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經濟學獎的搜尋結果,共191

  • 三倍券贏過消費券?網分析笑:台灣好像湯姆熊

    三倍券贏過消費券?網分析笑:台灣好像湯姆熊

    政府宣布發放振興三倍券後,不斷被拿去和消費券做比較,有網友發文表示,以經濟學角度來說,三倍券真的有用嗎?引發網友熱議,三倍券就是種拿現金換代幣的概念,好像湯姆熊。

  • 台灣科專成果鑲金鍍銀 勇奪五項愛迪生獎

    經濟部技術處科技專案再傳捷報!工研院、資策會、金屬中心揚名2020年美國愛迪生獎(Edison Awards),共奪一金一銀三銅五項大獎。五項獲獎技術分別以科技解決民眾或企業切身相關的問題,例如癌症治療、減少交通事故、提高製造效率、居家健康等,在全球近400件參賽技術中脫穎而出。愛迪生獎素有「創新界奧斯卡獎」美譽,今年同步獲獎的國際機構有3M、麻省理工學院、IBM等,顯示我國研發能量與國際並駕齊驅。

  • 諾獎得主:按現在速度 一個月內半數美國人染疫

    諾獎得主:按現在速度 一個月內半數美國人染疫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著名《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撰文指出,幾乎可以肯定美國疫情會愈來愈糟,這比義大利疫情大流行階段還糟糕,確診病例3天翻一番。而按照這速度,一個月後確診病例將增加一千倍,亦即有半數美國人將被感染。

  •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陸脫貧取得巨大成功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陸脫貧取得巨大成功

    \n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班納吉(Abhijit Banerjee)14日在亞洲金融論壇上表示,大陸在過去20多年的脫貧工作上已取得巨大的成功。而大陸也將在全球經濟中領跑,在貧困問題上做出新的表率。 \n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由印度學者班納吉、法國學者杜芙若(Esther Duflo)與美國學者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緩解全球貧困問題的實證研究拿下殊榮,引起外界高度關注。其中,班納吉應邀出席亞洲金融論壇,並針對發展中國家在減少貧困方面的工作上進行分析。 \n「中國在20多年期間在消除貧困的工作已經取得巨大的成功。」班納吉對大陸脫貧進程進行分析時如此表示。他指出,脫貧的人群減少一半,對於大陸14億人口而言是一大成就。 \n然而,班納吉提醒,解決了貧困問題並非就高枕無憂。隨著中國人民期望生活水平越來越高,中國會繼續在全球經濟中領跑在減少貧困方面能夠做出新的表率,這也是中國另外一大挑戰。 \n班納吉強調,中國在減少貧困、消除社會不平上都取得進步和改善,大陸中產階級目前的擴張速度明顯超過預期,未來基尼係數上升,中產階級上升速度趨緩,富人數量將會增加,如何將財富進行分配將會帶來很多新的挑戰。

  • 37位中美學者 聯合倡議貿戰停火

    37位中美學者 聯合倡議貿戰停火

     面對中美貿易戰火延燒不止,包含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斯彭斯(Andrew Michael Spence)、2003年獲獎者恩格爾(Robert F. Engle)等5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共37位中美知名學者27日在上海發表聯合聲明,促請中美停止貿易戰。聲明指出,相信雙方可通過一個新的經貿磋商框架實現共贏。 \n 據香港01報導,37位中美學者提出的聯合聲明表示,提出的框架意在尊重兩國制定並實施本國政策的能力,以推動兩國通過有效磋商來分享雙邊貿易的好處、減少損失,並促進全球貿易多邊領域中的公平競爭。 \n 該聯合倡議認為,中美在「深度融合」和「脫鉤」兩條路之間,還存在第三條出路,包含給予兩國在制定多樣產業政策、科技體系和社會標準等方面更大的自由度。 \n 該倡議更指出,透過建立一套經貿規則,防止任何國家採取以傷害別國為代價來增進本國福利的「以鄰為壑」政策,相信方案有利維護雙邊貿易的現有利益,但不要求經濟模式的趨同。 \n 此一聲明的起草學者,包括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哈佛大學亞當斯學院教授、200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馬斯金(Eric Maskin)。 \n 而在聯合倡議中參與署名學者也包括如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經濟學教授樊綱、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金光經濟學講席教授黃益平、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余永定、200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菲爾普斯(Edmund Phelps)等人。

