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絲瓜粥的搜尋結果,共05

  • 這4種瓜盡量吃!不僅能減肥還能降血糖

    這4種瓜盡量吃!不僅能減肥還能降血糖

    瓜類富含鉀及膳食纖維,低鈉且低熱量,有益心血管健康及體重控制,包括苦瓜、胡瓜、絲瓜、冬瓜等都是常民又健康、逛菜場不能錯過的好食材。

  • 小心別煮到「菜瓜布」! 快樂嬤教你6秒選出好絲瓜

    小心別煮到「菜瓜布」! 快樂嬤教你6秒選出好絲瓜

    蛤蜊絲瓜、絲瓜麵線、絲瓜粥都是台灣常見的料理,絲瓜含有豐富的蛋白質、維他命B、C、熱量低且纖維質高,但你知道絲瓜該怎麼挑選,才不會選到「菜瓜布」嗎?今天就讓「快樂嬤&6YingWei快樂姊」,教你6秒選出好絲瓜! \n第1點、用手秤重,重的絲瓜含有較多水分,煮起來青脆好吃。 \n第2點、觀察絲瓜的花蒂,花蒂呈現綠色表示新鮮,呈現乾枯的咖啡色就是已採收一段時間,較不新鮮建議不要買。 \n第3點、要有明顯的紋路,過熟的絲瓜表面就比較平滑,適合做成菜瓜布。而絲瓜表面凸凸、有一條條的紋路,最適合拿來料理! \n第4點、不要挑太大條、摸起來軟軟的絲瓜,要輕壓時是硬的且大小適中,才是好絲瓜。 \n只要熟記這四大重點,就不怕把絲瓜買成「菜瓜布」了!網友們看完後紛紛留言:「太實用了!我前陣子就是煮了菜瓜布,只好整碗丟掉」、「太喜歡這集!我對選菜真的超煩惱」、「我喜歡看阿嬷在田裡教大家認識蔬菜,田地給我們的知識太多太多」、「你們家好多蔬果哦!自己種很健康」。 \n

  • 吃台中-熊豪記 龍膽石斑全料理

    吃台中-熊豪記 龍膽石斑全料理

     「熊豪記」的店名令人莞爾,逗趣的菜名也叫人印象深刻,不過最有意思的是這裡的龍膽石斑魚,從魚鱗、魚膠、魚肚、到魚肝、魚背鰭皆可變身料理端上桌,真是厲害啊! \n 「龍膽石斑魚本身就是個寶,從頭到尾、從裡到外統統可以吃!」對於第一次上門的客人,老闆許喜雄最愛秀出他熬煮12小時的膠原蛋白凍,先讓客人敲敲瓶身,感受膠原蛋白Q彈有力的ㄉㄨㄞ、ㄉㄨㄞ感,接著催促客人趕緊食用,因為有如果凍般的滑嫩口感一遇熱就會融化成液狀。 \n 「怎樣,是不是完全沒有魚腥味,這是魚鱗熬煮出來的喔!」老闆說,一尾魚刮下來的魚鱗只有一點點,要萃取一瓶膠原蛋白得先收集足夠的魚鱗才能熬煮,所以客人想吃也不是天天有,得事先預約、耐心等候。 \n 同樣風味獨特的還有背鰭、魚膠及魚頭,前者含豐腴膠質及魚油,直接乾煎最能呈現濃郁的香氣,後者則常用來烹製濃醇鹹香的三杯龍膽或清新甘鮮的薑絲魚湯,至於口感軟Q的魚膠,無論是拌炒苦瓜鹹蛋或是川燙冰鎮為涼拌菜,在夏天吃來格外開胃。 \n 來熊豪記吃魚,當然少不了來份青菜與砂鍋粥,「炒地皮是用皮蛋炒地瓜葉、三個傻瓜是用胡瓜、絲瓜、苦瓜炒鹹蛋、皮蛋,所以原名是三個傻瓜加兩個笨蛋。」許喜雄說,客人最愛點這兩道,邊吃還會邊笑! \n 至於用生米以大火烹煮30分鐘的砂鍋粥,是老闆專程去廣東學藝的招牌菜,口感濃稠、米粒綿密,配上特製辣酸菜或芹菜丁,風味由素雅轉濃艷,又是另一番好滋味。 \n ■Index \n ★熊豪記/台中市南屯區惠文路318號/04-23823223/11:30~14:30及17:30~21:30/收一成服務費

