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統一俄羅斯黨的搜尋結果,共15

  • 莫斯科地方選舉結果出爐 反對派奪近半議席

    莫斯科地方選舉結果出爐 反對派奪近半議席

    俄羅斯地方選舉8日結束,親政府的統一俄羅斯黨在議會的優勢減弱,45個選區中輸掉20個。反對派領袖納瓦尼提出的聰明投票策略成功,他支持的候選人贏得近一半議席,納瓦尼對選舉結果感到喜出望外,稱成果是雙方共同奮鬥所得來。 \n \n據開票99%的結果,俄羅斯共產黨、獨立及自由派候選人在議會45個議席中奪下20席。其中共產黨由選前的5席增至13席、亞博盧黨贏得3席,該黨支持的獨立候選人亦奪得1席;左翼的公正俄羅斯黨奪得餘下3席。統一俄羅斯黨及其支持的獨立候選人,則由38席減至25席。 \n \n統一俄羅斯黨莫斯科分部主席梅捷利斯基(Andrei Metelsky)連任失敗,他宣布將吸取教訓。選舉前多名反對派候選人遭取消參選資格,引發多場警民衝突,親總統普丁的統一俄羅斯黨越來越不受歡迎,候選人也不敢使用該黨的競選標語。 \n \n另外,俄羅斯通訊監察機構批評,社群網站Facebook和Google沒有遵守法律規定,於選舉當日和前1日停止推出政治廣告,上述行為干預俄羅斯主權事務並阻礙該國民主選舉,Facebook和Google暫未回應。 \n \n俄羅斯已連續多個周末爆發大型反政府示威,警方以武力鎮壓及拘捕多人。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9日表示,支持調查俄羅斯警員是否過度使用武力。

  • 統俄黨掌3/4杜馬 完勝在野黨

     俄羅斯採行與法國類似的雙首長制,總統同樣由全民直選產生。而在國會下議院(杜馬)內,總統普丁和總理梅德維傑夫所屬的統一俄羅斯黨擁有多達4分之3的席次,最大在野黨俄羅斯共產黨在450席下議員當中,僅占了42席。 \n 前蘇聯時代,蘇聯共產黨領導人就是國家領導人,戈巴契夫上台後推動動改革,首度設立蘇聯總統一職,並規定除了首任之外,之後都將由全民直選產生。 \n 而俄羅斯、哈薩克等蘇聯的各個加盟共和國也紛紛設立自己的總統一職,首屆俄羅斯總統選舉於1991年6月經全民選舉後,由1990年退出共產黨以無黨身分參選的葉爾欽奪得58.6%的選票當選,共產黨推薦的人選僅拿到17.2%的選票。同年底蘇聯瓦解,俄羅斯總統一職也正式成為一個國家元首職務。 \n 俄羅斯總統選舉採2輪決選制,首輪如未有候選人獲過半選票,由前兩名進入第二輪對決。此外規定總統參選者需年滿35歲,並在境內連續居住超過10年,連選得連任一次,但並未禁止連續當兩任總統卸任後,間隔一屆再度參選,因此普丁當了兩任總統後,交棒給原本的總理梅德維傑夫參選總統,自己轉任總理。 \n 梅德維傑夫當一屆總統後又回鍋當總理,普丁自己再度出馬當選了總統。

  • 拚執政24年 普丁宣布競選連任

    拚執政24年 普丁宣布競選連任

     俄羅斯總統普丁6日宣布,他將參加明年舉行的總統大選。先前有傳言指普丁「倦勤」,考慮放棄競選連任。就在外界猜測他是否打算退休之際,他表態將爭取第四度成為總統。如連任成功,普丁將執政長達24年。 \n 現年65歲的普丁6日前往下諾夫哥羅德(Nizhny Novgorod)一所工廠參觀,事後他向在場人士宣布:「我將參與俄羅斯總統選舉。」他並補充:「俄羅斯只會永遠向前,沒人可以阻止。」 \n 俄羅斯總統大舉將於明年3月舉行,目前尚未公布確切日期,外界估計會在3月18日舉行,當天正是克里米亞併入俄羅斯4周年。最新民調顯示,普丁的支持度高達80%,一般認為他可順利連任,普丁所屬的「統一俄羅斯黨」也已表明,支持他參選。 \n 普丁於2000年首都當選總統,2004年成功連任;4年後,他轉任俄羅斯總理。2012年,普丁再次投入總統總統大選並順利當選,且總統任期已由4年增加至6年,普丁明年若再次當選,可擔任總統一職至2024年。在普丁宣布參選前,俄羅斯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於6日當天表示,普丁每天都在為競選俄羅斯下一屆總統作準備。 \n 另外,曾經擔任過俄羅斯總統的現任總理梅德維捷夫已表示,他不會參加明年的總統選舉。 \n 過去這段時間已有包括數位女士在內的人士表態要競選總統,包括前克里米亞檢察官、被稱為美女檢察長的波克隆斯卡雅(Natalya Poklonskaya),她去年以親建制身份當選國會議員;另一位則是反對派的中堅份子索布查克(Kseniya Sobchak),她是獨立媒體「道茲電視台」主播。 \n 俄羅斯「亞博盧黨」創始人之一亞夫林斯基已宣布將參加2018年總統大選,並認定普丁是其主要,也是唯一的對手。

