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繁殖季的搜尋結果,共44

  • 琵琶鼠魚日嗑3千卵 原生種滅絕

    琵琶鼠魚日嗑3千卵 原生種滅絕

     水中「滅鼠」大作戰!台北市內湖碧湖公園大陂湖,遭外來種「琵琶鼠魚」入侵肆虐,議員李建昌及台灣原生魚類保育協會26日在湖裡布下原子網、長型蜈蚣籠及蟹籠,1天下來捕獲超過80隻,盼減少外來種數量,保衛原生種魚類家園。 \n 琵琶鼠魚又被稱為「垃圾魚」,會用嘴巴刮食湖底藻類、青苔,甚至連其他魚類的卵都不放過,生態專家張嘉宏指出,每隻琵琶鼠魚1天可吞食3000顆卵,且數量繁衍多到無法估計,導致原生種魚類面臨生存浩劫。 \n 生長1年即可繁殖 \n 李建昌昨與台灣原生魚類保育協會前往碧湖公園,在湖裡設置原子網、長型蜈蚣籠和蟹籠,1天下來捕獲超過80隻琵琶鼠魚。 \n 李建昌表示,在基隆河、淡水河隨處可見琵琶鼠魚蹤影,嚴重影響生態平衡,唯有建立明確體制定期撈捕外來種,才能有效防堵侵害,琵琶鼠魚生長1年即可繁殖,1年半身形就可長到50、60公分,進入水域最短不到5個月就能引發生態浩劫,東湖曾淹大水後滿地都是琵琶鼠魚,可見生態已受影響。 \n 張嘉宏說,全台灣淡水水域都已遭琵琶鼠魚入侵,適合生長的中南部,災情更是嚴重,琵琶鼠魚繁殖季是5月到8月,和台灣原生魚種繁殖期重疊,2者在環境、食物相互競爭下,原生種魚的魚卵被琵琶鼠魚吃光光,1隻琵琶鼠魚還能產數千顆卵,長期增生下,數量增加到不可估計,原生種魚根本沒有生存空間。 \n 議員籲定期捕撈防堵 \n 北市公園處花卉試驗中心主任宋馥華透露,琵琶鼠魚的清撈結合民間團體推動,預計每年2次,定期追蹤成效,效果不錯會擴大至全市,在公園內設有藍色桶子,讓釣客丟棄琵琶鼠魚。 \n 碧湖公園在地湖濱里長陳尤雪建議,公園處可以在藍色桶子上張貼清楚告示,讓釣客清楚用途,且為落實在地保育行動,籲請政府研擬例行性捕撈規畫,長期施作才有意義。

  • 毛蜞繁殖季到來 老一輩懷念的滋味

    毛蜞繁殖季到來 老一輩懷念的滋味

    本周進入農曆10月,正值俗稱毛蜞的台灣厚蟹繁殖期,嘉義縣布袋鎮邱經堯、邱健程兄弟的養殖池旁,近日出現台灣厚蟹在路上「趴趴走」的逗趣畫面。《台南水故事部落格》作者陳秋伶說,早期四草人常用鹽水將台灣厚蟹醃漬成「膎(ke)」,用來配飯或粥,但隨著民情改變,這些承載老一輩人回憶的傳統料理逐漸被遺忘。 \n \n 陳秋伶表示,「七蟳、八(虫市)、九毛蟹、十毛蜞」這句俗諺,描述不同種蟹季從農曆7月輪番上陣,農曆7月是蟳,8月是梭子蟹,9月是毛蟹,10月是台灣厚蟹。 \n \n 邱家兄弟的魚塭旁到了農曆10月,常有成群的台灣厚蟹出沒;邱經堯說,繁殖期時曾一次目擊上百隻,以前漁民喜食這些台灣厚蟹,但現代人已經不太吃這物種,但布袋觀光魚市場仍有販賣。 \n \n 台灣厚蟹是台灣特有種螃蟹,盛產期一次出現量龐大,也被稱作「瘋毛蜞」。嘉義區漁會推廣部幹事陳宏聰回憶,台灣厚蟹肉少,但氣味濃厚,以前小時候家裡如果沒有零嘴可吃,他喜歡將水煮後的台灣厚蟹敲碎,再吮牠的湯汁。 \n \n 陳秋伶也分享,「初一瘋,初二嬈,初三瘋了了,初四食無洨」這則諺語,是提醒民眾抓台灣厚蟹要把握時機,每到台灣厚蟹產季,四草居民會在有潮水的石頭或泥岸邊守候,到了初三就被人撿完了,初四出去找就沒得抓。 \n \n 不過陳秋伶提到,以前四草人會將台灣厚蟹醃製成「膎」,取其湯汁配粥或飯,但「膎」」很鹹又腥,現在物資豐富,人們也較注重健康,已不太會拿來食用,這道傳統料理幾乎只留存在老一輩的記憶裡。 \n

  • 海生館企鵝寶寶探頭 季節限定

    海生館企鵝寶寶探頭 季節限定

     「實在太可愛了!」秋天是屏東海生館企鵝繁殖季,近日企鵝寶寶們相繼破殼而出,中秋連假期間,許多遊客見到剛出生的企鵝寶寶從父母肚子下探出頭來,可愛模樣讓人驚呼「卡哇伊」! \n 海生館海景公司企畫部主任毛智瑋說,每年8月至12月是企鵝繁殖季,每年繁殖季前,公企鵝會叼石頭向母企鵝示愛,因此飼育員會準備大小不一的鵝卵石做為企鵝的定情物,配對成功的企鵝會住進後方的小套房,用石頭築起愛的小窩。 \n 母企鵝產卵後企鵝爸媽會輪流孵育,約1個月後企鵝寶寶就會誕生。剛出生的小企鵝身上絨毛密度仍不足以保暖防水,會躲在爸媽腹部下方的孵卵斑取暖,大約30天後絨毛才有保暖效果,企鵝爸媽也會輪流覓食並將反芻食物餵食小企鵝。 \n 今年中秋與國慶連假剛好是企鵝寶寶誕生期,入館民眾可見到企鵝寶寶可愛模樣。海生館也推出限期4天的海洋卡辦卡優惠,現場辦理新卡或續卡可享有1年無限次免費入館,並獲得繪製海生館可愛生物的插畫徽章胸針4枚。企鵝繁殖季限定活動「企鵝不太乖也很好」將開跑,即日起受理報名。

  • 屏東海生館企鵝寶寶誕生 可愛模樣遊客爭睹

    屏東海生館企鵝寶寶誕生 可愛模樣遊客爭睹

    「實在太可愛了!」秋天是屏東海生館企鵝繁殖季,近日企鵝寶寶們相繼破殼而出,中秋連假期間,許多遊客見到剛出生的企鵝寶寶從父母的肚子下探出頭來,可愛模樣讓人驚呼「卡娃伊!」 \n \n海生館海景公司企劃部主任毛智瑋說,每年月8至12月是企鵝繁殖季,每年繁殖季前,公企鵝會叼石頭向母企鵝示愛,因此飼育員會準備大小不一的鵝卵石作為企鵝的定情物,配對成功的企鵝會住進後方的小套房,用石頭築起愛的小窩。 \n \n母企鵝產卵後企鵝爸媽會輪流孵育,約1個月後企鵝寶寶就會誕生。剛出生的小企鵝身上絨毛密度仍不足以保暖防水,會躲在爸媽腹部下方的孵卵斑取暖,大約30天後絨毛才有保暖效果,企鵝爸媽也會輪流覓食並將反芻食物餵食小企鵝。 \n \n今年中秋與國慶連假剛好是企鵝寶寶誕生期,屏東海生館推出限期4天的海洋卡辦卡優惠,現場辦理新卡或續卡可享有一年無限次免費入館,並獲得繪製海生館可愛生物的插畫徽章胸針4枚。企鵝繁殖季限定活動「企鵝不太乖也很好」也將開跑,即日起受理報名。

