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終審法官的搜尋結果,共84

  • 國安法疑慮 英籍法官表態不連任

    國安法疑慮 英籍法官表態不連任

     香港去年公佈實施《香港國安法》後,外界擔心香港「一國兩制」恐將名存實亡。與此同時,英籍的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何熙怡(Brenda Marjorie Hale)說,她的任期即將結束,並表示不希望連任。  前英國最高法院院長 歷練完整  美國之音報導,英國《泰晤士報》近日引述何熙怡在一場線上會議的發言,她的終審法院非常任海外法官任期將於7月到期,她「不希望再獲委任」。何熙怡還表示,她離任的主要原因是在目前情況下,對《香港國安法》有各種疑慮,也無法預計自己何時可前往香港。  何熙怡2018年成為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何熙怡1945年出生,在英國劍橋大學格頓學院(Girton College, Cambridge)就學,1969年取得大律師資格,1989年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1994年獲委任為英國高等法院家事法庭大法官,1999年成為上訴法院大法官,2004年成為首位和唯一一位出任上訴法院常任高級法官的女性。2009年起,何熙怡出任英國最高法院法官,2013年成為英國最高法院副院長,2017年成為院長,2020年1月卸任。  林鄭否定三權分立 曾引法官辭職  去年9月2日,來自澳洲的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海外法官施覺民(James Spigelman)提早2年向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提出辭職。而此前一天,林鄭月娥就香港表態稱香港從無三權分立,只有三權分工和行政主導。他辭職後,終審法院還有13位海外非常任法官。  澳洲廣播公司(ABC)隨後報導,施覺民表示,辭職事關「國安法的相關內容」,但沒有進一步解釋。施覺民的辭職曾引發香港社會關注。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擔心,對香港法治的潛在影響,而時任香港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憂慮海外法官請辭會陸續出現,嚴重打擊國際社會對香港法治的信心。  根據1997年香港主權歸還中國的《香港基本法》規定,香港施行有別於中國社會主義的社會制度。不同於中國的大陸法系及司法系統受制於中共管控,香港延續英美法系,也就是海洋法系。英美法系的律師可在港執業,資深法官也可擔任有最終裁判權的終身法庭的非常任海外法官。  與此同時,據「香港01」報導,中聯辦、駐港國安公署、解放軍駐港部隊和中國外交部駐港公署等北京4大駐港機構,12日將與港府合辦「中國共產黨與一國兩制」主題論壇,上述機構首長均會出席,象徵中共在港活動逐漸公開化。

  • 對國安法有疑慮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何熙怡將離任

    對國安法有疑慮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何熙怡將離任

    香港去年公布實施《香港國安法》後,外界擔心香港「一國兩制」恐將名存實亡。與此同時,英籍的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何熙怡(Brenda Marjorie Hale)說,她的任期將結束並表示她不希望獲得連任。 美國之音報導,英國《泰晤士報》近日援引何熙怡在一個網上會議上的發言,她的終審法院非常任海外法官任期將於7月到期,她「不希望再獲委任」。何熙怡還表示,她離任的主要原因是在目前情況下,對《香港國安法》有各種疑慮,也無法預計自己何時可前往香港。 何熙怡2018年成為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1945年出生何熙怡在劍橋大學格頓學院(Girton College, Cambridge)就學,1969年取得大律師資格,1989年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1994年獲委任為英國高等法院家事法庭大法官,1999年成為上訴法院大法官,2004年成為首位和唯一一位出任上訴法院常任高級法官的女性。 2009年起,何熙怡出任英國最高法院法官,2013年成為英國最高法院副院長,2017年成為院長,2020年1月卸任。 去年9月2日,來自澳洲的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海外法官施覺民(James Spigelman)提早2年向特首林鄭月娥提出辭職。而此前一天,林鄭月娥就香港是否有三權分立的社會爭議表態,稱香港從無三權分立,只有三權分工和行政主導。 澳洲廣播公司(ABC)隨後報導,施覺民表示,辭職事關「國安法的相關內容」,但沒有進一步解釋。施覺民的辭職曾引發香港社會關注。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擔心,對香港法治的潛在影響,而時任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憂慮海外法官請辭會陸續出現,嚴重打擊國際社會對香港法治的信心。 自2013年起出任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的施覺民,任期2022年7月結束。他辭職後,終審法院還有13位海外非常任法官,其中3位來自澳洲。 施覺民1946年出生於波蘭,曾在悉尼大學取得文學士及法學士學位,1980年起以大律師身分執業,1986年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1997年署任新南威爾士副檢察長,1998年獲委任為新南威爾士首席法官,直至2011年。 根據1997年香港主權歸還中國的《香港基本法》規定,香港施行有別於中國大陸社會主義的社會制度。不同於中國的大陸法系及司法系統受制於中共管控,香港延續英美法系,也就是普通法系。來自英美法系的律師可在港執業,資深法官也受聘擔任擁有最終裁判權的終身法庭的非常任海外法官。 不過,《香港國安法》自去年6月公布實施以來,香港的司法獨立是否被削弱,受到國際社會廣泛的關注與質疑。

