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總督府的搜尋結果,共25

  • 吳敦義失言「衰尾查某」 柯酸:選鄉里長講可加分

    吳敦義失言「衰尾查某」 柯酸:選鄉里長講可加分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繼去年批總統府祕書長陳菊是「肥滋滋大母豬」後,17日再度失言講蔡英文總統是「衰尾查某」。台北市長柯文哲18日受訪表示,這私底下講話有個level(水平),上台要換一個頻道,選鄉長里長可以加分,但在總統大選不行。 \n \n柯文哲笑說,這是吳敦義私底下的講話,有時候他們私底下講個level,上台要換一個頻道,所以要看選什麼level,選鄉長里長可以加分,選總統就不行。不過國民黨立委候選人洪秀柱則說可改講「衰尾總統」、「衰尾文」,柯嘆「唉,互罵沒好話。」 \n \n柯17日接受本報專訪,直指若當總統,總統府與總統官邸都應遷大直,不應將日本總督府繼續當作總統府。柯今表示,這是有歷史考量,怎會用日本總督府延續做台灣高行政機關所在地總統府呢?很奇怪,他以前去韓國發現,日本駐朝鮮總督府,韓國人在二戰結束獨立成功、成立政府時就把它拆掉,這歷史錯亂。 \n \n柯說,總統府若拿來做觀光用途,甚至當旅館用,可賺很多錢,總統駐軍營就好,何必浪費?總統官邸占地也滿大,很浪費,在精華地段才一個人住,太浪費,且國防部就在大直要塞區,衡山指揮所也在那,大陸對台灣動武是「斬首戰術」,滿危險的。

  • 兩岸史話-總督府防空洞 悶死近7百人

    兩岸史話-總督府防空洞 悶死近7百人

     莊永明根據台大醫院史料記錄了「台北大轟炸」︰一九四五年五月三十一日,美軍B-24機群再度大舉轟炸台北市「城內」,似要欲焚此城,因為「城內」是台灣行政中心,台灣總督府、台灣軍司令部的所在地,摧毀「城內」,可以斬斷台灣的指揮系統。 \n 謝春梅身為戰時醫師,常邊躲空襲,邊下鄉行醫,有時涉水過後龍溪,剛好盟軍飛機臨空,他只有找大石頭躲避。福基戰時診療所的招牌,他也請當地漢學家江連漢書寫,非常克難。江連漢的兒子江順平是戰後苗栗縣傑出企業家。 \n 彭天桂一家5口罹難 \n 他出任福基戰時診療所主任前一個多月,在銅鑼家鄉行醫的彭天桂(一八八三年─一九四五年),於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在自家醫院後方防空洞,不幸遭盟軍飛機炸死。 \n 據陳元東在《銅鑼鄉誌》人物誌撰,彭天桂罹難當天上午乘轎到銅鑼樟樹村吳家出診,診畢已近中午,吳家宰一隻雞欲留他用餐,但他堅持不受招待,乘轎返回醫院。剛抵家防空警報就響起,他與家人倉皇躲入屋後防空洞,但盟軍偵察機投下六枚炸彈,其中一枚正中防空洞後側,造成彭天桂一家五人罹難,包括他的長子彭新奇、五男彭新德、么女等人。 \n 謝春梅說,彭天桂遭盟軍空襲罹難不久,他接下福基戰時診療所主任,日本政府衛生官員還到他石圍墻的家中,要他到彭天桂的醫院買回未炸掉的藥,並按公定價格購買,以備戰時之需。彭天桂的家屬一度拒給,但戰後其子也來跟他拿藥。 \n 「日本帝國主義在二戰末期,頻頻徵調台灣醫師到南洋各國戰區、海南島當軍醫,我的舅舅吳遠球、江嶸基的姪子江森仁、跟江嶸基學醫的劉俊亮,以及日本九州九留米醫科大學畢業的陳德煥,在二戰都被徵調,吳遠球、劉俊亮、陳德煥二戰後返台,在公館家鄉及桃園新屋開業,江森仁則因所搭乘的軍艦,在越南西貢外海遭美軍魚雷擊中沉沒,淹死在海上。」 \n 江森仁跟叔叔江嶸基學醫,昭和十八年(一九四三年)跟謝春梅同時通過乙種醫師學科試驗,但實地試驗考試中,謝春梅婦產科未過,他則順利通過,當年就取得醫師執照,沒想到派到西貢當軍醫慘遭不幸。江森仁是江新基之子,戀愛的女子他也認識,令人惋惜。 \n 江森仁與陳德煥(銅鑼中平人)同時期被派到越南西貢當軍醫,有天兩人在離西貢外海約一公里的軍艦上,遭美軍魚雷擊中,船隻大量進水,在沉沒前,陳德煥與江森仁雖從軍艦中逃出,但江森仁不諳水性,不幸喪生;陳德煥則較幸運,保住性命,後在桃園新屋行醫。陳德煥的哥哥陳德水教書,也曾任國小校長。 \n 劉俊亮年紀很大才跟江嶸基學醫,考取海南島限定開業醫執照,派到海南島,二戰回來後因有執照,也在公館開業行醫。 \n 「五三一」台北大轟炸 \n 「三一六盟軍空襲台北,已讓台北最美的「敕使大道」(現中山北路)滿目瘡夷,馬偕醫院、中華民國駐台北領事館都在「敕使大道」上;而五月三十一日的『台北大空襲』,災情更是慘重,有三千多人死亡,上萬人受傷,不僅代表日本殖民統治台灣象徵的總督府遭命中,總督府防空洞也死了近七百人。」 \n 跟謝春梅一起考上乙種醫師的公館同鄉徐傳雲,躲過三○九、三一六大轟炸,但這次卻沒那麼幸運,在總督府等待調派也不幸罹難。徐傳雲雖躲進了防空洞,但防空洞的洞口遭大量炸彈炸毀,跟他一起躲在防空洞內的近七百人全都悶死,驗屍時連屍體都變形了,難以辨認。 \n 謝春梅回憶說,徐傳雲的弟弟在石油會社服務,認屍時請他協助,因參加醫師訓練的準醫師都有掛血型識別證,他知道徐傳雲跟他一樣血型是B型,才認出屍體。以前兩人在馬偕醫院受訓時,聽到空襲警報,常不躲防空壕,而跑到台北神社後面。結訓後,他先派林口,再回家鄉福基;徐傳雲較慢分發,沒想到這次躲不過,令他非常難過。 \n 莊永明根據台大醫院史料記錄了「台北大轟炸」︰一九四五年五月三十一日,美軍B-24機群再度大舉轟炸台北市「城內」,似要欲焚此城,因為「城內」是台灣行政中心,台灣總督府、台灣軍司令部的所在地,摧毀「城內」,可以斬斷台灣的指揮系統。 \n 台北市「城內」遭受美軍飛機轟炸,「六條大街道區域付之一炬」,造成台北市民傷亡慘重。府立圖書館、台灣電力株式會社、鐵道飯店等建築全毀,台灣總督府、遞信部、台北醫院遭受嚴重毀壞。 \n 醫學院儲水池及防空壕被大型炸彈直接命中,田代歡一教授及一位女助手不幸罹難。台北市「都市機能」因為這次近似毀滅性的轟炸,喪失了三分之一;台北醫院受到破壞,無法繼續運作,而醫學部教學更是處於停頓狀態。 \n 日治中、後期獲得控制的一些傳染病,如天花、霍亂、狂犬病,在台灣光復初期,由於醫療制度銜接紊亂,港口檢疫鬆散,甚至大陸一些傳染病也從境外傳來台灣,讓剛開業的謝春梅忙得不可開交,而這些傳染病的治療、防治,也累積了他的行醫經驗與醫術。 \n 昭和二十年(一九四五年)五月,謝春梅出任福基戰時診療所主任,已開始以醫師名義回鄉行醫,八月十四日日本昭和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在中日政權移交的過渡時期,福基戰時診療所被國民政府接收,他暫時回到石圍墻家中行醫。(待續)