  • 離巢後 「生活」才真正開始

    離巢後 「生活」才真正開始

    根據鳥學專家的估計,全地球禽鳥種類大概在一萬之譜。這可說是目前的「主流」說法,然而今日生物系統分類科學不斷更新,也有不少學者認為實際數目應該接近一萬八千種,將近兩倍之多,兩者差距不能說不大。 \n不管一萬,還是一萬八千,所有鳥兒的生命都有一個相同的循環周期。這個周期,從下蛋抱窩到長大成熟再結伴生子,細分大概有幾個不同成長階段,循環流轉,一輪又一輪,跟我們人並沒有多大差異。 \n \n下蛋之前的準備 \n鳥類養兒育子之前,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尋找適當的「繁殖」地,或者說「下蛋」的地點。 \n可是,鳥兒怎麼知道何時該進行繁殖,何時才算「對」的時間? \n首先,一般鳥兒多半依靠日照的長短來分辨四季,當白晝達到了某個關鍵長度,就會啟動生理變化為繁衍下一代做準備。此外,大部分鳥類,尤其溫帶地區鳥種也知道如何配合環境的變化,選擇「適當」的時間─譬如當食物最豐足的時節─進行交配。 \n前面我們說過鳥兒下蛋前,必須先選擇合適的繁殖地,無需遷徙的鳥種也許繼續使用冬天的地盤,或者當春天來臨時重新另找一塊;需要遷徙的鳥種,一抵達春季繁殖區就得趕緊覓地劃界、插樁捍衛。好的地盤不僅要有良好巢位,亦須能夠提供充足食物,而且容易避險。 \n \n再來,就是選擇伴侶 \n地盤一旦敲定,接著就得想辦法吸引伴侶。所謂「地盤」,基本上指的就是覓食或獵食領域。 \n大部分鳥種都是由母鳥選擇公鳥,看的是整體品質的表現,精神是否飽滿,羽氅是否煥發,最好還能擁有一點「才藝」。總之,評頭又論足直到完全稱心滿意才會首肯。公鳥則無不換上一身吸睛繁殖羽,使出渾身解數,賣力演出。有時搔首弄姿,有時耍寶裝憨,有時獻上食物討歡心,有時秀一下巢藝炫本領,有時又唱又跳,真如俗話所說的:「唱戲要嗓子,拉弓要膀子」,兄弟爬山各憑本事,各自努力。 \n整個繁殖季期間,大半鳥種公母鳥雖然相伴相繫、攜手成家,不過經過DNA檢測,即使一生為伴一起變老的鳥種,「出軌」仍舊時有所聞,同一窩小鳥不見得都出自同一個父親,所謂「吃碗內看碗外」,隔壁草坪總是比較翠綠似乎有幾分道理。此外有些少數鳥種,一個繁殖季可以同時養好幾個老婆,更少數鳥種則是一妻多夫。 \n \n巢,是雛鳥成長的搖籃 \n鳥兒築巢,有的在求偶之前,有的之後。譬如公鷦鷯,往往一口氣編築了好幾個巢窠等待母鳥來檢驗挑選。一般鳥兒配對後多半由公鳥負責撿拾巢材,母鳥負責編製,譬如臺灣夜鷺公鳥一邊築巢一邊找伴,找到了伴侶,築巢工作就移交給母鳥,自己仍舊繼續出外撿拾巢材。 \n巢,不僅提供卵蛋有個安全的置放場所,也是雛鳥破殼後成長的搖籃。 \n鳥兒的巢窠各式各樣都有,不同鳥種有不同的特色,不過有些鳥兒並不築巢,只在地面弄個淺漥就把蛋下在裏頭。有些鳥的巢材取自天然,譬如枯草樹葉、泥巴青苔、枝椏,蜘蛛絲或獸毛,有的則撿拾紙張(包括衛生紙)、塑膠或尼龍線等人造物一起使用。至於那些把自己的蛋下在別人家巢內,孩子交給別人代養的鳥種,根本就沒有築巢的需要。 \n鳥兒會把巢築在什麼樣的地方呢? \n哪裏都有可能。樹上、兩條電線之間、屋簷下、冷氣機中、峭壁、交通號誌、水面上、土洞……甚至許多讓人料想不到的地方。 \n \n交配與下蛋 \n繁殖季節期間由於賀爾蒙產生變化,公鳥體內的睪丸最大可以腫大至平常的一千倍,母鳥的卵巢與輸卵管也會同時變大,準備接受卵子的受精與發育。 \n大部分鳥兒交配時,公鳥的泄殖腔在與母鳥泄殖腔接觸的一剎那射入精子,精子進入了輸卵管,會先儲藏在管內一段時間,如果一切順利,精子就會穿透卵子細胞壁進入卵子內,完成受精。胚胎發育最初期,蛋殼一邊形成一邊著色(如果需要的話),最後才排出體外,亦即所謂的「下蛋」。 \n禽鳥下蛋,前後大概需要二十四個小時,這也就是為何母鳥通常一天最多只能下一顆蛋。 \n \n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n全世界所有禽鳥皆以下蛋方式繁殖,然而我們都知道會下蛋的動物並非只有鳥類一種。 \n說起「蛋」,難免想到雞蛋;說起「雞蛋」,難免想到「先有蛋還是先有雞」這一極其古老而又難以回答的問題。 \n若說歷史,「蛋」確實比「鳥」古老多了。 \n往前推,遠古時期的恐龍不就是下蛋的嗎?地球第一隻爬出大海的魚也是下蛋。五億年前的寒武紀,那些在淺海中游水、長相奇異突梯的海怪也都以下蛋方式繁殖─這些古生物下的蛋也許不似我們現在習見的雞蛋,仍然還是「蛋」。 \n迄今,最早的恐龍蛋與胚胎的化石大概有一億九千萬年那麼「古老」,而公認為地球萬鳥之祖的那隻「始祖鳥」的化石則是一億五千萬年。可見,「蛋」的存在應該先於「鳥」。 \n倘若再縮窄場景凝聚焦點,直接論究「蛋生雞,雞生蛋」這個問題,答案恐怕也是一樣─蛋先於雞。 \n怎麼說呢? \n我們不妨想像一下,就在地球漫漫長長演化歷史的某一點,有隻「說像雞又不全然是雞」的生物下了一顆蛋,一代傳一代,蛋內基因組成經過不斷的突變,有天終於孵出了一隻「完全」的雞。這隻「真」雞究竟何時出現確切時間已無從考,不過學者說人類今天所飼養的雞的老祖宗,就是現在仍然可以看到在東南亞叢林裏興奮奔走啼叫的野雞─「紅原雞」─而紅原雞早在七千年前,甚至有人說更早一萬年前就被人類「收編」為家禽了。 \n「先有蛋,先有雞」,或許你有自己的看法,不過可以肯定所有鳥兒都是由蛋孵化而出。 \n蛋有大有小,顏色花紋亦不一,甚至形狀也不盡相同。一隻小鳥在蛋內要待多久才會破殼而出呢?雖然不同鳥種所需的時間不一樣,但早晚終究要出來看看這花花世界是個什麼樣子。 \n長在嘴喙尖端的角質結構「蛋齒」,是小鳥用來破殼的方便工具,然而並非所有鳥種都有,一般在破殼後兩、三天內就會自然脫落。 \n記得有位演化生物學家說過,鳥兒的「蛋」可以說是天地間最「完美」的設計,甚至為此還寫了一本厚厚的書。每次只要有機會把蛋捧在手心裏,不管鳥蛋或雞蛋,我心底莫不湧起一股深深的感動與讚歎:蛋的存在,不僅是「科學」也是「藝術」,更是兩者最完美的結合,彷彿黑夜裏寫在遙遠天邊星空深處一首充滿神秘之美的詩,難以言喻,難以置信。 \n鳥兒一窩下蛋數目,從美洲兀鷹的一顆到灰山鶉的十七顆,多寡不一。不同的鳥種不同的數量,譬如許多熱帶鳥類一窩僅有兩、三顆,蒼鷺三至五顆,魚鷹兩或三顆,遊隼三或四顆,綠頭鴨八至十顆,環頸雉則可以多達十二顆。然而即使同一鳥種,大家下的蛋數也不必然一樣多,譬如食物豐足與否、體內鈣質夠不夠、棲地緯度的高低、母鳥年紀大小、氣候的變化,以及下蛋的時間……等都是左右數量的因素。