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經濟泡沬化的搜尋結果,共05

  • 採訪側記-政務官態度 無法悲觀 續走開放路

    採訪側記-政務官態度 無法悲觀 續走開放路

     2007年,在韓國京畿道果川綜合政府廳採訪財政經濟部次官趙源東時,韓國內部不斷有「經濟泡沬化」的憂慮聲;「韓國經濟潛伏著危機病毒」、「徐徐沉沒的船」,是當時韓國財經界用來形容韓國經濟的形容詞。  2016年,在首爾「2016年外國人投資周」現場見到產業通商資源部第一次官鄭晚基時,韓國經濟命脈所繫的企業財閥,一個接著一個不是出現經營危機,就是面臨相當大的困局。會不會再次發生「完美風暴」?韓國財經界再度憂心質問。  趙源東與鄭晚基,除了都是次官,在入閣前都曾在總統府青瓦台歷練過外,沒有共同點,甚至他們所處的政治環境也不同。然而,令人驚奇的是,不論是2007年的趙源東,還是2016年的鄭晚基,面對韓國的經濟困境,用字遣詞竟相差不大,只是時態不同。  2007年時,面對全球經濟籠罩在金融海嘯發生前的焦躁與不安,趙源東坦承,韓國經濟確實面臨困局,但是,「沒有必要悲觀。」  當時,他形容外資不但沒有撤資,還因無法融資給韓國感到「憂心」;同時,韓國持續推動各項的改革,經濟政策也朝向透明化與更為符合國際標準而邁開大步。  當然,還有自貿協定(FTA)。當時,韓美FTA是未來式,到了2016年,則是完成式。當鄭晚基談FTA時,韓國FTA覆蓋的貿易額是全球第二大,但是,所面對的經濟難題是更勝當年。  鄭晚基同樣不否認,韓國經濟現況不佳,但是,「沒有悲觀的權利。」因為韓國有克服難關的經驗,因為韓國外人投資持續成長...。  還有各項的改革工程,2016年的鄭晚基再一次的強調:「韓國不會停止不前,」因為韓國永遠都有需要超越的目標。  從2007年到2016年,韓國經歷盧武鉉、李明博與朴槿惠三任總統,兩次政權替換,FTA一直是不變的基調,不論政治立場、不管當年是在野,還是現在是在朝,在政策目標前,政務官的態度相當一致。  看看韓國,想想台灣,如果還想問「韓國憑的是什麼?」趙源東與鄭晚基就是其中的答案。

  • 旺報觀點-保7是不可能的任務

     從去年開始,不少國際機構即預測,2015年大陸全年經濟增速將會下降至7%,甚至是「6時代」,由此來看,全年保7的任務本就相當嚴峻,甚至如今看來已趨近於「不可能的任務」,大陸的利多政策開始失效,市場信心難挽,眼看「跌破7」已近在眼前。  今年以來,為調結構、穩增長,大陸中央陸續推出利多政策,包括在房市上,日前解除長達10年的限外令,而在貨幣政策上更持續推出寬鬆政策,去年11月以來數度降息降準,但從實體數據看來,「雙降」政策的刺激效用並不顯著,陸股日前更不爭氣地上演大崩盤,都讓市場對大陸中央貨幣政策和調控政策失去信心。  況且,已有許多國際機構對於上半年經濟增速7%的表現提出「灌水」嫌疑,即使今年能完成7%的目標,也未必能提升外界對於大陸經濟的信心。且大陸不斷以低利貸款措施來刺激投資、消費,也帶來泡沬化的隱憂,即使實現數字上的目標,但從長期來看,或將成未來全球經濟衰退的引爆點。

  • 紐約矽巷 磁吸高科技工作

     據華爾街日報周一報導,近幾個月許多高科技企業紛紛選擇在紐約市設立總部,紐約矽巷(Silicon Alley)已成功提升高科技工作機會。  據紐約的經濟開發公司估計,紐約市目前擁有90,723個高科技工作,大幅高於2005年時的7萬個。紐約市不僅吸引新興企業,還包括谷歌(Google)和臉書等科技大廠。  近期包括谷歌、Twitter、臉書和Yelp紛紛在紐約市設立國際或是區域總部,像是Foursquare和Gilt Groupe等當地企業也逐漸成長,並搬遷至較大的辦公空間。  紐約市和州政府努力吸引高科技產業,試圖減輕金融業可能流失數千份多作機會對經濟造成的影響。此外,紐約的高科技人才也逐漸吸引大型和新興科技公司的注意。  全球第3大商業應用軟體業者Infor擬將總部遷到紐約第6大道、面積達4.3萬平方英尺的辦公室,該棟大樓已有許多小型科技公司進駐。  經濟發展研究組織「都市未來中心」的主管鮑爾斯(Jonathan Bowles)表示,「在經濟衰退的時候,科技產業持續傳出好消息,這已成為紐約經濟的亮點。」  然而高科技工作也易受環境影響,科技業的成長動力主要來自新興企業,外界擔心類似2000年網路泡沬化的情況重演,當時大規模裁員影響了美國整體經濟。  成軍8年的Infor在全球164個國家擁有超過8,000名員工,該公司為法拉利、福特和波音等大型製造商設計軟體。Infor執行長菲利浦(Charles Phillips)表示,遷至更大的辦公室不只是吸引人才,同時還能吸引想在紐約拓展事業的客戶和投資人。

