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納妾的搜尋結果,共11

  • 古代的「姬」有多慘?比妾更卑賤

    古代的「姬」有多慘?比妾更卑賤

    古代婚姻制度中,男人一夫多妻被視為是權力的象徵,女人多半被當作丈夫的附屬品。古代男性確認自己的正妻之後,之後入府的女子無論再喜歡,終究只能作為妾室,然而妾的地位雖然不如妻,但是還有一類人地位比妾還要卑賤,隨隨便便就能帶回家,那就是「姬」。 \n古人娶妻講究的是出身和門當戶對,一般不看重容貌,不過納妾就不一樣,那是取決於男人的喜好,更是為了傳宗接代,畢竟「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n納妾需要符合規定,既有的程序也馬虎不得,明朝更明訂,親王納妾最多不超過10人,郡王限制在4人,一般臣子則必須年過40歲,並且無子嗣才能納妾。 \n然而所謂的「姬」,其地位更為低下,她們有的是女俘虜,有的是主人在大街上買回來的,還有的是主人間賭博的籌碼,甚至是彼此利益輸送下的犧牲品。她們主要任務是在宴客場合上歌舞助興,為了讓賓客盡歡,還得陪侍客人,如果被看上,甚至可以隨意被帶走。 \n要是遇上變態的主人,姬妾也只能逆來順受。像是明朝奸臣嚴嵩之子嚴世蕃,整日花天酒地,買了不少姬妾終日跪在房中伺候,不過他有一個變態癖好,當他想吐痰的時候就會咳嗽一聲,姬妾就必須張開櫻桃小口湊上前去,接住嚴世蕃的痰並咽進肚裡,嚴世蕃還美其名曰「美人盂」。

  • 古代男人納妾行房 正妻竟要在旁?

    古代男人納妾行房 正妻竟要在旁?

    古代社會封建,男人三妻四妾再稀鬆平常不過了,甚至被認為是權力的象徵,女人多半被視為丈夫的附屬品。而在納妾的過程中,正妻主母不但需要參與其中,就連行房也必須在一旁觀看、指導妾室如何取悅丈夫。 \n在許多大戶人家裡,正妻的地位僅次於男主人,小妾的地位也僅僅比奴僕高一點,動輒被輕易的交易買賣,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小妾沒有單獨和丈夫過夜的權力。 \n在洞房花燭夜當天,正妻和丫環都會在旁監督觀察,首先,正妻會在床上放置一塊白色布匹,驗證小妾是否是純潔之身,並適時的給予房事上的指導,讓丈夫得到身心愉悅。 \n等到小妾和丈夫完事之後,正妻就會立刻監督小妾回到自己的房間,留着小妾一個人,這也是為了樹立自己的高度,接著正妻再代替小妾陪伴丈夫。 \n至於日後若是小妾生下兒子,也不能母憑子貴提高身分地位,名義上的母親就只能是正妻,小妾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親生骨肉喊自己為姨娘。

  • 巴基斯坦男子擁3妻35個小孩 還要納妾生到100個

    巴基斯坦男子擁3妻35個小孩 還要納妾生到100個

    華人向來有「多子、多孫、多福氣」的傳統觀念,認為兒孫滿堂就是幸福的象徵,不過,其實很多回教國家也有這樣的類似想法!現年46歲的巴基斯坦男子,卡爾吉(Sardar Jan Mohammad Khilji),卻生小孩生上癮,雖然已經有3名妻子為他誕下了35名子女,但他卻想再收妻入房,他還語出狂言,稱要生夠100個孩子湊整數,讓人看了不禁傻眼。 \n卡爾吉是一名醫療技術人員,也是一名虔誠的回教徒,他向媒體表示,盡自己所能去生育,是他必須履行的宗教義務。他指出,自己能夠記住每名子女的名字,很少叫錯名,大家庭相處融洽,妻子之間不但未見紛爭,更願意支持他的「雄圖偉業」,讓他再招第四名妻子。不過他卻不准媒體接觸其妻子,因此無法確認她們是否真的願意。 \n根據回教規條,男性在獲得首任妻子及仲裁委員會的同意後,可同時有最多4名妻子,但巴基斯坦大部分男性只有一名妻子。卡爾吉的子女全部未夠15歲,家庭活動要分批進行,每月家庭花費達12萬巴基斯坦盧比(約37303新台幣),比當地一般家庭平均花費多10倍。由於卡爾吉收入微薄,他希望政府能夠資助一家人的生活。卡爾吉的長子更計劃青出於藍,將來要生超過100名子女。 \n當地女權分子,扎卡里亞表示,不少學術研究顯示一夫多妻會導致妻子們出現抑鬱情緒,子女與父親亦會關係疏離,對成長造成負面影響。她又指,《可蘭經》中雖有一夫多妻的紀錄,但僅限於丈夫能夠「完美公平」處理妻子間關係的情況下,惟這在現實中基本上不可能出現。 \n

