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索爾茲伯里的搜尋結果,共06

  • 暗殺行動 越來越明目張膽

     沙烏地記者卡舒吉遇害、前俄羅斯特工史柯里帕遇襲、一名越南前高官在柏林遭越南特工綁架、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同父異母哥哥金正男在大馬被毒殺,諸如此類的情況愈發頻繁。種種跡象表明,某些政府及其情報機構在全球各地的活動越來越明目張膽。  德國之聲20日報導,德國情報機構專家施密特-恩波姆(Erich Schmidt-Eenboom)認為:「清洗行動再次盛行。」「清洗」(mokryje dela)一詞緣於蘇聯克格勃(KGB)的祕密用語,意指殲滅目標的任務。2006年,前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特工李特維能科在倫敦遭人以放射性元素「釙-210」毒殺,外界懷疑他因為批評俄羅斯總統普丁而惹來殺身之禍。  今年3月初,前俄羅斯間諜史柯里帕在英國小鎮索爾茲伯里遇襲,手法與李特維能科一案類似。史柯里帕及女兒尤利婭都因為神經毒劑嚴重中毒,但兩人皆保住性命。襲擊者使用的是前蘇聯研發的軍用神經毒氣「新手」(Nowitschok)。  究竟是情報機構草率行事留下線索,抑或是新策略?馬爾堡大學國際情報機構專家克里格教授(Wolfgang Krieger)指出:「情報機構確實不似以往在暗地裡行事,以偽造車禍等手法殺人。此類模式不再是主流,情報人員如今毫無忌憚。」  卡舒吉本月2日進入沙烏地駐伊斯坦堡領事館後人間蒸發,直到20日沙烏地才證實他已死亡。土耳其調查機構鎖定一支2日當天抵達的疑似特工隊伍,而施密特-恩波姆說,「跡象顯示,在這支15人的小組中還包括一名醫師。」「我們知道,現代的刑求手段經常是在醫療人員的陪同下進行。(古巴)關達那摩灣和(伊拉克)阿布格萊布監獄的美軍虐囚事件便是如此。」  使用來源特殊的毒氣,或是在土耳其安全機構的監視器監控下出手,這些特工直接暴露了自己的身分。是手法拙劣嗎?撰寫多部情報機構相關著作、聯邦情報局研究專家穆勒(Michael Mueller)表示:「這些情報機構並非手法拙劣,更大的可能是對潛在模仿者發出訊號:我們有實力也辦得到,我們敢於出手,而且誰都奈何不了。」

  • 毒殺間諜案後續 美再對俄經濟制裁

    毒殺間諜案後續 美再對俄經濟制裁

    美國周三宣布,在確定莫斯科使用神經毒劑暗殺雙面間諜謝爾蓋.斯卡里帕爾(Sergei Skripal)和他的女兒尤利婭(Yulia)後,美國將對俄羅斯實施嚴厲的經濟制裁。對此俄羅斯駐美國大使館週四出面駁斥,稱美國與英國的指控都是牽強附會。 衛報(the guardian)在週一報導,英國政府準備向莫斯科提交引渡請求,希望俄國交出兩名涉及「索爾茲伯里神經毒劑襲擊事件」的俄羅斯嫌疑人,這起事件除造成前述的父女受傷以外,又造1死1傷的額外傷害。然而幾乎確定俄羅斯會拒絕這項請求,因此另一輪針鋒相對的經濟與外交戰隨之展開。 路透社(Reuters)報導,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希瑟.諾爾特(Heather Nauert)表示,「已確定俄羅斯使用違反國際法的化學或生物武器,並且對平民造成危急性命的傷害,因此提出對俄國全面經濟制裁。」 一位國務院官員補充說:「俄國違反1991年通過的《化學和生物武器和消除戰爭法案》,制裁的部分將涵蓋涉及國安與戰略的原材料和貨物,受影響的貿易量有可能達到數億美元,取決於俄羅斯的影響力….除非俄羅斯能夠有效保證未來不再使用化學武器,並允許聯合國與其他國際觀察團進行相關調查,否則將在90天後實施第二波更嚴厲的制裁手段。」 然而為了不影響現有的美俄合作計畫,他又說「至於國際太空飛行活動、商業客運航空等項目會予以豁免,將根據具體情況進行審查。」 俄羅斯的經濟確實不振,並可能日益惡化,週四盧布兌美元匯率跌幅超過1%,跌至近兩年來的最低水準。 俄羅斯大使館表示,莫斯科同意繼續對中毒案件進行公開透明的調查,但是這一切俄國無關,美國與英國的要求「都是無理的」。

