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統一模式思辨的搜尋結果,共03

  • 統一模式思辨系列-創造兩岸和合的因緣

     坊間有所謂「統一模式」或「台獨理論」之論,但是如果我們相信「諸行無常」,就不會有所謂模式或理論之辯,而是同意一件事如果能成,因緣必須俱足。因此,如果要討論兩岸如何和平發展或走向「好的統一」,首先要思考的,並不是什麼模式或理論,而是如何做到尊重與包容,創造足夠的善因與好緣。 \n 面對兩岸敵對現狀 \n 哲學家黑格爾說過:「凡是合理的都是現實的,凡是現實的都是合理的」,「對現實的抽象就是對現實的毀滅」。這一句話的另一面解釋就是,在討論問題時,不能假設現在的狀態是不存在或是假相的,而必須在接受現狀,面對現狀下尋求解決的方法。 \n 與蔣經國在台灣的作法類似,鄧小平在大陸的改革開放,也是以接受現狀為改革的條件,他並沒有用所謂的「震盪治療法」,將改革建立在否定現實的基礎上,而是務實地採行「存量不變、增量改革」的策略,逐步放寬經濟政策,而造就大陸今日的經濟發展。 \n 如何創造兩岸的和平,推動未來的統一,也必須要在尊重與接受現狀的基礎上,務實地創造因緣。兩岸第一個需要面對的問題,就是目前的「法理現狀」是什麼?毫無疑問的,兩岸目前的憲法均主張不分裂是現狀,兩岸政府各依據其憲法行使治權也是現狀,「主權不容分裂、憲政治權分立」是兩岸目前的法理現狀,也是兩岸的法理存量。 \n 第二個需要面對的問題是,兩岸目前政治關係的現狀是什麼?兩岸目前仍然是敵對關係是現狀,兩岸在國際間的代表性存在著「陸強台弱」的事實也是現狀。種什麼因結什麼果,政治上的結也必須透過政治解決,這是面對問題時的基本態度。因此,兩岸首先要處理的政治問題就是協商結束敵對狀態,也只有在結束敵對狀態與政治分歧後,兩岸才能處理在國際間的代表性問題。 \n 在沒有簽署和平協議以前,兩岸是敵對狀態。有敵意的雙方很難產生「善念」,缺少善念則難以產生正向的因緣。兩岸交流很重要,但是政治敵意下的兩岸交流卻難以產生應有的正面功能,反而有可能讓善緣成為惡緣,馬政府被批評為親中害台,不就是經貿交流成為惡緣並結惡果的具體例證嗎? \n 兩岸目前無法簽署和平協議的關鍵因素,在於兩岸政府都不願意接受法理現狀。北京不願意面對兩岸憲政分治的事實,民進黨政府不願意公開保證不分裂。其實,只要兩岸共同尊重與接受目前「分治不分裂」的法理現狀,雙方可以在此基礎上簽署和平協議。「分治不分裂」是存量,以「和平協議」來確定存量就是增量改革。 \n 在簽署和平協議後,兩岸就可以停止武力相向,和平相處,如此才能發自內心地做到「心靈契合」,這就是兩岸關係的增量。有了心靈契合以後,兩岸就可以在相關議題上創造從「分治」走向共同體「合治」的可能。「合治」也是在「分治」這個「各有主體」的「存量不變」基礎上尋求「共有主體」的「增量改革」。 \n 台獨武統均不足取 \n 兩岸和合,也就是先求和,再求合,和平協議是和,建立共同體是合。和合本身是尊重法理現狀所產生的政治之果,而和合本身當然也就是未來和平統一所必要的善因好緣。 \n 中華文化向來不主張揠苗助長,統一不可強求;更不認同殺雞取卵,台獨或武統均不足取。如果統一有模式或理論,那就是「存量不變,增量改革,尊重現狀,創造和合」,如此自然水到渠成。(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 統一模式思辨系列:王英津》建構「複合式一國兩制」台灣模式