  • 法官捲入翁茂鍾案 吳燦哽咽致歉

    法官捲入翁茂鍾案 吳燦哽咽致歉

     富商翁茂鍾案重創司法形象,最高法院院長吳燦4日哽咽地說,院內法官捲入此案,他身為院長要向外界公開道歉。他鞠躬表示「非常抱歉,我們沒有做得很好」。這也是法官風紀案爆發後,首位公開道歉的司法首長。  去年4月1日擔任最高法院院長的吳燦,昨天與媒體談及1年來的最高法院改革,包括2019年7月上路至今的大法庭,刑事作成11件裁定、民事大法庭4件,另有徵詢階段統一見解及多起提案,大法庭開庭辯論已常態化,且成果斐然。  今年初實行廢除限量分案、本月1日啟動民事移付調解制度,讓最高法院法官案件量大幅爆增,為了不讓裁判品質下降,法官們的工作量大增,經常閱卷到深夜,這也讓吳燦有感而發。  吳燦引用前司法院副院長蘇永欽曾說過的話,「即便對最高法院有所不滿,但對終審法院起碼要有基本的尊重」。他原期盼透過制度面改革、法官同心協力從審判來獲取外界的尊重,但很遺憾去年卻爆發翁茂鍾案,包括最高法院已離退的法官有9人牽扯其中,雖然是非有待相關機關調查釐清,但不管結論如何,經媒體大肆報導,對最高法院跟整體司法形象已造成沒有辦法回復的傷害。  吳燦哽咽說,在此風暴當中,很多同仁還是兢兢業業,堅守在審判崗位,他對此表示敬意,但因最高法院惹起的物議,身為院長也代表最高法院向全體司法同仁、外界表示歉意。從翁案中可體認到「大夫無私交」,尤其一個司法人員,交往對象要有所顧慮。  司法院也發表聲明表示,法官風紀案司法院正以最嚴正的態度進行調查,將在4月完成全部調查報告並對外說明;司法院也會加強對不適任法官的監督淘汰,與全體法官竭力實踐司法使命,重建人民對司法公正性的信任。

  • 翁茂鍾案司法醜聞 最高法院院長哽咽道歉

    翁茂鍾案司法醜聞 最高法院院長哽咽道歉

    富商翁茂鍾案多名法官及檢察官涉不當言行,最高法院院長吳燦今天哽咽地說,院內法官被捲入並波及其他司法同仁,他個人身為院長向外界及司法同仁道歉,這也是法官集體風紀案爆發後,首位公開道歉的司法首長。 吳燦說,前司法院副院長蘇永欽曾說對於終審法院不滿,但對終審法院要有最起碼的尊重,他本來以為推動院內的改革,讓法官專心並提升審判品質,不料去年卻爆發翁案,對此,他對競競業業的同仁敬意,但對翁案造成的爭議,他哽咽並起身道歉。 吳燦有感而發是因為今年初實行的廢除限量分案,讓最高法院法官案件量大幅爆增,為了不讓裁判品質下降,法官們的工作量因此大增,經常閱卷到深夜,吳燦對這些負責的法官們表示敬意,也對翁茂鍾案的紛擾表示他個人看法。 最高法院也提出相關數據解說,最高法院大法庭從2019年7月4日正式上路,至今刑事大法庭已有11件裁定出爐、民事大法庭4件,徵詢階段統一見解刑事5件、民事1件,提案裁定部分刑事17件、民事10件,大法庭開庭辯論已常態化,且成果斐然。 此外,今年3月1日最高法院也啟動民事移付調解制度,法官就受理的事件,認有必要時經徵詢兩造及律師接受調解的意願後,決定是否移付調解,希望能妥速解決民事紛爭,減少案件進入審理程序,維持當事人間的和諧,也可減省紛爭解決的時間與勞費。 最高法院也設置調解室,讓當事人與調解委員共同在優質環境中進行爭議之處理,並聘請審判經驗及法學素養俱豐之優遇庭長、退休法官及有專業知識背景且具熱誠之社會公正人士擔任調解委員。

  • 黎智英保釋案 港法院延後宣判

    黎智英保釋案 港法院延後宣判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控《香港國安法》下的「勾結外國勢力罪」,香港終審法院昨天審理其申請保釋的案件。終院昨天傍晚宣布延後宣判,期間黎智英需要還押看管。  高院國安法官李運騰於去年12月,批准收押20天的黎智英以嚴格條件保釋,包括不准離開住所,不可在網上或媒體發表任何訊息或訪問等,認為符合國安法第42條規定,有充分理由相信被告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  未料這個裁決引發港府不滿,香港律政司要求終院釐清國安法第42條的含義,並獲准上訴至終審法院,爭辯如何正確解釋國安法的保釋條文,案件昨天早上在終審法院開審。  黎智英昨天上午乘坐囚車抵達終審法院出席聆訊,他下車時支持者在現場高喊「加油」。終審法院外,不少人排隊等候進入法庭旁聽。  直至下午終院聽完陳詞,但5名法官需時考慮,將擇日頒布書面判詞,黎智英需繼續還押。  綜合港媒報導,香港律政司署理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指,《香港國安法》第42(2)條指明:「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不得准予保釋」,這次聆訊重點在於如何正確詮釋及應用國安法第42(2)條,法庭在詮釋法例時,必須考慮國安法的主要目的、以及特區政府的屬下機關(包括法庭)憲制責任,是有效保障國家安全,包括預防、制止及懲罰違反國安法的人。  香港律政司指出,控方毋須證明被告重犯的可能性,因為根本無法確保一個被告人,未來會做或不會做某些行為。  不過,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黃繼明則強調,法庭可單單憑藉保釋條件構成「充分理由」,相信被告不會重犯危害國家安全行為,他認為周天行指不應考慮保釋條件說法完全錯誤。

