4萬。 \n \n換言之,基本生活費與公式的差額66.4-64.2=2.2萬元,即為該家庭可額外使用的扣除額,假使該家庭年收入為100萬元,申報時可採用免稅額共35.2萬元、標扣額24萬元、教育學費特別扣除額5萬、薪資扣除額20萬,還有基本生活費賦予的額外扣除額2.2萬元,扣除後僅剩13.6萬元須列入繳稅範圍,適用5%稅率後即為6,800元。

  • 陳聽安、陳國樑》納保法 稅改誠意不足

    財政部方於年初通過「所得稅制優化」稅改,下一波有關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的稅改也已箭在弦上,日昨《納保法施行細則》的修訂,又以稅改樣貌公布,上任未滿兩個月的財政部蘇建榮部長,對於健全稅制與落實納稅者權利保護的決心,無庸置疑。然而,最低生活費操作上的修正,未能與薪扣額修法一併考慮,一說一動,難免使外界有拖泥帶水的感覺。 \n 《納保法》共計22條,對於納稅者權利之保障,首重為該法第4條第1項「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不得課稅」之規定,同條第2項則清楚的定義基本生活所需之費用,但該條及其他條文,皆未明示「不得課稅」之意旨。 \n 經濟行為在賺取所得的來源面,有所得稅的課徵;在消費與累積財富等支用面,也有各種消費稅與財產稅的租稅負擔。根據財政部對於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不得課稅」的解釋在於:基本生活所需之費用,不課徵綜所稅。如此的詮釋是否與立法意旨契合,可再討論,總之是一個簡單、而且不錯的開始。 \n 然綜所稅中,本已訂有免稅額與扣除額用以保障基本生活,因此,如何整合《納保法》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保障與綜所稅之免稅額與扣除額保障,《納保法施行細則》必須為明確的規範。財政部的規畫是:以綜所稅之免稅額與部分扣除額之合計數,作為與《納保法》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之「比較基礎」;如此合計數大於《納保法》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保障,表示按《所得稅法》既有規定計算,已能滿足《納保法》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保障,因此不會再有額外的扣除;但如此合計數小於《納保法》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保障,則兩者的差額,可做為計算所得淨額時,除免稅額及扣除額外、再額外的減項,以達到《納保法》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範圍內的所得,綜所稅負擔為零的效果。 \n 此次修正問題在於,原比較基礎中,納入了每人金額高達20萬元的薪扣額,墊高了比較基礎,使《納保法》保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不用繳稅的美意大打折扣,外界也有財政部「為德不卒」的疑惑。再者,根據大法官釋字第745號,薪扣額的本質為薪資之成本與費用,而所得按定義須減除為賺取所得之成本與費用,所以薪扣額根本不是所得,列入比較基礎,其謬大矣。 \n 而今財政部「從善如流」的將薪扣額自「比較基礎」排除,但卻又加入儲蓄投資、身心障礙、教育學費以及幼兒學前4項特別扣除,雖說試算結果有更大的減稅利益,但對於今年度報稅,已享有《納保法》基本生活費減稅利益之家有身心障礙、就讀大專以上院校子女或5歲以下子女者,如明年報稅在新規定下不再適用,又如何交代? \n 最後,問題不在何項扣除是不是應列入「比較基礎」,亦恐難保不會在民意進一步要求下,又將目前納入計算「比較基礎」的扣除額移除;解決此一問題的根本之道,是將《納保法》基本生活所需費用正式納入《所得稅法》,以《納保法》基本生活所需費用,取代綜所稅之免稅額與扣除額保障基本生活之作用。 \n(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國立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n

  • 財政部預告納保法修正案

    財政部預告納保法修正案

    財政部近日預告納保法修正案,最主要的精神在於維持納稅義務人及扶養親屬的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不予課稅,最大亮點是將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排除在基本生活費比較基礎之外,新制回溯自今年1月1日上路,明年5月報稅即可適用,預估有149萬戶享有減稅利益,受惠者主要是家有上國中小的小孩。(季志翔攝)

