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編採部的搜尋結果,共05

  • 憲兵操演分列亂 憲指部:會檢討改進

    網路流傳一段影片,畫面中是一群憲兵結訓時,操演分列行進,但是腳步卻相當凌亂的畫面,網友還不斷揶揄,大嘆今日的憲兵素質不如往日的嚴格。 \n憲兵指揮部中午發表聲明指出,經查該影片內容為憲兵訓練中心第104-4梯新兵「專長銜接教育」結訓典禮閱兵操演的畫面。 \n憲兵指揮部說,該梯次新兵在實施元旦3天連假後,隔日(1月4日)即辦理結訓閱兵操演;另因閱兵方隊過長(197員),且採男女混編、默契不足,致部隊分列行進腳步凌亂。 \n憲兵指揮部表示,針對本案,將檢討改進,爾後對閱兵操演時編隊方式,區分男、女士兵分隊校閱,並嚴整男、女身高及避免步伐差異懸殊之情形。憲兵另將持續要求官兵本職學能,嚴肅訓練紀律,防範類案再生。

  • 人文傳薪協會 文化觀光生態編採營開訓

    人文傳薪協會 文化觀光生態編採營開訓

    南投縣人文傳薪協會為培育社區發展人才,提升自我行銷文宣概念舉辦的「第5屆文化觀光生態編採培訓營」,今(30)日在埔里舉行開訓典禮,將展開為期5天的觀光、文化與產業參訪及實際編採作業訓練。 \n \n文化文化觀光生態編採營,由文化部、人文傳薪、日管處、縣府原民局共同社辦,今天在人文傳薪會館舉行開訓儀式,編採營營長何其慧在會中期勉所有學員,掌握社區脈動、放眼全球、行銷國際,妥善運用傳播媒體及網路資源,將是社區永續經營及轉型、創新再出發的重要關鍵。 \n \n研習營5天的課程,有今天首日邀請吳增煌老師講授的「網路新聞編輯與操作」、張瑞祺老師的「新聞與編輯概念」、鄭中信博士的「影像敘事概念」、李思瑤老師的「美術編輯概念」,並有何其慧講述的「文稿撰寫」,深人淺出加以新聞事件文稿參照說明,讓學員受益良多。 \n \n往後4天的研習重點則放在實務參訪,包括社區新舊文化演變、經濟人文變遷、環境改變對社區的影響;將遍訪日月潭以環潭步道生態工法看觀光經營、遊艇文化觀光產業發展;國姓鄉的咖啡產銷經營及鹿茸經濟文化、仁愛鄉的原民士地文化及綠色環保概念;最後一天則是實務採訪、排版編輯作業,並舉行成果展。

  • 拒發環時社評 傳戴自更曾口頭請辭

     大陸廣州「南方周末事件」餘波蕩漾,北京《新京報》一度傳出該報社長戴自更,因拒絕北京市委宣傳部指示在該報刊發批評《南周》的《環球時報》社評,曾口頭請辭社長職務,目前去向未明。該報最後雖妥協於九日刊出該評論,但同步刊出「南方的粥(周)」一文聲援《南周》。 \n 南周事件後,大陸官方要求各地都市報必須刊登《環球時報》批評《南周》的評論,《新京報》一度抗拒,後來北京市委宣傳部人員介入要求刊登,現場不少《新京報》編採人員無奈落淚,一度傳出戴自更當場口頭辭職抗議。 \n 不過,戴自更昨出現在該報主辦的城鎮化發展論壇。他說,《新京報》作為以責任為使命的報紙,依然堅持進步的、美好的價值觀。他並說,希望這份報紙能夠做到為人民的呼聲,發出自己的聲音。 \n 昨出刊的《新京報》並未將環時社評登在二版「社論.來信」,而是登在廿版「中國新聞.時事」,且版面不顯著。《新京報》原由南方報業與光明日報共同主辦,目前由北京市委宣傳部直接管理。 \n 在題為「南方的粥」的文中說,「今年是近幾十年最冷的一個冬天,有什麼食物能送來一點溫暖的慰藉?」最先想到的是一碗熱氣騰騰的粥,「最好是南方的砂鍋粥」。文章指出,在寒冷的冬夜,我們圍著一碗粥相互取暖,「塵世折騰,惟有溫暖與這碗粥不可辜負」。