  • 歹戲拒下檔 因人設事重傷司法

    歹戲拒下檔 因人設事重傷司法

     一場權貴的豪華餐宴引發內線交易案,時任總統的陳水扁遭爆料,女婿及親家炒股賺錢,這起矚目案件,卻因終審法官堅持自己的見解,導致案件5度發回,至今15年,無法讓權貴犯罪受到應有的懲罰,司法形象大受損傷。  當年檢調約談扁親家趙玉柱夫婦,並拘提趙建銘到案,趙遭收押禁見。檢方偵結起訴後,一審引用「竊鉤者誅,竊國者侯」將趙重判6年,但案件進入二審的上訴階段,不斷因法官見解不一,遭最高法院撤銷後,在二審及三審間來回,引來法界批判,更讓人覺得是否權貴有特權?  事實上,本案15年訴訟期間,並非有罪或無罪的問題,而是法官對內線交易罪獲取財產利益的計算標準,應採已售出部分的實際所得法,或是消息公開後收盤平均價格「擬制所得法」等有歧見,讓案件無法定讞。  承審台開案的最高法院刑事庭,堅持自己法律見解,將案件撤銷發回後,下級審採用不同的犯罪所得計算法,上訴後該合議庭又撤銷,但該庭的裁判見解又是少數說,讓人質疑是否另有「特殊考量」,也讓司法公信力受質疑。  以往終審法院最讓人詬病之處,是各庭裁判見解不一,官司只能「看運氣」,為提升司法公信力,蔡英文總統推動司改,打造大法庭制度,各庭有不同見解,需提案大法庭,統一見解再做個案裁判。  去年至今已有21件提案刑事大法庭案件,已產生拘束各庭效果,並供下級審作法律見解參考,讓司法不會初一、十五不一樣。台開案的結果,大家都在看,法官勿再各吹各的調,否則人民無所適從。

  • 觀策站:吳威志》最高法院法官媚上違憲

    觀策站:吳威志》最高法院法官媚上違憲

    承審最高法院刑一庭不理會檢方訴求,將2014年3月魏揚等人衝進行政院,援引被告辯詞創造公民不服從的權利,撤銷有罪判決發回更審,甚至逾越釐清犯罪事實的分際,要求高院更審適用抵抗權減免罪刑,嚴重侵害司法獨立,遭到法界批評。 許多人將憲法第80條「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認為是「法官獨立」審判的圭臬,並誤解地將「法官獨立」視為「司法獨立」,其實從此一爭議極大的審判,即可看出問題的端倪! 其一,憲法規定法官獨立審判的前提是超出黨派以外,不受政黨、派系或任何政治實力的影響或干涉。若無上述顧慮時,則並不當然產生「法官獨立」,而是應以「法院獨立」為考量,所以才有司法院、所屬院長、院內大法庭的統一判決之要求,甚至更應受到民意代表機關的監督與複決。 其二,法官須依據法律審判,不可創造法律所無規定,否則即是枉法裁判,此係惡法亦法之原理。惟獨為了彌補缺憾,所以保留了法官聲請釋憲權;亦即若是適用法條有違憲疑慮,就應裁定停止審理,聲請司法院大法官解釋,補足法令規範不足之處。 其三,法官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主要是指非司法體系之外界政治力或經濟力的操作所致。相反地,如果政治案件因為法官自身顏色鮮明,又做出與下級法院有著極大迥異的判決時,甚至更創設憲法並無明文規定的抵抗權,這不僅侵犯大法官的釋憲權,也損及法院審判權,似已逾越法官分際,明顯受到干涉! 以往終審法院最讓人詬病之處,是各庭裁判見解不一。近年來推動司法改革,打造大法庭制度,即在藉此統一見解再做個案裁判。此次最高法院刑一庭不依此制程序,創造爭議頗大的抵抗權,主張公民不服從攻占行政院可判無罪,此種見解令人匪夷所思! 此一更審主要理由,是被告基於公共利益行使「公民不服從」。但從「無故侵入住宅罪」免罰而言,法官認為被告符合「公民不服從」要件。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要件中「和平、理性、非暴力」;以及「必要性原則」必須是「無其他合法、有效之替代手段可資使用」。依此觀察,是否對警察、對建築物已採之「暴力」只要被解釋為「非惡意暴力攻擊」都可以是合法?被告強行進入難道沒有惡意暴力攻擊嗎? 其次,早在台北地院判決「衝進行政院」之罪名成立,是法官認為妨礙公務的行為不屬於人群推擠所造成,甚至有出言威脅、恐嚇警員行為。惡意衝撞警員,製造危險紛爭,經制止但仍持續。尤其該案經當時行政院院長堅持提告,縱然後任院長撤訴,但案情中有暴力部分,仍需按公訴原則處理;既有暴力且警察受傷援引「公民不服從」理論,是否符合憲法原理? 另外,若以「行為人的主觀犯意」來做考量是危險的,會導致犯意轉嫁警方,形成執行強制驅離才是妨害公務的主因;依此推論,政府不該以「維護社會秩序」處理抗爭,因為原本行為人主觀上沒有犯意!如此一來,打著公益目的、抗議政策的群眾遍地開花,如進口萊豬抗議群眾衝進總統府也算合法,則誰來維護社會秩序? 「抵抗權」的行使時機,乃是所有民主憲政制度全部失效,人民始得主張的自力救濟權,藉此做為回復的最後手段。故抵抗權之行使必須釐清「公民不服從」在憲法上的理念與界限;若照此一更審邏輯,反而不顧其他人民權益而無限擴張權力,將來不論總統府,甚至是法院都將淪陷,我們努力多年的民主憲政將會蕩然無存!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硏究所教授、中華人權協會副理事長)

