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終戰指導的搜尋結果,共08

  • 社論/戰爭不只是國軍的事

    社論/戰爭不只是國軍的事

     兩岸關係劍拔弩張之際,國防部推出文宣影片,強調「即使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也絕不會讓敵人越雷池一步!」顯得悲壯,或能激勵人心,但這句話只能作為精神口號,絕不能成為政府決策的戰爭指導。 \n 人類從17世紀開始逐漸發展成為「現代國家」,戰爭思維亦隨之改變,以往君王貴族相互爭戰,對大多數庶民而言,除非耕地或居住處淪為戰場,會受到池魚之殃,否則生活如常,畢竟「天高皇帝遠」。戰爭結果對平民來說,只是向不同主子完糧納稅,帝力與我何有哉。 \n 但現代國家成立後,人民和政府關係丕變,國家有保護人民、維護社會秩序、增進人民生活的責任,人民則有保衛國家的義務,戰爭型態亦隨著經濟與兵器發展而改變,逐漸成為全民投入的「總體戰爭」,壯丁都要走上戰場,後方民眾也有義務接受徵召投入後勤服務或軍工物資生產,戰火慘烈的程度與涵蓋範圍,可能讓社會每一個成員受害,生活受到嚴重衝擊。 \n 不能只談戰爭不談終戰 \n 面對兩岸嚴峻情勢,社會不斷對國軍提出質疑:開戰後究竟能撐多久?言下之意是在期待美軍馳援,蔡總統在當選連任後也曾向國際社會表態,「台灣在承受大陸第一擊後,希望全世界其他國家能夠站出來對北京施加壓力」。但就算是美軍介入,戰火並不會因此而終結,台灣本土仍將繼續受到戰火蹂躪,直到「終戰」日來臨。 \n 因此,對國家領導人而言,在戰爭開始前,必須對如何終止戰爭有完整的規畫,否則絕不能輕啟戰爭。但台灣歷屆政府,不分藍綠都諱言戰爭指導,民進黨政府極力宣傳「不畏戰」,國軍宣示「戰到一兵一卒」,只談戰爭卻不談戰爭結束,就如同放人造衛星上太空卻沒有目標,也沒有重返地球計畫,必定只是空談。 \n 國軍能撐多久,需由多方要素決定,包括部隊的實質戰力與士氣、國家戰爭經費與資源、民意支持與社會承受戰火能力,最重要還是政治領導階層的決心與意志。就管理學木桶短版理論評斷,能夠撐多久必須看前述各項要素是否都能堅持而不崩潰;只要任一要素崩潰,就會產生連鎖效應,戰爭必然無以為繼。 \n 就台灣社會面對戰爭的準備程度來說,其實沒有任何個體或組織比國軍更為完備,國人不思考自己準備為戰爭付出什麼,卻不斷詢問國軍能撐多久,反映的是國人對現代總體戰爭性質的理盲。設想戰爭一旦爆發,國家基礎設施遭致嚴重破壞,社會菁英與領導階層紛紛出逃,資金外流、股匯市崩盤、物價飛漲,輿論呼籲停火謀和,國軍即使「戰至最後一兵一卒」,又有什麼意義。 \n 終戰指導必須包括終止戰爭時機,其中包括獲得勝利順勢應當停火、完全戰敗任人宰割,最後再加上戰爭前景不明,但繼續戰爭付出代價將得不償失等三種情境。而終戰手段則包括停火、議和與善後等多項要點;終戰指導是國家領導人面對戰爭必須嚴肅考量之責任,須有完善規畫,社會亦應有充分的思考與辯論,並形成共識,國家才會有方向。若存心用政治口水加以掩蓋,是對蒼生毫無顧念,冷酷至極。 \n 戰爭是全民承擔的共業 \n 即使有善意的外力涉入兩岸衝突,國家對和戰與否仍須有自主立場與主張,特別是對如何終止戰爭,必須要能堅持原則,否則就是甘為他人的馬前卒,讓整個國家社會當成炮灰,受到他國戰爭指導所綁架,作為任人擺布的棋子,犧牲本身國家福祉,成就他國國家利益。 \n 當戰火衝擊台海時,雙方社會無人能夠倖免,更無法保持距離隔岸觀火。兩岸流血交鋒絕不能被誤認比擬成實況轉播球賽,或是網際空間戰爭電玩競技,此實為影響年輕群體未來命運的嚴肅議題。特別是兩岸若受戰火摧殘,安身立命的家園受到破壞,失去國族復興繁榮的基礎條件,必讓青年朋友喪失發展的競爭力,但當事者卻渾然不覺。 \n 台灣由於兵役體制的改變,年輕世代無法透過兵役的洗禮,理解戰爭與生命息息相關,誤認為戰爭只是軍隊的責任,於己無關。特別是全募兵制讓軍隊成員與社會群體產生落差,軍隊與社會沒有互動關係,更讓民眾忘記戰爭是全民都要承擔的共業,絕不僅僅是軍隊的責任。

