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綜合國力的搜尋結果,共14

  • 胡鞍鋼:中國經濟、科技、綜合國力已經超美

    胡鞍鋼:中國經濟、科技、綜合國力已經超美

    大陸著名經濟學家胡鞍鋼提出一個觀點,「中國經濟、科技實力、綜合國力已經超越美國,居世界第一」,他並強調,這是幾十年追蹤計算出來的結果。 \n \n胡鞍鋼近期接受陸媒《中國新聞周刊》專訪,親上前線面對外界對上述觀點的質疑。他表示,中國整體實力居世界第一,這是做過研究發表於《清華大學學報》,之後才對外公布,但要說明的是,這邊講的是整體實力,而非平均水平。中國的整體實力超過了美國,但勞動生產力還沒有達到。 \n \n胡鞍鋼進一步說,從這十幾年的實際情況看,大陸很多預測不是誇大了,而是保守了。「我們一直強調原創,而原創常常違反一般人的認識。這也驗證了有時候真理就是掌握在少數人手裡。」 \n \n胡鞍鋼更反駁了西方學術界提出的「中國崩潰論」,他稱類似論調反映了西方意識形態的偏見,也反映了許多西方認識與理論的侷限性;西方預言的破產,不僅是西方國家政治偏見的必然結果,也反映了西方主流學者對中國國情缺乏深入了解,對中國製度缺少基本耐心,對中國文化缺少基本包容。 \n

  • 旺報觀點-翻譯水準 綜合國力指標

     大陸人經常笑日本人的英文程度差,2月17日的《廣州日報》舊事重提稱,2013年公布的托福考試成績榜上,日本是成績最差的亞洲國家之一,比北韓還差。 \n 但實際情況是,日本自從100年前的明治維新起,就一直有計畫地翻譯外國資訊,即使二戰失敗後,這項計畫也未中斷。在日本,翻譯已成為一門專業,外國最新最深奧的資訊很快就被翻成日文,一般民眾即使完全不懂外文,也可以了解外國最新資訊,甚至連世界最前沿的基礎科學研究,學者也可以從日文資料中找到有用資訊。 \n 去年三位日本學者拿到諾貝爾物理獎,其中兩位學者赤崎勇(85歲)、天野浩(54歲),兩人是師徒關係,從未出國留學,發表的論文也是以日文為主。從他們研究的歷程看,日本早已透過行之上百年的翻譯制度,建立起一整套以日文為主的知識體系。 \n 翻譯能力是綜合國力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近代重要的改革家、思想家莫不把翻譯視為提升國力的大事,因此才有嚴復翻譯的《天演論》和魏源的《海國圖志》等。 \n 大陸想在綜合國力上超越日本,就應該像日本一樣重視翻譯事業。

  • 旺報觀點-綜合國力表現 中仍難超美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提格里茲指中國將崛起,超越美國,但從GDP與人均GDP來看,美國都遠超過中國;至於軟實力,美國與日本也都領先,從過去的諾貝爾獎得獎紀錄就可看出端倪。 \n 國力屬於綜合表現,除經濟外,還包含軟實力、國民素質等。以經濟而言,美國去年的GDP是16.8兆美元,中國則是9.1兆美元。至於人均GDP,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統計,美國53001美元、日本38468美元也都領先中國6959美元。 \n 就諾貝爾得獎紀錄來看,根據維基百科,統計過去114屆諾貝爾獎紀錄,美國在物理、化學、生理或醫學等六項獎項角逐是得獎常客,總計得獎次數超過300次;至於日本也有十幾次。反觀大陸,建政之後的得獎紀錄只有個位數。 \n 史提格里茲提出,美國最大的影響是軟實力、榜樣作用與政治思維。以上所述,皆是中國欠缺的部分,中國得補強各方面的實力,才有籌碼與美國在國際場合上博弈。