  • 俄媒:普丁可能以獨立身份參選總統

    俄媒:普丁可能以獨立身份參選總統

    俄羅斯總統普丁自2000年執政以來,在該國擁有超高支持率。俄國媒體分析,普丁明年很可能以獨立參選人的身份爭取總統連任,因為這有助於顯示他是一個「全民總統」。 \n \n俄羅斯新修憲法規定,總統任期為6年,因此普丁到2018年將面臨是否再度連任的問題,若尋求連任,很可能將是他的最後一屆總統任期(至2024年)。 \n \n《俄羅斯商業諮詢日報》指出,該國總統候選人可由政黨推舉或獨立參選,而普丁現在一直避免與所屬的「統一俄羅斯黨」走太近,轉而對外展現其為「所有人的總統」。如過普丁一如預料的以獨立身份參選,則很有可能在今年年底前於「全俄人民陣線」論壇上宣布。 \n \n對於上述傳聞,俄國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只淡淡回應,稱「此事不在議程中」。 \n \n陸媒《環球時報》問及駐俄媒體人汪嘉波對該議題的看法。汪嘉波表示,比起普丁的影響力,「統一俄羅斯黨」的主導地位只是滄海一粟。普丁在俄國民眾中的支持率居高不下,若超越黨派參選更符合選民心態,有利於贏得各黨派、社會各階層支持。 \n \n據俄羅斯具公信力的民調指出,目前有66%的該國公民希望普丁在2018年連任總統。 \n

  • 俄下議院選舉 「普丁黨」拿3/4席

     俄羅斯18日舉行國會下議院「國家杜馬」選舉,總統普丁所屬的「統一俄羅斯黨」(簡稱統俄黨)獲得了壓倒性勝利,囊括下院逾3/4席次。此次選舉被視為對普丁政府的信任投票,以及2年後總統選舉的熱身賽,因此這次執政黨大勝顯示,普丁應可輕鬆拚第4任任期。 \n 普丁滿意選舉結果,並稱儘管西方國家制裁造成俄羅斯經濟下滑,但人民仍然信任統俄黨。 \n 在19日接近開完的選票中,統俄黨得票率54.2%,在450席下院中至少可拿下343席,大幅超出上屆的238席,為歷來最多,更包辦下院逾3/4席次,可單獨推動修憲。 \n 共產黨與極右的「自由民主黨」分居2、3,得票率分別為 13.36%與13.18%。左派的「公正俄羅斯黨」則拿下6.2%。他們也是和統俄黨一起進入上一屆杜馬的4個政黨,儘管是在野黨,但立場和克里姆林宮一致。其餘10個政黨因為未過5%門檻,無緣進入下議院。 \n 分析反普丁政黨選情受挫的原因,包括當局嚴格箝制媒體與輿論、選民對選舉反應冷淡、以及小黨林立不易集中選票等。 \n 儘管俄國經濟受到西方制裁以及油價下挫的拖累,民眾失望情緒瀰漫,但多數人不希望看到政治動盪,加上肯定普丁在國際舞台的強勢表現,所以選舉期間普丁的聲望仍高達8成。 \n 不過投票率偏低(僅47.8%),其中首都莫斯科以及第二大城聖彼得堡更是漠不關心選舉,為都市選民不再熱烈支持統俄黨的徵兆。而在頓河上的羅斯托夫市則傳出作票疑雲。

  • 俄總統普丁批列寧「埋核彈」毀了蘇俄

    俄總統普丁批列寧「埋核彈」毀了蘇俄

    俄羅斯總統普丁25日會與支持見面時,罕見的嚴厲批評前蘇聯開國者列寧,譴責他及其領導的布爾什維克政府推行「紅色恐怖」,殘暴處決末代沙皇全家及數千東正教教士。普丁更將蘇聯解體及現時烏克蘭東部戰亂的責任,歸咎於列寧的民族政策,為蘇俄埋下計時核彈。分析指,普丁此舉是試圖在經濟困局下,鞏固其民意支持。 \n普丁在稍早的科學教育總統顧問理事會會議上,已抨擊過列寧,惹來俄國傳媒極大討論,而當日正是列寧逝世92周年。普丁25日於南部城市斯塔夫羅波爾,再度更嚴厲地譴責列寧及布爾什維克,指列寧在1917年上台後,殘殺及迫害末代沙皇家庭親屬、東正教教士及中產階級。 \n普丁特別批評列寧的民族政策,斥他異想天開,以民族界限劃分行政區域的聯邦加盟國理念,賦予加盟國有退出蘇聯的權利,是導致1991年蘇聯解體的主因。普丁直言:「這是埋在我們國家下的計時核彈。」普丁列舉現時的烏克蘭戰火,就是列寧留下的破壞性遺產。俄羅斯前年吞併克里米亞半島,衝突至今未止息,已有逾9000人喪生。 \n自從俄羅斯揮軍烏克蘭和中東之後,克里姆林宮即面對險峻的國內外形勢。西方的嚴厲經濟制裁和國際油價暴跌,重挫俄國經濟。普丁在這個時刻突然重提列寧,顯然帶有慎密的政治計算:一方面,通過譴責俄共屠殺沙皇一家及神職人員,可以爭取國內龐大東正教勢力支持﹔另一方面,批評列寧的建國理念導致日後蘇聯崩潰,又能引起俄國民族主義者的共鳴,在最大程度上鞏固民眾對普丁的支持。 \n有分析指,普丁試圖釋放訊息,測試輿論對加強中央政府權力改革的反應。在經濟進一步惡化的情況下,清算列寧可以可轉移社會視線,亦可防止俄羅斯聯邦共產黨聲勢壓倒普丁領導的統一俄羅斯黨。俄羅斯聯邦共產黨事後強烈回應:「歷史不會原諒普丁的評論。」 \n1917年3月(俄曆2月),俄羅斯在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末期爆發「2月革命」,沙皇尼古拉二世被迫宣布退位,成立了臨時政府。以列寧為首的布爾什維克(俄共)於同年11月7日(俄曆10月),發動「10月革命」推翻臨時政府,成立蘇維埃。列寧上台後,下令處決尼古拉二世一家和大批東正教神職人員。經過五年的內戰後,列寧締造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蘇聯)於1922年正式成立。

