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終戰詔書的搜尋結果,共07

  • 奔騰思潮:黃強波》從「首戰即終戰」到「戰到最後一兵一卒」

    奔騰思潮:黃強波》從「首戰即終戰」到「戰到最後一兵一卒」

    自前總統馬英九提出「首戰即終戰」說後,臺灣政壇即掀起諸多波瀾。贊同者認為兵凶戰危,兩岸局勢緊張,大陸政策不可不慎;反對者認為危言聳聽,有損民心士氣,無異抱持投降主義。更甚者還痛罵馬英九「為匪作倀」應終止其卸任禮遇,甚至批評他公然唱和「武統臺灣」,已屬於叛國罪云云。 後民主時代的眾聲喧嘩本屬常態,而馬前總統既有本事提出此說,就要有本事來面對各方意見。然而可惜的是,部分討論已流於穿鑿附會,以訛傳訛。積非成是之下,不僅無助於建構公共論壇,更無益於維護國防安全。筆者無意也不需要幫馬英九辯護,在此謹做些基本的考證工作供論者參考,純粹就事論事而已。 關於「首戰即終戰」說的第一個謬誤便是其登場時機。大多數媒體都將此一說法的出處,誤認為出自2020年8月22日馬英九於「國家不安全研討會:臺灣如何轉危為安」的開場致詞。事實上,早在8月10日的臺北東區扶輪社八社聯合例會,馬英九以「兩岸關係與臺灣安全」為題發表演講時,即已提出此說。只不過一來這是民間社團的活動,二來當時輿論聚焦於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Alex Azar)的訪臺行程,所以乏人問津,一直到十幾天後被再次提出,才獲得關注。 第二個謬誤便是「首戰即終戰」說是馬英九獨創的、發明的,其實細究馬英九基金會公布在官網上的「國家不安全研討會」致詞稿內容,其完整文本為:「我們要提醒身為三軍統帥的蔡總統,國防部所屬的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在2018年提出的『中共政軍發展評估報告』即指出,共軍攻臺的戰略是『首戰即決戰,讓美軍未到,戰事已定』。換言之,中共打算在第一波攻擊後就拿下臺灣,形成終戰之勢。兵凶戰危,身為國家領導人,更應避免戰禍,雖不畏戰但不應求戰,這種『先承受第一擊再盼各國來救援』的思維,置臺灣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於何地?」論者要注意的是其前後文多達一七六字,不宜僅以濃縮後的「首戰即終戰」五個字來概括。由於原文相當清楚,贊同者也好,反對者也罷,應不勞他人詮釋,自可推敲馬英九的原意到底是什麼。 值得一提的是,此說其實來自「國防安全研究院」的「中共政軍發展評估報告」,筆者就來簡單開箱一下。該院全名為「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現任董事長霍守業曾任參謀總長,現任執行長林成蔚博士則曾任民進黨國際部主任。該報告係由「先進科技與作戰概念研究所」研究員歐錫富和「中共政軍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黃宗鼎主編,作者群達十三人。合計二篇五章,外加十二個圖表,全文近十萬五千字,相當於一本博士論文的規模。馬英九所引的「首戰即決戰,讓美軍未到,戰事已定。」即出自於第五十六頁最後一段。 該報告於2018年12月發行後,「美國之音」即曾做過引述,強調對岸攻臺的戰略是「首戰即決戰」,不過從點閱率來看,此說在當時似乎沒有太多人在意。沒料到一年半被馬前總統重述之後,竟意外引發熱議,而成為焦點話題。