  • 陸媒新視界-傳媒商業化應納入編採

     經過近9個月籌備,中國大陸其中一家最大的報業集團「浙報傳媒集團股分公司」,上周四正式宣布在上海交易所上市。首日掛牌表現亮麗,股價較招股價急升68%,可謂開了紅盤。 \n 這次「浙江日報報業集團」透過借殼上市,再次證明媒體產業雖是受控管行業,但能否生存也得透過本身實力去跟其他媒體競爭,透過上市來邀請投資者一同分享公司利潤,相信只會讓官方媒體日益進步,更有助中國統治階層透過傳媒了解民情,因為傳媒不能再以官方喉舌自居,而是涉及無數股東利益的共同體了。 \n 確保喉舌性質 \n 這次浙報傳媒上市之所以受到外界重視,係因其為大陸首家媒體經營性資產整體上市的報業集團。而浙報傳媒也以「傳媒控制資本、資本壯大傳媒」的發展理念,依托傳媒主業,做大做優,力爭成為中國資本市場最優秀的傳媒集團。 \n 浙報傳媒負責運營超過35家媒體,共計500萬讀者群。2010年營業收入達12億元(人民幣,下同),淨利潤2.3億元。旗下旗艦報紙《錢江晚報》及《浙江日報》 均入選中國500大最具價值品牌,兩者品牌價值高達40.62億元及29.25億元。 \n 不過,這次浙報傳媒雖說整體上市,但相信與資本主義社會所理解的整體上市仍有一定差異。由於傳媒仍是中共高度控制的產業,掌握刊物內容的編輯及採訪部門,這次上市是被剝離保留在「浙江日報集團」手上,但經營廣告業務的業務部及發行部,則是這次上市資產的主力。這樣的安排,應是中國特色的傳媒企業的上市安排,以香港上市的報業機構為例,編採部門不會被分拆獨立出來的,都是在上市公司內,這樣才算是正常傳媒機構的運作。 \n 根據浙報傳媒上市的文件顯示,中宣部、文化部、廣電總局及新聞出版總署,雖名義上鼓勵媒體產業轉為企業化經營,但都只限於業務經營單位,亦即廣告、發行及其他相關業務,最重要的編採部卻未在列,以便「堅持正確輿論導向,確保黨和人民喉舌的性質」。 \n 依協議來分成 \n 由於內容製作部分並不附屬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有盈利的話,編採部門也只能按上市前的「收入分成協議」,跟業務部門就廣告收入進行分成。例如《錢江晚報》編採部每月便向隸屬上市公司的廣告部,收取該月廣告收入的15%,以支持編採部運作。廣告收入分成比例由15%至40%不等,視相關報刊的規模及經營而定。 \n 事實上,中共已明言編採部的經營不以盈利為目的,沒有盈利要求,換言之,在這些刊物當員工,無法分享到報社經營利潤的成果。這樣的分成協議限制了編採部增加資源的空間,因一切均被「分成協議」所綁定了。 \n 這樣的分成協議對有志爭取新聞採訪資源的新聞人而言,實是一道門檻,兩年前知名財經新聞工作者胡舒立所辦的《財經》,便是跟業務部爭取額外資源不成,而自立門戶成立財新傳媒。 \n 在刊物經營上,編採內容跟廣告,根本無從切割,按政策要求的人為切割,只能達到掩蓋傳媒核心價值的目的,使其無法發揮監督政府的第四權。媒體若有資源撰寫更多深度報導,刺激銷量,廣告才會來。現在的政策規管成了廣告部多賣多賺,編採部被擱在一邊。要正式改革傳媒產業,便應把最核心的編採部併入商業經營,這樣才能體現出傳媒產業的獨特優勢,不然,這些傳媒股只是一家廣告代理,有啥特別? \n (作者為《旺報》香港特約記者)

