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綏靖的搜尋結果,共05

  • 化攻使政策轉彎? 川普恐棄綏靖改軍事攻擊敘利亞

    化攻使政策轉彎? 川普恐棄綏靖改軍事攻擊敘利亞

    敘利亞西北部伊德利布省周二傳出遭化學毒氣攻擊,造成老弱婦孺平民慘重傷亡,而各國認定是效忠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政府軍發動的攻擊,儘管政府將責任推給了反叛軍。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則在5日的記者會上,譴責阿薩德政權使用化學攻擊已經踩到「紅線」,不排除將對敘利亞發動軍事攻擊。而這番言論和川普之前對阿薩德政權的態度大不同,川普政府上周才表示,將阿薩德趕下台不是首要之務,而川普本人之前也曾多次批評歐巴馬介入敘利亞的衝突,也可見他的政府過去對敘利亞的執行綏靖政策的意味濃厚。 川普5日在和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Abdullah II)的聯合記者會上,談及近日敘利亞使用慘無人道的化學攻擊時表示,這場化學毒氣攻擊已經踩到了美國的紅線,也改變了他對敘利亞阿薩德政權的想法,他說:「昨天這場傷害到兒童的攻擊對我有很大的影響...我對敘利亞及阿薩德的看法已經改變了非常多」。 而川普在前一天的聲明中也表示,敘利亞這場針對無辜民眾包括兒童和婦女的化學攻擊,應該被譴責而且無法被文明社會所忽視,此舉令人髮指,應該歸究於阿薩德政權,而這也是過去歐巴馬政府的軟弱和優柔寡斷而導致。 川普的聲明指出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2012年時曾對敘利亞衝突議題畫下了「紅線」,表示只要阿塞德政權使用化學武器,就是踩到了這條紅線,而美國就會對其發動軍事攻擊。然而2013年阿薩德政府使用化學攻擊時,歐巴馬的軟弱讓他又退回紅線之內而沒有出兵敘利亞。川普也說:「我認為過去歐巴馬政府有很好的機會可以解決這場危機,當他畫下明確的紅線時,但當紅線被跨越後,他並沒有對敘利亞做出威脅,這讓我們不僅在敘利亞議題上退後了很多步,對世界其他地方也是如此」。 不過其實川普過去對於歐巴馬政府劃下的紅線很不認同,他在2013年9月時曾在推特上表示:「再說一遍,致我們非常愚蠢的領袖,別攻擊敘利亞,如果你攻擊了很多壞事會發生,而且美國得不到任何好處」,隔兩日後川普又再次推文:「歐巴馬總統,別攻擊敘利亞,那毫無益處,只會帶來巨大的壞處,把你的錢省下來去解決更重要的事情」,多次表達對美國出兵敘利亞的不認同。 而川普所任命的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上星期才剛表示,川普政府的首要之務不再是要阿薩德政權下台,她表示儘管美國認為阿薩德政權是一個障礙,但並不會專注於要趕他下台。不過在化學攻擊之後,她的措辭變得相對強烈,她在周三的聯合國安全會議上就敘利亞議題表示,如果聯合國始終未能履行義務的話,美國將採取自己的行動。同時她也批評敘利亞的同盟,伊朗和俄國,未能阻止敘利亞這次發動化學攻擊。 而俄國周三表示拒絕為這場攻擊負責,並稱這次的化學攻擊是一場意外,是敘利亞發動的一場空中攻擊,擊中了恐怖份子的倉庫,而倉庫中含有有毒物質才導致毒氣釋出。 而川普任命的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過去對要阿薩德下台的政策都語帶保留,他也才在上周出訪土耳其時表示,阿薩德政府的去留應該交給敘利亞人民決定。而在週二化學攻擊之後,他發表的聲明中譴責了阿薩德政府的作為,「任何人使用化學武器攻擊自己的人民,都是無視人類的尊嚴,而且應該要被追究」,但仍沒提及要阿薩德政府下台,而他也在聲明中譴責了俄國及伊朗,呼籲兩國應該要發揮自己對敘利亞的影響力,來避免類似的事件再次發生。