馬英九雖已具體交代此說出處,但執政當局從府院黨到各級民代仍競相抨擊,指責其「斷章取義」。至於是否如此,因報告全文可在網路下載,有興趣者自可參研判斷。 當然也有另類的質疑聲音,例如律師林憲同即認為該言論已對國家安全、人民生活造成侵害,而至臺北地院自訴馬英九恐嚇、妨害社會安寧秩序罪。因為馬英九公開對國人宣稱:「中共武力犯臺『首戰即終戰(指敵前投降)』」,係誤用國防部文件所載「『首戰即決戰(指奮戰到死)』」。無獨有偶,親民黨文宣部前副主任吳崑玉也主張「終戰」是日本人為了繞過二次大戰「戰敗」一詞,所想出來的替代名詞,因此「『首戰即終戰』等於『只要開打,就是投降』,這是一位曾任中華民國三軍統帥者所該講的話嗎?」 其實林吳二君所言,應該是引喻失義了。經查「終戰」一詞,中文詞典並未收錄,我問了不同班的大學生,多數人均認為是「最後一戰」或「終局之戰」(估計是受了超級英雄電影的影響)。若查詢日文詞典,其解釋為戰爭之終結,係指交戰各方依據國際法而讓戰爭成為終結狀態,其反義字為「開戰」,基本上是個中性字眼,並無投降之意,投降的日文為「降伏」才對。大家不要忘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日本可是不折不扣的戰勝國,但該國教科書仍有一戰於1918年11月11日正式終戰的敘述。二戰時日本已屬戰敗國,固然天皇於1945年8月14日先對內發布「終戰詔書」,但是9月2日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天皇及政府於停泊在東京灣的美國軍艦密蘇里號上與同盟國代表簽訂「降伏文書」,這才是具有國際法理地位的正式文件,而翌日亦即是我國「九三軍人節」的由來。 其實真要「說文解字」的話,國防部於「八二三戰役62周年」發布的「枕戈待旦,同島一命」影片和文稿,強調「即使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也絕不會讓敵人越雷池一步」恐怕更為可議了。所謂「一兵一卒」雖可宣示國軍守護臺灣之決心,但隨便問一個有國中國文程度的,都會知道這是輸家的語言,因為有把握得勝的一方絕不會口出此話,試想中共在抗美援朝戰爭、美軍在參與波斯灣戰爭時會這樣說嗎?國防部如宣示必將對共軍「迎頭痛擊」或是保證讓共軍「有去無回」,不是更有氣魄、更有嚇阻力嗎?遺憾的是,不知是不是中文不好,隨後我駐美代表蕭美琴在推特上津津樂道地分享國防部短片,而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於記者會回應外界近期推測兩岸開戰機率時,也回答說「一旦發生任何戰事,臺灣全體人民會戰到最後一兵一卒」。 從「首戰即終戰」到「戰到最後一兵一卒」,唉!這個想像空間就留給大家吧! (作者為自由作家)

  • 二戰終結73週年 日本東京彷彿「平行世界」

    據朝日新聞報導,日本於今日(8/15)迎接二戰(WW II)太平洋戰場終結日,現任天皇明仁與美智子皇后,於東京武道館主持、任內最後一次追悼紀念儀式,並發表對長久和平的期許演說;但同一時間、同樣位於東京都內的靖國神社(Yasukuni Shrine)內,卻迎來多名國會議員和右派團體的參拜,不僅身穿戰前帝國軍服、展現出其強硬立場。也讓外界好奇,主張修憲的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未來將如何調解、仍陷於鷹派與鴿派對抗的日本? 