  • 新聞透視》終審法官創抵抗權 成司改笑話

    新聞透視》終審法官創抵抗權 成司改笑話

     太陽花攻占政院案,承審最高法院刑一庭不理會檢方訴求,把被告魏揚等人辯詞照單全收,創造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撤銷有罪判決發回更審,雖因此贏得綠營人士掌聲,但該判決非經「大法庭」裁定,對下級審沒拘束力,成為司法改革的笑話。  法條有違憲疑慮 應提釋憲  法官須依法審判,不可自己創造法律沒有的規定,否則就是枉法裁判。如果承審案件對適用法條有違憲疑慮,就應裁定停止審理,讓解釋憲法的大法官們,宣告法條違憲,或補充法令規範不足之處。  先前通姦除罪化爭議,立院遲未能決定修法或廢止刑法相關規定,承審通姦罪案的法官們,縱然覺得婚外情被告「情可憫恕」,也不能創造超越法規見解,讓被告免除刑責,只能交大法官「憲法裁判」。  同樣道理,如果顏色鮮明的法官們,認為把魏揚等人判決有罪定讞、判不下去,且對法律條文有違憲疑慮,就該選擇釋憲,站在憲法法庭辯個清楚。但這些法官卻把自己當大法官,創造抵抗權,侵犯大法官的釋憲權。  刑一庭下指導棋 逾越分際  再則,以往終審法院最讓人詬病之處,是各庭裁判見解不一,民眾的官司只能「看運氣」,為提升司法公信力,蔡總統推動司法改革,打造大法庭制度,各庭有不同見解,需提案大法庭,統一見解後再做個案裁判。  此次最高法法院刑一庭未提案大法庭,也不理會其他8個庭40多位法官的見解,憑空想像後創造「超法規」的抵抗權,認為主張公民不服從攻占政院可獲判無罪,這樣的見解非但未經大法庭裁定,沒有統一見解效果,也讓司改成為笑話。  更令人質疑的是,終審法院認為撤銷有罪判決、發回更審,只能要求調查並釐清犯罪事實,但刑一庭卻逾越分際亂下指導棋,要求高院更審檢視魏揚等人有無抵抗權適用,可減免罪刑,嚴重侵害司法獨立。  迎合當權者理念 判決惹議  刑一庭刻意迎合當權者政治理念,作出備受爭議的裁判結果,但這樣的法律見解只是個案裁判,且未經大法庭統一見解,不只對最高法院其他庭無任何影響力,下級審法院更可不理會,回歸憲法賦予的獨立審判權,不需受失控的終審法官見解拘束。

  • 法界批 司法狂人比獨裁更可怕

    法界批 司法狂人比獨裁更可怕

     最高法院刑一庭主張,公民不服從可攻占政院,離譜裁判出爐後網友罵翻,質疑像美國川粉衝國會一樣的行為,竟在台灣可無罪,台灣法官真是「司法奇才」。更有法官直言,司法狂人比司法獨裁更可怕。  魏揚等人二審有罪判決遭撤銷後,引發網路激烈討論,有人直言台灣仍在學習民主,不完全瞭解民主真諦;民主價值應主導政治,不是被政治與意識形態擺布,太陽花學運闖進政府機構破壞,應究以刑責。  該網友表示,實現民主的基礎是法治;法治就是言論自由的界線,憲法保障人民權利,但也規定可以法律限制人民自由權利,更何況魏揚等人煽惑群眾衝官署,持油壓剪破壞蛇籠、破門窗、翻箱倒櫃,怎能法官說沒事就沒事。  也有人說,美國總統川普說那些衝進國會是「愛國者」,川普支持者還拿走象徵議長權威的桌子,這跟太陽花「愛台者」占領立院拿走議事槌是不是很像?  更有人在網路呼籲,終審法官認定對時局不滿可行使抵抗權,主張公民不服從、無罪,以後大家都比照辦理,反萊豬不就可「名正言順」占領立院、闖進政院及總統府。  多名法官也不能認同如此獨創的見解,有人表示,司法獨裁有評議制度制衡,但司法狂人是狂傲驕橫、聽不進人言,這樣一意孤行所作成的裁判更可怕,將紊亂法律秩序,對司法造成嚴重的破壞。  更有法界人士憂心,在40名司法人員捲入富商案,涉集體不當行為之際,曾多次投書媒體挺前總統陳水扁等,具高度政治色彩的法官,又做出偏頗裁判結果,只會讓人民更加質疑司法判決因人而異,失去公信力。