同樣的,蛋的大小形狀與蛋殼質地,不僅不同鳥種可能有極大的差異,同一鳥種彼此之間亦然。 \n \n蛋的孵化需要一定的溫度與時間 \n鳥兒抱窩,為的是讓蛋維持一定溫度,確保正常發育。一般鶯雀類鳴禽通常在下完一窩蛋後才開始臥孵,每隻雛鳥破殼時間就不會相差太多。其他鳥種,譬如鷺科鳥類、鶴、鸕鶿與猛禽,則是第一顆蛋落地就開始抱窩,小鳥破殼時間也就參差不齊,體形大小往往差別很大。 \n那麼,蛋下完了誰來孵呢? \n通常由公母親鳥分工合作,譬如翠鳥、魚鷹、小鷿鷈、黑面琵鷺、夜鷺以及黑翅長腳鷸(高蹺鴴)等;有的則是母鳥專職,譬如臺灣竹雞、綠頭鴨、環頸雉或鳳頭蒼鷹;有的例如臺灣水雉與彩鷸,則是公鳥單獨一肩挑。 \n至於抱窩的時間,也因鳥種不同而長短不一,不過一般說來,體形愈大孵化所需時間也愈長,晚熟型則比早熟型更長。時間加長乃是為了讓胚胎的發育更充足,能攢足破殼時所需的靈活與氣力。要知道,雛鳥破殼十分消耗體力,是項極辛苦又疲累的工作。 \n從下蛋孵蛋到破殼後,「巢」就是小鳥的「家」 \n說小鳥破殼後「以巢為家」,其實未破殼之前,「蛋」就一直住在巢內,不論那巢窠有多麼簡陋或者多麼講究,很小還是很大。 \n鳥兒破殼需要花費的時間也許幾個小時,甚至長達數日,因鳥種的不同長短有異。 \n破殼之後的小鳥,一般稱作「雛鳥」。雛鳥留在巢內時間有長有短,譬如各種常見鴨子早熟型孩子,身上絨毛一旦乾燥了,也許再喘一口氣後就起身離巢,一隻接一隻跟著媽媽到水邊學習覓食求生,從此不再回去。只有那些晚熟型小鳥初生時幾乎光禿身體、閉著眼睛,一副脆弱無助模樣,除了張口乞食什麼也不會,才會繼續留在巢中接受親鳥二十四小時不斷的照顧與餵食。 \n雛鳥初生第一個星期,無論早熟晚熟,皆無法控制自己體溫,尤其身上沒幾根毛的晚熟型雛鳥,更需親鳥不斷抱窩保暖,直到七天後眼睛才睜開,開始抽發羽毛。從此開始以驚人而明顯的快速成長率,日夜不斷長大,但聞索食聲孜孜,親鳥猶恐巢中飢。從天亮到天黑,巢內巢外兩頭奔波,一趟又一趟,面對幾張似乎永遠填不飽的嘴巴,「嘴爪雖欲敝,心力不知疲」。看著鳥兒,想著我們人類自己養孩子的過程與經歷,除了無言,還是無言。 \n大概二至三周後,大部分鶯雀類鳴禽幼雛差不多準備離巢了,其他例如猛禽的鳥種,則要留待巢內長達八至十周才會離開。 \n \n「人大分家,樹大分枝」 \n大部分野地鳥兒一年僅有一窩,不過有些鳥種,譬如臺灣水雉一個繁殖季可以多達四、五窩,臺灣藍鵲則是三窩,紅冠水雞則終年都可以繁殖,皆能下蛋。 \n雛鳥住在巢窩內一段日子,給人感覺「一暝一尺」飛快一般地長大,最後也不免都要離巢、追求獨立,猶如人類小孩長大了終究要離開父母,離開那住了將近一、二十年的「家」。 \n離巢後的小鳥並未馬上離去,一般仍然緊跟在親鳥身邊一段時日,依舊需要依賴親鳥繼續餵食。這段日子小鳥十分脆弱,周遭隨時都有盯著牠流口水的獵食者。對小鳥而言生命裏的第一年最艱難,幾乎所有鳥種有超過半數以上的小鳥都活不過這個關卡,一旦幸運活了下來,再多活一年,甚至繼續活下去的機率就大大增加了。 \n到底要繼續留巢,還是「勇敢」離巢?─小鳥會不會或有沒有,這樣「想」過呢?雛鳥也許「希望」繼續留巢,親鳥則「希望」孩子儘快獨立。 \n巢中小鳥究竟要長到多大,才會離開父母呢? \n \n何時離巢,為什麼離巢,不同鳥種有不一樣答案 \n「離巢」算是鳥兒一生極重大的轉變,生命循環周期裏一個關鍵階段。何時離巢,為什麼離巢,不同鳥種有不一樣的答案,原因何在,鳥學專家至今仍不完全明白。 \n多年來行走野地,我常看見不少鳴禽幼雛很小就離巢,翅膀尚嫩,飛起來還有些笨拙,因由各種原因,傷的傷死的死,折損率不低。我讀過幾篇西方文獻,科學家經由實驗發現小鳥倘若延遲離巢,那時年紀不僅較大,翅膀發育也比較健全,存活率相對提高不少。可是究竟什麼因素,讓不少鳥種的親鳥急著催促孩子離巢,似乎不計代價? \n其實,巢窠大半並不如想像那般「舒適」。試想一下,局促有限的空間裏擠著好幾隻一天比一天大的小鳥,又是吃又是拉,異味沖天,一陣子下來寄生蟲與細菌不生滿才怪,這樣的地方恐怕儘早離開為妙。 \n老實說,我觀察過許多的鳥巢,有的小鳥時間到了迫不及待急著跳出巢外,也有儘管親鳥苦口婆心威迫利誘依舊拖拖拉拉不情不願的小鳥,不管哪一種,當時的情景都會讓我禁不住會心一笑再笑。 \n野地小鳥的死亡率,各個鳥種明顯不同。舉個例,有些鳴禽如黑頭山雀的小鳥離巢後的最初三周,折損率大概只有百分之十二,然而,草鵐與白斑黑鵐卻高達百分之七十,大部分發生在剛剛離巢的那幾天,大半原因都是遭到獵食者的攫食。 \n同樣類似情況也發生在其他分類群中,有人難免認為剛離巢小鳥動作不夠靈活不易躲避獵食者的追殺,可能是極重要的原因,這些威脅甚至來自人類所飼養的或街頭的流浪貓犬。 \n然而,同樣都是時間到了才離巢,不同鳥種的折損率卻有霄壤之別,其中難道有什麼演化上的理由嗎?我們不禁要問:如果只需延遲幾天,小鳥的折損就不至於這般慘烈,那為什麼要趕著離巢呢? \n \n小鳥離巢何以多半選擇晨間? \n獵食者的攫襲,可以說是巢內雛鳥與離巢小鳥最大的殺傷源,而最常發生的時間就在離巢前後的那幾天。 \n一般而言,晚熟型小鳥大半都在太陽升起後六個小時之內離巢。為什麼呢?難道,這是鳥兒躲避攫襲的經驗性策略?還是為了增加倖存機會所演化出來的行為? \n有科學實驗者攝影紀錄了十七種不同鳥種,二百零二個巢窠內小鳥的離巢境況,調查不同巢位以及巢窠遭襲擊次數的多寡,如何影響小鳥離巢時間的決定點以及離巢速度的緩急。 \n研究結果顯示巢窠遇襲的危險性愈高,小鳥當天離巢的時間點就愈早,過程也相對縮短;反之,安全性較高,就無需那麼早也沒那麼急。有些學者則解釋,早點離巢早點找到安身之處,天色一旦黯淡下來很可能就跟親鳥失去了聯絡。 \n準備離巢的小鳥所面臨的情境,其實比我們所想的更為複雜,為了最大化小鳥的存活率,離巢的時間點以及快慢的決定也許是關鍵,但也是兩難的選擇,留巢時間拖太久容易增加遇襲機會,太早離巢發育不夠成熟,喪命機會相對提高。 \n真的,剛離巢的小鳥看起來莫不可掬可愛,然而僅僅為了「活下去」其實十分艱苦。 \n \n撿到落地的離巢小鳥怎麼辦? \n老實說,看見有離巢小鳥落地確實是很大的誘惑,看那可愛模樣,很多人禁不住都會想帶回家當寵物養。請記住,牠們是野生動物,千萬不可行。再怎麼說,人類都比不上小鳥的父母,懂得如何照顧自己的孩子。 \n小鳥父母當時極可能就在附近等著你離開,倘若你認為小鳥所在的地方不夠安全,譬如人行道上,就把牠移到旁邊樹叢裏或樹枝上,沒有關係,這樣可以減少給貓犬看見的機會。你也無需擔心,小鳥被你摸過後就會被牠父母棄養,那是「迷思」,通常親鳥聽見了小鳥叫聲,自會循聲找到牠。 \n如果再不放心,也許你可以遠遠看著牠們,如果親鳥遲遲未出現,不妨打電話給當地鳥會尋求建議或幫忙。最好不要隨意出手干擾,除非你有十足的知識與把握。不要給牠水喝,也不要嘗試餵食,也許你出自善意但可能適得其反。不要逗弄牠,也不要過度用手觸摸。小鳥被人抓在手中,有的先是啾叫一陣,接著一動也不動,有的卻是一直扭動,掙扎不停。 \n讓親鳥來照顧,小鳥存活的機會最大;讓小鳥與父母團圓,最為上策。 \n \n小鳥離巢之後,「生活」才算真正開始 \n離巢後,很多人以為就是小鳥「獨立」的開始,認為親鳥責任已盡,開始進入「空巢」期。其實親鳥才不過完成部分的工作,有些鳥種的小鳥離巢後散了開來,親鳥的工作反而加重。 \n就在你讀到這篇文章的八月,也許還有機會在野外遇見一些剛離巢的小鳥。 \n譬如常見的白頭翁,繁殖季節是三月至八月,不必深入野地只要在都會公園裏,你很可能就會看見一隻大概才兩周大的白頭翁小鳥,從巢窠上跳下來落在草地上,也許幾個小時之內,巢裏其他小鳥也依樣畫葫蘆,先後一個個「飄」落,然後趕緊找到旁邊較低的枝椏,靜靜蹲著,把自己藏起來。 \n一如我們前面說的,每一種鳥留巢的時間並不一樣長,例如那些經常在人家屋簷角落築巢的家燕,比起白頭翁就要多出四至九天的時間。 \n離巢小鳥不僅要儘快學會自己覓食,更要趕快讓自己飛得更好更靈活,如果再不懂得保持警覺,快速辨識獵食者或避開人類,麻煩就更大了。 \n \n學習獨立,最要緊的是先求「活下來」 \n若說小鳥離巢是生命循環周期無可避免的一個階段,卻是一段非常「尷尬」的時期,彷彿人類的青少年階段。 \n離巢小鳥所面臨的是一生最危險的幾個時段之一。這段時間雖然只有短短一個星期,最多兩個星期,然而平均死亡率卻高達百分之四十二,不幸的發生往往集中在初初離巢的那幾天。 \n剛剛離巢的小鳥,莫看體形有的已經與親鳥一般大小,卻是身無一技之長,既無法靠自己本事覓食,飛行能力又如此笨拙,有的甚至飛不起來,遇到敵襲半點防衛能力都沒有。 \n既然如此,那為什麼要急著離巢呢? \n因為,繼續留在巢中危險更大。 \n禽鳥依賴飛行求生,巢中幼雛不能飛,唯一防衛方法就是「藏」起來。鳥巢通常隱蔽難見不易曝光,然而小鳥孵出後,親鳥不斷進出餵食,不要說人,有些比較「聰明」的鳥獸自然會默默觀察,巢窠固定不移,時間久了難免洩漏蹤跡,更何況巢窠本身以及巢中小鳥日久會慢慢發出刺鼻臭味,也是其他動物尋找鳥巢的指標之一。 \n鳥巢一旦曝光,一網打盡輕而易舉,特別是巢口開放或築在地面的巢,一整窩小鳥往往瞬間就成了他人盤中飧是常有的事。離開了巢窠,活下去的機會也許反而大些,不能說沒有道理。只要能夠移動,能夠攀枝,小鳥就有機會變換藏身地點,同巢手足如果能夠分散開來,避免大家聚在一起,即不致「將所有蛋放在一個籃子裏」。 \n剛離巢的小鳥,都有一項看似簡單卻極其重要的「任務」,那就是─在學會獨立之前,要先設法保住小命。 \n \n然而,做為一隻鳥只是「活著」還不夠 \n所幸,能夠存活下來的小鳥,很快地就能脫離這段尷尬無助的困境,只要能飛,生命就安全許多。再來另一個重要挑戰,就是如何獨立自主生活。很多田野證據顯示,「飢餓」是離巢小鳥第二高致命因素,譬如松雀鷹小鳥離巢後必須很快學會獵食,否則只有餓死一途,平均大概有三分之二無法活著看到下一個春天。 \n然而生命並非只是「活著」就好、就夠了,離巢小鳥最後仍然必須成功地長成一隻成熟的「成鳥」。儘管躲過無數垂涎的敵人,也練就了一套足以生存的覓食功夫,仍然必須學會唱自己族群的歌,知道如何辨別理想的繁殖地,除此之外還需要學習「社交」─這些,如果學不會、沒學好,或許依然可以活下去,卻無法在第二年成功地繁殖下一代。 \n能不能「繁殖」,卻是整個族群面對「天擇」能否續存的關鍵。 \n時間如此短促,要學的又這麼多,小鳥必須設法趕緊修完必修學分,取得「畢業」證書。 \n \n讓我說一隻離巢小鳥的故事,給你聽 \n那天我拎著相機,左顧右盼,走在一條循著山勢彎轉狹窄小徑上,突然聽見前方傳來一陣陣鳥兒緊張的啾叫,原來有戶人家屋後一棵樹下蹲踞著一隻黃貓,正昂頸抬頭睜著眼睛盯著樹上,一動不動。經驗告訴我樹上一定有令牠垂涎的小鳥躲著,發出啾叫的不是小鳥,是親鳥。那隻貓的左耳尖被削掉了一塊,我以前看過牠,這附近十幾隻流浪貓都是一位老媽媽餵養的。 \n我們都知道貓兒的動作十分靈活,然而沒有親眼見過貓如何撲抓半空中翩翩飛舞的蝴蝶,就不知到底有多靈活。只見牠算準時間,凌空一躍,兩隻前足倏地一夾就將空中蝴蝶抓了下來,前後只是眨眼一瞬間。 \n那一刻我屏住呼吸,躡手躡腳,一步一停,慢慢往前靠近。 \n突然,黃貓縱身一躍衝上了樹頭,只見枝葉一陣亂抖,落地時嘴裏已經多了一隻小鳥,仔細看是隻白頭翁。我可以清楚聽見一旁兩隻親鳥高頻的警告叫聲,一聲比一聲驚慌。黃貓啣著顯然已經斷了氣的小鳥,踩著無聲的腳步,從容而得意地準備離開。誰知「半途殺出個程咬金」,不知哪裏跑出來另一隻白貓,沒兩下子就搶走了小鳥。 \n「煮熟了的鴨子飛了」,黃貓只好回到原地另一棵樹下。牠想的一定跟我一樣,有一隻小鳥就很可能有第二隻。這棵樹同樣沒有很高但枝葉茂密許多、遮掩不少。我趕緊繞到屋子另一邊較高的坡地,雖然離樹較遠但可以看見另一隻小鳥藏身處,只是看不到貓。 \n我判斷第二隻小鳥原來應該與第一隻棲藏在同棵樹上,黃貓突然抓走了同伴嚇得牠又驚又慌,想也不想立刻逃到旁邊另一棵樹枝頭。現在,樹下又回來的黃貓正在打牠的主意。 \n等了一會兒,一隻親鳥銜著蟲子找到了驚魂未定的小鳥,幾次嘗試餵食皆無反應,就飛走了,我想小鳥是嚇呆了。不久又飛來另一隻,也許同一隻也許是另一隻,餵食依然失敗,最後還是離去。小鳥待了一陣子,轉身往枝葉更深處跳了進去,終於完全離開了我的視線。 \n我仔細巡視四周未見任何動靜,一切靜悄悄,也許小鳥就只這兩隻。突然枝葉又是一陣激烈搖晃。我想,黃貓又衝上樹了。這回只見小鳥吱吱尖叫從樹內衝了出來,好像房子著了火一般,驚慌失措,附近兩隻親鳥聽見聲音立刻衝了過來。 \n小鳥驚慌駭怕的模樣明顯可見,一根枝椏跳過一根,似乎想要抓住什麼以免落地,兩隻親鳥也是一樣惶恐,緊跟著小鳥後面不停在樹枝間跳過來跳過去,尖叫不斷,卻是什麼也不能做,場面一時十分混亂而緊張。最後,小鳥終於抓住了一根細枝,單腳倒懸,巧不巧就在我眼前上下擺盪,我只要往前探身,手一伸長幾乎就可以摸到了牠。 \n我舉著相機對著牠,觀景窗中不禁為牠捏了好幾把汗。 \n小鳥料不到我就在前面,又是一驚,立刻放掉緊抓的細枝,往我身後左側另一棟農舍旁的山凹飛去,親鳥見狀先後趕緊追隨。等我轉身回首,三隻大小鳥已不見身影,只留下空氣中幾聲驚慌的餘音,慢慢地擴散消逝。 \n(本文摘自 《講義雜誌8月號》)