避免引起中、韓、台三方矛盾,安倍今年仍仿過去5年慣例,僅向靖國神社捐獻奉納;不與執政的自民黨議員一同前往參拜祭祀,當年在戰爭為國捐軀的官兵;而同時也有一群右翼團體,身穿戰前的帝國陸海軍裝在神社集結,不但進行「閱兵式」、更拉起大幅布條向政府怒吼,要求安倍政府將寫入慰安婦、南京大屠殺等內容的「亡國教科書」廢除,並稱呼今日為「敗戰屈辱日」,讓一個東京都內彷彿兩個平行世界。 1945年8月15日早晨7點整,從同盟國主要四國首都:重慶、華盛頓、倫敦、莫斯科,用華語、英語、俄語、向戰場上雙方海陸空軍隊和各國人民,透過無線電廣播,播發內容一致的公告:日本政府已正式無條件投降。昭和天皇也透過廣播,向全體國民宣讀了日本接受波茨坦宣言的《終戰詔書》,故8/15被訂為「終戰日」、同時也是南北韓的「光復節」。不過,日本代表直到9月2日,才在東京灣口的美軍密蘇里號戰艦(USS Missouri BB-63)甲板上簽字投降。 對於隔海的鄰居南韓而言,除了追思當年為獨立流下的鮮血外,總統文在寅(Moon Jae-in)在紀念儀式上表示,從今年開始、他與政府將盡最大心力,終結南北雙方的戰爭狀態,為這個曾被殖民35年的半島,帶來真正的「光復」、和平與自由生活,甚至遠程目標要讓對立65年的兩個分裂國家,如德國般回歸一統。

  • 陳鵬仁》72年前的今天

    1945年8月15日,日本接受《波茨坦宣言》,向美、英、中、俄等同盟國無條件投降,結束了太平洋戰爭。當天中午12時正,昭和天皇親自廣播終戰詔書。當時,我正在現今美國第七艦隊之母港的橫須賀,當然聽到昭和天皇的廣播。天氣那麼熱,我們還把制服穿得整整齊齊呢! 戰前的日本和日本人把天皇當做「活的神」,但隔年元旦,昭和天皇發表「人間宣言」,宣稱他不是「神」,而是「會吃飯,要睡覺」的普通人,自此以後,日本成為民主國家,以至今日。 在日本戰敗72周年之今日,我想介紹一下一般人所不大熟悉的一些事。日本侵略中國,與英、美、荷蘭等國家交戰之原因及經過,已經有許多敘述,這裡暫且不談,只介紹昭和天皇對此次為何戰敗的看法,他認為日本之所以戰敗,乃由於以下4個原因所造成。  第1,兵法之研究不到家,亦即沒有能夠體會孫子兵法之「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的根本原理。第2,太重視精神而輕視科學(物質)之力量。第3,陸海軍之戰略、行動不一致,各行其是。第4,沒有擁有常識之首腦。欠缺往年之山縣有朋、大山巖、山本權兵衛這一類大人物,欠缺政戰策略,也就是「太相信皇國,輕視英美」所造成。  另外要提的是,對於8月14日討論要不要投降的最後一次御前會議,成員為鈴木貫太郎首相、東鄉茂德外相、阿南惟幾陸相、米內光政海相、梅津美治郎參謀總長和豐田副武(海軍)軍令部總長6個人。其中,陸相、參謀總長和軍令部總長3個人反對投降,其餘3個人贊成,形成3比3局面,於是首相請昭和天皇裁定,昭和天皇裁定接受《波茨坦宣言》,向盟國投降落幕。昭和天皇流下了眼淚,出席者大家大哭一場。  順便一提,1945年4月,日本首相換成鈴木貫太郎時,我們這些台灣少年工暗中開玩笑,用台灣話說「換鈴木(輸輸去了)」而高興釆烈。因為這樣一來,我們能夠回去家鄉台灣了。「鈴木」的發音和「輸輸去」發音(台語發音)幾乎相同。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講座教授)

  • 不算是侵略?日本眼中的侵華戰爭