    統一模式思辨系列:王英津》建構「複合式一國兩制」台灣模式

    在現行「一國兩制」構想適用於兩岸統一遇到阻力的情況下,如何建構一種既能體現一個中國原則,又能兼顧兩岸平等,同時還在整體上不改變大陸單一制國家結構形式框架的「一國兩制」台灣模式呢?為此,筆者曾於2009年在廈門大學主辦的《台灣研究集刊》第二期上發表〈關於「一國兩制」台灣模式的新構想〉一文,該文提出了複合式「一國兩制」台灣模式的框架設計,以期對未來兩岸統一提供思路和借鑒。該模式構想的主要內容和特點如下: \n其一,儘管聯邦制不適於兩岸統一,但可以借鑒聯邦主義的某些經驗和做法來設計「一國兩制」台灣模式。主張跳出傳統「一國兩制」的單一制思維,可考慮安排統一後的台灣享有部分主權行使權或分權性自治權,以此區別於原來設想的制度安排。倘若做出這樣的安排,這實際上是在中央與台灣之間貫徹部分聯邦主義的分權原則。 \n其二,關於兩岸統一後的制度安排。該模式構想主張,不再按「一國兩制」的傳統解釋,像「一國兩制」的香港模式和澳門模式那樣,將台灣方面的有關權力收回中央,再由中央以基本法的形式授權給台灣特別自治區,然後讓台灣特別自治區實行高度自治;而是照顧現實,承認或認可台灣目前正在掌握和運用的權力是其2300萬人民所固有的本源性權力。 \n在此基礎上,台灣必須向中央政府交還一部分能體現國家統一的主權行使權(如外交權等),其餘未交還的部分由台灣方面作為「剩餘權力」(備註:在政治實踐中,剩餘性權力與授予性權力的區分不是先天的,而是人為設定的,不存在不可變動的問題,這在學理上說得通,在國外現實中亦有很多實例)予以保留。如此安排的結果是,台灣在自治範圍內的事務不必像香港、澳門特首一樣每年年底都要到北京來述職,以示對中央政府負責,而只需向台灣島內的人民負責即可。 \n其三,關於中央與台灣特別自治區的關係。按照該模式構想,中央和台灣特別自治區的關係,就不再是一般意義上的中央與地方關係,但也不是聯邦整體與成員單位意義上的中央與中央的關係,而是一種特殊的中央與準中央的關係。換言之,它僅僅帶有聯邦政府與成員單位政府關係的某些性質,但本身並不是聯邦政府與成員單位政府的關係,因為這裡貫徹的是聯邦原則或聯邦精神,而不是聯邦制。理解這一問題的關鍵是將「聯邦主義原則」與「聯邦制」區分開來。 \n該構想的優點有2:一是能給予台灣一定程度的對等地位。該構想是一個介於陸方的「中央—地方」方案與台方的「中央—中央」方案之間的折衷方案,其可以模糊地處理兩岸關係定位問題上的紛爭。該方案這在一定程度上給予了台灣方面某種對等感,避免了「矮化」之嫌。二是該構想仍能體現一個中國原則。該模式構想貫徹了一個中國原則,體現了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在該模式下,「一個中國」不是一個虛化了的歷史、地理、文化、血緣上的理念國家,而是一個擁有實體性制度架構的主權國家。(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n

  • 統一模式思辨系列:張亞中》創造兩岸和合的因緣

    統一模式思辨系列:張亞中》創造兩岸和合的因緣

    坊間有所謂「統一模式」或「台獨理論」之論,但是如果我們相信「諸行無常」,就不會有所謂模式或理論之辯,而是同意一件事如果能成,因緣必須俱足。因此,如果要討論兩岸如何和平發展或走向「好的統一」,首先要思考的,並不是什麼模式或理論,而是如何做到尊重與包容,創造足夠的善因與好緣。 \n \n面對兩岸敵對現狀 \n哲學家黑格爾說過:「凡是合理的都是現實的,凡是現實的都是合理的」,「對現實的抽象就是對現實的毀滅」。這一句話的另一面解釋就是,在討論問題時,不能假設現在的狀態是不存在或是假相的,而必須在接受現狀,面對現狀下尋求解決的方法。 \n與蔣經國在台灣的作法類似,鄧小平在大陸的改革開放,也是以接受現狀為改革的條件,他並沒有用所謂的「震盪治療法」,將改革建立在否定現實的基礎上,而是務實地採行「存量不變、增量改革」的策略,逐步放寬經濟政策,而造就大陸今日的經濟發展。 \n如何創造兩岸的和平,推動未來的統一,也必須要在尊重與接受現狀的基礎上,務實地創造因緣。兩岸第一個需要面對的問題,就是目前的「法理現狀」是什麼?毫無疑問的,兩岸目前的憲法均主張不分裂是現狀,兩岸政府各依據其憲法行使治權也是現狀,「主權不容分裂、憲政治權分立」是兩岸目前的法理現狀,也是兩岸的法理存量。 \n第二個需要面對的問題是,兩岸目前政治關係的現狀是什麼?兩岸目前仍然是敵對關係是現狀,兩岸在國際間的代表性存在著「陸強台弱」的事實也是現狀。種什麼因結什麼果,政治上的結也必須透過政治解決,這是面對問題時的基本態度。因此,兩岸首先要處理的政治問題就是協商結束敵對狀態,也只有在結束敵對狀態與政治分歧後,兩岸才能處理在國際間的代表性問題。 \n在沒有簽署和平協議以前,兩岸是敵對狀態。有敵意的雙方很難產生「善念」,缺少善念則難以產生正向的因緣。兩岸交流很重要,但是政治敵意下的兩岸交流卻難以產生應有的正面功能,反而有可能讓善緣成為惡緣,馬政府被批評為親中害台,不就是經貿交流成為惡緣並結惡果的具體例證嗎? \n兩岸目前無法簽署和平協議的關鍵因素,在於兩岸政府都不願意接受法理現狀。北京不願意面對兩岸憲政分治的事實,民進黨政府不願意公開保證不分裂。其實,只要兩岸共同尊重與接受目前「分治不分裂」的法理現狀,雙方可以在此基礎上簽署和平協議。「分治不分裂」是存量,以「和平協議」來確定存量就是增量改革。 \n在簽署和平協議後,兩岸就可以停止武力相向,和平相處,如此才能發自內心地做到「心靈契合」,這就是兩岸關係的增量。有了心靈契合以後,兩岸就可以在相關議題上創造從「分治」走向共同體「合治」的可能。「合治」也是在「分治」這個「各有主體」的「存量不變」基礎上尋求「共有主體」的「增量改革」。 \n \n台獨武統均不足取 \n兩岸和合,也就是先求和,再求合,和平協議是和,建立共同體是合。和合本身是尊重法理現狀所產生的政治之果,而和合本身當然也就是未來和平統一所必要的善因好緣。 \n中華文化向來不主張揠苗助長,統一不可強求;更不認同殺雞取卵,台獨或武統均不足取。如果統一有模式或理論,那就是「存量不變,增量改革,尊重現狀,創造和合」,如此自然水到渠成。(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