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緬因的搜尋結果,共05

  • 旅行煞到牠 型男愛上貓中巨人

    旅行煞到牠 型男愛上貓中巨人

    哇,這貓好巨大!從事貿易的郭桐因出國旅行乍見友人家養的巨貓,其外型華麗霸氣尤如小獅子,但相處起來卻相當溫柔黏人,一問之下,才知這就是有貓界溫柔的巨人美名的緬因貓,原本就愛貓的他,更是深深著迷,也開始著手研究、追尋,並透過進口飼養了多隻血統純正的緬因貓。 \n \n喜愛旅行的郭桐,對貓情有獨鐘,年少時養過波斯貓,幾年前到歐洲旅行寄宿朋友家,第一次見到體型如狗、巨大如小獅的緬因貓,其全身如獅鬃般華麗的覆毛,濃密蓬鬆粗大的尾巴加上有稜有角的臉部線條與獨一無二巨大的體型,讓他印象深刻。 \n \n這一面之緣開啟了他的追尋之路,他發現,緬因貓原產於美國緬因州,但大多美麗優雅、頂尖緬因貓卻集中在歐洲、俄羅斯,因此透過關係,尋找喜歡的貓咪,經歷層層檢疫進口,郭桐也是台灣少數擁有緬因貓的飼主。 \n \n郭桐說自己是為貓痴狂的人,為了這幾隻愛貓,他特別打造千坪的貓咪樂園,除了專屬冷氣房恆溫恆濕的舒適環境,還有一片大花園讓緬因貓可不被打擾的優雅進行日光浴,並且依其喜好打造鮮生肉食譜進行備餐。 \n \n外型俊悄的郭桐,特別喜歡和這些愛貓共處的時光,他說,緬因貓有非常優雅的稱號「溫柔的巨人」,和小型貓不同孤僻性格不同,外型亮麗看似彪悍的緬因貓卻個性如狗,相當忠實和喜歡黏人,每每工作疲憊不堪時看到家裏這群貓咪,搶著依偎在他身邊,總覺得無比安慰。

  • 大陸食客熱捧 美國龍蝦瘋狂暢銷

    大陸食客熱捧 美國龍蝦瘋狂暢銷

    美國龍蝦進軍大陸市場銷售量瘋狂成長,去年中國大陸從美國進口的龍蝦總值超過1億美金,相當於31億新台幣,創下歷史新高。 \n根據福斯新聞網引用美聯社的報導指出,在2010年以前大陸消費者鮮少聽過美國龍蝦。2010年美國龍蝦開始大量打入中國市場,當時的銷售額成長了250%至740萬美元,之後銷售額年年有驚人的成長,到了去年,中國從美國進口龍蝦的價值超過1億零8百萬美元,破了2014年9千萬美元的紀錄,創下歷史新高。 \n位於緬因州的緬因龍蝦漁夫協會會長考森斯(Dave Cousens)表示,「我們在亞洲新開闢的市場正蓬勃發展中,而且是分分秒秒在成長。」 \n除了金額創新高,去年中國從美國進口的龍蝦數量超過1千4百萬磅,也創下新的紀錄。之前的紀錄是前年所創,當時中國從美國進口了1千3百10萬磅的龍蝦。 \n除了中國大陸,美國龍蝦出口到南韓和越南的數量也呈現成長。 \n緬因龍蝦馳名全球,有了亞洲市場的加持,讓美國的緬因龍蝦瘋狂暢銷。去年緬因州的捕龍蝦漁民就捕獲超過1億3千磅重的龍蝦,創下有紀錄以來新高,比2007年的捕獲量翻了一倍。 \n而美國龍蝦進軍中國市場的腳步今年也絲毫沒有放緩,光是今年1 月,美國就出口了170萬磅重、價值約1千4百萬美元的龍蝦到中國。 \n

  • 暖冬 緬因龍蝦季節拉長了!