    在中國人眼中,抗日戰爭是有史以來,最慘烈也是最成功的衛國戰爭,但是,在日本人民眼中,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國家,所發起的這場侵華戰爭呢?19世紀60年代,日本明治維新時期,日本資本主義變革,一開始就得到了中下級武士的支持,明治天皇在日本全境,開始實行以強兵富國為目的改革。 這次的變革,讓日本開始富強了,底層民眾也開始有受到教育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原來不可一世的俄國、中國,也先後在戰爭中被日本軍隊打敗,日本在一夜之間,擁有了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強大力量。日本民眾狂熱的追捧軍國主義,那個時候,多數的日本家庭,都以兒子能夠參軍為榮。 日本所有的學校,都開設了軍事課程,甚至小學也不例外,從這些地方可以看出,日本自明治維新以來,民眾瘋狂支持軍國主義,支持當時的侵略戰爭。後來,日本發動侵華,初期連連得手,原本屬於西方列強的殖民地,被日本收入囊中,大多數的日本國民都相信,以日本為主導的大東亞共榮圈,已經是指日可待。 他們更相信這樣做,是在西方列強的手中,解放亞洲人民。而這一切,從攻擊美國珍珠港,開始發生了轉折。1941年12月7日清晨,日本突襲了美軍珍珠港海軍基地,此後,日本海軍司令山本五十六說:「我們喚醒了一位真正的巨人。」果然,不到半年的時間裡,16架美軍轟炸機在日本東京、橫濱、名古屋和神戶投下了復仇的炸彈。 接踵而來的,是日軍在各個戰場上,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在東南亞戰場上,原本佔領的島嶼,都被同盟國一一收回。戰場傳來的失利消息,起初,日本政府還想隱瞞或者解釋,讓日本民眾堅信,勝利是最終是屬於日本。後來失利的消息越來越多,日本政府也瞞不住了,民眾漸漸對堅定的信念產生動搖,懷疑的聲音也越來越多。 1945年8月6日,美國在廣島投下了原子彈,20萬日本人民失去了生命,廣島化為一片廢墟。過了三天,同樣的場景,在長崎上空升起,8.6萬名日本人,做了軍國主義的陪葬品,長崎60%的建築被毀,兩顆原子彈,打碎了日本人的幻想,剩下的只是對失敗的恐懼,當天皇宣佈投降,絕望、恐慌籠罩著每個日本人。 天皇的詔書上,使用的是「終戰」而不是「敗戰」,戰後,很多日本舊軍人還強調說,日本其實還有充分的戰力,如果不是兩顆原子彈,日本根本不可能戰敗,戰後日本的激進分子,一直認為日本並沒有輸給其他國家,而是輸給了原子彈。從對戰爭狂熱的追捧,到對失敗的惶恐,這就是日本國民近百年來的心路歷程。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解密:日本戰敗投降真的是「無條件」嗎?

    1945年8月15日東京時間中午12時,日本軍民都奉命聚集到收音機旁列隊,以頌揚「萬世一系」的天皇為主題的國歌《君之代》首先響起。在「吾皇禦統傳千代,一直傳至千千代」的國歌播送完畢後,一個尖尖的男聲從收音機中傳來這個以「朕」自稱的人用文言體的形式廣播詔書內容,通篇又都回避了「戰敗」、「投降」字樣,只說「飭帝國政府接受《波茨坦公告》」。 不過此刻的日本軍民大致也聽出來了,這是說本國已戰敗並向敵國屈服。軍民們頓時抽泣聲、號啕聲、以頭撲地的聲音隨處響起。後來,天皇裕仁這篇廣播詔書被日本人稱為「終戰詔書」,中國有些書籍將其稱為「宣佈無條件投降」。確實,此刻日本天皇事實上表示了降服,不過同時又申明是以「維護國體」為前提。瞭解此情的人自然不禁會問:「這真是無條件投降嗎?投降後美國為什麼又不追究天皇裕仁的戰爭罪行呢?」 