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綠色權貴的搜尋結果,共04

  • 綠色權貴幸福越分享越多! 寄生華航還有PART 2

    綠色權貴幸福越分享越多! 寄生華航還有PART 2

    私菸案偵辦中,捲入其中的華航高層一一曝光,外界赫然發現一架華航飛機竟然寄生多少綠營人士。台北市議員徐弘庭日前揭露,寄生華航的3位綠色權貴後,再度盤點連4位落選議員、民進黨籍前立委也佔好佔滿肥缺,他消遣「華航飛出去,民進黨人進來,台灣發大財!?」

  • 一箭雙鵰 華航內鬥浮上檯面

    一箭雙鵰 華航內鬥浮上檯面

     新聞幕後 私菸案燒向華航高層,究責利箭射向兩綠營背景高層,分別是負責專機任務的華航資深副總羅雅美、及負責免稅品的空品部副總邱彰信,「一箭雙鵰」目標明確,出手精準,尤其消息從華膳流出,顯示內部對羅、邱仗「綠色權貴」把持大權,不滿已久。

  • 綠色肉桶政治的權貴體系

     台灣要與大陸競爭的不是量體,而是制度。兩岸制度之別,主要在政治上的開放、多元與人身自由的保障,及經濟上的市場競爭是以民間或政府為主導。大陸已有自信要和台灣進行「制度競爭」,暫不論政治體制的高下,單就經濟體制而言,國內一直批評大陸實施「黨國體制」,指責大陸政治主導經濟比重過高。但捫心自問,台灣政府介入經濟的比重,是在升高或在降低中?民進黨執政後,公營體系「肉桶政治」用人政策,政治干擾企業與法人的問題是不是正在惡化? \n 台灣曾歷經公營事業主導的經濟威權制度,60年代開啟經濟自由化腳步,帶來40年快速的經濟成長。轉型過程中,曾引發公營事業與民營事業孰優孰劣的辯論,有人支持公營企業,認為公營企業不「唯利是圖」,能以社會與大眾利益為依歸,才是最佳的企業型態;支持民營企業者則認為,民營企業在自利的誘因下,才有提升效率、創新、增加附加價值等動力,生產力的提升最後會讓整體社會受益。 \n 結果呢?實證是檢驗真理的最佳方式,80年代掀起民營化風潮,政府干預解除、政策鬆綁,公營企業以釋股方式推動公營事業民營化。不少家公營企業成功地完成釋股,轉型為民營企業,如中工、中石化、農林等,但更多的是釋股讓公股低於5成,成為法律定義下的民營企業,但實際上政府仍掌握3成左右股權,成為實質經營者。 \n 這種民營化其實只走了一半,之後因社會氛圍改變,部分民營化公司被指責為賣給財團、圖利商人,民眾不再支持民營化。李登輝時代開始推動的民營化,在阿扁上台執政後,民進黨不再支持民營化,反而對能掌控龐大的公營事業體系頗為「自得」,台灣的民營化腳步就此中斷。 \n 因此,即使台灣號稱是自由經濟體制,但歷史「殘留」下來的公營企業版圖比重仍過高,以金融業為例,公營行庫占有半壁江山,電信產業中華電信獨大,市場份額行動電話占4成、市話與寬頻占8成到9成,中鋼、中油市占率都超過5成,華航在航空市場有主導權,至於其他接近獨占的電、肥料、農產品等就不在話下了。 \n 對這種公營事業占有主導權甚至半壁江山的情況,相較其他自由經濟體而言,是相當扭曲、反常,如果執政者能任命適當人選、尊重專業、減少政策干預,讓公營企業依市場規則運作也罷,但蔡政府上台後,從公營企業掌舵者的任用到各種不當政策的干預,卻是變本加厲,讓人不僅憂心這些企業的前景,更讓人擔心對台灣整體經濟的負面影響。 \n 以用人而言,中油前董事長陳金德、現任董事長戴謙、台鹽董事長陳啟昱、華航何煖軒、台車蔡煌瑯等,或是純為政治酬庸,或是專業欠缺,至於如北農吳音寧或蔡政府一度有意要嘉義縣長張花冠接掌101等人事案,就更難謂適才適任了。 \n 與此同時,外界也看到蔡政府以「打國家隊」、協助企業為名,對經濟的介入大幅增加,蔡政府既成立台灣農業開發公司,說要協助農產品拓展海外市場,又成立「國家級投資公司」台杉投資管理公司,說要成立3檔基金,以物聯網、生技、其他五加二產業為投資標的;更要拿政府手上的股票貸款千億成立產業創新轉型基金,要用來「支持中小型企業併購海外技術、通路、品牌,壯大企業規模及競爭力」。 \n 再如政府資金投入45億元、讓三家太陽能公司合併為聯合再生能源公司,以及為了發展綠電,要公營行庫投入挺綠色金融等,都是政府介入經濟與產業更深的案例。 \n 蔡政府介入、主導更多經濟領域與行為,負面影響短期內未必出現,長期而言卻必定出現更多壞帳、財務黑洞、扭曲產業競爭,最後不但要納稅人埋單,還要付出經濟競爭力下滑的代價。譬如,政府在全球太陽能大廠倒閉風時,投入45億資金推動太陽能企業合併,未來真能獲利嗎?還是拖過幾年後,難逃虧損成為倒貼?再如綠電的未來仍有許多風險,政府要公營行庫、保險資金投資與貸款上兆元,是否為未來埋下「綠色金融風暴」的引信? \n 更別提傳統上公營事業,總躲不過複雜又不當政商關係的糾葛,在政治與政策考量下做出錯誤的決策、難以避免的低效率等問題,由蔡政府上台後親貴用事、政治酬庸的人事任用,更難讓人樂觀了。拉開時間軸觀察,太多的政治肉桶讓勝選政黨操控,封閉的權貴壟斷體一旦形成,國家就會走向失敗。