  • 扭臀舞傷風敗俗或諷刺普丁?俄官方要查

    扭臀舞傷風敗俗或諷刺普丁?俄官方要查

    近來在全球引發風潮的扭臀舞(Twerking)傳入俄羅斯,被認為有傷風敗俗之嫌,引爆全國性的道德大辯論,甚至連官方都介入調查。 \n這一切的開端都要從一段上傳到到YouTube的影像說起,奧倫堡市(Orenburg)一所舞蹈學校之前舉行公開表演,一群穿著黑、橘條紋緊身上衣的少女,在台上扭腰擺臀大跳扭臀舞,還有一隻俄羅斯版的小熊維尼和她們一起表演。 \n這段影片從4月12日上傳迄今已經累積超過1200萬次點閱,不過克里姆林宮兒童權利監察員卻批評「低俗」,俄羅斯聯邦調查委員會也決定就「腐化行為」展開調查,特別是調查影片中的少女年齡是否低於18歲。 \n除了動作惹火,這段影片之所以在俄羅斯引發風波,另一個原因是黑橘條紋在俄羅斯是代表愛國的聖喬治絲帶(St. George)象徵,這段表演甚至被認為有嘲諷總統普丁所屬的統一俄羅斯黨之嫌。 \n

  • 習近平將訪俄 外交戰略受矚目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可望於三月中旬「當選」中國國家主席;據悉,習近平在全面接掌黨政軍權力後的首次外交出訪,首選行程將是俄羅斯。由於中國與東海、南海周邊國家的島嶼海權紛爭持續激化,新一代領導人的最新外交戰略布局,勢必牽動亞太區域形勢的互動發展。 \n 習近平接任總書記、軍委主席以來,兩次出京視察行程,包括南巡廣東深圳、看望太行山區貧困農村,著重內政與經濟議題的政策調研。有關外交戰略布局與思維,從北京近來的外交與外事活動,則可窺見相關政策動向。 \n 習近平上台兩個月,先後在北京會見了美國前總統卡特、聯合國大會主席耶雷米奇、出席「中俄執政黨對話機制」的統一俄羅斯黨最高委員會主席格雷茲洛夫,和出席中俄戰略安全磋商的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秘書帕特魯舍夫。 \n 由於普丁去年再度當選總統後,將出訪北京作為首要行程,習在當選國家主席後選擇出訪俄羅斯,並不讓人意外。據透露,習近平去年曾規畫在中共十八大後訪問莫斯科,出席中俄大型商貿活動,但最後則改由王岐山出訪。 \n 對中俄即將展開的新一輪雙邊關係與發展動向,習近平本月八日在會見帕特魯舍夫就說,中方贊同普丁總統關於兩國加強經貿、能源、投資、金融、航空航天等領域合作的建議,並願與俄方擴大務實合作,促進共同發展。 \n 在美國歐巴馬政府持續推進「重返亞太」戰略,日本安倍政府堅持釣島問題與中國沒有談判餘地,以及朝鮮局勢詭譎難測的複雜形勢下,中國進一步與俄羅斯開展政經議題的合作,強化中俄戰略夥伴關係,必然引起美日關切。 \n 中國與周邊國家在島嶼領土主權的紛爭,近來不僅難以平息,甚至還存在著激化或衝突的危機。尤其,中日釣島之爭,因中日兩國軍機持續捲入風波,擦槍走火的意外隨時可能引爆,中國外交戰略的動向,將更受到各方關注。