  • 海生館企鵝繁殖季 迎接幸福新生

    海生館企鵝繁殖季 迎接幸福新生

     暑假接近尾聲,8月31日前,19歲以下青年(2001年7月1日以後出生者)可享屏東海生館不限次數免費入館優惠;除了感受被滿滿海洋生物包圍的幸福和療癒外,還可一起迎接企鵝繁殖季的幸福,機會難得動作要快。 \n 屏東海生館育有全國最多種類及數量的極地企鵝,包含:巴布亞企鵝、頰帶企鵝、阿德利企鵝及馬可羅尼企鵝等四種品種;企鵝是一夫一妻制的動物,是非常專情的海洋生物。 \n 最近走入屏東海生館極地水域的企鵝區,眼尖的遊客開始發現企鵝缸內有些許不同甚至格外熱鬧,缸內地面鋪上許多鵝卵石,缸內後方也多了一間間彷彿小房間的區域,其實是海生館飼育員為了企鵝繁殖季所準備,讓企鵝完成配對後,企鵝爸爸媽媽可以在缸內後方愛的小窩築好巢穴準備迎接新生命的到來。

  • 海生館夜宿 迎企鵝孵蛋季

    海生館夜宿 迎企鵝孵蛋季

     防疫新生活後各種振興方案上路,屏東海生館受惠不少,今年暑假入館人數較往年增加3、4成,但近年爆紅的「夜宿」卻無成長,不過館方看好進入企鵝繁殖季的後續發展,相信大小朋友都想直擊企鵝求偶、孵蛋的過程。 \n 據海生館統計,今年暑假入館人數已較往年增加2成,若以現今平均平日1天6000人、假日破萬人的狀態持續下去,今年暑假入館人潮成長3至4成不是問題,但「夜宿」維持平穩,與預估不同。 \n 海生館指出,疫情難防,且可能因未受惠補助或遊客對過夜仍有安全疑慮,在疫情趨緩後並沒像入館人數一樣飆升。 \n 但海生館並未打算「降價求售」,堅信顧好品質最重要,海生館說,夜宿海生館是享譽海內外的特別體驗,雖然在此波疫情稍微受挫,但仍看好後續發展,尤其8至12月是企鵝繁殖季,相信夜宿直擊企鵝求偶、孵蛋的體驗會很吸睛。

  • 水雉鳥口普查 1141隻創新高

    水雉鳥口普查 1141隻創新高

     台南市官田區水雉生態教育園區7月22日至28日展開水雉數量夏季調查,統計結果5日出爐,共有1141隻,不只數量創新高且穩定成長,主要分布區還是在官田,其次為下營區和麻豆區,而在鹽水、學甲、山上、歸仁也都有水雉繁殖的紀錄。 \n 水雉是主要生活在淡水溼地的鳥類,利用浮葉性植物築巢和孵蛋,因此有大規模菱角種植區域的台南,是水雉在台灣主要分布的區域。 \n 較去年增加117隻 \n 為了解水雉族群數量變化和棲地利用的情形,園區在水雉的繁殖季夏季及非繁殖季冬季各進行1次台南地區的水雉調查,因為7月底水雉的領域大致底定,活動範圍較固定,所以會在這段時間進行水雉的調查。 \n 今年參與調查成員包括園區實習生和志工18人,以及嘉義大學、成功大學、台南大學的生態相關科系或社團學生15人,許多人長期地協助,更能清楚回報各區水雉的概況和環境的變化。 \n 今年的夏季調查共記錄到1141隻水雉成鳥,比去年增加117隻,官田區占72%,其次為下營區12%和麻豆區8%;多數區域數量皆為上升,其中官田、麻豆、下營增加隻數最多,柳營的數量也比往年多了1倍,六甲、新營則是略微下降。 \n 棲地以菱角田為主 \n 調查發現,水雉利用的棲地類型仍以菱角田為主,有83%的成鳥在菱角田被記錄到,稻田、空心菜田也可見到水雉蹤跡;有雛鳥或有蛋的紀錄多在菱角田,還有記錄到水雉在大萍上繁殖。調查人員也在菱角田、水田發現小環頸鴴、小鷿鷈、鷹斑鷸、彩鷸蹤影。 \n 園區主任李文珍表示,友善耕作的農田能維持生態系的平衡與美好,她呼籲消費者多購買標有「綠色保育標章」的菱角或稻米,用實際行動支持生態保育。