  • 中時社論》綠色肉桶政治的權貴體系

    中時社論》綠色肉桶政治的權貴體系

    台灣要與大陸競爭的不是量體,而是制度。兩岸制度之別,主要在政治上的開放、多元與人身自由的保障,及經濟上的市場競爭是以民間或政府為主導。大陸已有自信要和台灣進行「制度競爭」,暫不論政治體制的高下,單就經濟體制而言,國內一直批評大陸實施「黨國體制」,指責大陸政治主導經濟比重過高。但捫心自問,台灣政府介入經濟的比重,是在升高或在降低中?民進黨執政後,公營體系「肉桶政治」用人政策,政治干擾企業與法人的問題是不是正在惡化? \n 台灣曾歷經公營事業主導的經濟威權制度,60年代開啟經濟自由化腳步,帶來40年快速的經濟成長。轉型過程中,曾引發公營事業與民營事業孰優孰劣的辯論,有人支持公營企業,認為公營企業不「唯利是圖」,能以社會與大眾利益為依歸,才是最佳的企業型態;支持民營企業者則認為,民營企業在自利的誘因下,才有提升效率、創新、增加附加價值等動力,生產力的提升最後會讓整體社會受益。 \n 結果呢?實證是檢驗真理的最佳方式,80年代掀起民營化風潮,政府干預解除、政策鬆綁,公營企業以釋股方式推動公營事業民營化。不少家公營企業成功地完成釋股,轉型為民營企業,如中工、中石化、農林等,但更多的是釋股讓公股低於5成,成為法律定義下的民營企業,但實際上政府仍掌握3成左右股權,成為實質經營者。 \n 這種民營化其實只走了一半,之後因社會氛圍改變,部分民營化公司被指責為賣給財團、圖利商人,民眾不再支持民營化。李登輝時代開始推動的民營化,在阿扁上台執政後,民進黨不再支持民營化,反而對能掌控龐大的公營事業體系頗為「自得」,台灣的民營化腳步就此中斷。 \n 因此,即使台灣號稱是自由經濟體制,但歷史「殘留」下來的公營企業版圖比重仍過高,以金融業為例,公營行庫占有半壁江山,電信產業中華電信獨大,市場份額行動電話占4成、市話與寬頻占8成到9成,中鋼、中油市占率都超過5成,華航在航空市場有主導權,至於其他接近獨占的電、肥料、農產品等就不在話下了。 \n 對這種公營事業占有主導權甚至半壁江山的情況,相較其他自由經濟體而言,是相當扭曲、反常,如果執政者能任命適當人選、尊重專業、減少政策干預,讓公營企業依市場規則運作也罷,但蔡政府上台後,從公營企業掌舵者的任用到各種不當政策的干預,卻是變本加厲,讓人不僅憂心這些企業的前景,更讓人擔心對台灣整體經濟的負面影響。 \n 以用人而言,中油前董事長陳金德、現任董事長戴謙、台鹽董事長陳啟昱、華航何煖軒、台車蔡煌瑯等,或是純為政治酬庸,或是專業欠缺,至於如北農吳音寧或蔡政府一度有意要嘉義縣長張花冠接掌101等人事案,就更難謂適才適任了。 \n 與此同時,外界也看到蔡政府以「打國家隊」、協助企業為名,對經濟的介入大幅增加,蔡政府既成立台灣農業開發公司,說要協助農產品拓展海外市場,又成立「國家級投資公司」台杉投資管理公司,說要成立3檔基金,以物聯網、生技、其他五加二產業為投資標的;更要拿政府手上的股票貸款千億成立產業創新轉型基金,要用來「支持中小型企業併購海外技術、通路、品牌,壯大企業規模及競爭力」。 \n 再如政府資金投入45億元、讓三家太陽能公司合併為聯合再生能源公司,以及為了發展綠電,要公營行庫投入挺綠色金融等,都是政府介入經濟與產業更深的案例。 \n \n \n \n \n \n 更別提傳統上公營事業,總躲不過複雜又不當政商關係的糾葛,在政治與政策考量下做出錯誤的決策、難以避免的低效率等問題,由蔡政府上台後親貴用事、政治酬庸的人事任用,更難讓人樂觀了。拉開時間軸觀察,太多的政治肉桶讓勝選政黨操控,封閉的權貴壟斷體一旦形成,國家就會走向失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