  • 採‧訪‧線‧上-自己劃出歷史斷層線的諾貝爾經濟學獎

     對於國際事務的新聞報導,總是要拉點和台灣的關係,報導內容才有機會引起民眾的共鳴,不會只淪為(別人的)「國際新聞」。每年一度的全球學界桂冠諾貝爾獎揭曉時,經常是經濟學獎項最容易引起媒體的青睞。或許是因為較貼近從庶民出發的社會學、或許解釋了金融市場謎題。然而,每當得獎名單在北歐瑞典上午公布,換算時間是台灣的傍晚時分,正是新聞媒體的發稿高峰,記者要在極短時間內弄懂得獎者的學術研究,實在是不可能的事,因此第一時間的即時新聞,都會直接譯寫諾貝爾獎基金會的新聞稿,接下來,各家記者開始用力打聽得獎者和台灣的關係。 \n 諾貝爾經濟學獎並不屬於諾貝爾遺囑中所提到的5大獎勵學術領域,而是瑞典中央銀行紀念阿爾弗雷德‧諾貝爾經濟學獎(The 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被廣泛認為是經濟學的最高獎,回推1969年首次頒獎給挪威學者Jan Tinbergen(1903-1994)、荷蘭學者Ragnar Anton Kittil Frisch(1895年-1973年),以表彰兩位提出的「經濟分析中動態模型的發展和應用」。適逢第50周年的今年,由印度裔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教授班納吉(Abhijit Vinayak Banerjee)、法國裔同校教授杜芙若(Esther Duflo)與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減緩全球貧窮問題的實驗性方法」共享殊榮。 \n 情況十分明顯,諾貝爾經濟學獎頒了50年,從來沒有華人得獎過,更何況台灣學者。那麼,得獎消息揭曉當下,媒體到底在問什麼「和台灣有關」的訊息?最簡單的提問,前三題大概是:1.認識得獎者嗎?有來過台灣嗎?2.台灣學者有沒有人和他們有關係?特別是師生關係,3.評論一下得獎的理由。 \n 台灣媒體的快食個性,在這次獎項揭曉時,得到最大的慰籍。由於台灣大學經濟系主任林明仁與班納吉和杜芙若兩位得獎者在MIT有過研究交流,又是得獎者著作《窮人的經濟學:如何終結貧窮?》(Poor Economics: A Radical Rethinking of the Way to Fight Global Poverty)中譯本書序作者,多家綜合媒體得到初步訊息,自我衍生對台灣的政策批評,就快快「結案」,也沒有了後續。 \n 實際上,沒有見諸媒體的訊息,包括另一位得獎者克雷默的哈佛大學同班同學之一,是國立中興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紀志毅,克雷默也曾在2017年來台參加中研院士王平舉辦的學術研討會,班納吉和杜芙若都曾答應過要來台學術旅行,卻一再改期。而三人得獎的研究理論「隨機(田野)實驗方法(randomized field experiment)」,被包括台灣在內的多數傳統經濟學界,排拒在主流經濟學之外,甚至對於「貧窮」的研究議題相當生疏。一如全球經濟學界最大社群留言版economic job market rumours,在獎項揭曉後湧現的留言,對於得獎者及其研究酸言酸語,批評這是史上最糟的組合、最爛的議題、最不現實的研究成果,還有人說,只是為了挑選出一位女性獲獎,評審委員會眼中還有那些排隊數十年的老教授們嗎? \n 2012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給歐洲聯盟(EU),當得獎消息揭曉時,我正在北京人民大學參加兩岸歐盟學術研討會,當場所有歐洲研究的兩岸學者莫不為此消息振奮,深感諾貝爾基金會想要賦與超過60歲的歐盟組織,一個全新的未來定位:超脫戰後的歷史包袱,用整合共識擘劃下一個甲子。 \n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也給50歲的自己一個「創新」的開始,讓新生代學者依循個人實際經驗衍生為研究理論的第三世界發展、女性表現、行為發展經濟學等,大步超車傳統的數學經濟、計量模型和金融貨幣學,連得獎新聞稿和研究論述都第一次搭配圖畫,而不是過去充斥的數學公式,這般已然開展的歷史斷層線,對於疏離國際學術研究社群網絡的台灣,才是更需關注的重點。