  • 遭神經毒劑攻擊 俄羅斯前間諜女兒出院

    居住在英國的前俄羅斯雙面間諜史柯里帕及其女兒尤利婭3月4日遭人以神經毒劑攻擊,兩人被送往醫院緊急救治。事隔1個多月後,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指她9日已經出院,被送至一個安全的地方。 據BBC報導,尤利婭9日已從索爾茲伯里地區醫院(Salisbury District Hospital)出院,其父親史柯里帕仍然留院,但他的狀況已有明顯改善。 醫院於3月29日發布聲明,指尤利婭已脫離危險期,病情漸趨穩定,並逐漸好轉。她本人也於4月5日發表聲明,感謝大家對她的慰問與支持,尤其是出事當日向她伸出援手的人。她也形容,這起攻擊案令她感到十分迷惘。

  • 英國首相回應間諜中毒案 驅逐23名俄國外交官

    英國首相回應間諜中毒案 驅逐23名俄國外交官

    曾為MI6提供情報的英國間諜謝爾蓋.斯卡里帕爾(Sergei Skripal)和他的女兒尤利婭(Yulia)在3月4日於索爾茲伯里(Salisbury)被不明神經藥劑毒暈,現在仍在醫院搶救,此事被稱為「索爾茲伯里中毒事件」。英國政府之後限令俄羅斯必須在一週內給出完整解釋,但是俄國卻不予理會。於是英國首相特蕾莎.梅伊(Theresa May)宣布,將「驅逐23名俄羅斯外交官」 英國天空新聞(SkyNews)的即時報導,英國首相梅伊在國會中說:「我們一直希望俄國對此事有正面回應,然而這一週以來,俄國對此事一直以諷刺、輕蔑、漫不經心的態度,使我方忍無可忍,現在將驅逐俄羅斯23名外交官,他們有一週的時間離開英國。」 這將是30年以來,英國最大的一次外交官驅逐行動。上一次是1970年,由於蘇聯間諜活動猖獗,所以英國將105名蘇聯外交官全部驅逐出境。 梅伊還說:「我們的安全部門將會採取行動,掃蕩俄國在英國的間諜網路…..今年夏天在俄國舉行的世界杯足球賽,將不會有任何部長或皇室成員將參加。」 除此之外,英國也呼籲召開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緊急會議,安理會似乎已同意了。隨後北約盟國也站在英國立場,敦促俄羅斯出面解釋,因為此事「已明顯違反國際規範和協議」。

  • 英國俄裔前雙面間諜疑遭下毒!昏迷命危

    英國媒體5日報導,受英國庇護的66歲俄裔前情報員史柯里帕(Sergei Skripa)4日接觸不明物質後隨即不省人事,倒在英國索爾茲伯里(Salisbury)1個購物中心外的長椅上。目前仍在加護病房,性命垂危。有相關人士懷疑,不明物質可能是比海洛英還要強烈的毒品芬太尼(Fentanyl),但警方尚未證實這項說法。 史柯里帕被發現昏迷時,身邊還有1名33歲女子。有目擊者表示,兩人當時似乎服用了「一些很強烈的東西」,該名女子靠在史柯里帕身上,暈了過去,史柯里帕則做了一些奇怪的手部動作、兩眼往上看。兩人身上皆無明顯傷痕。 史柯里帕過去曾在俄羅斯軍事情報機構任職,因為遭控替英國軍情六處(MI6)刺探情報,2006年遭俄當局判處13年徒刑,但美俄2010年展開備受關注的間諜交換行動後,他就獲得英國庇護。 史柯里帕的離奇遭遇令人聯想到流亡英國的前俄羅斯變節間諜李維南科(Alexander Litvinenko)。他2006年在倫敦被毒殺,體內被證實含有放射性劇毒「釙」。2016年的調查結果顯示,李維南科很可能被俄羅斯總統普丁下令毒殺,2名俄羅斯人魯戈福(Andrei Lugovoi)與柯夫通(Dmitri Kovtun)則被列為主要嫌犯。 目前警方正在調查此案是否涉及犯罪行為,除封鎖部分區域,也派出武裝小組消毒街道。根據英國國家廣播電台(BBC)報導,警方的當務之急是弄清楚不明物質是什麼、確認此事是否為故意下毒,如果是的話,兇手可能仍在英國。 有傳聞指,史柯里帕可能接觸到合成鴉片類藥物「芬太尼」,這是一種強力止痛劑,常用於癌症病患,但過量就可能致命。