  • 新聞觀察-大陸崛起 海權問題星火燎原

     2010年,中國經濟總量超越日本,躍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國。但幾乎也在同一年,中國和周邊國家的領海主權爭端,開始星火燎原。 \n 對於周邊國家的領海主權矛盾,大陸內部其實早有心理準備。早在兩、三年前,不少中國的國際關係學者皆預期,當中國國力越來越強,周邊國家對於中國的警戒和疑懼勢必增高。其中,和中國成為「百年世仇」的日本最為戒慎恐懼。 \n 幾乎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崛起,日本的右派也隨之抬頭。日本民眾對中國的不滿和不信任也急遽攀升。 \n 顯而易見,釣魚台風波就是日本總體對中國「戒慎恐懼」下的一個重要表徵。 \n 但對中國而言,國力增強和海權爭奪卻是一體兩面。三、四年來,由上到下,中國大陸對於周邊海權的權利意識不斷升高:高層對周邊海權的強硬立場轉強,大陸民間的鷹派態度更是不遑多讓。 \n 釣魚台風波出現後,連大陸媒體記者私下都在痛罵自己人:「解放軍做什麼吃的?自衛隊都敢搶中國的船,扣中國的人,還要講什麼策略?」 \n 同樣的話語情境,也適用在南海問題爭端上。顯見,中國的民族主義常伴隨著周邊海權問題,共生相伴。 \n 在內外情勢交互影響下,讓一派中國外交學者不禁擔憂,中國海權意識的抬頭和對外關係欲保持和諧環境,恐將有一番嚴峻的折衝過程。

  • 獎牌背後那看不見的手

    獎牌背後那看不見的手

     本屆奧運結束了,中華台北的表現固然令人惋惜,但感受最深的莫過於許多國家在奧運賽場上的興衰起落。而其背後所象徵的意義,能給台灣什麼啟示? \n 只要是關心這個世界最高運動殿堂的人,一定會發現長期稱霸亞洲,自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至一九七六年蒙特婁奧運均居總成績前五名的日本,隨著泡沫經濟而沒落了。五○年代到八○年代與美國呈三足鼎立的俄國、德國也呈現下滑。相反的,隨著經濟崛起的中國及南韓則順勢成為奧運耀眼的新星。大家應不難感知其中隱然有著一個無形的規律,這個規律是以經濟為主的綜合國力,而它就像一隻「看不見的手」,基本上操控了奧運會的整體表現。 \n 奧運,這個自一八九六年第一屆雅典奧運復賽、僅由十個以歐陸為主的白人國家參加的賽會舉辦以來,整個二十世紀上半期均在西方國家宰制之中;這與當時的現實經濟世界是完全吻合的。作為「世界列強」的日本於一九二○年首次參加奧運,而在一九三二年洛杉磯奧運即躍居總成績第五名,這與其國力也是相稱的。六○年代日本經濟騰飛,以經濟巨人之姿在非黑即白的運動殿堂縱橫馳騁,筆者難以形容幼時看著報紙上奧運排行榜時的欣羨之情,至今難忘。所以當這個當年唯一能與西方抗衡的亞洲國家,近二十餘年來分別被中國大陸及南韓超越時,看著有趣的迭宕起伏,毋寧參雜著一份複雜的情緒。 \n 中國及韓國也是呼應這項規律的佳例。中國第一次參加奧運是一九三二年(洛杉磯),唯一的選手劉長春在張學良資助下成行(國民政府不願出錢)。一個龐大的國家僅一人與賽,而在預賽即遭淘汰。一九三六年六十九人的中國代表團亦多於預賽便遭淘汰,劉長春不禁喟嘆:「弱國無體育」,看看當時殘破的中國,此言不啻是國力與體育關係的最佳詮釋。從近二十年中國在奧運的逐步上揚,至○八年超越美國,兩國纏鬥的格局儼然成形。無巧不巧,這正呼應了現時國際經濟上流行的「G2」(中、美主宰)語彙。 \n 南韓從二戰後一九四八年倫敦奧運開始,直至一九七二年慕尼黑奧運止,一直是一「金」難求。隨著經濟實力的快速提升,這個「兩大之間難為小」的悲情國家,竟從一九八四年奧運開始,都雄踞奧運總成績前十名(除了二千年雪梨奧運排行十二名),而雪梨奧運的鎩羽,是否呼應了韓國在一九九七年捲入亞洲金融風暴的歷史軌跡? \n 從分析看,國家的經濟力量似乎是決定獎牌數目的最重要因素。有不少機構依據GDP、人口、政體及主辦國等若干數據,建構了一個模型,成功預測各國的獎牌數,吻合度高達九六%。但此仍非一成不變;如前蘇聯把體育提升至政治層次,前東德選手大量服用禁藥,故其大量金牌是與經濟表現不相吻合的;而印度的獎牌數與其人口和經濟崛起狀況,迄今仍是嚴重不符。但筆者強調的是一個大原則,姑不論經濟強國可以提供較佳的營養、醫療、科學化訓練,及龐大的商業贊助,其無形的心理因素影響才更為巨大。 \n 奧運看似比體力,實則比國力。奧運成績反映一個國家的綜合國力,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努力搞好經濟吧,莫再推託中、韓的成績是藉高壓式的訓練或巨額投資而來,否則反招來台灣花了十九億才換來一銀一銅的訕笑。最後也提醒,國人對此次奧運過於輕忽與冷漠,說的直白些,台灣對奧運的態度,也決定了台灣在奧運的高度。 \n (作者為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所教授)