  • 新科諾獎經濟學得主「快閃店」實驗 幫4億人抗貧窮

    新科諾獎經濟學得主「快閃店」實驗 幫4億人抗貧窮

    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更像和平獎!得獎的3位經濟學家,都是掃蕩全球貧窮問題的英雄,他們是3位美籍印度裔的巴納吉(Abhijit Banerjee)、出生法國的杜芙若(Esther Duflo),以及克雷默(Michael Kremer)。 \n \n「有超過7億的人口,僅仰賴極低所得過活,而每年約有5百萬名,未滿5歲的兒童死於疾病,這些疾病只需要便宜的療程,即可治療和預防,」瑞典皇家科學院認為,這3位經濟學家卻提供了可靠的答案,以最好的方式,緩解全球的貧窮問題。 \n \n9成家庭寧願喝髒水? \n走進窮人生活才能問對問題 \n \n經濟學家通常窩在學校的研究室寫論文;但這3位經濟學家,卻邁出舒適的校園,走入全球最貧窮、最落後的國家,運用他們的實驗和分析的本事,讓上億名窮人,得到最有效的幫助。 \n \n巴納吉和杜芙若是麻省理工學院的夫妻檔,而克雷默則是哈佛大學學者。 \n他們3人的背景各異,但解決貧困的觀點卻一致:唯有走進窮人的生活,你才找得出最佳解方。 \n \n「明明花不到新台幣6元,就能買一大包淨水消毒劑,最窮的人都買得起,可是為何90%的非洲尚比亞家庭,情願喝髒水?」 \n \n「口服補充液幾乎免費,可治療痢疾,醫療所也拿得到,但為什麼每年仍有約150萬位兒童死於痢疾?」 \n \n「他們(窮人)被看成一群絕望的人,你給他們什麼,他們就會接受什麼,」巴納吉接受《華頓知識在線》訪談時指出,他們不接受援助機構的善意,是因為提供協助的人,其實不夠了解窮人的生活。 \n \n舉例來說,外界多以為落後國家的窮人偏愛看巫醫,是愚昧迷信,但巴納吉和杜芙若指出,在落後國家裡,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脫班情況嚴重,當民眾長途跋涉到醫護站,卻可能發現醫院根本沒開門;若改去私立醫院,又充斥沒有執照的「醫師」。 \n \n當公立、私立醫院都不可靠時,看巫醫,反而成為最合理的選擇。 \n \n快閃診所提高疫苗接種 \n透過小小實驗,找最適解方 \n \n「藉由窮人的生活與選擇,告訴我們如何對抗全球的貧窮問題。」合著《窮人經濟學》(Poor Economics)的巴納吉和杜芙若的研究,其實是達成2項目的:第一,檢視、評估國際援助計畫是否有效;第二,找出貧窮的癥結點,以更有效的方式,解決問題。 \n \n巴納吉和杜芙若運用隨機控制實驗(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為窮人面臨的困境對症下藥。該實驗方法是將研究對象,隨機分成「實驗組」還有「對照組」,對不同組別實施不同的方法,比較效果的差異。 \n \n最經典的案例,是他們在印度拉加斯坦省(Rajasthan)的實驗。拉加斯坦省的預防接種率極低,接受完整預防接種(幼兒1歲前應施打的5種疫苗)的,不到2%。 \n \n為改善該狀況,首先,他們找出窮人不願接種疫苗的各種理由。第一,帶小孩來接種的家長,要在大太陽下,走好幾公里才能到醫護站,又累又花時間;第二,政府醫護人員缺勤狀況嚴重,民眾到了接種中心,卻經常撲空。 \n \n接著,他們設計類似「快閃店」的實驗。他們雇用護士,以摩托車代步,巡迴60個隨機選定的村鎮,開辦每月1次的診所,施打政府提供的疫苗,改採主動出擊,民眾不必再大老遠跋涉。 \n \n此外,他們又再設計一個組別:選擇其中一半的診所,在接種後,贈送父母一公斤的扁豆,以略施小惠的方式,試圖吸引心存拖延,懶得接種的人前來。 \n「快閃店」的實驗,果然獲得成功:完整預防接種率從2%,提升至17%,如果再加上贈送扁豆,比率更拉高至38%。可見,他們用略施小惠,促進需求的方法,是可行有效的。 \n \n治貧窮別想一勞永逸 \n拆成上百個小問題才能擊破 \n \n「我們的下一個目標,是讓印度一整個省,甚至更大的地區,都能把我們的方案,採納為政府政策,」杜芙若表示,最終目標推行到全印度。 \n \n克雷默也有類似的做法:他在非洲肯亞西部實驗時發現,平均給予每一位學生免費課本、提供校內餐點與金錢等獎勵,不如針對特定的貧窮學生予以協助,這樣的成效反而更來得顯著,錢更能用在刀口上。 \n \n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迪頓(Angus Deaton)曾批評他們的方法,只能用在很特定的情況下,不保證可以適用到其他地方。 \n \n但對巴納吉等人,解決貧窮問題,本來就無法一步到位,必須將「貧窮」這個大問題,細分成各種小問題,再以無數個小小的行動,各個擊破,而改變需要有耐心。 \n \n「我認為,想要一勞永逸的解決貧困,只是一種幻想,」巴納吉表示,「解決貧困問題不能僅靠一次行動,我們可能需要走一百多步,每一步只要都走得正確,都可以達到某種效果。」 \n \n用科學讓脫貧更快速 \n240種實驗,幫助40國窮人 \n \n「有些人把它(貧窮)稱為一個龐大的問題,然後就下結論,說需要一個宏大的解決方法,如果這樣想,人們就會被這個問題的龐大程度,壓得信心全無,」杜芙若亦表示,貧窮不是「龐大的問題」,而是「一系列的問題」,必須用不同方法,解決不同的問題。 \n \n巴納吉和杜芙若在2003年成立貧困行動實驗室(Abdul Latif Jameel Poverty Action Lab),擁有400多位員工,非洲、南美等地共7間辦公室,在全球40個國家,進行超過240種實驗。 \n \n根據他們的官網所述,藉由他們的相關研究,受到有效經濟援助的受益者,已超過4億人。這個數字,超過全球極端貧窮總人口數的一半。 \n \n「他們調查出的科學證據,可以使我們的扶貧能力更加有效。」慈善捐款超過350億美元、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指出。蓋茲成立的基金會,也是該實驗室的幕後贊助者。 \n \n在巨大的貧窮問題面前,即使身為諾貝爾經濟學家,能做的同樣有限,不過他們花了十數年以上的時間,以每個微小實驗、行動,精準打擊每位窮人的問題,最終已凝聚成為一股洪流。 \n \n※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666期。 \n \n【延伸閱讀】 \n

  • 終結貧窮3學者 獲諾貝爾經濟學獎

     2019諾貝爾經濟學獎14日揭曉,由印度裔美國經濟學家班納吉(Abhijit Banerjee)、法國經濟學家杜芙若(Esther Duflo)與美國發展經濟學家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減緩全球貧窮問題的實驗性方法」共享殊榮,3人並將均分900萬瑞典克朗的獎金。 \n 諾貝爾委員會周一公布經濟學獎得主時表示,「班納吉、杜芙若與克雷默在改變減緩全球貧窮研究方法方面扮演關鍵的角色,催生當前該領域的實驗性研究方法。」 \n 特別的是,班納吉與杜芙若原本是師生,後來結為夫妻,兩人目前都在麻省理工學院任教,他們也是首對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夫妻檔。至於克雷默則是哈佛大學經濟系的教授。 \n 班納吉與杜芙若兩人也曾合著出書,書名為《窮人經濟學:如何終結貧窮》(Poor Economics:A Radical Rethinking of the Way to Fight Globel Poverty)。 \n 杜芙若同時也是有史以來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第二位女性,史上首位女性得主是2009年的歐斯壯(Elinor Ostrom)。杜芙若得獎後受訪時指出,她對獲此殊榮「至感意外、愧不敢當」,特別是往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學術經歷都是她與其同事難以企及,因此獲獎主要是表彰「我們15年前創設全球貧窮實驗室後數百名研究人員共同的研究成果。」 \n 杜芙若指的是Abdul Latif Jameel貧窮行動實驗室,該實驗室由班納吉與杜芙若於2003年成立,實驗室係由教授組成的研究網路,全球共有5個辦公據點,其宗旨是以科學證據為基礎,提出減少貧窮的政策。 \n 諾貝爾委員會表示,今年3名經濟學獎得主的研究方法「完全顛覆了」經濟學的發展,並對全球各地在對抗極度貧窮的政策上帶來顯著的影響。