  • 最高院抽象造法 最高檢炮轟

    最高院抽象造法 最高檢炮轟

     司法改革的重要一環,就是在最高法院設立「大法庭」機制,統一各庭見解,避免歧異出現判決初一十五不一樣,人民無所適從。不料最高法院刑事第一庭18日又跳過大法庭,私自創設抵抗權,法界憂心,如此終審判決遭引用,恐造成法秩序紊亂。最高檢更重批,最高法院法官不是大法官,不能「造法」創設出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抽象概念。  攻占行政院案,刑一庭再次特立獨行,把自己當成大法官,創設出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最高檢察署罕見重話批判,強調抵抗權或公民不服從,都是憲法或法律所未明文規定的概念,其要件及行使時機為何,都需要有嚴謹的定義,應由司法院大法官審慎思辯後,作成憲法解釋予以確認,不應僅憑最高法院單一審判庭,以過分簡化的抽象描述即予認定。  檢方更憂心地說,如果終審法院創設法律沒有的規範,將讓人民無所適從,恐有陷國家社會於不安定狀態之虞。也有檢察官直言,未來針對「反萊豬」的抗爭行動,一旦民眾也主張抵抗權無罪,檢方起訴後,會不會又有事實審法官逕行判無罪,徒增上訴救濟困擾。  多位法律學者不管是在法庭上擔任鑑定人,或是發表相關的學術研究,都主張普通法院不宜作成「超法規」裁判。因為法官只能依法審判,如果認定法律條文違憲或適用法律有疑義,就應裁定停審後聲請釋憲,由大法官作成憲法層次的解釋,再援引進行個案裁判。  有法界譏諷,最高法院法官躲避大法庭的審查,自己喬定合議庭5名法官的意見,就超越司法院大法官,打著人權大旗、迎合特定「顏色」族群,這樣的過程是獨立審判,還是一場司法裁判的個人秀。

  • 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強調致力維護法治

    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強調致力維護法治

    新華社報導,香港特區202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11日在終審法院舉行。當日履新的香港特區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主持典禮並致辭表示,香港的司法機構必須繼續保持獨立和公正無偏,必須由正直和願意捍衛權利的法官組成,必須保持專業、高效和與時並進,致力維護香港法治。 張舉能表示,市民享有的言論自由固然應當充分尊重,但也不可試圖對法官施加不當壓力,影響他們履行司法職責。香港的司法系統本身也有各項制度,以確保司法機構和法官的工作向公眾負責。司法誓言是《香港基本法》的規定。「社會大眾絕對有權要求我們的法官忠於司法誓言。我謹代表司法機構全體法官向公眾保證,我們對自己的要求不下於此。」 張舉能說,司法機構會更有策略和更有效率地處理積壓的案件,會保持專業、高效。同時,繼續與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及大陸的司法機關及法官共促發展交流,並將法律程式及支援系統進行數位化,與時並進。 特區政府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典禮上致辭表示,針對法官及其他執行司法工作人員的起底活動,在香港有上升的趨勢,必須遏止。同時,社會也應正確理解《香港國安法》和《香港基本法》,國家安全屬於中央職權範圍,《香港國安法》的頒布破壞「一國兩制」原則的說法全屬誤解。特區政府仍將通過多種形式,在社會不同層面,推廣對法治、《憲法》和《香港基本法》的正確理解和認識。 林鄭月娥2020年6月24日簽署委任書,任命張舉能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任命從2021年1月11日起生效。

  • 降低上訴門檻 法界憂品質難維持

    降低上訴門檻 法界憂品質難維持

     最高法院的限量分案是為了讓法官有充裕時間思考法律問題,但廢除後法官辦案量大增,如何兼顧審判品質又符合人民對於妥速審結的期待,最高法院院長吳燦直言,這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問題」。不論怎麼改,終審品質一定要維持。  2012年最高法院廢除保密分案後,承審法官名字「全都露」,且可上網查案件進度,這是最高法院轉型及改革重要里程碑;但專研法律問題探究的法律審,因要求案件品質限量分案,也造成積案狀況。  另刑事訴訟法修法後,讓一審無罪、二審逆轉有罪的輕罪,改為可上訴三審,更讓案件蜂擁擠進最高法院,造成部分案件排隊待審,訴訟停滯。  吳燦坦言,最高法院限量分案造成不少案件拖延,對當事人權益保障不周,「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雖正義終究會到來,但還是慢了點,廢除限量分案是不可避免的趨勢。  吳燦表示自己是審判出身,絕對跟法官站在同一陣線,會制定一些方案,希望法官負擔不會太重,畢竟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改革後也須維持終審的訴訟品質。  法界認為,1個人每天只有24小時,醫界因為發現這項問題而有「限定掛號」問診,但是司法高層卻一再降低可上訴三審案件的門檻,卻又要求終審法官無論有多少案件都要在1年內結案,這種畸形司法制度下的審判品質,才更令人憂心。

