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纏足文化的搜尋結果,共04

  • 愛上「三寸金蓮」29歲人妻花6年纏足

    中國古代社會纏足陋習早已在1952年被禁止,但大陸一位29歲的現代女性SM(化名)則躍躍欲試,花了6年的時間將自己的腳裹成「三寸金蓮」。 根據大陸《觀察者》報導,一名研究中華文化20多年的學者古鴻銘,最近採訪到一位最年輕的「纏足」女性SM,她從23歲開始纏足,現在29歲的她,與「三寸金蓮」的狀態非常接近。 古鴻銘說,在這6年間,SM同時獲得愛情與婚姻,即便中華古老纏足文化已經消失殆盡,但透過SM卻讓我們發現,其實仍有一些個體頑強存在。 古鴻銘將SM纏足全紀錄PO在網路,首先,SM原本的腳就不大,第一階段「裹尖」,共花了幾周時間,除大拇指外,其他四指下屈,要讓四指都踩到腳底。之後「收弓」,將腳骨纏倒,使腳形呈現弓彎,這時已無法穿上一般拖鞋,持續2年,SM的腳只有14公分。 由於腳掌肌肉痙縮,小腿也跟著萎縮,SM根本無法行走超過百步,自然也出不了家門,證實了古代的「三寸金蓮」其實隱含牽制、壓迫、控制女人的另一種手法,現在她已經到達終極狀態,腳只有10公分,而SM的丈夫也很喜歡小腳。 古鴻銘表示,而「纏足」對SM來說,或許有著我們所無法理解的美麗面,才能讓如此現代前衛的新女性願意用身體和往後的人生作為代價。

  • 台灣金蓮文化三峽開展 女人的美麗與哀愁

    台灣金蓮文化三峽開展 女人的美麗與哀愁

    土城廣川醫院院長柯基生除是懸壺救世的醫生,也是揚名國際的「金蓮」專家,收藏6000多雙三寸金蓮鞋與上千件相關文物。他與新北市文化局、三峽區公所和三角湧文化協進會合作,特別挑選數10件台灣金蓮文物,即日起到26日止,在三峽歷史文物館展出。  柯基生表示,纏足文化在中國發展了近千年,台灣則是17、18世紀隨著彰、泉地區移民傳入,時間雖不長,但台灣島嶼地形,發展出不同於中國的纏足文化。  柯基生表示,台灣金蓮鞋基本沿襲彰泉地區的弓鞋形式,但因氣候潮濕等因素,大多加了高底,不僅避免鞋身沾水,還能讓腳的視覺比例顯得更小;也有婦女會將木屐雕成適合大小塞到鞋底,以利在泥淖中行走,並保護造價不斐的弓鞋。

  • 醫師瘋金蓮鞋 37年藏4千雙

    醫師瘋金蓮鞋 37年藏4千雙

     新北市廣川醫院院長柯基生,研究三寸金蓮國際知名,收有四千多雙各式樣的金蓮鞋;卅多年來,他從雲南、山西到陝西,幾乎跑遍全中國,不僅僅收藏鞋,也深入探究這個文化,及每雙鞋背後的故事,他說「這才是三寸金蓮真正的價值。」  年代久遠的「纏足文化」,被視為是殘害女性身體的封建餘毒。但柯基生認為「這是歷經一千年,有卅億人做過的事情,你不能說這文化不存在啊!」柯基生十歲時無意間看到有關三寸金蓮的圖像,就留下深刻印象;十八歲時,到當時的光華商場骨董店,以六百四十元買下第一雙三寸金蓮鞋,就此開啟收藏史。  卅七年來,為了收藏鞋,他跑遍全中國,甚至訪問了三百多個裹小腳的老婦人,深入了解那個纏足年代,並擁有四千多雙金蓮鞋。他指出,不同朝代不同民族,鞋子的樣式風格都不同。山東的鞋頭較尖,福建比較盾;喜鞋用上金色,是皇帝的象徵,只能結婚當天穿,上面繡的荷花,暗喻百年好合,相較之下治喪穿的鞋樸素許多。  柯基生收藏的每一雙三寸金蓮鞋都是獨一無二,如何保存更是一大學問。一開始,柯基生沒注意,很多雙鞋都毀壞,甚至被老鼠咬破。直到十多年前才找到無氧保存法,把每一雙鞋,包在無氧狀態下的袋子內,但價格不斐。保存空間更要防紫外線、恆溫、恆濕缺一不可,為此柯基生在存放的房間選擇無紫外線燈管,除濕機更是全天候的開啟。  當醫生的柯基生收入幾乎全投在這收藏上,他說也可像別的醫生,過著奢華生活,但覺得把錢花在這些鞋子上面,實質意義、價值是無法比較的。妻子在結婚前,根本不知道他有這樣的收藏,婚後才驚覺丈夫常為了鞋忽略她,還好現在也能接受了。  柯基生也從收藏金蓮鞋,研究鞋子進化歷史;他說,高跟鞋不是義大利或法國人發明的,是一千前纏足的婦女,因應走路的需要,所以用了這樣的東西。  一雙三寸鞋還包括了好幾部分,要先穿上睡鞋,外頭還有層層裝飾品,包括藕覆、腳環、腿扣環等,柯基生覺得自己不僅是一個收藏者,還是一個考古學家、人類學者,試著要拼湊起這一段被忽略的歷史。

  • 香港《文匯報》-貴州六百年古村傳奇

    香港《文匯報》-貴州六百年古村傳奇

     (文接B4版)  學明朝皇后女性不裹腳  在屯堡,向一些年長的老孃孃(屯堡對年長婦女的稱謂)了解到,元末群雄之一的郭子興義女馬秀英,即後來的明太祖朱元璋髮妻馬皇后,雖生在富家,自幼習武且不纏足。嫁給朱元璋後隨夫南征北戰,在激烈的戰爭中,率領各將校家屬縫衣做鞋。如此之故,隨軍婦女均不纏足,屯堡人傳承了大明文化,歷代皆不纏足。正如屯堡人語:「我們的皇帝娘娘不裹小腳,我們也不裹。」因此,屯堡婦女不纏足成為與當地漢人不同的習俗。  已婚屯堡女著鳳陽漢裝  服飾作為一種文化載體,是屯堡人獨特而重要的標誌之一。在屯堡,婦女流行傳承於明代馬皇后服飾的「鳳陽漢裝」。貴州當地漢人婦女舊裝多為寬袍窄袖,且不加花邊,顏色以青、藍為多。婦女婚前長辮垂臀,婚後挽簪但不打包帕,且現在大部分已不穿。而屯堡婦女特別是年長者,至今依然保持大袖長袍花邊的明代服飾。  由於屯堡人大部分來自江淮,服飾作為屯堡一道獨具特色的風景,與現今南京博物館所藏明代服飾與髮式相似,它傳達出了屯堡人江淮刺繡細膩、舒展、流暢和對祖先遺留文化的頑強堅守和傳承。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