  • 苗栗「史懷哲」──總督府防空洞 悶死近7百人(四)

    謝春梅身為戰時醫師,常邊躲空襲,邊下鄉行醫,有時涉水過後龍溪,剛好盟軍飛機臨空,他只有找大石頭躲避。福基戰時診療所的招牌,他也請當地漢學家江連漢書寫,非常克難。江連漢的兒子江順平是戰後苗栗縣傑出企業家。 \n \n彭天桂一家5口罹難 \n \n他出任福基戰時診療所主任前一個多月,在銅鑼家鄉行醫的彭天桂(一八八三年─一九四五年),於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在自家醫院後方防空洞,不幸遭盟軍飛機炸死。 \n據陳元東在《銅鑼鄉誌》人物誌撰,彭天桂罹難當天上午乘轎到銅鑼樟樹村吳家出診,診畢已近中午,吳家宰一隻雞欲留他用餐,但他堅持不受招待,乘轎返回醫院。剛抵家防空警報就響起,他與家人倉皇躲入屋後防空洞,但盟軍偵察機投下六枚炸彈,其中一枚正中防空洞後側,造成彭天桂一家五人罹難,包括他的長子彭新奇、五男彭新德、么女等人。 \n謝春梅說,彭天桂遭盟軍空襲罹難不久,他接下福基戰時診療所主任,日本政府衛生官員還到他石圍墻的家中,要他到彭天桂的醫院買回未炸掉的藥,並按公定價格購買,以備戰時之需。彭天桂的家屬一度拒給,但戰後其子也來跟他拿藥。 \n「日本帝國主義在二戰末期,頻頻徵調台灣醫師到南洋各國戰區、海南島當軍醫,我的舅舅吳遠球、江嶸基的姪子江森仁、跟江嶸基學醫的劉俊亮,以及日本九州九留米醫科大學畢業的陳德煥,在二戰都被徵調,吳遠球、劉俊亮、陳德煥二戰後返台,在公館家鄉及桃園新屋開業,江森仁則因所搭乘的軍艦,在越南西貢外海遭美軍魚雷擊中沉沒,淹死在海上。」 \n江森仁跟叔叔江嶸基學醫,昭和十八年(一九四三年)跟謝春梅同時通過乙種醫師學科試驗,但實地試驗考試中,謝春梅婦產科未過,他則順利通過,當年就取得醫師執照,沒想到派到西貢當軍醫慘遭不幸。江森仁是江新基之子,戀愛的女子他也認識,令人惋惜。 \n江森仁與陳德煥(銅鑼中平人)同時期被派到越南西貢當軍醫,有天兩人在離西貢外海約一公里的軍艦上,遭美軍魚雷擊中,船隻大量進水,在沉沒前,陳德煥與江森仁雖從軍艦中逃出,但江森仁不諳水性,不幸喪生;陳德煥則較幸運,保住性命,後在桃園新屋行醫。陳德煥的哥哥陳德水教書,也曾任國小校長。 \n劉俊亮年紀很大才跟江嶸基學醫,考取海南島限定開業醫執照,派到海南島,二戰回來後因有執照,也在公館開業行醫。 \n \n「五三一」台北大轟炸 \n \n「三一六盟軍空襲台北,已讓台北最美的「敕使大道」(現中山北路)滿目瘡夷,馬偕醫院、中華民國駐台北領事館都在「敕使大道」上;而五月三十一日的『台北大空襲』,災情更是慘重,有三千多人死亡,上萬人受傷,不僅代表日本殖民統治台灣象徵的總督府遭命中,總督府防空洞也死了近七百人。」 \n跟謝春梅一起考上乙種醫師的公館同鄉徐傳雲,躲過三○九、三一六大轟炸,但這次卻沒那麼幸運,在總督府等待調派也不幸罹難。徐傳雲雖躲進了防空洞,但防空洞的洞口遭大量炸彈炸毀,跟他一起躲在防空洞內的近七百人全都悶死,驗屍時連屍體都變形了,難以辨認。 \n謝春梅回憶說,徐傳雲的弟弟在石油會社服務,認屍時請他協助,因參加醫師訓練的準醫師都有掛血型識別證,他知道徐傳雲跟他一樣血型是B型,才認出屍體。以前兩人在馬偕醫院受訓時,聽到空襲警報,常不躲防空壕,而跑到台北神社後面。結訓後,他先派林口,再回家鄉福基;徐傳雲較慢分發,沒想到這次躲不過,令他非常難過。 \n莊永明根據台大醫院史料記錄了「台北大轟炸」︰一九四五年五月三十一日,美軍B-24機群再度大舉轟炸台北市「城內」,似要欲焚此城,因為「城內」是台灣行政中心,台灣總督府、台灣軍司令部的所在地,摧毀「城內」,可以斬斷台灣的指揮系統。 \n台北市「城內」遭受美軍飛機轟炸,「六條大街道區域付之一炬」,造成台北市民傷亡慘重。府立圖書館、台灣電力株式會社、鐵道飯店等建築全毀,台灣總督府、遞信部、台北醫院遭受嚴重毀壞。 \n醫學院儲水池及防空壕被大型炸彈直接命中,田代歡一教授及一位女助手不幸罹難。台北市「都市機能」因為這次近似毀滅性的轟炸,喪失了三分之一;台北醫院受到破壞,無法繼續運作,而醫學部教學更是處於停頓狀態。 \n日治中、後期獲得控制的一些傳染病,如天花、霍亂、狂犬病,在台灣光復初期,由於醫療制度銜接紊亂,港口檢疫鬆散,甚至大陸一些傳染病也從境外傳來台灣,讓剛開業的謝春梅忙得不可開交,而這些傳染病的治療、防治,也累積了他的行醫經驗與醫術。 \n昭和二十年(一九四五年)五月,謝春梅出任福基戰時診療所主任,已開始以醫師名義回鄉行醫,八月十四日日本昭和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在中日政權移交的過渡時期,福基戰時診療所被國民政府接收,他暫時回到石圍墻家中行醫。(待續) \n