  • 「首戰即終戰」別畫錯重點

    「首戰即終戰」別畫錯重點

     前年5月國防部成立國防安全研究院後,年底發布《中共政軍發展評估報告》,在〈中國軍事改革〉一章總結時說,「中國強調首戰即決戰,讓美軍未到戰事已定」。這麼一句話,在兩年後政壇竟因馬英九引述,成為無聊的口水戰。這不是判斷,不是終局,而是中共軍方的戰略指導;台灣不該畫錯重點,更應思考兵凶戰危下,台灣如何避戰止戰。 \n 民進黨執政後,常犯的毛病是不能虛心接受在野黨的兩岸建言。蘇起發明的「九二共識」如今被打為中共同路人,主張緩和兩岸被視為「親中」欲除之而後快;談到共軍戰略,竟成「唱衰台灣」;普天之下「仇中反中」成唯一標準,荒唐到只能唯美國馬首是瞻。 \n 話說回來,這是否「唱衰台灣」,國防部心知肚明。看看國防部每年發布的《國防白皮書》,幾乎都提到「首戰決戰」,為何?因早自上世紀90年代江澤民治軍時期起,早已喊出「打贏高技術條件下局部戰爭」,其中就提出了「遠戰速勝,首戰決勝」的構想;及至習近平治軍,對軍隊進行徹底的外科手術,套句國安院的報告所說,10年來完成「脖子以上(大腦指揮系統)、以下(肢體體制編制)及聯戰三大部改革」。不管誰提「首戰即終戰」,談的都只是共軍戰略指導,既非結果,也非選擇,更非唱衰。 \n 「上兵伐謀,其下攻城」。共軍在建構強勢軍武的同時,也正進一步精進謀略。近月以來大陸在三海跨軍區跨兵種、多方向成體系聯演,已見端倪。倒是建議執政者別老是想到口水戰,多找智庫精研共軍戰略,對台灣才有利。

  • 明訂終戰指導 再談實兵演習

    明訂終戰指導 再談實兵演習

     因兩岸資源懸殊,我方早已不做軍備競賽,也不再進行傳統消耗戰,因此,國軍捨棄傳統戰勝觀念,並重新定義「戰勝」為「迫使敵奪台任務失敗」。這兩年漢光演習即依此規畫,不再預設未來戰場情境,就以現在兩岸軍事態勢為依據操演。 \n 然而,國軍演訓場地愈來愈難覓,要逼真臨場很難,所以現在常聽到「縮短距離」,或「移地借景」演練,就因演訓場地受限,不得不變通。像昨天花防部就做了縮短距離操演。現在各型飛彈試射都移屏東九鵬基地,就算陸軍有線導引的托式飛彈也是,這些都算移地借景。 \n 「因地制宜」,很多國家都這麼做。如在日本,美日聯合「山櫻花」防衛作戰演習,也改純粹電腦兵推;日本自衛隊兩棲作戰操演,也到人口稀少的西南諸島做。再如北約近年多項大規模演習,也採取「異地、同時」方式操演,以克服環境對大規模實兵演習限制。再以南韓為例,雖有北韓在旁,部隊也改成軍級採電腦兵推、旅級實兵演練方式。 \n 漢光演習是為訓練三軍戰力,所以整個接戰流程全要操演。然而,兩岸真遇戰爭,軍方內部也有兩派看法,一說海空打完,也就是打到濱海決勝階段,即漢光第2、3天做的科目,大勢已定;但也有人認為,沒有海空軍,陸軍還能繼續打,不能談判。 \n 話說回來,固然軍人守土有責,戰爭不到最後關頭,不輕言戰,且要有終戰指導,明確告訴軍人打到什麼階段,就不能打下去,不要再讓軍民做無謂的犧牲,要訂出清楚界限,所謂「戰到只有一隻掃把,也要周旋」,這是賭氣的話,不能當終戰指導。