  • 習近平訪美-習近平的自信觸發美國焦慮

     大陸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於日前結束五天訪美行程。雖然中資企業集團隨行採購271億美元的農工產品,而習近平也獲得歐巴馬超時會談,以及五角大廈19響禮炮的接待。但是,美國智庫學界對於這位中共未來領導人,能否透過這次訪問,拉近雙方互信,仍抱持懷疑看法。在此之前,歐巴馬於14日接見習近平後,仍公開指控中國大陸實施不公平的貿易措施,並表揚威斯康辛州的一家公司把就業機會從中國大陸帶回美國,而且聲稱這是美國經濟復甦的象徵。 \n 禮數周到 綿裡藏針 \n 習近平在美中經貿合作論壇發表演講,盼美國解除對大陸的高科技出口管制,以把握大好商機。不過,習近平從容自信的呼籲,並沒有獲得美方正面回應。歐巴馬雖然表示歡迎中國和平崛起,但也特別點明,希望中國大陸在經貿上應和美國遵循相同的國際規範;隨後,拜登在回應習近平強調美中發展互利共贏夥伴關係時指出,「只有在遊戲規則被雙方都理解、同意及遵循的情形下,競爭才能帶來互利」,綿裡藏針,語帶機鋒。 \n 自習近平踏上華府的紅地毯開始,美國方面雖然在禮數上表現周到,但是,從具體互動過程中卻一再顯露,美中兩國間相互猜疑與不信任的舉措,而其可能的原因包括:(一)雙方內部有決策人士認為,美中只有競爭關係,沒有雙贏這回事;(二)美中部分決策人士錯估彼此綜合國力虛實;(三)美中決策人士尚未學會和平相處之道;(四)中共部分領導人意圖改變國際規範,而美方人士無法同意;(五)美國決策人士感受中國崛起壓力,並出現優越感旁落的深層焦慮;(六)美中決策人士普遍面臨挑戰與回應的權力慣性。 \n 前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穆倫將軍,曾在2011年初的國會聽證會上指出,14兆美元的國債壓力是美國國家安全的最嚴峻威脅,而中國大陸擁有1兆3000億美元的美國公債,正是美國國債的最大外國買主。此外,中國大陸日益強化的區域政治影響力、國際投資實力,以及具體的軍力擴張活動,也逐漸對美國的國際領導地位構成威脅與挑戰。根據美國蓋洛普公司最新調查報告顯示,儘管從經濟規模來看,美國仍是全球最大經濟體,但有53%的美國民眾認為中國大陸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經濟強國,只有33%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是最重要的經濟強國,比率差距高達20個百分點。 \n 價值觀念 南轅北轍 \n 整體而言,美國朝野人士在面對從容自信的習近平時,雖然有老練的副總統拜登為美國人保住顏面,但是外交關係協會的易明卻直接挑明,「美中均無法達到對方的期望,當中最嚴重的問題是彼此各懷鬼胎,雙方價值觀與優先策略南轅北轍。」然而,從美國長遠利益的角度觀之,美國若要繼續從世界主要地區獲得重大的經貿與安全利益,就必須要有整體的戰略規劃與執行配套和準備,包括在經濟上強化本國的財政結構與市場競爭力、在科技上保持絕對的領先地位、在軍事上維持優勢的威懾能量。 \n 換言之,要減少美中之間的「互信赤字」,降低雙方各懷鬼胎的猜疑,最主要在於美國須積極強化本身的綜合國力,並學習適應優越感旁落的處境。因為,美國綜合國力的衰退將誘發中共對美國產生非理性的誤判;同時,當美國人自己不滿意自己的地位與能力時,也會對中共採取防衛性的猜疑態度與行為。顯然,這次習近平的美國行,公開強調寬廣的太平洋足夠容納中美兩國,展現從容自信,但卻也引發美國朝野內心深層的焦慮。 \n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 龍永圖:歐洲能挺過金融危機