  • 美國女醫走進總督府

    美國女醫走進總督府

     編者按〈李鴻章與郝維德的歷史情誼〉一文由廈門文博研究員胡漢輝所作,文章記述當年做為大清重臣的李鴻章,因為家庭私密之事結識了郝維德,這位美國女醫生不遠萬里從大洋彼岸來到中國,帶來先進的現代醫學,拯救成千上萬身患重病的中國婦女、兒童的生命。 \n 1879年初秋,郝維德應李鴻章的邀請,來到天津。大沽口碼頭,李鴻章為郝維德配備了4名騎兵侍衛和24名轎夫。迎接她的是李鴻章的英文祕書和美國人畢德格。歡迎儀式隆重而又盛大,真讓郝維德受寵若驚!儀仗隊陪著郝維德來到總督府,由僕人帶路,穿過花樹繁茂的院落,來到莫氏夫人的臥室。郝維德脫去外套,穿上白大褂,掏出聽診器,馬上認真仔細地為莫氏診病。這一切,李鴻章都看在眼裡,他感知這位年輕的美國大夫的樸實與專注。一股信任感油然而生。 \n 在美國華盛頓國家檔案館典藏部,閱讀了十九世紀末美國女醫師奧諾拉郝維德·金(Leonora Howardking)與中國直隸總督李鴻章的歷史情誼之後,感觸良多。在漫長的140多年歲月中,李鴻章寬廣的中國情懷,及其美國女醫生郝維德精湛的醫術,優秀的醫德和高尚的人格特質,讓我久久不能忘懷。 \n 1872年,郝維德就讀美國密執安大學醫學院,1876年6月取得醫學博士學位。畢業後就被傳教士組織「醫學教育委員會」派到北京協助一位名叫吉伯的醫生工作。1877年夏天,年輕的郝維德隻身一人來到天津。 \n 19世紀70年代的天津,是一個生機勃勃的城市。李鴻章在這裡惟幄運籌中國洋務運動,欲改變中國貧弱局面而勤奮地工作著。但是,他的「側房」莫氏夫人因患婦女病而奄奄一息;李鴻章為此憂心如焚無法正常工作。當時英國海關稅務司德璀琳幫李鴻章請來在河北大王廟行醫的傳教醫生馬根濟和正在天津行醫的伊爾文到李家為莫氏夫人看病。當時在中國,別說是異邦的男性醫生,就是中國的男性醫生,為患婦女病的婦女患者診病,都是天大的忌諱。德璀琳開導李鴻章說:「莫氏夫人的生命已經由不得你選擇誰來為她們治病了,不能讓這種陳腐的觀念扼殺她的生命!」儘管李鴻章非常不願意,但是為了莫氏的生命,他只得讓兩位男性醫生到總督府為莫氏夫人診病。 \n 信任感油然而生 \n 馬根濟和伊爾文為病入膏肓的莫氏夫人診病。根據臨床診斷,是細菌感染引起敗血症。高熱、皮疹、肝脾腫大……他們認為生存的可能性不大。此時的李鴻章內心格外的自責,他想如果莫氏遭到不測,是被自己封建觀念害死的。然而,他還抱有一絲希望,德璀琳曾經告訴他,美國的「盤尼西林」也許可以救命。為此他很鎮定地對馬根濟和伊爾文說:「我很感謝二位……你們盡力吧」。就這樣,兩位醫生輪流,日夜守護在莫氏床邊,一天兩次臨床會診,採取了果斷可行的治療措施……6天6夜之後,終於把莫氏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 \n 但是病人需要進行全面康復治療,考慮到中國人的觀念和病人現狀,馬根濟向李鴻章推荐北京的郝維德來當莫氏夫人的康復保健醫生。李鴻章認為馬根濟是出色的,十分可靠的好醫生,因此對於他的推荐馬上給予認可。 \n 1879年初秋,郝維德應李鴻章的邀請,來到天津。大沽口碼頭,李鴻章為郝維德配備了4名騎兵侍衛和24名轎夫。迎接她的是李鴻章的英文祕書和美國人畢德格。歡迎儀式隆重而又盛大,真讓郝維德受寵若驚!儀仗隊陪著郝維德來到總督府,由僕人帶路,穿過花樹繁茂的院落,來到莫氏夫人的臥室。郝維德脫去外套,穿上白大褂,掏出聽診器,馬上認真仔細地為莫氏診病。這一切,李鴻章都看在眼裡,他感知這位年輕的美國大夫的樸實與專注。一股信任感油然而生。 \n 李夫人端茶款待 \n 在大廳裡,郝維德見到了身材高大,舉止威嚴的李鴻章。他彬彬有禮,見到郝維德時,並沒有用雙眸直視她,而是把視點切到她頭頂上。李鴻章的第一夫人趙小蓮親自端茶款待郝維德。這時,李鴻章聲調鏘鏘地讚揚美國現代醫學、醫藥、人才的救世恩典;然後話鋒一轉,用溫和的口吻對郝維德說:「衷心感謝你能到寒舍為內人診病,這真是我們全家人的榮幸啊!」 \n 李鴻章在總督府附近為郝維德安排了豪華的住所,郝維德對莫氏夫人進行了3個多星期的治療,莫氏夫人的病灶奇蹟般地痊癒了。她們彼此成了好朋友。莫氏夫人對這個年輕的美國醫生心存感激之情,經常邀請她來家裡和李鴻章的母親、大太太趙氏夫人一起坐在樹蔭下品咖啡、聊天。彼此之間的感情日益加深。後來李鴻章決定讓郝維德做莫氏夫人的專職醫生,長期住在天津。(待續)

  • 李鴻章與郝維德的歷史情誼-美國女醫走進總督府(一)

    〈李鴻章與郝維德的歷史情誼〉一文由廈門文博研究員胡漢輝所作,文章記述當年做為大清重臣的李鴻章,因為家庭私密之事結識了郝維德,這位美國女醫生不遠萬里從大洋彼岸來到中國,帶來先進的現代醫學,拯救成千上萬身患重病的中國婦女、兒童的生命。 \n1879年初秋,郝維德應李鴻章的邀請,來到天津。大沽口碼頭,李鴻章為郝維德配備了4名騎兵侍衛和24名轎夫。迎接她的是李鴻章的英文祕書和美國人畢德格。歡迎儀式隆重而又盛大,真讓郝維德受寵若驚!儀仗隊陪著郝維德來到總督府,由僕人帶路,穿過花樹繁茂的院落,來到莫氏夫人的臥室。郝維德脫去外套,穿上白大褂,掏出聽診器,馬上認真仔細地為莫氏診病。這一切,李鴻章都看在眼裡,他感知這位年輕的美國大夫的樸實與專注。一股信任感油然而生。 \n在美國華盛頓國家檔案館典藏部,閱讀了十九世紀末美國女醫師奧諾拉郝維德·金(Leonora Howardking)與中國直隸總督李鴻章的歷史情誼之後,感觸良多。在漫長的140多年歲月中,李鴻章寬廣的中國情懷,及其美國女醫生郝維德精湛的醫術,優秀的醫德和高尚的人格特質,讓我久久不能忘懷。 \n1872年,郝維德就讀美國密執安大學醫學院,1876年6月取得醫學博士學位。畢業後就被傳教士組織「醫學教育委員會」派到北京協助一位名叫吉伯的醫生工作。1877年夏天,年輕的郝維德隻身一人來到天津。 \n19世紀70年代的天津,是一個生機勃勃的城市。李鴻章在這裡惟幄運籌中國洋務運動,欲改變中國貧弱局面而勤奮地工作著。但是,他的「側房」莫氏夫人因患婦女病而奄奄一息;李鴻章為此憂心如焚無法正常工作。當時英國海關稅務司德璀琳幫李鴻章請來在河北大王廟行醫的傳教醫生馬根濟和正在天津行醫的伊爾文到李家為莫氏夫人看病。當時在中國,別說是異邦的男性醫生,就是中國的男性醫生,為患婦女病的婦女患者診病,都是天大的忌諱。德璀琳開導李鴻章說:「莫氏夫人的生命已經由不得你選擇誰來為她們治病了,不能讓這種陳腐的觀念扼殺她的生命!」儘管李鴻章非常不願意,但是為了莫氏的生命,他只得讓兩位男性醫生到總督府為莫氏夫人診病。 \n \n信任感油然而生 \n \n馬根濟和伊爾文為病入膏肓的莫氏夫人診病。根據臨床診斷,是細菌感染引起敗血症。高熱、皮疹、肝脾腫大……他們認為生存的可能性不大。此時的李鴻章內心格外的自責,他想如果莫氏遭到不測,是被自己封建觀念害死的。然而,他還抱有一絲希望,德璀琳曾經告訴他,美國的「盤尼西林」也許可以救命。為此他很鎮定地對馬根濟和伊爾文說:「我很感謝二位……你們盡力吧」。就這樣,兩位醫生輪流,日夜守護在莫氏床邊,一天兩次臨床會診,採取了果斷可行的治療措施……6天6夜之後,終於把莫氏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 \n但是病人需要進行全面康復治療,考慮到中國人的觀念和病人現狀,馬根濟向李鴻章推荐北京的郝維德來當莫氏夫人的康復保健醫生。李鴻章認為馬根濟是出色的,十分可靠的好醫生,因此對於他的推荐馬上給予認可。 \n1879年初秋,郝維德應李鴻章的邀請,來到天津。大沽口碼頭,李鴻章為郝維德配備了4名騎兵侍衛和24名轎夫。迎接她的是李鴻章的英文祕書和美國人畢德格。歡迎儀式隆重而又盛大,真讓郝維德受寵若驚!儀仗隊陪著郝維德來到總督府,由僕人帶路,穿過花樹繁茂的院落,來到莫氏夫人的臥室。郝維德脫去外套,穿上白大褂,掏出聽診器,馬上認真仔細地為莫氏診病。這一切,李鴻章都看在眼裡,他感知這位年輕的美國大夫的樸實與專注。一股信任感油然而生。 \n \n李夫人端茶款待 \n \n在大廳裡,郝維德見到了身材高大,舉止威嚴的李鴻章。他彬彬有禮,見到郝維德時,並沒有用雙眸直視她,而是把視點切到她頭頂上。李鴻章的第一夫人趙小蓮親自端茶款待郝維德。這時,李鴻章聲調鏘鏘地讚揚美國現代醫學、醫藥、人才的救世恩典;然後話鋒一轉,用溫和的口吻對郝維德說:「衷心感謝你能到寒舍為內人診病,這真是我們全家人的榮幸啊!」 \n李鴻章在總督府附近為郝維德安排了豪華的住所,郝維德對莫氏夫人進行了3個多星期的治療,莫氏夫人的病灶奇蹟般地痊癒了。她們彼此成了好朋友。莫氏夫人對這個年輕的美國醫生心存感激之情,經常邀請她來家裡和李鴻章的母親、大太太趙氏夫人一起坐在樹蔭下品咖啡、聊天。彼此之間的感情日益加深。後來李鴻章決定讓郝維德做莫氏夫人的專職醫生,長期住在天津。(待續) \n