  • 《財政》納保法爭議多,財政部釋疑

    納保法條文未能落實保障納稅者權益,究竟是要保護納稅者的權利?還是要保護課稅者的權力?受到民間機構關切。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納保法有五大爭議點,包括無理由稅單、未配合查稅可處罰、法令滾動檢討太慢、母法未列入解釋範圍與追稅時限15年過長。財政部提出四點回應。 \n \n (一)為使納稅者知悉核課及罰鍰處分內容及理由,俾保障其行政救濟權利,現行稅捐稽徵機關對於作成核課及罰鍰處分,均依行政程序法第96條第1項第2款記載事實及理由。另地價稅、房屋稅等依稅籍底冊開徵之稅捐部分,依開徵當時情況,行政行為本身已足以表明其理由,且係透過電腦核定及開徵,正確性高,爰記載課稅現值、稅率及稅額計算方式等。查現行地價稅單及房屋稅單均有載明稅額計算方式及告知納稅者如需課稅明細表,地價稅可至該部稅務入口網(網址:https://www.etax.nat.gov.tw)、房屋稅可至地方稅網路申報作業網站(網址:https://net.tax.nat.gov.tw),或逕向房地所在地稽徵機關申請。 \n (二)為適時檢討不合時宜之解釋函令,該部已隨時透過蒐集納稅者、相關機關、公會、團體及學者專家等外界意見與建言、立法委員提案、行政法院判決撤銷及法令研審等多元方式,滾動檢視解釋函令合法性,並非每4年始行檢討;另稅捐稽徵機關平時就個案發現解釋函令不合時宜或發生適用疑義,亦適時報請該部審視檢討,以符法制。 \n (三)納稅者協力義務之違反,僅係降低稅捐稽徵機關應負擔證明程度,尚不發生舉證責任轉換效果,稅捐稽徵機關就處罰要件事實,仍應負舉證責任。納稅者未盡協力義務時,尚不得逕為推計課稅處罰之依據,仍應視納稅者申報情形,按具體個案事實及證據判斷有無逃漏稅捐之情事。 \n (四)納保法第21條第1項規定,行政救濟由過去爭點主義改採總額主義,允許納稅者於訴願審議委員會決議前或行政訴訟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得追加或變更主張課稅處分違法事由,恐因擴大審理範圍,致訴訟延宕。為避免取巧之納稅者藉由不履行協力義務及提起行政救濟,故意拖延爭訟期間,規避稅捐繳納,相較大部分依法如期繳稅之納稅者,顯失公平,爰將不得再行核課期間規定為15年。以最近實務發生案件為例,納稅者為混淆行政救濟機關對查獲漏報所得之歸屬年度,利用偽造買賣契約書及虛偽陳述之方式,於行政救濟各階段說詞反覆,致課稅處分多次遭到行政法院撤銷,迄今歷時12年有餘,倘規定不得再行核課期間規定為8年,恐有違公平合理課稅。 \n \n

  • 陳冲:納保法有5大爭議點

     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去(106)年12月上路。前行政院長暨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昨(24)日表示,納保法有五大爭議點,包括無理由稅單、未配合查稅可處罰、法令滾動檢討太慢、母法未列入解釋範圍與追稅時限15年過長。財政部回應,納保法立法時都有參與評估相關情形。 \n 納保法經歷了12年闖關、從106年12月底正式上路。陳冲表示,納保法立意雖好,但仔細推敲法條卻有五大爭議,他認為財經界應重新檢視法規,勿讓納保法只保護稅捐而非納稅人。 \n 納保法第11條原本在草案階段要求書面敘明理由及法律依據,但立院協商時又加入「除符合行政程序法第97條所定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不記明理由外。」陳冲認為,稅單不檢附理由,恐怕連計算公式都不會列出。 \n 陳冲指出,納保法雖讓主管機關解釋行政規則及解釋函令,卻忽略草案時列入的母法依據,若是母法與行政命令矛盾,難以讓人信服。他舉例,房屋稅母法第11條說房屋稅要依照屋齡遞減,但施行上卻是地方政府的行政命令作調整,且多數人的房屋稅繳得比以前還多。 \n 至於納保法第14條:「納稅者若依稅法規定履行協力義務,稅捐稽徵機關不得依推計結果處罰。」陳冲分析,反面來說,如果民眾不盡力協助查稅,就會被稅局處罰,「但誰該界定盡力是什麼?」 \n 陳冲也表示,原本納保法在草案時是兩年滾動檢討一次,到立院變四年檢討一次;而原先爭訟超過八年的財稅案件,稅捐機關不能再課稅,協商後改為判決後15年內都能課稅,兩項時限都過於冗長。 \n 對此財政部回應,稅單部分各稅局都有檢附理由,僅房屋稅與地價稅在計算上因各縣市規定有所簡化;至於未檢附法規命令是依現行大法官解釋,行政機關在不違背母法情況下,可依照技術性層面作行政規則解釋。 \n 在盡力義務方面,財政部澄清,主要是指徵納雙方在行政法庭上的舉證責任比重,絕非無限上綱。 \n 另外,在滾動檢討與爭訟時限上,財政部回應法規隨時都在檢討、每四年是出專書,而爭訟時限則是避免部分民眾取巧,以不斷申請複查新所得項目拖延時間、最後「拖到八年就免稅」,反而是負面效應。

