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絲織品的搜尋結果,共07

  • 岱妮國際生技 擁有完整蠶絲織品產業鏈

    岱妮國際生技 擁有完整蠶絲織品產業鏈

     成立於1993年的岱妮國際蠶絲,25年來耕耘蠶絲產業,從上游的研發設計、生產製造乃至下游的產品行銷與獨立通路販售等,擁有完整蠶絲織品產業鏈,始終以提供舒適、健康及實惠的蠶絲商品予消費者。於2013年更成立岱妮國際生技,與經濟部工業局合作,成功開發獨家環保絲膠回收技術,期以頂級純淨蠶絲蛋白為始,顧客健康為終,在原料開發、美容保養、生物醫學等面向,持續創造社會價值。  在岱妮的研發團隊努力下再有新突破與創新,此次參展以榮獲台、日、韓等多國發明專利肯定之「貼膚面100%純蠶絲布膜」,加上「蠶絲胜肽Mg+頂級保養品系列」及「絲膠蛋白凍乾粉末」商品呈現。該面膜使用獨創雙面立體交織法,結合蠶絲與特選吸濕排汗紗,造就超服貼之材質特性與大量儲存精華液的微孔空間。「玫瑰精粹蠶絲面膜」、「水嫩亮白蠶絲面膜」以多國專利100%純蠶絲布膜為底,搭配日本龜甲萬原裝進口頂級大中小分子玻尿酸及水解蠶絲蛋白胜肽、結合多種珍貴保濕與煥白成分,深受消費者青睞。  而新推出之「蠶絲胜肽Mg+頂級保養品系列」,富含人體所需18種氨基酸,據研究證實蠶絲胜肽具有保濕、修護、抑制紫外線傷害與黑色素形成等能力,而鎂離子則有「天然抗氧化劑」之稱,是人體每天所需要的重要元素,岱妮將兩種原料完美結合,將受消費者之矚目。

  • 布玩創意  香蕉絲織品獨一無二

    布玩創意 香蕉絲織品獨一無二

    香蕉絲織品是當今台灣獨一無二的技藝,獲花蓮縣政府登錄為文化資產傳統藝術類;即日起「布」玩創意藝術聯展,在花蓮縣台灣原住民文化館展出香蕉絲織品及油畫作品。 來自豐濱鄉新社部落的香蕉絲編織耆老潘烏吉,雖然已高齡90歲,但對編織的熱情不減,仍熟練使用人工地機織布,且樂於將經驗傳承。 新社部落在碩果僅存的國寶級老師傅持續指導,及香蕉絲工坊中生代婦女們的認真傳承,賦予香蕉絲編織工藝嶄新生命力。 花蓮縣原住民行政處代理處長陳建村表示,許多珍貴的原住民族文化資產分別收藏於世界各大博物館,如噶瑪蘭族新娘服收藏於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花蓮縣台灣原住民文化館此次展出香蕉絲編織古老技藝,及太魯閣族人郭文貴的油畫作品。 郭文貴的作品於2015年曾受邀至義大利米蘭世博會參展,作品富原創性,並結合地域風情,以豐富明亮的色彩呈現主題,充滿心靈想像與意涵,在視覺形象上具震撼力,令人驚豔。 陳建村說,集結新社香蕉絲工坊的創作絲織品與郭文貴的8幅畫作,舉辦年度特展-「布」玩創意藝術聯展,展期即日起至12月底止。1051112

  • 西藏出土漢晉絲織品 見證絲路交往史

    漢晉時期,大陸與西藏就透過古絲路文化、貿易交流。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與西藏自治區文物保護研究所日前在西藏阿裏象泉河上游地區,考古發現距今1800多年的「王侯文鳥獸紋錦」,證實了這項說法。 西藏自治區文物保護研究所副所長李林輝說,2012年至2014年,在西藏阿裏象泉河上游噶爾縣故如甲木墓地發現黃金面具、大量銅器、陶器等珍貴文物。其中,木棺中出土的絲織品是當地最早的絲綢實物,經初步檢驗,絲綢分織錦和平紋織物兩類,以「王侯文鳥獸紋錦」的絲綢最具研究價值。