  • 全球財經周報/歐洲:俄國新草根運動

     ■俄羅斯總統普丁第3度當選後,國內籠罩在蘇維埃式威權統治之下,但強權依舊無法阻擋社會基層崛起的新草根運動。 \n ■A new grassroots movement consisting largely of young urbanites is currently taking shape, says sociologist Natalya Subarevich. \n 莫斯科河中的小島上有座廢棄的巧克力工廠。這座工廠在當年紅色十月革命後收為國有並更名為「一號糖果工廠」,如今成為莫斯科新興藝術家與網路新秀的大本營,更是夜生活的新據點。 \n 今年11月某日,反對派新成立的協調委員會選在這座工廠遺址新開的酒吧集會,而主持會議的正是幾周前才當選的委員會主席納弗尼(Alexei Navalny)。 \n 納弗尼領導的45人委員會成員來自四面八方,有猶太詩人、右派激進份子、自由派經濟學家,還有主張回歸2004年蘇聯體制的新史達林主義者烏達索夫(Sergei Udalzov)。 \n 反對派勢力 集結 \n 這些背景迥異的政治份子之所以聚在一起,是因為他們的共同目標都是把總統普丁踢出克林姆林宮,讓俄羅斯人民追求真正的民主。身為律師與熱門部落客的納弗尼先是在網路票選中成為最受支持的委員會主席人選,又在反對派電視台Dozhd參與候選人辯論後順利當選主席。 \n 他表示:「委員會旨在結合幾百萬名期盼改變的人民力量。這是俄羅斯史無前例的創舉。」 \n 納弗尼所言不假,因為幾十年來俄羅斯的反對派勢力總是自相殘殺,協調委員會的成立終於讓人民對國內政治未來燃起希望,儘管實質數據並不這麼樂觀。 \n 資料顯示,全國只有8.2萬人參與協調委員會的網路票選活動。就連向來支持反對派的莫斯科共青團報(Moskovsky Komsomolets)也諷刺道:「這種投票率對非洲最小國賽什爾來說還算不錯。」該國人口僅8.7萬人。 \n 諸如前總理卡斯雅諾夫(Mikhail Kasyanov)及左派議員波諾馬雷夫(Ilya Ponomarev)等反對派領袖也聯合抵制納弗尼,因為他們認為納弗尼的政治理念傾向寡頭政治與國家主義。波諾馬雷夫表示:「假設納弗尼掌權,情況會比普丁更糟。」 \n 年輕政治家 崛起 \n 儘管協調委員會目前還不成氣候,且11月集會再度在爭執中收場,但反對派的年輕勢力已從各地政府開始崛起。 \n 27歲的俄羅斯撲克牌冠軍卡茲(Maxim Kaz)是協調委員會最年輕的成員。他在今年3月順利在休金諾區(Shchukino)議會拿下1席。 \n 該區是普丁領導的統一俄羅斯黨票倉之一,但卡茲為了對抗執政黨勢力,正積極參與各項預算審議會。他表示,該區每年預算相當於2億歐元(約2.8億美元),「但人民選出的民代僅能支配其中2%」。 \n 年僅25歲的反對派人士歐利尼柯娃(Irina Oleinikova)今年也在統一俄羅斯黨票倉的庫雷莎夫卡市(Kuleshovka),以2倍得票數打敗對手,成為俄羅斯最年輕的市長。 \n 社會學家蘇巴瑞維奇(Natalya Subarevich)認為,這一波由年輕都市人發起的新草根運動逐漸成形。政治科學家歐瑞斯金(Dmitry Oreshkin)也表示:「普丁無法阻止社會基層號召改變。」他指出「當今社會已進入後蘇維埃時代」。