  • 前行政院長陳沖:納保法玩真的?很難想像

    前行政院長陳沖今(24)日針對《納稅者權利保護法》表示,除了有幾條草案內容有違背第一條原則之虞,更有條文內容法理不對,或像財稅爭訟案件從超過8年不能再課稅,改為15年,更看不出是在「保護納稅人」;或如房屋稅自住部分,就是土地稅法、房屋稅法、地方法規都不同調,也不合稅法原則。陳沖直言,《納保法》偏重保護「稅捐」,「是在保護納稅人權利嗎?很難想像。」 \n \n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與台灣稅法學會在16日共同主辦「《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是玩真的嗎?」 研討會,由前行政院長、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主持。研討會中檢視立法通過的版本與原提案版本,與《納保法》第1條立法目的不符的條文。 \n \n陳沖指出,如第11條第5項原草案「稅捐稽徵機關所為課稅或處罰,應以書面敘明理由及法律依據」,協商時卻加入「除符合行政程序法第97條所定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不記明理由外」,也就是讓大量作成和自動機器作成的行政處分,都不用敘明理由。 \n \n而第14條4項原草案為「稅捐稽徵機關不得依推計結果處罰」,協商時加入「納稅者已依稅法規定履行協力義務者」字句,以致依反面解釋「如不盡協力義務者得依推估結果處罰」,有違「推估」應僅及於課稅事實,而不應及於處罰的原則。 \n \n第9條第3項「中央主管機關應每四年檢視解釋函令有無違反法律之規定、意旨,或增加法律所無之納稅義務,並得委託外部研究單位辦理」,則從原本二年改為四年,且「得」委外,但行政單位以成本考量為由改為由內部處理,不夠客觀,也有失保護納稅人意旨。 \n \n另外,第3條第3項「主管機關所發布之行政規則及解釋函令,僅得解釋法律原意、規範執行法律所必要之技術性、細節性事項,不得增加法律所未明定之納稅義務或減免稅捐」,原版本有法規命令,但協商過程予以刪除,於法理不對,也無保護納稅者用意。陳沖指出,例如房屋稅自住部分,就是土地稅法、房屋稅法、地方法規都不同調,不合稅法原則。 \n \n而第21條第4項原草案版本,就爭訟超過8年的財稅案件,稅捐機關不能再課稅,但在協商過程,被改為15年且自法院撤銷或變更判決後起算,也難以想像是在保護納稅者。 \n \n陳沖直言,納保法最終版本相較於原提案版本,仍偏重於保護「稅捐」而非保護「納稅人」,沒有達到立法目的,令人質疑「是玩真的嗎?」

  • 「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是玩真的嗎?