  • 陸媒新視界-中國記者節的感想

     11月8日是中國的新聞記者節。這節日是要表揚記者專業的崇高地位,但奈何在中國這專制政權下,記者在政府眼中僅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宣傳工具,要讓記者有尊嚴,必先有新聞編採自主權開始。 \n 記者在公民社會所扮演的角色,是監督權力機關在執行時有否濫用權力,以及有否以公平公正的手法報導社會上種種事情。雖然記者不是一份高薪厚職,但其社會地位相對崇高,便是因為其對政府權力的監督。 \n 政策口徑扼殺言論自由 \n 從香港這個享有充分新聞自由的地方,回看中國的新聞同業,只能嘆息。中國的同行在關乎政府的政策及口徑上,例如中國及日本關於釣魚島的主權爭議,或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只能採取官方統一的新華社稿件;這樣的安排扼殺了獨立的聲音,也妨礙了民間意見及訊息的發布,而這正是政府控制言論自由的主因。 \n 在中國當記者還是有一點地位,但要當一個特立獨行的記者,很多時候要背負龐大的政治壓力。像《南方周末》、《南方都市報》,便曾發生多起編輯選擇被視為敏感題材的新聞上報,而及後被當局撤換的事例。這代表著政府對媒體言論的監察,並沒有隨著中國的國力日益強盛而放鬆。 \n 在中國有特色的新聞體系中,編採部和業務部是分別由不同的班子管理。在香港及台灣,媒體依賴編採部門的優質內容去賺取越多廣告收入,然後公司管理層便會給予編採部更多的資源,那便應該有更充裕的資源進行採訪工作。但在中國,由於編採跟業務部不同,業務部所賺的錢很多時候都直接回饋股東去了。編採部由於強調編採獨立,在收入分配上便往往被指為不能協助業務部門而處於下風。記者們要爭得更高的薪水,只能幫忙寫繕稿或要職了。 \n 當然,有號召力的新聞編採團隊,如前《財經》雜誌主編胡舒立,去年便以爭取更多資源為由辭任該刊主編,並透過本身的人脈關係自行成立新的「財新傳媒」,以讓編採部分享更多的資源來從事內容製作。 \n 獎金成為提高收入誘因 \n 其實中國的新聞業體制備受政治操控,讓身為傳統媒體的新聞從業員的薪酬無法面對其他早已市場化的薪酬競爭。據了解,現時當一名傳統平面媒體的記者,月入由一千元人民幣起跳。若沒有努力爭取把新聞故事上頭版或重要版面,那麼他的收入便是定額的千元。若記者在該月成功的有多篇報導上頭條的話,他們便會獲發額外的獎金,獎金最多可以相當於一個月的底薪或以上。 \n 這樣的獎金制,從正面去想是鼓勵記者去努力發掘新聞,換一個角度看則代表記者跟銷售員無異,寫得越多好的報導,便獲得越多的報酬。在香港,這是有點匪夷所思,因為當故事刊出便獲獎金成為常態時,可能會成為鼓勵記者買料取得新聞題材之類的道德事件。在新聞操守而言,對任何採訪事情可以有價值判斷,但卻不能因金錢回報或用金錢利誘去報導事件,明顯地中國媒體仍有改進的空間。 \n 其實要提升中國記者以及新聞業的素質,首要便是確保資訊的流通。只要資訊公開透明,記者便有更多空間去發揮撰寫報導,刺激銷路來吸引廣告客戶,這樣記者的待遇才會有合理的提升。若記者只能是傳聲筒,其社會地位只會進一步被輕視,更遑論提高編採素質了。願中國記者同業共勉之。 \n (作者為香港媒體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