  • 我們的時代-莫斯科不相信眼淚

     去年冬天俄羅斯的大雪一定十分嚴寒。所以,十年來在莫斯科廣場的最大規模民眾抗議,都必須暫時撤退;所以,此後又兩度的抗議都無法打倒普丁,讓他在三月初的總統大選中再次回鍋擔任總統。只是,這次的總統普丁,已不是多年前剛上台的普丁。寒冷的俄羅斯冰雪正在溶化。 \n 當年,俄羅斯剛經歷九○年代蘇聯解體後的混亂,剛看過醉漢葉爾欽的無能和金權寡頭的橫行,KGB出身的硬漢普丁於是成為希望與改變的象徵。普丁確實很受歡迎,原因除了高石油價格提供了充裕的財政資源,並讓他可以繁榮交換民眾的支持,另外就是民眾對於九○年代混亂的恐懼,而深深渴望穩定──國營媒體也不斷將九○年代描述為俄羅斯史上最黑暗的低段,而強調一旦沒有普丁,俄國會重新陷入那個黑暗。 \n 普丁自稱其統治下的俄羅斯民主是「管理式民主」,但事實上這只是批著民主外衣的獨裁體制:執政黨打壓反對力量、暗殺人權記者、控制媒體、行政權專大而國會則幾乎是橡皮圖章。這個專制體制看起來似乎國家力量強大,其實是一個「失敗的國家體制」(failed state):官僚組織各行其是、嚴重腐敗:從商人要做生意到公民要辦任何公家業務,都必須賄賂官員。這主要是因為過去在蘇聯時期,已經養出龐大的官僚機構,但當時還在俄共的控制下;現在一旦沒有俄共的組織性控制,各個政府機構都幾乎是自主地在掠奪社會資源。英國《衛報》記者形容從KGB轉變的情治機構FSB幾乎是個犯罪組織,保護黑道並且向大企業勒索。尤其普丁政府不斷教育民眾說國家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要相信政府,實際上俄羅斯的國家機器卻無法提供基本公共服務,如健保、教育、司法正義等。 \n 美國政治學與法學教授Stephens Holmes說,普丁決重回克里姆林宮,其實是證明普丁體制的脆弱,而不是強大,因其他人無法保障他的利益可延續下去。俄羅斯本質上是人治體制。 \n 十年俄國的成長確實培養出一批中產階級,他們有了經濟資源,開始痛恨政治的腐敗;他們有了網路(莫斯科網路穿透率很高),開始獲得更多政治資訊。然後,二○○九年的金融風暴對俄國的經濟造成了打擊,民眾開始抱怨生活;總統提出一些改革承諾,卻遲遲沒有實現。去年九月,時任總理的普丁和總統梅德維傑夫宣布他們將要交換位置;十一月底統一俄羅斯黨正式確定要提名普丁競選總統,這讓民眾深感羞辱與憤怒:政客們竟然可以如此玩弄政治權力,完全看不起人民。 \n 這個不滿在十二月四日國會選舉爆發出來:這場選舉原本就排除真正的政治競爭,國營電視也不斷為執政黨宣傳,普丁和執政黨更是到處發錢:各省省長都被給定目標要當地投出多少選票。反對派也努力反制,一個知名部落客在選前就叫大家可以投票給任何政黨,除了那個「小偷和罪犯的政黨」。 \n 選舉結果是統一俄羅斯黨的得票率從六四% 降到五○%,專家估計實際上要更低十五到二十個百分點。在首都莫斯科,官方數字是統一俄羅斯黨拿到四六%選票,但專家估計只有三○%到三五%;在普丁自己的投票所,統一俄羅斯黨只拿到二三.七%,落後於共產黨。 \n 更讓人們憤怒的是看到網路上流傳的許多政府做票的畫面,各種離譜的數據也讓人質疑:例如在車臣,統一俄羅斯黨的得票率是九九.五%。然後,他們在寒冬中走上了街頭,高喊「普丁滾蛋」、「俄羅斯不需要普丁」,震撼世界。 \n 普丁和他的聯盟確實也承諾要改革,如恢復之前被他取消的省長選舉,但另方面國營電視卻更激烈攻擊抗議者,甚至在選前出現新聞說有人要刺殺普丁但失敗。最終普丁拿下百分之六十四的選票而獲勝──當然至少有十個百分點是做票來的。 \n 無論如何,雖然普丁將繼續執政,但俄羅斯人已認清空洞民主外殼下的專制本質、看似強大國家機器下的腐敗體制,及寧靜白雪覆蓋下的黑暗。在勝選的群眾大會上,普丁流下眼淚說,「我們打贏了一場公開與誠實的選戰。」然而,選後群眾抗議場合的標語說明了一切:「莫斯科不相信眼淚」。 \n 普丁時代當然還沒結束,但這個冬天確實是個結束的開始。(作者為專欄作家)