     面對歐債危機,曾擔任中國加入世貿首席談判代表的龍永圖說,歐洲經濟雖遭重挫,但其綜合國力仍強,他引用中國一句老話「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相信歐洲能挺過這次金融危機。 \n 今年是中國入世(WTO)十周年,龍永圖接受《第一財經日報》專訪時說,當年完全沒想到入世帶來中國迅速崛起的結果,成為全球最大出口國和外匯儲備最多的國家。但他強調,中國至今仍是「發展中國家」。 \n 對於歐美目前深受金融危機衝擊,龍永圖認為,美國作為全球經濟的中心,「這一點沒有根本改變。」美國的經濟實力還是很強,經濟復甦能力也很強,因此需要在國際經濟秩序和貿易談判當中,承擔最大的責任。 \n 面對歐洲經濟遭到重挫,龍永圖引用《紅樓夢》的典故,認為歐洲長期累積的綜合國力,不是一、兩次經濟危機所能摧毀,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比喻有錢人破產仍比窮人強),歐洲應能解決自己的問題,新興經濟體如中國「只能協助而已」,真正解決問題要靠自己,這是經濟實力決定的,並非中國推卸責任。

  • 如何化解美中戰略猜疑

     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季辛吉於今年6月下旬第二屆全球智庫峰會公開建議:為何不以「胡錦濤計畫」取代「馬歇爾計畫」?季辛吉指出,西方世界的財政瀕臨癱瘓,中國作為世界最大的債權國,地位如同1947年的美國,正處於未來世界經濟新秩序的領頭位置。季辛吉並強調,美國與中共的合作夥伴關係是全球化的基礎,也是維持國際體系穩定運作的關鍵。 \n 亞太盟邦戰略性猶豫 \n 自歐巴馬總統就任至今的29個月間,美國政府一再公開表示,美國歡迎中國朝向強大、和平與繁榮的方向發展,同時也希望能夠與中國發展更加密切的建設性互動關係。但是,從客觀的具體互動過程觀之,美中兩國在諸多重大的事件與政策上,卻經常顯露出相互的猜疑與不信任。可能的原因包括:(一)雙方內部有決策人士認為,美中只有競爭關係,沒有雙贏的互動結果;(二)美中部分決策人士錯估彼此的綜合國力消長變化;(三)中共部分領導人意圖改變全球的遊戲規則;(四)美中決策人士面對挑戰與回應的權力慣性。 \n 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盟國友邦,普遍希望美國能夠繼續留在亞洲以制衡中共勢力的擴張,但是,這些國家隨著與中國在經貿、政治、社會、文化,以及軍事互動關係的日益密切,也出現了「戰略性猶豫」,並徘徊在「親美」或「親中」的政策路線上,甚至引發內部政治派系的路線競爭。 \n 美國面臨全球性挑戰 \n 當前美國國家安全面臨的主要威脅與挑戰,不僅包括恐怖主義,還包括全球經濟衰退、大量毀滅性武器擴散、流行疾病和氣候災難常態化、本國政府預算赤字居高不下,以及約有1∕2國債(7兆美元左右)將於3年內分別到期等。中共日益強化的原物料和能源外交,以及軍力擴張活動,也將逐漸對美國構成複雜的全球性挑戰。