  • 斗六絲瓜小旅行 迎接盛產期

     斗六市翠玉絲瓜品質好,全年價格穩定,它的美味吸引食品廠加工,變成乾燥絲瓜粥;而乾燥絲瓜絡也比鮮食絲瓜還搶手,價格是10倍之差。 \n 斗六市三光里一帶絲瓜面積約70公頃,端上桌還翠綠如新而得名「翠玉絲瓜」,最近進入盛產期,豔黃色的絲瓜花佔據棚架,田園景色十分怡人。 \n 三光里民表示,即使秋天絲瓜容易氧化變黑,三光里的翠玉絲瓜仍能維持翠綠,曾有人吃了激動到以國罵表達最高級讚美「看,這絲瓜這麼好吃!」 \n 斗六市長謝淑亞、代表會主席許百芳15日一起宣布,公所將在17日、24日、25日推出斗六絲瓜小旅行,24日在三光里絲瓜專業區舉辦「斗六絲瓜節」,將有健行、樂團表演、絲瓜手工皂DIY等活動。斗六市的臺旺食品公司也青睞翠玉絲瓜的清甜,把三光里絲瓜與濁水米加工成葷素皆宜的絲瓜粥。 \n 負責人陳麒升表示,絲瓜烘乾、日曬都行不通,祇有蒸熟再冷凍乾燥才能吃出原味,搭配3種尺寸米粒壓平、磨粉,就能以滾水泡出濃稠的翠玉絲瓜粥。