  • 湖南戰國古墓 千年腰帶出土

    湖南戰國古墓 千年腰帶出土

     湖南省郴州市文物管理處17日宣布,考古人員在一座戰國晚期貴族墓中發現絲織品,顯示2000多年前的紡織、刺繡、縫紉技術。  新華網報導,同時出土的還有1條裝飾青銅帶鉤的革帶,當時當作腰帶用,相當於現代人的皮帶。革帶長135公分、寬9.5公分,應是目前同時期大陸發現的革帶中保存最好的1條。  郴州市考古人員在2013年3月至7月間,於桂門嶺工地發掘了5座戰國晚期墓。其中1座墓的棺椁保存完整,是郴州考古史上發掘的首座棺椁齊全的戰國晚期楚國墓。古墓中出土青銅器、漆木器、玉器、陶器、絲織品殘塊等文物近百件。從出土文物的數量、特點來看,墓主人可能是當時「士」一級的貴族。  圖紋曾在馬王堆出現  秦小軍表示,這批絲織品的發現,不僅顯示出楚國的紡織、刺繡、縫紉、構圖技術,對於研究楚國絲織品和郴州該時段歷史意義重大,同時對中國絲綢發展史也將有新的認識。  小 靈 通  木享字讀音同「果」,是墓葬時加在棺材外面的一層,古時用木頭製作,後來改用石材製作。  用石材製作的石棺成分是石灰、黏土、細砂等「三合土」,夯實之後先做出一個洞穴,把木質棺材放進去,再封住洞口,石棺裡的木質棺材就不容易氧化腐蝕。石棺葬法在古代較常見,一般稱為一棺一木享。

  • 湖南貴族墓 出土2千年前絲織品

    湖南省郴州市文物管理處表示,考古人員日前在一座戰國晚期的貴族墓中發現絲織品,顯示了2000多年前的紡織、刺繡、縫紉技術。 據新華網報導,2013年3月至7月,郴州市考古人員在桂門嶺工地上發掘了5座戰國晚期墓。其中一座墓的棺槨保存完整,是郴州考古史上發掘的首座棺槨齊全的戰國晚期楚墓。從出土文物看,墓主人可能是當時「士」一級的貴族。 古墓中出土青銅器、漆木器、玉器、陶器、絲織品殘塊等文物近百件,其中一條裝飾了青銅帶鉤的革帶(當時人的腰帶),革帶長135公分、寬9.5公分,應是目前大陸同時期發現的革帶中保存最好一條。 郴州市文物管理處主任秦小軍介紹說,這些絲織品種類有紗、羅、絹、綺、錦、刺繡、絲綿等,為墓主人穿著之物,由於出土時已殘破,目前正在進行保護。

  • 湖南郴州出土2000年前絲織品

    湖南郴州市文物管理處15日表示,該市考古人員日前在一座戰國晚期墓中,發現絲織品,顯示2,000多年前的紡織、刺繡、縫紉技術。古墓中出土青銅器、漆木器、玉器、陶器、絲織品殘塊等文物近百件。從出土文物的數量、特點看,墓主人可能是當時「士」一級的貴族。 同時出土的還有一條裝飾青銅帶鉤的革帶,為當時人作腰帶用,長135公分、寬9.5公分,是目前中國大陸發現的革帶中保存最好的一條。