美日秘密談判「無條件投降」成為焦點 日本自20世紀30年代發起侵華戰爭後,曾瘋狂不可一世,侵佔半個中國後又在1940年9月同德國、義大利結盟形成軸心國,這也促使美英中蘇為首的反法西斯同盟建立。1941年12月7日,日本以偷襲珍珠港的方式對美國不宣而戰,被激怒的美國馬上對日宣戰,兩國以太平洋為戰場展開了全面交鋒。當日本上層研究對美國開戰前,首相近衛文麿和海軍聯合艦隊司令官山本五十六都感到信心不足,因為這時日本的工業生產能力只及美國的十分之一。 果然,1942年夏天,美軍在中途島和瓜島擊敗日軍扭轉了太平洋戰局,同年年末,蘇軍在斯大林格勒反攻包圍德軍精銳而扭轉了歐洲戰局,法西斯軸心國至此明顯敗局已定,是允許日、德、義三國求和還是將其法西斯政權徹底消滅,便成為擺在盟國面前的新問題。飽嘗最邪惡的法西斯野蠻進攻的各國在面對戰爭勝利的前景時,都感到對德國、日本這樣侵略策源地必須徹底剷除,不能與之談條件媾和,以免讓其得到喘息後捲土重來。 1943年1月,羅斯福來到北非療養勝地卡薩布蘭卡同邱吉爾、戴高樂會談,正式宣佈「德國、日本和義大利須無條件投降,這才意味著能保障未來世界的和平」。同年11月,史達林在德黑蘭會議上也同意了這一要求,蔣介石也在開羅會議上贊同美英的要求。按照反法西斯「四強」共同達成的意見,在義大利已經投降後,德國、日本想議和之路也被堵死,只有放下武器,接受剷除戰爭機器、懲辦戰犯和消除侵略土壤的處置。 日本上層在1942年中途島海戰大敗後,就已經感到打敗美國已不可能,於是努力尋求講和,美國卻不加理睬。1943年以後,以天皇為首的日本上層知道軍事上敗局已定,一面要求部屬以「玉碎」的瘋狂儘量給盟軍多造成傷亡,另一面也積極尋求進行秘密談判。美國為減少損失並摸清對手的底細,派出杜勒斯為首的談判代表到中立國瑞士,同日本代表藤村義良海軍中佐經常在昏暗的酒店角落或無人的樹林間密談媾和條件,日方密使則直接向天皇的弟弟高松宮彙報,再由他告知皇兄。1945年春天,儘管日本的本土還未攻入盟軍一兵一卒,前首相近衛文麿等人鑒於德國的例子,向天皇建議應儘快犧牲軍部一班人來結束戰爭,以保存元氣。天皇又要求設法讓還未參加對日作戰的蘇聯出來調停,並說明「無條件投降為實現和平的唯一障礙」,這句話的意思便是可以有條件投降。 羅斯福總統此前比較傾向於剷除日本「官軍財抱合」的侵略勢力,不贊成採取通融。1945年4月他突然去世,以副國務卿、原駐日大使格魯為首的「日本幫」(一批官員)馬上積極鼓吹可保留天皇和財團為美國服務,繼任總統杜魯門則稱讚格魯的觀點是「真知灼見」。此時,歐洲戰爭結束已事實形成兩個陣營,美國從未來控制亞太的戰略需求出發,便想適當保留日本的力量以對抗蘇聯。德國投降次日,即1945年5月9日,在海軍省軍令部就職的「禦弟」高松宮大佐將瑞士秘密使團藤村義良海軍中佐的來電報告皇兄,說美國態度已有鬆動。當時,日美駐瑞士的代表,藤村義良說明最大障礙是「無條件投降」,美國戰略情報局駐歐洲負責人杜勒斯則表示在「無條件投降」的名義下,可以保留天皇制。 接到美國提出的有鬆動態度的投降條件,日本新任首相鈴木貫大郎等人的態度是傾向於接受,天皇卻仍寄望於蘇聯出面調停,想去掉「投降」字樣改為「體面和平」。1945年7月26日,美英中三國公開發表了要求日本「無條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裡面沒有談到天皇制的問題。據戰後美方當事者回憶,杜魯門曾提議在《公告》中寫上可「保留天皇制」的字句,只是因他人認為這是示弱而放棄。此時日本最高層對是否接受《波茨坦公告》沒有達成一致意見,雖在報紙上發表了公告的刪節本,卻聲稱不予答覆。