  • 社論/台灣真的要準備承受第一擊嗎

    社論/台灣真的要準備承受第一擊嗎

     全球新冠病毒疫情方興未艾,兩岸關係前景令人不安,中美兩強不斷在台灣周邊與南海展現肌肉,意外衝突隨時可能爆發,台灣身處衝突熱點,戰爭陰霾令人窒息。蔡英文總統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網專訪時表示,台灣在承受大陸第一擊後,希望全世界其他國家能夠站出來對北京施加壓力。 \n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現代國家領袖必須具備指導戰爭的智慧,方能裁斷和戰策略,承擔國家興亡之責。假若對戰爭的開啟與結束沒有全盤、可行的計畫,輕易走上戰爭之路,並將開啟戰端後的國家命運,寄望於他國的干預與救援,那不是沒有政治智慧與擔當,就是徒逞口舌之快。 \n 全盤依賴外國支援,絕非國家安全之道。要知道,就算有他國涉入,也不代表可以袖手旁觀,坐收他方相鬥之漁利。細察所有聯盟戰爭史,尤其韓戰與越戰斑斑史蹟,戰略與政策若不能由盟國領袖平等商討,弱國任由強國擺布,最後遭盟友出賣,只是剛好而已,怨不得他人。 \n 要先想清楚如何終戰 \n 政治領袖指導戰爭是嚴肅的思維過程,必須從「戰爭目的」開始,逐項推估「預期戰爭終止狀態」、「戰後消弭敵意策略」、「終戰指導」及「開戰指導」,最後才能依據前述推演思考過程所獲的結果,下達作戰指導,選擇可行的作戰構想與行動方案,完成詳細作戰計畫與應變方案。 \n 蔡總統是否思考過,若台海發生軍事衝突,我們追求的戰爭目的為何?是要讓大陸蒙受嚴重損失,讓北京感受到對台動武是不可承受之重,或是使其無法達到入侵的目標?究竟是要在戰爭過程中獲取軍事勝利?抑或務實地能讓台灣不至於被迫屈從北京意志,任由中南海在衝突後左右吾人未來命運。 \n 再談到預期戰爭終止狀態,雙方若是發生軍事衝突,最後終止時會是怎樣的狀態?究竟是小規模地開火交鋒,就可以讓對方放棄求戰意志,還是要讓雙方都付出重大代價,皆成焦土後才會收手?講得更明白些,究竟是要將對方打到怕?還是要下定決心將敵手打到趴,讓其俯首稱臣,放棄繼續進行軍事對抗? \n 然後就必須思考,就算是終止武裝衝突,當雙方社會受到傷害,特別是產生人命死傷後,必然會產生怨懟情緒,請問海峽兩岸還有可能恢復原來的互動關係嗎?不論是商貿往來抑或是文教交流,恐怕都無法再恢復到開戰前所具的規模;而且兩岸一水之隔,若是不能消弭敵意,必然後患無窮,天長地久必然還是隨時要捲土重來再啟戰端,此等惡性循環能夠獲得解套方案嗎? \n 當前述要項都思考過後,吾人就必須提問,雙方要是開始衝突,就算是已經達到預期戰爭終止狀態,同時亦達成戰爭目的時,除非台北或是北京政權傾覆,完全受到對方宰制能夠予取予求,否則就必須能夠找到終止戰爭的方案。在何種條件下終止戰爭,運用何種方式終止戰爭,就成為終戰指導最重要的內涵。 \n 不論是透過停火協商正式議和,抑或是以八二三炮戰模式,透過單方面宣示停止炮擊,獲得沒有明文協議的終止衝突結局,凡此都必須預先推演。兩岸如何安排後續政治關係,雙方又要怎樣處理軍事敵對狀態,都必須思索透徹,才能精確下達終戰指導。 \n 維護和平是領袖之責 \n 最後就要談到開戰指導,假若不知如何收場,通常就不會魯莽動手;不知何處下車,絕對不會有人盲目搭車。因此開戰指導就必須依據終戰指導,以便與其能夠相互配套。若是貿然挑起戰端,到最後完全無法收場,就是因為邏輯思維上產生訛誤,未能牢記「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的基本道理。 \n 身為三軍統帥,決定走上戰爭道路前,必須先有清晰的戰爭指導,否則不能輕易言戰,若只是逞口舌快意,卻未負責任地思考如何準確指導戰爭,就是暴虎馮河,匹夫之勇。台海發生戰爭是兩岸所有人的悲劇,我們無從預知大陸將如何應對中美不斷升高的摩擦,也無從推測兩岸是戰是和,但和平是台灣生存發展的基本方針,需自助方得人助。若本身未能盡責維護和平,豈能寄望鄉親和其他國家付出子弟鮮血,來收拾錯誤導演的失敗殘局呢?