    暖冬 緬因龍蝦季節拉長了!

    儘管大家都在抱怨暖冬,但對美國緬因州的捕龍蝦漁民卻是意外的好消息,因為它把今年的捕龍蝦季節拉長了。 \n通常,在聖誕節前一周,應就是捕龍蝦的最後一周,往常緬因州的捕龍蝦漁民就已經將所有的捕龍蝦設備工具收拾起來拉到岸上,漁船也靠港了。但今年可不同了,聖誕節已過,緬因州的捕龍蝦漁船仍然不收手,仍在大撈大捕幹活,這是很不尋常的。 \n根據緬因龍蝦業者指出,今年的12月龍蝦捕獲量將會是破紀錄的。過去在12月期間,因天候極冷讓漁民難有大量的龍蝦捕獲。今年的暖冬改變了一切,它讓捕撈季節延長。 \n不過,緬因12月龍蝦季節的延長是否會壓低市場價格呢?答案是:沒差!現在的緬因龍蝦市價還是維持在每磅$8至$10美元之間,這也是12月份的一般行情。 \n市場人士指出,每年的1月至2月是龍蝦的捕獲淡季,這或許就是目前價格壓不下來的原因。

  • 〈新鴛鴦蝴蝶夢〉露餡?音樂人反揭黃安是「台獨份子」

    〈新鴛鴦蝴蝶夢〉露餡?音樂人反揭黃安是「台獨份子」

    定居北京的資深藝人黃安,近來因檢舉「台獨」受盡矚目,被陸媒封為「台獨剋星」,且不只舉報一般民眾,連演藝圈人士也拖下水,新生代明星王大陸、盧廣仲都先後中槍,且最後選擇「妥協」,以保護自己在大陸發展的未來。 \n今天知名音樂人楊緬因在「想想論壇」發表一篇驚人的文章,反指黃安其實才是最早的台獨份子,以他的名曲〈新鴛鴦蝴蝶夢〉佐證,楊緬因表示,姑且不論黃安作詞、作曲的〈新鴛鴦蝴蝶夢〉的抄襲爭議,但至少可以說有一定程度向1988年new age日本樂團S.E.N.S的配樂作品〈Happy Arabia〉致敬,表示雖黃安稱此曲是中國風的嘗試,「結果誰不致敬,跑去向一個日本樂團致敬!這不是文化皇民,什麼才是文化皇民?」,而「在台親日份子與台獨勢力向來關係密切」,因此將這項推論視為黃安身為台獨份子的證據,更遑論〈新鴛鴦蝴蝶夢〉編曲者詹宏達曾為何人作過曲子。 \n楊緬因接著表示,歌詞部分是最強大的證據,表示〈新鴛鴦蝴蝶夢〉第一句「昨日像那東流水,離我遠去不可留」,強調水往「東」流又斷言「離我遠去不可留」,是「分離主義」的象徵;而黃安直接將李白詩句「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置入歌詞,又將「明朝散髮弄扁舟」詩句改成「明朝清風四漂流」,用「明朝」轉化指涉繼承中國法統的「明朝、清朝遺風」已經四方漂流,暗指台灣的現狀,而「是要問一個明白,還是要裝作糊塗」則表達他「身為一個台獨分子,面對台灣地緣政治處境的憂慮」,直指黃安這首創作不是說愛情,而是說政治,認為整首歌用詞之敏感,要是在戒嚴時期,「新聞局長」絕對會把這首歌禁了。 \n楊緬因更補刀表示,若覺得這指控和舉報看似荒謬不合理,然「極權政治下的審查,提出的理由也未必比上述的詮釋更不荒謬」,呼籲創作者應團結起來,對「以糾舉打擊他人來依附權勢者」予以唾棄,並讓國台辦知道,「我們不容許這樣兩面三刀的行為」,目前黃安方面還沒有對此予以回應。 \n