  • 戈巴契夫:普丁做了3任 夠了

     為反對普丁企圖再當總統及抗議杜馬(國會)選舉舞弊,莫斯科時間24日,俄羅斯反對派在莫斯科舉行蘇聯瓦解以來最大規模集會抗議活動,實際人數近12萬人。20年前的12月25日宣布辭去蘇聯總統職位的戈巴契夫,則出面勸告普丁要急流勇退,選舉也應該重辦。 \n 為抗議選舉舞弊,24日在莫斯科薩哈羅夫大街舉行的「為誠實的選舉」集會活動參加人數打破了12月10日博洛特納婭廣場集會的紀錄。這次遊行實際參加人數近12萬人。 \n 要一個沒普丁的俄國 \n 在本月4日的國家杜馬選舉中,普丁所屬執政統一俄羅斯黨,保住第一大黨地位,但反對派指責投票存在違規行為。鳳凰網說,民眾及反對黨抗議杜馬選舉舞弊,要求重新舉行杜馬選舉。 \n 除莫斯科外,在俄羅斯各大城市也再次爆發反對總理普丁的遊行示威,這是2個星期之內第二次大規模的示威。 \n 示威民眾手中拿白色標語要求誠實清潔的選舉,他們揮舞旗幟,高呼可恥、重新選舉等口號,反對派領袖紛紛上台慷慨陳詞。 \n 示威群眾要求執政12年的普丁下台,建設一個沒有普丁的俄羅斯,一示威民眾說:我來參加集會主要是抗議國會選舉不公。 \n 前蘇聯最後一位領袖──蘇共總書記、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蘇聯總統戈巴契夫24日在接受莫斯科「回聲電台」(Moscow Echo Radio)訪問時說,他勸普丁最好現在就離開政壇,因為他已經做了3任──2任總統及1任總理,3任實在夠了。 \n 戈巴契夫是在他辭去前蘇聯最後一位總統職務的20周年前夕,發表上述談話。 \n 他被迫下台是在1991年8月19日,一些保守派政治家和一部分軍人趁戈巴契夫在克里米亞度假時發動了「八一九事件」,戈巴契夫被軟禁了3天,被釋放後失勢,時任俄羅斯聯邦總統的葉爾欽則聲望大漲。 \n 戈氏推動新思維政改 \n 1991年12月25日獨立國家聯合體成立後,蘇聯正式解體,戈巴契夫則宣布辭去總統,葉爾欽成為俄羅斯首任總統。然而蘇聯解體主要動力仍來自戈巴契夫在黨內推動「新思維」政改,及1988年宣布蘇聯將放棄「布里茲涅夫主義」,也就是減少對東歐的干涉。因此乃有「蘇東坡」事件,即蘇聯、東歐變天。1990年他因此獲諾貝爾和平獎。 \n 今年80歲的戈巴契夫說,普丁應像他一樣,時間到了就下台。他說,普丁夠了的原因包括圍繞著普丁出現很多小圈子和小集團,多到難以清除。如果急流勇退,他的政績還能得以保存。 \n 戈巴契夫說:「我很高興我在有生之年目睹人民醒來。」戈巴契夫對這次執政黨獲勝的國會選舉批評甚力,指舞弊和作票太多,選舉結果應該無效,選舉應該重辦。 \n 他當時表示:「這樣的選舉結果不能反映人民的意志,我認為上面只有一個選擇:宣布選舉結果不算,重辦選舉。」 \n 戈氏責普丁輕視選民 \n 稍早,普丁將抗議民眾佩戴的白布條比擬為保險套之後,戈巴契夫在報紙上發出他對普丁最嚴厲的批評。他說:「真是可恥。」戈巴契夫說:「普丁上台之初,我在海內外處處支持他,現在你看看。」 \n 在今年的2月21日,戈巴契夫指責目前的領導人「狂妄自大、輕視選民」。對於總統梅德維傑夫和俄總理普丁私下決定在兩人之間選出2012年俄總統大選候選人一事,他認為這種行為不僅不尊重選民,而且是「驚人狂妄自大的」表現。「這不是普丁個人的事情,而是由全體民眾通過選舉決定的事情,難道其他人就不能參選了嗎?」 \n 莫斯科市民仍在憤怒中,如果普丁沒能給群眾一個交代,首都莫斯科的集會不會平息。反對派人士對下一次舉行集會日期存在不同版本,但他們均深信在滿足他們的要求之前將繼續集會。

  • 專家傳真-早產的「俄羅斯之春」

     今年12月上旬俄羅斯舉行議會選舉,因反對派指控執政當局在選務上涉及不法,加上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搶在第一時間批評俄羅斯議會選舉既不誠實也不公正,以及美國國務院發言人馬克‧托納公開宣稱將支持俄羅斯公民和平表達抗議的權利,遂進一步引發全俄各地群眾示威運動,並要求重新選舉,甚至量變質變為反「普丁沙皇」的威權統治。由於示威抗議活動遍地開花,國際媒體聚焦報導,視之為繼中東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之春」之後的「俄羅斯之春」。 \n 然而,客觀檢視這一波群眾示威運動性質,係由年輕「P世代」和大城市中產階級為核心,就很難預期它會變成全國性有組織的革命事件,甚至已通過進入議會門檻並取得席次的各主要政黨也不急著參與激烈的示威運動,大家骨子裡並不想重新選舉,因此這一波群眾示威運動最後將只是政治上早產的「俄羅斯之春」。 \n 這裡所指的「P世代」,係指在1991年蘇聯瓦解前後出生的、喜歡喝美國飲料百事可樂(Pepsi)的年輕人,他們熟悉資訊科技產品,具有「傾」西方、「親」市場的特性,所以當希拉蕊批評俄羅斯議會選舉既不誠實也不公平,間接給反對派定下基調之後,「P世代」年輕人就立即通過網際網路傳播和串連,紛紛加入街頭示威抗議活動。 \n 另外,大城市中產階級向來是支撐俄羅斯政經體制最穩定的力量,這次則破例走上街頭示威抗議,表面理由是對議會選舉存在很多違法情況發洩不滿情緒,深層理由則是無法感受到俄羅斯會有穩定未來而吶喊。 \n 全俄羅斯輿論調查中心主任瓦列里‧費奧多羅夫即預測,除非政府的某些決策已明顯損害社會群體利益,否則近期內不會出現大規模抗議活動,也不會出現社會動盪。迄今實際情勢發展也如此。 \n 至於已通過議會門檻並取得席次的各主要政黨,雖然也參與或發動示威抗議活動,但大多各懷鬼胎,以共產黨來說,因為12月8日適逢蘇聯瓦解20年,組織群眾上街頭批判執政當局,也可兼收「療傷止痛」效用。 \n 公正俄羅斯黨和自由民主黨,好不容易通過議會門檻並取得席次,雖然宣稱將蒐集執政當局選務違法事證以向法院上訴,卻未積極聲援反對派要求重新選舉主張。尤其是,所有已通過議會門檻並取得席次的各主要政黨,其總席次共212席,已讓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在議會喪失絕對多數優勢,同時也取得否決憲法法案的否決權,現在要他們重新選舉無異緣木求魚。 \n 值得進一步觀察的是,為鞏固統一俄羅斯黨支配政權的地位,以及為明年3月普丁總理轉換跑道參選總統創造利多條件,俄羅斯總統梅德偉傑夫將在新選出的議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發表國情咨文,可望揭櫫更具自由化精神的「2020年發展戰略」,重點包括對內提升產品競爭力,對外發展出口型經濟,繼續有效控制通貨膨脹、減少財政壓力,降低稅負,增加非資源領域出口等。 \n 特別是,對外經濟關係的有利事件也逐漸登場,譬如世貿組織(WTO)在12月15-17的部長級會議上將宣布俄羅斯入會消息,明年1月1日俄羅斯與前蘇聯加盟國白俄羅斯、哈薩克將啟動建立商品、服務、資本自由流動,以及沒有關稅的「歐亞經濟聯盟」,同年還將主辦亞太經濟合作(APEC)年會暨領袖高峰會,這些生氣活潑的經濟區域整合大建設,已讓俄羅斯充滿無限寬廣的發展機會。 \n 總結上述,可以篤定地重覆:這一波群眾示威運動只是政治上早產的「俄羅斯之春」。同時,面對俄羅斯的未來,更可以大膽預言:經濟上的「俄羅斯之春」將在寒冬過後來臨。