  • 莊奕琦》發展經濟學激活脫貧政策

    莊奕琦》發展經濟學激活脫貧政策

    2019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班納吉與杜芙洛兩位夫妻檔,以及美國哈佛大學克雷默教授,3位得主共獲桂冠殊榮,表彰他們在發展經濟學上的實證突破和政策評估研究,提出降低全球社會貧窮的新方法及如何才能讓政策更具有效力。 \n 經濟發展追求成長固然重要,但消除貧窮與所得不均更是維持永續與穩定成長的要件。理論上,醫療與教育的人力資本投資,不僅可促進一國長期的經濟成長與發展,對個人而言更可提升其生產力與所得,達到消除貧窮與促進社會階級的流動。但實務上該如何做?實證上如何區別不同政策效力並提出量化上的具體差異,就顯得非常重要。 \n 這3位得獎學者採用隨機實驗控制的研究方法,比較參考組與實驗組的不同表現推算得到不同政策的效力差異;做法上更將研究的問題聚焦縮小範圍與採用小群體樣本,利用醫療與教育落後的開發中國家的偏鄉地區進行田野調查,評估不同的政策效力。 \n 他們的研究發現,多僱用一個臨時教師要比採用小班制教學更能有效提升教育品質;多上一天課或增加課程教材,並不會提高學生平均的學習成績,只會提高能力強的學生的考試分數;如果學生考試成績好就給予教師獎勵的誘因,並不會提高學生的學習成效,反而造成老師為考試而教,並不能真正增加學生的學習。窮人對於預防性醫療的產品具有非常高的價格彈性,故免費提供或補貼醫療預防的產品更能夠促進窮人的醫療投資。總之,增加教育或醫療資源並不必然提高教育或醫療品質的效果。 \n 另外,微型金融則能夠創造更多的企業創業者,而增加一位女性的主管或教師的就業,將可大幅提高決策的品質與效力等的結果。 \n 人力資本尤其是醫療保健及教育的投資,彼此間有非常高的關聯性與互補性。例如,醫療保健降低死亡率和延長預期壽命,將延長教育投資的效益;健康的身體會提升學習的效率,教育提高也會更有效地利用醫療資源提升健康。醫療保健應著重在疾病的預防重於治療,以及強化預防性醫療的誘因,才能達到高成本效益。 \n 台灣的教改實行多年,政策上多只著重在改變篩選學生的制度設計,而忽略了本質上的政策機轉如何影響個人的選擇與表現,從而效果不彰。3位得獎者的小規模實驗研究取向與評估方法,值得公共政策的擬定者與執行者深思。 \n \n(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經濟系教授) \n

  • 3美籍學者獲諾貝爾經濟學獎

    3美籍學者獲諾貝爾經濟學獎

     瑞典皇家科學院14日公布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由印度裔美國學者班納吉(Abhijit Banerjee)、法裔美籍學者杜芙洛(Esther Duflo)及美國發展經濟學家克雷默共同奪得,以表彰3人運用實驗性方法致力於全球減貧。班、杜為獲此獎項的首對「夫妻檔」,現年46歲的杜芙洛更是50年來第2位女性經濟學獎得主,亦是史上最年輕。 \n 評審委員會指出,3人將全球減貧的研究分為更精確及較易管理的問題,大大提高了抗擊全球貧困的能力,他們的實驗方法也在短短20年間支配了整個發展經濟學領域。3名得主將平分900萬瑞典克朗(約台幣2830萬元)獎金。 \n 拆解議題 對症下藥 \n 全球貧窮問題是人類急需解決的一大困難,目前世上仍有7億人口僅仰賴極低所得過活,每年約有500萬名未滿5歲的兒童死於貧窮,此外,目前全球約半數兒童離校後仍不識字,或缺乏基礎算術能力。有鑑於此,來自麻省理工學院的班納吉及杜芙洛,與任職於哈佛大學的克雷默,嘗試用新方法來研究貧窮問題。 \n 這套新方法將貧窮議題分拆為較細小、更精確的問題,例如針對教育和醫療保健等,這就很易藉由謹慎設計、以最受影響的人為研究對象之實驗,得到最理想的答案。其中一項計畫造福逾500萬名印度兒童,讓他們從學校的補習輔導計畫中受益。後來很多國家也因為相關研究,投注更多經費於預防性醫療服務上。 \n 排富濟苦 效果顯著 \n 班納吉和杜芙洛所工作的「貧困行動實驗室」(J-PAL)以科學方式研究區域經濟不振的原因,從農業、衛生、教育與治理等主題找出關鍵因素以減少貧困。截至2018年,透過J-PAL分支機構研究,進行有效經濟援助的受益者已達4億人。杜芙洛指出,政策制定者或許會把窮人概括化,認為他們徹底絕望,或是很懶惰,而未了解箇中原因。 \n 克雷默則聚焦以低成本提高教育效果。在低收入國家,常見課本不足及學童被迫捱餓上課,而自1990年代中期開始,克雷默結合非政府組織在美國東北和東非國家肯亞郊區進行實驗,發現平均地提供課本和免費午餐的效果有限,反而對準特定貧苦學生提供協助,效果更顯著。