    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簡稱納保法)就如同消費者保護法的立法,以保護納稅者為核心,納保法自今(107)年上路不到一個月,外界質疑該法未能落實納稅者保護的聲音不斷。此可歸因於納保法草案在立法過程中,某些條文協調時似未掌握立法意旨,以致最終通過的版本相較原提案版本,仍多偏重在保護「稅捐」而非保護「納稅人」,未能達到該法之立法目的。 \n \n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與台灣稅法學會8月16日共同主辦「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是玩真的嗎? 研討會,由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主持,邀請葛克昌(台灣稅法學會理事長)、曾巨威(中國科技大學商學院院長)、黃士洲(臺北商業大學副教授)、黃俊杰(中正大學教授)等學者專家與會。檢視立法通過的版本與原提案版本,與納保法第1條立法目的不符之條文。 \n \n1.第11條第5項原草案「稅捐稽徵機關所為課稅或處罰,應以書面敘明理由及法律依據」。原意本在排除行政程序法規定,協商時卻加入「除符合行政程序法第97條所定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不記明理由外」,致依行政程序法第97條第3款大量作成之同種類行政處分或以自動機器作成之行政處分,無須說明理由。背離原版本意旨,事實上等同没有訂定此條文,也違反第一條的原則。 \n \n2.第14條4項原草案為「稅捐稽徵機關不得依推計結果處罰」,協商時加入「納稅者已依稅法規定履行協力義務者」字句,以致依反面解釋「如不盡協力義務者得依推估結果處罰」,有違推估應僅及於課稅事實,而不應及於處罰之原則。處罰不許以推計事實,應以明確的事實為基礎,始符合本法第1條意旨。 \n \n3.第9條第3項「中央主管機關應每四年檢視解釋函令有無違反法律之規定、意旨,或增加法律所無之納稅義務,並得委託外部研究單位辦理」。協商時未堅持原「二年」時間,有失保護納稅者意旨。 \n \n4.第3條第3項「主管機關所發布之行政規則及解釋函令,僅得解釋法律原意、規範執行法律所必要之技術性、細節性事項,不得增加法律所未明定之納稅義務或減免稅捐。」,原版本有法規命令,但協商過程予以刪除。 \n \n5.第21條第4項原草案版本,就爭訟超過8年的財稅案件,稅捐機關不能再課稅;但在協商過程,被改為15年且自法院撤銷或變更判決後起算。 \n \n除上述外,討論也聚焦在下列執行面問題。1. 落實納稅者權利保護官(納保官)的保障機制,基本上納保官應專職、專業並需維持獨立、客觀及超然,且應有能力與稅務機關對話並相制衡。2. 行政法院稅務專業法官(稅務法官)的遴(考)選及訓練,期以能透過判決審視稅務法規是否符合租稅法定主義,實現課稅公平及分配正義。3. 檢視解釋函令的時間過長,未來應關注財政部執行檢視的方法及過程。4. 為落實納稅者權利保護的改革,納保法之各項執行成效,最好能由行政院定期向立法院提交報告。 \n \n最後綜整各與會學者的看法,有下列的結論及建議。 \n \n1.納保法的通過是一個好的開始,第一條的立法意旨清楚,但後續條文及執法單位(行政及司法)是否落實立法意旨則值得追蹤、檢討。建議可增列第1條第3項,仿效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施行法第10條的優先適用規定,例如經宣告違憲或無效之法規,明訂應於一定期間內完成法規改進,未依限完成法制,應優先適用納保法規定逕為判決之立法例,以保障納保法優先適用。 \n \n2.鼓勵各界多加了解當初條文及後來通過的條文有何不同(第3、4、11、14條),並探討落實上的困難處,納保官及稅務專業法庭的運作,都不應背離立法意旨。 \n \n3.本法第4條、施行細則第3條,及大法官會議解釋745號應綜合考量。例如個人綜合所得稅之扣除總額(免稅額、標準扣除額及薪資特別扣除額)如低於納保法之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之差額,得自綜合所得總額減除,不用課稅。其中薪資特別扣除額(視為成本費用),如不能自所得扣除額剔除,當所得扣除總額大於基本生活費,則無法享受基本生活費免稅優惠(現今大多數人不能享受第四條的好處),可重新檢討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之計算。 \n \n4.稅務專業法庭設置,未免流於形式,應針對有稅務專業及納保人權利保障意識的人才培育,設立專門考科,並多舉辦教育訓練、講習及研討會,並於年度提出工作成果報告,內容包含其採用解釋令及不採用的判決案件數之統計。 \n \n5.應修法將納保官的身分獨立於稽徵機關外,或至少是專職人員(可考選或律師、法官或會計師等轉任),而其薪資待遇及因社會身分轉換所受到的尊重應如何保障,宜一併規劃。 \n \n6.針對第9條中央主管機關應每四年檢視解釋函令的不足,原本立法時是希望可以委外,但行政單位以成本考量為由改為由內部處理,為確保納保法的實行貫徹立法精神,應修法強制其委外,或參與審查者至少有一定比例為外部專家。建議可要求主管機關定期針對稅制、稅法及稅政提出檢討報告。 \n \n7.納保官年度工作報告,若能由行政院對立法院提出(而非依現行法由各地國稅局提出)專案報告,而非併入某某施政報告,則可增加效力及受重視程度。 \n \n8.應配合大法官476號解釋,提出修法(一併提出上述意見的修法)。