  • 城隍尊神結合瓶栓 紀念酒獨創限量

    城隍尊神結合瓶栓 紀念酒獨創限量

    慶祝建廟300年及升格國定古蹟,嘉義城隍廟推出2款限量紀念酒「典藏版」、「尊爵版」,將城隍尊神外型結合瓶栓,製作過程超過50道工序,複雜、難度高、耗損率高達20%,不惜成本量產1萬瓶,具紀念價值、值得收藏。 「典藏版」精緻、沈穩,屬具象設計,「尊爵版」造型活潑、極簡可愛,天燈形瓶身看起來充滿活力也有天燈祈福含義,內裝台灣菸酒公司出品的陳年高粱,各限量2000、8000瓶。 ColorTree彩林商業陳長志設計2款不同風格的陶瓷酒瓶,以城隍尊神「綏靖侯」為主題,首度大膽挑戰瓶蓋創新結構,把複雜的城隍爺外型與瓶栓結合,設計好尊神外觀交給理監事看,才能定案、開模、設計色彩,超過20次討論、50多回修改。 完成粗胚後彩繪,每上一種釉彩就要入窯一次,服飾花紋與色彩皆手繪,以嘉義市市花豔紫荊做瓶身花樣,象徵嘉義人的熱情與韌性,頭冠鑲高級水鑽,頂冠中央繪上德國進口最高濃度24K液態黃金、經750度固化而成,閃耀亮眼。 陳長志呈現綏靖侯細緻莊嚴神貌,陶瓷瓶身製程精細,經1300度高溫淬煉,窯燒破裂、入酒破裂、品相不佳的就損耗3000至4000個,過程實在太繁複,未來將換個方式做。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兩岸史話-名將胡宗南逆轉大局

    兩岸史話-名將胡宗南逆轉大局

     建議中央遴選優秀川籍將領,收攬川官川兵組織一兵團,專可防衛西南之用,對西北部隊兵員之徵召,四川省應設法解決其困難,一旦西南局勢嚴重,西北部隊亦予適宜之策應。  我軍重傷團長2員,營長陣亡3員,重傷2員,連排長以下官兵傷亡3千1百餘人。此次安康作戰之軍,經戰後整編,27、69兩軍原為兩師制者,僅各編成一師,98軍編為4個團,其傷亡之重大可想而見矣!  友師撤共軍入甘  孔從周,陝西人。原為楊虎城之甥,自幼隨楊為伍,抗戰時隸孫蔚如部,勝利後為38軍55師師長,國軍整編,在氾水防次叛變投共,逃入大別山,我軍自關中會戰退出西安後,陝西不逞之徒與動搖分子,多有與孔默契聯繫者,至時乃利用其陝籍關係,率眾進犯。盛軍長選定孔為攻擊目標,予以決定性之打擊,藉以杜絕陝西狡焉思逞者之妄念,而弭患於未形,其政治上震懾作用尤為重大。  自隴境友軍相互嫌猜分別後撤,隴山之險盡失,共軍遂分路入甘肅,9月2日陷天水。17日北路之敵入泰安直驅蘭州,南路入甘之敵則驅洮沙。  先生慮入甘之共軍經隴南直驅川北,大局將不堪收拾,故先期將有力之90軍移守隴南之徽縣、成縣一帶,另以一部控制於略陽與陽平關之線,為之犄角,至敵陷洮沙後,先生仍慮其沿洮沙河南下,可由陰平入川。  乃以西安綏靖公署少將祕書長趙龍文,因其於抗戰初期曾任甘省民政廳長,在甘時間亦久,隴南人地皆熟,請准予行政院閻院長及中央黨部,以隴南黨務特派員名義,率侯占標團5百餘人,進駐武都,侯占標係廣西人,黃埔軍校教導第2團士兵,在第1師歷史最久,勇敢善戰,已積功至上校團長,性孤傲粗獷,不易接受指揮。  此次隨趙龍文祕書長進入武都後,整頓各縣團隊,組織黑錯番族,召開隴南各縣黨務會議,加強防務,頗為效力,一時地方大定。  8月8日,行政院閻院長任命先生兼任川陝甘邊區綏靖主任,而將原為天水行轅指揮所之隴南王治歧119軍暨隴南之周嘉彬軍,及駐武威之黃祖壎92軍編為第7兵團,歸綏署指揮,10日周嘉彬軍密移臨洮以西,故不受先生聯絡指揮,且挑撥王治歧擁兵觀望,需索多端,不受約束,不久即與王治歧投共。  周嘉彬,雲南人。張治中之婿,抗戰時曾任軍7分校副主任,數度要求帶兵,後調任西安警備司令,因縱容部屬與軍官總隊鬧鬥而去職,此時張治中已以和談代表留平不歸。而92軍遠在武威,無法東來,第7兵團遂未成立。  9月12日先生赴廣元,籌設川陝甘邊區綏靖公署,乃以西安綏靖公署副主任於達及曾擴情兼任副主任,並延攬四川青年人望林樹恩(軍校4期,曾任陝西省政府祕書長)為特別黨部書記長,王元暉(軍校4期,原任四川保安司令副司令)為祕書長,綏靖公署設於綿陽,俾使此後在川北接兵與糧秣之供應較為順利。  先是36年冬,赤焰囂張,先生顧念川陝應有密切聯繫,乃商請陝西省政府祕書長林樹恩回川與當局交換意見;四川省政府主席鄧錫侯,亦派保安處處長王元暉赴陝報聘,研商具體辦法,其中有「建議中央遴選優秀川籍將領,收攬川官川兵組織一兵團,專可防衛西南之用,對西北部隊兵員之徵召,四川省應設法解決其困難,一旦西南局勢嚴重,西北部隊亦予適宜之策應。」之規畫已有成議,旋因四川省政府改組,遂置不行。  此一時期時局之變化,38年6月3日國軍撤離青島,15日台灣省政府改革幣制發行新台幣。7月1日毛澤東宣布向蘇俄一面倒政策。7月2日政府頒發改革幣制令,發行銀元券。7日西藏宣布叛離政府。10日國民黨總裁蔣公應邀抵菲律賓與季里諾總統舉行碧瑤會議,會後發表聯合宣言,號召遠東各國組織同盟,遏制共產主義之擴張。18日行政院決定設立東南長官公署,特派陳誠為長官。  金門古寧頭大捷  8月1日,程潛、唐生智等策動長沙局部和平,發表附共宣言,3日共軍入長沙。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白皮書,把國民政府對中共失敗的責任完全推給國民黨。6日蔣總裁飛抵漢城,與韓國總統李承晚商討遠東反共聯盟問題。15日台灣實行三七五減租完成。16日贛州陷共,17日福州失守,23日蔣總裁由台中飛廣州,翌日飛抵重慶。26日共軍陷蘭州。  9日2日,共諜縱火燒重慶,大火燃燒達18小時,傷亡慘重。7日行政院院長閻錫山由廣州飛重慶。  10月1日,中共在北平成立其人民共和國,2日蘇俄承認中共政權。3日我外交部聲明對蘇俄斷絕邦交。7日韶關陷共,8日衡陽棄守。12日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及政府,由廣州遷移重慶辦公。15日廣州陷落。16日革命實踐研究院在陽明山正式成立。26日中共犯金門,遭我軍迎頭痛擊,犯敵兩萬餘人,全被殲滅,俘虜6千餘人,是謂金門古寧頭大捷。台灣情勢得以穩定。(全文完)