  • 中時社論》台灣真的要準備承受第一擊嗎

    中時社論》台灣真的要準備承受第一擊嗎

    全球新冠病毒疫情方興未艾,兩岸關係前景令人不安,中美兩強不斷在台灣周邊與南海展現肌肉,意外衝突隨時可能爆發,台灣身處衝突熱點,戰爭陰霾令人窒息。蔡英文總統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網專訪時表示,台灣在承受大陸第一擊後,希望全世界其他國家能夠站出來對北京施加壓力。 \n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現代國家領袖必須具備指導戰爭的智慧,方能裁斷和戰策略,承擔國家興亡之責。假若對戰爭的開啟與結束沒有全盤、可行的計畫,輕易走上戰爭之路,並將開啟戰端後的國家命運,寄望於他國的干預與救援,那不是沒有政治智慧與擔當,就是徒逞口舌之快。 \n 全盤依賴外國支援,絕非國家安全之道。要知道,就算有他國涉入,也不代表可以袖手旁觀,坐收他方相鬥之漁利。細察所有聯盟戰爭史,尤其韓戰與越戰斑斑史蹟,戰略與政策若不能由盟國領袖平等商討,弱國任由強國擺布,最後遭盟友出賣,只是剛好而已,怨不得他人。 \n \n \n \n 政治領袖指導戰爭是嚴肅的思維過程,必須從「戰爭目的」開始,逐項推估「預期戰爭終止狀態」、「戰後消弭敵意策略」、「終戰指導」及「開戰指導」,最後才能依據前述推演思考過程所獲的結果,下達作戰指導,選擇可行的作戰構想與行動方案,完成詳細作戰計畫與應變方案。 \n 蔡總統是否思考過,若台海發生軍事衝突,我們追求的戰爭目的為何?是要讓大陸蒙受嚴重損失,讓北京感受到對台動武是不可承受之重,或是使其無法達到入侵的目標?究竟是要在戰爭過程中獲取軍事勝利?抑或務實地能讓台灣不至於被迫屈從北京意志,任由中南海在衝突後左右吾人未來命運。 \n 再談到預期戰爭終止狀態,雙方若是發生軍事衝突,最後終止時會是怎樣的狀態?究竟是小規模地開火交鋒,就可以讓對方放棄求戰意志,還是要讓雙方都付出重大代價,皆成焦土後才會收手?講得更明白些,究竟是要將對方打到怕?還是要下定決心將敵手打到趴,讓其俯首稱臣,放棄繼續進行軍事對抗? \n 然後就必須思考,就算是終止武裝衝突,當雙方社會受到傷害,特別是產生人命死傷後,必然會產生怨懟情緒,請問海峽兩岸還有可能恢復原來的互動關係嗎?不論是商貿往來抑或是文教交流,恐怕都無法再恢復到開戰前所具的規模;而且兩岸一水之隔,若是不能消弭敵意,必然後患無窮,天長地久必然還是隨時要捲土重來再啟戰端,此等惡性循環能夠獲得解套方案嗎? \n 當前述要項都思考過後,吾人就必須提問,雙方要是開始衝突,就算是已經達到預期戰爭終止狀態,同時亦達成戰爭目的時,除非台北或是北京政權傾覆,完全受到對方宰制能夠予取予求,否則就必須能夠找到終止戰爭的方案。在何種條件下終止戰爭,運用何種方式終止戰爭,就成為終戰指導最重要的內涵。 \n 不論是透過停火協商正式議和,抑或是以八二三炮戰模式,透過單方面宣示停止炮擊,獲得沒有明文協議的終止衝突結局,凡此都必須預先推演。兩岸如何安排後續政治關係,雙方又要怎樣處理軍事敵對狀態,都必須思索透徹,才能精確下達終戰指導。 \n \n \n \n \n 知如何收場,通常就不會魯莽動手;不知何處下車,絕對不會有人盲目搭車。因此開戰指導就必須依據終戰指導,以便與其能夠相互配套。若是貿然挑起戰端,到最後完全無法收場,就是因為邏輯思維上產生訛誤,未能牢記「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的基本道理。 \n 身為三軍統帥,決定走上戰爭道路前,必須先有清晰的戰爭指導,否則不能輕易言戰,若只是逞口舌快意,卻未負責任地思考如何準確指導戰爭,就是暴虎馮河,匹夫之勇。台海發生戰爭是兩岸所有人的悲劇,我們無從預知大陸將如何應對中美不斷升高的摩擦,也無從推測兩岸是戰是和,但和平是台灣生存發展的基本方針,需自助方得人助。若本身未能盡責維護和平,豈能寄望鄉親和其他國家付出子弟鮮血,來收拾錯誤導演的失敗殘局呢? \n \n