  • 《全球財經周報-歐洲》俄羅斯萬年領導

     新聞提要:俄羅斯當代歷史民望最高的領袖普丁在總理的位置上沉潛4年後,即將揮軍重返克里姆林宮,這一待很有可能待到2024年。 \n 俄羅斯現任總理普丁(Vladimir Putin)之於俄羅斯當代政治的重要性,一如李光耀之於新加坡。除了政治地位外,現在普丁也打算追隨李光耀的腳步,力拚雄霸俄羅斯政壇最久的萬年領導紀錄。 \n 普丁有意再出馬角逐總統的話題是今年俄國政壇最受關注的焦點,由於現任總統梅德維捷夫(Dmitry Medvedev)是普丁一手栽培的接班人,他老早就表達要連任之意,在普丁拋出願再角逐2012年總統的消息後,外界原本還在好奇會不會上演一場師徒相爭的好戲。 \n 執政黨黨內可能出現惡鬥紛爭的不確定性,沒多久在梅氏表態恭請普丁出任下屆總統就宣告排除,雖然此為外界普遍預期的結果,但社會各界也是至此才開始正視普丁再度入主克里姆林宮的可能發展與影響。 \n 欽點梅氏任下屆總理 \n 依據俄羅斯的政治生態與普丁的個人聲望,普丁一開口說要選差不多就等於是當選。由於俄羅斯經過修憲後,總統任期由原本的4年延長為6年,加上可連任1次,代表普丁在克宮這一待可能要待到2024年,那時普老也已71歲,將創下史達林以來在位最久的俄羅斯領導人。 \n 早在4年前,礙於僅能連任1次的憲法規定,普丁力拱子弟兵梅氏進入克宮,他回鍋接總理時,外界即揣測師徒倆已有密約,梅氏只是幫普丁看一下總統位置,4年一到,克宮大位還是得交還普丁。 \n 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9月24日的黨代表大會,普丁親口證實有此密約存在。在大會上,梅氏表態力挺普丁代表黨角逐明年3月的總統大選,普丁接受黨代表高聲歡呼時表示,早在多年前,他與梅氏應在政府中擔任什麼位置早有協議,此次再參選總統他個人感到「無比的榮耀」。他也建議黨將梅氏列為年底國會下議院選舉黨不分區代表的首席,等於是欽點梅氏出任下屆總理。 \n 普丁在民眾心目中的地位無人能及,尤其是其代表國家與社會安定的聲望,就好比是俄羅斯版的新加坡國父李光耀。 \n 對於普丁王朝復辟,俄羅斯也已出現一些質疑與反對的聲音。蘇聯末代總統戈巴契夫就在普丁與梅氏兩人宣示將互換職位的隔日,隨即提出反對的主張,他表示,「普丁上台後等於還是那一批老班底在執政,未來施政皆以連任為目標,而非以國家長遠的發展為主要考量,如此在盼不到改革下,普丁重掌克宮後,俄羅斯也將承擔失落6年的風險。」 \n 基本上俄羅斯反普丁的聲浪以自由派為首,這派人士主張俄羅斯政經狀況正處於停滯不前的僵局,普丁絕非是推動改革的適合人選。 \n 副總理反對 被逼下台 \n 自由派代表人物第一副總理兼財政部長庫德林就率先發難,他原本在諸多政策上已與梅氏立場相左,之後甚至在公開場合放話,宣稱梅氏明年3月轉任總理後,他絕對不會入閣。只是這一表態,馬上惹來克宮決策層峰的不滿,沒幾天就在梅氏當面施壓下黯然辭官。 \n 政情分析師表示,普丁主政下的俄羅斯,政局的不確定性因素極少,然而也將面臨,包括經濟停滯、貪污猖獗、中產階級對現狀失望日增等難題。