  • 陳芳明籲另建總統府 不應活在殖民噩夢裡

    陳芳明籲另建總統府 不應活在殖民噩夢裡

    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在立法院備詢時提出「遷都說」,與藍委顏寬恒都認為應遷都到中南部。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陳芳明今天在臉書上表達贊同,並呼籲要遷離現在的總統府,「那是日治時代的台灣總督府,是殖民統治的象徵」,應另建總統府。 \n \n陳芳明表示,遷都之議,歷來總統都曾經提過,馬英九也曾說要把總統府遷到關渡,但是最後無疾而終,南北長期不平衡,完全是戒嚴時代國民黨的重北輕南。 \n \n他說,「天龍國不是一天造成的」,而是偏頗政策使政治、經濟、文化的資源,長期集中在台北。台北有完善的捷運,不只燈火通明,而且還有電梯;鄉下卻有太多道路根本沒有路燈。 \n \n陳表示,遷離現在的總統府,一直是我的夢想。那是日治時代的台灣總督府,是殖民統治的象徵。我們已經經過三次政黨輪替,不應該一直活在殖民歷史的噩夢裡。追求真正的民主,才是貫徹人民意志的具體實踐。韓國人老早就把朝鮮總督府炸掉了,另外建立自己的總統府。我們應該要勇敢追求我們的民主生活了。

  • 印度大使史達仁:台灣總統府超像印度火車站

    印度大使史達仁:台灣總統府超像印度火車站

    印度駐台大使史達仁(Sridharan Madhusudhanan)發現,建於日據時代的台灣總統府(當時稱台灣總督府)外觀與印度火車站極為相似,這讓他連結到在印度故鄉的記憶。 \n \n史達仁28日在臉書貼出一張照片,是台灣總統府與印度清奈中央車站的對比圖,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同一棟建築。他表示:「真是太巧了,看到台灣總統府的照片,總讓我聯想到印度的一些建築,特別是壯觀的中央車站,所以我把照片寄給了清奈的朋友看看。」 \n \n史達仁說:「我很想看看這兩棟大樓的建築設計師是否有任何聯絡?我也發現,台灣總統府的日本設計師長野宇平治生於1867年9月28日,今天正好是他的150歲冥誕。」 \n \n清奈是印度第五大都市、第四大都會區,由英國殖民者於17世紀建立,而清奈中央車站是該市最大的火車站,始發通往印度所有主要城市,包括孟買、加爾各答、班加羅爾、德里、海德拉巴、哥印拜陀的列車。 \n

  • 許仙套餐白蛇現蹤 水漫金山總督府?

    許仙套餐白蛇現蹤 水漫金山總督府?

    民間傳說也能做成餐點入菜?舊金山總督溫泉邀您前來品嘗曲折離奇的愛情故事! \n \n 中國民間傳說《白蛇傳》中,許仙與白娘子曲折又離奇的愛情故事一直為後人津津樂道,總督溫泉將這一段家喻戶曉的故事結合創意巧思,推出端午節連假四天限定「水漫金山總督府- 許仙套餐」,不僅色香味一應具全,更別有一番風味,5月30日端午節當天館內還會舉行午時立雞蛋及免費贈送總督特製陰陽桃花水活動,屆時歡迎民眾踴躍參與。 \n \n 總督溫泉將於5月27日至30日推出許仙套餐。這次的套餐將白蛇傳中主要的四位角色:許仙、白娘子、青蛇及法海的角色特色來為菜品命名。套餐的主菜-許仙草雞是許媽媽從小在端午節必食的防暑聖品。 \n \n 炎炎夏日即將來襲,金山當地民眾習慣煮上一碗熱騰騰的仙草雞湯,不僅清暑熱、解臟腑熱淤,主要用於預防中暑降火氣,許媽媽選用仿土雞入菜,湯頭由陳年仙草熬煮八小時,裏頭加入虎耳草及多種配方調製而成,是金山當地春夏交界時用於預防夏日暑熱的在地特色菜品。 \n \n 白娘線蹤為特製拉麵,麵條口感有嚼勁,搭配總督特製醬汁,於酷暑中一解清涼,亦可搭配許仙草雞湯頭吃,體驗白娘子與許仙的愛情滋味。石蓴青蛋是運用當地特色食材-石蓴做成的烘蛋,口感綿密豐富有層次,如同青蛇在小說中情意綿延敢愛敢恨的個性,讓人回味無窮。 \n \n 法海神珠也顛覆了一般大眾對法海的想像,由反派角色躍然成餐盤上可口的甜品,由芋頭混合金山地瓜製成的佛珠,軟柔香滑、芋香薯甜並存,最後在上頭撒上一層蜂蜜,整個甜品充滿驚喜,讓人味蕾滿足,也暗喻法海唯有放下人妖兩分的執念,以慈悲心度化白蛇,也不會造成生靈塗炭的悲劇了。 \n \n 配菜的雷峰茄塔是取民間俗諺說:「食茄吃到會搖(閩南語:ㄑㄧㄡㄉㄧㄡ),吃豆吃到老老。」搭配冰釀番茄及水晶冰粽,這些端午節必吃的蔬菜水果,都是當令食材,正是最可口、營養的時刻,當季食用一定有益健康。 \n \n 除了創意的精緻套餐饗宴,總督溫泉還特別繪製了Q版白蛇傳人物來介紹館內的端午節活動。四天連假期間,總督溫泉將在頂樓的露天風呂配合端午節慶於池水中加入艾草、菖蒲,讓民眾可以驅邪避凶,過個好節。5月30日端午節當天館內特別安排兩場限時活動供民眾參與,分別為「午時立蛋大成功贈泡湯券」及「總督特製午時陰陽水」。 \n \n 民眾於當日12時在館內2樓觀海餐廳跟服務人員領取雞蛋,只要能夠在餐桌上成功立蛋,拍照打卡上傳至臉書,即可換取每人乙張免費泡湯券。12點半後可於一樓櫃台領取總督特製午時陰陽水,取自後山岩洞自然湧出的山泉水加入溫泉水,30日正午時分於太陽下放置五分鐘後即完成,民眾返家後可將陰陽水倒入泡澡的浴缸中,泡到流汗為止,有趨吉避凶的效果,欲領取民眾請自備容器裝取。 \n \n 還在考慮端午節怎麼度過嗎? 來舊金山總督溫泉一邊欣賞美麗海景,品嘗總督特製端午節套餐,參與端午節活動來留下難忘的回憶!有興趣的民眾可洽詢:(02)2408-2628 \n二樓觀海餐廳用餐時間: \n假日供餐:11:30-14:30/17:00-20:00 。 \n下午茶:14:00-17:00