因此,對於美國而言,其最重要的課題是如何擴大與中共在經貿、外交、軍事、文化、能源,以及環保等項目的建設性合作關係,同時並能夠增強美國對中共的競爭優勢地位與能量。 \n 從美國長遠利益的角度觀之,美國若要繼續從亞太地區獲得重大的經貿與安全利益,並在亞太地區推廣美國的自由民主價值觀,就必須要有整體的政策配套與準備,包括在經濟上強化本國的財政結構與市場競爭力、在軍事上繼續維持美國在亞太地區優勢軍力;同時,美國必須要讓亞太地區主要國家相信,美國既能夠與中共發展建設性合作關係,又能夠在經濟上與軍事上,繼續超越中共的發展程度與水準。 \n 今年6月上旬,中國社科院發布「美國藍皮書」表示,未來20到30年內,美國的唯一超級大國地位不會動搖,至少在可看得到的未來,談不上「美國衰落」;中國大陸經濟總量可能在未來10年趕上美國,但綜合實力仍落後美國許多,發展道路比美國有更多不確定的因素;此外,中國社科院強調,美國的國力還遠遠沒有走到盡頭。 \n 中國稱美國實力仍在 \n 整體而言,要化解美國與中共戰略猜疑的關鍵,主要在於美國必須積極強化本身的綜合國力。因為,美國綜合國力的衰退將誘使中共對美國產生強硬的態度;同時,當美國人自己不滿意自己的地位與能力時,也會對中共採取防衛性的猜疑態度與立場。(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顧問)

  • 印智庫:綜合國力強 解放軍更自信

     印度智庫國防研究與分析所IDSA(The Institute for Defense Studies and Analyses)4月1日刊登該智庫副研究員Rukmani Gupta的評論文章,稱從甫發布的《2010年中國國防白皮書》顯示,解放軍因中國綜合國力的增強而更有自信,而驅策中國軍事現代化的理性擴張,已在進行中。 \n 大陸3月31日發布兩年一次的國防白皮書——《2010年中國國防白皮書》。 \n Gupta評析,從《白皮書》對中國安全處境的評估可證實,中國將2011至2020年這段期間視為戰略機遇期,除集中發展經濟外,視國際體系的變革為一主流趨勢。 \n 《白皮書》稱中國的「綜合國力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可見中方對其自身綜合國力的評估是積極的。尤其在面對外界對中國漸增的疑慮、干預與反制,及對其領土完整、海權等施壓時,中方所顯露出的自信,令人訝異。 \n 而「網路安全利益的防衛」首次被列入國防任務,暗示著「網路」在中國軍事建設中的優先地位,更攸關於解放軍現代化的關鍵:打造聯合作戰的系統。 \n 《白皮書》提到,人民解放軍在現代化和資訊化建設上有相當大進展,國防光纖通信網電纜長度得到了快速增加。解放軍空軍主要集中在空中和導彈防禦,複雜電磁環境及不同戰術條件下演練,海軍需要建立「離岸防禦戰略」。 \n Gupta分析,解放軍已形成以光纖通信為主、衛星和短波通信為輔的新一代資訊傳輸網路。解放軍海軍正尋求新的方法,以在持續投資岸基支持系統的同時,能夠進行長期的海洋任務。最後,《2010年中國國防白皮書》顯示,中國在其經濟和軍事力量上有了更大信心。