  •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保釋令被撤銷

    香港律政司就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保釋結果上訴至終審法院,案件31日開庭審理。法院聆訊後,裁定律政司勝訴,撤銷黎智英的保釋令,須還押候訊。 綜合港媒報導,香港終審法院31日開庭審理律政司就黎智英獲批保釋的上訴申請許可,案件由首席法官馬道立、常任法官李義、常任法官張舉能審理。 黎智英此前被控欺詐後,再被加控違反香港國安法中「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日前獲香港高等法院法官李運騰批准保釋,條件包括現金1千萬港元、不得離開住所,以及每周3次到警署報到等。黎智英獲保釋引起各界關注,香港律政司隨後針對保釋申請結果上訴至終審法院。

  • 黎智英辭壹傳媒董事會主席 葉一堅接任

    黎智英辭壹傳媒董事會主席 葉一堅接任

     壹傳媒昨宣布黎智英已辭任董事會主席兼公司執行董事,以便有更多時間處理其個人事務。董事會亦宣布,現任非執行董事葉一堅自29日起獲委任為董事會主席。  黎智英為壹傳媒創辦人兼大股東,日前被以違反《香港國安法》、欺詐等罪名起訴,後獲准保釋,香港律政司不服,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案件定於31日10時開庭審理,由首席法官馬道立、常任法官李義和張舉能審理,預計需時1小時。壹傳媒早前發通告指,集團由一組管理人員經營,董事會預期該指控不會對集團的日常營運造成即時重大不利影響。  壹傳媒昨指出,葉一堅於2018年6月獲委任為非執行董事,而其本人亦出任多間公司旗下附屬公司董事。在2016年6月至2018年1月,曾任公司非執行主席,並由2017年4月至2018年9月曾為審核委員會成員。葉一堅也曾出任壹傳媒執行董事及行政總裁—印刷媒體,負責監督在港﹑台灣報紙﹑雜誌及印刷業務,亦為蘋果日報社長。  批准黎智英保釋的國安法指定法官李運騰昨頒下書面理由稱,按以往涉及《香港國安法》的案件,只要有足夠理由被告不會再犯侵害國家安全罪行,就可以給予保釋。法官還說,被告一方指出,只要黎智英發布一個貼文,就要重新還押,而被告一方提出的保釋承諾是為這次案件訂造,加上被告同意在整個保釋期內都不得離開住所,讓法庭有足夠理由相信如果批出保釋,被告不會再犯下國安罪行。  此外,對於黎智英獲准保釋,中共中央黨媒《人民日報》微博公眾號「人民銳評」發表文章〈批准黎智英保釋,對香港法治傷害太深〉,並以「香港法院,你們是不是管轄確有困難?」為圖片文字,批評法院的決定,更強調案件可由駐港國安公署介入。

  • 不許見外國官員或發表文章 禁離住所 黎智英千萬港幣交保 不得受訪

    不許見外國官員或發表文章 禁離住所 黎智英千萬港幣交保 不得受訪

     香港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遭控欺詐後再被控違反《香港國安法》的「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此前兩度遭「拒保」的黎智英,昨再就兩案申請保釋,最終金鐘高等法院以港幣1000萬元(約新台幣3600萬元)保釋金,不得離開住所、不得與外國政府官員會面等條件,批准黎保釋。據悉,香港律政司今早會就批准黎智英保釋決定向終審法院申請上訴。  律政司向終審法院申請上訴  蔡英文總統16日曾在臉書聲援黎智英,她說黎智英遭鐵鍊纏腰押往法院,全台灣、全世界都在看著這一幕,「被羞辱的不是黎先生,而是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昨天黎智英獲交保,總統府則低調表示,由陸委會回應,但陸委會截至深夜並未發表評論。  綜合港媒報導,黎智英昨身穿恤衫西裝應訊,開庭前不時隔著犯人欄與旁聽席人士作眼神交流,並舉起手指及做出心形手勢。黎智英由資深大律師鄧樂勤代表,控方則由律政司高級助理檢控專員周天行代表。黎智英長子黎見恩、次子黎耀恩、退休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等都到場旁聽。  須交出旅遊證件 向警署報到  經過檢辯兩造雙方近半天的交鋒後,《香港國安法》指定法官李運騰昨日下午批准黎智英交保。而保釋條件包括須交出1000萬港元保釋金、3名人事擔保各10萬港元、不得離港,除到警署及往法庭應訊外,不得離開住所,並須交出全部旅遊證件,每周到警署報到3次。  值得一提的是,黎智英還承諾在保釋期間,不得以任何形式與外國政府官員會面;不得接受任何形式的訪問,包括電視、網路社交媒體;以及不得發表文章,直接或間接要求外國制裁及參與敵對行動。  而律政司在法官批准保釋後,隨即表示會向終審法院上訴,申請上訴證明書,並引用《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35條,要求法官下令在上訴待決期間能夠繼續羈押黎智英。不過李運騰認為相關法條並不適用,拒絕律政司的申請。黎智英獲准即時保釋外出。  學者指黎犯重罪 極可能潛逃  現年73歲的黎智英12月3日因涉嫌欺詐香港科技園公司,隱瞞位於將軍澳工業廠房的用途而被起訴。當日他申請保釋,但遭法官蘇惠德拒絕;隨後再遭指控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同日再申請保釋又遭拒絕,兩案都延至明年4月16日再審。  不過,對黎智英的交保,各界反應不一。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兼法學教授傅健慈認為,黎智英有非常高的潛逃風險,且身負重罪,對高院的裁決感到匪夷所思和非常失望。