  • 古人想納妾卻驚藏「這」規定

    古人想納妾卻驚藏「這」規定

    古代納妾有規定:一要父母同意;二要大老婆同意;三要履行儀式,辦婚禮。先向小老婆家送少量財物,即「納妾之資」。然後,一頂青衣轎裝著小老婆,從側門或角門進屋,不拜天地、父母,只向大老婆磕頭、敬茶。 \n納妾除資金外,還要考慮政治成本。先秦時,天子可以有136個大小老婆,諸侯10個,大夫3個,士人2個。漢代規定,對國家有特殊貢獻者可以有9個大小老婆,卿大夫3個,士人2個。明代規定,親王可以有大小老婆11個,世子郡王5個,將軍4個,中尉3個。 \n同時,納妾指標也並非可以一次性用完。比如明代,除了親王可以一次性用完納妾指標,其他世子、郡王年滿25歲還沒生子,可以提取兩個納妾指標,假如納後生子,剩餘的兩個指標作廢。而且即使有納妾指標,也非什麼女人都能納,逃亡的,地位、身份不配的,任職地的民女,都不准納為妾,尤其是女藝人,否則,60大板伺候,還得離婚。但總體來說,官越大,納妾指標才越多,納妾已成為貴族、官員的一項酬庸、福利。 \n至於普通百姓,只能實行一夫一妻制。元代時,四川道有個監察主官譚澄,對年滿40歲還沒生子的庶民忽生憐憫,諫書忽必烈,懇請准許他們納妾生子。忽必烈還真同意了。明朝雖然對民間的男女關係控制從嚴,但在嘉靖時期,嘉靖要發展人口,壯大國威,遂照抄忽必烈時代庶民納妾的規定。不過,納妾前需上報政府審批,否則打40小板。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中國古代婚姻制度:為何叫「娶」妻「納」妾?

    中國古代婚姻制度:為何叫「娶」妻「納」妾?