  • 北門附近再現新風貌!鐵道部古蹟修復工程 獲金質獎肯定

    北門附近再現新風貌!鐵道部古蹟修復工程 獲金質獎肯定

    忠孝橋拆除後,北門重現美麗風貌,而臨近的紅瓦磚建築鐵道部古蹟也重啟新生機!一條條鐵道帶領旅人前往另一個城市,沿路風景見證了台灣的真善美。在台灣有許多鐵道,不管是從日據時代、台灣光復後的台糖小火車,或是串起北高的台鐵自強號、花東的普悠馬,對鐵道迷而言,這些軌道串起他們的旅行記憶,而這些鐵道、鐵道遺跡再經過時間洗禮後,也成為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築。 \n \n文化部所屬國立台灣博物館主辦的「國定古蹟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古蹟修復再利用第一期工程」榮獲第16屆公共工程金質獎-建築類「優等」肯定,為本部及所屬各機關主辦之工程中首件「優等」殊榮之案,同時獲得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指定為觀摩工程,於5日辦理觀摩會。 \n \n5日觀摩會由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工管處處長何育興領隊,文化部工程施工查核小組副召集人王偉松及國立台灣博物館館長洪世佑陪同,參加人員有北、東部及離島各縣市政府工程施工查核小組、中央一級機關工程承辦同仁及北部地區品管班學員,與會人員皆深受建築物古典優雅的外觀吸引,並給予觀摩行程高度好評。 \n \n文化部表示,「國定古蹟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古蹟修復再利用第一期工程」屬「台灣博物館系統計畫」一環,為鐵道部園區建置之先期工程,修復標的包括廳舍、食堂、八角樓、電源室、工務室、防空洞等六棟國定古蹟建築之土建與機電工程。 \n \n文化部指出,本工程獲得金質獎及指定觀摩的殊榮,除彰顯本部對於古蹟及歷史建築保存維護之心力,台博館與台灣鐵路局藉由古蹟修復與再利用計畫注入修復與展示能量,將園區活化成具有現代性意義的鐵道部博物館,大幅促成北門周邊古蹟群再現,提升首都城市景觀新舊融合風貌,具體發揮其價值。 \n

  • 少帥故宅 瀋陽東三省總督府將開放參觀

    少帥故宅 瀋陽東三省總督府將開放參觀

    少帥張學良父子過去的故宅,徐世昌、趙爾巽等總督的官邸,大陸東北瀋陽的著名古蹟- 東三省總督府即將整修完成,並於明年正式規劃為博物館對外開放參觀。這座被譽為僅次於瀋陽故宮的古宅,對於清末民初的瀋陽與東北地區,具有相當重要的影響。 \n \n據大陸澎湃新聞報導,清末改制的瀋陽東三省總督府,目前已完成最後的內部建築整修,預計將於明年成立博物館,並正式對外開放參觀。這座曾是少帥張學良與父親張作霖多年辦公的古宅,同時也是瀋陽重要的地標之一。整座宅院以兩層樓的洋房主樓為核心,周圍包含辦公廳、書房等房間,後院更曾作為當年張作霖手下馬隊與機槍衛隊的營房所在。整修設立博物館的總督府,更被研究人員譽為將與瀋陽故宮一起成為瀋陽文化保護重鎮。 \n \n東三省總督府,修建於清光緒33年(1907),位於原清代盛京將軍府原址之上。清末官制改革後,將原來的吉林、黑龍江將軍撤除,改駐瀋陽的盛京將軍為東三省總督。首任總督是後來曾任民國大總統的徐世昌,後由錫良、趙爾巽接任,民國成立後廢止該職。當張作霖取得東三省巡閱使領奉天督軍職務後,與兒子張學良開始在此府邸辦公,一直到張學良率軍退出關外為止,溥儀的滿洲國時期曾一度作為奉天省政府的官廳使用。建築結構由主院和東西兩跨院組成,主院是兩層樓的青磚牆體,2008年列為瀋陽市文物保護單位。 \n \n未來東三省總督府開放後,將與週邊的故宮和大帥府變成瀋陽最著名的文化景點,估計將再次興起張氏父子的文化與影視熱潮。 \n

  • 事隔73年 日人重遊林務局恆春工作站

    事隔73年 日人重遊林務局恆春工作站

    日前林管處恆春工作站有一群人到訪,其中一名91歲年邁的長者,說著一口流利的日語,訴說73年前他在這裡上班的種種,還小心翼翼地秀出一本「台灣總督府林業試驗所恆春支所要覽」,原來當年18歲的上池一馬隨日本政府來台,特地前來舊地重遊。 \n \n73年前,才剛滿18歲的上池一馬,因熱愛植物來台被指派到台灣總督府林業試驗所恆春支所,在四重溪地區新植造林,也在恆春熱帶植物園忙著苗木撫育,即使戰後撤退,上池回到日本仍繼續待在林業工作直到退休。 \n \n「在還有呼吸、身體還能動之前,一定要再來恆春看看往昔工作的地方。」上池拖著年邁的身軀,隨著來台洽公的兒子探視這個留給他美好回憶的地方,他感嘆,雖然這裡已經沒有老同事,建築也不再一樣,但在台灣工作的記憶是如此鮮明,景色也仍舊優美。 \n \n他小心的拿出一本泛黃的漢字與日語交錯「台灣總督府林業試驗所恆春支所要覽」,還有充滿日式風格的黑白照片,分享給恆春工作站的同仁,他說,這些老東西裝載著他在台灣工作的回憶,而他是如此的思念這裡的一切。 \n \n恆春工作站主任柯登耀表示,這次與上池的短暫交流,他憶起當年的初衷,若沒有前人如此用心地種樹,何來樹蔭供後人乘涼,望著上池離去的背影,心裡滿是對前輩在林業貢獻的感動。

  • 520前夕 臺灣歷史動畫《總督府風暴》再掀政壇風雲

    520前夕 臺灣歷史動畫《總督府風暴》再掀政壇風雲

    520政權移轉前夕,CNEX推出動畫紀錄片《總督府風暴-「臺灣第一反」蔣渭水》,帶觀眾深入認識這位被稱作「臺灣孫中山」的臺灣社運第一代人物「蔣渭水」,重新喚回對這塊土地的歷史記憶。 \n \n《總督府風暴-「臺灣第一反」蔣渭水》是臺灣首部歷史傳記人物「動畫紀錄片」,巧妙地結合動畫、歷史照、紀錄片、聲音劇場等多媒合素材,重現日本殖民時代「臺灣人之救主」蔣渭水的英雄史詩。影片採第一人稱旁白倒敘手法,以蔣渭水的第一人稱觀點呈現1910年代至1930年代,臺灣「非武裝抗日運動」的濫觴、高潮、及瓦解,及蔣渭水對抗臺灣總督府波瀾壯闊的一生。 \n \n「在亞洲四大革命家裡面,我最欣賞的就是蔣渭水。」導演章蓁薰表示,「不僅因為他有濃濃的臺灣情,更因為他對於日治時代漢文化的保存有非常大的貢獻,而且他的言論間充滿了黑色幽默,這樣高度的政治智慧值得現在所有政治人物學習。」