  • 《中國青年報》-美國形象宣傳片何時來中國

     中國首部宣傳片選擇美國,並以屏幕廣告和電視廣告的方式播出,似乎表明了中美兩國在獨特的競合關係中各自微妙的角色差異。 \n 根據媒體公布的宣傳片內容規畫及拍攝中的元素選擇,中國試圖展現給美國及美國民眾的內容,從「中國製造」到「中國文化」、「中國人物」,有點恨不得把心窩子都掏出來讓老美看。相比之下,美國對國家宣傳似乎並不上心,甚至太隨意。 \n 學習美國政治文化 \n 比如,剛結束的上海世博會,會期長達183天,各國無不把在世博會上的精彩亮相當成推銷本國的重要窗口,極盡宣傳之能事。而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美國館,既無科技展品也無城市風光片,連個館章也懶得造,而以兩部宣傳美國社區合作精神的短片「應付差事」。 \n 在宣傳方面,美國可是「老師」,中國在美國播放宣傳片,也是對美國政治文化入鄉隨俗的必然。這種政治文化的淵源可追溯到美國長期以來的遊說政治、後院政治。在選舉政治氛圍下成長起來的老美,很吃政客宣傳、「包裝」這一套,傳媒深悟引導公眾好惡之道,更使宣傳技藝成為一種耐人孜孜以求的學問。既然如此,這回「老師」的表現為何沒有「學生」到位? \n 可能的解釋是,美國不需要國家形象宣傳片!因為美國的「身影」無處不在,這樣一個形影不離的美國,還需要搞國家形象宣傳嗎? \n 中國軟實力仍落後 \n 現在中國的綜合國力提高很快,但「中國製造」遠沒有成為「中國創造」,沒有架設起品牌輸出的高速公路,附著在中國產品上的中國影響力跟出口產品的數量不成正比,跟中國產品的利潤率倒成正比。在美國開始玩「巧實力」的時候,我們的「軟實力」依然在路上,還沒有形成與綜合國力相稱的「軟實力」輸出能力。特別是在有助於塑造國家形象的傳媒產業和文化產業中,我們依然任重而道遠。這就是為什麼,是我們要去美國而不是美國要來中國進行國家形象宣傳的原因之一。 \n 宣傳很重要,誰向誰宣傳更重要,搞清楚為什麼誰要向誰宣傳更更重要。最好的國家形象宣傳片絕不是一則60秒的屏幕廣告,而是你向世界提供的能說服並影響世人的生活模式和發展理念。 \n (摘自《中國青年報》冰點時評2011-1-20,作者高永峰)