    中國古代可以三妻四妾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可是,古代男子如何納妾?妾的地位多大?男子可以隨便納妾嗎?納妾需要經過誰的同意?在中國,妾的出現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千多年的殷周時期。之後隨著階級名分制越來越趨向規範、嚴格,作為夫妻關係中「妾」的奴屬地位更加固定化。一直到中國最後一個皇帝被推翻,西方的新文化、新思想的不斷流入、傳播,與人類文明格格不入的納妾制,遭到人們的譴責,這才趨向沒落。 \n \n然而說到妾的發展史,妾又稱作「側室」、「小妻」、「姨太太」、「如夫人」等,由某種類似婚姻契約而形成,為正妻之外具有類似婚姻關係的女性。中國古代的納妾制度起源很早,是隨著原始社會的夫權制的產生而出現的,如前4300年到前2500年前,就已出現了丈夫與妻妾合葬的現象。中國有句古話:「三宮、六院、七十二妃」,說的就是中國皇帝的納妾現象。 \n傳說,周文王就有后妃24人。秦始皇滅六國後,曾將原六國宮中與各地挑選出來的佳麗上千人,全部收入阿房宮中。到了漢朝,漢元帝寵幸3000宮人、東漢桓帝蓄美5000。到了晉炎帝時,後宮美女竟然超過了1萬人。而隋場帝的後宮雖然只有5000人,但加上各地的行宮,宮女人數也超過1萬。最高記錄的保持者還數唐玄宗李隆基,當時從都城皇宮到各地行宮的宮女人數竟達萬之眾。 \n \n宋代以後,帝王們的後宮妃妾開始減少。這並非說明帝王們不再好色,而是他們較以前的帝王們更務實。據紀曉嵐記載:「明代熹宗在天啟元年派人到天下各地選撥了5000名年少美女進京面試,第一關為檢驗形體,只有1000人過關,有4000名佳麗被淘汰,第二關檢驗『私處』,結果只有300人過關,第三關進宮『實習』,一個月後,只有50人被封妃繽,方能得到皇帝的寵幸。」 \n除了帝王廣納天下美色之外,中國古代的民間也是納妾成風。如《紅樓夢》中的平兒、香菱都屬於小妾;就連以剛正不阿著稱的海瑞,也在年過花甲之時,買了兩個年輕的小妾,以至妻妾爭寵,導致兩妾同時自殺;「舉杯邀明月,低頭思故鄉」這樣的佳句已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唐代大詩人李白也是一位一夫多妻制度的「執行者」。 \n李白性情豪放、風流調悅、灑脫不群,酒色二品最為鍾情。據考證,李白不僅娶妻四次,而且小妾多得難以計算。李白也在自己的詩句中充分表現過,如「餘亦如流萍,隨波樂休明。自有兩少妾,雙騎駿馬行」等。 \n \n在明代,法律上還明文規定:「凡男子年滿40而無後嗣者,得納妾。」這是因為中國有所謂的「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古訓,娶上幾個小老婆,都是為了給祖宗延續香火。這也給中國古代男子納妾找到了一個很好的註腳,使納妾變成了一種堂而皇之的行為。 \n當然,納妾現象只是體現在富裕人家及官宦人家,貧苦百姓一日三餐尚無著落,又何談三妻四妾呢?因此在封建統治時代,可以見得一邊是「朱門酒肉臭」,妻妾成群,而另一邊則是「路有凍死骨」,一生無力娶妻,孤獨而亡。所以可以得知,納妾只是少數人的特權。 \n \n在少數可以納妾的人中,「納妾」也是有明顯的等級之分,甚至有些朝代,還規定了官員納妾的數目。比如說按照西晉的制度,西晉曾經發佈過命令,規定王公一級的可以置妾八人;郡一級的公侯可以置妾六人;一品、二品官員置妾四人;三品、四品官員置妾三人;五品、六品兩個人;七品、八品只能納一個妾。 \n再比如唐《六典》規定了唐朝的制度,按照唐《六典》的規定,在唐朝親王妾的數目是十二個;郡王以及一品官十個;二品官八個;三品官六個;四品官四個;五品個三個等等。這些妾都是國家得承認的,而且都是有一定的名分名號,一定的特權。 \n \n按照明朝的規定,從明朝的《萬曆會典》裡可以看到,它有這樣的規定,它規定親王可以納妾十個,而郡王在結婚之後,如果二十五歲還不生育,則可以納妾兩個,如果三十歲還不生育,可以再納兩個,也就是郡王一級納妾四人,其他不同級別的也有不同的規定。至於民間的百姓,按照明朝的法律規定,只有到了四十歲無子,才可以納妾。但娶妻納妾,妻,為何叫娶?妾,為何叫納?這一娶一納反映了古代封建社會等級森嚴的妻妾制度。 \n看過《紅樓夢》的人都知道作為封建社會具有代表性的官員府第的賈府就有著等級森嚴的妻妾制度。在賈府,妻子可以當家作主,料理財政,而妾室只是主人洩慾和生兒育女的工具。因此妻子尊稱為夫人,而妾室只能呼之為姨娘。妻子在府中是主子,而姨娘只能算半個主子,因為姨娘在夫人面前就是奴才,只有在奴才面前才算主子。所以就連她們生的孩子地位也不相同,夫人生的孩子叫做「嫡出」,而姨娘生的叫做「庶出」;看過電視劇都知道,嫡出的較為高貴,而庶出的低人一等。 \n \n在後來的社會中,便正式出現了「妾」一詞。妾在家庭中,雖然承擔著生兒育女的義務,但卻享受不了「妻」的待遇,且妾一般都來自卑賤低下的家庭,甚至是戰敗方奉獻的禮品。 \n因此,妻為「娶」,而妾為「納」,娶妻時送到岳家的財物被稱為「聘禮」,而納妾時給予家庭的財物,則被稱為「買妾之資」。被稱為《春秋》三傳之一的《穀梁傳》中說:「毋為妾為妻」。這就是說,妾沒有資格扶正為妻,而有妾無妻的男人,仍算是未婚的「青年」。而嫡妻死了,丈夫哪怕姬妾滿室,也是無妻的鰥夫,得另尋良家聘娶嫡妻。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古代女人治小三方法超狠 連帝王都畏懼