  • 屏東海生館VR體驗 享多項探險

    屏東海生館VR體驗 享多項探險

     端午連假、暑假即將到來,民眾做好旅遊規劃了嗎?到南台灣必遊海生館,親子體驗潛水樂趣不需重裝備、曬太陽,來屏東海生館一站即可搞定!此外,適逢恆春半島陸蟹繁殖季,夜宿遊客者季節限定行程「蟹逅」登場,將帶遊客前往陸蟹棲地實地探察究竟。 \n 屏東海生館引進全台第一座「虛擬海世界」VR體驗館,虛擬實境程度超逼真,包括:5D VR飛行劇場、VR潛水艇劇場、VR蛋形劇場、VR電競互動、VR水上摩托車、VR滑雪、VR賽車、VR決戰騎士、VR衝浪、VR划船等,平常不太有機會或高難度的運動,都能透過VR感官體驗享受深入其境的樂趣,適合大、小朋友同樂,尤其在台灣不太有機會玩滑雪,透過VR滑雪、VR決戰騎士,除了視覺,遊戲進行中會有冷風吹襲、設備跟著場景震動搖晃,宛如實際進入探險中,刺激又好玩。 \n 夜宿海生館特定區域者,不僅可特別進入後場,親手餵食餌料、還可體驗觸摸仙后水母軟Q果凍般的觸感、更深層接觸海洋生物;特別的是,陸蟹繁殖季到來,推出夏秋季限定「蟹逅」戶外行程,與在地的港口社區協會合作,由導覽解說員帶遊客至陸蟹棲地,看著陸蟹媽媽從海岸林底層鑽出,為了繁衍下一代而集體朝著海浪聲方向前進,友善地觀察,還有機會看到台灣特有種「津田氏大頭竹節蟲」真面目,或是與小雨蛙相遇,途中並介紹恆春半島歷史文化及人文地景,讓民眾瞭解海洋生態,也認識在地文化,港口當地特產相當養生則有黑豆跟茶。 \n 海生館內企鵝館、海底隧道、珊瑚館、海藻森林、大洋餵食解說等美麗海洋世界皆為青銀同樂療癒身心靈、拍照打卡熱點。詳情洽詢:https://www.aquarium.com.tw/event.asp?ID=153。

  • 藍鵲寶寶超萌 動物園拉起封鎖線

    藍鵲寶寶超萌 動物園拉起封鎖線

     台灣藍鵲正值繁殖季,在台北市立動物園溫帶動物區也出現藍鵲身影,一窩剛孵化的藍鵲寶寶,成鳥在育幼期間護巢非常明顯,會攻擊在巢位附近活動的人或動物,為了保護遊客避免被成鳥偷襲,保育員已在周圍拉起「藍鵲育幼專區」封鎖線。 \n 每年4到7月是台灣藍鵲繁殖季,這時藍鵲會非常凶悍,成鳥常會在鳥巢附近樹梢「盯哨」,若有其他動物或人類太靠近,就會被成鳥當成入侵者驅趕,甚至遭到尖爪的猛烈攻擊,台北市立動物園今年就出現了藍鵲家族,築巢在溫帶區美洲野牛活動場旁的花園樹梢,保育員觀察共有3隻成鳥照顧6隻雛鳥。 \n 園方指出,每年到藍鵲繁殖季,總會有誤入禁區的受害者,被藍鵲狠狠「修理」,為了讓遊客在安全距離觀察藍鵲育幼,特別在鳥巢下方拉起「藍鵲育幼專區」封鎖線,提醒民眾保持距離,才能在不打擾的狀況下,觀察藍鵲育幼的溫馨畫面。 \n 保育員說,藍鵲一窩巢通常會有5到8顆蛋,是雜食性的動物,會用昆蟲、漿果、老鼠等餵食幼鳥,動物園裡時常看到藍鵲成群活動,有趣的是,台灣藍鵲也是一夫一妻制,未到繁殖年齡的哥哥姊姊,會幫助照顧弟妹,擔任保母和守衛的角色。

  • 肉色情侶河中「蛙式繁殖」 網一看狂嘔

    肉色情侶河中「蛙式繁殖」 網一看狂嘔

    熱戀中的情侶愛得濃情蜜意時總會有一些親密舉動出現,甚至做出超乎尋常的瘋狂舉動,日前網路上流傳一段男女在湍急的溪水中上演「蛙式繁殖」,畫面曝光後,混濁的水質讓一票網友看了頭皮發麻,驚呼「海鮮會臭掉!」 \n原PO日前在臉書社團《爆廢公社》上傳一段影片,只見一對全裸男女絲毫不顧四周大樓林立、車水馬龍,一時性起就在湍急的溪水中,大玩「蛙式肉搏戰」,讓他不禁調侃「蛙式!是蛙式啊~有沒有看過這麼大隻的青蛙?」 \n影片曝光後網友全看傻了,「我剛剛很認真看,想說青蛙怎麼翻肚了」、「原來這是正港蛙式,長知識了」、「繁殖季到了」、「現在人連房間錢都要省嗎?」尤其是混濁的水質讓眾人看了頭皮發麻,紛紛留言直呼「這回去一定感染」、「爽起來就忘記水髒這回事了嗎?」、「海鮮會臭掉~~」、「看起來就是廢水排口啊!怎麼敢在那邊啊?」事實上,這段影片早在4、5月就有外國網友在推特上瘋傳及轉貼,並非發生在台灣。

  • 季節限定!屏東海生館鳳頭海鸚鵡變裝求偶

    季節限定!屏東海生館鳳頭海鸚鵡變裝求偶

    南北極水域中,可愛的企鵝是南極的海鳥代表,知名度極高;相較之下,北極海鳥代表「海鸚鵡」較不有名,屏東海生館兩種海鳥都有飼養。海生館的鳳頭海鸚鵡現已進入繁殖季,不但外貌變得更美豔,也會有特殊的求偶儀式,非常可愛。 \n \n海生館海景公司企畫部主任毛智瑋說,全世界海鸚鵡有3種品種,分別為鳳頭海鸚鵡、角海鸚鵡、北極海鸚鵡。鳳頭海鸚鵡分布在北太平洋沿岸,一生約70%時間都生活在海上,只有繁殖季才會飛到小島或沿海峭壁上築巢繁殖。 \n \n海生館的海鸚鵡區模擬自然環境,讓牠們能在模擬山壁洞穴中產卵、育雛。每年4到6月是其繁殖季,會從原本全黑模樣變身成為色彩華麗的「花魁鳥」,眼睛上方長出金黃色繁殖羽,臉部及翅膀下方變成白色,嘴喙大而華麗,待繁殖季結束後才會回復原貌。 \n \n鳳頭海鸚鵡換上華麗服裝後便開始求偶示愛,仰頭高唱並拍打雙翅,找尋共度一生的伴侶。牠們是動物界中奉行一夫一妻制的模範夫妻,配對後便成雙成對在洞穴休息或在水中悠遊,回到巢穴相聚時,還會用鳥喙相互撞擊表達問候,非常可愛。 \n \n一對鳳頭海鸚鵡一年只產一顆蛋,產下愛情結晶後,夫妻倆會用雙翼將蛋夾在裡頭,輪流孵育。海生館歡迎民眾利用繁殖季期間入館欣賞海鸚鵡,外表最美豔行為也最有趣,海生館每日也有固定的海鸚鵡餵食解說。

  • 翠鳥嘿咻僅3秒 鳥友驚也太快

    翠鳥嘿咻僅3秒 鳥友驚也太快

     春暖花開,正是野鳥繁殖季,有鳥友近日在台東市郊旁搭偽帳,「偷窺」一對翠鳥夫妻的生活日常,枯守20多天,終於拍到翠鳥交配畫面,但是「嘿咻」時間不到3秒就完事,鳥友驚呼「也太快了吧」。 \n 愛在瘟疫蔓延時!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吃緊,台東鳥友避開人潮,在郊區記錄一對翠鳥生態。鳥友說,大概20多天前就開始蹲點觀察這對翠鳥夫妻的生活日常,最大的心願是拍到朝思暮想的交配畫面,但是好事多磨,雙方似乎一直都沒有擦出火花,有時還會打架。 \n 鳥友說,當天可能是黃曆上宜嫁娶的好日子,只見這對歡喜冤家在枯枝上同框,雙方保持著「防疫社交距離」,下嘴喙塗著紅胭脂的小翠妹妹不時發出鳴叫聲,好像是在邀約,而一旁的小翠哥,剛開始一直躊躇不前,突然小翠哥一個縱身,電光火石間完成傳宗接代大事,前後大約只3秒,鳥友心滿意足之餘,也忍不住驚呼:好快。 \n 鳥友表示,翠鳥因擅長捕魚,因此有「魚狗」之稱,在台灣的繁殖季為4到7月,公母鳥完成交配後,在河岸或池塘土岸上以喙啄洞為巢,每窩產卵4到7顆,翠鳥棲息在無汙染的河川,被視為是溪流環境的指標,但是因為河川整治工程,一般的土堤成為冷硬的水泥岸,翠鳥築巢空間銳減,生存環境也面臨威脅。