  • 跛腳的塞爾特之虎

    跛腳的塞爾特之虎

     ■愛爾蘭的經濟在90年代突飛猛進,為其贏得「塞爾特之虎」的美譽,但10年的經濟成長已於2007年宣告終止,昔日的優等生現在面臨留校查看的命運。  ■Health economic growth was morphing into speculative excess.  在2001年前的10年間,愛爾蘭憑藉著生產具競爭力的產品,並將這些商品銷售至海外,享有真正的繁榮,也為自身贏得「塞爾特之虎」的美譽。然而,2002年開始的一波成長,卻只是挾著經濟快速擴張優勢,輕鬆賺錢,穩健的經濟成長開始轉化為無節制的行為,例如投資、消費和房地產開發。  愛爾蘭的房市擴張的幅度大於美國,樂於放款的銀行現在全部被打趴,政府的財政赤字急速膨脹,投資人擔心愛爾蘭可能發生違約風險,或是被迫向國際貨幣基金(IMF)伸手求援,不過愛爾蘭政府堅稱,上述兩種情況都不可能發生。歐洲信貸危機尚未解除,愛爾蘭也是外界密切觀察的國家之一。  愛爾蘭經歷了10年的經濟榮景,股市飛漲、房地產快速開發、人民接近完全就業,且私人部門信用大幅膨脹。在經濟成長嘎然停止後,經濟評論家偏好用「派對結束」來形容愛爾蘭的現狀。  現年26歲的愛莉卡是見證愛爾蘭經濟泡沬化前的年輕世代之一,她多年前到都柏林近郊Dundrum新成立的購物中心購物,並選擇在此定居,她辭去微軟授權軟體的職務,接下一份在愛爾蘭早期難以想像的工作-出售保加利亞的房地產和渡假小屋。愛莉卡心虛表示,「老實說,我不太清楚保加利亞在哪裏。」  愛爾蘭人民擁有財富後渴望投資,說愛莉卡是接單小姐比銷售員還來得貼切,這份工作為她帶來巨額財富,1年即可賺進18.7萬美元,然後再把錢輕鬆花掉,她在20歲時就買了人生的首棟房屋,並在2005年買了第2棟房地產,價值高達85萬美元。每當她想要新汽車、海外假期,或是另一個Gucci名牌皮包時,就拿她持續升值的房子去貸款。  口袋滿滿的愛爾蘭人不僅忙著投資也忙著消費,與倫敦哈洛氏百貨齊名的都柏林Brown Thomas百貨公司,列在愛馬仕購物包排隊名單的婦女多達500人,該款包包售價自5,000美元起跳。米其林餐廳也選擇到都柏林開設新餐廳,例如二顆星的Patrick Guilbaud,開胃菜即要價50美元,這對昔日愛爾蘭人認為水煮馬鈴薯和全麥麵包就是一頓美食的認知,已不可同日而語。  銀行狂放貸 栽了跟頭  愛爾蘭的銀行也大方的將大把金錢倒進借款人的口袋,在2002年至2007年間,愛爾蘭銀行的放款金額幾乎呈3倍成長,五分之四的個人借款人都是為了支付無限膨脹的房價和抵押貸款。結果,愛爾蘭的私人部門信用逐年攀升,現在約等於國民生產毛額(GNP)的161%,約為1990年代早期的兩倍,即便是陷入財政危機的希臘,比重也只有79%。  其實愛爾蘭人現在比以前還要富裕,2007年前,通膨調整後的平均收入達43,321美元,為1984年的3倍,在塞爾特之虎的年代,傳統的勤儉美德已被消費文化所取代,2006年愛爾蘭人購買個人商品和服務的開支達1,050億美元,比1998年時高出1倍有餘。  1998年愛爾蘭政府為鼓勵農村開發,祭出慷慨的減稅優惠,該項計畫為愛爾蘭的房地產開發潮揭開了序幕,開發商蜂擁至以前從不曾注意的農村郊區,各式開發建案以排山倒海之勢席捲而來,造成房地產的供應量遠超過實際需求,許多開發案至今無人使用,空蕩蕩的開發區宛如鬼城。  愛爾蘭在25年間由貧困走向富裕,再倒退一半的水準,往日的塞爾特之虎僅留下與週圍景緻完全不搭的現代化建物供人憑弔。

  • 經濟學人:陸出現V型復甦

    經濟學人:陸出現V型復甦

    《經濟學人》主編丹尼爾.富蘭克林(Daniel Franklin)昨天在《天下》雜誌舉辦的一場論壇上指出,2010年大陸經濟可望出現「V」型復甦,復甦勁道優於美國「U」型及歐洲的「L」型復甦。 展望2010年趨勢,外界擔心中國發生經濟泡沫,但他認為大陸不致發生全面性的資產泡沬危機,更不致重蹈日本於1990年「經濟泡沬」後,高速經濟成長自此步入長期停滯的覆轍。「資產泡沫如果有,只有可能發生在北京及上海。」 他認為,大陸的土地面積與人口比日本多很多,需要龐大基礎建設的投資,雖然大陸房地產漲很多,但僅有不到20%富人賺到錢,大陸銀行的放貸雖增加,但以大陸負債規模,還在可以承受的範圍,相信透過政府干預,不致重蹈日本覆轍。 不過,他警告,2010年後,大陸人口結構改變,老人及小孩比重偏高,將成為大陸未來10年經濟成長的隱憂,未來10年大陸經濟成長動能可能落後印度。 包括他及前新加坡副總理,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副主席暨執行董事陳慶炎對未來10年的經濟趨勢預測,均認為隨著亞洲新興國家經濟快速發展,能源、水、土地等資源的搶奪,將更形嚴重。 陳慶炎更大膽預言,2010年全球經濟已經避開一場蕭條的危機,但亞洲應慎防資產泡沬化;後金融海嘯時期,供需失衡問題,各國競爭資源及排碳問題,全球商品價格競爭與衝突,更趨白熱化。新興國家如何創新,找到永續的發展模式,都將成為各國的挑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