    古代女人治小三方法超狠 連帝王都畏懼

    在古代沒有明確的婚姻法保護女子的權益,處於低下地位的女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丈夫納妾,不能夜夜與自己共度春宵。於是有的女子為了捍衛自己的婚姻和愛情便想出各種招數來阻止此等事的發生。 \n《隋唐嘉話》中記載,唐朝初年,唐太宗李世民感念房玄齡輔佐,想賞賜幾位美女給他,房玄齡卻屢屢推辭。原來,懼內的房玄齡寧可得罪皇帝也不敢得罪夫人。皇帝知情後,召見房夫人,力勸她答應收下美女,誰想房夫人連皇帝的面子也不給。皇帝大怒說「若寧不妒而生,寧妒乃死?(你是想丟掉嫉妒心好好活著,還是想帶著嫉妒心去死?)」膽大包天的房夫人居然回答:「妾寧妒而死。」(我寧可帶著嫉妒心去死。)於是,皇上命人拿來一杯毒酒,當場命令房夫人喝掉。房夫人面不改色當場喝下。此舉連皇帝也佩服說,「我尚畏見,何況於玄齡!」(連我都怕房夫人,何況房玄齡呢!)而皇帝給房夫人的毒酒,其實是一杯醋,吃醋的説法就此傳開。 \n態度堅絕可防止男子出軌,而還有女人則是心狠手辣,隋文帝的獨孤皇后就是這樣一個例子。她不僅與隋文帝約定:此生永世相愛,海枯石爛,貞情不移,誓不願有異生之子。還從隋文帝那裡要了整治后宮的權利,讓后宮妃子不敢靠近隋文帝。有一次,隋文帝剛剛臨幸了尉遲氏,結果這個女人第二天就被獨孤皇后派人亂棍打死了。 \n當然古代女人並不是每個都能做到這麼鐵腕的,多數還是以柔情打動丈夫的。元朝至元二十四年書法家趙孟頫娶了貌美如花的的管道升,不過這個美麗的才女並沒有讓越孟頫收心。結婚不久便另覓新歡,為了挽回丈夫的心,管道升寫了一首詩來感化丈夫:「夫君去日竹初栽,竹子成林君未來。玉貌一衰難再好,不如花落又花開。」除此之外,她還寫了一首十分有分的《我儂詞》,針對丈夫納妾表明自己的態度,不過也未能阻止趙孟頫納妾的腳步。 \n古代女子不像現代女子有很強的自主能力,很多時候只能自怨自艾,忍受被男人拋棄的命運。丈夫是否出軌,主要還在於他自己,女人的那些招數,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明代百姓要納妾 需具備兩個條件