  • 首現夫妻檔!2+1美國人囊括諾貝爾經濟學獎

    首現夫妻檔!2+1美國人囊括諾貝爾經濟學獎

    壓軸登場的2019諾貝爾經濟學獎出現50年來第2位女性得主,分別由美籍印度裔經濟學家巴納吉(Abhijit Banerjee)、法裔美籍女經濟學家杜芙蘿(Esther Duflo)、美國發展經濟學家克雷默(Michael Kremer)三位學者共得,他們獲獎是因為運用實驗性方式減輕全球貧窮問題。 \n \n諾貝爾評選委員會指出,現在全球仍有7億人口僅仰賴極低所得過活,每年約有500萬名未滿5歲的兒童死於貧窮,死因通常是能夠事前預防或是以低成本簡單治療的疾病,此外,目前全球約有半數兒童離開校後仍不識字,或是缺乏基礎算術能力。 \n \n今年3位學者共同獲得,是因為他們找到新途徑,為打擊全球貧窮提供可靠答案,這套方法將貧窮這個大議題分化成較小、能夠處理的小問題,例如提供最有效改善兒童健康的干預措施,3位學者的研究發現讓人類在實務上改善貧窮的能力大幅提升,其中一項計畫更造福超過500萬印度兒童,讓他們從學校的補習輔導計畫中受益。 \n \n法國女經濟學家杜芙蘿是法國開發援助經濟學家,她是繼2009年美國女學者歐絲壯(Elinor Ostrom)之後,第二位榮獲經濟學獎的女性得主。杜芙蘿現年46歲,是「貧困行動實驗室」(J-PAL)聯合創始人,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擔任發展經濟學教授。 \n \n她出生在巴黎的基督新教家庭,父親是數學教授,母親是醫生,8歲時,她原本打定主意,要成為歷史學家,中學時專修文科,後來考入巴黎高等師範學校主修歷史。不過,她在和當時任教於巴黎高等師範學校的皮克提深談後,決定轉攻應用經濟學,走上了經濟研究之路。她不但是女性,也是諾貝爾經濟學獎最年輕的得主。 \n \n杜芙蘿和印度裔的得主巴納吉是夫妻檔,兩人於2015年結婚,他們都服務於麻省裡工學院。他們所工作的貧困行動實驗室以科學方式研究區域經濟不振的原因,從農業、衛生、教育與治理等主題找出關鍵原因以減少貧困,他們也和政府、非政府組織、捐助者及其他機構建立夥伴關係,分享知識、投入資助,截至2018年,透過J-PAL分支機構研究,進行有效經濟援助的受益者已達4億人。該實驗室甚至受到比爾•蓋茲讚揚,他曾表示:「對我來說,J-PAL是堪稱偉大的團體,他們調查出的科學證據,可以使我們的扶貧能力更加有效。」杜芙蘿指出,政策制定者或許會把窮人概括化,認為他們徹底絕望,或是很懶惰,而沒有去了解箇中原因。 \n \n巴納吉的元配是在麻省裡工學院擔任文學講師的涂莉(Arundhati Tuli Banerjee),他們是一起在加爾各答長大的青梅竹馬,1991年生下兒子卡比爾(Kabir Banerjee),他也是麻省裡工學院校友,但已於2016年3月辭世。後來巴納吉與原為他博士指導生的杜芙蘿同居,18個月後結婚,兩人在2012年生下小孩。 \n \n哈佛大學發展經濟學家克雷默現年54歲,他和同事於1990年代中期在肯亞西部學校進行實驗,測試一系列改善學生成績的干預式措施。 \n \n克雷默與巴納吉、杜芙蘿夫妻檔後續經常發表類似的研究成果,他們的實驗計畫遍布印度等其他國家,他們的實驗研究法現在完全支配了整個發展經濟學領域。 \n \n \n

  • 諾貝爾獎重頭戲 文學獎與和平獎將登場

    諾貝爾獎重頭戲 文學獎與和平獎將登場

    今年諾貝爾於7日至11日公布,其中生醫獎、物理獎、化學獎已於先前公布,而重頭戲文學獎則於當地時間10日下午一點(台北時間晚上7點),和平獎於11日11點(台北時間下午5點)公布,而經濟學獎則於14日11點45分宣布。 \n \n在目前已經公布的獎項中,生醫獎由哈佛大學的威廉‧凱林(William G. Kaelin Jr,美國)、牛津大學的彼得‧雷克里夫爵士(Sir Peter J. Ratcliffe,英國),與霍普金斯大學的葛林‧薩門沙(Gregg L. Semenza,美國)3人共得,他們因從事細胞如何運用氧氣的研究而獲肯定。 \n \n諾貝爾物理學獎由加拿大裔美國籍物理學家皮伯斯(James Peebles),以及瑞士天文學家梅爾(Michel Mayor)和奎洛茲(Didier Queloz)共同獲得。其中現年84歲的皮伯斯,是大霹靂理論的重要學家,他最早預言宇宙背景輻射的存在,是宇宙初期的低沉迴音。 \n \n至於化學獎,由紐約州立賓漢頓大學的惠汀漢(Stanley Whittingham)、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的古德諾(John B. Goodenough),以及日本名古屋名城大學的吉野彰(Akira Yoshino),三位學者皆因對鋰電池研究有相關貢獻。 \n \n由於「#我也是」(#MeToo)運動揭發的性醜聞影響,去年是70年來文學獎首度缺席諾貝爾獎頒獎季,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延後,將與2019年的文學獎一同頒發。 \n