  • 史話回應-白崇禧只是奉命綏靖

     白先勇所寫的《父親與民國》、《止痛療傷》二書,以中國人盡孝為出發點,美化其父,無可厚非,但白先勇治史非其所長,書中難免錯誤,如國共之間和戰問題,除了國府內部政治、軍事、財政問題之外,還涉及美國的態度,美國對國共問題的考量又受美蘇關係影響,其複雜的程度非但白先勇不瞭解,連白崇禧都不可能十分清楚。  勝利後國府本不打算立即接收東北,因為國府兵力不足,在東北沒有基礎。日本人撤走了,俄軍大量湧入,共軍又在俄國人支持下大量進駐東北,所以國府有暫不接收東北,先肅清關內,再圖東北之議。但是美國建議國軍接收東北,並承諾動用美國海、空軍力量,短期內運送25萬國軍到東北,蔣接受美國建議,進兵東北。未久美國人又改變政策,蔣已騎虎難下。  故美國政策反覆是東北失敗主因,又如收編偽軍問題,涉及抗戰勝利後之國府財政已到瀕臨全面崩潰的地步。當時連地方部隊在內約有五百萬軍隊,財政無力負擔如此龐大軍費,故擬裁掉一半,結果造成軍心大亂,500將領到中山陵哭陵。國府停止裁軍,恢復原有建制,但傷害已經造成。試想連原有軍隊都無力維持,豈有力量再收容數量龐大的各地游擊隊與偽軍。裁軍是中央無可奈何的決策,陳誠對此一問題上是執行者,非決策者,陳在此一問題上是背了黑鍋。  至於二二八問題,也是充滿偏失。白先勇一再強調白崇禧在處理二二八問題上主張寬大,同時救了很多判死刑的台灣人,台灣人多感激白云云。事實上從寬處理,提拔台籍菁英從政都是蔣介石的決策。白崇禧除奉命執行蔣的決策外還主張對台人恩威並施,加強台灣軍事力量,建議增加高雄、基隆要塞的士兵員額。直到民國37年,魏道明任台灣省主席,當時許多官員都主張二二八的人犯改由司法處理,改司法者意味進一步從寬的意思。但是白祟禧反對,2月25日函呈蔣介石要求維持「軍法審判」。  理由是,二二八許多人的犯行發生在戒嚴時期,根據法律應該接收軍法審判,而且非軍法審判不足以「維持政府威信」。對於二二八發生原因,白的調查報告把主要原因歸咎「皇民份子」認同混亂,以及共產黨介入。對柯遠芬參了一本,說柯「遇事操切,濫用職權」要求蔣處分柯,但是對殺人更多的彭孟緝卻認為彭「獨斷應變,制敵機先,俘虜暴徒四百餘人」呈請蔣介石應予獎勵,並建議加強高雄、基隆兩要塞士兵員額。警察應調用外省人,因為二二八事變台籍警察多棄械逃逸或參加暴亂者。  白崇禧對二二八的處理大致不差,但是絕非說白崇禧多愛護台灣人,救了多少台灣人,台灣人多感激白。事實上白對處理二二八問題的原則基本上是執行蔣的命令。蔣從來主張從寬處理,白也從來沒有一點刻意討好台灣人的意思。  (作者為現代史研究者)