  • 兩岸史話-百年大師典型在夙昔

    兩岸史話-百年大師典型在夙昔

     歷史的迷航,晴空的黯淡,終究是暫時的。唯有渭水,在永恆中長流。 \n 日本殖民統治者為了長期壟斷鴉片專賣利益,變相縱容吸毒,連續增發特許吸食鴉片執照2萬5千人。為此,台灣各界強烈抗議,民眾黨的抨擊最激烈,在全台舉辦「打倒鴉片大演講會」,致電日本內閣,又突破重重封鎖致電國際聯盟,控訴台灣總督府的鴉片毒台政策。電報落款是:代表400萬人之台灣民眾黨。國聯很快覆電並派3位委員來台調查,迫使總督府不得不改變新特許規定,並設立更生院(即戒毒所)。 \n 同胞須團結 \n 1930年10月27日,賽德克族馬赫坡首領莫那魯道率領起義的原住民,殺死包括能高郡守在內的134名日本人,史稱「霧社事件」。日本人隨即動用先進武器圍剿,原住民盤據天險,頑強抵抗,寧死不屈。戰爭持續2個月之久,最後總督府滅絕人性地投擲毒瓦斯,毒害霧社原住民。 \n 此後,總督府極力封鎖消息,而民眾黨想盡辦法向公眾公布事件真相,並再次致電日本內閣、在野黨以及國聯。經調查屬實,時任台灣總督、總務長官、警務局長、台中州知事4個官員應聲下台。 \n 楊雲萍說:「在台灣民眾中間,蔣渭水3字,就是意味反抗日人,尤其是反抗日本警察的語彙。」康寧祥曾如此描述他:「在我所認識的台灣近80年來的政治人物中,要找一位像蔣渭水這樣具有活力、有熱忱、有魅力、推行的政治運動又那麼地有組織,有方法、有感染力的政治家,我想只有他一位,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了。」葉榮鍾也認為:「革命家最大的必備條件,就是始終不渝的反抗精神……渭水先生在這一點,可以說是夠水準的領袖。」 \n 為了反抗日本殖民統治者對農人和工人的壓迫,1928年,他又號召工人組織了台灣第一個總工會──台灣工友總聯盟。成立前,黨內同志意見分歧,有人認為,工友總聯盟是獨立團體,應該和黨的界限劃分清楚,黨應該根據黨綱專注於政治運動。蔣渭水的解釋是:「民眾黨今日能被社會肯定,被官憲重視的原因,在於背後有工友總聯盟33個團體及1萬數千名勞動者。」 \n 台灣工友總聯盟成立後,蔣渭水成為這個團體的真正指導者,提出著名的「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口號。此外,民眾黨指導的相關農人、婦女、青年團體共有48個之多。但是,他的行為受到黨內右派的批判,蔡培火、葉榮鍾等人另行籌組「台灣地方自治聯盟」,蔣渭水隨即開除了他們。1931年2月18日,台灣民眾黨第4次黨員大會,被台灣總督府警察以違反《治安警察法》為藉口,予以取締,蔣渭水等16人當場遭逮捕拘押。 \n 蔣渭水十年如一日,扮演了台灣近代民族運動史上「孫中山」的角色,被譽為「台灣的孫中山」。《蔣渭水傳》的作者黃煌雄曾說,在蔣渭水身上,至少體現了兩種精神:一種是「台灣精神」,如今再也找不出像他那樣徹底的本土化的第二個人,另外一種便是「中華民族精神」,蔣渭水始終強調漢民族文化的一致性。《經世新報》曾評論道:「(蔣氏是)熱血男兒,渭水之後,更無渭水其人。」 \n 1931年8月5日7時30分,蔣渭水因腸傷寒病逝於台北醫院,年僅40歲。臨終之際,他猶再三叮嚀舊同志要提攜援助青年同志,鼓勵後進,期望共同為台灣同胞之解放而團結奮鬥。全台同胞聞訃莫不痛惜,台灣人辦的《台灣新民報》形容他為「社會運動第一指導者」,而在日本人辦的《新高新報》上他也被尊稱為「台灣人之救主」。 \n 8月23日上午,蔣渭水的葬禮正式舉行。日本當局規定,當天禁止發表遺囑,要求檢閱悼詞,也禁止悼歌,期間更有由北警署長指揮的80名日本警察隨時警戒。而葬禮儀式依舊仿照孫中山逝世時的國民奉安大典體制,為其舉辦「大眾葬」,多達5千人參加,沿途夾道迎送的群眾更不計其數。天空陡然下起滂沱大雨,送葬的隊伍卻越來越龐大,大家堅持陪蔣渭水走完他人生的最後一程。 \n 團結真有力 \n 當時一名開設照相館的日本人,出於對蔣渭水的景仰,全程拍攝了葬儀現場。日本總督府當然禁止這樣的影片公開播放,這位日本人便交代自己的台灣學徒,要好好保存這部錄影帶,以做為將來歷史的一個見證。後經蔣朝根的居中協助,台北市購買下了這部珍貴的影片。 \n 廖咸浩曾深情地寫道:「在台灣歷史風雨如晦的時刻,蔣渭水,一如千年來的渭水,不讓天空為烈日所染,不讓航道為利誘所阻。軍刀的起落,使他的熱情更加激越,牢門的開闔,使他的力量更加澎湃。他的生命雖然短暫,卻是渭水長河的高潮。政客雖以遺忘的塵土掩埋他,他卻以綿密的水勢,流過更多渴望氣節與公義的心田。於是,我們相信,歷史的迷航,晴空的黯淡,終究是暫時的。唯有渭水,在永恆中長流。」如今渭水不再,而他所期許的台灣那個美好的未來,是否正如他當年奔走呼號的那樣,團結一致,有力向前?(待續) \n (《百年大師》由遠流出版公司總經銷,目前在各大書局出售)

  • 總督府變總統府 柯P:怪怪的

    總督府變總統府 柯P:怪怪的

    總統府今天清晨發生小客車試圖闖越府區的事件,對於總統府周邊維安,台北市長柯文哲上午前往松山霞海城隍廟發送發財金時表示,總統府要長治久安,應搬遷到大直衡山指揮所附近,牽涉問題太廣以後再談,但他認為日治時代的總督府留下來卻變成台灣總統府,怪怪的。 \n有廟宇的國運籤指2016年政黨會輪替,柯文哲說,世事難料,像一年前他也曾在松山霞海城隍廟發過發財金,一年當中世事變化多,他已經學會認真過每一天,以後的事以後再煩惱,2015都還沒過完。

  • 熱門話題-台灣日據日治紛擾 韓人傻眼

     全世界都知道日本與南韓關係一向惡劣。因此,韓人稱「天皇」為「日王」一點都不足為奇。 \n 奇怪,近日台灣為「日據」與「日治」,紛紛擾擾。讓韓人覺得不可思議。 \n 一、日本殖民統治韓國三十六年,沒有一個韓人不知道,可以「包容」她的惡行,但不能忘記歷史。 \n 二、「去日本化」工程,仍在進行。南韓總統朴槿惠相繼訪問美國和中國,至今沒跡象顯示,要去日本訪問,打破過去慣例。 \n 三、總督府建物,早已不見。位於首爾市中心的總督府,在金泳三執政時期拆除,不留痕跡。南韓年輕一代根本不知道總督府為何物。總督府變成總統府,今日台灣還在使用。 \n 四、南韓電視廣告,不能出現日語。 \n 所以,「日據」與「日治」根本不是問題。真正問題是國人對日的基本態度要改變。