  • 兩岸史話-外媒筆下的民國初年

    兩岸史話-外媒筆下的民國初年

     危急時刻,使館的英籍門衛柯爾向康得黎報險求救。康得黎即向警署和英國外交部報告,並約見記者詳細揭露事件始末。  英國雇員回憶孫中山倫敦蒙難記  1912年1月14日。倫敦1月6日電:喬治‧柯爾(George Cole)曾在位於倫敦波特蘭大街(Portland Place)上的清國公使館充作門衛,他講述了英、清兩國16年前因現任中華民國首位國家元首孫中山而發生的一場外交糾紛。  柯爾說,「1896年10月9日,清國公使館參贊馬格里爵士對我說他們正在等一個人,這個人腦子有點問題,但不會傷人。他問我是否介意做這個人的看護,我同意了。隨後,我檢查了準備關這個人的房間,發現屋子已整修得十分堅固。  自始至終守候他  「10月11日早晨8時,我正在大廳清掃衛生,有3位清國人走進公使館,他們帶來了一位陌生人,並通報馬格里爵士。過一會兒,馬格里爵士打電話給我,說先前討論過的那個人已到,請我把他送到4樓那間準備好的房間去。馬格里要求我必須自始至終地守候他。  「遵照馬格里爵士的指示,我對那人進行搜查,未遇到任何麻煩。他身上帶有各式各樣的紙張,還有4張5英鎊的紙幣,2個頭像幣和一些零錢,我都拿給了樓下的馬格里爵士。馬格里爵士及兩位清國人對孫中山進行了長時間的訊問。我受命在外等候。過後,馬格里爵士走出來對我說,『毫無疑問,這個人將會求你向外遞信並許諾給你好處。但是,你只管拿錢,把信都交給我。』  「果不其然,第二天,這個人就問我能不能幫他向外遞信。我說不能。然後,他對我說,他實際上被當成一個重要囚犯了,那麼他能把信從窗戶往外扔嗎?我說我盡力吧。他寫了些什麼,並總是放一個硬幣以增加重量。我一下樓,就把所有東西都交給馬格里爵士了。  「從那個時候起,我得出結論,他根本不是什麼瘋子。我要他告訴我究竟出了什麼事,以決定是否幫他帶信出去。他表示非常感激,然後硬塞給我20英鎊,並問是否幫他。他說,那些紙幣對他沒什麼用處,因為他知道他在倫敦待不了幾天了。我接受了他給的錢。  「他告訴我許多關於他的事,關於他在清國正在做的工作,還有他幾次脫險的經歷。他讓我交一封信給康得黎醫生。那天晚上我設法回家了一趟,和妻子商量過後,我決定幫助他。「這樣,我向康得黎醫生送了3次信,然後帶回康得黎寫在參觀證上的寥寥數語。康得黎醫生與英國外交部進行溝通,我告訴他,被釋放的時間指日可待。」  英國首相兼外相的索爾茲伯里大人獲悉此事後,馬格里即被傳喚。馬格里辯稱自己享有外交豁免權,英皇法令不能在外國使館生效。首相決定快刀斬亂麻,為施加影響,他說,「我與清國公使館八竿子打不著,但你是大不列顛的臣民,如果你不釋放這個人,你將吃不了兜著走(it will be worse for you)。」  威脅果然奏效,兩個蘇格蘭場(Scotland Yard)的人來到公使館,要求馬格里釋放被拘者。馬格里把關押孫中山的房間鑰匙交給來者並示意樓上通往孫被關的樓道。孫中山很快就下樓成為自由人。在最後的這一幕,清國公使館的清國外交官沒有一人在場。  獲救得力康得黎  孫中山獲救得力於其英國老師康得黎(James Cantlie)最多。1896年10月2日,孫中山在到達倫敦的第二天即拜訪康得黎夫婦。當時,滿清政府電令駐英公使館「不惜一切代價捉拿孫中山」。10月11日是一個星期天,孫中山當街行走時被「強行夾入使館」。清國公使館根據密令,擬用7千英鎊高價租輪船將其祕密押送回國。危急時刻,使館英籍門衛柯爾向康得黎報險求救。康得黎即向警署和英國外交部報告,並約見記者詳細揭露事件始末。英國外交部經過調查後派6名警察守候在清國公使館門外,加以監視。  10月22日,英國《環球報》(Globe)首先披露孫中山在倫敦被綁架事件,其他各報隨即以特大標題相繼報導。1896年10月23日,孫中山獲釋。(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