  • 國際瞭望-權力鬥爭 莫斯科市長下台

     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新任市長索比亞寧已由市議會通過而就任,西方媒體炒作很久的莫斯科市長「事件」終於落幕。 \n 西方媒體的炒作目標就是總統梅德維捷夫與總理普丁的鬥爭,總統要將總理人馬拉下台,在這個設定下,不管真相如何,也不考慮梅德維捷夫可能是在執行普丁的政策。 \n 莫斯科原市長魯茲科夫真是普丁的人馬嗎?完全不是。一九九六年總統大選時,就傳說他將與葉爾欽競爭總統,九八年葉爾欽連換總理仍不能拉抬經濟,魯茲科夫便趁機活動,但辦公廳主任尤馬舍夫提醒葉爾欽:「如果魯茲科夫當了總理,他在二○○○年總統大選前能不去爭權奪利嗎?當然不可能,這會徹底破壞國內的穩定局勢。」魯茲科夫因此沒有當上總理。 \n 但他不甘心,九八年十二月成立了「祖國」運動吸納政治勢力。葉爾欽便授意普丁成立「團結」運動,並於一九九九年國會選舉中戰勝,魯茲科夫遂無力在次年參加總統選舉。普丁當上總統之初,日本NHK電視台拍到普丁主持會議時,魯茲科夫坐在一旁,滿臉不屑。 \n 普丁一心要扳倒勢力集團,第一個開刀的是寡頭集團老闆古辛斯基,而此人正是魯茲科夫的盟友,魯斯科夫這才知道普丁的厲害,也導致次年「祖國」與「團結」結盟,後來並易名「統一俄羅斯黨」,而魯茲科夫任黨主席之一。以後兩屆國會選舉都是該黨大勝,普丁也連任總統,魯茲科夫則連任莫斯科市長。 \n 「中央集權」是普丁的基本政策,二○○四年之後,普丁將地方領導人改由中央任命並頻頻調動,以免形成「山頭」,但魯茲科夫等深感不滿,不時要求恢復地方領導人直選。 \n 在這種情形下,試問普丁還能容忍魯茲科夫這座大山繼續把持莫斯科嗎?魯茲科夫最近炮轟梅德維捷夫,等於是在攻擊普丁,結果遭開革而失去市長職位,也退出「統一俄羅斯黨」。 \n 續任的索比亞寧原任秋明州州長,二○○五年主動請普丁決定他是否適合續任,這忠誠立刻得到普丁獎賞,推薦他為唯一州長候選人而得續任。他也是第一個加入「統一俄羅斯黨」的州長,不久被提拔為總統辦公廳主任,他的前任便是梅德維捷夫。

  • 國際瞭望-梅德維捷夫能挑戰普丁嗎

    俄羅斯總統梅德維捷夫在「統一俄羅斯」黨代表大會中批評了執政黨的選風,西方媒體立刻又大作文章,認為是梅德維捷夫對總理普丁的批評,從而認為梅、普之間有矛盾,這是西方媒體一貫炒作的題目,恨不得兩人鬧翻,削弱俄羅斯的力量,但這種一廂情願的事真能發生嗎?這種看法實在顯得幼稚。 \n先說為什麼梅德維捷夫有此批,十月間俄羅斯地方選舉,執政的「統一俄羅斯」當然又是大勝,但是批評者認為選舉存在重覆投票,計票違規等行為,其實依「統一俄羅斯」的實力根本不必有小動作便可得勝,這樣做委實在授人以攻擊的口實。克里姆林宮對此當然不舒服,所以藉這次黨代表大會對黨的「地方領導幹部」訓斥應是合理的,不僅梅德維捷夫,連普丁都會有意見,所以在代表大會故示民主,而有此批評,這絕對是梅、普兩人商量後行動,甚至一個扮白臉一個扮黑臉。 \n但凡兩個當權者並立,一個向另一個挑戰時一定是自認實力相當,或是背後有相當的勢力在支持,否則那是自取敗亡,普丁在俄羅斯的聲望與梅德維捷夫來比是八十五比十五,相差太懸殊。在軍隊方面的支持更是難比,就拿那次黨代表大會演說的情況,根據西方媒體的描述,梅德維捷夫演說完之後,「現場僅響起了禮節性的掌聲」。而普丁隨後演講畢後「博得現場熱烈掌聲,一些與會者甚至長時間起立鼓掌」。梅德維捷夫要是挑戰普丁除非是昏了腦袋。 \n俄羅斯人喜歡普丁這種領導人,所以「統一俄羅斯」要借普丁的聲望從事選戰,普丁利用黨,黨也利用他,但他不願讓人認為領導的是個腐敗的黨,但他又不便公開訓斥,讓梅德維捷夫出面是再合適也沒有了。 \n西方高層政治界,包括美國白宮在內,從不認為克里姆林宮內現在有分裂的跡象,但媒體總喜歡見縫插針,甚至無縫也想插針,這種無聊報導不知道有過多少次了,媒體也在發洩情緒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