  • 三少四壯集-為了滿地的鼠尾草

    如果說對情人最大的禮讚是求婚,對一個地方便是留下來不走了。跟人說:「啊,我到過哪裡哪裡!」是炫耀。真喜歡一個地方反而羞於啟齒,說起來細聲低語,生怕褻瀆了。 \n「啊,真美!」有人呻吟,是B,這時我們在佛芒特群山間,或是在科羅拉多南方往西山路上。 \n「啊,真美!」有人呻吟,這次是我,這時我們在新墨西哥北部山間往陶斯路上,或是在加拿大新蘇格蘭省的凱布蘭登島上。 \n總之,旅行當中我們不免為景物所迷而喃喃囈語,緊接便是癡人說夢:「我們搬到這裡來吧?」然後認真考慮細節,第一是決定地點,譬如佛芒特:「巴里、芒匹里爾還是勃陵敦?」新墨西哥:「陶斯還是聖塔非?」等等。 \n這種對話在不同地點一再重複,多年下來這「理想住家候選地」已足夠畫一張「桃源地圖」了。 \n旅行對現代人簡直像天賦人權。有錢加上有閒,人人都在旅行,張口閉口:「我熱愛旅行!」當然也有人討厭旅行,不過想必是少數。若問:到底喜歡旅行哪一點呢?可能會招來:廢話,這還用問!意思是:吃喝玩樂,誰不喜歡! \n沒錯,這點無法爭辯。只不過,未必。拿我們來說,旅行明是大步遊樂,暗裡總有尋訪逃世淨土的意味,所以才會旅途上一再「想入非非」做桃源大夢。 \n如果說對情人最大的禮讚是求婚,對一個地方便是留下來不走了。跟人說:「啊,我到過哪裡哪裡!」是炫耀。真喜歡一個地方反而羞於啟齒,說起來細聲低語,生怕褻瀆了。至於說為什麼某處有那麼大魔力卻發現難以說清,理由千條萬條其實連一條都嫌太多,因為──沒有因為。 \n書呆的哲學是好書值得一讀再讀,好地方也是。觀光不論怎樣多少有點罐頭式,匆匆一瞥浮光掠影,看見的不如沒看見的。就像單憑第一印象沒法真正了解一個人,認識一個地方光靠幾天興高采烈跑來跑去不夠,得要跨出觀光客身份化絢爛為平淡去實地生活才算數。 \n只有一個問題:現實。喜歡歸喜歡,終究卻沒法就住下來。於是只有退而求其次,一再回去──這時旅行幾乎是一種懷鄉。所以有人一再重訪京都、巴黎,而我電腦桌面背景放的是往陶斯的路 。 \n不然是在旅途中讀當地人寫當地的書。所以我在緬因時讀《在緬因》,在科羅拉多讀《舊圍欄,新鄰居》,在凱布萊敦島上讀《跨海堤道》,在佛芒特時讀比爾.麥克本的《漫遊回家》。 \n總之,每人心裡都有個天下最美的地方。對陶淵明是南山,對塞尚是普羅旺斯,對艾德華.艾比是猶他州的拱門國家公園,對農夫作家溫德爾.貝里是肯他基,對大衛.逵曼是蒙大拿,而對麥克本則是紐約州和佛芒特交界,亞地容戴克山區與綠色山脈夾峙的香檳湖兩岸一帶。對孟東籬,花蓮一度是這樣地方。 \n究竟,那些地方好在哪裡呢?當我們喜歡上一個地方時雖不盡是憑空虛構,多少經過了浪漫透鏡美化。沒真正住過買過菜付過水電費、讓那裡的風雪刮過凍過、和那裡的居民鳥獸打過交道以前,算什麼呢?這我們很清楚──只是若不做夢,未免太辜負了。 \n辜負了什麼?有人問逵曼為什麼住蒙大拿,他答:「為了鱒魚。」 \n我且借用:為了滿地的鼠尾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