  • 深澳遊準孵蛋超可愛!基隆鳥會:守護遊準從你我做起

    深澳遊準孵蛋超可愛!基隆鳥會:守護遊準從你我做起

    深澳遊準開始孵蛋啦!深澳遊準至今已進入第四年繁殖,並且在2月26日開始孵蛋,新北市動保處委請瑞芳導覽協會自3月21日起至5月31日止,每逢例假日及國定假日執行守護及導覽服務,解說時段為上午九時至下午五時,導覽志工將在深澳遊隼習慣停棲的酋長岩進行守護及解說服務。 \n \n基隆鳥會指出,自2015年發現一對遊隼在深澳象鼻岩及酋長岩區域穩定棲息及有交配行為,2017年確認繁殖成功並有1隻幼鳥離巢;2018年有3隻幼鳥於5月中順利離巢;2019年在其他巢位普遍繁殖失敗的情形下,仍有兩隻幼鳥健康長大。但還是有一些干擾的行為引起不少虛驚,包括遊客使用空拍機;台灣獼猴誤闖巢區,被親鳥攻擊後撤退;四月四日及五月十三日兩次動力飛行傘掠過蕃仔澳巢位上方,驚嚇到親鳥及幼鳥等。 \n \n新北市動保處表示,為了遏止這些容易驚嚇到遊隼的行為,新北市動保處除了在現場設置告示牌外,也委請瑞芳導覽協會的志工針對這些騷擾遊隼的行為人進行勸阻。 \n \n基隆鳥會鄭暐理事長表示,這一對遊隼成鳥已經連續三年在深澳繁殖成功,今年第四年繁殖期前段觀察到密集的交配行為,根據現場拍照的朋友表示,二月中旬後多次紀錄到一天交配八次的情形,除了留下許多美麗的遊隼影像外,也讓大家對今年的繁殖成功充滿信心。 \n \n鳥會指出,根據截至今日為止的遊隼巢位調查,有多個巢位更換伴侶,目前仍然在努力配對中,如果沒有意外,這些巢區可能會趕不上繁殖季。所以,今年實際進入繁殖的對數將會減少,深澳酋長岩的這對遊隼夫婦也因此而顯得更為珍貴。 \n \n瑞芳導覽協會理事長鄭國清指出,去年在經過培訓課程及現場觀察後,志工們對於這一對遊隼產生了深厚的情感。從交配、產卵、育雛及幼鳥離巢學飛的過程,志工們透過群組的分享,就好像看到親自撫育的小孩長大一樣,將酋長岩的遊隼家族視同一家人般的對待。 \n \n鄭國清說,今年為了讓志工們可以更精確地進行守護及導覽,特別請基隆鳥會沈錦豐老師在現場開設戶外成長課程,並請志工現場實際演練,希望能為遊客提供正確的遊隼保育資訊,以及如何婉轉的勸導遊客不要有騷擾遊隼的行為。 \n \n新北市動保處長陳淵泉則表示,去年深澳遊隼的守護工作非常成功,除了讓繁殖期的干擾降到最小外,志工們也成功勸阻多次空拍機在巢位附近的酋長岩施放,並透過單筒望遠鏡、摺頁及現場解說看板的輔助,在70天的守護行動中,至少針對現場2500位以上的遊客,進行遊隼生態習性及如何保育遊隼的解說服務,對於野生動物保育工作有莫大助益。因此,希望透過瑞芳導覽協會志工的現場導覽,讓深澳遊隼的保育工作可以持續及落實。

  • 突破夏天繁殖節令 台灣縱紋鱲產小寶寶

    突破夏天繁殖節令 台灣縱紋鱲產小寶寶

    台灣特有魚類「台灣縱紋鱲」,原屬夏季才會繁殖的物種,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近來透過燈光、水溫與控制水流,模擬溫度與日照繁殖期,突破原繁殖季,魚媽媽近期開始產卵,孵化出許多小魚,成為海科館開春以來濕地特展第一缸喜訊。 \n \n 國立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陳義雄說,台灣縱紋鱲普遍分佈在西部及屏東以北之各河川中、上游及支流,雄性魚吻部有極明顯而尖銳的「追星」,就像如魚唇長了一整排亮白的青春痘,而雌魚的體型則因常抱卵而顯得肥胖。 \n \n 陳義雄指出, 靜止的水低溫對物種而言易因水霉而生病,往往不利生長與繁殖,這次海科館首次河口魚類「台灣濕地魚類生態」特展,以室內模擬台灣縱紋鱲棲息地環境與繁殖期的高水溫與日照,近期成功突破節令,成功孵化出小魚。 \n \n 台灣縱紋鱲在繁殖期不行一夫一妻制,產卵後會再找對象繼續產卵行為,因此,民眾仍有機會看到牠們持續生小魚;反觀鰕虎產卵後就不再交配受精,以倒掛方式把卵藏起來,由雄性鰕虎負責守護卵寶寶,鰕虎媽媽則悠游覓食「做月子。」 \n \n 海科館指出,台灣濕地魚類生態特展至4月12日止,特展除了有珍稀活魚水族展示以外,還有可愛小提琴手招潮蟹、萌萌大眼彈塗魚等明星動物,有機會還可以看到射水魚特殊的射水覓食行為,現場也有觸摸體驗池及釣螯蝦體驗。

  • 台南夏季水雉調查 數量首次破千

    台南夏季水雉調查 數量首次破千

    位於台南官田區的水雉生態教育園區,自2015年起舉辦水雉大調查,今年度的水雉夏季繁殖調查,發現水雉族群數量穩定成長,數量達1024隻,首次於夏季超過1000隻。 \n \n 每年的4月到9月是水雉的繁殖季,為了瞭解水雉的族群數量變化與棲地利用情形,水雉生態教育園在夏季水雉的繁殖季、冬季非繁殖季各進行一次台南地區的水雉調查。因7月底水雉領域大致底定,有較固定的活動範圍,故較適合進行繁殖季調查。 \n \n 這次參與調查的成員有水雉園區志工、實習生、學生調查員等,成大自然生態觀察社與南大生態保育社加入調查已有5年,由學長姊們老鳥帶新鳥參與調查,傳承經驗。 \n \n 今年的夏季調查共調查到1024隻水雉成鳥,官田區仍為水雉主要分布的區域,占77%;下營區及麻豆區分別占10%及5%。雛鳥及蛋則多出現在菱角田,顯示園區外水雉繁殖仍以菱角田為主。今年也觀察到利用大萍繁殖,顯示水生植物足夠密集的環境仍可提供水雉繁殖。 \n \n 調查樣區內以菱角、稻作為主的水田溼地,同時也有許多生物棲息,不時可見高蹺鴴、小環頸鴴穿梭在剛翻耕過的田裡,也有調查員看到二級保育的彩鷸躲在隱蔽處。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也呼籲消費者,選購「綠色保育標章」標示的產品,以行動支持友善耕作的農夫。