據後來有人考證,日本政府所講的「不予答覆」帶有日後再考慮的意思,可是在外務省官員用英文表述時翻譯成了「不予理睬」的意思,這又激怒了美國最高層。 美國總統及其身邊的高官認為,日本已到了垂死的地步,對已經留有寬大餘地的《波茨坦公告》還聲稱「不予理睬」,這完全是傲慢的拒絕。7月中旬,美國又成功試驗了原子彈,而且有兩枚是可以使用的,同時知道蘇聯馬上要參戰,便決定儘快使用核武器,不僅可以打擊日本也要向蘇聯顯示自己的超強實力。1945年8月6日,美軍向廣島投擲了第一枚原子彈。這時日本天皇和首相還因等待蘇聯對調停「體面」和平做出的答覆,仍然未做出反應。8月9日上午,蘇聯對日宣戰的消息傳到東京,日本當局最後的希望破滅,在當夜召開的御前會議上,天皇否決了陸軍方面要求繼續作戰的要求,於10日清晨做出「聖斷」,決定向盟國表示可接受《波茨坦公告》,不過卻在最後加上一項要求「附以一項諒解:上述宣言並不包含任何要求有損天皇陛下為至高統治者之皇權」。 日本的態度很明確,投降的前提是「不改變天皇統治大權」,這其實正是美國方面在5月間傳達的條件。戰後,日本進步史學家井上清在《天皇的戰爭責任》一書中曾這樣概括說:「日本投降實際上是以天皇為首的上層在人民不知情的情況下同美國進行的一場交易。」此話一語中的!既然是「交易」,自然要討價還價,就不會是「無條件」。看一下美國同日本秘密談判的過程也會知道,投降的條件就在於保留天皇制。 日本投降概念被美國偷換成「日軍投降」 日本投降的過程儘管並不順暢,卻畢竟標誌著國際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結束,這無疑是一大喜慶。不過隨之出現了諸多反常之事,如美、蔣利用侵華日軍當「守備隊」、日本未改變原有政府、最重要的戰犯未受追究、拆除可供軍事所用的重工業、對受害國賠償等,更被美國一筆勾銷,這與德國無條件投降真有天壤之別。那麼為什麼日本投降時還能討價還價呢?這是因為它不像德國在投降時那樣,本土已經被盟軍完全佔領,其本土還沒有攻入盟軍一兵一卒,海外還有350萬軍隊。這時日本能投降,確實減少了盟國的犧牲和物質損失。 以中國戰場而論,日本大本營和「支那派遣軍」制訂了決戰計畫,準備放棄廣州、武漢時進行徹底破壞,在上海等地進行巷戰,不惜將城市夷為平地,並在北平、天津和山東進行毀滅性決戰,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也不許投降。若真照此實行,中國的精華地區和無數人的生命將為侵華日軍殉葬。按美國在1945年夏天制訂的計畫,因原有的兩枚原子彈已投出,需再用幾個月時間生產出七八枚,方能在東京灣登陸。美軍還認為即使進行核攻擊,也會付出數十萬軍人傷亡的代價來征服日本。出於這一原因,當時盟國許多人的最大願望是早些結束戰爭,不再關注對戰犯的全面追究。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毛澤東在日軍投降前做這了五件事從此改變中共命運!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以廣播《終戰詔書》形式,宣佈無條件投降。然而,就在日本正式宣佈之前,毛澤東就敏銳地預測到日本即將投降。為此,他用了五天時間,做了五件事情,來進行戰略佈局。也因為這樣的安排部署,很大程度地改變了中國的命運。 首先,是做出由兵力分散調整為兵力集中的戰略佈局。在對日抗戰期間,中共領導的八路軍和新四軍在敵後堅持抗日遊擊戰爭,靈活機動地與敵人進行頑強的鬥爭,使得敵人限於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裡。