  • 文學諾獎將揭曉 殘雪、村上有希望

    文學諾獎將揭曉 殘雪、村上有希望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諾貝爾獎「開獎周」,7日率先揭曉的生理學或醫學獎,由美國哈佛醫學院達納法伯癌症研究所的威廉‧凱林(William G. Kaelin Jr)、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格雷格‧塞門扎(Gregg L. Semenza),以及英國牛津大學與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彼得‧拉特克利夫(Peter J. Ratcliffe)三人共同獲得。 \n 三位美英學者將平分900萬瑞典克朗(約2818萬元台幣)獎金,表彰他們針對人類與大多數動物細胞感知、適應氧氣變化機制的研究貢獻;他們的發現將可望為對抗貧血、癌症及許多其他疾病的新策略奠定基礎。隨後8日物理學獎、9日化學獎、10日文學獎、11日和平獎得主也將陸續出爐,14日壓軸的則為經濟學獎。 \n 川普能否如願受關注 \n 今年全球矚目的兩大看點,包括文學獎將同時頒發去年與今年的獎項,被譽為「中國卡夫卡」的大陸女作家殘雪,以及陪榜超過10年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均在得獎賠率的熱門名單內;而美國總統川普能否如願拿下和平獎,也備受各界關注。 \n 2017年負責評選頒發文學獎的瑞典文學院,捲入一場驚動全世界的性醜聞,導致多名評審離職;受此後續相關效應影響,2018年為諾貝爾文學獎70年來首次停頒,延至今年、史無前例地一次揭曉兩年的得主。 \n 截至7日截稿之前,英國博彩公司NicerOdds的預測排行榜,由加拿大女詩人安妮‧卡森(Anne Carson)1賠5獨居榜首,加勒比海法國海外省瓜德羅普出身的女作家瑪麗斯‧孔戴(Maryse Conde)1賠6緊追在後,排第三的波蘭女作家奧爾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則為1賠8。 \n 被譽為陸先鋒派代表 \n 包括殘雪、村上春樹,俄羅斯女作家柳德米拉‧烏利茨卡婭(Lyudmila Ulitskaya)、肯亞作家恩古齊‧瓦‧提安哥(Ngugi Wa Thiongo)4者同為1賠9。但賠率熱度與屆時揭曉的實際得主未必一致。 \n 繼莫言之後,大陸再度摘下文學獎桂冠的希望,繫於出生湖南、被譽為大陸先鋒派文學代表人物之一的殘雪,作品包括《山上的小屋》、《黃泥街》、《蒼老的浮雲》及《五香街》等。身為作品在海外翻譯出版最多的大陸女作家之一,殘雪也贏得「中國的卡夫卡」封號。

  •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莫頓的二大投資心法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莫頓的二大投資心法

    199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莫頓(Robert Merton)應UBS瑞銀集團邀請來台和台灣大學、政治大學同學作面對面行學術交流。莫頓在十歲時即曾買過第一張股票,因此,莫頓在和大學生面對面作學術交流時也分享自己二大投資心法。 \n近年來,莫頓在各種場合演說時都強調金融市場和新金融產品如何能使全球社會變得更加富裕。但他承認有些金融工具只適合經驗豐富的投資者,若這些金融工具對投資人來說太過複雜而難以理解的話,民眾就要試著作進一步的了解,不然就是找到能了解這些金融工具的人。 \n新金融產品雖難懂,同時莫頓也告訴同學們二個基本投資觀念。莫頓(Robert Merton)27日演說時持續地同學提到投資觀念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當美國公債殖利率在2%時,不要相信市場上有一個投資報酬率6%且無風險標的,「看起來太美好的事,通常都不是真的」。此外,不一定要買知名公司或有前景的產業,而是要買在「便宜」的價位,因此,選擇投資標的,他認為「沒有好不好的公司、只有好不好的價格。」 \n瑞銀投信總經理焦訢表示,此次瑞銀資產管理把Nobel Perspectives Live!活動帶到台灣,顯示瑞銀資產管理對於培養台灣本土人才的長期承諾,以及深耕台灣的決心。同時也希望藉由兩場與國內大學生的論壇活動,讓台灣的年輕學子能近距離接觸,了解諾貝爾經濟學家對新金融趨勢的看法,藉以擴大國內學生的國際觀。 \n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莫頓現任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史隆商學院管理學院特聘教授,1997年與Myron S. Scholes歸納Black-Scholes公式,釐定應用於對股票期權的評價,獲得諾貝爾獎肯定。