    明代百姓要納妾 需具備兩個條件

    先秦韓非子曾講過一個故事:「衛國有一對夫妻,妻子求神明保佑,許下心願:『讓我憑空得到一百束布匹吧』。她的丈夫很不滿,抱怨道:『這也太少了吧』。妻子說道:『如果更多一點,你就會去買妾了。』」而《孟子》中也寫道:「齊人有一妻一妾」。 \n事實上,歷朝歷代並不提倡平民納妾,而且還有所限制,這點可以從《明會典‧律例四》中得到旁證:』民年四十以上無子聽之。」也就是說,老百姓納妾,需要滿足兩項條件:一是四十歲以上;二是沒有子嗣。由此可知,許多朝代對平民納妾是有限制的。 \n《明會典》主要是根據明代官修《諸司職掌》、《皇明祖訓》、《大誥》、《大明令》、《大明集禮》、《洪武禮制》、《禮儀定式》、《稽古定制》,《孝慈錄》、《教民榜文》、《大明律》、《軍法定律》、《憲綱》等書,和百司之籍冊編成,記載典章制度頗為完備,凡明史所未載者,會典均有交代,為後世研究明代典章制度的重要文獻。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每天納妾數十位 去世時人數竟達上萬

    每天納妾數十位 去世時人數竟達上萬

    晉武帝司馬炎,字安世,為晉朝的建立者,史稱為「西晉」,司馬炎即為晉武帝。其為曹魏權臣司馬昭的長子,魏鹹熙二年(西元265年),司馬炎逼迫魏元帝禪讓,即位為帝,定國號為晉,改年號泰始。西晉的皇室和貴族,都過著豪華奢侈的生活,而晉武帝,則是領先作了荒淫奢縱的表率。 \n在當時,公卿貴族上行下效,都跟著競富爭豪,例如著名的「何不食肉糜?」一句,就是來自晉惠帝。《晉書·胡貴嬪傳》曾載:「晉武『多內寵,平吳後,復納吳王孫皓宮人數千,自此掖庭殆將萬人,而並寵者甚眾,帝莫知所適,常乘羊車,恣其所之,至使宴寢』,奢侈浪費,風氣日漸敗壞。」 \n他曾經在中級以上的官員和普通士族家庭中,挑選了五千名女子進宮,又聽說江南的美女與北方不同,就讓臣下選了許多江南的美女入宮,有時一天就有數十人甚至數百人進宮。當時吳國滅亡後,宮裡許多女子,都被晉國的將士擄掠回來,所以晉國的都城洛陽,一時間美女如雲。司馬炎便下令將這些美女都送進宮裡。 \n根據統計,當時全國只有一千多萬人,結果司馬炎使其中千分之一的人,都成為了自己的後宮佳麗。在司馬炎死後,眾多佳麗加在一起,人數竟高達一萬三千多人。 \n

  • 拒被國王納妾 史瓦濟蘭女子英國政治避難

    一位史瓦濟蘭女子,九年前因為躲避國王恩史瓦帝三世有意納他為第14個妻子而逃到英國,並成為史瓦濟蘭殘暴政權的激烈反對者,最近她感受到安全受到威脅,向英國政府申請政治避難。 \n \n按照史瓦濟蘭的習俗,國王恩史瓦帝三世每年可以挑選一個妻子。這位女子恩戈貝尼當年才15歲時,偶然間被億萬富翁的國王恩史瓦帝三世看上,向她求愛有意娶他。 \n \n女子說,她當時驚恐萬分,她並不想嫁給國王,國王的妻妾都被關在宮殿裏有保鏢圍守,她們幾乎哪也去不了,除非國王同意。她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每年去一次美國,因為國王允許她們去購物。 \n \n這名女子在回絕了國王的求愛後,她的姨媽幫忙她逃到了英國,並成為反對極權史瓦濟蘭的積極參與者,經常到倫敦史瓦濟蘭大使館外進行抗議。也因此引起史瓦濟蘭當局的注意,最近她聽說史瓦濟蘭要派人抓她,她擔心被抓回史瓦濟蘭後會有很糟糕的後果,因此像英國提出政治避難申請。