  • 後慈湖不方便 縣府造廁解怨

    後慈湖不方便 縣府造廁解怨

     大溪鎮後慈湖及總督府步道綠蔭扶疏,向來是遊客必訪景點,長年下來遊客卻因無處「方便」抱怨連連。縣府觀行局九日表示,為解決民怨,並提高景點觀光品質,計畫動用五百萬預算興建永久式公廁,預計明年三月啟用。 \n 「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百吉隧道,因位居後慈湖及總督府步道入口,逢假日或天氣爽朗之日,總是車馬盈門,不乏國內外遊客造訪,但受限用地取得及水源保護區等法令問題,縣府一直未能設置公廁給民眾使用,不僅遊客抱怨連連,鄰近住戶更因「借廁所」給遊客不堪其擾。 \n 縣議員陳治文及復興里長倪源昌表示,除隧道另一頭的超商、店家及慈湖遊客中心有廁所供民眾使用或借用外,隧道周邊完全不見「便民設施」,況且走一趟步道來回至少得花一小時以上。 \n 縣府觀光發展科科長張襄華表示,當初後慈湖開放時,就曾考慮要設置公廁,因涉及林務局用地、水質水量保護區及自來水等法令問題無法落實,幾經北水局及林務局溝通協調,原則上已達成初步共識。

  • 彰化辜家大和館 台灣小總督府

    彰化辜家大和館 台灣小總督府

     「你不是辜顯榮,我也不是廖添丁」鹿港老輩還流傳這俗諺,傳遞當時辜顯榮是多麼富豪,民國二年興建的「大和館」又多麼的讓人驚豔!這棟融合西洋各時期特徵的洋樓,規模宏偉,還有小總督府的別稱,民國六十二年捐出作為「鹿港民俗文物館」。 \n 鹿港辜家在日治時代是台灣最有名五大家族,辜顯榮與日本建立良好關係後,獲得鹽和樟腦等專賣經濟特權。辜顯榮發展成功後,住家遷往台北,但他不忘故鄉,買下萬華「英源茶行」後改名「大和行」,將店移往鹿港。民國二年又在鹿港興建「大和館」。這棟融合巴洛克等西洋建築語彙的建築,在傳統建築聚落中,顯得卓然不群、氣派非凡。 \n 辜顯榮的兒子辜振甫就在這裡出生,二樓還保留「二○六」室紀念,展覽室的大紅眠床也有辜偉甫兒時酣睡入夢的回憶。辜振甫的次女辜懷箴難忘額頭小疤,就是撞上門檻上的銅丁留下。 \n 辜家故宅仍保留會客廳和辜顯榮的臥房,華麗西洋美術燈還亮著,讓人看見昔日繁華,辜顯榮臥房擺設銅床,是當年從荷蘭進口,全台只有四床。 \n 儘管辜顯榮有一妻四妾、七兒四女,但後來全搬到台北發展,戰後大和館一度沒人住。辜振甫、辜偉甫在六十二年間捐出大和館,成為台灣第一座民間博物館,典藏六千多件祖傳遺物和地方文物。 \n 辜寬敏仍擔任榮譽館長,副館長施雲軒回憶當年民俗文物館開館盛況,對這好宏偉的建築內心震撼不已,沒想到後來來此工作。他介紹民俗館立面洋樓又連接到中山路「古風樓」的傳統街屋,共有十三個展覽室,並保有辜家祠堂,辜家親族每年仍會在清明前回來祭祖。

  • 「武昌城外炮兵隊暴動 火燒總督府...」

     「十月十日晚十一時,武昌城外炮兵隊暴動,火燒總督府及布政使衙門。總督乘軍艦逃往長江中游。武昌城,交通斷絕,詳情不明。」 \n 湖北新軍工八營的革命黨人,在發動武昌起義隔天,日本駐漢口總領事松村貞雄率先向日本外務大臣發出前述《清國革命動亂情報》。 \n 同一天,英國駐華公使朱爾典也緊急向倫敦外交大臣格雷致電,轉述了英國駐漢口總領事葛福從革命爆發城市傳來的特急電:「武昌處於革命狀態,衙門已被焚毀。總督駐在中國巡洋艦,泊於英國炮艦後方。他已通知總領事說,他不能保護英租界,並請求英王陛下船艦阻止起義軍渡江前往漢口。」 \n 英日外交官即時傳遞了武昌的革命動態,英國駐華公使陸續傳回倫敦的情報顯示,武昌起義前夕,英國已根據武昌美國教會重要情報,電告倫敦外交大臣「清軍即將發生兵變」。 \n 武昌對岸的漢口是華中地區通商口岸,九國在漢口設有領事館,英法德俄日更擁有「租界」。革命爆發後,各國領事與駐漢口的外籍記者,爭相對外發出了革命黨兵變的戰事動態。 \n 在戰事持續衝突過程,中華民國湖北軍政府就發布保護外國人生命財產及禁止擾亂租界的文告。軍政府並發布致各國領事照會,承諾所有清國與各國締結之條約繼續有效。 \n 軍政府積極向列強示好,爭取輿論的支持。十月十八日,各國駐漢口領事會銜發出布告,宣稱對中國政府與民軍互起戰事,將「嚴守中立」,這對革命之後對外關係形成有利局勢。