  • 兩個母親

    兩個母親

     母親逐漸的醒了過來已是一年多後,她不再只被喚醒、吃飯、吃藥的時間睜開眼睛,而會斜躺在床上看著窗外小土崙上的合歡樹叢。那合歡樹是鹿城女孩子們的「粉撲花」,紅色放射狀的無數細細花蕊是柔軟的雲朵的夢想,來棲息在女孩子們嬌嫩的臉面上。 \n 2 \n 於觀世音菩薩神像前的泥地上,母親掏心挖肺的嘔吐,最後連膽汁都吐滿一身。是烏魚來汛、黑雲滿佈九降風盤旋海水森冷的冬日,母親長跪不願起身,冰寒的濕冷內外交相煎,最後昏死在「雲從堂」的佛堂。 \n 鹿城人咸信,當往相反方向走去的女兒為「紅姨」彎身抱起,母親已然有了不想活的絕心。 \n 昏死在「雲從堂」,母親安靜的就是昏迷,彷彿再無能承受心體如此焦煩、疲累已到盡處,而終至於就此要放下今生今世的全數重擔,再無心擔負也不願再煩心。便連囈語夢話都無──再沒什麼要交代,那樣深沉的不醒。 \n 「紅姨」束手無策,只是一些都不驚慌。 \n 偷偷前來探視的是景香的阿媽月桂,那鹿城人評比為「老頭家」善心但怯懦的牽手。 \n 日本時代高女畢業的月桂阿媽,有她的堅持,請來「雲從堂」看病的是西醫,而且是畢業自日本早稻田大學的名醫。花了許多時間與心力,醫生醫好了高燒不退的母親,只是,醒過來的母親生命跡象穩定,高燒回來的間隔時間也愈來愈長,到後來甚且不再復發。 \n 卻似從此不再願意醒來。全然看不出病痛,母親只一逕的昏睡,一天裏可以持連的睡上二十個小時。被叫醒時眼睛張開、餵食也張口吃喝,但不被打擾即陷入昏睡。 \n 那樣無怨無悔的睡、睡下去、睡著,沒有囈語也不抽搐、痙孿,好似無夢也無歌。除了不再醒著看不出異狀。 \n 更多的名醫被請來,一開始都是西醫,俱無功而返。月桂阿媽只有妥協,延請中醫,同樣無效。中、西醫各種各式說法都有,不外高燒時間過長,傷及腦子。而彩官堅持: \n 「小姐腦子沒有燒壞,伊只是這幾年太辛苦,睡不夠,現在補眠,睡夠了就會醒過來。」 \n 並信誓旦旦:小姐張開眼晴時,還朝她微微笑好幾次! \n 而時日過去,月桂阿媽只有讓中醫為長期昏睡的女兒調理。那只是睡著少醒來的景家小姐,外觀上逐漸回復,前來探視的親友們甚至說: \n 「伊回到像作小姐時那樣水呢!」 \n 仍然存活但昏睡的女兒,明顯造成了景家重大變化。鹿城巿中心長條街屋可長達近百公尺、一重又一重天井、院落深宅大戶的吵架,果真可以不為外人知。更可能的是受日式教育的月桂阿媽,那被評比為善心但怯懦的「頭家娘」,根本不吵鬧(外人才會不曾聽聞),只是就此少搭理她的丈夫。 \n 鹿城人對這個善心但怯懦的「頭家娘」有此舉動,大呼意外。 \n 「頭家娘」公然勤往「雲從堂」走動,開始跟著吃素。「老頭家」則依舊忙於與日本間的商貿往來,自設貿易公司從產地買貨到外銷,一貫作業,不假他人之手。 \n 之後,「老頭家」顯然看準要賺取更大的錢財,必然得結合政治勢力的運作,開始花時間待在鹿城近郊臨海的一大片魚塭,他致富後買下的家業之一。 \n 在魚塭的工寮,一間新整理出來磚造黑瓦的小屋,屋前原有一個大棚架,架上爬滿絲瓜藤,七月天裏條條絲瓜纍纍,垂掛下來粗壯的蛇般。「老頭家」在此泡茶聊天,糾結他作過保正的人脈,計劃投入選舉。 \n 日本時代與「內地」日本作生意累積了在當時算是可觀財富的「老頭家」,是一個白手起家的商人,他的父親早逝,由寡母拉拔長大。然少有人知道「老頭家」是一個「共產主義」的信者,他的「共產主義」,純粹來自他那個時代的社會良心,尤其與他貧窮的出身有關。從小知道窮人的艱辛,理想的「共產主義」,為他提供了窮人翻身的幸福遠景。但也因為他的窮困出身,「老頭家」有他對現實生活的顧忌,也就不曾真正走入為「共產主義」奔走一途。 \n 他因而逃過像「二二八」這樣事件,雖然他其實十分一廂情願的希望來台統治的是「毛主席」的軍隊,而不是蔣介石。 \n 而像「二二八」這樣的大屠殺,更坐實了他對「國民黨」貪汙腐敗不曾與廣大的勞動人民結合,不仁不義、手段殘酷的印象。對那隔絕在海峽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愈發有想像中的百般美好。 \n 「老頭家」會和他作保正時信得過的友人私下批評時政,嘲笑「國民黨」的蔣介石政府: \n 「三十六省跑路到剩下一省──台灣省。」 \n 不願加入「國民黨」,但作為白手起家的成功商人的務實,他雖認定其時開始興起的「反對運動」某些價值,但與「黨外人士」往來、合流仍有所顧忌。不願公然反「國民黨」怕有所失去,最後以「無黨無派」自居,開始想投入地方事務。 \n 那當然是個有「台灣省」的年代,務實的「老頭家」佈署的是要選地方選舉的初步職位:鎮民代表,切入的據點是從農田水利會著手。 \n 廣結善緣是首要,在鄉鎮間這部份建立在與人「搏感情」,「老頭家」在他魚塭的工寮新整理的小瓦屋,在屋前架上爬滿絲瓜藤的大棚架下,隨時讓訪客來泡茶聊天。逢吃飯時間,他煮的菜份量都很大,分下去每個人都吃到,在那個普遍仍窮困的年代,為他贏得「員外」的美名。 \n 早年貧困養成他巧手善工藝,作過總鋪師助手習得一手好飯菜。但畢竟絕非出手大方的「了尾仔」這類,還相當小氣,「老頭家」的便飯果真是「便飯」,絕非流水席,就是是日從魚塭抓到什麼魚、蚌,田裏有什麼菜果、雞鴨,就拿來入菜。 \n 除非利害相關,實在相當小氣的「老頭家」,唯獨對吃十分大方,大概因著作過總鋪師助手,煮飯菜每每量大。對此他只是簡短的解釋:煮東西要到一個量才會好吃,煮大鍋量多,加溫的速度自然比小鍋一兩塊食材慢。慢火長時間加溫,煮出來的東西,才會好吃。 \n 原來一大鍋一、二十塊肉,與一小鍋一塊肉,加溫起來是不一樣的。同樣是小火,但對於一、二十塊肉,與一塊肉,火的感覺並不一樣。 \n 便據說「老頭家」熬一鍋湯,可以花上五、六個小時,大概每個小時去嚐一次,到了最後,可以分辨出那一口湯,是第幾個小時熬出來的。 \n 煮飯菜每每量大的「老頭家」,為他贏得「員外」的美名。他煮的至少可供二、三十人吃的「絲瓜鹹粥」,更是遠近馳名。那一大棚絲瓜,在往後更多選舉時的宣傳照裏也上了鏡,「老頭家」上身是那時代夏天也可穿出門的一種麻製白汗衫,與一群作工人在棚下聊天,吸引了連第一代剛從美國回來的「歸國學人」都來探訪。 \n 3 \n 母親逐漸的醒了過來已是一年多後,她不再只被喚醒、吃飯、吃藥的時間睜開眼睛,而會斜躺在床上看著窗外小土崙上的合歡樹叢。那合歡樹是鹿城女孩子們的「粉撲花」,紅色放射狀的無數細細花蕊是柔軟的雲朵的夢想,來棲息在女孩子們嬌嫩的臉面上。 \n 一年多以來跟著「紅姨」的景香,時會被帶到母親病床前,然母親甚少注意。先是大部份時間沉睡無從理會,醒過來後的母親也只淡淡的看女兒一眼,轉過頭去繼續將視線放在那紅花樹叢。 \n 「也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被留下來照顧的彩官說。 \n 「紅姨」瞄眼那紅花樹叢,不知看到什麼的心領神會的笑。 \n 情況持續,醒過來的母親除了睜開眼睛意識清楚,和睡著時無異,她似乎已失去任何行動的意願,真正是如槁木死灰,甚且連念頭都不願多轉,只是一片純然空白。 \n 直到有一天,景香例常的被帶到母親病床前,「紅姨」要她叫「媽媽」,四歲多的景香居然對著轉過頭來看她的母親,出聲喚: \n 「姨姨。」 \n 屋裏的人全愣怔住,一時沒有人出聲。母親緩緩的將頭轉回去繼續將視線放在那紅花合歡樹叢。 \n 隔天,彩官送來洗臉水,發現母親端正的坐在床延,梳理一頭已長至及腰的長髮。(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