  • 吳斯懷籲勿把國家推向戰爭

    吳斯懷籲勿把國家推向戰爭

     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開設「護憲保台論壇」網路開講,日前邀請具軍事專業的藍委吳斯懷對談,吳斯懷提醒蔡政府應在國家戰略指導中,確立「啟戰」與「終戰」條件,美方才知道該怎麼協助台灣,呼籲民進黨以追求區域和平為目標,而非把國家推向戰爭的險峻情勢。 \n 吳斯懷表示,美國在台主席莫健去年10月評估台灣的後備戰力,結果慘不忍睹,「虛有其表、毫無戰力」,台灣在防疫做得不錯,但掀起仇中、恐中、反中情緒,讓大陸民間不高興,湧起反台聲量,美國感受到兩岸敵意攀升,擔心疫情舒緩老共出手,因此3月跑來提醒台灣。 \n 吳斯懷說,若是機密消息就不會有媒體披露,顯然是刻意放風聲,這就代表兩岸關係嚴峻,因此不應刺激對方,「不要挑釁,要謹慎,但沒有說要屈就中國大陸」。 \n 吳斯懷也點出國家戰略指導中應確立「啟戰」、「終戰」。他說,要打,沒問題,軍人絕對會捍衛國家,但打到什麼程度要停止戰爭,願意犧牲到什麼程度,都要先決定好,才能往回推在什麼情況下要開打。 \n 他說,馬政府時期曾提出終戰指導,不能讓全民賠進去,要接受國際調停或上桌談判,結果被民進黨砲轟投降主義,痛批「難道執政者要把人民帶到被打到僅剩一兵一卒,才能結束戰爭嗎?」 \n 吳斯懷直言,美國人私下詢問國軍終戰指導為何,即便要幫你,也要知道打到什麼程度要停止,否則無法幫忙;至於國家戰略有無啟戰與終戰指導,這就要問蔡政府。