  • 非洲唯一邦交國還能撐多久

     布吉納法索24日宣布終止與我國復交後20多年的邦誼,此後,史瓦帝尼(舊稱史瓦濟蘭)成為我國在非洲唯一的邦交國。 \n 西非內陸國的布吉納法索原是法屬殖民地,1960年獨立,原名為上伏塔,1983年發動軍事政變的民粹領導人桑卡拉在上台後,將國名改為布吉納法索,意思就是「正直人的國度」(Land of the Upright Men),或是「誠實人的國度」(Land of the Honest Men),有時我們也將她譯成「君子的國度」(Land of the Gentlemen)。 \n 桑卡拉在1987年另一場軍事政變中喪生,接替的龔保雷沿用布吉納法索的新名,並在1994年與我恢復邦交。2014年他因延期總統任期,遭到人民抗爭、軍方抵制而被迫下台。之後過渡政府舉行多黨民主選舉,前總理卡布雷當選總統。當時台灣還鬆了一口氣,因卡布雷是兩位候選人中比較熟悉台灣者。隨後我們的外交官也非常努力維繫這層關係,然而仍無法抵擋國際政治的現實。 \n 布國的人民誠如國名,是相當正直及誠實的。相較鄰近的塞內加爾及奈及利亞,一般非洲人都對布國存有正面印象。基於此,當她選擇在蔡總統執政兩周年後不到1周就與我斷交,而斷交後的第2天就是台灣舉行「非洲日」的時間,實在讓民進黨政府顏面盡失。即使這個時間點可能操之於北京,但布國不可能不知5月初才有多明尼加與我斷交,她有需要急於做出這個決定嗎?這樣還能被稱為君子的國度嗎? \n 布國是我邦交國中人口最多的第1大國,有人擔憂可能會出現骨牌效應。由於我國大多數的邦交國在拉丁美洲及太平洋群島,而非洲現在僅剩史瓦帝尼一國, \n 因此與其擔心美國聯邦參議員魯比歐所提出的巴拉圭,或是先前傳出外交鬆動的海地,還是長期在我們雷達上的梵蒂岡,都不如先觀察史瓦帝尼的動向。 \n 儘管蔡總統4月初剛訪問過史瓦帝尼,但在「君子之國」離我而去後,我們也不能對史國掉以輕心。今年9月即將在大陸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指標。有別於中國大陸與拉丁美洲的論壇是包括我國邦交國在內的所有拉美國家都是其成員,中非合作論壇將台灣的邦交國排除在外。在中非合作論壇舉行元首高峰會時,史國國王恩史瓦帝三世眼見所有非洲國家領導人都能與會,難道會繼續堅持與我保持邦交嗎? \n 在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斷交後,本人曾在《中國時報》撰寫〈非洲外交會被剃光頭嗎?〉專文,當時還認為兩個邦交國至少是複數。但在大陸外交部長王毅今年提出希望在中非合作論壇能夠有全家福的相片,而布吉納法索也做出與我斷交的回應後,令人憂慮史國和我國的邦誼還能維持多久?(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