  • 名家-世界第二 考驗中國國民對外心態

     收入和綜合國力的提升,正考驗中國國民觀察、處理對外關係的心態與智慧。需總結此前發展的經驗,開闢持續發展之路;也需防止富貴驕人,以致看不清楚根本的利益和力量。在這兩個方面,日本提供了值得銘記的教訓。 \n 日崛起後對外缺乏朋友 \n 日本崛起,曾經震動歐美資本主義國家;然而,因長於學習、拙於開創,日本躍居世界第二經濟大國後就迷失了方向,在國際體系中每況愈下。冷戰時嶄露頭角的日本,崛起之初便帶著曾侵略鄰國的原罪,富裕後又對亞洲鄰邦滿懷鄙視,使日本對外關係缺乏朋友,90年代後期以來,更在與東盟締結自由貿易協定等問題上,屢屢喪失先機。 \n 1980年代中期,日本知名評論家長谷川慶太郎所作《別了,亞洲!》一書,在宣揚日本與亞洲國家的懸殊差距時,用了這樣的比喻——日本是高聳於夢之島(東京的垃圾場)上的霞關大廈(日本政府機關的高層建築)。某些日本人的淺薄和驕狂令人鄙視,中國人在富裕之後不應亦復如此。 \n 發展中國家和地區,對中國有重大的經濟、政治和戰略意義,不僅是重要的銷售市場和原料來源,是創建更符合中國利益的國際經貿規則的陣地,也是中國爭取國際經濟政治新秩序的關鍵同盟。但近年中國社會某些人盲目崇拜西方而漠視發展中國家和地區,某些主張自外於第三世界的輿論也逐漸浮出水面,表明他們沒有充分理解中國的根本利益何在。 \n 作為大國,中國經濟規模和綜合國力的相對提升具有強烈「溢出效應」,周邊國家與中國經貿往來較多或發展潛力較大的國家,對此感受顯著,日本即為一例。對於當慣了東亞經濟老大的日本而言,近在咫尺的中國經濟效應令其五味雜陳。日本在趕超進程中對外關係方面的處理,值得中國借鑒;如何妥善處理中日關係,是對中國的考驗。 \n 中日互利合作思潮升起 \n 面對不可遏止的中國崛起,日本社會開始正視現實,放棄爭奪亞洲領袖的不切實際夢想、追求成為「小而美」國家、尋求對華互利合作的思潮正日益上升,這將為中日戰略互惠關係創造更加堅實的基礎。 \n 2009年12月10日,日本民主黨政府「幕後將軍」小澤一郎率領600名國會議員、經濟界精英組成超大團組訪華,在會見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時說:「日中兩國將在21世紀迎來人類歷史上的夥伴關係時代,將繼續先人們的政治功績。」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的書中,也可看到對美式資本主義、美國霸權主義的抨擊,對日本明治以來軍國主義和目前在援助名義下干涉的反思,以及對中日韓東亞友好合作的宣導。新任日本駐華大使丹羽宇一郎也聲明,希望在任內儘早推動談判雙邊自由貿易協定。 \n 作為永恆的鄰居,作為一個偉大文化傳統的共同擁有者,我們期望與日本在正確認識歷史、平等互利的基礎上,深化友好關係。必須牢記,目前日本還不是一個擁有完全主權的國家,有能力毀滅中國的不是日本,而是有能力也有動機侵害自己的國家。經濟規模和綜合國力的相對提升,足以讓我們更加自信地超越夢魘,走向未來。 \n (作者為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 社科院:綜合國力 中國排第7

    中國社科院昨(24)日發布2010年「國際形勢黃皮書」,針對11個大國進行評估後認為,中國綜合國力在全球排名第7,前3名分別為美、日、德。黃皮書同時針對軍事實力進行評估,中國排名僅次於美國,位居第2。 \n該黃皮書的綜合國力評估指標包括領土與自然資源、人口、經濟、軍事、科技等5個直接構成要素,以及社會發展、可持續性、安全與國內政治、國際貢獻等4個影響要素。 \n黃皮書指出,美國作為軍事大國,具有多方面優勢,與其他國家「不在一個檔次上」。美國的經濟、軍事、科技和國際貢獻4項指標都居於首位,資源居第2位。在社會發展、可持續性和安全與國內政治3項指標上,美國得分較低。 \n在調查的11國中,中國與俄羅斯居於中游位置。兩國在多項指標上得分均居於下游。俄羅斯的長項是領土和資源,中國的長項是人口。 \n在軍事指標上,美國、中國和俄羅斯名列前3。黃皮書稱,美國是真正的軍事超級大國,其軍費相當於其他10國軍費總和的132%。中國在軍事總實力上僅次於美國,黃皮書稱,主要是因為中國軍隊的人數和武器裝備數量得分都較高。俄羅斯在武器裝備上排首位,主要是因為其武器裝備數量巨大。