  • 共軍軍演針對性文攻 國軍軍媒快速反應強力反擊

    中共在3天內同時釋出福建石獅防空部隊實彈射擊資訊、陸航「跨晝夜」實彈演訓影片、空軍轟6K「繞島巡航」神威大隊「閩南語」版配音影片(也同時釋出英文版)、遼寧號航艦戰鬥支隊「首度夜間起降」影片等,形同展示「三軍聯合資訊戰」,針對「務實臺獨工作者」行政院長賴清德表達明確的政治訊息。 \n \n針對共軍發動的「聯合資訊戰」,中華民國國防部所屬《軍事新聞通訊社》及《青年日報》也製作多支影片展現國軍勤訓精練回擊,此事凸顯出在21世紀「心理戰」和網路時代「數位行銷」潮流中,作為「資訊先鋒」的兩個軍方媒體的重要性。 \n \n其中神威大隊的國語版宣傳片在本月8日就已經公布,英文版則有向國際行銷中共強大空軍的用意。但首度推出閩南語配音版,顯然有明顯的政治針對性,不但凸顯了「台語」並非臺灣才有的方言,也連帶凸顯了民進黨政府「去中國化」的矛盾之處。 \n \n此外,中國大陸央視網「威虎堂」,在19日「遼寧艦首次公開夜間作戰、對陸攻擊能力」的影片中,結尾刻意加入蔡英文總統13日視導「戰備抽測」中六艘飛彈快艇自蘇澳中正基地出港的畫面,以及屏東加祿堂「聯興操演」LCM登陸艇搶灘、康定級飛彈巡防艦的畫面,這很有可能是中共官媒近期以來首次挑明了針對我方! \n \n而在另一則「陸航發威!解放軍對『台獨』威懾程度近年罕見」的影片更是從標題直接破題衝著「務實臺獨工作者」行政院長賴清德。影片中字幕刻意指出,轟6K掛載實彈「可將臺灣全境納入射程,是對『台獨分裂勢力』的強大威懾」。 \n \n為了鞏固民心並展現國軍有堅強的實力保家衛國,軍聞社在18日推出「時時刻刻,我們做最好的準備!」,青年日報在19日推出「固若金湯」,軍聞社在今日再度推出「捍衛領空,捨我其誰」。等影片,其中「捍衛領空,捨我其誰」,訪問中華民國空防第一線的第二聯隊新竹基地,呈現幻象2000-5日、夜間訓練實況。而影片中第42作戰隊觀看蔡英文出訪史瓦濟蘭,幻象戰機護航元首專機的影片,顯示軍聞社展現「快速反應」能力在本週內攝製。而空軍第五聯隊部分則剪輯F-16戰隼式戰機在去年7月於清泉崗空軍基地掛載AGM-84空射魚叉攻船飛彈的影片,具體告訴國人國軍有能力反制中共航艦戰鬥支隊。 \n \n《中國時報》今日報導,因去年中共軍機頻繁繞臺,國軍戰機監偵機緊急起飛架次與戰演訓操演遽增,為支持戰機零件耗損,國防部緊急動支第一預備金近6億元,相關經費獲行政院主計處同意動支。 \n \n前國防立委帥化民曾指出,「國防預算須視國防威脅隨之調整」。然而扁、馬、蔡三位總統均只以「國防預算佔國內生產毛額(GDP)比例」為依據,三位總統均主張國防預算應達GDP 3%,但實際上國防預算佔GDP比例持續下降,我國是東亞唯一「國防威脅持續增加,實質國防預算不增加」的國家。歷任總統均未定出「啟、終戰指導」,造成嚴重不足的國防預算無法分配最佳化,國軍的編裝也因此未能讓戰力最大化,遑論嚴重排擠國防預算的募兵制。 \n \n此外兩岸更缺乏「軍事互信機制」,蔡政府與中國大陸政治對抗的軍事風險,完全由國防部承擔,但動支預備金已經實質凸顯了「臺海並非如你我想像中的那麼和平」和「蔡政府並非如包裝上那麼重視國防」的事實。 \n