  • 發布香港半年報告書 英擬撤走港終審法院法官

    發布香港半年報告書 英擬撤走港終審法院法官

    英國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今天表示,正考慮把法官撤出香港終審法院;這是英國認為中國違反對香港的國際責任所做出的最新回應。 英國表示,北京在6月30日午夜前不久強行通過「港區國安法」,是違反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倫敦反對中國取消香港泛民主派議員資格,也不滿香港高層針對政治反對派以及讓異議人士噤聲做出的種種舉動,英國認為這些就是所謂的報復。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前,英國統治香港150多年。 拉布在每6個月針對香港定期發布的最新「香港問題半年報告」前言中寫道:「這一直是、也會繼續是香港後移交歷史上最讓人擔心的時刻。」 他說,已開始討論要怎麼處理在香港終審法院的英國法官,「我已就何時檢討英國法官繼續擔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是否恰當一事,和英國最高法院院長利德(Lord Reed)展開討論」。 香港政府回擊報告中「廣泛的攻擊和無根據的指控」,稱之為「不負責任的說法」。 根據中國官方新華社,中國外交部駐港公署對半年報告表達強烈憤慨和堅決反對。

  • 英外相揚言向香港停派法官 林鄭月娥臉書反擊

    英外相揚言向香港停派法官 林鄭月娥臉書反擊

    英國外交大臣拉布23日發佈《香港半年報告書》,稱因應《香港國安法》的「潛在風險」,考慮不再讓英國法官擔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23日深夜11時40分在臉書發文回應,批評該報告將「雙重標準」發揮得「淋漓盡致」,林鄭強調特區政府會繼續堅守原則,依法施政。 據《香港01》報導,拉布在報告中指出,他與司法大臣巴克蘭正在檢視「讓英國法官在香港終審法院繼續擔任非常任法官是否恰當」。他在文中稱,英國會密切監察新法的要求,以及其對在香港司法系統工作的英國法官的可能影響。 報告提到《香港國安法》對香港司法若干影響的例子,包括取消12名反對派候選人參選立法會的資格、延遲立法會選舉、拘捕7名現任及前任泛民議員,以及本月11日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為特區政府取消議員資格提供法律基礎等。 此前,英國曾就《香港國安法》的實施威脅稱,將「停派法官」。目前,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名單上有18人,包括3名香港籍、2名中英雙重國籍與8名英國籍。法院基於《基本法》可聘用如英國、澳大利亞等普通法地區的非常任法官,不少前英聯邦地區退休的外籍法官也在承擔法官工作。英國最高法院院長、兼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的羅伯特·里德是特區終審法院中唯一一名英國現任法官。 林鄭月娥在臉書上發文回應稱,過去一年,多個外國政府都無理批評香港事務,特區政府每次都有理有據地反駁,其中一個論點是這些外國政府所持的雙重標準。英國外相發表有關香港的半年報告,就將這「雙重標準」發揮得「淋漓盡致」。 林鄭表示,報告批評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訂立《國家安全法》,說是違反「一國兩制」和香港的高度自治,但大家都知道英國有相當完整的維護國家安全法律,而其秘密情報機關MI5和MI6更是世界知名;《香港國安法》賦予香港特別行政區承擔維護國家安全的主要責任,我難以想像英國會把國家安全工作交給地方政府和當地警察。這不正是維護「一國兩制」、尊重特區高度自治嗎? 林鄭質疑,報告還批評特區政府因疫情把立法會選舉延後一年舉行,難道英國政府忘記了它們早於今年3月已通過法例把原定在5月7日舉行的地方選舉,包括倫敦市長選舉,延後一年,並延續現任議員的任期一年嗎?當時所持的理由亦是新冠疫情,難道香港選民的安全比不上英國選民的安全嗎? 林鄭指出,報告也批評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說特區政府按決定宣佈四名被依法認定違反誓言中要求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會議員喪失其議員資格是偏離民主過程,但事實上,公職人員宣誓效忠國家制度、擁護國家法例是應有之義,也是國際通例;在英國,任何人拒絕效忠英女皇將無法就任議員。 林鄭最後強調,「我和特區政府會繼續堅守原則,依法施政。」

  • 《國際政治》英國考慮撤回香港法官

    英國外交部長拉布(Dominic Raab)周一指出,英國正考慮將英國法官從香港最高法院撤回。 英國統治香港150年,1997年將香港交還給中國。英國表示,中國新的國家安全法違反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 英國亦反對中國因新國安規定而對香港民選議員進行取消資格行為,並稱是對港府政治反對勢力和壓制異己的一種報復。 拉布在最新的六個月定期香港報告前言中指出,這是後移交歷史的曾經是和持續是最令人擔憂的時期。 港府回應英國這些敘述為大規模攻擊和無根據的指控。 西方國家和國際人權組織已開始對香港自由表達擔憂。 英國外長拉布表示,已經開始和在香港最高法院任職的英國法官進行磋商,另外,「我已經與英國最高法院院長李德(Reed)爵士進行商討,何時可以檢討英國法官在香港終審法院(Court of Final Appeal)擔任非常任法官是否仍洽當」。 英國已經中止了與香港的引渡協議,並對中國的武器禁運擴及到香港。