  • 鑑定是一種比對和氣息感覺

    鑑定是一種比對和氣息感覺

     海華堂創辦人王水衷現任中華海峽兩岸文化資產交流促進會理事長、台北市政府顧問,收藏以絲織品最著稱,曾在澳洲墨爾本舉辦過絲織品展覽;印章的收藏曾達到上千方,西冷印社拍賣公司曾為他舉辦過全球第一場印章專拍。  問  中國的絲織品有很多,值得收藏的有哪幾類?  答:織繡易學難精,其中織錦、緙絲的製作方法是嚴加保密的。而技藝高超的師父,可以將一根絲擘成32根線,擘絲極細,再將顏色細緻的一針、一針地配繡上去,有些地方甚至用肉眼看不出來有絲線在其中;一件上好的精品,有時要繡上數百萬針才能完成,為皇室繡製一件龍袍更需耗時數年。  此外,滿繡的作品,因為有了絲線的厚度,通常整塊布面會繃住,師父必須具備高深的繡理、熟稔的技巧,才能將絲光的亮麗與和順,運用得妙到毫顛。  織繡最難表現的是配色與神態,好的繡品,它的顏色與工藝是會令人感動的。懂字畫的人不一定懂刺繡,但刺繡要好,一定要有繪畫的基礎。最好的絲織品,無論山水人物皆可以表現出神韻以及力與美,繡迹如筆翰圖。  我收藏絲織品20餘年,觀察到佛教的題材通常繡得最傳神,原因就是織繡的匠師懷著一種高度虔誠而更投注在技藝上,所以能達到鬼斧神工的境界。  歷史上,因絲織品的保存相當不易,所謂「紙壽千年,絹壽五百」,能夠得到一件好絲織品,那可說是真的很有福氣。一寸緙絲,一寸金。由於精美的織品能流傳下來相當稀少,想大量收藏和保護並不容易,所以想在這個領域裡累積一定精品的藏量,所付出去的心力是非常大的;但織品深入研究所獲得的樂趣也很多,同時也有很高的學術研究的價值,那是可以研究歷史的,深入瞭解那時代的民族人文背景。  從織品顏色、技巧和圖騰,就可顯現時代的流行、國勢興衰以及民間活力。它們所體現的,不僅是實用,其創造力和文化內涵已超出了藝術範疇的深遠意義。當絲如金,件件絲織品都蘊涵著美好的寓意。絲織品無疑是中華民族應該繼承和發揚的重要文化。  收藏 應長期持有  問  您曾經與西冷印社拍賣公司辦過一場印章拍賣專場「犀象印萃」,被稱為有史以來全世界最大規模的近現代名家篆刻專場,您是如何開始收藏印章的呢?  答:其實印章並不算是我的主要收藏,當時只是一個機緣,無心插柳的結果。還記得我剛開始收藏時,曾經被別人笑過,我當時跟對方說,如果只買三、五十方印章,那看不出來有什麼用,但是當我買到一千方時,就很有用。  印章是很重要的,中國歷朝歷代的更迭,最高權力的代表始終就在這方寸印章裡,所以不要小看印章。2008年北京奧運也採用富有中國精神的印章當概念設計代表徽章,這也體現印章在中國文化的舉足輕重地位。  當初我跟西冷印社拍賣公司合作的印章專場,是世界上第一次舉辦的印章拍賣專場,所以我壓力非常大,因為拍賣的成敗,某種程度關係著過去和現在篆刻家的歷史地位。  因為我對印章有系統的收藏,質量兼具,所以那次專拍非常成功,而且成為那一年整個華人藝術品市場中獲得最多報導的拍賣會。其中有一方張大千的「瀟湘畫樓」以99萬人民幣拍出,這枚印章還上了不少報導的封面。這顆印章的買主是畫家任重,他算是水墨工筆畫家裡的佼佼者。  收藏之路有甘有苦,我認為收藏者要對自己收藏的藝術品有信心。如果把藝術品當成投資,也必須要長期持有,不能太急功近利。  鑑定要 理論實務並行  問  您是如何提升自己的鑑賞能力?  答:鑑定其實就是一種比對和氣息的感覺。  鑑定是一種比較,是多知識面的比對,很難完全形容它。就如同當你看到一位彷彿是熟悉的朋友的背影時,你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判斷他究竟是不是你的朋友,鑑定就是這樣,沒有看過真的,怎麼能看出什麼是假的?所以要多看博物館及展覽,從實物裡去體會。除了對歷史文化背景的深入了解和比對外,氣息的感覺更需要經年累月的培養,才能擁有敏銳的觀察力。  舉例來說,有次我去長沙馬王堆博物館看織品,因時間關係,光是那一天就進進出出三次,每看一回理解的程度皆不同。其中有件出土的禪衣,重量大約48公克,若以現代的工藝技術、尺寸去複製,複製出來的重量都超過一倍。  我一直在琢磨,究竟為什麼會這樣?現今也未有確切答案。但以我自己的理解去推理,絲織品本身是一種蛋白質,經過歲月長時間洗禮炭化,其中的水分會蒸發,重量自然就會減輕了,所以並不是現代複製的技術不行,而是新的絲織品含水量較多。所以,同樣的展品,我是到了第三次的觀察才有新的體會。  還有一次,我曾經在一處很知名的博物館裡看到一件著名的宋代畫作,後來我私底下跟館方說,年代可能定錯了,因為畫裡人物服飾上的龍紋圖案是屬於明代,宋朝不可能出現此類圖紋。  鑑定的理論與實務是要並行的。所以,想成為收藏家,我個人的經驗認為必須要多看、多聽,虛心求教,下足功夫,不要光聽故事買東西。很多收藏家都有被騙的經驗,很少有收藏家不繳學費的。心態很重要,我們如果沒有心存僥倖,相對來說就減少買錯的機會。自己下工夫去做研究,就會從裡面得到更多收藏樂趣與學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