  • Nobel Perspectives論壇 首度登「台」

    Nobel Perspectives論壇 首度登「台」

    Nobel Perspectives(諾貝爾視角)推出4年來,終於登陸台灣!首位邀請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是1997 年與Myron S. Scholes同時獲獎的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史隆商學院管理學院特聘教授羅伯.莫頓(Robert Merton)。 \nUBS瑞銀集團邀請歷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共同建構Nobel Perspectives(諾貝爾視角)數位平台,是全球獲獎經濟學理論的最大數位資料庫,自2015年推出以來,在平台上和民生大眾分享經濟學家的生活與工作故事。透過Nobel Perspectives Live! 一系列的活動,瑞銀不定期邀請經濟學家至世界各地參訪,與在地學子進行學術交流。 \n莫頓對台灣算是熟悉,他以前開設的資產管理公司和台灣有些生意往來,但這次以瑞銀貴賓身份來台,與談對象是在地青年學子,情況就大不同。經濟學大師在台灣大學、政治大學與青年學子面對面、話家常,激勵學子志氣,兩個現場加總超過1,000名學生,大家都珍惜這難得的「最近距離的國際觀」。 \n瑞銀集團台灣區總經理陳允懋在活動表示,「諾貝爾經濟學家的學說解答了許多全球金融相關的大問題。他們不單是高瞻遠矚的思想家,也在互相包容的社會中樹立典範,且商業和文化都是透過他們的研究形成。我們非常興奮能有機會與他們合作。」 \n「這次瑞銀資產管理把Nobel Perspectives 活動帶到台灣,顯示我們對於培養本土人才的長期承諾」,瑞銀投信總經理焦訢說,隨著全球科技創新與發展日新月異,台灣年輕人將面臨越來越嚴峻與獨特的挑戰,瑞銀希望藉由論壇活動,能夠讓本地學生擴大國際觀。

  • 美各路專家預測明年陷衰退 諾獎得主:不意外

    美各路專家預測明年陷衰退 諾獎得主:不意外

    近其美國各種知名經濟與財政專家熱烈討論經濟衰退的問題,他們從各種不同 角度都發現,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的風險正在快速升高,2020年底前陷入衰退的機率已逼近5成。曾獲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耶魯大學教授羅伯.席勒(Robert J. Shiller)認為,明年底前美國陷入經濟衰退「一點都不令人意外」。 \n \n從美中貿易戰開始白熱化以來,媒體上有關美國經濟衰退風險的言論暴增,各種知名經濟學者、前任聯邦財政官員、前聯準會領導人,都陸續對美國經濟面臨衰退提出警告,甚至對衰退機率、發生時間和衰退起因都提出不同面向的分析,在美國各界已引起高度關注。 \n \n曾任職柯林頓政府財政部長的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接受《富比士》採訪時說,他認為美國在2020年陷入衰退的可能性接近50%。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他從未像現在這麼擔心經濟衰退,美國經濟增長和通貨膨脹率可能會下降到接近零,然後會一直維持在極低的水準,像個黑洞一樣,被拉進去就出不來了。 \n \n而近期美國公佈的一系列經濟數據喜憂參半,某種程度上支持了薩默斯的觀點。最新數據顯示,美國本輪經濟擴張已經超過10年,國債市場多次傳出經濟或將步入衰退的預警信號,美國製造業3年來首度陷入萎縮。 \n \n儘管普遍認為目前失業率仍維持在歷史低位,消費增長良好,但薩默斯指出,低失業率意味著提升空間有限,且失業率的回升一向難以抑制,但消費者心理卻很容易波動,一旦他們察覺到「大事不妙」就會迅速發生轉變,導致一些行業失業率發生突變。 \n \n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耶魯大學教授羅伯特·席勒(Robert J. Shiller)最近在媒體上撰文表示,明年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的機率也許還不到50%,但衰退若在明年發生,他「一點也不意外」。 \n \n儘管當前美國與「零利率」尚有一定距離,但美聯儲(FED)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日前警告,利率越接近於零,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的能力就越有限,這是央行面臨的最大挑戰,美聯儲需要推出其他的政策工具。 \n \n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日前表示,美國經濟「是否陷入衰退繫於美股」。他指出,人們低估了美股的財富效應,在美股劇烈波動情況下,會產生難以預料且難以估量的影響。 \n \n他說,從長期來看,美國經濟正在「下沉」,原因在於福利開支劇增且人口老齡化加劇正在「抽空」國內儲蓄,而這意味著用於投資的資本正在減少。 \n

  •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批美加稅 是「不負責任」行為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3日撰文批評美國關稅政策,認為美國揮舞關稅大棒是「不負責任」的行為。據《紐約時報》網站刊登的這篇文章指出,美國關稅政策明顯違背了國際規則,將摧毀許多製造業工作崗位,傷害美國農民利益,讓美國民眾生活水準下降。 \n保羅克魯格曼表示,人們期待美國作為世界第一強國能夠樹立可靠和負責任的形象,然而,隨著使用關稅手段對其交易夥伴施壓,美國已經拋棄了這份責任感。 \n保羅克魯格曼還說,歷史上,美國每每以保護自身利益為由對外國商品加徵關稅,到頭來反而傷及自身利益,20世紀30年代,美國政府就曾承諾加徵關稅能推動經濟繁榮,但現實並非如此,如今,美國政府再次肆意威脅多國加徵關稅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 「當代傑出女經濟學家」角色 瑞銀力邀全球共創

    經濟影響力與企業經營互為表裡,國際金融機構UBS瑞銀更為聚焦在女性經濟研究員,首度與美國華府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Economic and Policy Research; CEPR)合作,將彙整當代優秀女性經濟學的研究、觀點在「當代傑出女經濟學家」平台上,讓更多人們看見,認識女性經濟學家的貢獻。 \n經濟學者和科學家一樣,都應該被賦與歷史地位,每一個與社會變遷、國家發展有關的事件,他們都會留下任何足以讓後人學習的記錄,無論是文字、聲音、影片,或是研究發現。 \n瑞銀集團早在2015年就設立平台「諾貝爾視角(Nobel Perspective)」,記錄、集合優秀經濟學家的研究成果或觀點,至今已累積48位諾貝爾獎得主的訪談內容,為獲獎經濟學理論的最大數位資料庫。「當代傑出女經濟學家」平台啟動後,將進一步特別關注女性經濟學家,了解她們的研究主題,並與社會大眾分享新思維和多元觀點。 \n瑞銀經濟研究團隊成員多達900人,其中不乏具博士學位的經濟學家。瑞銀亞洲經濟研究主管、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就說,同樣身為女性,對於這項計畫感到欣慰,它不僅能向經濟研究和政策制定方面的偉大女性思想家表達高度敬意、表彰她們的成就,也激勵許多年輕女性投入經濟學研究並追求相關領域的職涯發展。 \n「當代傑出女經濟學家」第一次挑選作業,對象包含1,300多位經濟學家,CEPR代表所組成的評委會將負責監督選拔過程,委員之一是201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讓.梯若爾(Jean Tirole)。