  • 假釋撤銷回復 刑事法院越俎代庖

    假釋撤銷回復 刑事法院越俎代庖

     司法院大法官6日作成釋憲解釋後要求修法,法務部回應已研擬修法,並在11日邀集相關機關研擬對策,解決假釋犯再犯輕罪遭撤銷是否須回監執行殘行的問題,未料法院已搶先裁定,導致獄所被迫放人,形成司法亂象。  最高法院刑一庭及刑七庭共裁定7件案件,除假釋犯簡和平法官直接要求放人,也有法官要求法務部「更為處分」,或是只撤銷檢察官當年命令假釋犯的回監的指揮書,至於須不須再執行殘刑則由法務部決定。  法務部12日第一時間受訪時,僅表示尊重法官裁判結果,但後來發現法官裁定的種類五花八門,放人與不放人間也因假釋犯是否有另案須再執行而不同,最後法務部統一口徑表示,「將再研擬相關狀況後,對外界說明」。  法務部表示,已經有最高法院、台灣高等法院及台中高分院的撤銷裁定,並有3位受刑人因沒有其他案件須執行刑期,檢察官收到「法院裁定書」後,開立釋票釋放,至於須再由法務部的假釋委員會評估部分將再審議。  但法務部的行政權遭法院裁定架空的現象,法界相當憂心,以最高法院刑一庭承審的3個案件為例,黃瑞華法官在未開庭訊問,沒有看過販毒假釋犯的情況下,就認為他沒有危害社會情事且有悔意,讓他出獄並回復假釋。  但同庭另一名法官楊智勝審理的無期徒刑假釋犯,因在假釋期間逃亡被通緝,法官因無法判斷有無入獄執行的必要,裁定交給法務部處理;同一個合議庭但處置結果不一樣,非但讓人困擾,也引發法官恣意裁判的疑慮。  法界入士就批評,依照《行政程序法》法務部先前作出撤銷假釋的行政處分,只有原處分機關、法務部可依職權撤銷或不撤銷,刑事法院無權越俎代庖,黃瑞華法官憑藉哪一條法律應該說明清楚。更有人點名黃瑞華以終審裁判權力,逾越法務部行政權限,違反權力分立原則。

  • 法官未判監護處分 法界怒轟

    法官未判監護處分 法界怒轟

     砍下母親頭顱丟下樓,被社會大眾認為恐怖又危險的梁姓弒母凶手,高院合議庭3位法官判他無罪後,也知道他是「不定時炸彈」,不讓他回家責付給衛生局人員,但既然認定梁男逞凶時,因吸毒導致精神異常,卻又未依刑法規定裁定監護處分,法界批評如此認事用法,讓人看不下去,未來檢方上訴,勢必成為最高法院撤銷發回的重要理由。  多位法界人士罵翻,質疑承審法官未作保安處分問題很大,因為精神障礙者的監護處分,不只是監督保護,也應注意治療及預防對社會安全的危害。法官作成監護處分後,執行檢察官才能指定精神病院、醫院,對於受監護處分者,依情形給予治療並監視其行動。  恐撤銷發回更審  法界指出,這是法律上為了避免精障者再犯的機制,如果承審弒母案的高院法官認為,吸毒無辨識力而行為不罰判決無罪,但同時也擔心釋放凶手,會造成社會安全受影響,就應該裁定監護處分,在醫院受一定時間的監護治療。  法界人士說,就算不論及有罪、無罪的犯罪事實認定,光監護處分的裁定爭議,就可做為檢察官上訴理由,且這部分涉及事實調查與案件無法切割,一旦終審法官對監護處分有意見,案件恐遭撤銷發回。  如果逃跑即羈押  梁男吸毒後弒母剁頭,獲高院逆轉改判無罪,引發社會譁然,針對外界質疑,高院罕見在宣判後兩次記者會說明,21日更提供詳細的Q&A內容解釋。合議庭說,因為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梁男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所以沒有施以監護處分的必要。  合議庭認為,梁是因多重毒品致行為異常,且他服用的「卡西酮類」是新興毒品,會誘發急性精神病症發作,他殺母親是在卡西酮物質作用最強大的期間,但症狀起始時間及消失時間短暫而快速,他不會有再犯的危險性。  高院昨也嚴正駁斥梁男殺母獲判無罪後,法官曾對媒體說過「跑了就跑了」。法官並指出如果梁責付給衛生局後有逃跑情事,法院可要求追緝到案後將他羈押,不可能有放任他逃跑的荒謬法律見解。  首日牢飯吃光光  梁男因另涉傷害罪遭判55天拘役,20日發監執行,桃園監獄說,梁21日由單人房改安排到3人房,情緒平穩、狀況正常,每餐食物幾乎都吃完。桃園市衛生局說,梁男拘役執行期滿後是否強制就醫,需視他出獄時精神狀況,會交由醫師專業評估是否有攻擊傾向、精神異常等,再決定處置方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