  • 李安娶1妻不滿足 拍片當納妾

    李安娶1妻不滿足 拍片當納妾

     李安在英國《衛報》26日刊出的專訪中,暢談壓抑的成長背景如何影響自己的家庭觀,更再次提及熱愛的家鄉台灣。他說,「台灣的現況像座無根的漂流島,處境和我相似,一生漂泊。」 \n 他說離台赴美求學時,為拍攝個人規模最大的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回到台灣,像兜了一個圈回到起點。在台灣拍片是充滿感動的歷程,不論是精神上或經濟上,每個人都搶著幫他,但最大的幫助是「台灣民眾給了我滿滿的愛」。 \n 李安語重心長地說,台灣在他心裡,是座漂流的孤島,一座不被承認為國家的島嶼,沒有明確的定位。台灣處於特別的政治現況,一切都處於未定的狀態,「就這樣漂流著,像我一樣,像PI一樣,一生漂流。」 \n 求學時埋沒藝術天分 \n 他說父親是傳統父系社會的寫照,他一生都活在父親的陰影下。父親嚴厲,難以親近,且對他有「不切實際的期望」,但他個性害羞溫順,從不反抗。求學時,李安的藝術天分被完全壓抑,全無抒發創作的管道,唯一稱得上藝術修養的機會,是每周上電影院看電影。 \n 在家扮開心果老爸 \n 因成長期生活過於壓抑,全無娛樂,過得不開心,李安有自己的家庭後,不希望孩子經歷他成長時的痛苦,因此妻子林惠嘉總扮黑臉、虎媽,是家中的決策者,他則專心當個有趣的開心果老爸,活像是家中第3個小孩。 \n 李安冒著激怒太座的危險,俏皮說,之所以拍攝各種題材迥異的電影,是因為要是能選擇,每個人都會寧願有很多個愛人,而非只能從一而終。他老實說,既然真實生活中不能妻妾成群,就只能把各種不同類型的電影,當作不同個性的愛人,彌補只能娶1個老婆的遺憾。

  • 驚悚女同志 毒控傳播妹 看上納妾

     「恐怖女同志情人」!卅五歲女子溫又霆經營傳播公司,用毒品和高利貸控制旗下傳播小姐接客應召,不聽話就毆打成傷,看上眼的傳播妹先納為「妾」自用,交往女友多遭暴力相向,還有一名黃姓女子遭強迫將合購房屋無償過戶給溫女,溫女被捕後被提報為治平對象,一審被判十二年徒刑,台中高分院改判十年徒刑。 \n 綽號「小寶」的溫又霆,平日打扮、作風男性化,在彰化市經營一間茶行,掛羊頭賣狗肉經營地下錢莊,又另經營伊豆商業聯誼社,強逼還不出錢的女子到其傳播公司上班,下海陪酒性交易,不從即遭毒打或用毒品控制。 \n 多名被害女子前往應徵時以為只是清理桌面等工作,上班後卻發現要陪客人喝酒、唱歌,還要任由客人撫摸胸部。小姐向溫女反映被吃豆腐,反遭大罵,「妳又不是鑲金的,給男朋友摸、跟男朋友作愛又沒錢賺,至少給客人摸還有拿錢!」 \n 溫女還訂定內規,要求傳播妹必須先簽立二萬元本票質押,每個月休息四天,生病請假須有公立醫院開立診斷書證明,每曠職一天須賠償公司四千八百元。期間有傳播妹因無法忍受逃離該集團,卻被溫女派手下抓回來以棍棒毆打,傳播小姐經常被打得頭破血流,身體多處受傷。 \n 溫女對於看上眼的傳播妹還納妾同居,同時教唆手下性侵不聽話的傳播妹,並逼傳播妹簽下本票,許多被害的傳播妹為逃離其暴力威脅,都遠躲到其他縣市。 \n 另有一名黃姓被害女子,八十九年間與溫女交往同居,合資花了一百七十七萬元買了一棟房屋,之後兩人感情生變,溫女不顧黃女的王姓友人在場,當場恫嚇「你別以為有人在,我就不敢殺你」,拿菜刀丟向黃女,幸黃女及時閃避未受傷。 \n 黃女歷經此暴力事件,立即與溫女分手,搬出去擺攤賣精品服飾維生,但溫女又找手下去砸壞攤位,要求黃女將房子無償過戶才罷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