  • 《書評》直擊海賊王的真實面目

     非洲之角,索馬利亞,這個窮苦且遙遠的國度,對於大多數人而言,是個陌生且毫無關係的地方。雖然地處扼紅海船隻進出門戶的重要戰略位置,過去曾是繁榮富庶的香料王國,但索馬利亞今日卻以海盜的惡名,吸引了全球的關注,彷彿把時空拉回西方的維京海盜、東方的倭寇以及17世紀令航海人膽顫的海盜黃金時代。  索馬利亞海盜,是如此地不真實,但是,卻又是如此地真真實實。  為了綏靖索馬利亞海盜,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不少侵犯索馬利亞國家主權的決議案,各國也依此派遣艦艇巡弋印度洋、亞丁灣,甚至揮兵進入索馬利亞領海以及領土,進行所謂掃蕩海盜的作為。不過依據2012年國際海事局(IMB)所出版的2011年海盜事件年報資料顯示,索馬利亞海盜在2011年計犯案237起,占全球案例的53.99%,較2010年的219起,占全球案例的49.21%,不減反增。這個事實,證明挾大國政治力、兵力和財力的綏靖作為,肯定有其敗筆與盲點。  Gerald Seymour在1975年出版的Harry’s Game一書中說道:「一個人的恐怖主義者是另一個人的自由戰士(One man’s terrorist is another man’s freedom fighter)。」依此來閱讀《海盜村》一書,或許可以讓讀者們重新認識那傳言中可怕的索馬利亞海盜,也可以讓讀者們重新思考書中受訪的海盜伯亞說的:「我們海盜是不分宗派的,我們都是為了索馬利亞人而戰。」這句話的深層意義。  索馬利亞自從1991年中央政府瓦解後,各國的大型漁船便開始蜂擁而入,大肆掠奪索國經濟海域的珍貴漁業資源,並用拖曳網蒐刮了海底的龍蝦等底棲漁業資源,也破壞了珊瑚生態,讓漁業資源更為枯竭。2004年的海嘯又摧毀了僅存的一切,同時也揭露出無政府的索馬利亞,被不肖軍閥與政客出賣,早就淪為歐洲各國投棄核生化以及醫療廢棄物的垃圾場,更加速地摧毀環境生態以及人民的生計。海盜揭竿而起的2005年,索馬利亞開始從攻擊漁船搶奪漁獲,進而轉變為今日動輒索價數百萬美元的挾船勒贖行徑。  這是一本值得閱讀的書籍,一本真正了解索馬利亞海盜以及索國政治處境的書籍。作者傑伊.巴哈德深入索馬利亞,以訪談方式,細膩流暢地記載了海盜村人們生活的點點滴滴與價值觀,讓讀者彷彿隨著作者一同進入海盜村一般。書中也詳實分析海盜劫船的攻擊、看守、談判、交付贖金、論功行賞等模式與過程,作者更曾赴羅馬尼亞訪談被挾持的商船船員,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索國海盜。  這也是一部精準描述索馬利亞海盜議題精髓的書籍,是一部能認識問題根源的論述,而非隨著西方大國政策起舞的表面文章。書中揭露了那前仆後繼永遠抓不完的海盜;沒地方關、沒地方起訴的海盜。還有那因為被抓後反而可以因此取得在被起訴國永久居留權特殊福利的海盜。書中也提到了大國綏靖海盜的成效是如此不成比例,無奈地寫出航商似乎只能靠買張保單,然後祈禱一切平安的心聲。  總結來說,從故事性的角度來看本書,可以瞭解整個索馬利亞海盜興起的時代背景;從實務性或學術性的角度來看本書,或許可以引領啟發讀者更廣泛的思考解決索馬利亞海盜問題所涉及的根源與層面。至於作者在本書後段談到變質的第三波海盜的可能演進,就留待讀者們在閱讀本書後,細細地去推敲與演繹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