  • 社科院黃皮書:中國綜合國力 全球排第七

    繼經濟與社會藍皮書後,大陸最重要智庫中國社會科學院昨再度發布二○一○年《世界經濟黃皮書》、《國際形勢黃皮書》。黃皮書稱中國綜合國力全球排第七,長項是人口。軍事實力全球第二,俄羅斯第三,中國主要是因軍隊人數多,裝備數量大,且軍費排在中上游。 \n社科院廿四日上午舉行「二○一○年世界經濟與國際形勢報告會暨二○一○年《世界經濟黃皮書》、《國際形勢黃皮書》發布會」,發布正式名稱為《二○一○年世界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和《全球政治與安全報告(二○一○)》的兩本黃皮書。 \n前六名為美、日、德、加、法、俄 \n《國際形勢黃皮書》對十一個國家的綜合國力進行分析評估,評估指標體系包括領土與自然資源、人口、經濟、軍事、科技五個直接構成要素,及社會發展、可持續性、安全與國內政治、國際貢獻四個影響要素。十一個國家的綜合國力排名順序為:美國、日本、德國、加拿大、法國、俄羅斯、中國、英國、印度、義大利、巴西。 \n黃皮書指出,美國作為超級大國,具多方面優勢,與其他國家相比,不在一個層次上。美國除了在社會發展、永續性和安全與國內政治三項上得分較低外,在其他項目上都居於前列。其中,經濟、軍事、科技和國際貢獻四項都居第一位,資源居第二位。日本作為總排名第二的國家,除領土與資源、人口這兩項得分極低,軍事力量較弱外,其他項目都位居前列。 \n長項是人口 軍事實力全球第二 \n俄羅斯與中國排名居中間,分列第六、第七,是因多數專案的評估得分居下游。俄羅斯的長項是領土與資源,中國的長項是人口。 \n在軍事指標上,美、中、俄位列三甲。特別是美國,仍是當今世界真正的軍事超級大國,其軍費相當其他十國軍費總和的百分之一百三十二。 \n俄羅斯在武器裝備上排首位,主因是武器裝備數量巨大,特別是坦克總量達到兩萬兩千八百輛,高居單項榜首,而美、中的坦克數量分別只有七千多輛。 \n中國在軍事總實力排名僅次於美國,主要是因中國軍隊人數和武器裝備數量得分都較高,不過,軍事裝備(特別是常規武器)的現代化程度是落後西方的。 \n《中通社》引分析人士稱,中國選在此時並由非官方機構公布中國軍事總實力,意在提升中國「軟實力」和在國際社會中的感召力,正面效果積極。

  • 大陸學者:馬執政 加速台日關係降溫

    馬英九總統上任後,台日關係是否由熱轉冷備受關注,大陸對台學者、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郭震遠指出,現階段日本插手干涉台灣的能力減弱,根本性原因是在綜合國力對比上,中國的優勢更加明顯,而去年馬英九執政則加速此轉折性變化,且讓台日關係下滑至一九四九年來的最低點。 \n郭震遠在題為《日本在台灣問題上的影響不斷減弱》專文指出,在台灣問題上,日本一直是僅次於美國的外部干擾因素,且回顧日台關係六十年走向,日本與台灣領導人的歷史淵源、日本對台灣的利益判斷與追求及其互動消長,對日台關係具有決定性影響。 \n對於日本干涉台灣的能力,文章認為,中日綜合國力的對比與消長變化是根本性關鍵因素。郭震遠強調指出,馬英九並無「反日」立場與政策,但他試圖在台日間爭取和維護台灣利益的作法,卻碰觸日本的現存既有利益,導致台日出現重大矛盾與摩擦,「馬英九執政加速此(台日關係轉冷)轉折性的變化與幅度」。 \n郭震遠在文章裡強調,從綜合國力角度看,日本與美國做為台灣問題的外部干擾因素,「實質上是有限的、且完全可能減弱的,不應該過分強調這些外部干擾因素的影響」,況日本對台影響力的減弱趨勢,也有利於中日關係的健康持續發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