抗日戰爭結束後,為了保衛解放區,必須將已經分散的八路軍和新四軍集中起來,形成一股堅強勢力。 二是做出由制止內戰轉向堅決反擊內戰的戰略佈局。抗日戰爭時期,國民政府雖然千方百計想消滅中共武裝力量,一度掀起三次反共高潮。只是,礙於國際和國內形勢,沒有公開撕破臉。日本一旦投降,將面臨內戰的風險。為了制止和反擊內戰,8月13日毛澤東在《抗日戰爭勝利後的時局和我們的方針》中提出應對方針:「蔣介石對於人民是寸權必奪,寸利必得。我們呢?我們的方針是針鋒相對,寸土必爭。」「蔣介石總是要強迫人民接受戰爭,他左手拿著刀,右手也拿著刀。我們就按照他的辦法,也拿起刀來。」 三是做出由分散佔領轉向重點佔領的戰略佈局。在抗日戰爭時期,日軍佔領了幾乎大半個中國,而國民政府的主要力量則集中在西南地區。日本投降後,曾為日軍佔領的廣大淪陷區將成為權力空白區域。為了消滅日軍,擴大共軍武裝力量,必須迅速佔領中小城市,廣大鄉村,交通要道,擴大解放區,創建新的根據地。 四是由拒絕原地待命轉向迅速繳械日武裝的戰略佈局。在抗日戰爭時期,中共領導的抗日軍民打敗日軍52萬多人,占40%。可在抗戰勝利在望之際,蔣介石卻拒絕讓八路軍和新四軍接受日軍投降,要求八路軍和新四軍「原地駐防待命」。在蔣介石的授意下,何應欽則命令日軍可對「共產黨軍隊進行武裝自衛」。針對這種情況,毛澤東的回答只有一個字:“打!”8月11日,毛澤東向各戰略區發出《關於日本投降後我黨任務的決定》的指示。「目前階段,應集中主要力量迫使敵偽向我投降,不投降者,按具體情況發動進攻,逐一消滅之。」 五是做出由配合蘇軍作戰轉向東北直接進軍的戰略佈局。8月8日蘇聯正式對日宣戰。8月9日零時10分,蘇聯百萬大軍分4路越過中蘇、中蒙邊境,向駐守東北的日本關東軍發動全線進攻。為配合蘇軍作戰,毛澤東在8月12日命令冀東三個軍分區部隊分別向承德、赤峰、瀋陽進軍。同日,指示山東分局,萬毅東北軍速即完成出發準備,待命開往東北。

  • 日本宮內廳首度公開天皇二戰宣布投降的原版錄音

    15日即將迎來二戰結束70周年,日本宮內廳今天首次公開了1945年昭和天皇通過廣播宣讀《終戰詔書》的原版「玉音放送」,並允許媒體拍攝原版唱片。   據日本共同社報導,此前電視等媒體播放的均為複製版本。與此相比,原版語速較快,錄音時長4分30秒,比複製版短了10秒。宮內廳此次通過調查獲悉,原版語聲較高且話音清晰,語調也更接近昭和天皇的嗓音。   同時公開的還有作為皇宮防空洞建造而成的「御文庫附屬室」內部和外觀照片及視頻,這裡曾是昭和天皇做出「終戰」決斷的地方,人們可以依次通過宮內廳主頁進行閱覽。   宮內廳表示,公開這些資料是為了「借戰後70週年之機,讓廣大國民瞭解可稱為終戰雙璧的象徵性資料,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宮內廳幹部表示:「(現任)天皇陛下也瞭解了有關情況,也是同樣的心情。」這位幹部期待此次公開工作能夠在戰後70週年之際防止戰爭記憶被淡忘。   原版唱片共5張,分為收錄相同音頻的兩套碟,分別由兩張和3張唱片組成。這5張碟被保管在同一儲罐內,屬於皇室藏品「御物」。3張1套版本中有1張碎裂,去年12月兩張1套的音頻被錄製成數位版本。   對於原版和複製版宣讀《終戰詔書》的語速不同的問題,宮內廳指出很可能是拷貝時誤以慢轉模式進行了錄製,原委尚不清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