  • 醬心‧獨‧運

     (文接B8版) \n 得得得──,得得得──, \n 得得得──,蹄聲清脆。 \n 民國三十一年春天,西螺通往虎尾的小路上,一名服裝整齊的青年策馬疾馳,因人挺馬健,讓路人的眼神為之一亮。他是新任「虎尾醬油工業統制株式會社」社長(總經理)莊昭典,正趕去上班。 \n 小路兩側原本綠野平疇,但因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總督府自台灣派出大批軍伕赴南洋參戰,導致民力不足,稻田、菜園乏人耕耘,已顯蕭條。 \n 二戰時期 嚴禁醬油廠個別生產 \n 西螺於明朝末年開埠,早在清朝時便很興盛,家庭工業小有規模,到日據時代初期,更是車水馬龍。 \n 民國三十年,太平洋戰爭戰況淚烈,因物資缺乏,日本總督府開始管制台灣的民生物資,連醬油都改為公賣,禁止民間產銷。 \n 整合三郡 莊昭典領導虎醬產銷 \n 在台南州方面,總督府責成虎尾、斗六、北港等三郡(現在的雲林縣)所有的醬油工廠合股成立一家「虎尾醬油工業統制株式會社」,簡稱「虎醬」,挑選莊義成醬園子弟莊昭典擔任社長,實施統一配銷,這是戰時三郡唯一可以生產醬油和醬菜的工廠。 \n 莊昭典畢業於高等科(相當於國中階段),時年二十七歲,雄姿英發。他的日籍老師川口先生於總督府責成組織「虎尾醬油工業統制株式會社」時,協助他整合虎尾、斗六、北港所有的醬油工廠,處理相關法律問題,使「虎醬」順利上路。 \n 「虎尾醬油工業統制株式會社」位於現在雲林縣虎尾鎮埒內地區,莊昭典擔任社長四年期間,基於醬油為重要民生必需品,他努力興建廠房,添購設備,率員工生產醬油和醬菜,供應三郡所有的配銷所。 \n 豆麥醬油技術 向日籍專家取經 \n 其間,日本派專家來台傳授用黃豆與小麥釀造日式「豆麥醬油」的技術,歇業中的三郡各醬油工廠都派年輕得力的子弟學習。莊義成醬園原本生產閩南式缸釀黑豆蔭油,莊昭典又在此一機遇中,習得日式豆麥醬油的釀造技術。 \n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保留了日據時代有關「虎醬」的十三份文件,內容多為對台灣總督府相關單位申請建廠、申報製造醬油醪、說明原料配方等公文、以及購買醬油配方的契約書等,還有一張手繪的該株式會社工廠配置圖。 \n 依照工廠配置圖的記載,廠區有五千坪,建坪約一千坪。廠區配置如下:會議室(二十四坪)、事務室(四十八坪)、原料倉庫(一百六十八坪)、製品倉庫(八十四坪)、試驗室(十八坪)、調味料用米麴室(三十六坪)、調味料作業場(十八坪)、作業場(一百八十坪)、食鹽倉庫(二十四坪)、井戶、諸味室(一百二十六坪)、麴室(一百二十六坪)、機關室(二十四坪)、員工浴場、員工食堂(二十四坪)、臨時作業場等,布局完整,還有不少空地。這個地點現在已改為紡織廠。 \n 物資管制期間,莊義成醬園不能生產醬油,便將店面改為醬油和醬菜的配銷所,每天的配銷工作依舊忙碌。 \n 因戰事趨緊,日本總督府在台灣實施類似全民皆兵的「軍民化」措施,規定男性一律穿綠色軍裝。又因物資管制,莊昭典身為社長,也沒有配車,「社長」的身分,又不便擠大眾交通工具上班,所以他每天騎馬去虎尾,也就是自西螺現在的延平路出發,經番社、社口、九塊厝、吳厝、抵達虎尾埒內。 \n 他的馬廄設於「埤寮口」的第二工廠,因為西螺至虎尾很遠,莊昭典每天清早出門,很晚才回家。好在,這條道路風光甚篤,兩地熟人又多,他一面趕路,一面和沿途碰見的朋友打招呼,並不寂寞。 \n 不過,他下班回到西螺時,坐騎通常都跑得渾身是汗,他的長子莊英煌當時讀小學,便負責「刷馬」,也就是在馬身上噴水,再用刷子把水刷掉。 \n 民國三十四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台灣光復了,「虎醬」自然結束營業。四年當中,川口老師給予莊昭典許多協助,師生建立珍貴的友誼。 \n 丸莊復工前 莊昭典開設米粉廠 \n 光復後的最初幾年,台灣社會不太安定,莊義成醬園沒有恢復生產,好在早年做生意務實,賺了不少錢,創辦人莊清臨在雲林縣東勢鄉買了幾十甲土地,雇人耕種,他也在西螺鎮振文書院(現在的興農西路)附近種田。 \n 莊昭典則和他的三舅及二姊夫在父親的稻田邊合開米粉工廠,又買下戰後彰化銀行撤離西螺後留下的兩層樓房(現在的延平路一四三號),於樓下開設「義成行」,賣醬油、水泥等建材。 \n 根據丸莊提供的資料指出,當時,台北火車站附近出現一家「七洋行」,聲稱來自大陸上海,招攬農產品期貨投資,利潤很好,後來更在全台各地廣設據點拓銷。因造勢成功,造成轟動,許多人借錢投資。 \n 不料,該洋行是空頭公司,許多人慘賠,莊昭典也因借錢投資,虧錢負債。莊清臨得知後,將東勢鄉的田地全部賣掉清償。 \n 「我們寧可賣地還債,不可以不講信用。」莊清臨說。 \n 莊昭典痛定思痛,決定戒掉抽菸及打牌的嗜好,自我懲戒。他妻子莊廖玉枝女士鼓勵他:「如果你戒菸、戒打牌,我從此不施脂粉。」 \n 結果,兩人都做到了! \n (本文節選自《百年醬門》,李漢昌著,商訊文化出版) \n 本書簡介 \n 作者曾任職聯合報29年,擔任記者、召集人、主編、組長。現任旺旺中時集團商訊文化公司出版部資深主編。本書描寫台灣西螺一個百年商家的成長故事,作者以半小說體的方式,在平淡中,鋪陳出台灣傳習自先民的刻苦耐勞、奮鬥、執著的精神與傳統文化。雖以單一商家為題材,其中反映出台灣一路篳路藍縷至今走出一片天地的庶民與社會面貌。

  • 艋舺龍山寺詩聯書法之美-充滿大愛的生命力

     地可布金,竊願芸庶眾生,同參功德水;寺留淨土,即此皈依一念,合登剎利天。 \n 施乾在龍山寺進入前院庭牌樓在中門兩側柱聯上撰書的對聯。 \n 施乾1910年從總督府工業講習所土木建築科畢業後,進入總督府殖產局商工課擔任技手。1921年奉派進行艋舺地區「細民」(貧民)調查,他對乞丐社會深入了解之後,開啟了對乞丐救贖的信念,思考如何改善乞丐的問題。在下班之後與乞丐聊天,教導乞兒識字,資助生病者就醫。甚至請二伯施煥說服父親,變賣家產,在乞丐聚集的「綠町」買下一千多坪土地。感動大伯父施坤捐助木材,參與建造三間木屋,傾其所有在1923年設立乞丐收容所「愛愛寮」。這時施乾二十四歲,隨之辭去總督府的工作搬進愛愛寮,以「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和乞丐生活在一起。 \n 他「巡街」找乞丐,載回後剃頭、沐浴,無條件提供食宿。其中還有毒癮、麻瘋病、精神患者……,台北街頭的乞丐曾經「絕跡」一時。也使元配謝惜操勞而逝。日人清水照子仰慕其義行與他結婚,共同照顧院民,他教導院民種菜、養豬、學習各種謀生技能,希望可以透過教育,讓乞丐恢復尊嚴,能自力更生回到社會過正常人的生活,而不只是「救濟事業」。1944年擔任艋舺區長、青年團長的施乾,奉日本政府帶院民到南機場工作時腦溢血過世,才46歲,這時有院民二百餘人,夫人清水照子繼承遺志和子女撐下照顧乞丐的理想,一直到2002年逝世。 \n 龍山寺的聯句中,上聯卑微的祈願可以使眾生,在此莊嚴寶地中,能同享飲極樂世界的八功德水池中的水。下聯希望眾生能在觀音庇祐的寺中淨土裡,一心一念的一起居住在永遠安樂的時空中。 \n 此聯應在1919年龍山寺棟樑因白蟻嚴重侵蝕後1924年修繕完成問所撰書。是設立「愛愛寮」之時,文句中對社會底層的悲苦祈願,非切身體會無法散發出來,這在龍山寺諸聯中屬特殊者。 \n 龍山寺聯除了特殊名士法書外,書寫者幾乎以氣勢開闊雄渾磅礡的顏體為主,顏真卿的書體影響後世很深,宋代以後凡結體厚實者,沒有不是以此為基礎,就連科舉書文的館閣體,絕大多數也以顏字為基本結體。這種影響一直到清代也是如此,只是每個時代性和書寫者的思潮,產生不同形式的風格。依然呈現著結體嚴整、雄偉剛毅、氣量恢宏、堂廡弘大的特性,可以見得當時主事者的獨到眼光。 \n 施乾書此也是標準的顏書結體,其用筆厚實飽滿,有雄健豪壯之姿,思考的細密,使一撇一捺都讓人感覺靜中有動,墨酣意足的痛快。觀者的情感也隨著他的筆調時藏時露,風流瀟灑的氣度沉膩其中。二十三、四歲充滿對世間充滿無盡大愛,和澎湃強軔的生命力,隱隱浮現在筆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