  • 諾貝爾經濟學獎 陸何時摘桂冠

    諾貝爾經濟學獎 陸何時摘桂冠

     儘管大陸經濟發展取得顯著成績,但卻從未有中國人得到諾貝爾經濟學獎,4日在北京一場座談會上,中外學者針對此話題展開熱烈討論。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求以中醫和西醫做比喻,西醫講究科學,中醫憑經驗與感覺,甚至有點哲學,中國的經濟也需要歷經從中醫走向西醫的過程;英國學者認為,中國經濟發展成就在人類史上絕無僅有,如果以國家經濟成就來評判,可能所有經濟獎項都會給中國經濟學家,但諾獎更多關注枝微末節的技術性問題,也有一定偏見。 \n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5日舉辦探討中國經濟的座談,該院執行院長王文指出,諾貝爾經濟學獎沒有中國人得,目前大致上有兩種解讀,一是西方經濟學評價體系太小,比如最大的西方經濟國家的實踐無非就是美國,美國不到3億人口的經濟實踐,經過相對小的人口實踐得出來的經濟理論,無法適用於中國的經濟實踐。同時,中國的實踐太大,14億人的規模超過經濟學家的想像,實踐太難,難以概括,簡言之就是:西方的經濟學太小,中國的實踐太大。 \n 諾獎關注技術性問題 \n 英國倫敦經濟與商業政策署前署長羅思義指出,諾獎是有偏見的,他強調中國在這40年來,取得的經濟增速是全球最快,獲益人群也是世界之最,在人類歷史上沒有一個國家取得這樣的成績,如果要用國家經濟成就來評價諾獎,那就會變得「無聊」,因為所有獎項都要給中國經濟學家了。也因此,他認為諾獎選擇了另外一種頒獎思路,比如小成就,或是在技術性問題的解答上獲獎,但都非重大事項。 \n 載體與話語體系不足 \n 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求指出,中國經濟學家年輕的一代正在崛起,老一代的研究方法則相對落後,沒有達到科學化程度,計量和準確性都不夠,在以英語體系的諾獎,中國的載體與話語體系也不夠。他以中醫與西醫比喻,中醫是靠經驗、感受,很難說是科學,甚至有些哲學,中國的經濟學,就需要從中醫走向西醫的過程。 \n 吳曉求說,中國經濟發展的確這些年來走出獨特的路線,既沒有走西方的道路,也沒有沿著蘇聯的做法,是走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道路,在政府和市場的關係也處理得比較好。

  • 兩度獲諾獎提名 楊小凱英年早逝

    兩度獲諾獎提名 楊小凱英年早逝

     諾貝爾經濟學獎至今未有中國人獲得過,不過大陸一位已故經濟學家楊小凱,曾於2002、2003年連續兩年入圍該獎,可惜英年早逝,他也被譽為是「離諾貝爾經濟學獎最近的華人」。楊小凱一生傳奇,年少時曾因寫了禁書入獄10年,出獄後靠著天分與自學,取得普林斯頓經濟學博士,其提出的新興古典經濟學與邊際分析方法論,也成為經濟學的經典。他在1995年到1996年間,還曾到台大與台灣中研院,擔任客座教授及研究員。 \n 楊小凱本名楊曦光,1948年10月出生,2004年7月因肺癌英年早逝,僅56歲人生就畫下句點。1967年在他19歲時,當時正逢文化大革命,他的一篇《中國向何處去?》文章,被認為大逆不道,因而被判入獄10年。 \n 在獄中的歲月,他拜牢裡的多位教授、工程師為師,學習了英語、機械、經濟和數學。並自己推導出了戈森第二定律、層級理論、納什議價模型以及勞動分工理論等。出獄後1978年,他先在湖南大學數學系旁聽,也是在這一年,他決定埋葬了「楊曦光」,改用乳名「楊小凱」,1980年考入中國社科院,於1982年得到經濟學碩士學位。 \n 1982年楊小凱被武漢大學聘為講師,在此期間出版完成了《數理經濟學基礎》和《經濟控制理論》兩本著作,獲得當時到武大訪問的普林斯頓大學教授鄒至莊的注意,之後赴美普林斯頓大學取得博士學位。他在1995年到1996年間,還曾分別到台大與台灣中研院,擔任客座教授及客座研究員。 \n 楊小凱最突出的貢獻,是提出了新興古典經濟學與超邊際分析方法和理論,也因此於2002年、2003年,兩次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提名。但遺憾的是,他2004年就因肺癌過世。儘管過世已15年,但每當有人提起中國與諾貝爾經濟學獎,總會被提起,5日在人民大學的講座即是如此,他被譽為是「離諾貝爾經濟學獎最近的華人」。 \n 2014年,包括林毅夫、張曙光、張維迎、黃有光、張五常等大陸重量級經濟學家,為楊小凱逝世十周年舉行紀念追思,對他盡是讚揚與懷念,陸媒指,這是一場「漫長的告別」。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