  • 主力戰車汰換舉棋不定 凸顯國防部核心問題

    據《亞太防務》雜誌1月號報導,陸軍編列20億新臺幣預算,由中科院研發四輛提升型M60A3戰車,計劃在民國111年由裝訓部進行戰測評選,之後對現役M60A3執行性能提升,升級過的戰車將服役至民國124年以後,屆時新一代「國造戰車」將可服役以取代提升型M60A3,M60A3至此將全數除役。 \n \n報導亦指出,中科院欲藉此專案累積戰車研發經驗,且配合政府「國防自主」政策,「中科院堅持能自己做的一定要自己做,若無法自己做的則要求記無視轉移在臺合作生產,以建立完整的後勤體系,避免日後落入缺乏零附件、待料維修的窘境」。 \n \n建軍缺乏系統性思考 \n截至目前為止,多年來國內媒體對國軍主力戰車汰舊換新的議題,報導的內容共同點是「見樹不建林」,也就是缺乏以全盤的角度來檢視如何建軍、籌獲裝備。 \n \n以《亞太防務》雜誌報導的M60A3性能提升專案時程,假設達到「100%如期、如質、如成本」完成,實際上以專案管理的角度來看這並非易事,F-35戰機就是「時程延宕、多項性能缺失、預算超支」的代表性武器研發專案。但這並未徹底解決陸軍裝甲部隊的問題,因為除了目前澎湖、大臺北、中部、東部和海軍陸戰隊使用M60A3之外,其餘單位操作14輛M41A3華克猛犬式輕戰車、50輛M41D輕戰車、450輛CM11勇虎式戰車、100輛CM12戰車,有合計超過600輛戰車的延壽/性能提升/汰換問題依舊懸而未解(現役數量可能低於此數)。 \n \n據去年6月出版的《陸軍學術雙月刊》中「國軍M60A3主戰車 性能提升研改延壽之芻議」指出,CM11於民國104至 114年間全數屆壽期,CM12於民國111年全數屆壽期,M60A3於民國108至112年全數屆壽期。該文指出「現役主戰車均服役逾20年,過時的設計與面臨關鍵性料件商源的消失,影響裝備性能需求與妥善率」。民國88年M41A3性能提升而來的M41D戰車出廠,當時軍事雜誌稱計劃服役15年,而至明年就是出廠20年,顯然服役年限超過最早的規劃,而民國48年開始陸續引進的M41A3就更不在話下。 \n \n問題癥結—軍事戰略「終戰指導」不明 \n臺灣的政治人物在評論國家安全與國防議題時最容易犯的錯誤,同時也是國人缺乏的知識是,國防要先有「大戰略」,上層是國家層級的「安全戰略」,其次才是「軍事戰略」。 \n \n而不論政黨輪替「軍事戰略」如何改,中華民國在民主化之後國防問題癥結就是「終戰指導」不明。即便是現在最新的作戰指導「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依然沒有交代「要不要打陸戰」、「陸戰要打到什麼階段」。這嚴重影響到部隊員額、裝備編制、國防預算分配、武器籌獲優先順序,形成「有限國防預算無法發揮最大效益」的惡性循環! \n \n以海空軍的立場來講,應盡量將國防預算優先用於海空軍截擊敵軍,但以陸軍的角度來講,灘岸防衛「反登陸」就是陸軍負責。陸軍除了陸航之外,地面部隊編制最大的就是戰車部隊,如果不打陸戰,則裝甲旅的數量就有下調的空間。 \n \n超過15年的議論,不論是買M1A2、M1A1,還是升級M60A3,包含砲兵是要買M777牽引式榴彈砲還是M109A6自走砲,共同之處就是論述沒有「完整配套」。 \n \n例如雲豹甲車可發展類似日本16式的輪式戰車構型,但不同的終戰指導(陸戰要打到什麼程度),就會影響到所有戰車與雲豹105公釐輪式戰車的需求數量,像是僅能取代裝騎單位的M41D輕戰車,還是一部分機步旅,甚至是部分裝甲旅的戰車編制數量。自從雲豹甲車撥交部隊後,就衍生出戰車路速較低跟不上雲豹的問題。雲豹甲車可以靈活運用包含高速公路、快速道路在內的道路網機動,若有輪式戰車則可以有同樣速度的機動火力遂行快速打擊。但是雲豹甲車現在還在發展迫砲車的階段,要等迫砲車研發完成後才有可能研發輪式戰車,試問動輒十年的「過渡期」要如何維繫M41D和M41A3輕戰車的戰力呢? \n \n民國97年,馬政府研擬「國安報告書」,其中包含擬定「終戰指導」,結果遭到民進黨強力抹黑成「投降戰略」、「投降白皮書」!中華民國缺乏終戰指導,導致三軍的編制和武器籌獲「無所適從」的問題,據《中央社》報導,2月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政策主任蒙哥馬利(Mark Montgomery)訪華,立委羅智政表示「軍購問題,從國會角度講,美方是希望台灣能『更大膽提出軍購項目,要有全盤的東西,不要單獨來談(個別軍購項目)』」。明顯可見國軍多年來無法向美方提出「全盤」的採購項目,癥結就是出在沒有「終戰指導」,不知道要戰鬥到什麼階段,因此編裝無法對應調整、裝備現代化的速率也在「無所適從」中嚴重內耗。 \n \n不止一位高階退役將領曾點出這個核心問題。前陸軍副司令(曾任參謀本部作戰及計畫參謀次長)吳斯懷去年11月強調 \n \n前國防管理學院院長(曾任聯三作戰次長室少將執行官)帥化民在去年三月指出 \n \n據了解,美軍曾私下詢問國軍的終戰指導,但是國軍「無法回答」,這表示即便是美軍願意冒著犧牲美國人性命的風險,或多或少介入臺海戰爭,當不知中華民國的抵抗底線時,美軍如何能擬定計劃有效支援國軍呢?若要國軍成為「有嚇阻力」,讓中共武力犯臺縱使戰勝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難道開口閉口「愛臺灣」、當年污衊馬政府的民進黨政府,還要繼續拿2,300萬人的生存「開玩笑」,迴避定出「啟、終戰指導」嗎?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