  • 烏秋繁殖季 偷襲騎士

    烏秋繁殖季 偷襲騎士

     每年5至8月是動物繁殖季節,青埔地區近期發生多起烏秋偷襲機車騎士的事件,桃園市野鳥學會呼籲,烏秋此行為出自於天性保護雛鳥,建議民眾繞道而行或以手、戴帽子保護頭部。 \n 桃園市野鳥學會理事長吳豫州表示,野生烏秋學名大卷尾,外型特色是有長長的尾翼,以昆蟲為主食,每年6月進入繁殖季節,產蛋後需抱蛋約15天,破蛋後育雛約2至3周,這段期間,親鳥為保護雛鳥絕不容許其他生物侵入領域,又因為地域型極強,要是民眾經過築巢旁,烏秋就會從背面威嚇驅離人類。 \n 他說,烏秋常出現在路邊電線桿、平地樹林、農耕地、草叢地等,也只有在繁殖期因為要保護幼鳥,會變得較凶,建議民眾繞道而行。另外此時也是很好的生態教育時機,可注意鳥巢動態避免遭背後攻擊。 \n 吳豫州建議民眾勿邊騎車邊用手驅鳥,也勿用石頭攻擊鳥或越騎越快,易招致危險。民眾可下車牽車,或不理會烏秋快速離去,一旦遠離警戒範圍就不會有襲擊的行為。吳豫州強調,現在正是烏秋育雛的時候,為了保護小鳥,才會做出驅趕機車騎士的行為,這是關心下一代「愛的表現」,呼籲民眾碰到時,不要慌張,只要快速通過即可。

  • 外來鳥蛙繁殖季 苗縣防治移除

    外來鳥蛙繁殖季 苗縣防治移除

     春暖花開是動、植物繁殖的季節,苗栗縣政府農業處列出2種外來種繁殖恐危害本土種生存,分別為「白尾八哥」及「斑腿樹蛙」,其中斑腿樹蛙是近年林務局推廣移除外來種動物之一,也是苗縣重點移除物種,今年為避免民眾錯殺本土白頷樹蛙,委託自然生態學會共同移除。 \n 每年5到6月為外來種白尾八哥繁殖期,每窩鳥巢有2到5顆蛋,屬迅速擴增型物種,大量繁殖將影響本土冠八哥生存,嚴重時會造成環境衛生、噪音、疾病傳播等問題。 \n 北部地區的斑腿樹蛙繁殖高峰期在4月到9月,牠多在晚間活動,白天則躲在樹上、灌叢或排水管中休息,同屬急遽繁衍、快速擴張的外來入侵種,嚴重威脅外觀與其相似的本土原生種白頷樹蛙,兩者僅在鳴叫聲、背部花紋、腿部網紋等特徵可區別。 \n 農業處表示,防治白尾八哥,可藉由移除巢穴、嚴格管制垃圾廚餘、限制宗教放生、避免種植單一且具高度遮蔽性的樹木、定期修剪樹木、移除可能棲地,如冷氣孔、建築物淤塞的排水孔、伸縮縫等,並可適時設陷阱捕抓。 \n 斑腿樹蛙則不建議民眾自行移除,由於民眾在鑑定蛙別時,常將本土種誤認為外來種錯殺,農業處呼籲為確實移除斑腿樹蛙,今年委託自然生態學會共同移除,縣府受理通報後將擇日現勘處理。

  • 金門浯島城隍文化觀光季  周末北市動物園登場

    金門浯島城隍文化觀光季 周末北市動物園登場

    拒絕成為第二個石虎!隨著環境改變,金門的歐亞水獺從10幾年的200多隻,驟降到不到100隻,台北市立動物園攜手金門縣政府啟動繁殖計畫,收容的水獺寶寶「大金」、「小金」、「金莎」也順利繁殖出3隻寶寶,本周末更將舉辦「2019浯島城隍文化觀光季暨水獺保育活動」,邀請民眾一起關注金門水獺的生存危機。 \n \n北市動物園與金門因保育議題結緣,動物園參與林務局野生動物救傷收容計畫,負責照顧從金門來的水獺寶寶「大金」、「小金」與「金莎」,並順利繁殖出3隻寶寶,園方也多次前進金門,合辦講座與教育活動,讓在地民眾了解保育金門水獺的重要性。 \n \n北市動物園發言人曹先紹表示, 10幾年金門的歐亞水獺約有200多隻,但近年因環境改變, \n不少水獺在移動過程中可能因跨越大馬路,慘遭「陸殺」,數量驟減至不到100隻,北市動物園希望做好繁殖計畫,未來水獺有機會回到金門,持續進行保育繁殖計畫,延續珍貴物種。 \n \n曹先紹表示,保育工作必須跟金門民眾合作,大家要能有志一同,一起做正確的事,因此此次結合金門「浯島城隍文化觀光季」,結合民俗與保育,讓大小朋友一起關注金門水獺所面臨的生存危機,深化傳統文化活動。 \n \n北市動物園表示,4月13、14日上、下午共4場次,將於動物園廣場前舉辦小型的遶境體驗活動,還有蜈蚣座、公揹婆等金門傳統的陣頭表演,動物人偶也會一起共襄盛舉,歡迎民眾一起同樂。

  • 「神話之鳥」黑嘴端鳳頭燕鷗現蹤金門

    「神話之鳥」黑嘴端鳳頭燕鷗現蹤金門

    目前全球數量僅約100隻左右,在2012年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入全球最瀕危的100個物種之一的「神話之鳥」-黑嘴端鳳頭燕鷗現蹤金門,引起鳥友和保育團體的關注。 \n \n這也是金門地區繼2015年金門國家公園委託東海大學執行離岸島礁鳥類生態調查研究期間,在母嶼觀察到黑嘴端鳳頭燕鷗,相隔4年後的再一次發現紀錄。 \n \n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委託台大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丁宗蘇教授團隊執行「金門鳥類生物多樣性熱點及趨勢分析」調查案,調查員沈妤蓮在4月1日於新湖漁港外海,發現一群約73隻鳳頭燕鷗從外海飛近,其中1個體近似鳳頭燕鷗,但體羽顏色明顯較大鳳頭燕鷗灰白,嘴喙末端呈黑色。 \n \n因她曾多次參與馬祖燕鷗繫放研究,對黑嘴端鳳頭燕鷗已有多次的觀察經驗,當下研判這隻個體為黑嘴端鳳頭燕鷗的可能極高。經友人張樂寧與張瀚柏的協助鑑定下,並由丁宗蘇教授確認是「神話之鳥」黑嘴端鳳頭燕鷗。 \n \n金管處指出,黑嘴端鳳頭燕鷗也稱作中華鳳頭燕鷗,繁殖季為每年5月底至8月底間,常與大鳳頭燕鷗混群,主要以繁殖島嶼周圍海域的小型表層魚類為主食。目前在全球族群量約100隻左右,且每年的數量均在變化。在2012年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入全球最瀕危的100個物種之一。目前已知在南韓、浙江、馬祖與澎湖有明確的繁殖紀錄。 \n \n因國際上對黑嘴端鳳頭燕鷗的繁殖及遷徙習性了解甚少,林務局及連江縣政府自2008年委託台大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袁孝維教授團隊與台北市野鳥學會執行保育研究計畫,長期進行族群數量監測、繁殖島嶼整建、假鳥招引策略、遠端監測技術研發、成幼鳥繫放與衛星追蹤、並以無人機進行族群監測研究。 \n \n2015年澎湖縣政府與澎湖鳥會團隊也投入攜手合作,歷經近10年努力,對黑嘴端鳳頭燕鷗在台灣的棲息繁殖與跨國遷徙行為終於有了重大進展,發現大部分都棲息於馬祖燕鷗保護區、澎湖玄武岩自然保留區及南海玄武岩自然保留區內,確定馬祖及澎湖都是神話之鳥的重要繁殖棲地。 \n \n金管處指出,金門地區雖然未記錄到黑嘴端鳳頭燕鷗的繁殖,但再次發現黑嘴端鳳頭燕鷗的蹤跡。2016年也曾記錄過上千隻的鳳頭燕鷗在母嶼繁殖。近年袁孝維教授團隊的鳳頭燕鷗衛星追蹤研究,也發現金門外海是鳳頭燕鷗活動的熱區。由此可知金門地區可能是鳳頭燕鷗和黑嘴端鳳頭燕鷗過境的停棲站與繁殖時節的活動熱區,提供燕鷗重要的海洋棲息與覓食環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